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九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九1「他向我耳中大聲喊叫說:“要使那監管這城的人手中各拿滅命的兵器前來。”」

  〔呂振中譯〕他向我耳中大聲喊叫說:『這城的行政官哪,你們要走近前來,各人手堮着他那毀滅人的器械。』

  〔暫編註解〕“監管這城的人”。更可作:這城的劊子手。

     「那監管這城的人」:指處決這城的人。

         他向我耳中大聲喊叫說。第9章繼續第8章的異象。先知記錄了他所看見的全景,並告訴我們各種表號應如何解釋。本章的發言者與第8章是一樣的。第8節:“哎,主耶和華啊!”表明了祂的身份。

         那監管這城的人。希伯來語是pequddoth ,其單數是pequddah ,在其他地方譯為“職務”(民4:16KJV版),“討罪”(耶8:12)和“官長”(賽60:17)。如果採用最後一種譯法,那就展示了一幅監工,看守或警衛的畫面(見但4:13)。也可像七十士譯本那樣譯為“這個城市的報應已經臨近”。

         1~2監管這城的人: 看守城池的並非巴比倫軍隊,乃是神的天使。“監管的人”亦可譯作“施行懲罰的人”,他們如同來審判所多瑪的天使一般(19:1)。他們手拿足以令惡人粉身碎骨的鐵錘般武器,一聽到神召喚就立即站在祭壇旁邊待命。這表明,地上所發生的災禍與神的護理緊密相關(1:16;10:29)。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 衣著祭司的服裝,是給黑暗時代供應生命之光——神話語的人。無論是在哪一個時代,神都不中斷藉著話語來施行拯救的工作(約壹4:16)

         1~11上一章的最後經文暗示了神的刑罰,自本章起開始施行刑罰。在本章中,神的審判是對城中的居民施行大屠殺。在十章,神則將火炭撒在城中以審判他們。這種審判的刑罰,與啟示文學對最後審判的描述相當類似,從救贖史的進程來看,神以審判來潔淨自己的名。因此,聖徒當銘記我們神是聖潔的神,從而努力過聖潔的生活(11:44;彼前1:15;彼後3:11)

         9:1-10:7  神的懲罰:8章所宣佈的審判在這段經文裡實現。神宣告耶路撒冷的死亡,待城中義人印上記號後,就下手擊殺城中其他男女老幼,事成後且將城焚燒。這裡描寫七個毀滅者的手法,與後來兩約之間啟示文學的體裁有雷同之處,有的學者則覺得這段經文可能是日後啟示文學的先鋒。

 

【結九2「忽然有六個人從朝北的上門而來,各人手拿殺人的兵器。內中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他們進來,站在銅祭壇旁。」

  〔呂振中譯〕忽然有六個人從朝北的上門那路向而來,各人手堮着他那打碎人的器械;其中有一個人身穿細麻服裝,腰間帶着墨盒子。他們進來,站在銅祭壇旁。

  〔暫編註解〕“墨水匣子”:書寫用具,內有墨水和筆,系於腰間,表明文士身分。

       “墨水匣”。一個放在束腰帶堙B藏有蘆葦筆和墨水的盒子。

         執行擊殺任務的六個人無疑是六位天使。

         「殺人的兵器」:指攻擊人的武器。

         「內中」:原文作「在他們中間」,可指六位之其中一位,或與他們在一起的一位。

         「腰間帶著黑墨盒子」:即打扮如當時的文士。

         六個人。這裡展示了執行懲罰的人。原來指巴比倫人。他們要執行神對這座城市的懲罰。還可以指在末日所實施的懲罰,先是臨到自稱為百姓屬靈監護人的人,然後臨到一般的惡人。

         上門。聖殿院子的建築是階梯式的,所以內院較高。“朝北的上門”指先知先前所看見進行偶像崇拜的門(結8:5)。

         內中有一人。是六個手持殺人兵器者中的一位,而不是像一些注釋者所主張的是第七位(見《證言》卷三第266267頁)。他“身穿細麻衣”。這是普通祭司的服裝和在贖罪大日的儀式中大祭司所穿的特殊服裝(利16)。

         墨水匣子qeseth)。該詞只出現在這裡,可能源於埃及語gsty,意為“作者的書寫工具,指一個裝有筆,刀和墨水的盒子。七十士譯本為“一條藍寶石腰帶”,而不是“墨水匣子”。但原文似乎更準確一些。

 

【結九3「以色列 神的榮耀本在基路伯上,現今從那裡升到殿的門檻。 神將那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的人召來。」

  〔呂振中譯〕以色列之神的榮耀從它停駐的基路伯之上上去、到殿的門限那堙F神就召喚那身穿細麻服裝、腰間帶着墨盒子的人。

  〔暫編註解〕這裡有一點值得我們注意,祭司以西結看見耶和華榮耀離開聖殿。神的榮耀離開的步驟是:1,先離開基路伯升到殿的門檻以上(本節;十4)。2,再離開殿的門檻(十18)。3,離開聖殿、聖城,去到耶路撒冷東面的橄欖山(十一23)。4,神的榮耀日後再回來(四十三25),使以色列復興。

       “基路伯”。指至聖所堿I恩座上的兩個基路伯。神的榮耀離開至聖所,來到聖殿的門檻(也見於一○4),然後到了外院的東門(一○18,19),最後來到橄欖山(一一23)。以西結也在異象中看見神的榮耀最後返回千禧年的聖殿堙]四三25)。

     以色列之神的榮耀開始離開「至聖所」(參10:18; 11:23)。

         榮耀。指結8:4所描述的榮耀。這是結1章異像的再現。

         升到殿的門檻。這種移動可能指懲罰的命令從猶太人視為最安全的聖殿本身開始實施。

 

【結九4「耶和華對他說:“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畫記號在額上。”」

  〔呂振中譯〕〔傳統有:永恆主〕對他說:『你去走遍城中、耶路撒冷中間,在那些為了城中所行可厭惡的事而歎息唉哼的人額上畫記刀字的記號。』

  〔暫編註解〕“記號”。原文音譯作t a w,即希伯來文的最後一個字母,當時的寫法好象一個十字(關於另一個記號,參看創四15)。被畫上記號的人可免於被殺。同樣地,神將會於大災難期間在十四萬四千人的額上畫上記號(啟七3,4)。

       「記號」:是希伯來文最後一個字母,書寫十字架形狀,這是一種帶有保護作用的記號,另參創4:15; 12:22

     歎息哀哭的人: 這些人真正知道自己當為何而哭泣。他們為自己和自己同胞的罪,以及為了神的名被玷污而哭泣(5:4)。許多時候,我們在當哭的時候無動於衷;而當我們虛妄的野心和欲望沒有得到滿足的時候,我們卻因陷入虛脫和悲傷而哭泣,如同那些哀悼搭模斯之死的婦人一樣(8:14,15),我們這些等候主的再來而活在末世的人,應當為了不敬虔竟玷污了神的名字(2:24),和神的公義不能堅定地實踐在這不義的世界而悲傷、痛哭(5:24;6:8)

         記號taw)。這是希伯來語的最後一個字母。在以西結的時代,該字母寫成 X 狀。記號是在異象中畫的,究竟什麼樣子也許並不重要。過去有人把它解釋為十字架的預表,那是純屬想像。異象中的記號無疑是真實的,但它所涉及的完全是人的品格。使者不要考慮人的出生和地位,只要給那些為流行的罪惡哀哭,並遠離罪孽的人畫記號。

         這個異象原指尼布甲尼撒毀滅耶路撒冷。它還將應驗在世界歷史的末葉,與啟7章,15章和16章的異象相對應。《啟示錄》中“神的印”和以西結的記號一樣,都是以品格為依據的。神要把祂悅納的記號標在所有藉著聖靈的大能反映耶穌形象的人身上。這個表示認可的記號是神主權的標誌,就像神給祂國度的公民寫上了祂的名字和地址:“神,新耶路撒冷”。

         這個記號要印在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身上。這些人為自稱神子民之人的墮落而傷心。他們因教會裡的各種驕傲,貪婪,自私和欺而難過。他們覺得自己無法阻止罪惡的潮流,因而滿心憂愁和恐懼。還有一等人則設法掩飾流行的罪惡,為到處氾濫的罪行辯護。他們宣稱神非常慈愛,不會懲罰罪惡。他們說神既不行善,也不作惡。他們聲稱神不會有這麼高的標準,只要人有行善的願望就滿意了。然而神不會改變祂的標準。否則祂就是改變了自己。祂要為每一種美德的培養和每一個錯誤的糾正提供恩典。祂要求每一個基督徒充分利用這些恩典。祂所要求的只能是完全。如果不達到這一點,當寬容的時期結束的時候,這個人將沒有神的印記。

 

【結九5「我耳中聽見他對其餘的人說:“要跟隨他走遍全城,以行擊殺。你們的眼不要顧惜,也不要可憐他們。」

  〔呂振中譯〕我聽得到他對其餘的人說:『要跟着他走遍城堙A以行擊殺;你們的眼不可顧惜,你們不要可憐。

  〔暫編註解〕「其餘的人」:即2節的六位天使。

     5~6 那些額上沒有記號的人,無論男女,不論老少,都會被殺。

         5~7所有人均受到了神的審判。上自祭司下至平民百姓,鋒利的審判之刀一舉殲滅了他們,城被屍體所填滿。這告訴我們,神將徹底施行審判(7:17-23;14:10)

 

【結九6「要將年老的、年少的,並處女、嬰孩和婦女從聖所起全都殺盡,只是凡有記號的人不要挨近他。”於是他們從殿前的長老殺起。」

  〔呂振中譯〕要將年老的、年壯的、和處女、幼小的和婦女、全都殺掉滅盡,從聖所殺起;但凡有刀字記號的、你們可別觸害着。』於是他們從聖殿面前做長老的人殺起。

  〔暫編註解〕「從殿前的長老殺起」:即8:11的長老,因為那是一切「可憎的事」的中心與源頭。

       凡有記號的人: 與灑在門上的羔羊之血一樣(12:13),是神向那些悔改認罪,為罪歎息的人應許救恩的保證。這也象徵著聖靈所作的見證,神允許聖靈為那些認罪而信從十字架之道的人作見證(1:13)。從聖所起:不敬虔的祭司對神的褻瀆最為嚴重,神的審判也就始於他們(彼前4:17)。當一個國家背叛神的時候,神就會首先審判聖徒。很多時候,正因為聖徒沒有忠實地履行光和鹽的作用,國家教會墮落。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滅亡證明了這一點,它們均是因城中沒有十個義人而滅亡(18:22-33)。因此,聖徒應擔負起作為鹽防止腐敗的作用;教會的領袖則要銘記倘若他們沒有忠於使命,就會有更大的審判,在生活中作聖徒的典範(3:1;彼前5:3)

     本節原來指耶路撒冷寬容時期的結束。神曾千方百計呼籲悖逆的以色列。現在祂要撤銷對迦勒底侵略者的抑制。他們的軍隊將無情地執行懲罰,“年老的,年少的全都殺盡”。他們要從聖所開始。那裡是百姓罪惡集中的地方。

         這些場景將要在末日重演。審判也是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的,針對那些曾蒙神大光照耀,擔任百姓屬靈利益的監護人,但背叛了自己職責的人。這些不忠心的牧人首先要受到他們所欺騙之人的攻擊,然後在基督複臨所帶來的毀滅中死亡(見啟15-19)。

 

【結九7「他對他們說:“要污穢這殿,使院中充滿被殺的人。你們出去吧!”他們就出去,在城中擊殺。」

  〔呂振中譯〕他對他們說:『要使這殿沾上污穢,使院中充滿了被刺死的人;你們只管出去!在城中進行擊殺〔傳統:他們就出去,在城中進行擊殺〕。』

  〔暫編註解〕死屍能使聖殿污穢(比較民十九11)。

       聖殿將會被死屍玷污(比較民一九11)。

     「要污穢這殿」:因這殿已不配成為耶和華的居所。

         猶太人希望神的殿免受玷污,但他們失望了。這種污穢,部分是因拜偶像者屍體的血而造成的。

 

【結九8「他們擊殺的時候,我被留下。我就俯伏在地,說:“哎!主耶和華啊,你將忿怒傾在耶路撒冷,豈要將以色列所剩下的人都滅絕嗎?”」

  〔呂振中譯〕他們去擊殺的時候,只有我一人被留下,我就臉伏於地,說:『哀阿,主永恆主阿,你將你的烈怒傾倒於耶路撒冷,難道要將以色列餘剩之民都滅盡麼?』

  〔暫編註解〕以西結看見神嚴厲的審判,感到極為震驚。

       「剩下的人」:指主前五九七年部分猶大人被擄後剩下來的人。

         我被留下。以西結在異象中看見耶路撒冷成為一座死城。他覺得自己一個人站在被殺者中間。這裡沒有提到因記號而受到保護的人。顯然他們只有少數人。

         以色列所剩下的人。十個支派已於西元前723722年被擄了(王下17:6)。南部猶大王國中也有一大批人在西元前597年被擄。以西結為剩下的人懇求。罪的性質和氾濫證明懲罰是正確的。

     8~11以西結看到同胞悲慘地倒在血泊中,就迫切地、哀求神,正如當年亞伯拉罕懇求那去滅所多瑪的神之使者一樣(18:22-32),但是,只有烈怒之火才能潔淨惡貫滿盈的土地和沾滿血腥的雙手(12:29)。神之所以沒有垂聽以西結的呼救而殲滅百姓,是因為他們竟然拒絕了神的美意(59:1-3)

 

【結九9「他對我說:“以色列家和猶大家的罪孽極其重大。遍地有流血的事,滿城有冤屈,因為他們說:‘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他看不見我們。’」

  〔呂振中譯〕他對我說:『以色列家和猶大家的罪孽極而又極之大,遍地滿有流血的事,城媞﹞F冤屈,因為他們說:永恆主已經離棄了這地了!永恆主看不見我們!”」

  〔暫編註解〕耶和華……看不見我們: 他們使自己的罪合理化(4:9),將過錯轉嫁給神(3:12),否定了神的全知(17:7)。在神面前,人應該正直(104:13),且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撒下12:1-15)

     這地'eres)。用於褒義。百姓聲稱神不管人的作為。他們以為可以隨意彼此相待,不必交帳,結果造成道德的敗壞。

 

【結九10「故此,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要照他們所行的報應在他們頭上。”」

  〔呂振中譯〕故此我也這樣;我的眼必不顧惜,我必不可憐;我必將他們所行的還報與他們頭上。』

 

【結九11「那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的人將這事回復說:“我已經照你所吩咐的行了。”」

  〔呂振中譯〕那身穿細麻服裝、腰間帶着墨盒子的人將這事回覆說:『我已經照你所吩咐我的行了。』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