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書第四十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耶四十八11】「摩押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裡。」

這是很美麗的表像,是取材於葡萄園的工作情況。在摩押的山地,許多農人辛勞已久,現在要將葡萄釀酒,必須在器皿調勻,並且倒在另外器皿,這樣才可保持酒液完好。但是現在摩押卻在安逸之中,不願變動,結果酒液會多沉澱雜質,且令凝固不化。

神對待我們的方法也是如此,我們的流動性打,從這城到那城,環境轉變,教會也更換。常常變動究竟有什麼好處?神又為什麼容我們在艱難的境遇中?這都因為神在製作生命的甘漿。我們必須從這器皿倒在另外的器皿,不然那汁漿會凝固起來就無用了,生命中的變遷,你不要在意或懼怕,神不會讓那珍貴的汁漿任意灑在地上的,連一滴也不會,祂在整個的工作中必十分謹慎從事的。

或許在多有變動中會使我們情緒受到影響,我們不會有同樣的感受,換來換去,就不會那麼喜樂與平安,我們輕柔地來處理沉重的心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過去,但是這會過去的,不然恐怕我們會自己高傲起來。──邁爾《珍貴的片刻》

 

【耶四十八11「摩押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摩押人是羅得的子孫(創十九36~37),也是與亞伯拉罕有關係的,但是屬乎肉體的人。他從幼年以來,常享安逸,從來沒有經過磨難,沒有經過試煉、擊打,沒有經過難處、痛苦;沒有甚麼叫他流淚、心痛,也沒有甚麼叫他不如意。按人看,他是何等有福。但按神看,反而不美。

         「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堙C」酒在渣滓上澄清,那是不澈底的澄清,因為放在那堣ㄟ坁漁伬唌A它上面是清的,但是下面都是渣滓,一動就混雜了。要澈底的澄清,是需要把酒『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堙z的。從前老法造酒,沒有濾器,就是把酒從這一個器皿倒在那一個器皿堙A使渣滓去掉。這個倒的過程,要一次一次的倒過來倒過去,直到把渣滓去淨為止。主今天替你安排這一個,明天替你安排那一個;主把你從這一個處境轉到那一個處境,從這一個遭遇轉到那一個遭遇。主就是這樣的安排環境在你身上有所拆毀,今天拆一點,明天拆一點,一直拆到你的渣滓都除去。

         「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摩押的味道一直是摩押的味道,摩押的香氣一直是摩押的香氣;他原來的情形是怎樣,今天的情形還是怎樣。有的人已經信主十年,可是他信主的那一天是甚麼味道,十年之後仍是甚麼味道。但是神不要原味,神要那一個香氣有改變。神要除去我們原來的習慣、性情、品格;凡我們不對的地方,神都要把我們除掉。我們信徒『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徒十四22),這是主在那堶n除去我們的渣滓,使我們不再有自己的味道,不再有天然的香氣。

         「常享安逸,」就是沒有難處,沒有痛苦,沒有經過試煉,沒有受過責打。這堜珨〞漲w逸,並不是好事;千萬不要以為安逸就是好。摩押的安逸,不過叫他永遠是摩押!摩押是滿了渣滓,雖然上面是清的,下面卻從來沒有倒過。所以他的渣滓老跟著他。你如果要除去渣滓,就要「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堙v,這個倒,就是痛苦、試煉、疾病;神要把你這個人連根拔起來。神的手在你身上,要徹底的把你摔碎。結果,沒有別的,就是要把你的渣滓弄清楚了!若不被神倒,就「原味尚存,香氣未變。」這堛滿y香氣』,在希伯來文堙A意思就是『氣味』,就是原來的味道。所謂原來的氣味,就是你鼻子所聞得著的。這堣ㄛO香不香的問題,乃是氣味的問題。你在沒有得救以前,是甚麼種味道的人,你到了今天,仍舊是甚麼種味道的人,並沒有改變。許多人是『生』的人,就是因為他就是本來的情形,他沒有經過改變。換一句話說,就是在他身上沒有神的組織,沒有神的雕刻,沒有神的作進去!神要作事,神要把你的原味弄掉,所以神給你許多的管教,許多的對付,為要叫你失去原來的味道。從這器皿倒到那器皿,就是神的管教,是可寶貝的!我們不要作一個從來沒有倒過的人;基督徒的長進、變化,乃在於被神倒。—— 倪柝聲《初信造就》

 

耶四十八11安逸與被擄】「摩押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

  摩押的境界在死海東邊,位於肥沃的高原。他們雖然在紅海到敘利亞的南北“王道”旁邊,卻因臣服於以色列國,免於爭擾,相對的平靖無事;除非他們想尋釁生事,或因作強國的臣屬,受其嗾使攻擊以色列,一般常能置身疆域爭奪之外。
  在不息的顛簸中生活,常經憂患的人,怎能不羨慕這樣的環境,擾攘的戰亂不會來訪問,仿佛是世外桃源:

摩押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堙A也未曾被擄去。因此,她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耶四八:11

  摩押是少受戰亂的國家,元氣未大傷損,把所有的資源,用於民生的發展,不難有長足的進步。因此,他們過的是安居的生活,難免趨向懶惰。但神的審判終將來到。一般人釀酒,存久愈加香醇。到取用的時候,倒酒的人,常是輕輕的倒取澄清在上面的酒,避免振盪底下的沉澱。先知預言他們所將要遭受的苦難,遠更強烈猛厲:敵人要來,在擄掠之後,還要“倒空她的器皿,打碎她的罈子”(耶四八:12),使人民被擄掠,財物流失之後,國家也完全傾覆破碎,不再有復興的希望。
  摩押與以色列的關係,本來該是親密的。摩押的先祖羅得是亞伯拉罕的姪兒;大衛的祖母是摩押女子路得;而且文字上也很接近。但在異族的影響下,摩押對以色列並不友好。他曾在巴比倫指使下,參與征伐猶大(王下二四:2),並且為了以前曾臣服於以色列,到耶路撒冷遭難時,幸災樂禍,對它嗤笑搖頭,而自己得意,極其驕傲。(耶四八:26-29
  但神要懲罰摩押。在西元582年,神使“追討之年臨到摩押”(耶四八:44)。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率兵臨到摩押,攻取保障堅城,施行徹底的毀壞。
  詩人向神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一一九:71)未經過苦難,會自高自傲,神的審判超過他的眼界。他也從未自己審判,以致一切的舊人舊性,罪惡敗壞,都是沉澱在心底的渣滓,沒有煉淨,未經對付過。到了神的時候,要把他打碎,現出他的本相。
  我們要時常省察自己,求聖靈光照,看有甚麼當除去的惡行渣滓,成為使神和人喜悅的酒。── 于中旻《耶利米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