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哀歌第二章拾穗

 

【哀二1「主何竟發怒,使黑雲遮蔽錫安城?他將以色列的華美從天扔在地上,在他發怒的日子並不紀念自己的腳凳。」

「華美」不單是指物質,也包括神的恩典。──《新舊約輔讀》

  〔暫編註解〕作者在本章第二首哀歌中,恢復用第一人稱來哀歎聖所的被毀;用“何竟發怒”來說明他的震驚和哀傷。“錫安城”亦作“錫安的女兒”,看一6注。“黑雲”:喻神的審判。以色列如華美發光的大星,現在從天殞落。“腳凳”:可指聖殿中的約櫃(代上二十八2),更可能指錫安山(詩九十九5,()。

         “自己的腳凳”。聖殿堛漪驩d(代上二八2;詩九九5)。

         「黑雲」:代表審判(參賽19:1)。

         「腳凳」:指聖殿中的約櫃(參串)。

         「黑雲遮蔽」:字義是「變幽暗」、「變陰沈」。該字僅出現一次。

         「錫安城」:「女兒錫安」、「女子錫安」。

         以色列的「華美」:「榮美」、「燦爛」、「榮耀」。可能是指「聖殿」。

         「腳凳」:「踏腳的小椅子」,應該也是指「聖殿」或「約櫃」代上 28:2  132:7 。也有人認為是指「錫安」 99:5

         神寶座的腳凳就是寶貴的約櫃( 代上 28:2 的)。約櫃是猶太人信仰中至聖之物,他們亦相信這是神同在的象徵。約櫃若都不能倖免於災禍,便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逃避祂的怒氣,更是離棄的代表。

         何竟。希伯來語是'ekah(見哀1:1注釋)。

         祂發怒。同3,6,21,22節中神發怒,點出了本章的主題,就是神的忿怒。

         以色列的華美。或“以色列的榮耀”。可能指聖殿(見賽60:763:15注釋)。

         自己的腳凳。即聖所(詩99:5132:7),重點在約櫃(代上28:2;見結43:7注釋)。

         1~9猶太人以為和神立了約,所以享有特權地位,但對這樣的地位在道德和屬靈上的重責大任,然而猶太人卻似乎渾然不知。如今她的降卑既突然且徹底,令她難堪地降到甚至低於其他民族。一度榮耀萬分的京城不僅被夷為平地,而且一直被視為神聖不可侵犯的聖所,亦遭仇敵玷污。

         1-10  主如仇敵吞滅錫安:作者再退到第三者的角度,悲歎耶和華在怒氣中責打 的百姓,毫不留情。

         本章和哀1章(見哀1:1注釋)一樣,離合體詩歌。

 

【哀二1 腳凳】神寶座的腳凳就是寶貴的約櫃(見:代上二十八2的注釋)。由於約櫃是他們信仰中至聖之物,他們亦相信這是神最謹慎維護的一樣。約櫃若都不能倖免,便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逃避祂的怒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二1~9神如猶太人的仇敵】

  本段詳盡地形容神怎樣發怒。祂向自己選民施行的報應,仿如猶大國的大仇敵強暴而不留餘地的攻擊(參耶六2,四十三11)。但我們要明白這是神的審判,是神經過多次勸告無效的結果。「華美」(1)不單是指物質,也包括神的恩典。「角」(3)代表能力。「準繩」(8)通常是指審判,意謂神像工匠般拉了準繩按步拆毀城牆。──《新舊約輔讀》

 

【哀二122在王面前傾心如水】

  第二首哀歌對猶大國之浩劫有更加細膩的描寫。若果耶利米不是目擊者,他絕不能會有這樣清晰的記憶。以色列人不守約而惹神懲治,所以亦只有神能解除他們的痛苦。以色列人應該跑到神的「面前傾心如水」(19),因為祂是信心及力量的源頭。──《新舊約輔讀》

 

【哀二2「主吞滅雅各一切的住處,並不顧惜。他發怒傾覆猶大民的保障,使這保障坍倒在地。他辱沒這國和其中的首領。」

  〔暫編註解〕“雅各一切的住處”:看5節。

         「住處」:指在野地的牧場,與城中的堡壘成一對比。

         「使這保障 ...... 其中的首領」:或作「把這國和其中的首領擊倒在地,叫他們受恥辱」。

         一切的「住處」:「草場」、「草地」。

         「猶大民」:「猶大女兒」。

         猶大民的「保障」:「要塞」、「堅固城」、「堡壘」。

         「住處」是比較沒有防衛的城外居住地點,「保障」則是防衛良好的「要塞」,兩者都一樣被傾覆。

         「辱沒」:字義是「凌辱」、「踐踏」。

         。先知進一步闡述在哀1:12-15的內容,說猶大所遭受的苦難都出於耶和華。聖經常常把神所不阻止的事說成是祂做的(見撒下24:1注釋)。先知就是這樣從道德方面強調了猶大的痛苦。

         住處。希伯來語是ne'oth(“牧場”或“住所”)。常用來指牧人的住宅和牧場(詩23:265:13;耶9:1923:1025:37;摩1:2)。這裡顯然指猶大未設防的地方,與下面的“保障”對比。

         辱沒這國。神原來要他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出19:6)。

         29 毀壞的結果:“首領”被除掉(2節);宮殿、堡壘和聖殿被破壞(57節);節期和安息日被忘記(6節);君王和祭司被拒絕(6節);城牆被拆毀(8,9節);領袖被擄(9節);律法被廢除(9節);先知也沒有信息(9節)。

 

【哀二3「他發烈怒,把以色列的角全然砍斷,在仇敵面前收回右手。他像火焰四圍吞滅,將雅各燒毀。」

「角」代表能力。──《新舊約輔讀》

馬索拉經文在節提到 qeren),角是舊約最常用以形容能力和力量的象徵,意指當神的忿怒如席捲而來的潮水般橫掃南國時,即使防禦最完善的堡壘,都無力抵抗。──《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角”是能力的代表。砍斷以色列的角,是說猶大最堅固的城都無濟於事,一樣被摧毀。“收回右手”:神不再幫助猶大抵抗敵人。

         “角”。能力的象徵(參看耶四八25)。

         「角」:代表力量,這裡可能指君王。

         「收回右手」:指神撒回先前選民的幫助和拯救,以致他們敗在敵人手下。

         以色列的「角」:代表「力量」與「能力」。

         。常用來表示力量,榮耀或驕傲(見申33:17;伯16:15;詩75:4;耶48:25;摩6:13)。

         收回。過去神的聖手保護著祂的子民(出6:6;詩98:1-3)。現在對敵人的一切約束都撤銷了(見詩74:11)。

 

【哀二3 角】角是力量的象徵,也是首領的代表。後者比較符合第2節末。在美索不達米亞,君王或神祇所戴的冠冕有角十分普遍。這些成套的角有時一層一層迭在冠冕上。亞述納瑟帕王宮中有翼獅子的人頭上,戴著圓錐形的冠冕,其上有三對成層之角的凸飾。蘇美的《蘇美和吾珥被毀悼詞》形容神祇寶座被拆毀,有這樣一個詩句:「它有發亮之角的大力母牛被生擒,其角被切除。」──《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二4「他張弓,好像仇敵。他站著舉起右手,如同敵人,將悅人眼目的,盡行殺戮。在錫安百姓的帳棚上,倒出他的忿怒像火一樣。」

作者將神擬人化,描述神是祂子民強大的仇敵,因他們長久以來陷溺於罪惡和拜偶像中,所以祂和他們敵對。過往屢屢為以色列成就奇事的大能,如今卻用來審判她。這裡帳棚的意象反映出,前來劫掠的征服者盡情搶奪悅其眼目的一切物品;──《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他站著舉起右手」:形容準備發射的姿勢。

         像仇敵。先知不會說神是猶大的仇敵,因為祂本來就不是。雖然祂用猶太人的仇敵來懲罰他們,似乎與他們為敵,但祂施行懲罰是為了祂的子民回歸祂。

         祂的右手。見第3節注釋。現在神的右手不但停止保護猶大人,而且主動攻擊他們。

         在錫安百姓的帳棚上。傳統的希伯來語標點,表明這個短語是這一行的結束。

 

【哀二5「主如仇敵吞滅以色列和錫安的一切宮殿,拆毀百姓的保障,在猶大民中,加增悲傷哭號。」

神的子民不斷地背道,使得神極其不滿,所以讓他們受到應得的處罰。RSV 悲傷哭號,未能貼切地以英文表達出兩個希伯來文同義字 ta ~@niyya{h(哀傷、悲痛)和 ~@nniyya{h(悲傷、哭號)的押頭韻和尖銳感。──《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宮殿。第5-8節描繪摧毀該城的步驟:宮殿,保壘,聖殿,聖壇和城牆。巴比倫統帥尼布撒拉旦佔領了耶路撒冷四周之後,燒毀了聖殿,王宮,豪宅,拆毀了牆壁(耶52:12-14)。

         百姓的保障。直譯為“防禦工事”。原文用陽性可能是視宮殿屬於“猶大的女兒”耶路撒冷(陰性),而有防禦的城市(包括耶路撒冷)屬於以色列國(陽性)。

         悲傷哭號。希伯來語是ta'aniyyah wa'aniyyah。這些同義詞均源於希伯來語動詞'anah(“哀悼”)富有詩意(見猶太出版協會版“悲傷哭號”)。這些希伯來語詞語還用於賽29:2

 

【哀二6「他強取自己的帳幕,好像是園中的窩棚,毀壞他的聚會之處。耶和華使聖節和安息日在錫安都被忘記,又在怒氣的憤恨中藐視君王和祭司。」

帳幕AVRVNEB會幕)雖然並非堅固的建築物,但卻是神聖的,代表著神與祂的子民同在。但如今因全民作惡,這神聖的建築被毀,就像它是園中毫無價值的窩棚一樣。──《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帳幕”、“聚會之處”:都指聖殿。

         「帳幕」:指聖殿。

         「強取」:「施暴於」、「凶暴地對待」。

         「園中的窩棚」:原文僅是「園子」。

         帳幕。顯然指聖殿迅速被摧毀。

         被忘記。神對猶大的懲罰──聖殿被毀壞和人民被放逐,是由於猶太人不堅守安息日和聖殿的節期事奉(見哀1:4)。先知所看到的是被毀城市的現實,並不意味著神不再要祂的子民遵守安息日(見耶17:27;番3:18)。

 

【哀二7「耶和華丟棄自己的祭壇,憎惡自己的聖所,將宮殿的牆垣交付仇敵。他們在耶和華的殿中喧嚷,像在聖會之日一樣。」

節形容耶路撒冷在最令人驚恐時所遭的劫掠。甚至宏偉壯觀的所羅門聖殿,亦即幾世紀以來全民的驕傲,也無法倖免於難。──《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敵軍進入聖殿時肆意破壞,並且叫囂喧嚷,使人錯覺為往昔守聖節的歡呼聲。

         這裡把勝利的巴比倫士兵掠奪聖所時的喧鬧,與以色列人在他們年度節期中的歡呼,唱歌和跳舞比較(見詩42:474:3-8;賽30:29)。

 

【哀二8「耶和華定意拆毀錫安的城牆,他拉了準繩,不將手收回,定要毀滅。他使外郭和城牆都悲哀,一同衰敗。」

「準繩」通常是指審判,意謂神像工匠般拉了準繩按步拆毀城牆。──《新舊約輔讀》

節的「城牆」是一轉喻,以圍牆代表它所圍的,亦即耶路撒冷城。神所定意的毀滅,驚人地見證了猶大的創造者滿有主權的作為。正如蓋房子的人在建造時仔細地丈量,神在毀壞的工作中亦同樣精確,以確保拆毀之徹底。這樣的命運在基督教時代初期又再次臨到耶路撒冷(參:太二十四2;可十三2;路十九44,二十一6)。該城所有的防禦都被破壞殆盡,好像地將一切吞滅了。在申命記五14,十二15和十四2728s%a`ar(門)一字均用以指該城本身而言。──《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他拉了準繩,不將手收回”:建造時拉準繩使建築物依藍圖準確建造;現在拆毀它,也同樣準確且徹底。

         「準繩」:通常指神的審判;這裡指神如同工匠般按程序拆毀城牆。

         「外郭」:字義是「堡壘」。

         7:7-8 也有出現「準繩」,但該字與 2:8 的「準繩」在希伯來文並不同字(SNH 0594);該字意思為「鉛錘」、「測深線」(該字僅出現於此)。與 2:8 的準繩同為建築用具,同樣是代表「神的標準」。

         拉了準繩。該詞在亞1:16中,涉及聖殿的重建。在王下21:13和賽34:11中,和這裡一樣,涉及懲罰和毀滅。建築師如何精確地建造,神也將準確地摧毀。

         不將手收回。見3,4節注釋。

 

【哀二8 毀滅的準繩】準繩的功用是斷定地產的範圍,劃分地界,哪片土地屬於哪個業主(屬於私人或城市)。但這些都不能解釋它在本節中與外郭和城牆的關係。按照這個象喻在列王紀下二十一13和以賽亞書三十四11的用法,可以假定這是征服者的典型步驟。圍城軍隊忙於作戰,不會有餘暇量度,所指的必然是拆毀階段所做的事。城牆限少會被徹底拆毀,尼希米記亦證實耶路撒冷的城牆沒有完全拆平。但很多城牆都被攻城器械、撞城錘、地道所損毀。使用錘線準繩的用意,就是測定城牆哪些部分已經不再穩定;然後使用量度線決定哪些部分必須拆卸。──《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二9「錫安的門,都陷入地內,主將她的門閂毀壞,折斷。她的君王和首領落在沒有律法的列國中,她的先知不得見耶和華的異象。」

  〔暫編註解〕神本藉先知向祂的百姓說話,現在不再讓先知見異象,與悖逆之民隔絕。

         「門閂」:代表防禦。

         「落在沒有律法的列國中」:原文是「落在列國中,沒有律法」,參考上下文,意義可能是「執行律法的人被擄走了,所以沒有律法」。

         沒有律法。可以解釋為由於國王和首領被擄,律法不再實施,也可解釋為這些首領被擄到一個不承認神律法的國家。希伯來詞torah(“律法”)的用法十分廣泛,其基本含義是“指教”(見申31:9;箴3:1注釋)。根據上下文,這裡的torah 似乎可以理解為隨著其政府領袖,祭司(負有教導torah特別責任)和先知的流亡而離開猶大的整個指導體系。

         她的先知。見詩74:9;結7:26。這是猶大專業的先知階層。他們沒有忠於職守(耶18:1828:1-17)。這裡不包括像耶利米,以西結和但以理那樣在耶路撒冷淪陷後接受神啟示的忠實先知(耶42:4,7;結32-48;但5-12)。

 

【哀二9 門和閂】在蘇美的悼詞中,掉在地上的門和閂是屬於廟宇的。被丟下是污穢廟宇的步驟之一。本節所述的則是城門及其門閂。有關門閂在城門建築中的用處,可參看:士師記十六3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二10「錫安城的長老坐在地上默默無聲,他們揚起塵土落在頭上,腰束麻布,耶路撒冷的處女,垂頭至地。」

  〔暫編註解〕全城從上到下,從老到幼舉哀。

         形容悲哀的舉動(參斯4:1; 2:12-13)。

         「麻布」:「粗麻布」、「粗布袋」,這種布通常用黑山羊毛製成。

         在剛進迦南地初期,每個城市都設有長老,負責管理當地諸般事宜( 19:12 21:2 8:14 )。稱為「以色列長老」的全國性團體,無論在被擄前後都有相當的影響力。

         長老對被擄之災束手無策,哀痛逾恆。揚起灰塵落在頭上,是表示悲哀的舉動( 2:12 27:30 )。穿上粗布則象徵為死者哀悼( 37:34 撒下 3:31 ),以示為罪悔改( 王上 21:27 3:5 ),或代表為個人或國家之不幸而哀傷( 4:1 16:15 )。

         表示悲傷(書7:6;撒下13:19;尼9:1;伯2:12)。

         1012 戰爭中難以避免的情況:“長老”默默無聲,“處女”被玷辱,“孩童”要挨餓。

 

【哀二10~17相信假先知的後果】

  1013節形容所有留在耶京的居民怎樣受苦,包括:長老坐地無語、處女慚愧垂頭、孩童發昏等等。他們這樣受苦,乃因誤信沒有異象之假先知的甜言蜜語(14)。錫安的滅亡自然招來仇敵的譏笑,因為他們能如願以償。同樣,我們的跌倒和受罰,亦會惹來撒但的譏誚。──《新舊約輔讀》

 

【哀二11「我眼中流淚,以致失明;我的心腸擾亂,肝膽塗地!都因我眾民遭毀滅,又因孩童和吃奶的在城內街上發昏。」

AV 節提到NEB腸,膽汁),意指情感的攪擾紛亂(參一20)。特別是肝(馬索拉:ka{b[ed[,「沈重」),事實上是人體中最重要的器官,古時被認為是掌管心靈的處所之一,所以和深刻的情感反應息息相關,且通常是鬱悶的情感。RSV 在此將「肝」譯為有類似作用的。這裡描述的悲傷,乃因追憶起耶路撒冷被圍時,孩童們遭到的可怕命運而引發。此處描寫的悲慘景象,顯然是目擊者的實錄,且這目擊者似乎因此不寒而慄,無法將其從記憶中抹去。──《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心腸擾亂,肝膽塗地」:描寫內心的痛苦和悲傷。

         「心腸」:「內臟」、「腸子」、「情緒之所在」。

         「擾亂」:「騷亂」、「混亂」。

         「肝膽」塗地:「肝」。

         肝膽「塗地」:「倒在地上」。

         「街上」:字義是「廣場」。

         「發昏」:「昏厥」、「暈倒」。

         11-12  描述錫安受圍困時饑荒的情形。

         11-17  錫安的創傷起於假先知的愚昧虛偽。

         我的心腸。見哀1:20注釋。

         。直譯是“重器官”。古人認為肝臟在腹部器官中最重。鑒於內臟被認為是情緒的所在地,“肝()塗地”比喻情緒非常激動。

 

【哀二12「那時,他們在城內街上發昏,好像受傷的,在母親的懷裡,將要喪命,對母親說:“穀、酒在哪裡呢?”」

  〔暫編註解〕「穀酒」:代表最基本的食物。

         對母親說。這裡描述戰爭所帶來的悲慘畫面:挨餓的孩子在無奈的父母懷中哭喊。

         穀、酒。泛指固體的和液體的食物(見申11:14)。

         將要喪命。指他們在母親懷裡快要餓死(見詩16:10;王上17:21注釋)。

 

【哀二13「耶路撒冷的民哪,我可用什麼向你證明呢?我可用什麼與你相比呢?錫安的民哪,我可拿什麼和你比較,好安慰你呢?因為你的裂口大如海,誰能醫治你呢?」

  〔暫編註解〕指出神所加給猶大的刑罰比其他邦國的還重,這是因為猶大身為神的選民,又有律法和先知的警戒,卻依然悖逆神。

         耶路撒冷(猶大國)滅亡的原因乃在於違背了以色列人在曠野時與神所立的約定,而以色列人與神所立的約為一強調「整體特性」的約,整的以色列群體都必須要付出相當的責任,然而西元前七世紀的猶大人,卻似乎對此重要事實出奇地漠不關心。就算有些人或許比較無辜,但他們所屬的團體卻無疑罪孽深重,所以落在神的審判之下。這些妄行、自私的父母對子女命運的漠視,突顯出猶大人敗壞的程度。父母沒有教導子女敬畏神,使子女在神的餵養中長大,反而把子女出賣給巴力,使子女在情感和靈性上都成了巴力的奴隸。父母的必須將正確的屬靈價值灌輸給子女。

         2:13 的意思是作者想要找出一些安慰猶大人的說法,但是卻無能為力,因為耶路撒冷的傷口太大。

         說明沒有人曾遭遇耶路撒冷所受的苦,可以用他的經驗來安慰她。一想到從來沒有人受過她那樣的苦,她的懲罰就更加紮心。

 

【哀二14「你的先知為你見虛假和愚昧的異象,並沒有顯露你的罪孽,使你被擄的歸回,卻為你見虛假的默示和使你被趕出本境的緣故。」

  〔暫編註解〕假先知不說真話,反預言平安,挽救不了被擄的命運。“使你被趕出本境的緣故”意為百姓受假先知誤導偏離正路,以致被趕出境。

         假先知沒有讓百姓正視自己的罪,卻預言平安和繁榮(耶二5;一○15;一四1416;二三940)。

         作者清楚地看出苦難是罪惡直接的後果,粉飾太平的宗教領袖尤應負起絕大部分責任。

         「使你被擄的歸回」:或作「以扭轉你的命運」,使你不致被敵人擄去(參耶27:10)。

         「使你被趕出本境的緣故」:原文作「引誘的事」,指假先知勾引百姓離開正道一事(參申13:5)。

         「見」虛假和愚昧的異象:「先見在狂恍狀態之下看見」。

         「愚昧的異象」:原文僅是「愚昧」。

         「被趕出本境的緣故」:字義是「引誘」、「誤導」。

         虛假異象的特徵就是「沒有顯露你的罪孽」。我們現在傳講的東西是否變成時尚的人本主義,而完全不提人的罪孽了?

         先知應為國家的命運負大部分的責任。他們非但不提醒百姓與神立約的意義,反倒宣告完全錯誤的平安和繁榮之信息( 2:5 10:15 14:13 16:19 ),完全漠視阿摩司、何西阿和其他人所發出的嚴重警告。假先知就等於在鼓勵猶大的居民陷溺於荒淫的巴力敬拜之中,而忽視了西乃之約的公義和道德標準。由於假先知並未揭發及斥責全民的罪,因此他們要為全國走向毀滅和被擄這無法扭轉的趨勢,承擔大部分的責任。

         虛假和愚昧的異象。指猶大不忠實的先知編出異像討好百姓(見哀2:9;彌3:5)。

         顯露。直譯是“顯示”或“揭露”(見哀4:22)。

         默示。該詞的主要含義是“擔子”。預言的信息對於神的真先知是一個擔子。他必須忠實地傳達出來(見賽13:1;結12:10注釋)。

         使你被趕出本境的緣故。或“誘使你”。該希伯來語詞在舊約中只出現一次,含義不明。對於假先知的尖銳指責,也是對於所有神代言人的警告(見結12:2413:6-922:28)。猶大受難的責任,主要在於那些以神的名義引導百姓離開正道的人。

 

【哀二15「凡過路的都向你拍掌。他們向耶路撒冷城嗤笑、搖頭,說:“難道人所稱為全美的,稱為全地所喜悅的,就是這城嗎?”」

耶路撒冷的仇敵惡意的歡喜快樂,正藉著各種輕蔑的動作表現出來(參:耶十九8,二十五9,等等)。大衛的京城幾個世紀以來一直是其居民的驕傲(參:詩五十2),但現在他們對自我的稱許卻害得自己被恥笑。猶大的仇敵積壓已久的憎恨,此刻趁著猶大無能為力、落魄潦倒之際表露無遺。──《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他們向「耶路撒冷」城嗤笑:原文是「女子耶路撒冷」。

         「全美」:「完全美麗」。

         嗤笑。見耶18:16注釋。

         搖頭。通常表示藐視(見太27:39;可15:29)。

     1517“拍掌”:嘲笑的表示。猶大國的人受盡各種淩辱和恥笑,無地自容,敵人反得勝利,遂其所願(“使你敵人的角也被高舉”)。

         15-17指猶大受盡折磨,在傷害之外還加上淩辱。

 

【哀二15 拍掌】動作和姿勢的含義隨著文化的不同,亦有所歧異。拍掌在現代文化中可以用來表示讚賞,或召喚屬下或孩童,吸引人的注意,伴和音樂,或表示憋氣(單拍一下)。在古代社會中,這動作亦有好幾個功用。拍掌可以用來表示讚美(詩四十七1),喝彩(王下十一12),但本節使用的是另一個動詞。本段所用的動詞所表達的是憤怒或嘲笑(民二十四10;伯二十七23)的意思。不同用意的拍掌在確實動作上可能也有細微的分別。參較以下三個現代用法的不同含義:(一)雙手與身體平行循水準方向拍掌(喝彩);(二)以大致垂直的方向擊掌(憋氣);(三)手掌與身體成直角,雙手上下交替拍掌(彷佛拍掉手上的塵埃)。本節所描寫的確實手勢究竟怎樣卻不清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二16「你的仇敵都向你大大張口。他們嗤笑,又切齒說:“我們吞滅她,這真是我們所盼望的日子臨到了!我們親眼看見了!”」

  〔暫編註解〕「切齒」:「咬牙」。

         (你的仇敵)都。1617節開頭的希伯來字母pe'`ayin顛倒了順序(見哀1:1注釋)。這種變化沒有令人滿意的解釋。在哀3:46,49和哀4:16,17中,也有這種現象,成了《哀歌》作者的一個特點。

         大大張口。即吞食(見詩22:13)。

         切齒。表示憎恨和輕視(見詩35:1637:12)。

 

【哀二17「耶和華成就了他所定的,應驗了他古時所命定的。他傾覆了,並不顧惜,使你的仇敵向你誇耀,使你敵人的角也被高舉。」

  〔暫編註解〕「角」:代表力量。

         古時。在多世紀以前,神就警告以色列,如果她堅持不順從祂,就有災難臨到她(利26:14-39;申28:15-68)。有一連串的先知重複了這些警告,現在應驗了。

         。見第3節注釋。

 

【哀二18「錫安民的心哀求主。錫安的城牆啊,願你流淚如河,晝夜不息;願你眼中的瞳人淚流不止。」

節的主題突然改變,而這種情形亦見於本書他處。作者呼籲這痛心疾首的城市向神哀求。馬索拉經文的18節一開始是他們的心哀求(RSV大聲哀求NEB全心哀求),這裡指的是百姓全體,接著是錫安的城牆啊AVNEB亦同;RSV錫安啊)。此處馬索拉經文將「城牆」作「主」的同位詞。有關將神當作保護的牆,參撒迦利亞書二5。──《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錫安民的心哀求主」:原文沒有「錫安民」,作「他們的心哀求主」。

         「眼中的瞳人」:原文是「眼睛的女兒」。意義當然是「瞳仁」。

         錫安民的心。就是猶大人。

         城牆啊。和第8節一樣,城牆代表耶路撒冷。

         你眼中的瞳人。也許指眼球本身。

     18-19  催促錫安向主哀求:假先知引百姓誤入歧途,詩人提醒百姓惟有耶和華才是他們投靠的對象。

 

【哀二18~22錫安的呼求】

  看見國土被佔,國破人亡,先知囑咐錫安向神哀求,因為只有神才是她的解救者,是其信心的源頭(不少人認為18節的「城牆」是指城內居民)。

祈禱 親愛的主,求諟洇琱p心自己的見證,免得如假先知般誤導他人。使我在諈爾僈y中審察自己所言所行。──《新舊約輔讀》

 

【哀二19「夜間,每逢交更的時候要起來呼喊,在主面前傾心如水。你的孩童在各市口上受餓發昏,你要為他們的性命向主舉手禱告。」

「更」是時間的單位,整個夜晚十二個小時分成三更,每更各有四小時(參:士七19),因此這裡指的是在夜晚每隔一定的時間便發出悲嘆,目的顯然在於打斷餘民的睡眠,並提醒他們,他們的悲痛其實就是對他們先前所犯罪行的懲罰。中斷睡眠在近代被用作心理武器,用以引導人供出思想上或其他方面之不軌,成效甚高。──《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每逢交更的時候”。每四個小時為一更,晚上十二個小時分為三更;這堳每一次換更的時候都醒來。

         形容祈禱的懇切。

         「交更」:古人將晚間為三更(參士7:19),每四小時一更。

         「交更的時候」:原文是「夜間更次開始」。當時一夜分為三更。每更四個小時。

         「傾心如水」:當時的以色列人相信在極度悲痛的狀況下,人的心變成水,由眼中流出。

         起來。希伯來語是qum(見可5:41注釋)。指起床的人,因為本行的背景是夜間。

         交更的時候。在舊約時代,猶太人通常把夜晚分為三個部分,即三個“更”:第一部分從日落到大約十點鐘;“三更”(士7:19)從十點到大約二點;“晨更”(出14:24;撒上11:11)從二點到日出。這裡似乎指整個夜晚,——在天黑時,在深夜,在淩晨,──耶路撒冷的百姓從床上被叫起來,在極端恐怖中尋求耶和華。

         傾(心如水)。見第11節注釋。

         你要為他們的性命向主舉手。這是古時祈禱常用的姿勢(見詩28:263:4119:48134:2;提前2:8)。

         各市口。見哀4:1;賽51:20;鴻3:10。古時的城市一般未經規劃,街道往往不過是彎彎曲曲的通道,通往廣場和其他公眾聚集的地方。“市口”顯然指通往廣場或十字路口之處。

 

【哀二19 傾心如水】欺壓他們的人拍掌(spq kappayim15節),但本節卻鼓勵以色列人如水傾出(shpk kammayim)其心。倒水(澆奠)是崇拜的作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二20「耶和華啊,求你觀看,見你向誰這樣行!婦人豈可吃自己所生育手裡所搖弄的嬰孩嗎?祭司和先知豈可在主的聖所中被殺戮嗎?」

擬人化的錫安在驚愕中,從這可怕的一幕轉而絕望地向神呼求,提醒神受苦的正是祂的選民。作者鼓勵同胞們充分地表達其紛擾的情感是對的,因為在當時的情況下,發抒情感會讓他們好過一點。──《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你向誰這樣行」:意思是「你曾這樣對待過誰呢?」

         「自己所生育」:原文是「果實」。

         求你觀看。第20-22節是猶大向神的祈禱,以回應第19節的呼籲。

         見你向誰這樣行。耶路撒冷並不想告訴神該怎麼做。她只是以真誠祈禱和悔罪的精神,懇求得到祂的注意,承認天父比她更瞭解什麼是對她最有利的。

         向誰。所描繪的這個可怕場面,不是落在異教的國家,而是落在神的選民身上。祂曾向他們承諾極大的福氣,只要他們順從(見創12:2,315:518:1826:3,428:14;申28:1-1330:1-1033)。所以凡自稱擁有神最豐富之應許的人,就負有相應的責任,好讓基督的義遮蓋他們的生命,使他們不會被發現與他們所追求的福氣不相稱。

         以色列的極大苦難,說明如果他們忠於耶和華,本來會得到不可估量的福氣。

         吃自己所生育。即自己的孩子(見哀4:10)。申28:53;耶19:9預言了在極端情況下的這種暴行。王下6:28,29證明確實發生過這樣的事。

         手裡所搖弄的。希伯來語是tippuchim,含義不明,因為沒有出現在舊約別處。有各種譯法:“一手之寬的”,“用繈褓包裹的”、“抱著搖晃的”、“溫和照料的”,“發育完全和健康的”等。不論如何理解,tippuchim 似乎都是指可愛的兒童。他們在平時應受到疼愛和保護。

     20~21 耶路撒冷被圍困,糧食斷絕,迫使一些母親去吃自己的孩子(“手堜珝n弄的嬰孩”指曾細心溫柔地照顧的),祭司在聖殿被殺,街上屍骸遍地。參看耶利米書十九章9節的腳註。

         20-22  錫安絕望的呼喊:錫安再以第一人稱出現,她因著神無憐恤的審判再發出痛苦的哀唬。

         20~22城破之際,就算沒有立時死在刀下的人,卻在耶路撒冷的斷垣殘壁中昏倒、垂死,卻無人加以援助,這一幕顯然在作者的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相信任何擁有如此敏銳之創作力的人,都會有一樣的感受。垂死的孩童似乎是在絕望中尋找食物,因此從家裡爬到城中心的街上,卻仍毫無所獲。擬人化的錫安在驚愕中,從這可怕的一幕轉而絕望地向神呼求,提醒神受苦的正是祂的選民。

 

【哀二20 人吃人】人互相吃食是主前七世紀亞述條約的標準咒詛之一。在面臨饑饉之時,這是逼不得已的最後手段。嚴重饑荒(例證可見于《阿特拉哈西斯史詩》)和圍城(如:主前650年左右亞述巴尼帕圍攻巴比倫)都能使食物供應斷絕,導致條約所預期的這種嚴重之絕望。圍城在古代經常發生,故此這種情況並不如想像中的罕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二21「少年人和老年人都在街上躺臥,我的處女和壯丁都倒在刀下。你發怒的日子殺死他們。你殺了,並不顧惜。」

處女和壯丁被殺戮的後果尤其嚴重,因為這使得下一代無法延續。雖然毀滅臨到百姓,無人倖免,但作者體認到迦勒底人不過是毀滅的工具,他們在神的許可之下運作,用以懲罰頑梗的以色列人。錫安現今學到了痛苦的教訓,亦即他們所種的是風,所收的必然是暴風,而且這因果關係完全基於神的永恆不變和前後一致。──《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在街上躺臥」:指僕倒在地,陳屍街頭。

         「在街上躺臥」:應該跟「倒在刀下」同義,指「被敵人屠殺」。

         「你殺了」:字義是「大批屠殺」。

 

【哀二22「你招聚四圍驚嚇我的,像在大會的日子招聚人一樣。耶和華發怒的日子,無人逃脫,無人存留。我所搖弄所養育的嬰孩,仇敵都殺淨了。」

耶路撒冷自認是居民的母親,她所用的描述,是一位母親會用以提到自己下一代的字眼。人們對孩童──尤其是男童──有極高的期望,但這只有讓他們的滅亡更覺悲慘。──《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作者應該還記得過去節期的日子中,以色列人由各地集中到耶路撒冷來過節的景況。但是現在是敵人由各地集中到耶路撒冷來攻擊擄掠。

         大會的日子。見哀1:15注釋。

 

【哀二章  古代世界為城市淪陷而作的哀歌】在以色列的歷史、神學、文學之中,耶路撒冷淪陷是個轉捩點。同樣,在吾珥第三王朝(約主前2000年)結束之時,吾珥的淪陷(亡於來自東方的軍隊)對古代近東來說,也成為了神明離棄城市,導致它被毀滅的畫像。這兩個城市都各有自己的文學,以哀歌追念所流之淚,同時在神學方面反省失陷的意義。為吾珥淪陷而哀悼的有兩篇不同的著作:分別稱為《吾珥被毀悼詞》和《蘇美和吾珥被毀悼詞》。此外尼普爾、烏魯克、埃裡杜、埃基瑪爾(Ekimar),都各有悼詞(但後三者已經殘缺不全),可以上溯到主前二十世紀。這些著作與聖經的耶利米哀歌不同之處,在於每個古代近東著作都包括了神明決定修復該城的情節。它在文學上所扮演的角色,是試圖證明新王朝的合法性。

  這些作品的主題都是神明離棄了該城,使之暴露在敵人手下被毀。它以詩歌的方式,詳述百姓的痛苦──失去田地、家園,親人死亡,被擄、外遷。同時借著思考神明為何如此對待他們,這景況要維持多久等問題,反映他們的絕望。解釋一旦提出,城市的陷落便不再視為冒犯神明之故,而是單純反應政局變動是無可避免之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思想問題(第2章)】

 1 本章1-10節裡,與以色列作對的是那一位?你對這一位是否存敬畏的態度,不敢隨意得罪?參來10:26-31

 2 假先知的愚昧虛偽(14)令錫安大受苦楚。主耶穌曾預言世界末日主再來之前會有假先知起來迷惑人(參太24:11, 24; 彼後2:1),你如何在現今的時代作準備,以免被迷惑?

 3 假先知令人進入歧途,耶和華的僕人則引百姓回到神面前,向主禱告(19)。今日的教會是否也有引人離開真理的人?你有否帶人回到真道上?

 4 比起上1章,本章的論孩童、死亡、敵人嗤笑幾方面有何進一步的描繪?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等《耶利米哀歌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