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一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一1「當三十年四月初五日,以西結(原文作“我”)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中,天就開了,得見 神的異象。」

  〔呂振中譯〕第三十年四月初五日、我在迦巴魯河邊流亡人之中,天開了,我看見關於神的異象。

  〔暫編註解〕“三十年”:可能指以西結當時的年紀,即三十歲。以西結為祭司(一3),在此年紀,如果聖殿未毀,他應該在殿內充任祭司(民四3)。本章所記是以西結蒙召作先知時所見的異象。

       “迦巴魯河”:是巴比倫東南部一道供灌溉用的運河。很可能是被擄的猶大人禱告的地方。

     “被擄的人”:指猶大國被擄到異國的百姓。他們到達巴比倫後,所過並非囚徒生活,而是可以在指定的區域內自由居住、生活。從迦巴魯河畔的尼普爾城掘得的文獻中,有猶大人開設商行,從事貿易的記錄。許多被擄之人定居之後,生活富裕,到獲釋可以返歸故土時,反不願意回去(參拉二6467;八15及注)。

         “三十年”。可能是以西結自己的年齡;如果他仍在耶路撒冷的話(民四3),也可能是他應該擔任祭司的年齡。

         「三十年」:可能是指先知自己的年齡;他三十歲那年剛正式加入祭司事奉的行列(參民4:3)。

         「四月」:以當時日曆計,應是夏季時分。

         「迦巴魯河」:是由巴比倫北邊幼發拉底河分支出來,途經尼爾城,到了吾珥南方再流回幼發拉底河。尼普爾城曾發現發猶太人移民的遺跡,另按本書記載,被擄的猶太人住在河畔的提勒亞畢(參3:15)。就在選民流落異鄉、沮喪憂愁的情況下,以西結看到異象。

         三十年。以西結作為一名忠實的歷史學家,以準確性作為他的特徵。他在開始預言時仔細記錄了相關事件的日期。這是第三十年。但他沒有指出是從哪一年算起。許多人認為這是指他三十歲。希伯來的年輕人到了三十歲,就被視為已經成熟,所以十分重要。利未人原來是三十歲開始到聖殿值班的(民4:3)。我們的主和施洗約翰也是在三十歲左右開始公開傳道的(見太3:1注釋)。

         由於第三十年就是約雅斤被擄第五年(見第2節注釋),三十年的第一年就是約西亞第18年,即西元前593592年。這是一個重要的年份,因為在聖殿裡發現了律法書(王下22:3-8)。這一事件標誌著改革的開始。如果能繼續下去,就會對改變猶大將來的歷史起很大的作用。以西結在提到三十年的時候,心裡可能想到這一重要的事件。

         四月。是從春季的尼散月算起的,不管是按春天日曆還是秋天日曆。四月是從西元前593年或592年的六月或七月開始的(見第2節注釋)。

         被擄的人中。即以西結身在安置俘虜的地區。異像是向他個人展示的,後來被公佈了(結3:1,4)。

         迦巴魯河。大多數早期的注釋家認為這是指哈博河,也就是現在的卡布河(Nahr el-Khábûr),在美索不達米亞北部。這種看法的問題是,該河並不“在迦勒底人之地”(第3節)。但最近在巴比倫國本土尼普爾地區的挖掘,證明在西元前七世紀到五世紀這裡有猶太人居住。巴比倫的大運河之一納魯卡巴里(Nâru Kabari )流經這裡,可能就是以西結所指的迦巴魯河。

         神的異象。神不但讓先知見了異像,還向他展示了祂的榮耀。這種啟示叫作聖靈的顯現。它們常常陪伴著對先知的呼召。以賽亞曾在崇高威嚴的寶座之前戰兢(賽6:1)。摩西曾在燃燒的荊棘裡目睹了榮耀(出3:2)。寫《啟示錄》的約翰曾看見一位像人子的行走在金燈檯中間(啟1:13)。神這些異像的用意是什麼呢?它們可以被視為壯麗的序曲。神借此把先知帶到知識和悟性的新領域,獲得新的經驗,負起新的責任。這些使者作為先知,要懷著對於神聖事物堅定的信念說話。單憑想像是沒有用處的。他們要講述親眼看見的事情。他們有條件與以賽亞一樣說:“我眼見大軍王萬軍之耶和華”(賽6:5)。

         神榮耀的異象給以西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他能把準確的日期記下來。那是約雅斤被擄的第五年四月五日(第2節)。基督徒應該好好記錄並經常回顧天意的特殊安排和神在他們經驗中的特別啟示。

         1-3  序言:交代先知蒙召異象的時間與地點。首節以第一人稱 , 而2, 3節是以第三人稱,作為對1節的詳細注釋。

         1~3簡略地記述了以西結看見異象的時間、地點及背景:①時間三十年:根據利未人是從30歲開始服事聖殿的事實(4:2,3),將這三十年視為以西結蒙召時的年紀。這是最常見的解釋。根據以禧年為始計算方法的,猶太拉比將這一年視為自約西亞王18(禧年)起的第30(代下34:8,14)。②地點:迦巴魯河邊:這是長達150公里的大運河,它是幼發拉底河的支流,經過普樂城之後,再次與幼發拉底河會合。背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在第二次入侵猶大時擄走了剛剛登基3個月(B.C.597)的約雅斤,第五年即B.C.593(以陰曆為基準),以西結同其他以色列人一起被擄,在迦巴魯河附近的提勒亞畢生活(王下24:8-16;代下36:9,10)。異象: 也可稱為幻象,可以考察聖經中異象的概念和特點:①定義:異像是為了顯明未來的秘密,神所直接賜給預言者的一種啟示手段。②範圍:i.彰顯耶和華的榮耀(3:23;15:1);ii.預示個人的命運(9:10;10:9-16;18:9);iii.指明國家的命運(8:1-11,25;2:19;1:18-21);iv.指出末世論性的事件(15:1-8;20:21;22)。③特徵:i.曉諭神旨意的一種啟示形態(12:6);ii.可以用人的知識和理性理解(7:15,16);iii.發生在歷史中的空間(1:1-3);iv.必得以成就,這也是異象與假預言的區別(12:21-28;14:14)。④作用:i.指明未來的生活方向(46:2-5);ii.預告將來的事(21:2-4);iii.警告審判(撒上3:15-18);iv.安慰和鼓勵軟弱的人(18:9)。⑤意義:古代正統預言家們認為,所謂“異象”就是傳達神旨意的方式和彰顯“耶和華旨意”的方法,亦即神曉諭他們即將發生在歷史中之一些事件的含意。因此,異像是:i.神的一種自我啟示方式,表明神全權掌管世界史和救贖史;ii.既超越了這世界,又介入和統治這歷史(1:15-21;4:10,17)

         1~27倘若不制止罪惡,就會形成惡性循環。猶大歷史就體現了這一點。他們的不斷悖逆,終於惹動了神的審判,他們也就從榮耀的選民淪為奴隸,並且外邦人(巴比倫)的鐵蹄即將要蹂躪他們的祖國。一些敬虔之人將審判視作自己的罪價,認為一切都已無法挽回;而大多數人以為耶和華只是在耶路撒冷大吹大擂的神,他們敗給巴比倫等於耶和華敗給了巴比倫神,從而更加硬著頸項陷入罪的深淵。正是在這種屬靈環境和歷史背景中,神呼召了以西結,使他在B.C.586耶路撒冷淪陷前後宣告關於審判的警告(1-32),對悔改和救贖的應許(33-48)<緒論>。本文記錄了在耶路撒冷淪陷之前,神呼召以西結作告知的事件。前半部論及了以西結蒙呼召的情景(1:1-28),後半部則論到了呼召的內容(2:1-3:27)。由此可知:①神的宇宙性主權:神的主權並不局限於以色列地區和歷史,神掌管整個人類歷史和宇宙;②神大愛的偉大:神沒有永遠毀滅悖逆自己的百姓,而是主動地來尋找他們,向他們顯明悔改之路(9:13;5:8);③神永遠的拯救行動:雖然以色列墮落成了奴隸,但神繼續展開拯救行動,拯救以色列的餘民(14:2;23:3)這表明神的拯救事工將會持續到世界的末日。

         1:1-28  先知蒙召的異象。

         1:1~28在記錄以西結蒙呼召作先知的具體內容之前<摩 緒論,先知與祭司職分>,1章首先介紹了他蒙呼召的背景。在奇異的異象中蒙呼召的,除了以西結之外還有以賽亞(6:2-8)和啟示錄的作者約翰(1:9-20)。我們可在相關經文中考察此異象的內容和含意,以西結蒙呼召作先知的事件具有以下意義:①在烏雲密佈的絕望中,神射出了希望之光,神並不是神沒有能力的神,而是掌管和統治全宇宙的天地之主宰;②神將勝過任何逼迫和嘲笑的能力賜給了為他作工的僕人,也必賜給我們為他作工的力量(9:1;彼後1:3)

 

【結一2「正是約雅斤王被擄去第五年四月初五日,」

  〔呂振中譯〕當約雅斤王流亡了去的第五年、四月初五日、

  〔暫編註解〕“約雅斤王被擄去第五年”:主前592年。以西結在主前597年被擄(王下二十四12),猶大國人口中的精華都在此次被擄;最後也是最全面的一次在主前587年,全國敗亡。

       “第五年”。即主前593年。

     「約雅斤王被擄去第五年」:約主前五九二年。

         這個日期很容易和世界歷史對照起來。因為約雅敬第四年就是尼布甲尼撒執政的元年(耶251)。如果約雅敬第四年是西元前605604年,那麼約雅敬作王11年的結束就是西元前597年(王下2336)。這一年約雅敬被擄往巴比倫以後,倒楣的約雅斤統治了三個月,就被擄走了(王下246-15)。顯然以西結就是在此時與這批不幸的人一同被擄往巴比倫的。因為他的記時是以約雅斤被擄的年份為基礎的(如本節所示),兩次與“我們被擄”的年份重合(結3321401)。所以約雅斤被擄的第五年就是西元前593592年。這也是以西結開始見異象的年份。至於見異象的日子在593年的夏天,還是在592年的夏天,取決於以西結計算約雅斤被擄的年份是從春季(按巴比倫年曆)開始,還是從秋季(按猶太民用曆)開始的。關於異象的不同日期,見本卷序言結尾處。

 

【結一3「在迦勒底人之地、迦巴魯河邊,耶和華的話特特臨到布西的兒子祭司以西結,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降在他身上。」

  〔呂振中譯〕在迦勒底人之地迦巴魯河邊、永恆主的話特特地傳與布西的兒子祭司以西結;永恆主的手就在那堳鬖b他〔七十子作:我〕身上。

  〔暫編註解〕以西結身為祭司,在他的預言中,時是提及與祭祀有關的事。一章及十章所記神榮耀的異象,使人聯想起摩西會幕裡神的榮光。八∼十一章記載神榮耀上升時的情景,顯明作者十分熟悉當時的祭祀制度,四十∼四十八章,充滿了祭司利未人常用的專門用語。此外,書中也提及祭司潔淨條例(四13)及安息日禁令(二十12),這些都與祭祀制度有關。

       「迦勒底人之地」:即巴比倫。

     「靈」:原文作「手」指 的大能(參出9:3; 41:20)。

         本節表明以西結的事工不是出於己意,乃是從神那裡直接領受的任務。這教導我們,當靠著聖靈的工作和能力傳神的話語,而不能憑著自己的智慧(林前2:4,5;帖後1:5)。 耶和華的話特別臨到…… 以西結: 意指有異於平常,耶和華直接而強有力地臨到了他。為了把神的旨意傳達給百姓,神有時會使用獨特的方法(3:2-12;6:6-9)。這是為了表明神所賦予的使命非常重要,而且此事是出於神。是為了使以西結更有效地擔當使命,而賜給他神之力量(18:32;12:2)。這教導我們,傳講神話語的人,為了更好地擔當這使命,必須領受從上頭而來的聖靈之大能(40:31;1:8;4:8,31)

         特特臨到。原文的動詞是強調的。以西結認識到自己新經驗的獨特性。他知道臨到他不是心血來潮,也不是偶然的靈感。由於他所新獲得的預言恩賜,神正直接與他對話。

         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比喻臨到他的神大能。這種說法也用於其他的先知,如以利亞(王上18:46)和以利沙(王下3:15)。參但以理(但8:1810:10),以賽亞(賽8:11)和約翰(啟1:17)的經驗。以西結知道現在驅動他的新奇的能力,只能是神的大能。

 

【結一4「我觀看,見狂風從北方刮來,隨著有一朵包括閃爍火的大雲,周圍有光輝,從其中的火內發出好像光耀的精金,」

  〔呂振中譯〕我一看,見有狂風從北方颳來,有一大朵的雲,其周圍有光輝,有火不斷地閃爍,從其中、從火中發出、好像金銀混合體那麼閃耀。

  〔暫編註解〕在此異象中,以西結看見一朵雲彩,雲內好象有耀眼發光的金屬物。

       先知以西結見此異象時,是以被擄者身分,住在充斥偶像的外邦之地,遠離神榮耀的聖殿。當時,他看見了一個異象,顯明神榮耀的尊榮,也顯明神比他在異教環境中所見到的一切更為可畏。這異象在先知心目中,刻劃了肉眼所不能看見的以色列神的偉大。這異象更說明世上所發生的事,並不完全受自然定律操縱,而是由一位活的聖靈所掌管(一2021)。在人的計畫的喧嚷之上,有神權威的聲音在那裡說話(一24)。

     以西結看見一朵閃爍的大雲,中間發出耀眼精金的光芒。

         「風」、「火」、「雲」:都是神顯現時的徵兆。(參出19:16-18; 王上19:11; 18:7-15)。

         「北方」:從地理形勢看,這季節刮北風是常見的現象。

         「精金」:原文不詳,可能是指一種發光的金屬,象徵神的威嚴。

         從北方: 有人認為“北方”象徵神的榮耀所停留居的地方(48:2;14:13)。但是在從上下文脈來看,這北方象徵著為審判猶大而從北部巴比倫襲來的神猛烈的審判。精金:字面意義是“瞳孔”,在這裡是指“透明而發出黃色光芒的礦物”。

         我觀看。本節開始描述先知眼前所驚現的情景。關於四個活物,四個輪子,穹蒼和寶座的異象,一直被認為是所有的《舊約》異象中最難解釋的。雖然某些特徵顯得異常,但並不妨礙我們設法去理解神的意思,進而記錄並保存祂的神聖話語。神藉著這個異象所要給予我們的教訓,有許多或者幾乎全部是我們所能夠理解的。

         從北方。亞述和迦勒底征服者通常是從北方來襲擊耶路撒冷的(見耶1:14注釋)。因此有人認為狂風,遮擋神的彩雲和應許之虹是從那個方向來的。在殘酷的亞述和巴比倫帝王之上,有慈愛和誠實的神在掌權。看到故土的荒蕪,以西結覺得前途一片陰暗,所以需要重新獲得保證。

         大雲。無疑象徵神在場(見出19:9-16;詩50:3)。

         閃爍。可直譯為:“有火托住自己”。原文動詞暗示該火聚在一起,冒著火焰。

         精金chashmal)。該詞只出現在本節,27節和結8:2。詞源不明。有人認為這是一個外來詞,相當於阿卡德語中的eshmaru(“閃光的銅”)。七十士譯本為elektron(“琥珀金”),一種金銀合金。這種明亮的金屬,在旋轉的火焰中閃閃發光,增添了場面的光彩和輝煌。

         4~14關於四個活物的異象,實在難以解釋。他們有:①四個臉面、四個翅膀、四個手、腿等;②有人的形象;③動作有條不紊而敏捷(9,14)。顯現此異象的目的是:①啟示神是為了成就自己的護理,事先預備,並使之成就的全能之神(11:7-11);②神絕不放縱不義,是不能居住在不潔淨中的聖潔之神。他的形象和意義如同下列圖表。

         4-28  異象:先知所見的異象,顯示以色列的神並不局限於耶路撒冷的聖殿,祂的寶座行走四方,並在異域向被擄的以色列民顯現。

 

【結一5「又從其中顯出四個活物的形像來。他們的形狀是這樣:有人的形像,」

  〔呂振中譯〕又從其中現出四個活物的形相來。他們的形狀是這樣:都有人的形相。

  〔暫編註解〕“四個活物”。被確認為基路伯(一○15,20)。參看啟示錄四章6節的腳註。基路伯是某個等級的天使,他們負責守衛神的聖潔。他們看守通往生命樹的路(創三24),而兩個基路伯的形象也固定在約櫃的施恩座上(出二五1822)。撒但原本是一個基路伯(二八14,16)。

       「有人的形像」:即站立如人。

         四個: 希伯來語的“4”指神的無所不在<啟 緒論,聖經中出現的數字的象徵意義>。“四”多次出現在本書中(6,8,10,15,16),意指神掌管東西南北的整個宇宙,是全知全能的神(139)。當時,猶大的假預言家們教導說,神只居住在耶路撒冷聖殿中,必保守自己的殿不被毀壞(13:16)。他是無所不在的神(17:24),在千里迢迢之外的巴比倫河顯現給了以西結,指出了猶大人的錯誤思想(13:8-6)。 活物: 是神顯現給以西結的第一個異象,指護衛神的聖潔,且按照神的旨意,順從和服事的天使,即基路伯<10:9,關於基路伯>。這些基路伯的形象和活動,告訴我們以下教訓:①互相效力:正如活物的翅膀為了成就神的目的而相連在一起(9,11),在教會中,各肢體也當互相效力(8:28);②多樣性:為了主的事工,應該具備智慧、勇氣、誠實、敏捷等多種品質;③迅速:不可延誤所承擔的工作,要迅速完成(12:11;林前4:2)

         形像。先知所看見的活物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也是他的聽眾和讀者所不熟悉的。他必須用人所能理解的語言來描述它們。他時常用“形像”一詞,說明他深感自己辭不達意。“形像”一詞在結1章出現了十次。

         人的形像。雖然有許多陌生的特徵,但基本上還是人的形狀。他們像人那樣直立走動。

         5-11  描寫四活物。

     511“四個活物”:“四”是完整的數目。本書一再用到“四”字,如四個臉面、四個翅膀、倒臥四十日、分散四方、四輪等。這些“活物”就是十20的“基路伯”。基路伯是守護神寶座的天使,表明神的聖潔和神聖不可侵犯。基路伯保衛神的公義(比較出二十五22;三十七9)、神的管治(比較撒上四4;詩八十1;九十九1;結一22,26)。在至聖所內,神的榮耀是住在二基路伯中間(詩八十1;比較出二十五1022)。有人相信《啟示錄》四章中的“活物”也是基路伯(但這些活物和基路伯在形像相似之外,翅膀的數目有差異,參一6;十21;賽六2“撒拉弗”;啟四8“活物”)。基路伯常以不同形象出現。四活物各代表神的造物:1,管理神造萬物的人;2,家畜中力氣最大的牛;3,野獸中最兇猛的獅,和4,飛禽中最威嚴的鷹。

 

【結一6「各有四個臉面,四個翅膀。」

  〔呂振中譯〕但每一個都有四個臉面,每一個都有四個翅膀。

  〔暫編註解〕四個臉面。四個活物的形狀是一樣的,各有四張特別的臉,一張像人,一張像獅子,一張像牛,一張像鷹(第10節)。相比之下,約翰所見到的四個活物是不一樣的。它們各只有一張臉,而且四張臉是不同的(啟4:7),但臉面的形象與以西結所見的活物相似。

     四個翅膀。啟4章的活物有六個翅膀。賽6:2的撒拉弗也有六個翅膀。

 

【結一7「他們的腿是直的,腳掌好像牛犢之蹄,都燦爛如光明的銅。」

  〔呂振中譯〕牠們的腿是直立的腿〔原文:腳掌〕;牠們的腳掌好像牛犢的蹄,都燦爛如明亮的銅那麼閃耀。

  〔暫編註解〕“牛犢之蹄”。即圓的。

       「好像牛犢之蹄」:可能指圓形,或指靈活敏捷。(參詩29:6; 4:2

     腳掌好象牛犢之蹄: 牛犢是分蹄的潔淨動物(11:3),這意指它做好了隨時去作工的準備。

         見撒上17:6。正如異象進一步指出的,活物的造型適合於向四方行走而不必轉身(見結1:17)。

 

【結一8「在四面的翅膀以下有人的手。這四個活物的臉和翅膀乃是這樣:」

  〔呂振中譯〕在牠們的翅膀下、其四面都有人的手:牠們四個各有臉面和翅膀。

  〔暫編註解〕人的手。見結10:8注釋。如果這兩處經文指的是同一個形象,那就不是活物的手,而是神的手在翅膀下面引導。

 

【結一9「翅膀彼此相接,行走並不轉身,俱各直往前行。」

  〔呂振中譯〕牠們的翅膀彼此連接着;牠們行走並不轉身,各向前面直行。

  〔暫編註解〕他們的面連於一個正方形,他們可以“直往前行”而不轉身。

       「彼此相接」:可能指四活物有統一的動作。

     不轉身: 它們的四個臉面向東西南北,故前進時不必轉身或猶豫,無論是哪個方向都可以直往前行。

         相接。參第11節。

         不轉身。他們沒有必要轉身,因為他們的臉朝著四面八方,無論看哪裡都是向前的。“腿是直的”(見第7節),朝哪裡走都很方便。我們可以設想是一個四方的造型,從不繞軸自轉,只要朝任何方向推就行。

 

【結一10「至於臉的形像:前面各有人的臉,右面各有獅子的臉,左面各有牛的臉,後面各有鷹的臉。」

  〔呂振中譯〕至於牠們的臉面的形相:四個右面各有人的臉面,各有獅子的臉面;四個左面各有牛的臉面,各有鷹的臉面〔傳統:四個左面各有牛的臉面,四個各有鷹的臉面〕。

  〔暫編註解〕這四個代表(首先是作為神創造之縮影的人類)也常用來談及四卷福音書。

       「獅子」、「牛」、「鷹」:分別為野獸、家畜和鳥類之王。這裡大概是象徵神統管地上一切活物。

     每一個活物只有一個身體,但每一個身體都有四張臉。臉長在四邊,所以每一個活物能同時看到四方。

         先知沒有解釋他異象中表號的意思。聖經別的地方也直接說明這些臉的意義,我們只能根據這些表號的特殊應用進行推測。解經家們提出了各種看法,例如一,人臉是永恆的最高象徵;獅子代表統治;牛也象徵統治,並代表供人使用的力量;鷹代表王權。二,四張臉代表四福音。這個看法是教父們提出來的。愛任紐(Irenaeus)是第一個提出這種看法的人。獅子代表《馬太福音》,人代表《馬可福音》,或者交換一下。牛和鷹分別代表《路加福音》和《約翰福音》。但是這種解釋只是出於想像。三,按照後來猶太人的傳統說法,這四個形象,依據以西結的次序,是指流便,猶大,以法蓮和但支派在曠野安營時旗幟上的標誌(民2:2)。古代的旗幟無法查證。即使能查證,也不能說明旗幟和異象寓意之間的聯繫。

 

【結一11「各展開上邊的兩個翅膀相接,各以下邊的兩個翅膀遮體。」

  〔呂振中譯〕〔傳統此處有:並且他們的臉面〕牠們四個的翅膀都是上邊展開着;這個活物跟那個活物各有兩個翅膀相連接,還有兩個翅膀遮着身體。

  〔暫編註解〕「遮體」:表示謙卑。

 

【結一12「他們俱各直往前行,靈往哪裡去,他們就往那裡去,行走並不轉身。」

  〔呂振中譯〕他們各向前面直行;靈要往哪埵獢A他們就往哪埵獢F行走並不轉身。

  〔暫編註解〕「靈」:指從神而來的推動力。四活物與四輪(15-21)構成護衛寶座的戰車(參代上28:18;7:9),而按10:20四活物乃是四位基路伯。

       這些活物絕不獨立行動。他們服從聖靈的引導。第20節進一步強調這一點。

     12-14  描寫四活物當中的火焰。

 

【結一13「至於四活物的形像,就如燒著火炭的形狀,又如火把的形狀。火在四活物中間上去下來,這火有光輝,從火中發出閃電。」

  〔呂振中譯〕至於活物的形相、其形狀好像炭火燃燒着,像火把的形狀,在活物之間來回走動;這火有光輝,從火中發出閃電。

  〔暫編註解〕“關於四活物的形象”。更可作:在四活物中間。

       就如燒著火炭的形狀,又如火把的形狀: 指燃燒的基路伯,意指:①燒毀罪惡的神之聖潔(4:4;12:29);②基路伯向著神的熱心和委身(王上19:10;2:17;林前9:19-23)

     再一次提到第4節裡的火。以西結現在能進行近距離的觀察。他試圖用人的語言來描寫活物中間火把揮曳、火光閃爍的有趣場面。

 

【結一14「這活物往來奔走,好像電光一閃。」

  〔呂振中譯〕活物來回奔跑,好像閃爍之電的形狀。

  〔暫編註解〕說明這些活物飛速往返執行各種任務。“活物中間電光飛閃,象徵著這項工作最後完成的速度”。在人看來,神的旨意往往長久耽擱了。這種耽擱確實存在。“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祂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沈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3:9)。這個日子很快就會來到,快得令人吃驚。結局的來臨,要比人們預料的更快。

 

【結一15「我正觀看活物的時候,見活物的臉旁,各有一輪在地上。」

  〔呂振中譯〕我看了看活物,見有一個輪子在基地上,在活物旁邊,在四個之每一個的前面。

  〔暫編註解〕先知在觀察四個活物的時候,看見了另一個異像,就是四個輪子(見16,19節)。這些輪子都觸到地面,而基路伯則顯現在雲中(第45節)。

     15~21關於四輪的異象,象徵神是鑒察宇宙萬物的神。它們的形狀和含意如以下圖表。此異象告訴我們以下幾個事實:①輪子並沒有隨意行動,而是跟隨在活物之後。這表明地上所發生的所有事件,均受神的護理(104:9-31;12:6;14:17;17:26);②眼睛意指神的全知,他鑒察世間的一切,通曉一切事情(11:7,8;66:7;40:14;林前2:10-13);③自然和整個宇宙的所有活動均取決於神的旨意(103:19;1:11;19:6)

 

【結一16「輪的形狀和顏色(原文作“作法”)好像水蒼玉。四輪都是一個樣式,形狀和作法好像輪中套輪。」

  〔呂振中譯〕輪子的形狀和作法像黃璧璽〔或譯:瑪瑙或水蒼玉〕那麼閃耀;它們四個都是一個樣式;其形狀和作法好像輪中套輪。

  〔暫編註解〕“水蒼玉”。黃晶石的金黃色。

         「水蒼玉」:大概是指金黃色的碧玉。

         好像輪中套輪: 最有力的觀點是小輪在大輪裡面。但是,亦有人認為輪中豎著其它輪子。這些輪子被放在地面上,這表明在天上的神之旨意,必成就在地上的人類歷史中(6:10)

         顏色(原文作作法)好像水蒼玉。直譯是“他施的眼睛”。指一種寶石,但未能確認是哪一種。有些注釋者因為是黃玉。他施可能是這種寶石的產地。關於他施的位置,見創10:4注釋。

         輪中套輪。從輪子獨特的結構來看,它們表面上是錯綜複雜的,實際上卻是完全和諧的。

         16-17輪中套輪,各自旋轉,顯現是超自然的車輪。

       16~17 由於兩個輪是以直角相交,所以它們可以往各個方向轉動而不用轉彎。

     1618“輪中套輪”:很可能二輪作互相垂直裝置,所以能朝四方直行,表示神無所不在。“周圍滿有眼睛”:表示神無所不知。十章對基路伯有更詳細的描述。天使今天仍在工作,沒有停止保護我們的任務(詩三十四7)。神用“微小的聲音”(王上十九12),也用更不尋常、超乎我們想像的方法,來參預歷史,包括天使的出現。聖經上記載天使以各種形式出現不下三百餘次,他們為神傳報信息(原文“天使”便作“信使”);護衛我們(詩九十一11;太四11);幫助我們完成神交托的工作(來十三2;林前十一10);也執行神的命令和刑罰(太十三41;二十五31)。但天使是被造物,不可以拜他們。

 

【結一17「輪行走的時候,向四方都能直行,並不掉轉。」

  〔呂振中譯〕輪子行走的時候、都能向其四面直行;行時並不掉轉。

  〔暫編註解〕輪子和活物一樣,沒有繞軸轉動,卻能向四面八方運動。活物和輪子在移動時位置都沒有改變。

 

【結一18「至於輪輞,高而可畏;四個輪輞周圍滿有眼睛。」

  〔呂振中譯〕它們都有輪輞〔傳統:背〕;我看了看〔傳統:懼怕〕;其輪輞〔傳統:背〕滿了眼睛在它們的四個周圍。

  〔暫編註解〕“輞”。即邊框。“滿有眼睛”。指出神視察一切的能力。

       「可畏」:可畏原因不詳,可能指車輪外周(輪輞)長滿眼睛的異形。

     周圍滿有眼睛: 意指神的思考範圍極其廣闊(147:5;40:28),他也在鑒察整個世界(代下16:9;139:1-12)

         輪輞。就是輪圈。

         滿有眼睛。這象徵異象不單涉及物質的力量,而且涉及智力。

 

【結一19「活物行走,輪也在旁邊行走,活物從地上升,輪也都上升;」

  〔呂振中譯〕活物行走的時候,輪子也在牠們旁邊行走;活物從地面升起的時候,輪子也升起。

  〔暫編註解〕19-21節的內容有重複,但在表述上略有變化,強調活物和輪子在運動時完全的協調。輪子和活物都不能獨立行動。輪子的結構非常複雜,代表人間事務和歷史事件的錯綜複雜性。在不知內請的旁觀者看來是無奈的混亂,偶發的事件,以及人類野心和任性所造成的後果,實際上都在神無限聖手的引導下,逐步成就預定的目標。關於神的聖手在歷史中的作為,見但4:17注釋。

     19-21   描寫活物與輪完全的配合和統一的動作,亦顯示神的全然靈活。

 

【結一20「靈往哪裡去,活物就往那裡去;活物上升,輪也在活物旁邊上升,因為活物的靈在輪中。」

  〔呂振中譯〕靈要往哪埵獢A活物就往哪埵獢F活物升起,輪子也跟牠們一道升起;因為活物的靈就在輪子堙C

  〔暫編註解〕:是屬靈生命力的源泉,意指神的靈,他掌管基路伯和輪子的所有行動。

 

【結一21「那些行走,這些也行走;那些站住,這些也站住。那些從地上升,輪也在旁邊上升,因為活物的靈在輪中。」

  〔呂振中譯〕那些行走的時候,這些也行走;那些站住的時候,這些也站住;那些從地面升起的時候,輪子也跟牠們一道升起;因為活物的靈就在輪子堙C

 

【結一22「活物的頭以上有穹蒼的形像,看著像可畏的水晶,鋪張在活物的頭以上。」

  〔呂振中譯〕在活物的頭以上有穹蒼的樣式,看來像〔傳統:懼怕〕水晶那麼閃耀,展開在活物的頭以上。

  〔暫編註解〕四活物頭上的“穹蒼”,好像是一個晶瑩光潔的上蓋,將造物和神的榮光分開(2628節)。

       “穹蒼”。以西結看見四活物頭上有一“平臺”,象“水晶”(或冰)一樣耀眼。

     「穹蒼的形像」:在創1:6中指弧形的天空,在這裡則有平穩台形的意思,臺上安放寶座(26);啟4:6把它描寫作「玻璃海」。

         「可畏」:即眩目閃耀之意。

         穹蒼raqia`)。直譯是“太空”(見創1:6;詩19:1注釋)。這是指活物上方的蒼天。

         水晶qerach)。直譯是“冰”。在其他地方都譯成“冰”或“霜”(創31:40;伯6:1637:1038:29;耶36:30)。這是一個壯麗的畫面,類似於旭日照耀在高山山頂的積雪之上。

         22~25此處的穹蒼並不是指天上的穹蒼,而是模仿穹蒼的廣闊空間<伯 緒論,希伯來人的宇宙觀>。此處蘊含著造物主神的威嚴,以西結自然會感到懼怕和敬畏之心(22)。穹蒼下的活物,均展開翅膀,且用兩個翅膀遮體:①正如活物在穹蒼之下展翅待命一樣,聖徒也要為了事奉神,作好各種準備而待命;②要謙卑地順服神的命令(西3:12;彼前5:5)

 

【結一23「穹蒼以下,活物的翅膀直張,彼此相對,每活物有兩個翅膀遮體。」

  〔呂振中譯〕穹蒼以下活物的翅膀平直地伸展着,彼此相對,每個活物有兩個翅膀遮着身體;每個活物有兩個翅膀遮着身體。

  〔暫編註解〕先知設法描繪異象中的各個部份彼此之間的關係。每一個活物有兩個翅膀是直張的,即伸向上方的穹蒼,不一定像有些人所推測的那樣,是為了支撐它。還有兩個翅膀恭敬地折疊在活物的身體上。

 

【結一24「活物行走的時候,我聽見翅膀的響聲,像大水的聲音,像全能者的聲音,也像軍隊哄嚷的聲音。活物站住的時候,便將翅膀垂下。」

  〔呂振中譯〕24~25活物行走的時候,我聽見牠們翅膀的響聲、像許多水的響聲,像全能者的聲音,風暴的響聲,像軍兵的聲音;活物站住的時候,便將牠們的翅膀垂下來〔傳統:從牠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來了聲音;牠們站住的時候、便將翅膀垂下來〕。

  〔暫編註解〕翅膀的響聲: 音樂表達出了神之榮耀臨格的莊嚴和雄偉(43:2;29:3,4;1:15),其性質就如入筵席時所吹奏的響亮喇叭聲。

       聲音qol)。是《舊約》的一個常見詞,詞義根據上下文來確定。qol在本節中出現了五次(中文版為四次),一次譯為“響聲”,三次譯為“聲音”。參創3:8 “聽見神的聲音”。

         以西結聽到翅膀的響聲,不同于他平時聽到的聲音。他想用幾個比喻來描述這震撼他心靈的旋律。他發現它有點兒像大水的聲音,急流或瀑布奔瀉的聲音。但這個比喻還是言不達意。這是一種很複雜的聲音。除了神的聲音之外,以西結還聽出像大軍的聲音,似乎有許多生靈交織在活物和輪子的運動中。

     24-25   描寫活物行走時發出的聲音,顯示神的威嚴。

 

【結一25「在他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聲音。他們站住的時候,便將翅膀垂下。」

  〔呂振中譯〕24~25活物行走的時候,我聽見牠們翅膀的響聲、像許多水的響聲,像全能者的聲音,風暴的響聲,像軍兵的聲音;活物站住的時候,便將牠們的翅膀垂下來〔傳統:從牠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來了聲音;牠們站住的時候、便將翅膀垂下來〕。

  〔暫編註解〕那“聲音”是神的聲音。

       穹蒼之上。據第26節,這種聲音來自穹蒼之上的寶座,不同於先前所聽到的聲音。

     將翅膀垂下。參第24節。這裡的重複似乎暗示再一次對上主表示崇敬。聽到聲音以後,基路伯肅然站立。他們動作的大聲音止息了。他們的翅膀垂下,保持虔誠的姿態。

 

【結一26「在他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寶座的形像,仿佛藍寶石,在寶座形像以上有仿佛人的形狀。」

  〔呂振中譯〕在牠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寶座的形相,彷彿藍寶石的形狀;在寶座的形相以上、有人的形狀的樣式在上頭。

  〔暫編註解〕“仿佛人的形狀”:先知在異象中見到神,只是神榮耀的形像,並非直接見到神的面。因為見到神面的難逃死亡(出三46;士十三2123)。

         寶座的形象: 所謂“寶座”意指萬王之王神的統治,象徵尊敬、恩惠、榮耀和審判(19:3-6;9:4;17:12;1:8;4:16;4:2-6)。人的形象: 預表將要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約壹4:2;1:14)

         有寶座的形像。這是異象的偉大高潮。最大的榮耀要留到最後顯現。在水晶般的穹蒼之上,先知最初看到的似乎是厚厚的一片深藍色,咋一看來無疑像寶石。隨著形象的清晰,先知看到了寶座的形像。

         仿佛人的形狀。先知在異象中所看見的,只是原景的複製件(見第10注釋)。以西結沒有看見神的本體,而只是看見神的形象。先知在描述神像人的時候,非常小心地說“仿佛人的形狀”。“從來沒有人看見神”(約1:18),所以沒有人能準確地描述祂的真實狀況。神用異象或其他方式向人顯示祂自己:基督曾以旅客的身份向亞伯拉罕顯現(創18:1);以襲擊者的身份向雅各顯現(創32:24);以武士的身份向約書亞顯現(書5:13);在異象中向《啟示錄》的作者約翰顯現。祂以不同的形狀顯示自己,包括羊羔(啟6:1;參啟1:1-1614:1)。“神的異象”(見結1:1注釋)使以西結得到了他所需要的保證,證明他蒙召的真實性,並加強了他所傳的信息。

         統治諸天的神不是一位空洞的神。以西結看見穹蒼和寶座就在活物的上方。活物又挨在輪子旁邊,休息的時候,輪子觸到地面。坐在基路伯之上的那一位依然控制著局面,保護著祂的子民。地上所有高舉自己違抗天上神的勢力都將被制服。神乃是最偉大的主宰。想到這一切,將會得到多大的安慰啊!

         26-28   先知僅是隱晦地敘述所見的神的形像,事實上整個異象都顯明瞭神不可言喻、超越的威嚴與能力。

       2628 這樣的描述指出以西結看見一個熾熱的光芒,有人的形狀,而他知道那是活的,是一個個體(比較約一18)。無論神在舊約時代有多麼光芒的顯現,也不能成就救贖。神不但顯現為人,祂更借耶穌基督的道成肉身成為了人,以致祂可以死,而死在於救贖工作是必要的。以西結沒有直接看見神,否則他必死無疑。然而,他在巴比倫看見“耶和華〔的〕榮耀”,讓他確信神沒有離棄祂的子民。

     2628神的榮耀光輝奪日,過去只能在耶城或在以色列地見到的榮光,現在出現巴比倫被擄的人當中,說明神的同在不受地理的限制,祂無所不在,看顧祂的子民。

         26~28描繪了耶和華的榮耀,使人感到神的威嚴、公義和愛。這給失去存活盼望而陷進絕望和挫折中的以西結,注入了希望和自信,使他能夠擔當好神所賜給他的事工。這異象教導我們:①神是統治全宇宙的偉大之神(26;103:19;19:6);②他是斷然燒毀罪惡的聖潔之神(12:29;帖後1:7,8;12:29);③在審判的洪流中,神也仍然紀念所立的約,施行慈愛和憐憫(9:12-15;22:3;31:3);④在神面前真正發現自我的人,理當如謙遜之人(57:15;4:10)

 

【結一27「我見從他腰以上有仿佛光耀的精金,周圍都有火的形狀;又見從他腰以下有仿佛火的形狀,周圍也有光輝。」

  〔呂振中譯〕我看見從彷彿他的腰和腰以上有好像金銀混合體那麼閃耀,像火的形狀,周圍有遮蔽物〔傳統:房間〕;又看見從彷彿他的腰和腰以下有好像火的形像,周圍有光輝。

  〔暫編註解〕精金chashmal)。先知試圖用各種重複的語言,描述場面的輝煌燦爛。但這個場面只是原景暗淡得多的複製品而已。因為永恆的天父居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裡,是人未曾看見,也是不能看見的”(提前6:16)。

 

【結一28「下雨的日子,雲中虹的形狀怎樣,周圍光輝的形狀也是怎樣。這就是耶和華榮耀的形像。我一看見就俯伏在地,又聽見一位說話的聲音。」

  〔呂振中譯〕下雨的日子雲中的虹的形狀怎麼樣,周圍光輝的形狀也怎麼樣:這就是永恆主之榮耀的形相。我一看見,就俯伏在地上,隨即聽見一位說話者的聲音。

  〔暫編註解〕虹的形狀: 意指神的慈愛。就像神在用洪水施行審判之後,展現給挪亞的彩虹一樣,即便是在審判猶大王國以後,神依然也沒有忘記關於拯救的應許(16:60;19:16,17;4:3)

       以西結也許想起了創9:13裡慈愛的應許。雖然先知看到國家的前景黯淡,充滿災難,但他知道神對於祂子民的意念是平安的意念,絕無惡意。神榮耀的莊嚴展示就此結束了。以西結嘆服天國輝煌的場面,就臉朝下俯伏在地上。但有聲音吩咐他起來,傾聽神的話語。

         環繞著神的寶座上的彩虹向我們保證祂永恆的愛。“環繞著應許之虹的寶座,代表基督的公義……。”環繞著寶座的彩虹象徵著神的公義和慈愛”。這是“神向悔改的罪人施恩的標誌的。

     1:28-3:15  使命:此段記述先知見到異象之後所領受的使命。神透過言語及象徵的經驗,呼召以西結為先知,命令他前往以色列本國(參2:3; 3:4-5),以及在被擄的同胞(參3:11)當中提出警告。出發之前 、先知必須先裝備自己,完全順服神的旨意,無論聽者是有心或無心,都坦然無懼地傳講耶和華的信息,因為以色列是「悖逆的國民」。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