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八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八1「第六年六月初五日,我坐在家中,猶大的眾長老坐在我面前,在那裡主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降在我身上。」

  〔呂振中譯〕第六年六月初五日,我坐在家中,猶大的長老坐在我面前;在那堨D永恆主的手落在我身上。

  〔暫編註解〕“第六年”:即主前592年;比較一2.本章記載了四個異象,都是要特別顯明人怎樣汙褻了那分別為聖、用來敬拜神的聖殿。當時以西結雖然身在巴比倫的迦巴魯河邊(一1,3;三23;十15,20,22;四十三3),但他在異象之中,被提到耶路撒冷。聖殿內居然有人舉行偶像崇拜活動,無人禁止(八5,1011);婦女崇拜幽冥之神搭模斯,須參與污穢不潔的儀式(八14注);拜日頭的人厚顏無恥地背向耶和華的殿(八16)。神讓先知看見這些污穢,叫他可以向在亞述、巴比倫新生一代以色列人,見證神所降刑罰是公義的;以色列人在古時候和現在都犯了這些罪,所以被擄勢所必然。這樣的口吻貫連本書信息,直到三十三21,其間也有論悔改的以色列可以得著復興和福氣的各種異象。

       這異象在以西結蒙召十四個月後發生,這段時間足以讓他的頭髮(3節)長出來(比較五1)。在異象中,他被帶到耶路撒冷,好向被擄到巴比倫的人講述耶路撒冷全然墮落的情況,以致他們明白神為何如此嚴厲審判這城。

         「家中」:指提勒亞畢(參3:15),即被擄的以色列人所定居的地方。

         「猶大的眾長老坐在我面前」:參14:1; 20:1; 33:31

         「長老」可能指官長,他們到先知中是為了聆聽神的吩咐及話語。

         第六年六月初五日: 指約雅斤王被擄第六年,從以西結第一次看見異象到現在,已過了整整14個月。

         第六年。就是約雅斤被擄第六年(見結1:2注釋),在西元前592591年(見本卷序言後面)。本章開始了一系列新的預言,延續到結19章的結束。從日期上來看,這個系列是從以西結蒙召擔任先知一年後不久開始的(見結1:2)。從見第一個異象起,以西結的時間裡有7天(結3:15),390天(結4:6)和40天(結4:5),如果不是同時發生的,那麼合起來至少有437天。有人認為這段時間不可能插在兩個異象的日期之間,因為其間顯然有14個太陰月,約413天。當然,關於這些時期的應用,存在著不同的看法。新的啟示也不一定要等到這些時期的結束(見結4:5注釋)。在另一方面,為了調整陰曆和陽曆,猶太人每隔兩三年再增加了一個月。如果當下的第5年是閏年(按照19年的週期,可能性很大),添加的月份就會使日子的總數增加到大約442天。

         六月。西元前592年或5919月。

         長老。他們可能代表被擄者中所保留的某種市民組織。對此巴比倫人沒有予以壓制。他們可能與流亡的祭司們一起,經常商量公共的事項。長老們就現狀前來向以西結求問神(見結14:133:31),證明以西結已經被公認為先知,在被擄者中受到尊重。

         1-4  先知被提到耶路撒冷:先知當時身在巴比倫,與被擄的子民在一起,時間大約是主前五九一年九月。

         1~4被擄到巴比倫的第五年(B.C.593),年方30歲的以西結於45日第一次見到異象,就按照神的命令給悖逆的百姓傳講了神的話語,並以象徵性的行為顯明14個月之後,他再一次被神的靈所提,在異象中看到了耶路撒冷聖殿的可憎之物。他在此異象中看到的神,與他在第一章中所看見的神完全不同。從中我們發現神的獨一性(13:8)和啟示的漸進性(12:1-3;28:13-15)

         8:1~11:25本文是在異象中看到審判的第三個部分。本文的內容可以分為三部分:①神的榮耀停留在聖殿的異象和離開聖殿的異象(8:1-4;10:1-8;11:22-25);②偶像遍滿耶路撒冷聖殿的異象(8:5-18);③屠殺事奉偶像的耶路撒冷居民(9:1-11;10:1-12)。在本文中,我們必須注意以下事實。第一,在不斷重複的聖殿儀式中,以色列百姓的信仰變成了一個固定的習慣。我們亦有可能因著定期參加敬拜,而成為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空殼基督徒(1:12,13;29:13;1:7-10)。第二,猶大悲劇的原因在於應該堅立在神話語上的百姓,卻接納了虛假的偶像(13:25;17:12)。第三,神存留敬畏他的信實之人,繼續推動自己的救贖計畫(31:7-9;9:27)

         8:1-11:25  審判耶京聖殿的異象:時間匆匆飛逝,十四個月後以西結再次見異象,並且在異象中神遊耶路撒冷,駭然發現以色列人竟在聖殿裡膜拜各式各樣的偶像,並聲言:「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他看不見我們」(8:12; 9:9) 。 以西結與被擄的百姓到這時候方才明白神為何如此嚴厲地審判耶路撒冷。(參8:17)全文明顯地分成四段:1 8:5-18 ── 四件可憎的事;2 9:1-10:7 ── 神的懲罰:擊殺犯罪者及焚燒耶京;3 11:1-13 ── 東城門旁的計謀;4 11:14-21 ── 對被擄子民的應許。在四段經文中間(10:8-22),作者再次講述神顯現的光彩,與蒙召所見的異象一樣。整個神遊耶京的異象指出耶和華離棄聖殿的事實。

     1∼十一25這四章所記為神的榮耀離開污穢了的耶路撒冷的異象。時間在第一次見異象後十四個月,先知神游耶路撒冷,見到百姓居然在聖殿中拜偶像,才明白神為什麼如此嚴厲刑罰此城。

 

【結八2「我觀看,見有形像仿佛火的形狀,從他腰以下的形狀有火,從他腰以上有光輝的形狀,仿佛光耀的精金。」

  〔呂振中譯〕我一看,見有形相彷彿火的形狀,從彷彿他的腰和腰以下有火,從他的腰和腰以上有好像發亮之光的形狀、像金銀混合體那麼閃耀。

  〔暫編註解〕「火的形狀」:古譯本作「人的形狀」。

       「精金」:參1:4注。

     形象仿佛火的形狀: (1:26-28)

         以西結沒有直接描述人形,而是用腰部和“手的樣式”(第3節)來暗示人形。七十士譯本用“人”來代替“火”。以西結又見了一個異像(見結1:1注釋)。當時長老們正坐在他面前。他們顯然什麼也沒有看見。但是以西結見異象的狀態,無疑使他們準備好在異象結束時傾聽“耶和華所指示……的一切事”(結11:25)。

 

【結八3「他伸出仿佛一隻手的樣式,抓住我的一綹頭髮,靈就將我舉到天地中間,在 神的異象中,帶我到耶路撒冷朝北的內院門口,在那裡有觸動主怒偶像的坐位,就是惹動忌邪的。」

  〔呂振中譯〕他伸出彷彿一隻手的模樣,把我頭上的一綹頭髮抓住;靈就把我舉起到天與地之間,在神的異象中將我帶到耶路撒冷朝北的內院大門口;在那埵傍盒吤D妒憤的雕像的龕座,這像就是惹動主妒憤的。

  〔暫編註解〕這時候,以西結奉命剃須削髮已有一年以上,他的頭髮又再長起來(比較五1;八3)。

       “惹動忌邪”:指惹動神忌邪的心(出二十5)。

     雖然以西結的身體仍在巴比倫,但他的心神已被運送到耶路撒冷,去看第八至十一章的異象。“惹動忌邪的”(偶像)。也許用來代替女神亞舍拉的神像,這神像起初由瑪拿西王樹立(王下二一7),後來被約西亞毀滅了(王下二三6)。

         「天地中間」:即空中。

         「惹動忌邪」:引起忌邪心,即觸犯神:這裡是指 的殿及百姓的偶像。見5節。

         靈就將我舉到天地中間。我們不要以為以西結的身體真的被舉起。這一切無疑都發生在異象之中(見但8:2注釋)。但是像保羅一樣,以西結可能不知道自己是在身外還是身內(見林後12:3)。

         內院門口。是從百姓的院子到祭司院子的入口之一。在所羅門的聖殿建築的記錄中,沒有提到這些院子之間的入口。但在後來希律王的聖殿中有這樣的入口,可能位於聖殿最顯眼的地方,在大批的人聚集。

         偶像semel)。該詞只出現在本節,第5節,申4:16和代下33:7,15,有各種解釋,如代表巴力、摩洛或阿斯德爾特,也可能是“惹忌邪的偶像”,不是特指某一個異教神祗,而是泛指神所忌恨的偶像,就是在敬拜耶和華的地方設立另一個神。當時在聖殿中可能有異教的偶像。從所羅門的時代起,偶像崇拜越來越猖獗。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王上11:7),為他的外邦妻子們建立了各種偶像的敬拜場所。可能懾于亞述王的壓力,亞哈斯在聖殿中設立了一個拜偶像的祭壇,把銅壇移到北面以騰出地方(見王下16:10-16注釋)。後來瑪拿西“在耶和華殿宇中築壇”(王下21:4)。除了約西亞之外,後來的猶大國王是都邪惡的。他們很有可能在聖殿裡進行偶像崇拜。

         3~4靈就將我舉到: 指以西結因著聖靈的感動而見到異象,強調所見異象的真實性(3:12)。觸動主怒偶像: 是第一個大可憎的事,似乎是瑪拿西所立的巴力或亞舍拉神像(王下21:7)。這偶像如同門丁一樣,侍立在進入“耶和華的殿”的內院(17)。他們既然如此大膽妄為地蓄意犯罪,就無法再得到神的祝福。神是絕對獨一真神(44:6;45:18,19),他的子民理當單單高舉敬畏事奉他(6:4,5;22:37)。作為被造物,人理當持有這種態度(12:13)。神的榮耀: 是真神的聖名。

 

【結八4「誰知,在那裡有以色列 神的榮耀,形狀與我在平原所見的一樣。」

  〔呂振中譯〕我見在那埵野H色列之神的榮耀,像我在平原所見的異象一樣。

  〔暫編註解〕神的榮耀也在那裡,使惹忌邪的偶像更形邪惡。

     神榮耀的出現表明祂知道祂子民的偶像崇拜,並將追究他們敬拜的秘密。

 

【結八5「 神對我說:“人子啊,你舉目向北觀看。”我就舉目向北觀看,見祭壇門的北邊,在門口有這惹忌邪的偶像。」

  〔呂振中譯〕神對我說:『人子阿,你舉目向北。』我就舉目向北,便見祭壇門北邊,出入處那埵陶o惹主妒憤的雕像!

  〔暫編註解〕忌邪的偶像:即惹起神忌邪之忿怒的偶像(出二十5)。

       「忌邪的偶像」:可能指迦南宗教中掌生殖的女神亞舍拉(參王下21:7; 23:6)。先知采此稱呼是因偶像崇拜觸動了神的憤恨(參出20:5; 32:16, 21)。

         說明以西結在異象中進入祭司的院子,否則他不可能朝北看到北門的偶像。該偶像前面提到過(第3節),但現在先知特別注意它,而不是隨便看一下。

     5-6  第一件可憎的事:偶像立在聖所中。

         5-18  四件可憎的事。

 

【結八6「又對我說:“人子啊,以色列家所行的,就是在此行這大可憎的事,使我遠離我的聖所,你看見了嗎?你還要看見另有大可憎的事。”」

  〔呂振中譯〕他又對我說:『人子阿,他們所行的、以色列家在這埵瑼滿B這大可厭惡的事、要使我遠離我的聖所的事、你看見了沒有?你還要看見另有大可厭惡的事呢。』

  〔暫編註解〕「使我遠離我的聖所」:或作「令他們遠離我的聖所」:因為們在聖所中敬拜偶像,他們逐漸對「神在聖殿中」這事實變得漠不關心。

       使我遠離我的聖所: 神原是聖殿的主人,如今卻反主為客離開聖殿。因為拜偶像的罪惡,聖潔之神無法再居住在聖殿內(33:3)。以色列百姓褻瀆和玷污了聖殿,卻以為神還會與他們同在。然而神卻說,他們並非在真心敬拜我,因此要離開聖殿。神是聖潔的神,只居住在真實的敬畏和純潔的信心中(40:34;王上8:10,11)。我們是神的聖殿(林前13:16;6:19)當用心靈和誠實敬拜耶和華(4:24),不可放縱肉體的情欲而使聖靈擔憂(5:16,17;4:30)

     使我遠離。原文的動詞沒有主語。既可指百姓遠離,也可指神遠離和拋棄祂的聖所。後者可能性大一些。百姓認為神會保護祂的聖殿和聖城。先知要告訴他們,因著他們的罪,聖城和聖殿都會被毀滅。

         另有大可憎的事。這是本章反復出現的迭句(第13,15節)。神繼續帶先知去觀看偶像崇拜的下階段罪行。

 

【結八7「他領我到院門口。我觀看,見牆上有個窟窿。」

  〔呂振中譯〕他領我到院子的門口;我一看,只見暀W有個窟窿。

  〔暫編註解〕以西結本來站在聖殿的內院(見第5節注釋)。現在他被引領到門口屋子的周圍(見耶35:4;結40:44)。

       7~12這是第二個大可憎的事,70名長老在一間隱秘的房間的四壁上,畫了各樣蟲獸而燒香膜拜。他們說“耶和華已離棄了我們和這地”,想要藉此把自己的錯誤行為合理化,並將責任推卸給神。這就是人的罪惡本性(3:12;4:9)。由此可知:①正確教導和引領百姓的領袖,背負著重大的責任(18:6 ;9:42);②不把自己的錯誤轉嫁給他人,而坦白承認罪的態度極其可貴(約壹1:9)

     7-13  第二件憎的事:長老供奉獸類 :供奉的地方是在院牆後的秘室中,實際的地點卻無可稽考。

 

【結八8「他對我說:“人子啊,你要挖牆。”我一挖牆,見有一門。」

  〔呂振中譯〕他對我說:『人子阿,你要挖晼z;我一挖通了晼A就見有個門。

  〔暫編註解〕這是異象中的動作。這一部分異象無疑是為了強調先知所要看見的機密。

 

【結八9「他說:“你進去,看他們在這裡所行可憎的惡事。”」

  〔呂振中譯〕他對我說:『你進去,看他們在這堜狾璆i厭惡的壞事。』

 

【結八10「我進去一看,誰知,在四面牆上畫著各樣爬物和可憎的走獸,並以色列家一切的偶像。」

  〔呂振中譯〕我進去一看,只見四圍暀W盡畫着各模各樣的爬物、和可憎厭的走獸、跟以色列家的各樣偶像。

  〔暫編註解〕這些爬蟲走獸是指祭祀上不潔之物(利十一章),而且和外邦拜偶像的儀式有關(參羅一23)。

       對「爬物」、「走獸」的敬拜可能由埃及傳入。

         可能是浮雕。有些注釋家認為這裡拜偶像的儀式源於埃及。也有人認為是源於巴比倫。“畫著”一詞的原文還出現在結23:14中,特指迦勒底人的偶像。這裡的圖像或許都不是外來的,但無疑代表著各種儀式。

     10~11 以西結進入一個牆上畫滿動物神明的房間,那奡N是猶大眾長老敬拜的所在。其它在“雅撒尼亞”家的人,在約西亞和耶利米的帶領下一直忠心於主(王下二二3,14;耶二九3;三六10;三九14;四○11)。

 

【結八11「在這些像前,有以色列家的七十個長老站立,沙番的兒子雅撒尼亞也站在其中。各人手拿香爐,煙雲的香氣上騰。」

  〔呂振中譯〕站在這些像面前的有以色列家的長老七十個人,沙番的兒子雅撒尼亞也站在他們中間;各人手堻ㄝ着他的香爐;煙雲的香氣直往上騰。

  〔暫編註解〕「七十個長老」:可能是以色列民的領袖或代表。

       「沙番的兒子雅撒尼亞」:大概是當時有名望的人物,可能與王下22:3的文士沙番有關。

     七十個長老: 70是代表全體以色列百姓的象徵性數字<啟 緒論,聖經中出現的數字的象徵意義>。他們的墮落意味著所有以色列百姓的墮落。當時的長老是百姓的領袖,他們當教導百姓敬畏耶和華(27:1;31:9-11,13),用正直和公平治理百姓(11:16,17,25),也要分辨審判對錯是非(21:18-21;10:8,14)。他們本應成為百姓的典範,但他們卻迷惑(9:13-16)、壓迫(3:14,15)百姓,且率先膜拜偶像,這是忘卻自己的位置與身份的舉動(14:1-3)。我們必須清楚地認識宗教領袖的重要性。倘若他們是瞎子,聖徒也將會變成瞎子(15:14);倘若他們不敬虔,聖徒也會墮落;倘若他們假冒偽善,聖徒就會被試探(23:1-4)33:6,宗教領袖的責任>。

         七十。可能是一個大約數。不要與猶太公會混淆。那是被擄回歸以後才有的。這些人是在異象中,而不是在現實中看到的。所以不必探討有沒有這麼大的房間可以容納七十個人的問題。

         沙番的兒子雅撒尼亞。有人認為是他是結11:1所提到的惡首領之一,“押朔的兒子雅撒尼亞”。其身份未能確定。我們也無法肯定本節的沙番就是約西亞王的書記(王下22:8,9)。如果是的話,這裡提到他為雅撒尼亞的父親,是為了表明他們品格上的差異,以及首領們道德的墮落。

         香爐。令人驚訝的是七十位長老都在擔任祭司,把只有亞倫的子孫才可以使用,而且只能獻給耶和華的香獻給他們所畫的偶像(代下26:16-18)。

 

【結八12「他對我說:“人子啊,以色列家的長老暗中在各人畫像屋裡所行的,你看見了嗎?他們常說:‘耶和華看不見我們,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

  〔呂振中譯〕他對我說:『人子阿,以色列家的長老各在自己鏨像的屋媟t中所行的、你看見了沒有?他們常說:永恆主看不見我們;永恆主已經離棄了這地了。

  〔暫編註解〕「在各人畫像屋裡所行的」:這些長老不只集體供奉獸圖,即使私下也獨自進行這可憎的勾當。

       「耶和華看不見我們」:指耶和華不再理會人們的行為。

     他們不否認神的存在和天意的運作,但似乎把耶和華當作一位已經退位的地方性神祗。以西結用俗話把這夥人的想法說出來。這是先知以西結的風格(見結9:911:3,1512:22,2718:2,25,2933:10,24,3035:1237:11)。

 

【結八13「他又說:“你還要看見他們另外行大可憎的事。”」

  〔呂振中譯〕他又對我說:『你還要看見另有大可厭惡的事、就是他們所在行的。』

 

【結八14「他領我到耶和華殿外院朝北的門口。誰知,在那裡有婦女坐著,為搭模斯哭泣。」

  〔呂振中譯〕他領我到永恆主之殿的外院朝北的大門路那堙F便見在那埵陸女們坐着,為搭模斯哭泣。

  〔暫編註解〕“搭模斯:巴比倫人所拜幽冥之神。崇拜儀式荒淫鄙劣已極。

       “搭模斯”。一個巴比倫人的神,是伊施他爾神(Ishtar)的丈夫,他死後成為陰間之神。有些人視他為植物之神,在炎炎的夏日死去,到春天又再復生。搭模斯的膜拜涉及低劣下流的行為。

     「搭模斯」:為蘇默人的植物之神,傳每年死於盛暑七月,來年春天複生;後來被人與敘利亞神只「阿多尼」混淆,後者意即「婦女所羡慕的」(參但11:37)。

         「哭泣」:敬拜搭模斯的儀式之一。

         搭模斯。巴比倫人所敬拜的神,名叫杜祖(Du'ūzu),分別被說成是女神伊師塔的兄弟,兒子,丈夫或情人。塔模斯主管農作物和牧場,是畜牧的保護神。根據古代的傳說,他每年死去一次,降到陰間。他的逝世造成暑天農作物,牧場和水流的枯乾。在閃族年曆的四月(這個月被稱為杜祖或塔模斯,從現在的六月或七月開始,見本注釋卷二第116頁),要舉行哀哭和唱挽歌的公共儀式,來紀念他的離去。伊師塔也一年一度降到陰間,喚醒那死去的神。他的醒來和回歸使植物再次繁榮起來。希臘人在德墨忒爾和珀爾塞福涅的神話中也保留了類似的傳說。

         塔模斯在巴比倫,亞述,腓尼基和巴勒斯坦受到崇拜。在腓尼基所拜的是當地的神阿多尼斯(閃族語阿東('adon),意思是“主”)。這個神被希臘人所接受。其維那斯和阿多尼斯神話通過羅馬人傳了下來。雖然早期的傳說把塔模斯和阿多尼斯等同起來,但是實際上阿多尼斯的崇拜只是廣為流傳的塔模斯崇拜的形式之一。不知這種崇拜何時開始被猶太人採納。

         塔模斯的節日是在四月,而不是在以西結見異象的“六月”,這是沒有問題的。先知是在異象中看見這一切的。他所看見的,無疑是各個時期耶路撒冷的罪惡。

         14-15  第三件可憎的事:婦女崇拜搭摸斯。

         14~15是第三個大可憎的事,婦女們在為搭模斯(巴比倫的穀神,隨著季節的更換,冬死如生)之死而痛哭流涕<王上 緒論,古代近東地區的外邦神>。然而,他們本當應自己的罪所招致的神之審判而哀哭(9:7-22;16:1-4)。由此可知,聖徒哀傷痛哭並不應該是為了世俗的疾痛或患難,乃應當是為了自己沒有信心,以及未能夠將更大的榮耀歸給神。

 

【結八15「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看見了嗎?你還要看見比這更可憎的事。”」

  〔呂振中譯〕他對我說:『人子阿,你看見了沒有?你還要看見比這些更可厭惡的事呢。』

 

【結八16「他又領我到耶和華殿的內院。誰知,在耶和華的殿門口、廊子和祭壇中間,約有二十五個人,背向耶和華的殿,面向東方拜日頭。」

  〔呂振中譯〕他又領我到永恆主之殿的內院;只見在永恆主殿堂的門口,廊子與祭壇之間、約有二十五個人、背向着永恆主的殿堂,面向着東方,向東拜着日頭。

  〔暫編註解〕有關拜日頭的行為,參看列王紀下二十三章511節和羅馬書一章25節。

       「廊子和祭壇中間」:是祭司們向神禱告的地點 (參珥2:17),被認為是極神聖的地方;但在這裡人們卻背著祭壇向太陽伏拜,所以此舉稱為最可憎的事。

     「二十五個人」:廿五是以西結慣用的數字(見11:1)。這些人是站在祭司的位置,因此有認為作者可能暗示他們是祭司。

         二十五個人: 這是從各個班次中選立的24名祭司和1名祭司長。此數字代表所有以色列宗教領袖(代上24:18,19)

         二十五。七十士譯本為“二十”。寓意不明。有人推測是指大祭司和24班祭司的領袖(見代上24:1注釋),因此代表全體祭司。他們站在聖壇和聖殿之間,乃院中最神聖的地方。他們背朝神的聖殿,敬拜太陽。崇拜太陽神沙馬什是迦南人的習俗,後來滲入猶大國王和百姓的崇拜之中(王下23:5,11;參申4:1917:3;伯31:26)。這些人站在內院表明他們可能是祭司。但除了祭司之外其他人有時也進入(王下11:4-15)。如果他們是真宗教的特殊監護人,他們的罪就是對神是最嚴重的侮辱,所以被稱為最可憎的犯罪(見代下36:14)。

         16-18  第四件可憎的事:太陽崇拜:這種敬拜歷史悠久,可能是由埃及傳入猶大。約西亞王改革時期亦意圖清除這惡習(參王下23:5, 11)。

         16~18是最後一個在聖殿中所做的大可憎之事。他們在聖所前面的廊子和祭壇中間拜日頭,以此背道。此處本當舉行最為聖潔的宗教儀式,但祭司們卻在這裡故意恣行褻瀆神。祭司本當為聖所和祭壇負責(8:1,5),為百姓獻犧牲祭(代上16:39,40),而總要持守清潔和聖潔(29:44),如今竟成為最墮落的人。因此,神說要對他們嚴懲不待。領袖中,墮落給聖徒們帶來極大的影響(15:14),倘若領袖忘記了自己的神聖使命而淪為絆腳石,其結局就是神的審判(3:1)<22:1-7,領袖的責任>

 

【結八17「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看見了嗎?猶大家在此行這可憎的事還算為小嗎?他們在這地遍行強暴,再三惹我發怒,他們手拿枝條舉向鼻前。」

  〔呂振中譯〕他對我說:『人子阿,你看見了沒有?猶大家在這埵瘜o可厭惡的事,還算為小麼?他們使這地充滿了強暴,再三惹了我發怒;看哪,他們把樹枝子送到鼻前呢。

  〔暫編註解〕“可憎的事”。以西結看見百姓進行偶像膜拜(16節)、精靈膜拜(713節)、搭模斯膜拜(14,15節)和日頭膜拜(16節)。

       「手拿枝條舉向鼻前」:可能是異教的儀節,或可視為對神不尊敬、粗俗下流的舉動。

     手拿枝條舉向鼻前: 關於這節經文,眾人見解紛紜:①嘲弄對神的事奉;②為了歸榮耀給太陽神(搭模斯),防止用人呼息玷污大地;③堆積樹枝,使神的震怒之火燃燒起來。我們很難正確地把握這節經文的含意,但這種拜偶像的可憎行為,必然惹動神的烈怒(王下17:10,11;7:18-20)

         強暴chamas)。該詞曾用來描寫洪水前的罪惡(創6:11)。七十士譯本為“無法無天”。

         再三。即百姓一再作惡。

         手拿枝條。在所謂“阿多尼斯(注:希臘神話裡的美少年)的花園”中,沒有根的花插在裝滿泥的碗中,在臉前舉起。這個情節畫在龐培城的壁畫中。古代猶太人的傳統說這裡應為“我的鼻子”,即耶和華的鼻子,把本句解讀為“他們在奉獻敬拜我的地方背離我,當眾侮辱我”。七十士譯本的譯法與之有點相似:“他們如同那些嘲笑的人”。

 

【結八18「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

  〔呂振中譯〕因此我也要以烈怒對待他們;我的眼必不顧惜;我必不可憐;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他們。』

  〔暫編註解〕現在要避免民族的災難已經為時太晚。但並沒有排除個人的得救。少數因那地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將會得到拯救。其餘的人藉著他們的頑梗而選擇了滅亡。

     他們因頑固拒絕聽從神的聲音,改弦易轍,結果就聽不到神的聲音了。當那時神不會再垂聽他們。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