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哀歌第五章拾穗

 

【哀五1「耶和華啊,求你紀念我們所遭遇的事,觀看我們所受的辱。」

  〔暫編註解〕「凌辱」:「責備」、「毀謗」、「羞辱」。

         求你紀念。《哀歌》的最後一首詩,是祈禱復興。所描述的顯然是猶大和她的百姓在耶路撒冷淪陷以後的狀況。

     118 這段描述猶太人在俘虜者巴比倫人手下受苦,受淩辱和意志消沉。

         1-22  第五首哀歌:最後一首是團體的禱告詩,求神記念他們的苦況,並在悔罪的心意中,仰望神的恩惠,使他們得以再次復興。本章雖有22節,但字母排列的形式卻不存在。

         1~22與前四首不同,這首哀歌不是字母詩。從內容來看也不是純粹描寫滅亡慘狀的哀歌,而是一篇向耶和華的祈禱。祈禱中作者流露悲傷與痛苦之情,因為他很清楚遭遇災禍本來就是神對罪惡的審判;雖然沒有展現喜悅或充滿盼望的心情,但他知道耶和華是唯一的拯救,因此仍在痛苦中向祂發聲。

     本章為哀歌第五首,是一篇求神紀念百姓苦況的禱告詩,雖然和第一、二及四首一樣共22節,但非字母詩體。

         這首詩與前四首形成幾方面對照:它不是離合體詩歌詩,儘管它也有22節,與希伯來語字母數相同,而且不是按希伯來悲歌的格律特徵寫成的。但這一章仍有顯著的詩歌特徵。每行分成平行的二個部份。反復是希伯來詩歌的特色。詩人對字音特別注意,這是不尋常的。因為希伯來語詩歌不是以押韻和准押韻見長的。

 

【哀五1~18祈禱中複述苦況】

  本段是錫安居民集體向神的禱告,求神記念他們的苦境。這堜狶峸e的事例應該是指耶路撒冷陷落後的情景。從人民的憶述中,我們可以想像他們痛悔的心。這塈峸e的苦難實在很大,若果我們是那時的錫安居民,不知會有何感受?幸好錫安居民亦知道降災禍的神同樣是憐恤的神,所以他們向神祈禱及申訴苦難,望祂施恩。第3節是指耶路撒冷再不是屬於以色列人的了。「到了我們的頸項上」(5)意謂被征服,因古時的勝利者愛把腳踏在敵人的頸項上以表示征服對方(參賽五十一23)。第7節支持十誡中的第二條誡命,表示人的罪孽能夠影響後代。「曠野的刀劍」(9)指沙漠中的阿拉伯強盜。「冠冕從我們的頭上落下」(16)意謂以色列人失去尊嚴。──《新舊約輔讀》

 

【哀五1~22求賵_新我們的日子】

  第五首哀歌雖不是「離合詩體」,只是由二十二節組成,卻仍能保持與其他哀歌相稱。有人稱這首哀歌為「集體哀歌」(如詩四十四,七十四,七十九等),因為它把第三章及第四章上半部個人(錫安以「我」代替)的強調轉為集體(用「我們」)的哀求。

祈禱 神啊,感謝諢A因踶ンW難磨煉人對諈澈H心,所以求諟洇琣b苦難的日子賜我悟性和力量來倚靠諢A領會諈漱葽N。──《新舊約輔讀》

 

【哀五2「我們的產業歸與外邦人;我們的房屋歸與外路人。」

以色列人引以為傲的產業(利二十24)已然荒蕪且被外邦人的軍隊所佔。在西元前五八七年之後,一些以東人深入猶大南部,定居於希伯崙之南,之後其他以東人及阿拉伯人亦隨之遷移。──《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產業”:猶大的土地。

         「產業」:「基業」、「地業」。對於猶大人來說,這是神賞賜的永久地業,甚至是不可轉讓的。

         「外邦人」:「陌生人」。

         「外路人」:「外國人」、「外邦人」。

         外邦人。見哀1:10注釋。

 

【哀五3「我們是無父的孤兒,我們的母親好像寡婦。」

這節是指耶路撒冷再不是屬於以色列人的了。──《新舊約輔讀》

  〔暫編註解〕寡婦。見哀1:1注釋。可按字面或寓意理解。許多男人死在戰鬥中,還有許多人無疑被擄走,留下了妻兒。

 

【哀五4「我們出錢才得水喝,我們的柴是人賣給我們的。」

得勝的迦勒底人對留在故土可憐的猶大人監控得十分嚴密,甚至生活最基本的用品如飲用水,都必須要購買才得享用。──《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以色列民在曠野四十年不但衣服沒有破,鞋子沒有壞,而且有劈柴挑水的人,柴和水供應不缺(看申二十九5,1011)。現在,犯罪的結果,是生活在他人的土地上,水和柴都得付出代價。

         5:4 原文直譯是「我們用銀子(才能)喝我們的水,他們用雇價帶我們的木柴來」。

         5:4 的形容是很不尋常的,因為水和木頭應該是很容易取得的東西。有些人認為這是指巴比倫的苛捐雜稅,連喝水燒柴都要付錢,非常不合理(這些東西原本都是耶城居民自己的)

         本來以色列地上的資源(水、柴)是神給以色列人的,現在以色列人卻必須購買才能取得,這真是情何以堪。

         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現在都要出錢購買。

         4~ 5 被擄的人要付錢才得到“水”和“柴”。

 

【哀五5「追趕我們的,到了我們的頸項上,我們疲乏不得歇息。」

「到了我們的頸項上」意謂被征服,因古時的勝利者愛把腳踏在敵人的頸項上以表示征服對方(參賽五十一23)。──《新舊約輔讀》

  〔暫編註解〕“到了我們的頸項上”亦作“緊跟在我們的腳步後”,喻窮追不捨。

         「到了我們的頸項上」:即「把我們征服」;古時勝利者把腳踏在敵人的頸項上,表示征服了對方。(見書10:24; 參賽51:23;林前15:25

         「到了我們的頸項上」:也可譯為「我們被追趕到頸項上」,「十分火急」的意思。

         我們的頸項。意思可能是被緊追。有人認為這是指他們所受奴役的殘酷:“我們被牽著頸項驅趕”。埃及的銘文描述囚犯的脖子被系在一起。

 

【哀五5節有些難譯,RSV NEB 依照辛馬庫譯本〔Symmachus,根據傳統,乃西元三世紀的猶太人,改信伊便尼派之教導(即諾斯底主義的一派),將舊約譯為希臘文,譯文後被俄利根(Origen)收錄在其所編的六種經文合璧(Hexapla)和四種經文合璧(Tetrapla)二書中〕,將此處解作「軛」。馬索拉經文可譯成我們被追趕到了我們的頸項,但此意義仍不十分明確,可能指的是古時的傳統──勝利者把腳踏在戰敗的敵人頸上(參:書十24;賽五十一23)。──《丁道爾聖經註釋》

 

【哀五6「我們投降埃及人和亞述人,為要得糧吃飽。」

節顯示了被基大利統治的餘民絕望的景況。他們的情況危急,以致樂意與埃及或亞述結盟以確保他們能苟活。亞述在此代表巴比倫(參:耶二18)。──《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投降”:有歸順的意思。或指巴比倫立亞希甘的兒子為省長後,為以實瑪利所殺,餘民四散逃亡,有一部分去了埃及(王下二十五2526)。“亞述人”可指亞述(耶二18),更可能指亞述人過去佔有的土地(參拉六22)。

         或指基大利的餘民為獲苟延而流離逃竄的事(參耶41-43章);亞述在此代表巴比倫(參耶2:18)。

         「投降」埃及人:「伸出手」,意義可能是「求助」或「乞討」之意。猶太版英文聖經(TNK,1985)作「We hold out a hand(我們伸出一隻手)....」。

         「埃及人和亞述人」:南國猶大是被巴比倫所滅的,不過這裡可能在描寫的是以色列和猶大的悲慘歷史,他們反反覆覆依靠埃及和亞述兩大勢力,終究沒有好下場。參 2:18,36  7:11  12:1

         由西元前第七世紀開始,猶大已經受亞述所支配。後來埃及開始控制該區域。埃及人於西元前六九年將約西亞之子約雅敬放在猶大國位,他一直向埃及效忠,直到尼布甲尼撒中止這關係為止。西元前六四年亞實基倫陷落之後,約雅敬向巴比倫朝貢了幾年。但尼布甲尼撒在西元前六一年入侵埃及失敗,約雅敬再度倒向埃及,停止納貢給巴比倫。因此當尼布甲尼撒於西元前五九七年討伐耶路撒冷時,埃及是猶大所倚靠的主要盟友。因此猶大可說是完全依賴埃及和亞述。

         其實倚靠強權不是不用付出代價的,神常提醒祂的百姓不要倚靠這些。我們只注重眼前的利益嗎?我們為了暫時的好處拋棄尊嚴向人乞討、或放棄一些重要的信仰原則嗎?

         投降。即“屈服”(見拉10:19;耶50:15;結17:18)。

         埃及人。在約雅敬的初期,猶大受埃及的轄制。

         亞述人。見拉6:22注釋。

 

【哀五6 埃及和亞述】由主前七世紀開始,猶大已經受亞述所支配。瑪拿西王在位五十五年之內的大部時間都是其忠心藩屬。約西亞時代霸權由亞述轉移到巴比倫時,猶大瞥見了一線的獨立機會。在這個過渡時期之內,埃及開始試圖控制本區。埃及人於主前六○九年將約西亞之子約雅敬放在猶大國位,他一直向埃及效忠,直到尼布甲尼撒的霸權中止這關係為止。六○四年亞實基倫陷落之後,約雅敬向巴比倫朝貢了幾年。但尼布甲尼撒在六○一年進侵埃及失敗,約雅敬再度附從埃及,停止繳納東往巴比倫的歲貢。因此當尼布甲尼撒在主前五九七年討伐耶路撒冷時,埃及是猶大所倚靠的頭號盟友。故此,猶大可說是完全依賴埃及和亞述,這關係一個世紀多以前已經存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五7「我們列祖犯罪,而今不在了,我們擔當他們的罪孽。」

本節支持十誡中的第二條誡命,表示人的罪孽能夠影響後代。──《新舊約輔讀》

  〔暫編註解〕耶路撒冷落入仇敵手中,這個責任應由列祖和子孫同擔,因為當代的百姓也犯了罪(16節;耶十六1112;三十一2930)。

         有關百姓要擔當列祖拜偶像的罪,見出20:5; 5:9

         「而今不在了」:意思是「已經過世了」。

         「擔當」他們的罪孽:「負重荷」、「背負」。

         5:7 應該不是推卸責任給自己的祖先,而是承認自己是來自一個罪惡的民族,自己的祖先就已經開始犯罪了。

         我們列祖。見王下21:11-1523:26,27

 

【哀五7節的思想和十誡的第二誡一致(出二十45)。人類世代的延續不容許個人離群索居。因此,子女便承接了父母生命和所作所為的果效(參:申五910)。一般人抱怨後代要為祖先的罪孽受罰,耶利米卻早已否定這種抱怨(耶三十一2930)。──《丁道爾聖經註釋》

 

【哀五8「奴僕轄制我們,無人救我們脫離他們的手。」

  〔暫編註解〕“奴僕”指巴比倫人。過去的奴僕現在成了主人,轄管耶城。

         「奴僕轄制我們」:指的可能是「巴比倫派遣統治猶大的低階官員」。當然這些低階官員原本的身份可能真的是奴隸。巴比倫人和亞述人對於戰俘皆採用高壓殘忍的對待方式。

         奴僕。在《舊約》中指政府官員的時候,不一定表示地位低。它可以指高級官員(見尼2:10注釋)。

 

【哀五9「因為曠野的刀劍,我們冒著險才得糧食。」

「曠野的刀劍」指沙漠中的阿拉伯強盜。──《新舊約輔讀》

此時真正威脅生計的是掠奪的強盜,他們可能是巴比倫人或是遊牧的阿拉伯人。他們搶掠那些到附近田野覓食,毫無警覺的村民。──《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曠野的刀劍”指行蹤飄忽,打家劫舍的亞拉伯匪徒。

         「曠野的刀劍」:指出沒在沙漠中的亞拉伯強盜,以色列人出到曠野收割,經常被他們搶掠。

         「曠野的刀劍」:意義應該是指「出沒於曠野的土匪」。

         「我們冒著險才得糧食」:原文是「我們用生命(才能)把食物帶進來」。

         這一獨特的用語可能指曠野的強盜,專門搶劫那些在無人防禦的國土上尋找食物的人。

 

【哀五10「因饑餓燥熱,我們的皮膚就黑如爐。」

  〔暫編註解〕「黑」:原文或作「熱」。

         飢餓「燥熱」:「蒸騰的熱氣」。

         「黑如爐」:原文是「燒熱如火爐」。

         5:10 猶太版英文聖經(TNK,1985)作「Our skin glows like an oven, with the fever of famine(我們的皮膚燒如火爐, 因著飢荒之熱)」。

         。直譯為“變熱”,形象地描述了耶路撒冷受到最後圍困時遭遇可怕饑荒所造成的炎熱(見哀2:204:10)。

 

【哀五11「敵人在錫安玷污婦人,在猶大的城邑玷污處女。」

 

【哀五12「他們吊起首領的手,也不尊敬老人的面。」

  〔暫編註解〕首領被處死,還要掛起來示眾,極盡侮辱之能事(參申二十一2223)。

         處死後把屍首吊起來,目的是作進一步的侮辱。

         「老人」:或作「長老」。

         「他們吊起首領的手」:原文的順序是「領袖」、「他們的手」、「被掛起來」。至少有兩種解釋,且似乎都說得通: 1.「領袖被他們的手掛起來」-這種解釋認為「他們的手」是敵人的手,指敵人把以色列的領袖們掛起來。2.「領袖的手被掛起來」-這種解釋認為「他們的手」是領袖的手;如果這是正確的,那這裡指的可能是一種酷刑,或者對於死者加倍的侮辱。非利士人就曾經把掃羅王的屍體釘在牆上表示侮辱 撒上 31:10。不過此處應該是指一種「將人吊起來的刑罰」,而非指「吊死」。因為當時應該還沒有「吊刑」。

         「不尊敬老人的面」:原文直譯是「老人的面也不受尊崇」。

         吊起首領的手。歷來常見的折磨方式。

 

【哀五12 吊起首領的】這些首領是「掛在仇敵手上」,還是「綁著手吊起來」,希伯來原文模棱兩可。後者(和合本的翻譯)並無先例。掛起表示處決,一般是處死之後才被掛起來。「掛起」的方法通常是插在竿子上。此舉的物件最常是叛黨領袖或王室成員(撒上三十一10)。古代近東的軍隊普遍將被擊敗的敵人處以刺刑。譬如亞述,就將這作法視為心理戰術和恐怖活動(如他們的王宮壁畫上所描繪的)。又請參看:以斯帖記二23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五13「少年人扛磨石,孩童背木柴,都絆跌了。」

這節再一次論述猶大自己招致的可怕懲罰。以色列的首領被崛起的「奴僕」所背叛,更進一步被雙手捆綁,吊在空中來淩辱。甚至少年人和孩童均因社會體制之崩潰,而被迫作粗活。對少年人而言,磨榖物是極為羞辱的事,因為這是女人的工作(參:士十六21)。──《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扛磨石”亦作推磨,為羞辱的奴隸工作(看士十六21)。

         推磨被視為婦女的工作(參看士一六21),對男性來說是有損身分的。

         「扛」磨石:「舉起」、「承擔」。

         「扛磨石」:當時通常是用磨石將穀粒磨成麵粉,一般是社會階層最低之人的工作。當時的磨石是手磨(又稱鞍磨),用兩塊石頭製成。下磨石有凹面,上磨石呈長方形。日常將穀粒磨成麵粉的工作是用上磨石,將散在下磨石面的穀粒磨成粉。用驢或奴隸推動的大型旋轉式石磨要到舊約晚期之後才發明。考古學家在埃卜拉的王宮發現一個存放了十六個手磨的房間,據信是囚犯磨麵之處。

         兒童被迫扛沉重的木柴。磨谷和運柴被認為是奴僕的工作(見士16:21;見書9:21注釋)。

 

【哀五13 在磨石做苦工將谷粒磨成麵粉用的通常是磨石,這是社會階層最低之人的工作。手磨(又稱鞍磨)是古時家用的基本設備之一,用兩塊石頭製成:下磨石有凹面,上磨石呈長方形。日常將谷粒磨成麵粉的工作是用上磨石,將散在下磨石面的谷粒磨成粉。美索不達米亞的大型磨坊往往充作監獄工廠,但囚犯所用的依然是手磨。用驢或奴隸推動的大型旋轉式石磨要到舊約時代之後才發明。埃卜拉的王宮有一個存放了十六個手磨的房間,相信是囚犯磨面之處。在磨坊工作的通常包括戰俘、罪犯,和欠債不還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五13 木柴的重擔要供應廚房的灶火,木柴是經常不斷的需要。王宮、聖殿、大戶都使用奴隸來擔任這工作。即使是孩童也可以幫忙搬運分配木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五14「老年人在城門口斷絕,少年人不再作樂。」

昔日長老和審判官坐著施行審判的地方,如今已荒蕪。──《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城門口”為長老斷案的地方,但老年人已不見了。“城門口”也是聚談歡樂的地方,可是少年人已無心作樂。

         「老年人在城門口斷絕」:指再沒有審判官坐在城門口辦案。

         「城門口」:是當日生意買賣和裁判(地方司法)的地方。而長老們正是扮演司法官的角色 29:7 。現在城門口沒有老年人,代表城裡的生活秩序和訴訟正義也瓦解了。

         「作樂」:字義是「弦樂歌曲」、「樂曲」。

         城門口。見創19:1;書8:29;哀1:4注釋。

 

【哀五15「我們心中的快樂止息,跳舞變為悲哀。」

  〔暫編註解〕跳舞。希伯來人把跳舞看作表達歡樂和讚美的特殊方式(詩30:11149:3150:4;耶31:4,13;見撒下6:14注釋)。

 

【哀五16「冠冕從我們的頭上落下,我們犯罪了,我們有禍了!」

「冠冕從我們的頭上落下」意謂以色列人失去尊嚴。──《新舊約輔讀》

  〔暫編註解〕“冠冕”是光榮的象徵,現在已不再見昔日的榮耀和尊嚴。

         掉落的“冠冕”顯示耶路撒冷的榮耀已經失去。

         「冠冕從我們的頭上落下」:指以色列人失去國家的尊嚴和威望。

         「我們有禍了」:原文是感嘆詞「悲哀!」、「哀!」、「哦!」,是因著悲哀或絕望而痛哭。

         人常在絕境時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和罪惡,不過至少先知為自己和人民呼喊代求,知道自己真的錯了,沒有執迷不悟。我們願意願意在神面前常常反省自己嗎?還是真要等到不行才來向神反悔?

         從歷史中我們看到有些人還真是搞不清楚狀況。耶路撒冷淪陷後,一些寄居埃 及的猶太居民竟然還繼續向女神伊施他爾燒香,沒弄懂會亡國就是因為拜偶像造成的,還自以為是,不聽先知的勸告( 44:15-18 )。我們自己和我們的 社會是否也像這群腦袋不清楚的傻瓜,向著錯誤的方向猛然前行?

         冠冕。國家主權標誌的落地象徵猶大隨之而失去的一切。

 

【哀五16國家的尊嚴和威望亦已喪失,因為百姓不斷拒絕履行西乃之約的責任。這個意象完全表達了以色列的降卑,且對她淪亡的原因,下了正確無誤的評估。這種對於「罪必招致懲罰」的認知,促使作者為自己的同胞代求。──《丁道爾聖經註釋》

 

【哀五16 冠冕王族佩戴冠冕作為地位和權柄的象徵。故此這字的意思,亦延伸到包括自然伴隨地位和權柄的尊嚴和榮譽。以色列在本節所戴的不是實物的冠冕,而是他們的尊嚴和榮譽。──《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哀五17「這些事我們心裡發昏,我們的眼睛昏花。」

  〔暫編註解〕「這些事」:應作「因此」。

         5:17 原文是「為了這事、我們心裡發暈,為了這些事、我們的眼昏暗」。

         心裡「發昏」:「頭暈的」、「不舒服的」。

         眼睛「昏花」:「變暗」。

         昏花。要麼因為過度哭泣,要麼喻指因目睹可怕的情景(見哀3:51注釋)。

 

【哀五18「錫安山荒涼,野狗(或作“狐狸”)行在其上。」

作者在此以徘徊的野狗之意象,傳達出一度人口眾多的錫安山如今荒涼的畫面。──《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野狗」:「狐狸、「掘洞者」、「狐狼」。

         此處忠實的說明猶大人被佔領軍奴役的狀況,傳統的社會秩序維護機制被破壞,佔領者派遣的統治者為所欲為。

         錫安山。就是耶路撒冷(見詩48:1,2注釋)。錫安山被認為是神的居所(見詩74:276:2),但現在神已經離開。

         野狗(或作狐狸)。希伯來語是shu`alim(見士15:4注釋)。出現狐狸,尤其是野狗,是強調原來的大都市變成一片荒涼。這首詩的背景,顯然是該城市陷落一段時間之後。

 

【哀五19「耶和華啊,你存到永遠,你的寶座存到萬代。」

  〔暫編註解〕作者哀痛深切,但並未感到絕望。他憑著信心呼求,相信那掌握王權的神一定會再次看顧受苦的百姓,復興以色列民。

         詩人信心的呼喊:眼前雖然愁雲密佈,但當他抬頭仰望神時,確信神仍坐在寶座上, 的王權存到永遠。

         「存」:原文或作「坐」,指作王。

         「萬代」:原文是「世代」「世代」。

         「你的寶座存到萬代」:先知處在局勢混亂的慘境中,看到統治的變成奴隸、慈悲的變成殘忍、富足的變成乞討的....等等,因此他深刻體會到沒有甚麼是可以永遠長存的,除了神和祂的寶座;即使情況不利,神也不會從寶座上摔下來或有甚麼動搖,祂永遠扮演著掌權者的角色。這句對神的描述似乎有著很深的內涵,我們能體會世事倏忽即逝,神卻永遠堅定嗎?

         。人類無論遭遇什麼,神始終統管一切。所以祂的應許是可靠的。

         永遠。希伯來語是le`olam(見出12:1421:6;王下5:27注釋)。

 

【哀五19~22復興的祈求】

  這是作者信心的祈求。雖然眼前瘡痍處處,但當作者仰望神時,他肯定神仍作王,祂的寶座永遠長存。這信心帶給人民極大盼望,所以他們祈求復新他們的日子,回復昔日蒙福的光景。22節的「貐滿v可譯作「除非諢v,這是作者不願意看見的事情。──《新舊約輔讀》

 

【哀五20「你為何永遠忘記我們?為何許久離棄我們?」

  〔暫編註解〕「永遠」:原文或作「不斷」。

         「永遠」忘記我們:「永續的」、「長存的」、「持久的」。

         永遠。希伯來語是lanesach(見撒上15:29注釋)。

 

【哀五21「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向你回轉,我們便得回轉;求你復新我們的日子,像古時一樣。」

節表達了作者對於全民復興以及與神和好的渴慕,因為他深信神對祂的子民仍有一至高的計劃。──《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像古時一樣”:像神歷代對待肯悔悟的以色列人一樣,因祂的怒氣不過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詩三十5)。

         「復新」:「更新」、「使再次成為新的」、「修補」。

         「求你使我們向你回轉」:這篇禱告哀求中,可以看到作者很重視人的責任。他不只承認神的審判是因為自己的罪惡,也求神使人們回轉,而不是單方面的求神憐憫而已。其實若不是神施恩轉化人心,罪惡的人類也很真的很難自己歸向祂,不過我們是否像先知警覺到自己需要認罪回轉?求神賜下智慧,讓我們可以認清自身的處境。

         回轉。直譯是“領回”、“使回來”,故有“恢復”之意。這不但是祈求擺脫囚擄。耶利米經常用這樣的話指今世和屬靈的復興(耶3:1,1231:16-21)。這裡所強調的是,唯有神能使失喪的罪人重得祂的悅納。唯有祂能賜恩典使罪人悔改,“回轉”歸祂(見徒5:31;羅2:4)。

         耶和華沒有全然棄絕猶大。耶利米曾宣佈許多復興的應許(耶16:13-1527:21,2230:5-2433:7-9;哀3:22,31,32)。

 

【哀五22「你竟全然棄絕我們,向我們大發烈怒。」

竟」可譯作「除非」,這是作者不願意看見的事情。──《新舊約輔讀》

節可譯成「除非禰全然棄絕我們」,或是疑問的方式「難道禰已全然棄絕我們了嗎?」上述兩種譯文都表達了作者對以色列仍舊被神拋棄的體認。然而,按照神在前約中的憐憫,作者無法相信神已然棄絕祂的子民(參:羅十一12)。──《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此詩結尾看似十分淒清,好像全然無望。舊約中有許多書都以沉重口吻作結:《以賽亞書》以觀看違背神的人的屍體作結;《瑪拉基書》用“免得咒詛遍地“作結;要人冷靜,切實考慮。本節原文有”除非你全然棄絕我們…”之意,重點放在21節上。猶太人每年陰曆三、四月守亞筆月紀念耶城兩次陷敵時(一次為巴比倫,一次為羅馬所攻陷),讀畢全章,必重讀21節;滿懷希望面對將來。

         像瑪拉基書一樣(參看瑪四6),本書以一句消極的話來結束;因此,猶太人在公開誦讀的時候,習慣上讀完第22節之後,會把第21節再讀一遍。

         這是極悲觀絕望的結尾(參賽66:24; 4:6):以色列人在苦難中感覺黑夜漫漫,似乎被神全然棄絕。日後猶太人在會堂宣讀本節時,每再重複21節。有學者則認為「你竟」的原文應譯作「除非你」。

         「你竟」:原文直譯是「你實在是」。猶太版英文聖經(TNK,1985)作「For truly(因為實在地)....」。

         「全然棄絕」:原文是「棄絕」、「棄絕」,用以強調語氣。

         如果用中文來讀,就會覺得整段的結尾是一個「質問」或「懷疑」。但是用希伯來詩的平行讀法來讀,就會了解真正的結尾是 5:21 5:22 是用來與 5:20 對應用的。

 

【思想問題(第5章)】

 1 從錫安民的禱告中,你在以下幾方面有何學習?a 對自身遭受的苦難。b 對神的信心。c 祈求的心願。

 2 五首哀歌給你最深的感受是什麽?最有力的震撼又是什麽?你對國家民族的苦難與神行事的方針有何進一步認識或提醒?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等《耶利米哀歌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