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書第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耶二1-3對主有真正的愛,才能完全為祂】以前,以色列人在曠野,在未曾耕種之地跟隨神,祂都記得,因為他們對主有愛情。對主有真正的愛,才能完全為祂。好像約伯對神的忠心,敬愛,他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伯一21)他愛神並非因神給他許多的恩典。有一個青年,在戰場上與敵人作戰,不幸手打斷了,眼也盲了,他寫信給他的未婚妻說:「你收到這信就自由了,我們解除婚約了。」他得戌^信說:「我的手作你的手,我的眼作你的眼。」乃是她愛他之故。又如路得與拿俄米的故事,拿俄米叫她回去找丈夫嫁人去,而她要跟隨拿俄米,她說:「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那堨h,我也往那堨h;你在那埵穜J,我也在那埵穜J;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埵滿A我也在那埵滿A也葬在那堙F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得一16-17)她不怕得失,甚麼環境下都跟隨拿俄米。── 吳勇《今日的時代》

 

耶二10-11許多人心中相信有神,但卻都拜了假神】今天有很多人心覺得空虛,而追求一位永恆的神。有一次,我去看一個患了癌症的法官。起初我不知要向他說甚麼才好?後來我忽然對他說:「你知道你是一個罪人嗎?」他聽後望戍琚A我感到對他講了這句話很冒失。他在法庭上常指責犯人是一個罪人,但是,想不到今天反而有人在他面前指責他是一個罪人呢!他的態度起初很嚴肅,後來漸漸變為溫和了,他回答道:「我知道我是一個罪人。」我又對他說:「你知道自己是一個罪人,要帶罪去見神嗎?這是非常可怕的事。」他聽了之後,非常害怕,於是我便向他傳講神的救恩,他接受了,他也得救了。若果這時候你向他講學問,錢財,地位的事,對他一點都沒用,若你向他講神的事,他會不能不信神的。

  今天雖然有百分之八十的人相信有神,但多數人是拜假神的。為甚麼拜假神,不拜真神呢?拜假神容易,不必用心靈和誠實來拜,不必有條件的拜,做君子也好,做小人也好,牠不會干涉你。你的生活清潔也好,汙穢也好,牠不會來管你。可是,拜真神就不同了,不但口稱祂為主,心也稱祂為主;口尊祂為王,心也尊祂為王;你外面所事奉的,也就是內心所事奉的。敬拜真神,祂有計劃要你參加,祂要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所以你要去傳福音給人聽。耶穌基督降世,為要拯救罪人,建立教會,以便能廣傳福音,牧養羊群,所以你不但是信徒,而且也是肢體,你要與人配搭。你的身體就是祂的身體,讓祂可以繼續彰顯現每個世紀看,若果你不榮耀祂,祂就要干涉你,你羞辱祂,祂就要責備你。假神就不會這樣做。── 吳勇《今日的時代》

 

【耶二13兩件惡事「我的百姓作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

對於還沒有信主的人來說,不認識神,沒有得到主的救恩,仍然是瞎眼,走在永遠滅亡的路上,那固然是極可悲的事,對於一個已經信主認識神的人來說,若是再離棄神,那就是更可悲的事。因為他已經知道神是宇宙的主宰,萬福的根源,人今生和永遠的命運都操在神手中卻離棄神,那是何等愚昧的事,後果和損失是大得無比的。

一個人離棄神,以為靠神不如靠自己;靠神不一定得福,有時還要受苦,而且很不自由,並不能成就自己的意願。只有自己最可靠,最愛自己,最能謀求自己的利益。所以離棄神,用自己的方法努力達到自己的目的。就是為自己鑿出池子之人的意圖,想設法為自己儲蓄一些東西,水代表能解渴的東西,即能滿足人的欲望,使人能快樂舒暢,但自己所鑿的是一個破碎不能存水的池子,努力的結果是一場空。

神乃是活水的泉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離棄神,自謀出路,另找幸福的是極愚昧可惡的事。──《每日天糧》

 

【耶二13人類最嚴重的罪乃是在喜好己意過於神旨,揀選自己的意願過於神的命令。這也是今日教會的罪,以致在世人眼前顯出軟弱、可憐的光景。當我們自以為找著成功的捷徑,而離棄了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我們必要發現是徒然勞力了,因為所鑿出的乃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貴鈎利曼德爾《十字架的道路》

 

【耶二13】「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在豐饒的山谷有很新鮮清潔的水源,但是居民卻離泉爬到崎嶇的岩石上,艱辛地鑿池蓄水。在山上鐵器敲打得錚錚作響,累年經月底費勁力氣來挖鑿,結果發現石塊不完整有漏洞,裝不了水,所有的水也是污穢不堪的留在池底。

這就是耶利米所描繪的圖畫,也那麼真切地描寫世俗的精神,人若離開神,人的乾渴無法止息。他可自行量力挖掘金銀,鑿池為自己的名利,又履行施捨,建成智慧與傳統的寶藏。他自己為萬無一失,足夠供應他一生所用,其實那些水是污染的,缺乏養分,日頭一曬,更加腐化。

耶和華會問這種情形是否在世上很普遍,異族人忠於他們列祖的信仰與習俗,拜祖先或神其他的偶像,有些人敬奉的神似乎對人心完全默然的。「豈有一國換了他的神嗎?其實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將他們的榮耀換了那無益的神。」這實在是無法設想的事。──邁爾《珍貴的片刻》

 

【耶13「活水的泉源」:指天然的水源,對當時的農業社會非常重要,每個地主渴望自己的田有這樣的水源;倘若沒有,便要在山邊掘水池來貯藏雨水,但日子久了水池的泥牆會破裂,不能貯水。──《串珠聖經注釋》

 

【耶二22恆河之水豈能洗淨罪孽】經文﹕你雖用鹼﹔多用肥皂洗濯﹐你罪孽的痕跡﹐仍然在我面前顯出﹐這是主耶和華說的(耶222)。
  印度有一條長達一千五百六十英裡的恆河﹐在印度人眼裡認為是最神聖的恆河母親。據公元前三百年寫的一部印度教經典說﹕恆河乃贖罪之源。在百萬次出生期間積下許多罪過﹐只要一接觸到充滿該河之水氣的一陣風﹐便消除了。所以恆河對五億二千八百萬印度教徒來說也是信仰之河。因此每天總有數千名教徒在該河沐浴並飲用河水﹐以求得到贖罪之能。
  豈知近代甘地和平基金會(一個社會研究組織)經過調查報告﹐說成恆河母親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河流之一。最近一次報告又說﹐千萬萬印度教徒稱之恆河母親的這條河流正危害著各種水生動物﹐水生植物﹐並影響著河水使用者。故現已張貼了警告禁止數萬教徒飲用未經處理的河水。
  由此可知恆河之水﹐自身尚保不住﹐迭遭污染﹐它何能為力洗濯世人的罪過呢﹖從這件事啟發我們﹐人若覺得自己有罪﹐並且迫切希望擺脫罪的污染﹐這是出于人的天性。可是應該懂得恆河之水對于人的罪孽是一點也洗濯不掉的。告訴你唯一得到赦罪的方法﹐只有信靠救主贖罪的功勞﹐因為祂為了世人的罪惡﹐甘心舍命犧牲在十字架上流出寶血﹐完全洗清我們眾罪。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
  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神﹐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神麼(來914)。
  耶和華說﹕你們來﹐我們彼此辯論﹐你們的罪雖象朱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賽118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23背道的民】「你看你谷中的路就知道你所行的如何。」

  人所能作最愚昧的事,是想要欺騙全知的神,為自己所行的惡辯解。猶大人民像違背父母的孩子,身上沾染了罪孽的痕跡,卻為了拒絕悔改,產生了無罪可認的虛假邏輯。哪知神與他們的偶像不同,“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耶一七:10
  人對神的觀念正確與否,決定他行事的原則。可惜,也可笑,人不把神當神,以為神不存在,甚麼事都作得出來。

你怎能說:“我沒有玷污,沒有隨從眾巴力?”
你看你谷中的路,就知道你所行的如何…
賊被捉拿怎樣羞愧,以色列家和他們的君王,首領,祭司,先知,也都照樣羞愧。(耶二:23,26

  欣嫩子穀就在耶路撒冷城外的西南方,離城不遠,是猶大人在那堳穭琱O偶像的地方。他們以為在谷中的隱密處,在樹影掩蔽之下,在洞穴中,行邪淫的事,躲過了人的眼睛,神也就看不見了。也許,他們所看見的只是先知耶利米,以為他不知道新宗教發展的最近情況;但是,神指出他們的愚昧:他們拜的巴力,是迦南人司生育農產的神,崇拜的儀式,極其淫穢不端。因為很多背道的人,歡迎那混合的宗教,本來荒僻的谷中,踏出了一條新路,成了他們放縱情慾的確鑿證據。
  神是輕慢不得的,要在他們身上行公義的報應,絕不容誰抵賴。他們輕忽先知的警告,反對神的僕人;結果到審判的日子,要像賊被捉住,不能逃脫,承受惡行的報應。
  慈愛的神,不願祂的百姓受將來的刑罰。愛國的先知耶利米,不願眼見猶大國變成歷史名詞,人民被擄往遠方。但他們舉國上下,包括領袖們,執意往錯誤堛蔗b,“將他們的榮耀換了那無益的”;神說:他們愚昧背道,“作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二:8-13)。神是眾福的泉源,各樣美善的恩賜,都是從祂那堥茠滿A只要單純相信祂,敬畏祂;可是猶大人偏偏喜新好奇,以為神禁止的就是好的,新的就是好的,自己努力去鑿池子,經營建造人為的宗教,正要用的時候就敗壞了,所積存的也要完全失去。
  神的兒女當以此為鑑戒:一切好處不在神以外。── 于中旻《耶利米書箋記》

 

【耶二34沒有愛,屬靈的感覺是麻木的】耶利米責備他們說:「你的衣襟上有無辜窮人的血,你殺他們……」(耶二34)他們堶惘雩o,堶惆S有感覺,是麻木了。好像患痳瘋的人,他們的皮膚是麻木的。有一個母親接到他兒子在戰場上受傷的電報消息,他傷得很重,生、死的成分各一半。她趕到那堙A司令官不准她進去看她的兒子,她苦苦要求,結果准了她,但要她不准對他說話,她進到醫院看見他的兒子被包裹著帶,她一聲不響,用手摸她的兒子,她兒子就說話了:「媽媽,你甚麼時候來的?」愛是敏感的。如果愛不存在,屬靈的感覺也失去了,麻木了。

  雖然他們背逆神,但是,神還是呼喚他們回來罷!他們卻一再的不理會。今日的光景也是一樣,神一再的呼喚我們回來,而我們卻不理會祂的呼聲。有一次,我到阿飛學校去講道。我看見一個廿一,二歲的青年,淪落為阿飛。因為他犯罪,被拉進這間學校,沒幾天就逃出來。他父母用車子送他回阿飛學校去,到了門口,他不下車,他父母拉他也不下,向他叩頭也不聽,甚至叩頭叩到流血也不受感動,他還說:「我看慣了,不要來這一套。」── 吳勇《今日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