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書第四十八章拾穗

 

【耶四十八1「論摩押。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尼波有禍了!因變為荒場。基列亭蒙羞被攻取,米斯迦蒙羞被毀壞。」  

  〔暫編註解〕“摩押”。參看阿摩司書二章1節的腳註。其它針對摩押的預言可見於以賽亞書第十五、十六章、耶利米書九章26節、第二十五章21節、第二十七章3節、以西結書二十五章811節和西番雅書二章811節。有關摩押與以色列之間的關係,參看民數記二十五章13節、士師記三章1230節、撒母耳記上十四章47節和撒母耳記下八章212節。本章的背景顯然是摩押的軍隊在巴比倫的命令下攻擊猶大(主前602年;王上二四2)。

         「米斯迦」:原文可作「高臺」,指基列亭的壘。(參撒下22:3; 33:16

         耶利米通過描述尼波、基列亭、米斯迦等的被佔領,指出了摩押將失去榮耀。這些地方均是摩押的代表性山寨,是摩押之榮。它們的淪陷意味著摩押的國運已盡。

         摩押。這個民族佔據著死海東邊的高原。他們是亞伯拉罕的侄子羅得的後裔(創19:36,37),與希伯來人有親屬關係。以色列人定居迦南的時候,摩押的領土是在亞嫩河和撒烈溪之間。流便的支派佔領了它的北面。大衛把摩押納入他的帝國(撒下8:2,11,12;代上18:2,11)。北方的以色列王國一直試圖對它保持一定的控制(見王下1:1注釋)。在亞哈的統治結束,亞哈謝登上王位的時候,一個名叫米沙的起來背叛以色列,把摩押建成一個獨立的王國(王下3:4-27),包括先前流便支派所佔領的土地。他把自己的戰功刻在一塊黑色的玄武岩石板上,現在被稱為摩押石。這塊石碑於1868年在底本發現,如今收藏在巴黎的羅浮宮。摩押作為一個獨立的王國,一直延續到西元前八世紀西部地區被亞述人所征服。

         48章列出了一系列受到巴比倫人懲罰的摩押城市。在所提到的二十五個地名中,可以確認的有二十一個。除了四個以外,所有這些城市都在亞嫩河以北的領土之內。在定居迦南時,這些城市是分給以色列人的,但在西元前第九世紀被叛亂的摩押人奪走。事實上,米沙在列舉從以色列奪取的城市時,提到了本章中的十一個。他還宣稱自己的領土增加了100座城鎮。所以耶利米似乎特別描述了神對住在原流便支派領土上的摩押人的懲罰。

         尼波。不要與巴比倫的神(賽46:1)或尼波山(申32:49)混淆。尼波在這裡是一座城市,如民32:38,可能在尼波山附近,死海北端的東面。在摩押石上,米沙提到從以色列奪取了這座城市。

         基列亭。在亞嫩河北面約11.2公里,現名凱裡亞特(el-Qereiyât)。米沙稱之為奎亞單(Qiryathan),說是自己建造的。

         米斯迦。位置不詳。該詞原文還出現在賽25:12,譯為“高臺”。

       13“尼波”、“基列亭”、“米斯迦”、“希實本”、“瑪得緬”、“何羅念”都是摩押城邑。

         1-10  摩押的毀滅:本章很多地名仍未能確定地點,有些城市在以色列征服迦南時是劃給流便支派(參書13章),但後來又被摩押佔領。摩押地是屬山谷區與平原區(參8) , 包括約但河谷與約但河東由亞嫩穀到希實本的高原。

         1-47  論摩押:本章與賽15-16章很多相似處 , 可能是耶利米借用以賽亞的資料,也可能兩人皆引自一個更古老的資料,因為摩押與以色列的夙怨可追溯至出埃及的時代。我們對摩押的歷史不盡知曉,迦基米施之役後,摩押與猶大都淪為巴比倫的附庸,約雅敬叛變時,摩押還出兵助巴比倫平亂(參王下24:2), 更加深兩國的仇恨。主前五八二年尼布甲尼撒曾重重打擊摩押,不久摩押為亞拉伯人所侵入,終告亡國。本章預言大約就在摩押亡國前不久宣告的。

         48:1~47對摩押的審判:本章是對列邦的第三個預言,其物件是摩押。摩押是所多瑪和俄摩拉被毀之後,亞伯拉罕的侄子羅得從大女兒所生的後裔(19:30-37),他們生活在死海東部海拔約900m的高原地帶,主要是栽種葡萄和從事畜牧業。他們在物質上比較富足,卻極易被迦南的原住民所同化,狂熱地事奉基抹和巴力毗珥等偶像,對以色列一直懷有敵意(2:9;王下24:2;代下20:1)。耶利米對摩押宣告預言說“因著摩押的狂傲,榮耀必離開他們,他們的地也會荒廢,且將被擄到巴比倫”。這表明,物質上的富足所帶來的驕傲和偶像崇拜,是使國家和民族走向滅亡的捷徑,此預言成就於B.C.582。與摩押有關的預言還有賽15,16;25:8-11;2:1-3;2:8-11等。

     本章論摩亞的傾覆。背景可能是主前602年時,巴比倫王指使摩亞和其他的軍隊來搗毀猶大地那件事(王下二十四2)。

 

【耶四十八1 主前七世紀末摩押的狀況】摩押和非利士一樣,主前七世紀時是亞述的藩屬。亞述文獻至亞述巴尼帕年間為止,列舉了四位摩押王的名字,是曾經向他們繳納貢物的。按照希羅多德的記載,外約但的摩押、亞捫兩國在耶路撒冷淪陷之後不久,便接受了巴比倫人的支配。尼布甲尼撒藉此進一步將埃及摒諸敘利亞巴勒斯坦之外,操縱穿越外約但的重要商道。埃及在摩押的經濟和政治活動有悠久的歷史,可追溯到杜得模斯三世(約主前14791425年)。主前八世紀的希漢石碑(Shihan Stele)就反映了這一點:基抹神被描繪成穿著埃及式裙子的模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1 尼波、基列亭】尼波鎮的遺址按考證是默凱雅特廢墟(Khirbet el-Mekhayyat),距離尼波山最高點只有一哩強。米沙王的摩押石碑提到這是摩押人定居的所在,與此神諭相符。米沙在勝利碑文中自稱是基列亭的建造者。學者雖然提出了幾個可能地點,其位置至今未能肯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2「摩押不再被稱讚。有人在希實本設計謀害他,說:‘來吧!我們將他剪除,不再成國。’瑪得緬哪,你也必默默無聲,刀劍必追趕你。」

  〔暫編註解〕「希實本」與「設計」於原文屬同一字根。

       「默默無聲」:原文可作「哀哭」。

     本章記錄了未來所要成就的預言。儘管如此,耶利米筆下的摩押諸城,似乎已被“人”即巴比倫軍隊所摧毀。這種文學技巧用以保證預言必然會成就。

         希實本。在死海北端東面約24.4公里。現名赫斯班(Tell Hesbân ),原為摩押領土。以色列進入迦南時為亞摩利人西宏的都城(見民21:2526)。以色列人從西宏手中奪取了這座城市,由流便支派重建(見民32:33,37)。希實本以其魚池而著稱(見歌7:4)。

         設計chashab)。這裡運用了雙關的手法。因希伯來語的希實本為Cheshbon。這種方法是貫穿於《耶利米書》詩體語氣的範例。第2節似乎暗示,在耶利米的時代,希實本是謀劃對付摩押人之策略的中心城市。

         瑪得緬。位置不詳,可能是現代的迪姆納遺址(Khirbet Dimneh),位於伸入死海東邊之海岬的東面約15.2公里。

         2~5瑪得緬、何羅念、魯希: 耶利米之所以一一羅列這些城邑遭受的痛苦,是為了表明摩押全地都將毀滅淨盡,無一城能夠倖免於難(8)

 

【耶四十八3「“從何羅念有喊荒涼大毀滅的哀聲。」

  〔暫編註解〕何羅念。位置不詳。米沙稱之為豪倫南(Hauronen),說是他奉基抹之命從以色列手中奪取的。

 

【耶四十八3 何羅念】貫通摩押高原之王道上的城市位置是否具有戰略性,對於摩押的統治者來說,必然是不可或缺的條件。按照米沙石碑,何羅念就是這樣一個要地。它大概是在高原西南部,現代的卡特拉巴(Kathrabba)附近──能夠清楚俯瞰死海谷地和王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4「摩押毀滅了!他的孩童(或作“家僮”)發哀聲,使人聽見。」

         「她的孩童」;七十士譯本作「瑣珥」(參賽十五5),此地位於死海南部的約但河平原(創十三10); 全節可作「摩押毀滅了,你們要宣告(此事),遠達瑣珥」。──《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她的孩童」;七十士譯本作「瑣珥」(參賽15:5),此地位於死海南部的約但河平原(創13:10); 全節可作「摩押毀滅了,你們要宣告(此事),遠達瑣珥」。

       孩童發哀聲: 生動地描繪了災難臨到他們之際的悲慘情景,從而表明神降在摩押的審判並不只是懲罰,乃是咒詛,是為了剪除他們。離棄創造主,事奉偶像且欲自高的人,必然會受到神的震怒。

 

【耶四十八5「人上魯希坡隨走隨哭,因為在何羅念的下坡,聽見毀滅的哀聲。」

  〔暫編註解〕比較《以賽亞書》十五5。“魯希”、“何羅念”都在摩押地。

       人上魯希坡。無疑指一條道路,位置不詳。可能是許多溪穀中的一條路,或又深又窄的河床,穿越摩押高地,通往死海。

     何羅念。見第3節注釋。

 

【耶四十八5 魯希】經外史料如:馬底巴的一個拿巴提人石碑,以及來自巴柯巴革命時代(Bar Kochba Revolt;主後132135年)的一個希伯來文合同,都表示魯希位於摩押高原的西南部。當地有一條羅馬路從高原下到死海南端。表層的陶片勘測證實凱拉克西南面,現代的卡特拉巴鎮附近的好幾個遺址,都有鐵器及以後時代有人定居的跡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6「你們要奔逃,自救性命,獨自居住,好像曠野的杜松。」

         「杜松」:原文即「亞羅珥」(參19),位於南面亞嫩谷邊(參三12; 書十三9; 本章20);七十士譯本作「野驢」。這裡的意思可能是:惟有像亞羅珥那麼偏僻的地方才能逃避敵人的侵襲。──《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杜松」:原文即「亞羅珥」(參19),位於南面亞嫩谷邊(參3:12; 13:9; 本章20);七十士譯本作「野驢」。這裡的意思可能是:惟有像亞羅珥那麽偏僻的地方才能逃避敵人的侵襲。

       好像曠野的杜松: “杜松”希伯來語是“亞羅珥”,是摩押國境的一個地名。但是大多數解經家卻採用這句話的自然意義。亦即,這句話將摩押的悲慘,比作因沒有得到水分的供給而即將枯死的杜松。

     杜松`aro`er)。詞根是`arar,“自己脫下”。可能指杜松。其光禿禿的外形正好象徵摩押難民的淒涼。這裡有一個微妙的雙關語無法翻譯。“杜松”的原文也可譯為亞羅珥。那是摩押的一個城市(見第19節)。七十士譯本為“野驢”,似乎譯自希伯來語的`arod,而不是`aro`er。英RSV版也採用這種譯法。流浪的野驢很適合比喻荒野中無家可歸的難民。但耶17:6的希伯來詞`ar`ar,在七十士譯本中是“杜松”,在英RSV版中是“灌木”,所以最可靠的方法就依據希伯來的原文。

 

【耶四十八7「你因倚靠自己所作的和自己的財寶,必被攻取。基抹和屬他的祭司、首領也要一同被擄去。」

  〔暫編註解〕“基抹”:摩押人所拜的神。

       “基抹”。摩押人的大神明(民二一29;王下二三13)。

     災禍來臨時,摩押神只「基抹」及其祭司、首領都顯得懦弱無用。

         基抹: 是摩押的守護神,膜拜的方法與拜摩洛的日程相似(王下3:27),摩押人堅信守護神能夠保守他們的安全。本節卻描繪了守護神的滅亡,以此表明摩押的滅亡和偶像的虛妄。

         被擄去。描寫被俘民族的偶像連同它們的崇拜者一同被擄走(見賽46:1,2)。

 

【耶四十八7 基抹】有關這個摩押主神的討論,可參看:士師記十一24的注釋。希漢(Shihan)發現的一個主前九或八世紀之奉獻石碑,刻有基抹的肖像。米沙的摩押石碑描述這個神祇,但這個高達一公尺的希漢石碑則將基抹描繪為神聖戰士,手執長槍站立,預備護衛摩押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8「行毀滅的必來到各城,並無一城得免。山谷必致敗落,平原必被毀壞,正如耶和華所說的。」

  〔暫編註解〕山谷和平原是摩押領土的兩個主要地理特徵:約旦河穀的東側,朝著死海,以及高出河谷約4,000英尺並延伸到阿拉伯沙漠的外約旦大高原。

 

【耶四十八8 山谷、平原和摩押地勢】摩押高原自北而南大約有六十哩,其崎嶇的邊緣在西面毗鄰死海,在西南面則與阿拉伯半島接壤。它在此往西往東擴展十五哩,海拔高度大約三千呎。從東到西切過這高原的,是亞嫩河的支流莫吉布幹河。其南界是黑薩幹河(撒烈溪)的深峭峽谷。高原北面有一個伸出的地帶,稱為「米底巴臺地」。這地方出入比較方便,因為它沒有南面的深峭峽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9「“要將翅膀給摩押,使他可以飛去。他的城邑必致荒涼,無人居住。」

  〔暫編註解〕「翅膀」:原文作「花」,學者們認此字可解作「鹽」,象徵毀滅(參士9:45)。

       「可以飛去」:原文可作「變為荒場」(參耶4:7)。

     將翅膀給摩押,使他可以飛去: 字面意義是奔走,既然無法躲過災難,就要插翅飛逃。這表明了,靠著人的力量,斷不能逃避神所計畫的審判(帖前5:9)。本節指出了罪人必然滅亡,從而論及了罪所帶來的嚴重後果。

 

【耶四十八9 撒鹽在摩押】和合本「要將翅膀給摩押,使他可以飛去」,新國際本作「撒鹽在摩押,因它必被糟蹋」。有關亞比米勒毀滅示劍之後又在其上撒鹽的討論,可參看:士師記九45的注釋。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一世的年表,記錄了他如何攻取要塞胡努薩(Hunusa),並在其廢墟之上撒鹽,向任何膽敢重建這城的人宣告咒詛(參較:書六26)。將希伯來語 s]its]一字譯作「鹽」,是根據烏加列語的對應字眼(和合本:「翅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10「懶惰為耶和華行事的,必受咒詛;禁止刀劍不經血的,必受咒詛。”」

  〔暫編註解〕是給「行毀滅的」(8),他們是代神施行審判的人。

       本節是為了督促代神審判摩押的巴比倫軍隊而宣告的信息。懶惰為耶和華行事的、禁止刀劍不經血的: 均指懈怠神工作的人,包括佯裝將榮耀歸給神,實則竊取榮耀的人;按著自己的意思為神作工的人;不殷勤勞作的人。掃羅和亞哈的經歷告訴我們(撒上15:1-35;王上20:31-43),這些人的結局就是咒詛(33:6)

     神所揀選執行其懲罰的人,如果畏縮不前,不實施神所指定的任務,就會受到咒詛。這是用詩歌的方式強調所預言之事件的不可避免性。

 

【耶四十八11「“摩押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裡,也未曾被擄去。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

  〔暫編註解〕摩押地以產酒聞名。酒滓是酒的沉澱物。釀酒方法是把酒保存在一個瓶內,沒有倒過別的器皿,只讓酒滓沉澱而澄清,酒的香氣不失。這句話是說,摩押沒有經歷過被擄。

       “在渣滓上澄清”。象靜止沒有動搖(不是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的酒,摩押人仍未曾被擄。

     摩押向以出產葡萄美酒著稱。葡萄酒乃存放在酒罈裡,讓雜質沈澱,然後倒到另外的器皿,直至澄清為止。這裡以未換過容器的酒比喻摩押的安逸。

         相對於其它地區,摩押土地肥沃,水源豐富從而享受著經濟上的富足。且因地勢較高,而很少遭受外敵的入侵,因此他們的生活較為安定。故耶利米說摩押“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裡,也未曾被擄去。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摩押昔日的昌盛並非因為他事奉了神,乃是他們享有神的普遍恩典。然而,他們卻因拜偶像,而失去了這種恩典,並且招致來了神的審判(37:1-9)

         耶利米把摩押比作從未倒入其他容器,吸收了渣滓成分的酒。摩押人雖然曾在政治上遭遇不同的命運,但從未被驅逐到外國去(“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裡”),所以未能吸收外部世界的新觀念和對人生命的新看法。他們的鄉土觀念發展成民族的驕傲,導致了他們的衰落。

         11-17  摩押的安逸告終:摩押一向自滿自足,從未身歷如猶大被擄的苦難,但這種景況馬上就要改觀。

         11~25摩押遭到滅亡的原因——拜偶像:若說1-10節只是預言了摩押的滅亡,本文則揭示了滅亡的第一個原因,亦即摩押人膜拜了以基抹為首的偶像(13)。之所以首先揭露偶像崇拜,是因為這是毀滅摩押的最直接原因。

 

【耶四十八11 酒的渣滓】葡萄踩過之後,其汁液倒進大型的瓶子(容量為9.75加侖)裡面,用黏土封蓋,只留下一個小孔供發酵的氣體流出。發酵需時四十日,在這期間的酒是與渣滓或酒糟相混。耶利米在此的象喻是說摩押人從來沒有經過外遷,因此其「加工處理」未得完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1112 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裡】要完成制酒過程,經過發酵的葡萄汁必須從原本的瓶子倒進新鮮的瓶子裡面。渣滓濾掉後發酵才算完成。這時的酒可以在能夠維持華氏六十五度室溫的地下的酒窖裡面陳化變醇。基遍和凱西勒遺址都發現了類似的酒窖。最後這些酒要倒進較小的瓶子中,方便搬運和立刻享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12「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打發倒酒的往他那裡去,將他倒出來,倒空他的器皿,打碎他的罎子。」

  〔暫編註解〕摩押也要經歷被擄(比較11節)。

       倒酒的: 指代神審判摩押的巴比倫軍隊。

     倒酒的so`im)。“傾倒者”,即把器皿中的東西倒出來的人。

 

【耶四十八13「摩押必因基抹羞愧,像以色列家從前倚靠伯特利的神羞愧一樣。」

  〔暫編註解〕“基抹”:摩押人所拜神祇。“伯特利的神”:指以色列王耶羅波安在伯特利設立的金牛犢,用以取代神的地位。

       北國以色列表面上雖然仍侍奉真神,但在伯特利和其他地方設立了金牛犢來代替耶和華(王上十二2533),形同拜偶像。

     「伯特利的神」:即以色列人所拜的牛犢(見王上12:29)。

         像以色列……羞愧一樣: 參見王上12:25-33

         因基抹羞愧。與米沙自誇的話進行形象的對比。

         伯特利的神。指耶羅波安在伯特利所設立,並延續到北方王國全部歷史的牛犢偶像崇拜(見王上12:26-29)。正如以色列發現她的偶像無能為力,現在摩押也會有這樣的發現。

 

【耶四十八13 倚靠伯特利】伯特利(和合本:「伯特利的神」)所指的很可能是西北閃族的神祇。這個名字在人名和文獻之中出現,有超過一千年的歷史。以撒哈頓的藩屬條約(約主前675年),和主前六世紀的猶大軍事殖民地伊裡芬丁都提供了佐證。基抹與伯特利的對比,更是支持以此為神祇名字的證據。但這話仍可以有雙重的意義,指耶羅波安在伯特利城所築之神殿(見:王上十三2633;摩七13)。──《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14「你們怎麼說‘我們是勇士,是有勇力打仗的’呢?」

 

【耶四十八15「摩押變為荒場,敵人上去進了他的城邑。他所特選的少年人下去遭了殺戮。這是君王,名為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耶四十八1516 摩押被侵略】現存惟一記載巴比倫侵略摩押的史料是約瑟夫的著作。他記述說耶路撒冷被毀五年之後,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於在位第二十三年(主前582581年)在外約但發動戰事,使摩押和亞捫都歸在他統治之下。由於主前五九四年之後的《巴比倫年鑒》已經殘缺不堪,這一點現今無法證實。──《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16「摩押的災殃臨近,她的苦難速速來到。」

 

【耶四十八17「凡在她四圍的和認識她名的,你們都要為她悲傷,說:‘那結實的杖和那美好的棍,何竟折斷了呢?’」

  〔暫編註解〕「悲傷」:原文作「搖頭」,有憐恤安慰(參15:5)或嘲笑(參22:7; 44:14)之意。

       「結實的杖」:應作「能力的杖」,代表權勢(參詩110:2)。

 

【耶四十八18「“住在底本的民哪(“民”原文作“女子”),要從你榮耀的位上下來,坐受乾渴,因毀滅摩押的上來攻擊你,毀壞了你的保障。」

         「底本」:位於死海東廿一公里(十三英里),著名的摩押石碑即於此發掘,記載著主前九世紀摩押背叛以色列的史實。(參王下三4

「坐受乾渴」:或作「坐在乾旱之地」(參賽四七1),象徵蒙受羞辱。──《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底本”:在死海以東21公里(13英里),是摩押要邑。

       “底本”。死海以東十三英里(21公里),發現著名的摩押石碑的地點。

     「底本」:位於死海東廿一公里(十三英里),著名的摩押石碑即於此發掘,記載著主前九世紀摩押背叛以色列的史實。(參王下3:4

         「坐受乾渴」:或作「坐在乾旱之地」(參賽47:1),象徵蒙受羞辱。

         住在底本的民(女子): “底本”是摩押的首都,亞嫩河使土地非常肥沃。耶利米稱這城邑的居民為“女子”,因為他們如同溫室中安全而嬌嫩的苗裔。

         住在底本的民(原文作女子)。參 “埃及的民(原文作處女)”(耶46:11),“猶大居民”(哀1:15)和“錫安城”(哀2:10)。底本現為齊班(Dhībân),是原流便支派領土南部的一座重要城市,在亞嫩河以北5.2公里,死海以東19.2公里處,“大道”(Derek ham-melek)之上(申2:27)。那是古代貫穿外約旦的南北主要通道。底本是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以前的宿營地(見民33:45,46),經迦得支派重建(民32:34),後劃入流便支派的領土。在摩押石上,米沙記載底本是他從以色列所奪取,併入摩押王國的城市之一。

         18-39  為摩押哀哭:摩押因驕傲受罰,刑罰臨及境內各城市,哀哭的聲音響徹全境。

 

【耶四十八19「住亞羅珥的啊,要站在道旁觀望,問逃避的男人和逃脫的女人說:‘是什麼事呢?’」

  〔暫編註解〕住亞羅珥的: 與“底本的女子”(18)意義相同。

       亞羅珥。現名阿拉爾(`Arâ`ir),在底本東南5公里處,不要與民3234或撒上3028的亞羅珥混淆。米沙說這座城是他從以色列人手中奪取的。

     derek)。可能指亞羅珥所在的大道(見第18節注釋)。這是摩押難民在逃避從北方入侵的巴比倫人時自然選擇的路線。耶利米在本節用諷辭的口吻,呼喚亞羅珥的百姓出來觀看他們的同胞在侵略者面前向南逃竄。

 

【耶四十八20「摩押因毀壞蒙羞,你們要哀號呼喊。要在亞嫩旁報告說:‘摩押變為荒場!’」

  〔暫編註解〕「亞嫩」:是摩押的邊界 (士11:18), 19節的亞羅珥正位於此(書13:9)。

       亞嫩河是摩押最重要的河流。它從高原向西流到死海,在以色列人控制那裡的時候,是流便支派的南界。

     20-25答覆19節的問話。

 

【耶四十八21「刑罰臨到平原之地的何倫、雅雜、米法押、」

  〔暫編註解〕平原之地。見第8節注釋。

       何倫。可能在米底巴附近,但準確的位置不詳。

         雅雜。可能是現在的雅拉爾(Jālûl)或泰姆(Khirbet et-Teim),靠近原屬流便領土北部的米底巴。以色列在這裡消滅了亞摩利人的國王西宏(見民21:23,24)。摩押石稱它為雅雜,是以色列國王與米沙作戰時的總部。摩押人吹噓他的神基抹在雅雜驅逐了以色列人。

         米法押。可能是現在的雅瓦(Tell ej-Jâwah),在拉巴-亞捫南面約11.2公里。

     21~24預言摩押全地的滅亡:耶利米之所以一一列舉摩押的主要城邑,是為了告訴摩押百姓,戰火將會籠罩摩押全地。

 

【耶四十八2124 摩押的城鎮】本段提到將會被毀的臺地城鎮,包括了一些位置不明(何倫)或未能確定的地點。雅雜(最有可能是摩押高原東緣的梅代尼葉廢墟)、伯米恩(米底巴西南四哩的馬因)、加略(大概是底本東北面的阿萊揚廢墟〔Khirbet Aleiyan〕)、底本、基列亭(大概是底本西北五哩的克雷雅特〔el-Qereiyat〕)、伯低比拉太音(大概是底本北面八哩的利布廢墟〔Khirbet Libb〕)、波斯拉(太概是希實本東面的烏姆阿默德〔Umm el-'Amed〕,全部都在米沙的碑文中提及。伯迦末只在本節經文出現,可能是底本東面八哩的哲默珥廢墟(Khirbet el-Jemeil)。──《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22「底本、尼波、伯低比拉太音、」

  〔暫編註解〕底本。見第18節注釋。

       尼波。見第1節注釋。

     伯低比拉太音。不知是不是以色列在進入迦南以前所安營的亞門低比拉太音(民33:46,現為德雷拉謝奎亞[Khirbet Deleilat esh-Sherqîyeh],原為流便支派的中心城市)。伯低比拉太音在摩押石上似乎是伯思狄布拉森(Beth-diblathen)。米沙說是他建造了該城。德雷拉謝奎亞在米底巴南面約11.2公里處。

 

【耶四十八23「基列亭、伯迦末、伯米恩、」

  〔暫編註解〕基列亭。見第1節注釋。

       伯迦末。現為瑞梅爾(Khirbet ej-Jumeil),在底本以東約11.2個公里,原為流便領土的南部。

     伯米恩。現為梅恩(Ma`în),在米底巴西南約7.2公里處,就是流便支派所建造的巴力免(見民32:37,38),或伯巴力勉(在書13:15-21)。米沙在摩押石上用這兩個名字稱伯米恩,說是他建造(意為重建)了該城。它現存廢墟的範圍,表明它原是一個重要的地方。以西結把它與其他二座城市列為摩押“本國之榮耀”(結25:9)。它有多種名稱,可能是因為流便支派的更改(見民32:38)。異教的名字巴力免(意為“居住的巴力”),顯然改為伯米恩(意為“居住的宅宇”)。後來舊的名字和新的名字有時混成伯巴力勉了,意為“巴力居住的宅宇”。

 

【耶四十八24「加略、波斯拉和摩押地遠近所有的城邑。」

  〔暫編註解〕加略。該地尚未確認。摩押石提到米沙把以色列在亞大錄的指揮官奧雷爾(Orel)“帶到加略的克摩斯(Kemosh)面前”。

     波斯拉。可能是米沙所提到重建的貝沙(Beser)。其位置尚未確認。不要把它與賽63:1和耶49:13位於以東的波斯拉混淆。

 

【耶四十八25「摩押的角砍斷了,摩押的膀臂折斷了。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角”:代表能力。

       “ 角” 。能力的象徵( 比較1 4節),“膀臂”也一樣。

     「角」與「膀臂」:象徵力量。

         : 象徵力量(撒上2:1,10;89:17);膀臂: 象徵權威或國力(30:21-25)

         。象徵力量。見哀2:3注釋。

 

【耶四十八25 角】美索不達米亞的神祇和君王的冠冕經常都安設了角,作為能力和權柄的象徵,特別表示作戰兇猛。這就是角為何經常與力量同義的理由。另一個說法認為這字當解作「弓」。這個理解的根據,是此乃製造合成弓的材料之一(烏加列史詩《阿赫特》曾形容過),以及耶利米書四十九35;何西阿書一5中「折斷……的弓」一語。希臘和埃及文學可能都有支持這用法的證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26「“你們要使摩押沉醉,因她向耶和華誇大。她要在自己所吐之中打滾,又要被人嗤笑。」

  〔暫編註解〕摩押面對神的審判時,要因恐懼而“沉醉”。

       「沉醉」:指喝醉耶和華忿怒的酒(見耶25:15-29),形容受罰的情景。

     使摩押沉醉: 耶利米原是向摩押人宣告審判的預言,在本節中,他卻命令神的審判工具巴比倫軍隊施行審判。這是為了加強審判預言的戲劇效果。根據聖經中的用例(25:27;51:17),“使……沉醉”是指極其悲慘的毀滅光景。

         26~35摩押遭到滅亡的第二個原因是驕傲(29)。摩押的狂傲源於他們所享有的物質財富。他們與推羅和西頓相似,均因自己所擁有的財富和名譽而驕傲,最終受到神的審判(26-28)。神最恨惡人的驕傲,也必懲戒狂傲之徒(16:18)

 

【耶四十八27「摩押啊,你不曾嗤笑以色列嗎?她豈是在賊中查出來的呢?你每逢提到她便搖頭。」

  〔暫編註解〕「搖頭」:代表嘲笑。以色列如被捉拿的賊,成了摩押恥笑的對象。

       你不曾……嗎: 若說悖逆神是摩押的第一個驕傲(26,42),譏笑以色列則是第二個驕傲。即便是不共戴天的仇敵遭到了滅亡,面露喜色的那一方也會受到譴責。然而,當以色列陷入困境,同胞摩押竟公然譏笑以色列。他們這是在公佈自己是以色列的宿敵,也等於輕慢了以色列的神。摩押對以色列的態度,與外邦人對教會聖徒的逼迫相似。其實,為聖徒的苦難幸災樂禍的人,其好景必然不長(73:13-19)

     被查出來為賊,乃是奇恥大辱(見耶2:26)。先知在這裡用反問句,可能是要強調摩押藐視以色列是不合情理的。

 

【耶四十八28「摩押的居民哪,要離開城邑,住在山崖裡,像鴿子在深淵口上搭窩。」

  〔暫編註解〕「山崖」:古人逃難時藏在山洞裡(參撒上22:1; 57篇標題)。

       住在山崖裡: 對以色列百姓而言,這句話意味著安全的保護(2:14),此處,則用以強調摩押人無處躲避神的審判。

 

【耶四十八28 鴿子的習性】摩押人逃避危險的行動,在此與岩鴿(rock dove)的習性相較。這些雀鳥在不易接近的崖壁,以及亞嫩等河流的峽谷邊緣的石隙中築巢,來保護雛鳥。岩石的陰影對羽衣未長成的幼鳥也有幫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29「我們聽說摩押人驕傲,是極其驕傲;聽說他自高自傲,並且狂妄,  〔暫編註解〕2939 一度驕傲的摩押將要成為被嘲笑的對象(比較賽一六6)。

居心自大。」

 

【耶四十八30「耶和華說:我知道他的忿怒是虛空的,他誇大的話一無所成。」

  〔暫編註解〕「忿怒」:或作「傲慢」。

     本句的原文是強調的。這對於飽經蹂躪和藐視的以色列人來說,是一個有力的保證:儘管以色列人所聽到的,是世人的自誇和吹噓(第29節),神卻知道一切的真相。

 

【耶四十八31「因此,我要為摩押哀號。為摩押全地呼喊,人必為吉珥哈列設人歎息。」

  〔暫編註解〕為吉珥哈列設人歎息: “吉珥哈列設”是摩押主要城邑之一(王下3:25;16:7)。因此,這句話是指“為摩押全地歎息”。

     吉珥哈列。據認為就是王下3:25和賽16:7節的吉珥哈列設,在摩押南部,現為卡拉(el-Kerak)。在列舉了原屬以色列的城市之後,耶利米提到了一個本屬摩押的地名。吉珥哈列是摩押的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米沙曾躲到這裡逃避以色列的圍攻,在城牆上把他的長子獻為燔祭(見王下3:25-27)。

 

【耶四十八31 吉珥哈列設】這是摩押地的重要遺址,按考證是現代的凱拉克(位於亞嫩河以南十七哩,死海以東十一哩)。這城把守一段的王道,並且控制東西橫過摩押高原的商隊交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32「西比瑪的葡萄樹啊,我為你哀哭甚于雅謝人哀哭。你的枝子蔓延過海,直長到雅謝海。那行毀滅的,已經臨到你夏天的果子和你所摘的葡萄。」

  〔暫編註解〕「西比瑪」:乃盛產葡萄之地。

       「甚於雅謝人」:古譯本作「與雅謝人一樣」(參賽16:9)。

     「雅謝海」:有古卷僅作「雅謝」。

         西比瑪的葡萄樹: 西比瑪離希實本較近,是摩押的主要葡萄產地(16:8,9)。葡萄是摩押的主要產物,因此“西比瑪的葡萄樹”是指整個摩押經濟財富。 雅謝: 是位於摩押北部的國境,葡萄產量僅次於西比瑪。“西比瑪的葡萄樹啊,我為你哀哭甚于雅謝人哀哭”,意指百姓本因國境城邑雅謝的毀滅而哀哭不已,如今,國家的經濟中心西比瑪被毀滅,這就大大地加增了他們的悲痛。惡人之所以不能為一時的勝利而誇口,是因為不久之後公義之神必使他們飽嘗悲傷(34:21;23:28)

         西比瑪。在希實本附近,但準確的位置不詳。該地以葡萄園著稱。

         雅謝人。地理位置不詳,但據認為在拉巴亞門的西面或西北。提到它可能是為了指出摩押人向北侵入以色列的領土有多遠。

 

【耶四十八32 西比瑪和雅謝】有關雅謝的討論,可參看:民數記二十一32的注釋。西比瑪的位置未能確定,但卡恩基布希廢墟(Khirbet Qarn el-Qibsh)和伯特巴力默翁(Bet Baal Meon)都有人提出是可能的地點。它必然是在希實本所統治的地區之內,並且顯然以葡萄園著稱(見:賽十六813)。──《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33「肥田和摩押地的歡喜快樂都被奪去,我使酒榨的酒絕流,無人踹酒歡呼,那歡呼卻變為仇敵的呐喊(原文作“那歡呼卻不是歡呼”)。」

  〔暫編註解〕「肥田」:原指果園,尤其指葡萄園。

     這是收穫季節在榨酒槽裡踩葡萄時的歡呼。

 

【耶四十八34「“希實本人發的哀聲達到以利亞利,直達到雅雜,從瑣珥達到何羅念,直到伊基拉施利施亞,因為甯林的水必然乾涸。”」

  〔暫編註解〕「甯林的水」:乃摩押地河流的名稱。

       以利亞利: 是摩押東北部的國境城市;伊基拉施利施亞: 是指南部國境城市,其它城邑均為摩押的主要城邑。耶利米之所以提及這些城邑,是為了表明從北部國境到南部國境的摩押全地都將陷入痛苦之中,因為“甯林的水必須乾涸”。除了摩押和以東邊界的撒烈河之外,甯林的水是摩押最南端的水源。這就意味著摩押全地都將面臨極其嚴重的經濟危機(33)

     以利亞利。現為阿勒(el-`Al),在希實本附近。

         雅雜。見第21節注釋。

         瑣珥。在摩押南部,據認為現在淹沒在死海東南端之下。

         何羅念。見第3節注釋。

         甯林的水。是紐梅拉河(Wâdī en-Numeirah),流入死海的東南端。先知描寫回蕩在摩押人的北部和南部,包括整個領土的痛哭聲(見賽15:6)。

 

【耶四十八34 摩押的城市】有關希實本的討論,可參看:民數記二十一2528的注釋。有關雅雜的討論,可參看:民數記二十一23的注釋。有關何羅念的討論,可參看:耶利米書四十八3的注釋。以利亞利位於阿珥廢墟(Khirbet el-'Al)的黑斯班遺址(Tell Hesban)東北一哩半。伊基拉施利施亞的位置未能確定(見:賽十五5)。瑣珥(大概是撒烈溪谷南岸的薩非)是這個默示提及之地點最南面的一個,應該在死海附近。甯林的水通常被考證為農梅拉幹河(Wadi en-Numeirah),這是一條南端注入死海的溪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35「耶和華說:“我必在摩押地使那在邱壇獻祭的和那向他的神燒香的都斷絕了。」

  〔暫編註解〕邱壇bamah)。該詞原指進行崇拜的山。後來指人工製造的土丘或平臺,再後用來指禮拜的小會堂。在基色所發現的一座邱壇(bamah),擁有一系列地下的洞穴,裡面有一個壇和男人,女人,孩子以及各種動物的骨骼。所羅門曾在耶路撒冷附近為摩押人的神基抹立了一座邱壇(bamah,見王上11:7)。以色列的國王們在他們所有的城市裡都建造邱壇了(bamah,見王下17:9)。這種邱壇在猶大也很普遍(見王上22:43;王下15:3516:4),曾被希西家(見王下18:4)和約西亞(見王下23:5)所摧毀。在約西亞領導的改革中,耶利米起了主要的作用。

 

【耶四十八36「我心腹為摩押哀鳴如簫,我心腸為吉珥哈列設人也是如此;因摩押人所得的財物都滅沒了。」

  〔暫編註解〕“簫”:為吹奏哀悼樂曲的樂器。

       “簫”。用來奏出喪禮的哀樂。

     所得的財物都滅沒了: 這是使摩押大大傷痛的原因之一。世界的錢財不僅無法存到永遠,也使聖徒的靈命受損(49:6,7;5:13,14)。但是,這並不是說錢財絕對無益於聖徒。以健康的方式積攢財物,屬於神的文化命令(1:28)的範疇之內,而且加爾文(Calvin)也鼓勵了個人的經濟活動。聖徒要通過辛勤的勞動積攢財物,但不能把它視作終極的滿足和安慰(6:24)

         chalilim)。直譯是“穿孔的東西”。這些樂器是成雙演奏的簫或笛,兩端分開,每只手各按一只管,發出不同的音調。它主要用於歡慶和哀悼。耶利米在這裡無疑是指後者。

         36~44摩押所要受到的審判和羞辱: 描述了摩押因拜偶像和在神面前狂傲,而要受到的審判,以及審判所帶來的恥辱。可見,對虛妄的偶像崇拜和對虛幻之錢財的迷戀,可使人變成瞎眼而走向滅亡。

 

【耶四十八37「“各人頭上光禿,鬍鬚剪短,手有劃傷,腰束麻布。」

  〔暫編註解〕這些都是異教的哀悼儀式。

       這些是悲哀的表現。

     剃頭刮胡劃身,是古代民族通常表示哀悼的標誌(見賽15:2,3;耶16:6)。

 

【耶四十八37 志哀方式】本節所列的都是古代近東常見的志哀習慣。有關這些儀式和服裝的進一步討論,可參看:利未記十67;以賽亞書十五23,三十二11;耶利米書四十一5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38「在摩押的各房頂上和街市上,處處有人哀哭,因我打碎摩押,好像打碎無人喜悅的器皿。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房頂」與「街市」:分代表私人和公眾場所。

       我打碎: 神會像打碎瓦器一樣擊打摩押,摩押必將在傾刻間遭到滅亡。國家的興衰存亡總在乎神(42;4:17,25)。因此,聖徒要不住地為國家禱告(提前2:1,2)

 

【耶四十八39「摩押何等毀壞!何等哀號!何等羞愧轉背!這樣,摩押必令四圍的人嗤笑驚駭。”」

  〔暫編註解〕令四圍的人嗤笑驚駭: 在以往的時日裡,摩押雖然沒有事奉神卻過著富足的生活(11),但他終會被巴比倫所摧毀而飽嘗恥辱。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滅亡成為了周邊國家認識神的契機。一個國家或一個人的沒落,並非出於偶然,乃是出於神的主權性護理。因此,凡看到這些的人,都認識到神的公義統治(89:14)

 

【耶四十八40「耶和華如此說:“仇敵必如大鷹飛起,展開翅膀,攻擊摩押。」

  〔暫編註解〕如大鷹飛起展開翅膀: 描繪了巴比倫突如其來地審判摩押的情形。“展開翅膀”並不是為要保護他們,乃是為要捕捉他們(9:26;30:17;1:8)

       如大鷹。指巴比倫人(參結17:3-7)。

     40-47  神的忿怒與憐憫。

 

【耶四十八40 大鷹的象喻】這是猛禽(巴比倫)突襲的意象,所指的可能是鷹,也可能是鷲。譯作「飛起」的字眼不是指從容的滑翔,而是猛然俯衝,將獵物(在此是摩押)抓起帶走(見:結十七34)。──《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41「加略被攻取,保障也被佔據。到那日,摩押的勇士心中疼痛如臨產的婦人。」

  〔暫編註解〕「加略」:原文作「城邑」。

       臨產的婦人: 摩押的勇士受到巴比倫攻擊之後,如難產的婦人那樣,因無力而恐懼戰兢(6:24)。摩押勇士原本充滿自信而精神百倍,卻在一夜之間滿懷恐懼戰兢,這就表明若沒有從神支取力量,勇氣也不過是虛張聲勢(53:5;28:1)

     加略。見第24節注釋。

 

【耶四十八41 加略】米沙碑文和阿摩司書二2的默示都曾提及這個摩押城鎮。其確實位置至今未能確定,但克雷雅特和阿萊揚廢墟都是可能的地點。這兩個地方都是位於摩押臺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42「摩押必被毀滅,不再成國,因她向耶和華誇大。”」

  〔暫編註解〕摩押地後來給了亞拉伯人居住,是今天的約旦國。

       摩押地在主前第一世紀有拿巴提人(Nabataeans)居住,後來有亞拉伯人住在其上。

     概括了摩押所要受到的審判,預言摩押從此不再成國。這表明國家的興衰在乎神(4:17-25)。耶利米指出,摩押滅亡的原因就是“因他向耶和華誇大”。對此,有兩種理解:①“摩押人輕蔑了神關於保護以色列的應許”(J.Calvin);②“把他們的神基抹放在與耶和華神同等,甚至是優越的位置上”(M.Henry)

         隨著被擄到巴比倫,摩押人作為一個民族事實上就消失了。

 

【耶四十八43「耶和華說:“摩押的居民哪,恐懼、陷坑、網羅都臨近你。」

  〔暫編註解〕恐懼,陷坑,網羅pachad wapachath wapach)。押頭韻的範例,說明耶利米預言的詩體性質(見哀3:47)。

 

【耶四十八44「躲避恐懼的必墜入陷坑;從陷坑上來的必被網羅纏住。因我必使追討之年臨到摩押。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以“耶和華的日子”<摩 緒論>相關的三重語言,描繪了將要臨到摩押的審判(24:17,18)。這就暗示,雖然摩押人千方百計地想要躲避神的審判,但是靠著人的力量是斷然無法躲避神的審判的。 追討之年: (The Year)意謂“到了摩押應當受罰的時候”強烈地暗示這懲罰是神所預定的,故斷不會更改。

     追討。見耶46:21注釋。

 

【耶四十八45「“躲避的人無力站在希實本的影下,因為有火從希實本發出,有火焰出於西宏的城,燒盡摩押的角和哄嚷人的頭頂。」

  〔暫編註解〕「角」:指額頭或太陽穴。

       希實本。見第2節注釋。

         西宏。參民21:28。亞摩利人的王西宏,從摩押奪走了流便支派所佔領的亞嫩河北面的領土(見士11:19注釋),後來該地被摩押人奪回(見王下3:5注釋)。本節用西巨集的名字來稱該地區。

         哄嚷人。這是指摩押人(見摩2:2)。

     45-46引自民21:28-29, 是流傳於希實本的古老詩歌,論及摩押被亞摩利王西宏擊敗一事;西宏的王國位亞嫩河之北,以希實本為京城(民21:26)。如今巴蘭對摩押宣告的審判(民24:17)快要實現了。

         45~47救恩也將臨到外邦人:首先概括了摩押所要受到的審判之後,宣告了關於恢復的應許。這兩個內容雖然是相反的,卻編排在同一個段落中。這是為了表明,神不僅是審判罪惡的公義之神,而且也是恢復悔改之人的神。而外邦人摩押如此蒙神憐憫的事實,則暗示外邦人也可以藉著耶穌基督得蒙救贖的新約教會之信仰原理(3:6)

 

【耶四十八45 希實本、西宏】有關希實本的討論,可參看:民數記二十一2528的注釋。有關西宏的討論,可參看:民數記二十一2430的注釋。由於西巨集是摩押地區亞摩利人的王,首都位於希實本,本節所指的必然是他一度統治的領土。──《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耶四十八46「摩押啊,你有禍了!屬基抹的民滅亡了!因你的眾子都被擄去,你的眾女也被擄去。”」

  〔暫編註解〕基抹。摩押人的神(見第7節)。

 

【耶四十八47「耶和華說:“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摩押人歸回。”摩押受審判的話到此為止。」

  〔暫編註解〕摩押將要得復興,一同分享彌賽亞的國度。

       先知再次透視神末後的作為,被管教後的摩押仍要復興。

     「被擄的摩押人歸回」:參29:14注。

         歸回。這是一個有希望的應許,但無疑是有條件的(耶18:9,10)。

 

【思想問題(第45-48章)】

 1 第45章如何顯出神體恤 忠心僕人的心情,並能加以開解?

 2 試從第36章找出埃及人歷來所倚靠的事物。神要如何對付這些?27-28節對屬神的子民有何安慰?

 3 第47章如何強調非利士人的毀滅是從耶和華而來?你認為今日邦國的興衰是否也操在神的手裡?

 4 從48章看來,摩押歷來以什麽為榮?今天你是否自以為居於榮耀的位,大有保障(參18)?摩押的下場對你有何警惕?

 5 第4810節對摩押的未來毀滅者說:「懶惰為耶和華行事的,必受咒詛。」你以為這話對知道主命令卻疏於遵行的人是否同樣適切?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