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書第十九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耶十九11】「人打碎窯匠的瓦器,以致不能再囫圇。」

這些話原來是指神的審判無可避免的臨到耶路撒冷。她原是被揀選的器皿,現在打碎之後都無法再修理。

瓦器是人生命的象徵,很脆弱,也微不足道,我們也是那麼脆弱,無力追求聖潔。我們一經失敗,就不會在恢復,即使修補,但裂痕還在,不能泯沒。

在基甸的日子,瓦器內會點燈,所以瓶一打破,光就可以發出來,所以瓦瓶必須打破,打破瓦瓶為主所用,是必有的過程。

記得有一次在山上看到燒磚,一塊碎瓦放在那裡,原是裝水的瓦器。我們裡面若有罪惡的本性,阻礙了神,最好將自我打破,否則就毫無用途。我們的禱告應該是:求主接受我,破碎我,製作我。

使徒曾說瓦器裡有屬天的寶貝,神竟將祂屬靈的膏油放在尋常平凡的容器之內,多麼奇妙!人們很難看出在聖經裡面經過破碎之後會有什麼影響,他們有事受疾病痛苦與災難所破碎,結果在屋內就充滿了膏油的香氣。──邁爾《珍貴的片刻》

 

【耶十九11打碎的瓦器】「我要打碎這民和這城,正如人打碎窯匠的瓦器。」

  先知耶利米,手堮陬蛪s從窯匠買來的瓦瓶,帶著猶大民間和宗教的領袖們,來到哈珥西門口,欣嫩子穀那堙C
  那穀又稱“陀斐特”,是“火爐”的意思。在猶大國的惡王亞哈斯和瑪拿西的時候,曾在那地方焚燒嬰孩,獻給邪神摩洛。那埵足做I毀垃圾的地方,也棄積破碎的瓦礫,所以稱之為“哈珥西”(瓦片)。想不到,耶利米當著他們面前,故意的把那瓦瓶打得粉碎!
  眾人驚愕注視,卻有深刻的印象。先知告訴他們,這是從耶和華來的信息,論到耶路撒冷和其中的居民: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要照樣打碎這民和這城,正如人打碎窯匠的瓦器,以致不能再囫圇;並且人要在陀斐特葬埋屍首,甚至無處可葬。”(耶一九:11

  面對著堆積的瓦礫,遍地荒穢,仿佛見到了先知所預言的城破國亡的淒涼景象,全國長老看了,不禁從心底生起寒慄。
  但是,震懼是一回事,更重要的,卻是存柔和謙卑的心,在神的面前為罪憂傷痛悔。柔軟的泥土,雖然有了問題,還是可以作成別的器皿;但剛硬成形的瓦器,錯已鑄成,神的忿怒和刑罰,必然臨到,要被擊打成為粉碎(詩二:9),沒有重再型造的希望。可憐這正是許多人的情形。
  神的僕人,祂所揀選的器皿,在祂手中被使用,總不要自高,應該不忘,自己的出身是如何低賤。伯利恆的牧童大衛,戴上了王冠之後,在神面前仍是大衛,他說:“主耶和華啊!我是誰,我的家算甚麼,你竟使我到這地步呢?…你本為大…除你以外再無神。”(撒下七:18,22)記得自己,才可以維持與神之間的正常關係。掃羅就不同了。當撒母耳先知向他宣告,他是眾人所仰慕的,要他作全國的最高領袖,他聽了連忙遜謝說:“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最小的便雅憫人嗎?我家不是便雅憫支派中最小的家嗎?”(撒上九:21)但在王位上幾年的時光,使他變成龐然巨物,要大家:“聽我的話”,滿肚子都是“我能”(撒上二二:7),所以要遭受毀滅。
  使徒保羅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堙A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四:7)記得我們不過是瓦器,能力不是出於我們,保守在主恩中不被打碎。── 于中旻《耶利米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