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哀歌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哀四12危城何其可哀】「都不信敵人和仇敵能進耶路撒冷的城門。」

  許多人的錯誤,是把願望和信心混亂了。
  信心和願望不同。信心是根據神的話,信神所說的,必照樣成就。願望是出於人樂觀的想法,但願如此。全知全能的神是永活的,所以能夠為祂所說的話負責;人的知識有限,生命也是有限的,不能夠看得準,更沒有力量控制事情的發展。
  耶路撒冷所倚靠的,正是那種沒有根基的信心。他們以為自己是神的子民,有耶和華立名的聖所在他們中間,正像是抓住了質,保證神會負責。在另一方面,他們又進行外交,得到了埃及的應許支援(賽三○:1-7)。但等到巴比倫兵臨城下,埃及竟沒有照約應援。他們堅守候救,引頸南望,像在大旱中望雲翳。一年過去了,天空沒有一點雲的影兒:

  我們仰望人來幫助,以致眼目失明,還是枉然;
  我們所盼望的,竟盼望一個不能救人的國!
  (哀四:17

  埃及向倚靠它的人,作了蘆葦的杖:正要扶住它,身體的重量使它折斷了。苦候救援的耶路撒冷,生機漸漸的減弱:糧食用盡了,孩子哭喊著要餅吃,聲音慢慢衰弱,最後,完全停止了;他們得不到食物,自己卻作了別人的食物。“慈心的婦人,當我眾民被毀滅的時候,親手煮自己的兒女作為食物”。正如神所預言的:他們在受仇敵圍困窘迫的城中,要吃兒女的肉(申二八:53-57)。水源也告缺乏,乾渴使人近於瘋狂。因飢渴無力倒在街上的人,枯瘦黝黑如同槁木,跟死人沒有分別(哀四:3-10)。這樣驚心動魄的情況,只有身臨其境的人能夠描述,卻是在進入應許之地以前,神早就預先警告他們了。

  地上的君王,和世上的居民,
  都不信敵人和仇敵能進耶路撒冷的城門。
  這都因她先知的罪惡和祭司的罪孽,
  他們在城中流了義人的血。(哀四:12-13

  不可想像的事,終於成了不可避免的事。人都以為不可能的事發生了。耶路撒冷終於陷落了。從居高華美的地位,淪落到被人踐踏,以至成為萬民中的污穢和渣滓。這不僅是政治的失敗,而是宗教的失敗:背叛神的先知和祭司,引百姓走入迷途(耶五:31;彌三:11)。國之興亡,領袖有責,能不謹慎!
  願教會不作危城,追求聖潔,遵行神旨,傳揚福音。── 于中旻《耶利米哀歌箋記》

 

【哀四20】「我們必在祂蔭下,在列國中存活。」

人們說起仇敵追趕的經驗,那行動比鷹鳥更快,他們在山上追逐,在曠野埋伏,他們求王的性命,王終於落在他們手中,耶和華的受膏者多麼神聖,好比民眾鼻中的氣。那些人以為雖被擄至異邦,仍可得著他的保護,好似在他蔭下,在列國中存活。但是他在他們的坑中被捉住。

這好似描述我們的主,有許多相像之處,祂是我們生命的氣息。我們吸入周圍的空氣,也必擴張我們的心靈,汲取祂的性格,我們開口,吸入祂生命的大能,祂的靈成為我們的靈,祂的血為餵養我們的心,祂復活的大能為維持我們肉身的力量。祂是父神的受膏者,也膏抹我們。祂是基督(受膏者),我們是基督徒(受膏的一群),祂的蔭下使我們在廣被恩惠的一些人,在那下面,我們都能得以安全。

但是這有多麼大的對比!雖然祂會在撒旦殘害的坑中,在死蔭之下,似乎被捉住,但是祂卻得勝死亡,成為眾民的保障,分散在列國的人,仍被祂保護。祂坐在寶座上,張開會幕。他們不再饑渴,日頭也不能傷害,我們彼此在肉身方面雖有極大的距離,但都在耶和華的蔭下,在疲乏之中,有巨石,成為我們安息之所。──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