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書第十七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耶十七1「“猶大的罪,是用鐵筆、用金剛鑽記錄的,銘刻在他們的心版上和壇角上。」

  〔呂振中譯〕『猶大的罪是用鐵筆、用金鋼鑽記錄的;是銘刻在他們心版上和他們〔傳統:你們〕祭壇角上的,

  〔暫編註解〕“鐵筆”:是用以鐫刻石塊的筆。以色列人罪惡之深刻,永遠不能磨滅。

       “猶大的罪”甚至被銘刻在“壇角上”,難以消除,如此,現在贖罪也變成不可能的了。

     「筆」:指刻石的工具。

         「壇角」:血灑在壇角上,本來可以贖罪(參出21:14;王上2:28),但現今是猶大的罪刻在壇角上,所以他們沒法逃神的刑罰。

         猶大的罪是……壇角上: 通過兩個比喻,指出猶大百姓無法為自己的罪作出任何解釋:①將他們的罪銘刻在其心版上。在這裡“心”可以被譯為“良心”,良心為了顯出律法的功用而作出了見證(2:15)。據此來看,這是意指他們的蓄意罪行將永遠不會消除。②將他們的罪銘刻在壇角上,這是為了以防有人否認良心。壇角是百姓獻贖罪祭時灑上犧牲之血的地方(4:7-18)。因此,在壇角上刻其罪,表明曆世歷代的後人將證明他們的罪,即便是百姓不承認銘刻在良心上的罪亦無濟於事。終上所述,犯罪的猶大百姓斷不能遮掩自己的罪或使之合理化,並且必按照其罪受到審判(7:8;36:19;彼前1:17)

         鐵筆。或雕刻的工具(見伯19:24)。

         金鋼鑽shamir)。不是鑽石,而是一種嵌入鐵中的鋒利石頭,用於雕刻。參結3:9和亞7:12。在本節中指“猶大的罪”深深地“銘刻在他們的心版上”(見林後3:3)。

         壇角上。很可能指他們偶像崇拜的壇角。關於古代的壇角,見出27:229:12

         1-4  猶大的罪無法塗抹:形容猶大根深蒂固的罪。

         1~4臨到猶大的審判: 繼續第16,神再次指出猶大百姓的罪,並宣告將要臨到猶大的審判。之所以在同一篇講道中,重複論及罪和罪的結果,是為了強調審判的臨近性和必然性。因此,百姓所要思想的不應是躲避審判的方法,而是如何信靠關於審判之後必得恢復的應許,以及在審判期間該如何行。亦即,要正確地領悟介入歷史的神之護理,並且按照那護理,思想在這一時刻所當選擇的最佳方法。當智慧之人深入地經歷並確信神的公義和慈愛時,都會採取這種態度。

         本章為先知零散的言教之彙集。

         17:1-27:22  雜集。

 

【耶十七2「他們的兒女,紀念他們高岡上、青翠樹旁的壇和木偶。」

  〔呂振中譯〕而他們的兒女又懷念着他們的祭壇和亞舍拉神木,在茂盛樹旁、在高岡上、

  〔暫編註解〕“木偶”。直譯作:亞舍拉。迦南女神亞舍拉的像立在偶像的祭壇旁邊(比較申一六21)。連兒童也參與異教的膜拜。

       「高岡上青翠樹旁」:是迦南人敬拜偶像的地方。(見王上14:23

     「木偶」:是代表迦南女神亞舍拉的木像。

         他們的兒女紀念。兒女們既然在偶像崇拜的環境中長大,自然會追隨同樣的罪行。

         木偶'asherim)。亞舍拉是迦南的女神,其崇拜儀式非常淫蕩。她是以樹或木柱為象徵的(見士3:7注釋)。

         青翠樹。雖然亞舍拉不是樹林本身,但這個異教女神的神龕卻是與木偶有關聯的,正如“高岡”與異教的祭壇有關聯一樣(見申12:2,3;賽57:7)。

 

【耶十七3「我田野的山哪,我必因你在四境之內所犯的罪,把你的貨物、財寶,並邱壇當掠物交給仇敵。」

  〔呂振中譯〕我野外之山的。因你在四境之內所犯的罪,我必將你的資財、你一切的寶物、做代價〔傳統:你的高處〕交給仇敵為掠物。

  〔暫編註解〕“我田野的山哪”。以詩的表達法來提到耶路撒冷(賽二2)。

       「我田野的山」:有學者認為此詞組應與上文的「高岡」(2)或下文的「你的貨物」連接。

         我田野的山哪: 以詩的表達方式描述了聖殿所在的耶路撒冷。

         我田野的山哪。該詞原文含義模糊。許多古版把它視為狀語,修飾舉行偶像崇拜的地方,即山上。

         把你的貨物。暗示入侵的巴比倫人將從耶路撒冷,特別是聖殿掠走東西(見王下24:10-16)。

     34“我田野的山”:指耶路撒冷。“產業”:指迦南地。

 

【耶十七4「並且你因自己的罪,必失去我所賜給你的產業,我也必使你在你所不認識的地上,服侍你的仇敵,因為你使我怒中起火,直燒到永遠。”」

  〔呂振中譯〕你必鬆手〔字傳統作:並且在你堶〕不能管理我所賜給你的產業;我必使你在不認識之地上服事你的仇敵;因為你們在我怒氣中燒起火來,要直燒到永遠。』

  〔暫編註解〕失去shamat)“放鬆”,“使落下”或“使跌倒”,指出猶大的“產業”交給了迦勒底人。因為shamat 也有讓土地休耕的意思(見出23:10,11)。猶大地因其百姓被擄,將會“享受安息”(見利26:32-34;代下36:21)。

     。見申32:22

 

【耶十七5「耶和華如此說:倚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離棄耶和華的,那人有禍了!」

  〔呂振中譯〕永恆主這麼說:『那倚靠世人、以人的血肉為自己的膀臂、其心卻轉離永恆主的、那種人該受咒詛。

  〔暫編註解〕「血肉的膀臂」:原文作「以血肉為膀臂」;膀臂代表力量(參出15:16; 89:10; 51:9)。

         有禍了。先知認識到,民族所遭受的苦難主要是因與亞述和埃及結盟,表明把他們不依靠神得安寧和平安,卻依靠人的“膀臂”。他在激憤之中斥責造成這種錯誤信心的人。

         那人geber)。“精力充沛的青年人”(見詩34:8注釋)。

         倚靠人'adam)。是泛指的人,說明以色列人所依靠的列國只不過是人,有著人類共同的弱點。先知的信息對於我們的時代也有重要的意義。我們是多麼容易去尋求人的幫助和指導,卻不願仰賴神所應許的援助啊!

       58 本段的背景是猶大間歇地尋求埃及的幫助,試圖抵抗巴比倫。“杜松”(6節)指檉柳,一種小喬木,有結實的外觀。有關第78節,比較詩篇第一篇。

         5-8  倚靠神勝似倚靠人。

     511本段將義人與惡人比較,極似《詩篇》第一篇,屬智者對年輕一代的教導。“杜松”:看四十八6。此字在本書只見此二處,舊約中只見《詩篇》一〇二17,作“窮人”解。

         5-11  這段是屬智慧文學的教訓,為先知個人的認信:義人與惡人的比較極似詩篇第一篇的內容,是以色列人所認識的格言。

         5~11依靠神的人: 耶利米以栽于水旁的青翠樹木,比喻了存心依靠神的人;用孵化它鳥之蛋卻終被雛鳥遺棄的鷓鴣,比喻了不依靠神的人。前個比喻強調人可以持續不斷地領受神的恩典,而後個比喻則強調,人會很快失去自己所依靠的。耶利米以“人血肉的膀臂”稱呼了不信靠神之人所仰仗的物件,其背景是,當時約雅敬為了防禦巴比倫的入侵,而與埃及法老締結同盟的史實(王下23:25)。本文的主題是“當存心依靠耶和華”,具有以下意義。希伯來文學的特點之一就是,將人的精神、心理功能與身體的特定器官相聯繫起來進行敘述(146:3,4;30:1,21:1,3)。心臟就是代表性事例,它被視為知、情、意的根源,有時甚至用它來表現完整的人格。有時,“心臟”也被譯為心。據此來看,此教訓的強調點是“要以心臟依靠神”,亦即勸勉人當以全人信靠神(代下12:14)

         5~27猶大所當行的兩件事: 在上文,耶利米以自己的象徵性生活,來指出巴比倫將要俘虜猶大的理由。在本文,他講述了兩個實踐性教訓來終結第七篇講道:①當堅心信靠神(5-11):此訓誨用以警告猶大百姓,因他們對“擁有強大軍事力量的鄰邦”或對“錢財”的愛,超過對神的愛。百姓對神的愛,應發於心,表於外,倘若只有外在的行動而沒有誠摯的心,那就是無視神的假冒偽善。而正是這種作為,到處充斥著猶大。因此,本節可以說是提供了從病因入手醫治猶大病狀的方法。②當守安息日為聖日(19-27):用以紀念神在前六日創造天地,第七日就歇工安息的創造事工。並且,這還意味著要按照神的創造原理,而過單單信靠神的生活。尤其是,守安息日還起到了確認神人之間立約關係的作用,這一點意義深遠<31:12-17,守安息日為聖日的屬靈意義>。以詩體預言未來之事的先知,突然以散文體講述實踐性教訓而結束了講道,這是因為先知懇切地希望百姓立時悔改。

 

【耶十七6「因他必像沙漠的杜松,不見福樂來到,卻要住曠野乾旱之處,無人居住的鹼地。」

  〔呂振中譯〕他正像原野上的杜松,福樂來到,他也看不見,他卻要住在曠野焦乾之處,無人居住之鹹地。

  〔暫編註解〕「不見福樂來到」:應作「當福樂來到,並不看見」;這裡的福樂大概是指雨水(參申28:12)。

       沙漠的杜松: 似乎是指樹枝枯乾的低矮灌木。杜松是不結果子的無用之樹。

     杜松`ar`ar)。比喻荒蕪和貧瘠。在這種孤寂陰鬱的環境中,完全失去了本來可以得到的福氣,依靠人的人必“不見福樂來到”。

         鹼地。這個比喻馬上會使人想起死海荒涼海濱。那裡的貧瘠是因為水和土壤中的鹽份。

 

【耶十七7「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

  〔呂振中譯〕『但那倚靠永恆主、以永恆主為所信靠的、那種人有福阿!

  〔暫編註解〕與第5節“那人有禍了”相對。

 

【耶十七8「他必像樹栽于水旁,在河邊紮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

  〔呂振中譯〕他如同一棵樹移植於水旁,在河流邊扎根,炎熱來到,它也不怕,它的葉子仍然茂盛,在荒災之年它毫無罣慮,而且不停地結果子。』

  〔暫編註解〕樹栽于水旁: 此樹是指全然依靠耶和華的人。這種人每天都會從神的話語吸取屬靈營養(1:2,3),因此能夠從容地勝過任何試煉(43:2)。他的生命會結出許多有益於鄰人的果子,生命也變得豐盛(5:22,23)

       像樹。和詩人的話相似(見詩1:3注釋)。

     並不懼怕。 “栽于水旁”可以吸取充足的水分,這棵茂盛的樹就不怕“乾旱”的來臨。義人也是這樣。他們信靠神,所以每次遇到試煉都會獲得力量。

 

【耶十七9「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呂振中譯〕人心比甚麼都陰險,病到無法醫治;誰能識透呢?

  〔暫編註解〕一個重要的經節,描述人類本性的狀況。“壞到極處”。極其邪惡。

       「壞到極處」:原文可作「無法醫治」。

         詭詐`aqob)。其詞根是`aqab,“抓住腳跟”,“誘騙”。本節說明了為什麼不肯悔改的人選擇罪惡沙漠中不結果實的“杜松”(第6),而不願選擇“像樹栽于水旁”的得救人生,結果累累(第8節),原因就在人不肯悔改的罪性(見伯15:14;詩51:558:3;傳9:3;羅7:14-20;弗2:3)。

         壞到極處。直譯是“不可救藥”,無法醫治自己的罪病(見耶13:23;耶30:12,13;太9:12,13)。

     9-11  耶和華鑒察人心。

 

【耶十七10「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

  〔呂振中譯〕『我永恆主是察透人心、試驗人心腸〔原文:腎〕的;我照各人所行的路,照他作事的結果來報應他。』

  〔暫編註解〕“肺腑”。直譯作:腎臟,曾被視為情感的所在。

       「肺腑」:原指腎臟,代表人的內心世界。

     肺腑。直譯是“腎臟”,被視為人思想動機的所在(見詩7:9注釋)。神將“照各人的行為”施行審判(見太16:27;羅14:12;林後5:10;啟22:12)。審判不但涉及人的行為,也會考慮“作事的結果”,就是人的行為在其生前死後給他人所造成的影響。

 

【耶十七11「那不按正道得財的,好像鷓鴣不是自己下的蛋;到了中年,那財都必離開他,他終久成為愚頑人。」

  〔呂振中譯〕人發財、而不按正道,就像鷓鴣聚子,而不是自己下的蛋所出的,到了中年日子牠們便離開他,他終於成為愚昧人。

  〔暫編註解〕「鷓鴣菢不是自己下的蛋」:這大概出自當時流行的諺語;鷓鴣所孵出的小鳥並不屬於自己,它們長大後便會飛走,作者以此比喻不義之財終必散盡。

     本節的原文含義模糊。有人認為這是指猶太人的一種信念:鷓鴣把偷來的蛋放在自己的蛋中間,偷來的蛋孵出來以後就離開了她。耶利米可能用這種信念來說明貪心者的經驗。貪欲會使人搜羅許多不屬於自己的財富。但這些財富遲早“必長翅膀”飛去(見箴23:5)。

 

【耶十七12「我們的聖所是榮耀的寶座,從太初安置在高處。」

  〔呂振中譯〕榮耀之寶座,從起初就在高處;那就是我們的聖所之地方。

  〔暫編註解〕見耶14:21注釋。

       12-13  坐在寶座上的耶和華是以色列可靠的盼望。

     1218這一段為耶利米第四次的獨白,說他真不願意看見自己說的預言應驗,百姓遭受災禍,但神的信息如此,他有傳達的責任。看十一1823;十二14;十五1021

         12~18耶利米的請願: 在上文,耶利米指出百姓心中的腐敗,勸勉他們應誠實地單單依靠神而獲得拯救。在本文,耶利米突然作了一首求告詩。按上下文來看,此詩似乎是獨立的插敘。但若參照當時的背景,就可以知道傳講實踐性教訓的耶利米突然作此求告詩的動機。亦即,耶利米雖然向百姓宣告了來自神的信息,卻遭到了他們的謀害與逼迫,便向神傾訴自己的冤情。此請願的內容如下:①神的恩典寶座,象徵著在艱險世界中保障人生命的權威(12,13);②向神呼求救恩(14-18)

 

【耶十七13「耶和華以色列的盼望啊,凡離棄你的,必致蒙羞。耶和華說:“離開我的,他們的名字必寫在土裡,因為他們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

  〔呂振中譯〕永恆主以色列所盼望的阿,凡離棄你的、必至於失望;遍離你〔原文:我〕的、必從這地被剪除〔傳統:必在地上被寫下〕,因為他們離棄了永恆主、就是我活水之源頭。

  〔暫編註解〕「寫」:有古譯本作「被剪除」。

       「土」:原文作「地」,可能指「陰間」;但原文全句可譯作「在這地離開我的,他們的名字必被記錄下來」。

     「活水的泉源」:與15:18「流乾的河道」成一強烈對比。

         離開我的,他們的名字必寫在土裡: 土象徵不能長久的事物,與永恆的活水(7:17)或生命冊相反。因此,這句話象徵著,人的肉體雖然尚存在於這世界,但來世,其靈魂卻得不到神的保護(32:33;69:28;17:8)。這種審判遠比人在這地上所遭受的任何苦難更加悲慘,表明凡離棄耶和華的均得不到救恩。“離棄耶和華的”,是指心靈腐朽的人,他們以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2:13)換下了神。

 

【耶十七14「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我便痊癒;拯救我,我便得救;因你是我所讚美的。」

  〔呂振中譯〕永恆主阿,醫治我,我便得醫治;拯救我,我便得拯救;因為你是我所頌讚的。

  〔暫編註解〕「我所讚美的」:有學者譯作「我的盼望」。

         求你醫治我。參耶3:2230:1733:6。先知認識那唯一能治他有罪之心的主(見詩6:230:2103:1-3)。

         你是我所讚美的。見申10:21;詩71:6

       14-18  先知的哀歌。

     1418 耶利米作出有理的請求,求神為他辯解。

 

【耶十七15「他們對我說:“耶和華的話在哪裡呢?叫這話應驗吧!”」

  〔呂振中譯〕看哪,他們譏笑我說:『永恆主的話在哪堙H讓它來吧!』

  〔暫編註解〕由於耶利米被指控為假先知,所以這事必定發生在主前605年巴比倫第一次入侵之前。

        耶和華的話在哪裡呢: 猶大百姓認為耶利米的預言沒有得到應驗,就向宣告耶路撒冷即將滅亡的耶利米,厲聲咒駡神與耶利米均說了謊。然而,不久之後耶路撒冷就被巴比倫所摧毀(B.C.586),他們的非難與嘲笑就成為一席妄言。惡人思考時只會專注於轉瞬即逝的表面現象,因此,他們的內心無法容下信心與信賴。

         不肯悔改的的以色列人用諷刺嘲笑的口吻來回答耶利米審判的警告。他們似乎覺得很安全,根本沒有想到將來的苦難。這又說明了先知的這一批信息發自他工作的初期(見耶14:115:116:2注釋)。

 

【耶十七16「至於我,那跟從你作牧人的職分,我並沒有急忙離棄,也沒有想那災殃的日子,這是你知道的。我口中所出的言語都在你面前。」

  〔呂振中譯〕至於我呢,我並沒有催迫你降災禍〔災禍傳統作:牧人〕,也沒有想望炎殃的日子快來到呀;這是你知道的;我嘴堨X的話正在你面前呀。

  〔暫編註解〕先知申訴他個人並不喜悅他的預言果真應驗,百姓終遭災禍,他不過是忠心傳神給他的信息。

     「作牧人的職分」:有學者根據古譯本譯「災禍」或「災禍的日子」。

         「急忙」:原文或作「緊迫」。

         我並沒有急忙離棄。有人認為耶利米的這句話是指他不急於放下自己牧人的工作,擔任執行神使命的先知(見摩7:14,15),因為他蒙召以前是在亞拿突及“其郊野”放羊的(見代上6:60)。但本句原文的含義模糊,可以有其他的解釋。第二種解釋是耶利米沒有放棄跟隨神,擔任屬靈牧者的工作。第三種解釋是見下文“牧人”。

         牧人ro`eh)。有人認為應該是ra`ah(“災禍”),如亞蘭語譯本,亞居拉和辛馬庫的希臘語譯本。故英RSV版譯為“我沒有強迫你去報惡信”。

         也沒有想。先知的異議是因為他不想看見神審判“那災殃的日子”。他預言那個日子將臨到他的民族,所以他太願意神的代言人。

 

【耶十七17「不要使我因你驚恐;當災禍的日子,你是我的避難所。」

  〔呂振中譯〕求你不要做我所恐懼的;當災禍的日子、惟獨你是我的避難所。

  〔暫編註解〕上半或譯作「我沒有為災禍緊迫你」,意思先知沒有促使神將災禍加諸選民身上。

 

【耶十七18「願那些逼迫我的蒙羞,卻不要使我蒙羞;使他們驚惶,卻不要使我驚惶;使災禍的日子臨到他們,以加倍的毀壞毀壞他們。」

  〔呂振中譯〕願使那逼迫我的失望,不要使我失望;使他們驚慌,不要使我驚慌;願使災禍的日子臨到他們,以加倍的破毀破毀他們!

  〔暫編註解〕蒙羞。見詩35:4注釋。

     加倍的毀壞。直譯是“加倍地打碎”(見耶16:18注釋)。

 

【耶十七19「耶和華對我如此說:“你去站在平民的門口,就是猶大君王出入的門,又站在耶路撒冷的各門口,」

  〔呂振中譯〕永恆主對我這樣說:『你去站在便雅憫〔傳統:人民的兒子們〕門,就是猶大列王出入的門,又站在耶路撒冷的各門口,

  〔暫編註解〕你去……站在耶路撒冷的各門口: 耶路撒冷共有12個門供人出入。這些城門不僅是出入往來的關口,也起著法庭的作用(4:1,2)。之所以用城門來作法庭,是因為來來往往的人多,可以注意那些案件,且從中得到教訓。神命令耶利米要在城門宣告關於安息日的教訓,也與城門的這些長處和作用有關。亦即,關於安息日的教訓關係到每一個人,因此要使全民都有機會留意,聞聽此教訓。

         這裡開始了一系列新的預言,與以上的內容沒有直接的聯繫。這個信息可能是在耶14章到耶17:18所記錄的信息以後不久發出的,可能在聖殿演講之前(見耶7:1注釋)。

       1927 呼籲百姓視安息日為神聖之日,以此表示他們悔改之心(比較尼一○31;一三1522),因為他們利用安息日來運送農作物與其它物品進城,違犯了律法。

     1927論以民安息日的重要(參申五1215)。

         19-27  謹守安息日:安息日是摩西律法中重要的規定,是分別為聖的日子,必須禁戒日常俗務,把注意力轉移到耶和華的作為上(參賽56:2注), 提醒以色列與神的立約關係。先知在這裡只提到守安息日,並非表示此誡命是最重要的一條,而是因為它在眾誡命中具有代表性,足以顯示選民是否願意遵守神命令;再者,先知所強調的是屬靈的宗教,而非僅僅遵守外表的制度。

         19~27要以安息日為聖日: 耶利米藉著請願詩(12-18),得了安慰與勇氣,便繼續宣告“要以安息日為聖日”的實踐性教訓。自創世之初(2:3)就已有關於守安息日為聖日的思想,但耶利米在此處論及的卻是,出埃及時代成文的摩西律法(20:8-11)中之律例。對猶大百姓而言,守安息日為聖日的重要意義之一就是,作為神百姓的自我認識(10:28-31)。因此,犯安息日就無異于向神宣告自己的獨立宣言,進而被視為觸犯了所有律法。由此可知,耶利米所欲教訓的並非僅限於安息日,而是針對猶大百姓的整個生活領域<31:12-17,守安息日為聖日的屬靈意義>

 

【耶十七20「對他們說:‘你們這猶大君王和猶大眾人,並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凡從這些門進入的,都當聽耶和華的話。」

  〔呂振中譯〕對他們說:你們猶大的列王、和猶大的眾人、以及耶路撒冷所有的居民、凡從這些門進入的、都要聽永恆主的話。

 

【耶十七21「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謹慎,不要在安息日擔什麼擔子進入耶路撒冷的各門;」

  〔呂振中譯〕永恆主這麼說:為了自己性命的緣故、你們要謹慎,不可在安息之日挑甚麼擔子,或帶進耶路撒冷的各門。

  〔暫編註解〕耶和華對我如此說。本節和以下各節表明在耶路撒冷,特別是在其“各門”發生了干犯安息日的事(見創19:1;書8:29注釋)。

     擔子。參尼13:15-22違犯安息日的類似事件。擔子裡可能有糧食,酒,水果,魚和其他商品,由到聖殿敬拜的人從農村帶到城市。擔子裡還有聖安息日在城裡出售的商品。這幅藐視安息日的畫面,是神所厭惡的(見賽56:2-6;參耶58:13,14)。

 

【耶十七22「也不要在安息日從家中擔出擔子去。無論何工都不可作,只要以安息日為聖日,正如我所吩咐你們列祖的。’」

  〔呂振中譯〕也不可在安息之日從你們家中挑出擔子;甚麼工都不可作,只要以安息之日為聖日,照我所吩咐你們列祖的。”」

 

【耶十七23「他們卻不聽從,不側耳而聽,竟硬著頸項不聽,不受教訓。”」

  〔呂振中譯〕然而他們卻不聽從,不傾耳以聽,逕硬着脖子不聽,不接受管教。

  〔暫編註解〕他們卻……不受教訓: 列祖曾蓄意犯了關於安息日的教訓(15:32-36),此事件成為了糾正守安息日為聖日這一教訓的實例。之所以提及列祖的錯誤,是為了暗示列祖的行為 可能成為現實生活的標準。亦即,信賴先祖的生活習慣優於信賴神的話語,並不是正確的態度。對待傳統,即便它看似正確,也要受到客觀真理的準繩——神話語來檢驗。這才是真聖徒每日的生活態度。

 

【耶十七24「耶和華說:“你們若留意聽從我,在安息日不擔什麼擔子進入這城的各門,只以安息日為聖日,在那日無論何工都不作,」

  〔呂振中譯〕『但你們若留心聽從我──永恆主發神諭說──不在安息之日挑甚麼擔子進入這城的門,只以安息之日為聖日,在那日不作甚麼工,

  〔暫編註解〕24~27順服誡命的結果: 先知講論遵行第四誡命的後果和未遵行的後果,強烈地勸勉他們要順服守安息日為聖日的教訓。順服時的結果如下:①大衛王朝將存到永遠;②耶路撒冷城將存到永遠;③百姓將安居樂業;④選民共同體將繁榮昌盛,敬拜將得到潔淨。然而,猶大百姓卻拒絕領受耶利米的勸勉,從而受到了截然相反的咒詛:①王朝斷代;②耶路撒冷城被毀;③百姓被擄去;④實際上的敬拜權被剝奪。神的誡命,總是帶有祝福與咒詛的兩面性(28:1-68)

 

【耶十七25「那時就有坐大衛寶座的君王和首領,他們與猶大人,並耶路撒冷的居民,或坐車,或騎馬進入這城的各門。而且這城必存到永遠。」

  〔呂振中譯〕那麼就必有坐大衛寶座的列王〔傳統有:和貴族〕,他們和他們的首領、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或坐車、或騎馬、進入這城的門,那麼這城就永遠有人居住了。

  〔暫編註解〕這城。很難找到一段經文比這更加強調遵守安息日的重要性了。如果猶太人忠於神的律法,特別是安息日誡命,他們就會享受無限的福氣。

       或坐車,或騎馬。是國王威儀的象徵(王上4:26;亞9:9,10)。

 

【耶十七26「也必有人從猶大城邑和耶路撒冷四圍的各處,從便雅憫地、高原、山地,並南地而來,都帶燔祭、平安祭、素祭和乳香,並感謝祭,到耶和華的殿去。」

  〔呂振中譯〕必有人從猶大的城市和耶路撒冷四圍的地方、從便雅憫地、從低原、山地、南地、而來,帶着燔祭、平安祭、素祭、乳香和感謝祭,進永恆主的殿。

  〔暫編註解〕泛指來自猶大全地各方的獻祭。

       「高原」:指猶大西面的山麓地帶。

 

【耶十七27「你們若不聽從我,不以安息日為聖日,仍在安息日擔擔子進入耶路撒冷的各門,我必在各門中點火,這火也必燒毀耶路撒冷的宮殿,不能熄滅。”」

  〔呂振中譯〕但你們若不聽從我,不以安息之日為聖日,仍在安息之日挑擔子,進耶路撒冷的城門,那麼我就必在它的城門中點起火來;這火必燒燬耶路撒冷的宮堡,總不熄滅。

  〔暫編註解〕「宮殿」:或作「保壘」。

       不聽從。以色列人沒有遵守安息日,導致了王下25:9所描寫的悲慘結局。

     熄滅。不是指燃燒的火永不熄滅,而是指神公義報應的“火”將一直燃燒到徹底完成祂的旨意。耶路撒冷在西元前586年被巴比倫人燒毀了。到了西元70年,再次被羅馬人燒毀。這兩次火都是人所無法撲滅的,直到燒完為止。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