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書第二十三章拾穗

 

【耶二十三1「耶和華說:“那些殘害、趕散我草場之羊的牧人,有禍了!”」

  〔暫編註解〕“牧人”:猶大國中的領袖(十21)。

       “牧人”。猶大當中不義的官長。參看第十章21節的腳註。

     「牧人」:指猶大君王和首領。

         有禍了23章本身並沒有說明這一災禍信息的日期。但該預言是介乎約雅斤被擄之前(耶22:20-30)和約雅斤被擄之後馬上發出的(耶24章)兩個信息之間(耶24章),可以推定本章信息的發佈是在西元前597年間。

         牧人。指猶大的行政首長,以及祭司和先知(見耶2:8注釋)。耶利米把假牧人和神所興起的真牧人進行對比(耶23:1-8)。值得注意的是,大約在這段時間,以西結在被擄之地也把假牧人與真牧人進行對比(見結34章)。

         草場。這裡明確地提醒猶大首領們:神是祂羊群的真正牧人(見詩2379:13100:3;約10:11-15)。

         1~2論及了假“牧人”。為要恢復猶大,就須首先除去他們。他們的特點是:①不誠實(34:2,3);②自私(56:11,12);③相爭(13:7,8);④趕散羊群。牧人的任務原是:①尋找失散的羊(34:12-16;15:4,5);②保護羊群(2:8);③帶領羊群到青草地(代上4:39-41;23:2)。這些假牧人的行為卻完全與此背道而弛。當牧人沒有正常地執行任務時,受到虧損的首先是牧場,其次是羊群。倘若牧人繼續怠忽職守,豺狼就會進入羊群並傷及性命。

         1-8  應許將來公義的王:上述諸王肆意殘害神的羊群,將來神要親自設立真牧者來照顧羊群,不像巴比倫王所立的傀儡君王西底家之懦弱無能。這位公義的君王乃出自大衛族系,是以色列人得救的盼望。

         1~8猶大的恢復: 預言不義的領袖將會受到懲戒,百姓則會被擄去,最終會出現公義的領袖,使他們從被擄之地歸還。以色列現在雖因違背神而被擄到巴比倫,但過了一定時間,等到他們悔改之後,神便會按照應許使他們回到本土。應許將要恢復理想中的大衛王朝,就是在預言君王基督的出現,此信息保障了聖徒的終極安全。

 

【耶二十三2「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斥責那些牧養他百姓的牧人,如此說:“你們趕散我的羊群,並沒有看顧他們,我必討你們這行惡的罪。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討」:於原文與「眷顧」為同一字,指留意追討。

       趕散我的羊群。這個指責在字面上和屬靈上都是真實的。由於領導人的疏忽,殘暴,背道,以色列人被驅逐到埃及,亞述和巴比倫等地。

     我必討。見詩8:459:5注釋。由於不忠心的牧人“沒有看顧”羊群,關照他們的需要,神必追“討”這些牧人,懲罰他們“行惡的罪”。

 

【耶二十三3「我要將我羊群中所餘剩的,從我趕他們到的各國內招聚出來,領他們歸回本圈,他們也必生養眾多。」

  〔暫編註解〕這裡不但應許以色列民被擄七十年後從巴比倫回來,而且應許以色列民可以從世界“各國”回來。

       以色列民最後一次復興歸回之前,必須先經歷一段史無前例的大災難(三十310);稱為大衛“公義的苗裔”(5節)、“耶和華我們的義”(6節)的基督要顯現。這次復興與猶大國被擄後七十年,所羅巴伯、以斯拉、尼希米所領導的回國不同(二十九10)。這預言到今天還在等待著應驗(徒十五1417)。

     神應許他們必從巴比倫被擄之地返回,還應許他們將來要從“各國”出來重聚(比較太二四31)。

         “牧人”或首領雖然難逃厄運,但“羊群中所餘剩的”還是有希望的。先知在巴比倫的軍隊即將圍攻耶路撒冷的時候,給猶大帶來了這些希望的信息,可能是約雅斤被圍困的西元前597年(見第1節注釋)。

         3~4他們也必生養眾多……也不缺少一個: 神應許他們,他將親自招聚假牧人所趕散的群羊,並為他們立一個可治理他們的新牧人。重新被招聚的群羊,恢復了神在創世之時賜給人的命令,亦即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的祝福(1:28)。按照其字面意義,這是指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大人,將會重新回到迦南而建立嶄新的民族(2:1,2)。然而,若從預言的綜合成就這一角度來看,這是指到了新約時代,世上的所有人均會超越人種和民族而接待基督。

 

【耶二十三4「我必設立照管他們的牧人,牧養他們。他們不再懼怕,不再驚惶,也不缺少一個。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惡牧人“只知牧養自己,並不牧養我的羊”(結34:8)。神的旨意是要領導復興的牧人無愧於他們的稱號和託付,成為忠實於“牧長”的牧人(彼前5:2-4)。

 

【耶二十三5「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給大衛興起一個公義的苗裔,他必掌王權,行事有智慧,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義。」

  〔暫編註解〕這“苗裔”就是指彌賽亞。

       “苗裔”。直譯作:芽,彌賽亞的一個稱謂,預示彌賽亞將要帶來的新生命。參看以賽亞書四章2節。祂要為子民帶來公義。

     「給大衛」:或作「從大衛(家族中)」。

         「公義的苗裔」:可解作「正統的後裔」,即大衛王位的合法繼承人,這裡指彌賽亞(參串)。有學者認為此段信息是寫於約雅斤被擄,西底家在猶大執政期間,當時大概起了爭論,究竟大衛的王位是由約雅斤抑或西底家繼承?根據新約太1:11-12,彌賽亞乃屬約雅斤的家族(參耶28:4注)。

         「有智慧」:或作「成功」,指國家興旺。

         苗裔。見賽11:1;亞3:86:12注釋。

         有一國王必掌王權。指 “苗裔”基督,祂將會以“公平和公義”治理贖民的國度(見賽9:6,7;但7:13,14;啟11:15)。

         5~6若說34節的核心是,被擄的猶大民族將得恢復和新約時代外邦人將歸順神的事件 ;本文則論及了將要引領被擄的猶大人進入迦南地的牧人(即政治、宗教領袖)和代表新約時代之真牧人(即永恆牧人彌賽亞)。耶利米所比喻的彌賽亞具有如下特點:①苗裔: 這是指彌賽亞將會出生于大衛的王統(11:1;9:11)。實際上,耶穌基督是作為大衛的後裔而來到這世界的(1:1,20 ;22:16)。②王: 狹意上是指與暴君相反的仁君,廣意上則是指擁有絕對公義和王權的彌賽亞。③耶和華我們的義: 因彌賽亞以公義統治這個世界,並且成就了律法的所有要求,聖徒就會因信他而得稱為義人(1:17)

 

【耶二十三5 苗裔為王嗣】「苗裔」一詞出現於討論彌賽亞的經文,如:撒迦利亞書三8,六12等,所指的是所羅巴伯。大部分學者都認為這詞是個專門術語,指已經確立之王朝的正當繼承人──在以色列則是指大衛家將來要使國復興的君王。同樣,在賽普勒斯出土,來自主前三世紀,以默珥卡特神(Melqart)為物件的腓尼基還願碑文,也提到過埃及托勒密王朝的合法「苗裔」。在昆蘭的死海古卷中,這字沒有彌賽亞的意味。但在烏加列和亞述文獻中都有王權的意味。例如提革拉毘列色三世被形容為巴珥提珥城(Baltil;即亞述城)的苗裔或幼枝,為百姓帶來公正。他在地上施行公平公義一語,在巴比倫王的改革宣言中也可以找到對應的例證。西底家王在主前五八八年曾經作過這樣的宣言(見三十四81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二十三6「在他的日子,猶大必得救,以色列也安然居住。他的名必稱為耶和華我們的義。”」

         「耶和華我們的義」:可能影射西底家王的名字(耶和華是我的義),這位庸君既無法實現他名字的意義,以色列理想的君王須寄望於將來的彌賽亞。──《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基督再來的時候,以色列和猶大將要得救(羅一一26)、聯合,並且在應許給亞伯拉罕的地上安然居住(創一五1821)。

       「耶和華我們的義」:可能影射西底家王的名字(耶和華是我的義),這位庸君既無法實現他名字的意義,以色列理想的君王須寄望於將來的彌賽亞。

     以色列。賜給忠心之人復興的應許,這是賜給所有百姓的,包括猶大家和以色列家(見耶3:18注釋)。

         耶和華我們的義。這個名稱使人注意到公義只能來自基督(見羅1:16,173:21-258:1-49:30-33)。

 

【耶二十三7「耶和華說:“日子將到,人必不再指著那領以色列人從埃及地上來永生的耶和華起誓,」

  〔暫編註解〕“在未來的世代中,”為神的子民所“施行的拯救,在名聲方面必超過那在出埃及時為以色列民所行的”(見耶16:14,15注釋)。

     7~8參見16:14,15

 

【耶二十三8「卻要指著那領以色列家的後裔從北方和趕他們到的各國中上來、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他們必住在本地。”」

  〔暫編註解〕有關將來的重聚,參看第十六章15節的腳註。

     北方。見耶1:14注釋。

 

【耶二十三9「論到那些先知,我心在我裡面憂傷,我骨頭都發顫;因耶和華和他的聖言,我像醉酒的人,像被酒所勝的人。」

         「發顫」:原文作「軟弱」,形容喪膽的狀況。

「像醉酒的人」:指渾身無力,不由自主,形容無助的感覺,這是因為先知看見國民的敗壞,亦同時看見神話語的要求及審判。──《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發顫」:原文作「軟弱」,形容喪膽的狀況。

         「像醉酒的人」:指渾身無力,不由自主,形容無助的感覺,這是因為先知看見國民的敗壞,亦同時看見神話語的要求及審判。

         這裡突然開始了一個新的段落,斥責假先知的罪惡。

       9-12  先知耶利米為全地背道的情形憂傷。

         9~15宗教領袖的腐敗: 他們從根本上動搖了百姓的信仰,在這一點上其問題要比政治領袖的腐敗更嚴重(27)。在論及政治領袖的腐敗時,耶利米的口吻還較淡然,此時卻變得無比激昂犀利。耶利米以“我骨頭都發顫,像被酒所勝的人”來表達自己的心情。本文的內容可分為以下兩部分:①假先知的罪狀;②將要臨到假先知的審判。他們的罪狀是:①率先浸於淫亂(10,11)。這既包括屬靈的淫行,也包括肉體上的淫亂;②不僅對百姓的罪置之不理,甚至助長他們去犯罪(13,14)。因此,將要臨到他們的審判是:①在所定的日子遭到滅亡(12);②被迫吃茵陳、喝苦膽水(15)

     940耶利米斥責假先知,指出他們的惡行和要受的報應。

         9-40  論及假先知:上文斥責政治上的領袖,現在耶利米轉向宗教上的領袖。本書不斷顯示耶利米與國中宗教領的敵對立場(參2:8; 5:31; 6:13-15; 14:13-16)。本段較其他地方更清楚表明真假先知的區別。

         9~40對假先知的警告: 本文是耶利米的第十篇講道。在上文,耶利米警告了諸王。在本文他則論及了假先知的愚妄和將要受到的災難。聖經中具有代表性的假先知有西底家(王上22:11,12)、哈拿尼雅(28:1-17)、巴施戶珥(20:1-6)、挪亞底(6:14)、耶洗別(2:20)等人,他們給社會帶來了巨大的弊害。這些人不肯從根本上解決罪的問題,只宣講了暫時的彌補方法,不僅使百姓偏離神的話語,逼迫真先知,還縱情營私舞弊。耶利米深知內中的隱情,便在他十二篇講道中專門用一篇來痛斥他們的罪孽。偏離神的屬靈領袖,不僅使隨從者的生活衰敗沒落,更是將他們的靈魂引向萬劫不復的毀滅。因此,他們的罪惡遠比百姓的罪可憎<33:6,宗教領袖的責任>

 

【耶二十三10「地滿了行淫的人。因妄自賭咒,地就悲哀,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他們所行的道乃是惡的,他們的勇力使得不正。」

         百姓背道被視為「行淫」,是因為他們敬拜巴力,一方面對與他們立約的耶和華不忠,一方面亦可能涉及迦南異教中象徵大地生產力的性交儀式(參二20; 7注)。

  「妄自賭咒」:有古卷作「這些事」。

  「悲哀」:或作「枯乾」(參十二4注);乾旱的刑罰是針對迦南異教的神話,因他們相信雨水是巴力所賜。──《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百姓背道被視為「行淫」,是因為他們敬拜巴力,一方面對與他們立約的耶和華不忠,一方面亦可能涉及迦南異教中象徵大地生產力的性交儀式(參2:20; 5:7注)。

       「妄自賭咒」:有古卷作「這些事」。

         「悲哀」:或作「枯乾」(參12:4注);乾旱的刑罰是針對迦南異教的神話,因他們相信雨水是巴力所賜。

         行淫的人。既指這些假先知放蕩的生活,也指在屬靈上他們崇拜其他的神(見耶5:7注釋)。

         他們所行的道。即他們的生活方式。

         他們的勇力。他們以自己的勇力,而不是以公義而自豪。

     1015 這段描述假先知邪惡的行為。“因妄自賭咒”。更可作:由於咒詛(因他們行淫引致從耶和華而來的咒詛)。

 

【耶二十三11「連先知帶祭司,都是褻瀆的,就是在我殿中,我也看見他們的惡。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引導百姓誤入歧途的領袖就是先知、祭司。

       「褻瀆」:原文作「污穢」,指他們因敬奉假神玷污了神的聖殿。

     這些祭司和先知惡劣到竟敢在“耶和華的殿”中犯罪作惡(見耶7:8-1132:31-34;結8:3-16)。

 

【耶二十三12「因此,他們的道路必像黑暗中的滑地,他們必被追趕,在這路中僕倒;因為當追討之年,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黑暗中」:可與「被追趕」連接,全句可作「他必在黑暗中追趕」,或「他們必被放逐在黑暗中」。

     追討之年。即“懲罰之年”(見詩8:459:5注釋)。

 

【耶二十三13「我在撒瑪利亞的先知中曾見愚妄,他們藉巴力說預言,使我的百姓以色列走錯了路。」

  〔暫編註解〕「愚妄」:或作「今人厭惡的事」。

       愚妄tiphlah)。即“品德不端”。耶利米在這裡用北方以色列王國假先知的罪惡,來強調南方猶大王國背道的更大的罪責(見耶3:6-10)。

         藉巴力說預言。即以巴力的名義發佈宗教指示(王上18:19;王上22:6,7)。

     13-15  耶路撒冷的惡先知:北國(以撒瑪利亞城為首)的先知曾引百姓誤入歧途,南國(以耶路撒冷為首)的先知比北國更加敗壞,因此當受加倍的懲罰。

 

【耶二十三13 藉巴力說預言】巴力的先知由主前九世紀中葉,已經在撒瑪利亞找到支持者(亞哈和耶洗別)。兩個世紀之後雖然亞哈的王朝已經滅亡,北國卻從來沒有完全棄絕混合宗教。北國在主前七二一年淪陷後,亞述的外遷政策帶來了外族人,與北國以色列的餘民雜居。列王紀下十七2434描述混合宗教成為本區的禍害。這些先知無疑是散佈豐饒神祇巴力能夠結束旱災(10節),使地恢復多產的虛假盼望。──《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二十三14「我在耶路撒冷的先知中曾見可憎惡的事,他們行姦淫,作事虛妄;又堅固惡人的手,甚至無人回頭離開他的惡。他們在我面前都像所多瑪,耶路撒冷的居民都像蛾摩拉。」

  〔暫編註解〕“所多瑪”、“蛾摩拉”是亞伯拉罕時代兩個罪大惡極的城,最後為神完全毀滅(創十九章)。

       可憎惡的事。假先知竟敢一方面干犯神的誡命,一方面假借神的名義說預言。耶利米認為他們比公開崇拜巴力更“可憎惡”。鑒於憑偽善之罪的性質,公開犯罪的人要比偽善者更有希望。

     像所多瑪。這些屬靈的領袖罪行嚴重,所以耶利米像以賽亞一樣,把他們比作那些平原城市的“居民”(見賽1:10)。

 

【耶二十三15「所以萬軍之耶和華論到先知如此說:我必將茵陳給他們吃,又將苦膽水給他們喝,因為褻瀆的事出於耶路撒冷的先知,流行遍地。」

  〔暫編註解〕「茵蔯」:參9:15注。

         「苦膽水」:參8:14注。

       “茵蔯”象徵患難和困苦(3:15-19),吃茵蔯就意味著將因神的審判而承受身心的極度痛苦。“苦膽水”具有破壞生命的力量,與使人的靈蘇醒的活水(7:37,38)。相反,喝苦膽水意味著他們就要死去。

         苦膽。見耶8:149:15注釋。

         褻瀆的事。即“不虔誠的事”(見對第11節的注釋)。

 

【耶二十三16「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這些先知向你們說預言,你們不要聽他們的話。他們以虛空教訓你們,所說的異象,是出於自己的心,不是出於耶和華的口。」

  〔暫編註解〕萬軍之耶和華。見耶7:3注釋。

       以虛空教訓你們。直譯是“使你們變為虛妄”,就是給你們虛幻的希望。這裡說明了真先知與假先知的區別。真先知斥責百姓的罪,宣佈說如果他們不悔改,就會受到神的懲罰。假先知則用虛假平安的保證安撫百姓。他們的話 “不是出於耶和華的口”(見耶14:13注釋)。

     16~17 這些先知正在傳達平安的虛假信息。“以虛空教訓你們”。給你們虛假的盼望。

         16-22  假先知的信息乃出於已意:假先知未奉差遣,未蒙神諭,一味虛報平安,諂媚百姓。

         16~22要警誡假先知: 在上文,耶利米強烈地斥責了假先知的行為,他不僅自己去作惡,更助長百姓去行惡,且對此置之不理(9-15)。在本文,耶利米轉換方向,首先分析假先知的信息,之後勸百姓不可信賴他們。耶利米正視到,假先知是使百姓陷於腐敗的主要原因,假先知的信息則為整個社會的腐敗提供了合理化的解釋。撒但常披著最屬靈和宗教性的外衣走近人,卻歪曲真理,有損神的榮耀(林後11:14)。聖徒不可被人的外表和談吐所迷惑,乃要根據其人格的果子和信息是否忠於神話語,來分辯真先知和假先知(10:8,12;約壹4:1-3)。與耶利米一樣,使徒約翰也曾警誡過假先知(約壹4:1)

 

【耶二十三17「他們常對藐視我的人說:‘耶和華說:你們必享平安。’又對一切按自己頑梗之心而行的人說:‘必沒有災禍臨到你們。’」

  〔暫編註解〕「他們常對 ...... 耶和華說」:有古譯本作「他們常對藐視耶和華話語的人說」。

       平安。見耶6:14注釋。

     頑梗(見耶3:1713:1018:12)。假先知的話使百姓更加頑固地犯罪,而不是引導他們悔改。

 

【耶二十三18「有誰站在耶和華的會中,得以聽見並會悟他的話呢?有誰留心聽他的話呢?」

  〔暫編註解〕「站在耶和華的會中」:指真先知好比出席過天庭的會議,參與神深謀遠慮的決議,明白神的心意,並且奉差遺神的信息,即關乎審判的信息,使百姓得以轉離離惡道。

       為了論證假先知並不出於神的事實,耶利米指出他們未曾參加“耶和華的會”。所謂“耶和華的會”,是指神為了將自己的旨意公之於世,而與自己僕人進行的屬靈的相交(40:14)。神和其僕人的相交暗示,神在動工時並不會躲人耳目,而是會預先告訴信實的僕人,之後公開地作成自己的工作(3:7)。因此,警醒的人便會預先得知神的旨意,其言行舉止也就能夠合乎真道。然而,神並不是具體地啟示任何一件事。譬如,耶穌再來的時辰的問題尚隱藏在神的奧秘計畫中(24:36)

         即在這些假先知之中,有誰獲得神的許可,得以瞭解祂秘密的計畫和旨意呢?見摩3:7注釋。

     1840 這段指出真先知的生命(18節)與信息(28節)跟假先知(32節)有所不同。

 

【耶二十三18 站在耶和華的會中】耶和華的會大概是指天上侍立於神面前的團體,與詩篇八十九7之聖者的會相似。古代其他文化亦相信神明議會的存在,男女神祇在這會中執行事務。先知被視為這些會議的旁觀者(如:代下十八18)。進一步資料可參看:以賽亞書六8,四十1314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二十三19「看哪,耶和華的忿怒好像暴風,已經發出,是暴烈的旋風,必轉到惡人的頭上。」

  〔暫編註解〕形象地描寫神的忿怒臨到了悖逆的人身上。

     19~20參見30:23,24

 

【耶二十三20「耶和華的怒氣必不轉消,直到他心中所擬定的成就了。末後的日子你們要全然明白。」

  〔暫編註解〕「所擬定的」:指神所計劃的審判。

       「末後的日子」:指審判來臨的時候。

     不轉消。在神的旨意實施以前,祂的“怒氣”是不會撤銷的。

         末後的日子。被擄到巴比倫以後,神的子民才會理解那是為了管教他們(見結14:22,23)。

 

【耶二十三21「“我沒有打發那些先知,他們竟自奔跑;我沒有對他們說話,他們竟自預言。」

  〔暫編註解〕「奔跑」:指逼切地將信息傳開。

       他們竟自奔跑: 是指沒有認識神旨意的假先知,誤將自己的意念當作神的旨意,而熱火沖天地向百姓傳達。

     這些假先知就像自命的使者,不等國王下令,就沖出宮庭,以王的名義,向百姓宣佈他們沒有奉命發表的信息(見撒下18:22-29)。

 

【耶二十三22「他們若是站在我的會中,就必使我的百姓聽我的話,又使他們回頭離開惡道和他們所行的惡。”」

  〔暫編註解〕見第18節注釋。憑著好果子,可以識別出神的真使者(太7:20,21)。

 

【耶二十三23「耶和華說:“我豈為近處的 神呢?不也為遠處的 神嗎?”」

  〔暫編註解〕真先知在履行自己使命的時候,在思想和行動上相信神就在近處(見詩73:23-26139:7-12)。假先知的舉止則好像神在他們“遠處”,並不關心於人的動機和行為(見詩10:1173:1194:7)。

     23~24為了證明假先知所作之夢的虛妄性,首先論到了神的絕對性。為此,神說到“我豈不充滿天地麼”,以表明自己無所不在的屬性。亦即,神並不局囿於某一特定地點,而是遍佈整個宇宙,甚至鑒察他們的良心(139)。假先知誤以為能夠欺瞞神而說自己作了夢,然而神卻已看穿了他們,故說到不久之後事實會揭穿他們的預言是虛假的。

       23~32假先知虛幻的夢: 真先知常藉著異象和異夢與神相交,假先知也亦步亦趨地說自己“作了夢”。然而,他們所作的夢無非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編造出來的,只會造成混淆。亦即,正如對巴力等偶像的膜拜玷污了對神的敬拜一樣(65:3-56:17),他們的幻夢導致百姓不能分辨神借異象與異夢所賜的啟示(27)。但最終假先知的信息將破滅(28,29)。異端邪教在很多方面都與真信仰相似,其根本性的區別在於,他們否定神的絕對性,而根據自己的需要加減神的話語。

     23-32  假預言或真啟示。

 

【耶二十三23 近處/遠處的神】耶和華在本段確認其超越性(在萬有之上,超乎萬有)和內蘊性(與萬有緊密相連)。祂又同時確認祂是無所不在的,沒有人能夠在祂面前躲藏,萬事無論何等遙遠隱晦,祂都知道。這時代其他的宗教發生了一個突變,從太陽等超然而遙遠的神祇,轉而注重甯P行星等的神祇,認為他們較為可親,更願關心人。另一個解釋則以為「近處/遠處」的意思,是將地方性守護神明和大能的宇宙神明融合為一。古代神祇之中能夠符合這種描述的少而又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二十三24「耶和華說:“人豈能在隱密處藏身,使我看不見他呢?”耶和華說:“我豈不充滿天地嗎?」

  〔暫編註解〕這是有關神無所不在的警告(見詩139篇)。

 

【耶二十三25「我已聽見那些先知所說的,就是托我名說的假預言,他們說:‘我作了夢,我作了夢。’」

  〔暫編註解〕我作了夢。這是假先知常說的話。重複是為了強調。

 

【耶二十三25 夢作為啟示方式】在古代近東,異夢是領受神明信息的標準辦法之一(見:創二十八12的雅各;創三十七511的約瑟;和但二、四章的尼布甲尼撒)。它在舊巴比倫的觀兆文獻中,與檢驗羊肝、反常氣候、牛羊怪胎等等被視為彰顯神明旨意的現象一同出現。拉加什的古德(約主前2150年)所做的夢,是最有名的異夢之一。有一形像在夢中命令古德建築一座廟宇;這形像與但以理之夢和以西結蒙召(但七;結一2528)等啟示文學記述之中的形像,十分相似。馬里的王室書函(約主前1750年)亦記載了大約二十個有關異夢的先知性預言,做夢者全部都不是專業宗教人員。這些兆頭極受重視,受到認真的研究。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的專業祭司,都受過圓夢和解兆的訓練(見:但二4的注釋\cf0 )。──《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二十三26「說假預言的先知,就是預言本心詭詐的先知,他們這樣存心要到幾時呢?」

 

【耶二十三27「他們各人將所作的夢對鄰舍述說,想要使我的百姓忘記我的名,正如他們列祖因巴力忘記我的名一樣。」

  〔暫編註解〕「我的名」:代表神的屬性(如出3:13-14; 9:6)。

     見第13節注釋。

 

【耶二十三28「得夢的先知,可以述說那夢;得我話的人,可以誠實講說我的話。糠秕怎能與麥子比較呢?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糠秕怎能與麥子比較呢?”:“糠秕”喻假先知空泛而不切實際的言論;“麥子”喻真神餵養人心靈的話語。

       「糠」:代表假先知的謊言、幻夢;

         「麥子」:代表神透過 僕人傳達的話語,兩者互不相關,必須分別出來。

         神把祂賜給人類的真啟示與假啟示(第32節)進行對比。辨別“糠秕”和“麥子”並不困難。

     28~29 神的話好象“麥子”(滋養人;彼前二2)、“火”(煉淨人;林前三13)和“大錘”(透徹分解,解明其信息;來四12)。

         28~29比較了假先知的幻夢,其特點是,糠秕不僅輕易被燒毀,且毫無價值可言(33:11;3:12);而磐石則喻指道德的淪喪(6:12)或百姓的頑梗悖逆(5:3)。它們的共同之處是皆為終必歸於無有的審判對象。“麥子”、“火”、“大錘”均象徵異夢,其特點是,麥子指靈糧(32:14;81:16);火能夠燒毀一切,大錘則能夠打碎剛硬之物(12:29)。它們的共同點是消除污穢之物而使新生之物蘇醒。耶利米之所以不惜進行比較揭穿假先知的幻夢,是因它給真神信仰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倘若百姓不分辯這一點,就斷不會回轉棄罪。

 

【耶二十三29「耶和華說:“我的話豈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錘嗎?”」

  〔暫編註解〕「火」,「大錘」:皆象徵神話語的能力,使聽見的人無法抗拒它的權威。

       火。神的話將消滅惡人,潔淨義人,燒盡假先知的話如燒糠秕(見耶5:1420:9;詩39:3;林前3:12,13)。

     像……大錘。又一個形象的比喻(參太21:44;來4:12)。

 

【耶二十三30「耶和華說:“那些先知各從鄰舍偷竊我的言語,因此我必與他們反對。”」

  〔暫編註解〕“偷竊我的言語”:把其他先知說過的當作自己從神領受的話語,這使他們的言論不切實際。

       假先知用真先知的話語來傳達他們的假信息,以施行他們更大的騙局。

     30~32假先知的罪: 耶利米在對假先知的幻夢予以定罪之後,向審判長神起訴了他們的三種罪:①偷竊神話語的罪(30):是指他們巧妙地通過接近真先知得到確信的人,減弱神話語的權威,並誘惑信徒不再相信真先知(13:19);②他們將自己的意念說成神的話語,從而褻瀆神聖名的罪(31):意指他們為了蠃得百姓的歡心,謀取自身的利益,不僅沒有指責罪,反而借耶和華的名宣佈假“平安”(17);③迷惑百姓的罪(32):假先知使百姓耽于安樂而削弱了對罪的警覺,最終使他們的身心靈陷入水深火熱之中。這種起訴立即受到了審判長神“我必……反對”的審判。

 

【耶二十三31「耶和華說:“那些先知用舌頭說是耶和華說的,我必與他們反對。”」

  〔暫編註解〕「用舌頭,說是耶和華說的」:有古卷作「憑自己的舌頭傳講信息」。

     說的ne'um)。原文不是一般的話語,而是特指神的話語。假先知竟用ne'um ,表明他們虛假信息的狂妄。

 

【耶二十三32「耶和華說:“那些以幻夢為預言,又述說這夢,以謊言和矜誇使我百姓走錯了路的,我必與他們反對。我沒有打發他們,也沒有吩咐他們,他們與這百姓毫無益處。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幻夢」:指虛假的夢。

       「謊言和矜誇」:指狂妄不負責任的謊言。

     他們……無益處: 將這句話譯作“他們對百姓百害而無一益”,更加清楚地描述了假先知帶給百姓的都是惡劣影響的事實。耶利米在結束假先知的幻夢均為虛妄的論證之際,強調了這是“耶和華說的”。在展開論證的過程中,先後使用了七次“耶和華說”,強調對假先知的論證不是出於自己的想法,乃是出於獨一的真神,從而提高了論證的權威。

         矜誇。直譯是“自誇”。

 

【耶二十三33「“無論是百姓,是先知,是祭司,問你說:‘耶和華有什麼默示呢?’你就對他們說:‘什麼默示啊?耶和華說:我要撇棄你們。’」

         「默示」:與「重擔」于原文為同一字,通常意味著刑罰的威脅。

「耶和華有甚默示呢」:此句乃取笑先知耶利米,意思是:「耶和華還有什麼恐嚇的話呢?」所以神不許他們再提「耶和華的默示」(34, 36, 38),只可問「耶和華回答什麼,耶和華說了什麼呢?」(35, 37

「甚麼默示啊」:應根據古譯本作「你們就是重擔」(參36)。──《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默示”。原文作:重擔;慣於用來指沉重的預言信息(比較鴻一1;哈一1)。有些人因耶利米所說的嚴肅話而諷刺他說:“今天耶和華有什麼沉重的話(重擔)嗎?”

       「默示」:與「重擔」於原文為同一字,通常意味著刑罰的威脅。

         「耶和華有甚默示呢」:此句乃取笑先知耶利米,意思是:「耶和華還有什麽恐嚇的話呢?」所以神不許他們再提「耶和華的默示」(34, 36, 38),只可問「耶和華回答什麽,耶和華說了什麽呢?」(35, 37

         「甚麽默示啊」:應根據古譯本作「你們就是重擔」(參36)。

         默示: KJVRSV翻譯成“重擔”,共同譯本翻譯成“神的沉重的話語”。這種翻譯表明,百姓和先知對“關於假先知的預言”所給的教訓和警告,感到非常大的負擔,並且也不喜歡聽。他們的這種態度是不敬虔的,是輕慢神的傲慢行為。保羅稱這些人為“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提前4:2)

         默示massa')。所說的話(見賽13:1注釋)。

         什麼默示啊?”假先知們顯然傲慢地要求耶利米說出針對他們的神默示。問題的重複透露了諷刺的意思。七十士譯本和武加大譯本均為“你們是負擔”,即該信息與你有關,也是為你而發的。

     33-40  取笑先知信息者必受罰:本段反覆運用「默示」、「重擔」此相關語,諷刺假先知蔑視耶和華審判的信息,他們自己就是耶和華的重擔,耶和華必將他們拋棄。

         33~40聽從假預言的人: 本文是第十篇講道的結論部分。其內容是對假先知的警告和教訓感到有些負擔的人,將永遠抱愧蒙羞辱。本文的文學特徵是使用了假設性的對話體。神以預先與耶利米進行對話的形式,論到了當耶利米宣告關於假先知的預言時,百姓有可能提出的問題,引領耶利米能夠更加有效地宣告信息。事實上,日後這種假設性對話便成為現實(2:14)

 

【耶二十三34「無論是先知,是祭司,是百姓,說‘耶和華的默示’,我必刑罰那人和他的家。」

  〔暫編註解〕神的特別懲罰將會落到這些狂妄自大,信口開河的人身上。

 

【耶二十三35「你們各人要對鄰舍,各人要對弟兄如此說:‘耶和華回答什麼?耶和華說了什麼呢?’」

  〔暫編註解〕本節顯然是譴責濫用 “神的默示”這句話的行為。耶利米拒絕這種騙人的教訓,要求百姓相信神旨意的真實表達。那是對於猶大問題和困難的真正回答。

 

【耶二十三36「‘耶和華的默示’你們不可再提,各人所說的話必作自己的重擔(“重擔”和“默示”原文同)。因為你們謬用永生 神萬軍之耶和華我們 神的言語。」

  〔暫編註解〕謬用永生神萬軍之耶和華我們神的言語: “謬用”的字面意義是“言行一反常態”,在聖經中指信徒的言行與心思意念違背了聖經的標準。在這裡,耶利米則是為了表明,理當以耶和華的教訓和警告為樂的信徒,反而對此感到負擔和厭煩的事實。百姓和假先知對訓誨和警告的這種態度,表明了他們的信仰脫離了正常的軌道。因為他們的信仰若處於正常的狀態,就必然會忠實地履行聖徒的義務,且會討神喜悅。

     萬軍之耶和華。見耶7:3注釋。

 

【耶廿三36神的默示何以是重擔?】                             

答:默示、重擔或預表,在希伯來原文是同一的意思。(耶廿三36;結十二10,英文譯作重擔)。先知論到「耶和華的默示你們不可再題,各人所說的話必作自己的重擔。因為你們謬用永生神萬軍之耶和華我們神的言語。」這裡的教訓是神的默示不能輕忽,人不可隨意題說。人所說的話若不是合乎神的旨意,就必成為他本身的重擔。如當時的一般假先知,他們謬用神的言語,使永遠的淩辱和羞恥臨到百姓身上。因他們自稱是神的先知,冒神之名傳說己意虛空的教訓,只求自己之利益必受神的刑罰,而就成為他們自己的重擔了。(耶十四1416,廿三343640)。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耶二十三37「你們要對先知如此說:‘耶和華回答你什麼?耶和華說了什麼呢?’」

  〔暫編註解〕重複是為了強調(見第35節注釋)。

 

【耶二十三38「你們若說‘耶和華的默示’,耶和華就如此說:因你們說‘耶和華的默示’這句話,我也打發人到你們那裡去,告訴你們不可說‘耶和華的默示’,」

  〔暫編註解〕「我也打發 ...... 」:應作「雖然我曾打發 ...... 」。

 

【耶二十三39「所以我必全然忘記你們,將你們和我所賜給你們並你們列祖的城撇棄了。」

  〔暫編註解〕「忘記你們」:有古卷作「將你們抬起」,這是採用與「默示」、「重擔」相同之字根。

       我必全然忘記你們。強調神要懲罰這些騙子。巴比倫人佔領和毀滅耶路撒冷時,將把他們擄走(見王下25:1-21)。

     39~40若人對耶和華的教訓和警告感到有些負擔,神也會對他們感到負擔(撒上2:30)。對此,耶利米曾在36節中說過“若有人問耶和華的默示是什麼,各人所說的話必作自己的重擔”。本文記述了這種人當背負的“重擔”,那就是:①全然被忘記。“忘記”的字面意義上是遺忘,但也有“除掉”之意,可以說是指猶大必被擄去②被視為固若金湯的耶路撒冷,將要受到神的離棄而成為荒邑。這是萬古不變的屬靈真理,亦適用於今日。亦即,凡不接待耶穌基督為救主的,必然受到永遠的審判(3:18;帖後2:12;20:12)

 

【耶二十三40「又必使永遠的淩辱和長久的羞恥臨到你們,是不能忘記的。”」

 

【思想問題(第22, 23章)】

 1 21-23章多次強調理想的君王應有什麽特徵?見21:12; 22:3; 15-16; 23:5。君王若這樣做會有什麽處?參22:4, 15

 2 試分析約雅敬的價值觀(22:13-15, 17)。今日社會也有許多剝削他人的情形。你是否也犯有類似的罪,或認可了社會不平等的制度?

 3 根據23章的論述,國家政治領袖和宗教領袖的得失對百姓產生了什麽影響?你若身為教會社區的領袖,從中得到什麽警惕?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