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書第二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耶二十9】「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

先知要知道他傳道的果效,他這麼敏感地感到神的話在他口舌,又有神的能力,以為他一定能激發人們衰敗的心,但是結果非但沒有成功,反落到自己被囚的地步。他幾乎感到神只給予希望,卻不想實現。神沒有給人足夠的力量,使人無法抗拒神的計畫。我們說的屬靈,但是仍用人的言語。

然而在另一方面,他回想所採取的步驟,他所說的所作的,看起來這是唯一的方法,不能再有其他的作法,神在他內裡的感動,除去他一切緊張的心意,他也知道神的力量是無可抗拒的。將光放在鬥底下是沒有用的,恐怕火會把鬥箕燒起來,因為火會將一切阻撓除去。

心靈的榮耀狀況是奇妙的!有時我們在神的工作中疲憊,但是我們若推辭不做,可能更加固定。傳道固然有很重大的責任,不傳也實在不可能,你有火熱的心嗎?你能體會那種不能自禁的經驗嗎?主的愛已經激勵了你,你必會忍不住,如果你沒有這種經驗,倒要每天祈求神,在你骨中燃燒火來!──邁爾《珍貴的片刻》

 

【耶二十9火的信息】「我便心媊控o似乎有燒著的火。」

  有的人傳的信息,帶著火的能力;有的人傳的信息,卻只是乾燥而沒有火,既沒有膏油的滋潤,也沒有活水的澆灌。
  傳火一樣的信息,必須先堶惘酗鶠A有熱情,不只是鸚鵡學舌,而是非傳出去不可。耶利米先知就是這樣。
  耶利米出身祭司世家,滿可以安安靜靜的作宗教人,討容易的生活;而且他也不願作惹起爭議的人,受人反對,迫害,有甚麼好處?但神選召了他,就是為作這樣的工作。他說:

  我每逢講論…喊叫說:“有強暴和毀滅!”
  因為耶和華的話,終日成了我的淩辱,譏刺。
  我若說:“我不再題耶和華,也不再奉祂的名講論”,
  我便心媊控o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
  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耶二○:8-9

  誰都知道,說好聽的話,會討人歡喜,得到好的反應。但神選召耶利米,不是要他作教師,說些不關宏旨的話,高談闊論,滿足人發癢的耳朵。先知不是傳自己,而是傳上面來的信息:他必須聽從神的勸導,順從神。因此,神的僕人成為人的笑談:他們說:“這個哀哭的傢夥,哪來的這麼多眼淚!”“整天大聲喊叫,像是癲狂了!”群眾最不耐煩的,是他指責人的罪惡和強暴,又警告說,神的刑罰毀滅就要來到了。但今天跟昨天沒有甚麼不同,仍然是那麼多流送歡樂的酒!
  耶利米常常面對言語的毀謗,說他不愛國,甚至還有人恐嚇,要對他使用暴力。甚麼人受得了這樣長期的圍攻?先知也是人,有時不免灰心,想何必再說這些討人厭惡的話?不再奉耶和華的名講論,作安靜的平信徒,豈不就天下太平了?但是別人可以靜默,神的口不能靜默(耶一五:19):他蒙召不是要作別的,是要作神的口,哪可以因人的反對而無聲?他覺得骨頭中有燒著的火,不能不說。
  先知的境況,真是左右為難。其實,這正是使命的意義:當河流經過兩岸岩石的夾穀,既然無法退後,只有奮激向前。使徒說:“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林後五:14),這就是衝力的奧秘,是從聖靈來的能力。願神在今天的教會,興起時代的先知,傳出火的信息;先在內心焚燒,燃燒自己,才可以點燃起復興的火焰,照亮黑暗的世代。── 于中旻《耶利米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