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二十三4】「大海說……」

西頓必定蒙羞,因為她不能生養兒女,在東方是女人最大的羞辱,先知將西頓喻為海濱的城市,說大海都在哀慟,好似海已取了西頓的埋怨,喪失了她的兒女,在狂瀾中發出哀聲。

海說話有許多不同的聲音,海濤擊拍在岸邊的音樂,退潮拖拽的聲音,風暴徒起的巨響,以及怒海翻騰的吼叫,或低語,或雷鳴,在晚間也不住發聲,在大自然裡,海洋的聲音確實不是微小的,她好似一座大風琴,奏出的音樂代表著心靈的呼聲。

聽那海濤的宣告,我們是屬於祂的,因為祂造了我們。我們在祂的能力之中,權勢之下,祂的聲音好似泉水的聲音,祂的思念深過我們的思念。祂的寶座在玻璃海邊,那裡有熊熊的火;祂這輕微的話語,仍帶著極大的能力。

但是第一日,海洋最後的發言,那親愛的使徒常聽愛琴海的淒聲,在海島的放逐中,歡然知道海不再有了,將來再沒有海濤的狂言,再沒有退潮的孤寂的歎息,「那先前的天地都要過去,海也不再有了。」—— 邁爾《珍貴的片刻》

 

賽二十三8賜冠冕的】「推羅本是賜冠冕的,他的商家是王子。」

  得榮耀,求被認知,是人類的本性。人類社會中,有一些迎合人虛驕的應酬話,就是由此而生。如:新朋友經正式介紹見面,例常是說:“久仰,久仰!”其實從來未聽過其人的大名,自然是假話。但如果照實說:“可惜從來不曾知道!”結果很難作得成朋友。人都願意戴高帽子。
  世界上早就有賣帽子這一行業,並不希奇。但推羅是“賜冠冕的”。腓尼基人一向善於航海,建立了推羅這個龐大的商業城市,發展地中海的貿易。因為它經營海上事業,成為經濟霸權,以至影響政治,金錢挂了帥,可以作王子的背後老闆,是立王的決定者,願意支持誰,就支持誰;願意把國權給誰,就給誰,他願意要誰作王,誰就作王;它要把冠冕戴在誰的頭上,作領袖,誰就是領袖。這樣權傾帝王,是何等的威風。不過,到神審判的時候,歡樂繁華的商業中心,要成為荒涼。

  推羅本是賜冠冕的,它的商家是王子,
  它的買賣人是世上的尊貴人,
  遭遇如此,是誰所定的呢?
  是萬軍之耶和華所定的,
  為要污辱一切高傲的榮耀,
  使地上一切的尊貴人被藐視。(賽二三:8-9

  推羅的遠洋船,載著希望和歡樂出航,到回航的時候,竟然發現出發時的碼頭不見了,哪堿O寄碇之處?還有比這更可悲的事嗎?為甚麼它有這樣的遭遇呢?
  在世上貲財豐富的時候,就到處受人的尊敬。原來人有一個惡劣的傾向,這就成了他的高傲,以為自己真是了不起,以為非有他不成。
  神不但是大地的主,也是海上的主。“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但四:32)神不是不願意人升高得福分,而是人會容易給地上的成就,豐富,尊榮所迷惑,忘記了自己,也遮蔽了人的眼睛,使他不認識神。因此,神“要污辱一切高傲的榮耀,使地上一切的尊貴人被藐視。”神的作為是公義的。祂的旨意何等奇妙!祂審判推羅,使它成為荒涼,不能再像妓女迷惑人;而且剝奪它可咒詛的財富,棄絕它罪惡的工價。當人知道自己的尊貴,高傲,都是虛空的,才可以悔改歸向神,認識惟有祂是至高的掌權者。──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