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哀歌第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哀三15~17苦痛與絕望】曾應許祂子民有豐富食物與水的神,現在用難以入口的『苦楚』給他當食物,並把毒藥『茵蔯』(參耶九2-22注釋──悲哀時刻{\LinkToBook:BookID=147,TopicID=146,Name=悲哀時刻(九12-22})給他當水飲(15節)。『沙石磣斷我的牙』(16節),顯示食物的圖畫還繼續下去,大概是指烤得粗糙之麵包混有小量的沙石在其中。這樣的東西,你今日會退回給製造商,要求他退款。詩人誠然覺得像那樣的東西包圍他整個生活,是沒有平安和喜樂(譯按:『喜樂』和合本作『好處』)的生活(17節);他的力量被削弱,他在耶和華堛澈望終結了。他在奇異而且痛苦的世界中漂泊。——《每日研經叢書》

 

【哀三17小鳥的翅膀】"幼年負軛這原是好的。"(哀327

  波斯國有一個童話,小鳥本來是沒有翅膀的,他們能唱歌,有好看的羽毛,但不能飛,只是在地上蹦跳著。

  在被造的那天,上帝將一切動物召到寶座前,對他們說:"我現在有工作分給你們,誰願意為我負一點擔子?"

  獅子心裡想:"我身體那麼笨重,怎能再負擔子呢?"悄悄地溜走了。

  小兔推辭說:"我太小了,心有餘力不足。"於是也跳開了。

  牛,馬,駱駝都找到了藉口推卻了。到了最後,只剩下一群小鳥,他們異口同聲地說:"我們雖小,不能負很重的東西,但願意盡我們的力量作一點。"

  於是上帝將兩片翅狀物放在小鳥背上。初放上去,小鳥覺得很沉重,誰知上帝將手一揮,說一聲:"你們都掙起來負擔前往。"小鳥們順命一掙,那重擔居然把他們帶上了天空,這就是翅膀的來歷。

  親愛的弟兄姐妹,你有這個經驗嗎?── 佚名《喻道小品》

 

【哀三31~33神不丟棄「因為主必不永遠丟棄人,主雖使人憂愁,還要照祂諸般的戀愛發憐憫,因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憂愁。」】

有時候,人會覺得被神丟棄了,好像神不但不垂聽禱告,施恩拯救,反而加增困難,使受挫折,故意使人受苦,使人憂愁一樣(哀31~18)。初步想起來,這實在令人不解,煩惱不安,但再想一想,我們雖然遭遇許多苦難卻沒有消滅,而且在以往的經歷中,的確看見神有諸般的慈愛,憐憫,恩典(哀319  ~  24)。

在現在的試煉,痛苦中,也不能灰心,絕望,倒下去,仍然要仰望神,默默等候神的救恩(哀324~26)。因為祂必不永遠丟棄人,並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憂愁。雖然目前的重擔是神所加給的,那有特別的目的。一方面可能是因為罪而受罰,叫我們在受苦的時候,深深省察自己的行為,徹底認罪悔改,歸向神。另一方面,是為造就我們,使我們在試煉痛苦中學習許多寶貴的功課,苦難鍛煉我們的品格,是其他任何方法所不能得到的。

在苦難中使我們認識世界的虛空,人生的痛苦,同情別人的遭遇。並且更重要的可以認識神。──《每日天糧》

 

【哀三48~50淚水】「因我眾民遭的毀滅,我就眼淚下流如河。我的眼多多流淚,總不止息,直等耶和華垂顧,從天觀看。」

眼淚對世人來說是痛苦、是悲哀、是憂傷、是絕望、是懊喪,總之,是人生中灰暗的一面。眼淚對基督徒來說則不然了,它不是灰暗的一面,而是光采的一面,它能給我們帶來安慰、復興、釋放、力量、醫治、快樂等等。

在聖經中給我們看到不少流淚的人,他們的人生都是非常光彩的,非常榮耀的。像大衛是個常常流淚的人,他的眼淚甚至把床塌漂起,把褥子濕透,他的眼淚轉裝在皮袋裡(詩六6)。正是這些淚水使他寫出了多少光輝的詩篇,歌頌稱頌神的名,發揮出了神的智慧、美德、大能等奇妙的旨意。也正是這些流淚的心,把他催到了神的殿中、神的寶座前,使他得見主的榮光,得知主的心意,以此又給後世的人們指出了事奉敬拜的路。也正是這些淚水,給人們帶下了豐實的恩惠,使人得以摸著了頌贊,敬拜,投靠的門。

在新約中還有一個流淚的使徒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彼得。他在三次不認主的失敗與可憐中,後來竟在痛哭的流淚中得了復興,以致成了打開天國之門的大使徒(太六75)。

另一個榮耀的大使者──保羅,也是在眼淚水中把教會帶領到美好的地步。特別叫我們看到主自己當在肉身中時,是常常流淚的,他的眼淚把死者活過來,他的眼流為人類承擔了救恩的大功。

所以眼淚對我們屬神的人來說實在太重要了,一個不會流淚的人的靈性,實在很難達到美好的境界。我們不但不怕流淚,我們還需要流淚,確切的淚給我們帶來安慰,帶來復興,帶來靈的暢通,由此而得著亮光、看見道路、明白事奉。

我們不能輕視眼淚,更不能否認眼淚,要讓它流,但要流到神面前,一個會在神面前流淚的人有福了。—— 李慕聖《晨光》

 

【哀三52~54一幅生動的圖畫】五十二至五十四節描述這危機:『我命斷絕了』,或如新英文譯本譯的『我的結局來到了』,按字義是『我被隔絕了』,這絕望的哀告達於頂點。所用的圖畫是生動的:像鳥一樣被追捕;像野獸,或像囚徒一樣被拋入坑中並被石頭打;幾乎淹死在水中,具威脅性的水乃是絕望、臨近死亡情況的傳統象徵。——《每日研經叢書》

 

哀三51先知何以堪此】「因我本城的眾民,我的眼使我的心傷痛。」

  國破家亡的亂世百姓,像是失去父母的孤兒,所經歷的患難,忍受的困苦,非是親自遭遇過的人,真難以體會。
  有國家存在的時候,對政治的敗壞感到失望;但失望的原因,是關心和寄望,感受到約束和不滿,是由於國家還在。到國家從地理名詞變成了歷史名詞,那是何等的失落感!
  先知比普通人的感性更銳敏,因為他是神設立的守望者,可以看得遠,早就看到地平線上升起的危機:當城中的人仍在沉睡的時候,他看見邊境的烽火,敵騎的煙塵。他發喊聲要喚醒人離開罪惡,所得的反應是嘲笑,怒罵,迫害,不肯回頭。反對神的人,把神的使者囚在地牢中,以為這樣就可制止神的忿怒,得到平安;實際上,只是神的僕人在受苦。不過,奇異的是神竟不管到底。現在,一切的理想和希望,都被徹底粉碎了。在對地上的事無望的時候,想到了呼求天上的神(哀三:41-45):

  我們當誠心向天上的神舉手禱告…
  你以黑雲遮蔽自己,以致禱告不得透入。
  你使我們在萬民中成為污穢和渣滓。

  神在人最無路可走的時候,竟然不給他開路,反是造成他困窘的原因:“我哀號求救;祂使我的禱告不得上達。祂用鑿過的石頭,擋住我的道,祂使我的路彎曲。”(哀三:8-9
  神使屬祂的人受苦,與使世人受苦不同;神對於世人,是施刑罰,但對於兒子,卻是管教。管教中有愛,管教是有期望和目的。神要祂的子民經歷痛苦,使他們認識,失去神救助的結果,就成為污穢渣滓,就悔悟轉回,歸向神。那位父親的慈愛不會改變,長久的期盼浪子歸家,祂能等到漫長的七十年。
  先知在痛苦的現實中受煎熬:黑夜極深,泥土沉厚,要把生命的種子壓碎:不能把今天移去,但對著朝陽用信心歌唱:

  我們不至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
  是因祂的憐憫,不至斷絕。每早晨這都是新的。
  你的誠實極其廣大!(哀三:22-23

  是這超越環境的信心,支持著先知,能夠堅強的為主作見證,不肯妥協尋求容易的出路。正如保羅所說的:“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四:17-18)── 于中旻《耶利米哀歌箋記》

 

【哀三57】「我求告你的日子,你臨近我,說:不要懼怕。」

耶利米說到他自己在牢中的經驗,他仇敵把他放在那裡,當他在最低潮的深處,他求告神,而且繼續地呼求。他仰賴神的聖名(與性格),他信心的表現不只是信靠的心,更是他的信實,我們不但依靠祂,也表現我們的可靠,神啊,求你使我們行事為人,與你奇妙的聲名相稱。

當我們禱告的時候,祂就垂聽我們,你聽了我的聲音,注意受逼迫者的呼吸,都為至高者聽見,母親可以聽見在黑夜中安睡的嬰孩,他的呼吸能使母親知道不同的事。有時呼吸均勻溫和,有時呼吸急促艱難,神也聽我們的呼吸,有時哭泣,是話語無法表達的,有時呻吟,是內心的焦慮。如果你不能說話,哭泣或歎息,就保持安靜,神能解釋一切的。

祂就近你,當然祂是在高處,卻比你呼吸更近,祂使你體會祂同在的意味十分甜美。在喪亡憂傷的暗室好似牢房一般,卻充滿神的榮光,寧靜的環境被來臨的腳步聲所進入,祂令能者在我們親愛的人無法幫助時最接近了,祂來得那麼輕柔!寂靜實在有特殊的吸力,因為這是救主的機會,連牢房都變為王的大廳,凡能明白主的秘密的那麼有福,因為祂曾低語道:不要懼怕!──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