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二十6】「我們怎能逃脫呢?」

照以賽亞的預言,亞述必掃蕩古實,將他們擄去。這事發生之後,臨海的居民非利士人必行驚懼。如果古實與埃及曾為別國尋求援助,他們無法抵禦北方的強國,那麼其他國家更無法防禦自身了。

這正使人聯想使徒彼得所指出的話:「時候要到,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若是先從我們起首,那不信從神福音的人,將有何等的結局呢?若是教人僅僅得救,那不虔誠和犯罪的人,將有何地可站呢?」僅僅得救!我們的救恩從永生的神而來,祂要救我們到底。祂有恩典與力量,必不保留地賜給我們。祂曾流血流淚,甚至心碎,為要成全我們的救贖。他們又怎能忽略唯一的救恩,逃避罪惡的倡狂與破壞呢?「那藉著天使所傳的話既是確定的,凡干犯悖逆的都受了該受的報應,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一位敬虔的信徒得了絕症,希望在得勝中死去,感動他未信的兒子,結果他臨終時十分痛苦。但是神就是用這個經驗使全家得救,他們說:一個敬虔的人死得那麼痛苦,何況我們呢?—— 邁爾《珍貴的片刻》

 

賽二十6素所仰望的】「我們素所仰望的…不過是如此。」

  神的兒女應該全心仰望神,但有的時候,會看環境,憑自己的智慧籌畫,把盼望建立在對人的關係上,以為可以交結奧援,就可以穩固無憂。猶大國受敘利亞和北國以色列聯軍的威脅,向亞述乞援,求其攻打北方強敵,以為是釜底抽薪之計,那知竟然是引狼入室,飽受亞述侵凌。可惜他們不知省悟,不肯舉目向上仰望神,引頸四望,只有南方之強的埃及和古實,可以作為友邦,共同抵禦亞述;即使不敵,也可以逃去作流亡政府,再圖恢復。非利士的亞實突,是這連橫戰略的一部分。
  亞述王差遣遠征軍,繞過猶大,攻下了迦薩和約帕中間的亞實突,斷絕了沿地中海往埃及的通路;而且埃及不久也將作為亞述的擄物。
  神叫以賽亞先知,赤著腳行走,衣不蔽體,作成戰敗俘虜的樣子,表演給他的國人看。神要叫他們知道,他們視為靠山的非洲強國,所要遇見的景況。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全不足為倚靠;只當仰望萬軍之耶和華。
  先知預言埃及和古實的衰敗,猶大近視的當政者,正像他們的先祖一樣,遇到饑荒,就向埃及逃難求助,也把他們的全部希望,寄託在南方的救援。哪知埃及有自顧不暇的時候,至終要發現:“我們仰望人來幫助,以致眼目失明,還是枉然;我們所盼望的,竟盼望一個不能救人的國!”(哀四:17
  先知以西結說:“埃及一切的居民,因向以色列家成了蘆葦的杖,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他們用手持住你,你就斷折,傷了他們的肩;他們倚靠你,你就斷折,閃了他們的腰。”人扶蘆葦的杖,當上坡或著力的時候,全身的重量寄託在杖上,哪知,正現出它的脆弱,竟然折斷了!沒有杖倒還好,有不可靠的杖,會使靠它的人受傷。(結二九:6-7
  到那時候,他們才醒悟過來:“看哪!我們素所仰望的,就是我們為脫離亞述王逃往求救的,不過是如此!我們怎能逃脫呢?”(賽二○:6)可惜,那已經晚了。
  神的兒女,看到敵人的勢力那樣猖獗,環境那樣危險,似乎是孤單無助。那正是該仰望神的時候。但等候神是極其不容易的事。人的本性就是喜歡奔走,喜歡掙扎,用自己的方法。求主使我們認識祂的大能,專心倚靠神。──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