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五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五1「“人子啊,你要拿一把快刀,當作剃頭刀,用這刀剃你的頭髮和你的鬍鬚,用天平將鬚髮平分。」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拿一把快刀,把它當做理髮匠的剃刀,去剃過你的頭髮跟鬍鬚,拿天平稱,將鬚髮平分。

  〔暫編註解〕頭髮: 並非只是指身體的一部分,而是象徵眾百姓。因為耶路撒冷的人口很多,猶大百姓驕傲地以為自己不會滅亡。但是悲哀與傷痛必會臨到他們,就如以西結的頭髮被剃掉一樣(15:2;22:12;47:5)。平分: 意指:①百姓所要受到的審判將取決於各自的行為(98:9;11:4,5);②每個人的命運均不同。焚燒: 榮耀之城將會被包圍,饑饉、缺乏和疾病將會摧毀聖城(12)。用刀砍碎: 指西底家王和臣僕逃往耶利哥平原的途中,被迦勒底士兵所擄去,並遭到殺害(王下25:1-7)。 任風吹散……拔刀追趕: 指大屠殺過後,許多人將會分別逃到其他國家(43:2-7)。但是神警告他們說即使逃到他國,他們也不會安全。因為神所降的災禍必追趕他們到底(32:23),而且神必成就他欲除掉罪惡的旨意(10:15;1:13)。暫時的逃避並不能解決災殃,只有徹底悔改認罪而歸向神,才是終極的解決方法(18:2)。取幾根包在衣襟裡: 在巴比倫入侵猶大時,許多百姓滅亡,但極少數的猶大人卻會安全。審判自己的子民時,神並沒有徹底殲滅他們,總是留下少數人來繼承救贖史的脈絡。這就是聖經中的“餘剩者”思想<拉9:8,餘剩者思想>。 取些……焚燒: 意指有一些餘剩者將被消滅,遭到排斥。這些人可能是指存活到基大利的統治時代,後來卻圖謀造反而逃到埃及的人(43:2-7)。根據歷史學家約瑟夫的記錄,佔領耶路撒冷的第5,巴比倫王攻打了埃及,將生活在埃及的猶大人抓到了巴比倫。

         剃頭刀。要先知拿一把快刀當作剃頭刀,顯然具有象徵的意義。關於剃頭刀的比喻,在賽7:20象徵入侵的軍隊所造成的荒涼。

         本章繼續第四章所開始的預言。

         剃你的頭髮。以西結奉命去做一件不可以做的事情作為表號。祭司剃自己的頭髮或剃鬍鬚是違背律法的(利21:5)。這一次以西結沒有提出異議(見結4:14)。他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要求改動或撤銷神的命令,什麼時候應該無條件地順從。

         天平。可能指神公平而細心地對待每一個人。祂將仔細權衡每一個人的心來決定賞罰。到了末日審判的時侯,在廣袤的宇宙中將聽不到任何反對的聲音。從最小到最大的都將不得不承認:“萬世之王啊,你的途徑義哉,誠哉”(啟15:3)!

       14以西結的“頭髮”表明四種猶大人的命運。一種在城陷時死亡,一種在戰場上犧牲,一種被擄到巴比倫去,一種(“幾根”〔五3〕成為日後回歸故土的“餘民”。

     14 以西結剃下來的頭髮代表百姓當中的四類人。一類要在城中被毀滅;一類在戰爭中被殺;一類被擄到外邦去;而一群忠心的餘民(“幾根”,3節),只會面對將來的試煉。

         1-4  剃髮平分:提示了先知剃髮的步驟。先知以刀剃頭,代表耶和華已舉刀對付耶京,而耶京將如發落一樣失去她的尊榮與喜樂。

         1~4本文是以西結的第四個行為預言,象徵猶大民族將因神的審判而完全滅亡。此處的“火”、“刀”、“風”,表明神的審判極其嚴峻(2)。把鬚髮分為三分,表明刑罰的公平性和必然性(7:4;55:11;21:14)

 

【結五2「圍困城的日子滿了,你要將三分之一在城中用火焚燒,將三分之一在城的四圍用刀砍碎,將三分之一任風吹散,我也要拔刀追趕。」

  〔呂振中譯〕圍困這城的日子滿了,你要將三分之一在城中用燄火焚燒,將三分之一在城的四圍用刀剁碎,將三分之一給風吹散;我還要拔刀追趕他們。

  〔暫編註解〕「火」:根據下文12節的解釋,是指瘟疫和饑荒(參12注)。

     在城中。就是在以西結所描述的異象中(結4:1)。三分之一在城中用火焚燒,象徵城裡那些死於瘟疫和饑荒的人(結5:12)。三分之一在城的四圍用刀(或“劍”)砍碎,象徵在試圖逃跑時被殺,如同西底家的兒子們和國王的其他隨從(耶52:10)。三分之一任風吹散,象徵躲過毀滅的少數人,被分散在外邦之中。即使到了那裡,還會有刀劍追殺他們(見結5:12)。

 

【結五3「你要從其中取幾根包在衣襟裡,」

  〔呂振中譯〕你要從其中拿出小數來,裝在衣你的衣邊堙C

  〔暫編註解〕餘逃過浩劫,表示神在審判中仍施恩典(參賽1:9; 6:8-10)。

     象徵留下來的人在基大利的統治下受到有限的保護(見王下25:22;耶40:5,6)。

 

【結五4「再從這幾根中取些扔在火中焚燒,從裡面必有火出來燒入以色列全家。”」

  〔呂振中譯〕再從這些之中取些扔在火中,在火中焚燒;就必有火從那堶悼X來燒入以色列全家。

  〔暫編註解〕即使在餘民中,仍有一部分(也許是敗壞之人)要被消滅。

     許多留下來的人會死在暴力之下。這個預言不幸應驗在以實瑪利謀害基大利的時候,以及隨後的災難中(耶4041章)。許多人進入埃及,結果應驗了耶利米的預言而死在那裡(耶42:13-17)。剩下的人被尼布撒拉旦擄走(耶52:30),結果整個聖地空無一人。

 

【結五5「主耶和華如此說:“這就是耶路撒冷。我曾將她安置在列邦之中,列國都在她的四圍。」

  〔呂振中譯〕『主永恆主這麼說:這就是耶路撒冷;我曾將她安置在列國中央,列邦都在她四圍。

  〔暫編註解〕「列邦之中」:應「列邦的中心」,指以色列被神安置在崇尚異教鄙俗的列邦中,益顯出以色列是神所特別揀選的民族;正因她地位特殊,所以她的惡行愈發有目共睹,無可推諉。(參摩3:2

         本節描述耶路撒冷的戰略地位。她位於近東各國的中心和古代的交通要衝。其獨特的位置為以色列提供了良好的機遇。南面是埃及,東北是亞述和巴比倫,北面是敘利亞人。海邊是非利士人,再北邊是腓尼基人。東邊有摩押人和亞捫人,南面有以東人。

         神把祂的子民安置在“在列邦之中”,是要他們成為佈道的中心,把認識真神的知識傳遍全世界。祂希望以色列民族能證明真宗教對於一切假宗教的優越性。以色列的經歷和繁榮要吸引所有的國家來尋求以色列的神。

         這個教訓也是給我們的。作為基督徒,神讓我們成為鄰里的燈光。祂希望我們也能表現出基督教的優越性。祂要讓我們使自己的宗教富有魅力,能吸引別人來追求。

       5~17作為蒙神祝福的國家,也作為救贖史的中心國家,猶大理當遵守神的律例。但是,他們卻忘了自己的使命,反而犯了比外邦人更加邪惡的罪。這就惹動了神的震怒,如今已無法挽回。神的百姓理應去愛神,傳講神的律例,當他們墮落的時候神所降的懲戒和審判遠遠超過神對不信之人的審判。以西結在本文所要力言的也正是這一點。因此,今天的聖徒當竭盡全力地使自己的生活與作為神兒女的身份相稱(1:27),且要努力傳講福音。若不如此,神必對我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7:23)

     5-17  宣告耶京的覆滅:這段宣告粗略地解釋象徵性動作的真正內涵;整段明顯地根據利26:14-39的咒語,指出耶和華違約之民的懲罰。

 

【結五6「她行惡,違背我的典章,過於列國;干犯我的律例,過於四圍的列邦。因為她棄掉我的典章。至於我的律例,她並沒有遵行。」

  〔呂振中譯〕她行惡地違背了我的典章、過於列國,干犯了我的律例、過於她四圍的列邦,因為我的典章她棄掉了,我的律例她並沒有遵行。

  〔暫編註解〕猶大違背了神的律例,沉溺於不敬虔的生活(8:17;14:3)。他們墮落並非因他們無知而不認識神的心意,乃是因他們雖然認識神的旨意,卻心存驕傲而隨從了自己的私欲(代下36:15-17;29:13)。神厭惡和降卑驕傲之人(撒下22:28;6:16),聖徒當銘記在神面前驕傲導致人走向滅亡(6:18;18:21)

       她行惡,違背我的典章。悖逆是一種故意的行為,是有預謀的。

     過於列國。就是以色列人得罪了更大的亮光。神審判人,是根據他們已經擁有或如果追求就可能擁有的亮光和機會。今日神教會的信徒擁有歷代所累積的亮光。神對他們的要求高過以前任何世代的人。如果他們像以色列人那樣拒絕和悖逆,他們犯罪的性質就更加嚴重了。

 

【結五7「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因為你們紛爭過於四圍的列國,也不遵行我的律例,不謹守我的典章,並以遵從四圍列國的惡規尚不滿意。」

  〔呂振中譯〕故此主永恆主這麼說:因為你們顯露動亂〔意難確定〕過於你們四圍的列國;我的律例你們並不遵行,我的典章你們並不謹守;你們四圍列國的規矩你們反而謹守〔有古卷作:你們倒不〕;

  〔暫編註解〕外邦事奉的神是假神,虛妄而沒有崇拜的價值(45:20;10:5;17:29),而以色列雖然服侍真神耶和華,卻做不敬虔的事,他們不但沒有履行領受律法之人的義務,也沒有改變列邦,反而比他們更墮落(16:49-51)。這不禁令我們想起耶穌“你們是世上的鹽”(5:13)的教訓。我們當銘記,失味的鹽只會被人踐踏,遭受污辱和蔑視。故此,我們應當作有鹹味的鹽,成為社會各個領域都不可或缺的存在(5:13-16;9:50)

       紛爭。該動詞原義不確定。根據一些權威人士的解釋,這句話的意思是:“因為你們悖逆[神],超過周圍的國家”。

     尚不滿意。一些希伯來文本裡省略了“不”字。那樣的話,意思就完全清楚了。如果保留“不”字,這句話可以理解為以色列所做的,還不及其他國家,因為他們至少忠於自己所敬拜的神,以色列卻悖逆了她的神。

 

【結五8「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與你反對,必在列國的眼前,在你中間,施行審判。」

  〔呂振中譯〕因此主永恆主這麼說:看吧,連我也跟你為敵;我必在你中間施行判罰,讓列國親眼看見。

  〔暫編註解〕: 此常見於神宣告審判的時候,表明:①審判者是神(8,11,13);②神要堅定而明確地報應罪。巴比倫是神審判猶大的工具(27:5-8)。神藉著外邦而審判選民,並非因他們公義(1:13),乃是為了恢復自己被玷污的名字和被損傷的榮耀(代下7:19-22;48:11;14:7)

 

【結五9「並且因你一切可憎的事,我要在你中間行我所未曾行的,以後我也不再照著行。」

  〔呂振中譯〕並且因你一切可厭惡的事我要辦你,就是我所未曾行過的,以後也不再照樣行的。

  〔暫編註解〕不清楚迫近的災難是與什麼比較,也不知是否指過去洪水或所多瑪毀滅這樣的災難。但這兩次災難都不能代表第10節所預言如此悲慘的死亡。以色列顯然曾比其他國家獲得更好的機會和特權,所以他們犯罪的懲罰比神過去或將來降給其他任何國家的都要更加嚴厲和醒目。

     9~10本文說明了神藉著巴比倫的侵略所施行審判的程度:①父親要吃兒子:昔日,當撒瑪利亞被亞蘭王所圍攻的時候,亦發生過這種悲劇(王下6:28,29)。②餘民將分散在各處:倖存的猶大百姓都像風前的糠秕一樣,毫無指望地被分散在各處(26:33;4:25-27)。這表明,神是公義的神,即便是自己的選民,一旦犯了罪就斷不會容忍(26:14-20;28:15,53,56,57,64,65)

 

【結五10「在你中間父親要吃兒子,兒子要吃父親。我必向你施行審判,我必將你所剩下的分散四方(“方”原文作“風”)。”」

  〔呂振中譯〕因此在你中間父親必喫兒子,兒子必喫父親;我必向你施行判罰,使你餘剩之民都四散於四方〔原文:四風〕。

  〔暫編註解〕這種人吃人的情況也在耶利米哀歌四章10節中提及。

       參利26:29

     摩西和後來的耶利米都曾預言這種可怕的報應(利26:29;申28:53;耶19:9)。這個預言無情地應驗在亞蘭人圍困撒瑪利亞(王下6:28,29),迦勒底人圍攻耶路撒冷(哀4:10)和以及羅馬人最後圍困耶路撒冷(約瑟弗斯《戰爭史》vi.3.4)之時。摩西也預言過“分散在萬民中”(申28:64)。

 

【結五11「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因你用一切可憎的物、可厭的事玷污了我的聖所,故此,我定要使你人數減少,我眼必不顧惜你,也不可憐你。」

  〔呂振中譯〕故此主永恆主發神諭說:我指着永活的我來起誓,你既用你一切可憎之像和你一切可厭惡的事來污瀆我的聖所,我就一定要將你剪除〔傳統:撤回撒消〕;我眼必不顧惜你,我必不可憐你。

  〔暫編註解〕「使你人數減少」:或作「離開你」。

       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這種嚴肅的誓言在《以西結書》中共出現十四次。

         玷污了我的聖所。詳見結8章。

         減少。一些希伯來語文稿和古版為“切除”或“打碎”。

     11~12耶路撒冷的存留與滅亡取決於百姓與神是否恢復了正確的關係。但是他們淫亂、事奉可憎的偶像<王上14:23,偶像論>,褻瀆了本當單單獻給神的敬拜,玷污了聖所(23:39;11:31;2:7)。因此,疾病、饑荒和戰爭將會徹底摧毀耶路撒冷。聖徒當深深地認識到用心靈和誠實所獻的禮拜是何等重要,從而竭盡全力地營造神所喜悅的生活(4:24)

 

【結五12「你的民三分之一必遭瘟疫而死,在你中間必因饑荒消滅;三分之一必在你四圍倒在刀下;我必將三分之一分散四方(“方”原文作“風”),並要拔刀追趕他們。」

  〔呂振中譯〕你的三分之一必在你中間因瘟疫而死,因饑荒而消滅;三分之一必在你四圍倒斃於刀下;三分之一我必給四散於四方〔原文:風〕;我還要拔刀追趕他們。

  〔暫編註解〕「瘟疫」、「饑荒」:都是戰爭所致,前者來自遍地的死屍;後者是因為被敵圍困。

     現在開始解釋本章前面部份的象徵性情節。火(第2節)代表饑荒和瘟疫。

 

【結五13「我要這樣成就怒中所定的,我向他們發的忿怒止息了,自己就得著安慰;我在他們身上成就怒中所定的,那時,他們就知道我耶和華所說的是出於熱心。」

  〔呂振中譯〕『這樣我的怒氣就得以發盡,我就得以平息我向他們發的烈怒;我平息了妒憤,他們就知道我永恆主向他們發盡了我的烈怒是懷着妒愛而說話的。

  〔暫編註解〕「就得著安慰」:指神因著懲罰以色列,報復他們的不忠(參賽1:24),心裡的忿怒得到平息,便感到好像滿足了一般。

       「熱心」:或作「忌邪」(參出20:5),指聖潔的神不能容忍人任意行惡干犯祂。

     自己就得著安慰nacham)。原意為“用力呼吸”,“喘息”,“歎息”“呻吟”。其阿拉伯語的對應詞意思是“氣喘吁吁”。我們難以想像神會在執行如此嚴酷的懲罰中得到安慰。以西結自己後宣稱:“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斷不喜悅惡人死亡”(結33:11)。以賽亞把毀滅說成是“奇異的事”(賽28:21)。何西阿描寫了神在被迫進行懲罰時的心情:“以法蓮哪,我怎能捨棄你,以色列阿,我怎能棄絕你,我怎能使你如押瑪,怎能使你如洗扁,我回心轉意,我的憐愛大大發動”(何11:8)。基於上述思考,把nacham 理解為在必要的懲罰之後的悲歎較為自然,因為原定的計畫竟致這樣的結果。

 

【結五14「並且我必使你在四圍的列國中,在經過的眾人眼前,成了荒涼和羞辱。」

  〔呂振中譯〕並且我必使你在你四圍的列國中、在經過的眾人眼前、成了荒廢和羞辱的對象。

  〔暫編註解〕參利26-31-33

       比起昔日的華麗(王上10:4-6),因審判而遭到破壞變成荒場的耶路撒冷過於淒涼,以致於受到外邦人的嘲弄和譏笑(代下28:9)。猶大本應遵守神的律法並向列邦傳講神的律法,卻忘記了自己的使命而專門事奉可憎的偶像,這就是悲慘的災難臨到他們的根本原因。

     參利26:31

 

【結五15「這樣,我必以怒氣和忿怒,並烈怒的責備,向你施行審判。那時,你就在四圍的列國中成為羞辱、譏刺、警戒、驚駭。這是我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這樣,我就要以怒氣以烈怒、以烈怒的責打向你施判罰,那時你〔傳統:她〕就在你四圍的列國中成了令人羞辱、令人毀謗、令人警戒、驚駭的對象:這是我永恆主發神諭說的。

  〔暫編註解〕耶路撒冷要成為神教育人類的實例。她的戰略位置使她成為許多國家注意的對象。如今她的災難,以及對於她宗教真正性質的不利反應,也廣為人知了。

 

【結五16「那時,我要將滅人、使人饑荒的惡箭,就是射去滅人的,射在你們身上,並要加增你們的饑荒,斷絕你們所倚靠的糧食,」

  〔呂振中譯〕那時我必將饑荒的惡箭射在你們〔傳統:他們〕身上,這箭是能毀滅人的,就是我要發射去毀滅你們的;我必將饑荒增加給你們,折斷你們糧食的支杖。

  〔暫編註解〕「惡箭」:指傷人或帶來毀滅的箭。

       1617節概括了耶路撒冷的悲劇。在其他地方用箭象徵神的懲罰(申32:23;詩7:1364:7)。用惡獸和其他毀滅性災難代表對猶太人的懲罰(利26:22;申32:24)。獅子和熊等野獸會在無人居住之地繁衍(見王下17:25)。“流血”無疑指暴力下的死亡。

     16~17神的審判,將使城邑缺乏食糧,戰爭又奪去年輕人的生命,因此出現很多孤兒和寡婦。現今的許多聖徒也常常因著拒絕牧人“你要回轉”的聲音而固執己見,最終被神所擊打(1:5,6;9:13;5:3)。因此,我們每天都要以“不順服是毀滅,順服是勝利”的信仰面對生活(撒上15:22;15:31)

 

【結五17「又要使饑荒和惡獸到你那裡,叫你喪子,瘟疫和流血的事也必盛行在你那裡,我也要使刀劍臨到你,這是我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我必打發饑荒和惡獸去攻擊你,使你喪失兒子;瘟疫和流血的事必流行於你中間;我必使刀劍來擊打你;這是我永恆主說的。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