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哀歌第一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哀一1聖城何竟荒涼】「滿有人民的城現在何竟獨坐!」

  以色列經過幾許滄桑,有得勝的歡愉,也有失敗的悲哀;從所羅門榮耀的巔峰,落到分裂殘存的兩個弱國,最後北國先被亞述征服,南國猶大也隨而淪於亡國被擄的低谷。
  先知耶利米,雖然生值猶大國的末季,已不復是大衛,所羅門的黃金時代;但在他事奉開始的早年,也曾見到過青年有為的約西亞王,帶來宗教的復興(耶一:2-3)。狂飆忽來,摧折了他們的棟梁,也毀滅了國家的希望:約西亞王的英年早逝,使猶大的歷史,急遽的翻到了末後的一頁。
  撫今追昔,耶利米不勝傷感。他開始寫著:

  先前滿有人民的城,現在何竟獨坐!
  先前在列國中為大的,現在竟如寡婦!
  先前在諸省中為王后的,現在成為進貢的!

  當猶大國的盛時,通往錫安的大道上,有許多去守節期的旅人;甚至外邦人也來參與熱鬧(哀一:4)。現在,那路徑早荒涼無人走了。耶路撒冷再也沒有誰願意看上她一眼。
  到西底家登上王位的時候,微弱的猶大,已經到了日薄西山。但鄰近的幾個小國:以東,摩押,亞捫,推羅,西頓等,在埃及主使之下,還尋求與猶大結盟(耶二七:2-3),目的自然是共同敵擋巴比倫。但人的謀算,終歸於虛空。最後,人人把耶路撒冷當作污穢,撇棄不再理會她。

  耶路撒冷大大犯罪,所以成為不潔之物;
  素來尊敬她的,見她赤露就都藐視她;
  她自己也嘆息退後。她的污穢是在衣襟上。
  她不思想自己的結局,所以非常的敗落…
  (哀一:8-9

  當然,周圍列國對於罪的觀念很淡薄,不是因她犯罪離棄她。但神不能容忍罪惡:她背離耶和華她的丈夫,與外邦行邪淫,污穢沾染了裙裾。這是因為她只顧眼前的歡樂,不顧念將來,神的審判超過她的眼界,所以任意妄行。
  但一時之間,她的審判就來到了。“她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因她心婸﹛G‘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所以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啟一八:7-8)公義的神,必要施行審判:不分別為聖,作淫婦的結果,要遭受痛苦,陷於敗落。── 于中旻《耶利米哀歌箋記》

 

【哀一1~11目睹悲劇】我們大家都曾在熒光幕上看見悲劇所帶來的後果,就如空難的結果。意外發生後不久,電視評述員便在出事地點,或在災場上空,給我們生動講述所發生的事。一個熟練的評述員能描繪一幅非常生動的圖畫,討論肇事的原因、講述人們的感受、破滅的夢想、生還者和親屬目瞪口呆的悲傷。這就是在耶利米哀歌開頭這一段所給我們看見的情形;一篇論神的城耶路撒冷遭毀滅的悲劇,以及錫安山上聖殿荒廢景象的評述。——《每日研經叢書》

 

【哀一12~22重溫悲劇】日航從東京至大阪那次空難的慘劇已被評述家們詳加描述,但縈繞在人心中的,乃是災禍發生幾分鐘前航機上那些人匆匆寫下的字句和一個生還的空中小姐吞吞吐吐的說話。因此,緊接九節和十一節簡短的呼聲之後,我們現在被邀傾聽一下這破落城市之說話,她以擬人的方式,說到『我的憂傷』(譯按:和合本作『痛苦』)(12節)、『我的背叛(過犯)』(14節)、『我的眼淚』(16節)、『我的痛苦』(18節)、『我的急難』(20節)。這由耶路撒冷發出的哀歌分為兩段──(一)十二至十六節,(二)十八至二十節──在十七節由這位詩人兼注釋者所說的話加以劃分,回應並強調所說過的,彷彿是說,『只要留意那話就行!』——《每日研經叢書》

 

【哀一18】「耶和華是公義的……因我違背祂的命令。」

在這簡明的挽歌中,先知的口中為耶路撒冷的命運而哀悼。但在她荒廢的記述中,有認罪的話,她大膽地問,還有比她的痛苦更多的經驗,在受苦之中,比起她的罪,就不算過分,我們在受苦中,也可學類似的功課。

痛苦可說是一切喜樂之根源,痛苦造成黑暗的場面,使我們能夠辨認神對待我們真正的意義,除去,也消除我們個人的雄心的光芒。受苦的經驗教導我們明白一切人為的成分,在這幻覺的世界中,只有永生是真實的。

也許你的痛苦變本加厲,使你無法忍受,而就此省察自己,認罪,也承認神公義的對待。在你心中有驕傲的成分必須除去,火力不足時,熱度還要加高,現在的痛苦是你應該接受的,不要再反叛了。

那說不出的痛苦好似連續湧來的破波濤,打擊你的信心,好似越來越可怕,要把你完全沖走,但是退潮時,或另一浪潮卻立即帶給你歡樂。──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