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三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十三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參照耶23章關於耶路撒冷城內和周圍假先知的預言。有人認為以西結是在對俘虜中的假先知說話(見結13:9)。

       1~16本文是關於假先知的預言。當時,有許多信息都自稱是受神的感動而得到的(23:13,14;28:11)。但是他們給社會帶來了極其消極的影響。他們自稱此信息是神的話語,實際上是空洞的謊言,是取悅人心的信息。因此,倘若講道者並沒有與主屬靈深交,而是出於自己私意解釋神的話,教會、社會和國家就會毀滅。

     116 當時有兩類假先知:代表假神的(巴力的先知,王上一八19)和奉耶和華的名說假預言的(如這堙F比較耶二三932;二八;二九1532)。他們沒有為百姓設立道德思想上的防衛(5節),他們說謊話,見假異象(68節),並且粉飾罪惡(11節)。

         1-23  斥假先知:百姓不相信真先知的警告,一個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受了假先知的迷惑,後者總是說「柔和」、「虛幻」的話 (參賽30:10) , 以致掩蔽了真理。以西結指責假先知三方面的罪:1 未受神差遣(1-9),2 粉飾太平(10-16)、3 獵取百姓的性命(17-23)。

         13:1~23自古以來,屬靈領袖的責任極其重大。他們要把神的話語教導和解釋給百姓,在凡事上成為百姓效法的榜樣,還要指出生活的新方向和異象<33:6,宗教領袖的責任>。但是,當時的假先知卻向百姓預言了自己隨意所編造的謊言。這些人必然會受到神嚴峻的審判。本文告訴我們,先知(牧會者)對一個共同體的命運發揮極大的影響(3:21;撒上7:13),因此,神會親自懲戒離開神話語的假先知(12:8-10;20:12;撒上3:13,14)

 

【結十三2「“人子啊,你要說預言攻擊以色列中說預言的先知,對那些本己心發預言的說:‘你們當聽耶和華的話。’」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傳神言攻擊以色列的神言人;要傳神言〔傳統:傳神言的人〕對那些隨着自己心意傳神言的人說:你們要聽永恆主的話!”」

  〔暫編註解〕「以色列中說預言的先知」:可能指國中那些職業性的宗教向導;於早期稱為「先知的門徒」。

       「本己心發預言」:隨著自己心意說話、完全抹煞神預言的權威。

     當時,耶路撒冷和巴比倫俘虜中均有一些假先知,假借耶和華的名字而發出假預言(23:14;29:8,32)。為了得著百姓的擁戴,他們預言說俘虜將很快就返回故土(28:2-4)。而且,他們鼓吹自己受到了神的啟示(6),主張自己所言才是真正的真理(5)。為了使百姓不再輕信假先知的謬論,以西結以神啟示的預言攻擊假先知。

         如此稱假教師說明他們得到了公眾的認可。時代的氣氛也有利於這樣的假教師。這些先知也許自以為所說的話是真實的(見帖後2:11)。但本節吩咐這些神的假使者“當聽耶和華的話”。

 

【結十三3「主耶和華如此說:愚頑的先知有禍了!他們隨從自己的心意,卻一無所見。」

  〔呂振中譯〕主永恆主這麼說;有禍阿愚頑的神言人,隨從自己的靈說話的,並且說的又是關於自己未曾見過的事!

  〔暫編註解〕愚頑的nabal)。不但指智力缺乏,而且指道德上的缺陷。“愚頑的先知”( hannebi'im hannebalim)在希伯來語中採用了有趣的修辭手法。

     隨從。即追隨。

 

【結十三4「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荒場中的狐狸,」

  〔呂振中譯〕以色列阿,你的神言人如同荒場中的狼。

  〔暫編註解〕「好像荒場中的狐狸」:指假先知破壞性的工作;狐狸破壞牆垣,從中得益,先知們則說虛謊的話,從中取利。

       荒場中的狐狸: 荒場中的狐狸通常極其狡猾,毀壞葡萄園和田間的農作物(2:15;5:18)。這句話意味著假先知將會敗壞耶和華的共同體。(28:15;29:23)

     狐狸十分狡猾(路13:32)。它們毀壞葡萄園(歌2:15),住在廢墟中(哀5:18)。假先知也很狡詐奸滑。它們破壞神的葡萄園。

 

【結十三5「沒有上去堵擋破口,也沒有為以色列家重修牆垣,使他們當耶和華的日子在陣上站立得住。」

  〔呂振中譯〕他們〔傳統:你們〕沒有站住〔傳統:上去〕去堵擋破口,也沒有為以色列家修造圍晼A使它當永恆主的日子在戰陣上站立得住。

  〔暫編註解〕「堵擋破口」、「重修牆垣」:按作戰常理,城牆若被敵方攻毀,保衛者必須盡力修堵(參王下25:4; 9:11),這裡指先知們眼見大禍將臨,卻沒有設法挽救(參22:30)。

       遭遇患難的時候,聖徒首先要反躬自問,反思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當神的審判迫在眉睫的時候,以西結時代的屬靈領袖亦當回顧和反省自己的行為。但是,他們聽到以西結的預言之後並沒有自己反省,而且加速了百姓靈性和道德的墮落。因此,神的審判如同暴風驟雨一般突然臨到了他們(王下25:1-4;59:10-14)。倘若對罪放任不管,就會招致滅亡(6:23;1:15)。在神話語面前的人,當正確判斷羊群的疾病,決定正確的醫治方法(3:18,19;16:47,48;25:7,8;27:23)

         沒有上去。指假先知。第4節是對百姓說的。第6節再次用第三人稱指假先知,第7節又回到了第二人稱。這種人稱的變化在《以西結書》等先知書中是常見的。

         牆垣。這些假先知沒有藉著警告或教訓幫助處在危機中的國家。他們把百姓出賣給的敵人,而不是幫助他們。參賽1:5

     57當時的假先知有兩類:一類是拜外邦假神的;一類是仍假託耶和華的名說話,但他們所說的卻是假的預言。這裡的假先知屬第二類(比較耶二十三932;二十八章;二十九1532)。

 

【結十三6「這些人所見的是虛假,是謊詐的占卜。他們說:‘是耶和華說的。’其實耶和華並沒有差遣他們,他們倒使人指望那話必然立定。」

  〔呂振中譯〕這些人所說的是虛謊的異象、是謊詐的占卜;他們說:這是永恆主發神諭說的,其實永恆主並沒有差遣他們,他們倒指望那話能應驗呢!

  〔暫編註解〕所見的chazah)。該詞常常指神的話(賽1:12:1等)。

       耶和華說。這些自封的先知類似於今日的許多傳道人。他們宣導虛假的道理,聲稱這 “是耶和華說的”。 人們不論多麼熱心地宣導一種道理,說得多麼感人,如果它不是神所說的,就決不可納入信徒的信仰中。人的學說不論在表面上多麼有理,也不要忘記它們缺乏神的權威。

         指望那話必然立定。他們希望通過預言事件的應驗,來證實他們話語的可信度。他們可能希望神贊同他們自封的職務,使他們冒昧的話得到確認。

     6~7先知本應督促百姓回轉離開罪孽,他們卻以甜言蜜語使百姓心存虛妄的夢想(10),對罪麻木遲鈍。假先知從來沒有督促百姓悔改,反而宣告了祝福與平安,使百姓死在罪中(6:14)。倘若信息中沒有促使人悔改的部分,而只有平安與祝福的宣告,或許可以暫時取悅人心,但終必使人的靈魂走向毀滅(16)。真正的講道人,當為了挽救羊群的生命,以愛心來使他們認識到罪,使那被罪所玷污的人悔改認罪(10:11;2:38;3:19;2:5)

 

【結十三7「你們豈不是見了虛假的異象嗎?豈不是說了謊詐的占卜嗎?你們說:‘這是耶和華說的。’其實我沒有說。”」

  〔呂振中譯〕你們豈不是見了虛謊的異象?豈不是說了謊詐的占卜?因為你們說:這是永恆主發神諭說的,其實我並沒有說呀。』

  〔暫編註解〕先知似乎在盤問他的對手。這個問題只有一個答案。假先知無法否認這一指控。所列的三大災難將落在這些騙人的先知身上。“他們必不列在我百姓的會中”。

 

【結十三8「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們說的是虛假,見的是謊詐,我就與你們反對。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因此主永恆主這麼說:『因為你們說的是虛謊,見的是謊詐,那麼你就看吧,我是跟你們作對的:主永恆主發神諭說。

 

【結十三9「我的手必攻擊那見虛假異象,用謊詐占卜的先知,他們必不列在我百姓的會中,不錄在以色列家的冊上,也不進入以色列地。你們就知道我是主耶和華。」

  〔呂振中譯〕我的手必攻擊那見虛謊異象的、攻擊那以謊詐占卜的神言人;他們必不得以列在我人民的議會中,不得以錄在以色列家的族譜上,也不得以進入以色列地;你們就知道我乃是主永恆主。

  〔暫編註解〕假先知將會失去他們的影響力(“百姓的會”),失去他們的公民身分(“不錄在……冊上”)和失去他們的家園(“以色列地”)。

       假先知將面臨三樣刑罰:被排除於所謂「真以色列」的團體之外、喪失合法的公民權、不得從被擄之地再返回故居。

     「必不列在我百姓的會中」:必被排除在神子民的群體之外。

         「以色列家的冊」:並不是指生命冊,而是指回群體的族譜。(見拉2:62; 7:64

         sod)。指秘密會議。

         。他們的名字不會登在以色列忠心的餘民所保留的名冊上。拉2:62說明了這份名冊在被擄回歸時的用途。

         9~10假先知誘使神的子民走向不義之路(23:25-27),因此,神公正的審判必會臨到他們(23:31,32)。他們所將受到的審判:①趕出聖徒的會中,失去能夠發揮影響力的地位(23:39,40);②膝下無子以繼承香火,從猶大民族中遭到剪除(37:9);③不能與歸回的俘虜,一同進入神所祝福的地。 他們倒用未泡透的灰抹上: 在上文,以西結痛斥貪圖安逸的假先知竟然不肯去修牆垣。這象徵他們:①是偽君子。他們傳講虛假的平安而取悅人心(6:24;28:2,3);②是不義之輩。他們並沒有指出百姓內心的墮落就是罪,反而加以默認。真正的講道人並不迎合人的喜好,反而督促人們在神面前坦白自己的污穢而悔改認罪。

 

【結十三10「因為他們誘惑我的百姓,說:‘平安!’其實沒有平安,就像有人立起牆壁,他們倒用未泡透的灰抹上。」

  〔呂振中譯〕因為他們真地領導我人民走錯了路,說:平安,其實沒有平安。就像人〔原文:他〕、築了薄弱的晼A假神言人〔原文:他們〕倒用灰水去塗抹。

  〔暫編註解〕“牆壁”指不堅固的土墩。即使塗上了灰水,一點不能增加防衛力量。

       “用……灰抹上”指粉飾他們有關“平安”的假預言。

     「誘惑」:或作誤導。

         假先知粉飾太平等於用賤灰粉刷危牆,對岌岌可危的國家於事無補。

         平安。參耶6:1423:17;彌3:5;亞10:2。假先知引誘人產生虛假的安全感,麻痹他們的思想。神的真使者則絕不奉承罪人。他們也不傳平安的信息,引誘不聖潔的人產生致命的安全感。他們的信息是喚醒罪人的良心,使他發出痛苦的喊聲:“我當怎樣行才能得救?”(徒16:30)。見耶6:14注釋。

         牆壁chayis)。詞義不完全清楚。似乎指界牆。因此並不堅固。

         未泡透的灰。希伯來詞taphel表示“塗料”。 Taphel還表示“未泡透。”這是拼法相同但詞源不同的另一個詞。這個taphel在伯6:6譯為“淡”,在哀2:14譯為“愚昧的異象”。解釋如下:有人建造了一堵脆弱的隔牆。假先知粉刷用了它,改善了其外觀,卻沒有增加其強度。首領和百姓想出了各種辦法,如與埃及結盟(見耶37:5,7)。自封的先知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和說服力來為這些辦法辯解。

         我們注意到今日宗教界的狀況與之驚人地相似。許多沒有神聖言依據的假道理被引進基督教的信仰之中。這些道理所依據的只是遺傳,而遺傳則往往具有異教觀念和習俗的背景。人們不肯放棄這些沒有聖經依據的信念,而是花大量的精力來“粉刷”這些脆弱的觀點,使之顯得可信。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子就是竭力找出聖經的證據來支持星期日。大多數基督徒都在遵守聖經所沒有指定的日子。他們推論說,既然基督教已守了這麼多世紀,那它一定是對的。他們回避了指出第七日是真安息日的明確證據,藉著牽強附會來支持每週的第一日。這樣做的結果和《以西結書》中造牆粉刷的人是一樣的(結13:12-16)。

 

【結十三11「所以你要對那些抹上未泡透灰的人說:‘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啊,你們要降下,狂風也要吹裂這牆。’」

  〔呂振中譯〕所以你要對那些塗抹灰水的人說:那椄O一定倒下來的;必有大雨漫過;〔此處有:並且你們〕大冰雹必降下來!狂風必暴發。

  〔暫編註解〕「暴雨漫過」:雨水不但導致牆壁破裂,還把虛假的粉飾沖掉。

     參詩11:618:13,14;結38:22。這裡無疑主要指巴比倫的入侵。猶太人儘管自吹有準備,卻無法阻擋。見結13:12注釋。

 

【結十三12「這牆倒塌之後,人豈不問你們說:‘你們抹上未泡透的灰在哪裡呢?’」

  〔呂振中譯〕這棜侀礞妨寣A人豈不問你們說:『你們抹上未泡透的灰在哪堜O?』

  〔暫編註解〕牆(qir)。通常指外牆,而不是chayis(牆壁見第10節注釋)。災禍的原因無疑是建築的品質太差,不能用作外牆,使抹牆的人和相信他們詭計的人非常失望。到了末日,那些參加撒但所導演虛假宗教復興的人,看到這個體系在最後七災的毀滅性打擊下土崩瓦解,同樣也會大失所望。在人類歷史的最後一幕中,撒但將在全世界人面前自稱是神。這個騙局還將大量利用奇跡(啟13:13,1416:13,14)。由於這些迷惑,除了忠心的餘民之外,所有的人都將被捲入仇敵的行列(啟13:8),與撒但聯合起來違抗神。只有少數餘民保持對神的忠誠(啟14:12)。當懲罰降臨,大群的人看到他們信為神那一位根本無力阻止更強大之主的手時,他們會突然意識到自己上當了。他們會把怒氣撒在撒但的欺騙所炮製的虛假機構上,把它徹底摧毀(啟17:16,17)。這時候會再次宣佈說:“牆和抹牆的人都沒有了”(結13:15) 。

 

【結十三13「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發怒,使狂風吹裂這牆,在怒中使暴雨漫過,又發怒降下大冰雹毀滅這牆。」

  〔呂振中譯〕因此主永恆主這麼說:我一定要在我烈怒中使狂風暴發起來;在我忿怒必有大雨漫過;大冰雹必在烈怒中降下來毀滅這晼C

  〔暫編註解〕13-14   比喻中的牆漸漸被指明為耶京(尤見16)。

 

【結十三14「我要這樣拆毀你們那未泡透灰所抹的牆,拆平到地,以致根基露出。牆必倒塌,你們也必在其中滅亡。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呂振中譯〕我必這樣拆毀這晼B就是你們用灰水所塗抹過的,使它坍到平地,以致根基都露現出來;暀@倒壞,你們也必那中間滅盡;你們就知道我乃是永恆主。

  〔暫編註解〕假先知以虛妄的幻想離棄了神的律例,將百姓玩于鼓掌之間。本節意指神昭然若揭地暴露他們的一切虛假,使他們抱愧蒙羞。若人輕率而不義地對待神所交托的事工,就必受神的審判而遭受羞辱(23:11,12,15)

 

【結十三15「我要這樣向牆和用未泡透灰抹牆的人成就我怒中所定的,並要對你們說:‘牆和抹牆的人都沒有了。’」

  〔呂振中譯〕我必這樣向這晼B並向那用灰水抹椌漱H、發盡我的烈怒;我要對你們說:晲S有了!抹椌漱H也沒有了!

 

【結十三16「這抹牆的就是以色列的先知,他們指著耶路撒冷說預言,為這城見了平安的異象,其實沒有平安。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這抹椌煽N是以色列的神言人,他們指着耶路撒冷而傳神言,為了這城見了異象,說有平安,其實沒有平安:這是主永恆主發神諭說的。

 

【結十三17「“人子啊,你要面向本民中、從己心發預言的女子說預言,攻擊她們,」

  〔呂振中譯〕『你呢、人子阿,你要板着臉盯着你人民的婦女、就是那些隨着自己心意發神言狂的人;你要傳神言攻擊她們,

  〔暫編註解〕婦女說預言: 神也曾使用女性來宣告了預言(15:20;4:4;2:36-38;21:9)。但本節中的婦女是指邪惡的巫婆,她們假借耶和華的名字行魔術、欺詐人(撒上28:7;7:18;47:18,19)

         《舊約》其他地方沒有提到假女先知。真的女先知有米利暗(出15:20),底波拉(士4:4),戶勒大(王下22:14)和新約時代的亞拿(路2:36),傳道者腓利的四個女兒(徒21:8,9)等。

       17-23  這裡的斥責針對女先知:這些女先知的所作為接近巫術或占卜,她們為百姓相命,但沒有向他們提出警告,反意圖使他們棄絕真先知的信息。

     1723 女巫師使用神祕的力量詛咒無辜的人,以及向行惡的人應許生命(19節)。這些魔咒的確實本質不能肯定,但其中包含袖圈和“頭巾”(面紗)的使用(18節)。

         17~23咒詛了說假預言的女先知。當時,以色列社會邪術氾濫,假信息大得人心,充滿虛假之事,道德秩序完全顛倒。女先知們就趁機辯護自己的惡行,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剝削百姓。實可謂,假作真時真亦假,黑白是非已完全顛倒。監察這一切的神,說他要拯救自己的義民。這告訴我們,倘若對罪惡袖手旁觀,罪惡就會顛覆一切。

 

【結十三18「說主耶和華如此說:這些婦女有禍了!她們為眾人的膀臂縫靠枕,給高矮之人作下垂的頭巾,為要獵取人的性命。難道你們要獵取我百姓的性命,為利己將人救活嗎?」

  〔呂振中譯〕說:主永恆主這麼說:這些婦女有禍阿,她們給眾人的手腕綁上邪術帶,給各樣身材的頭作長帕子,為要獵取人的性命!難道你們要獵取我人民的性命,而為了利己將別人救活麼?

  〔暫編註解〕「膀臂」:原文作「手的關節」,可能指手腕。

       「靠枕」:原文作「帶」,是符咒的一種。

     「下垂的頭巾」:指遮蔽全身的披巾。這些顯然是女巫作法時使用的道具。

         「獵取人的性命」:即迷惑人心。

         「將人救活」:可能指女巫師自稱能保存他人性命。

         靠枕……頭巾: 描繪了發出預言的女先知的行動,對此有多種解釋:①靠枕象徵“平安的安息”,頭巾象徵“自由和勝利”,這是預言者為了更好地傳講預言而採取的行動(Henry);②靠枕是女先知領受神指示的工具,縫在膀臂上。頭巾蓋在頭上(Plummer),準備領受預言;③靠枕可以為那些來聽預言的人作靠背,頭巾用以蓋住那些預言家的頭,使他能夠完全集中在神聖的默想之中(Calvin);④靠枕比喻先知以自己的預言來阻擋神的能力(膀臂),以使神的警告,責備之言不能在百姓中作工。頭巾則指先知的阿諛和虛假,比喻他們攔阻人看不到,也聽不到神話語的行為(Keil)。其中,最有說服力的還是第④個觀點。

         這些婦女有禍了。雖然第1819節總的意思似乎是明確的,但細節卻不太清楚。以西結目睹了他所描述的景象,我們卻沒有。他所用的措辭在當時是很明確的,但其中有不少在《舊約》別處沒有出現,故含義不十分清楚。

         靠枕kesathoth)。源于阿卡德語kasū(“綁”)。有“帶子”或 “護身符”之意。該詞的含義僅憑猜測。

         膀臂'assilim,“關節”)。直譯是“我的手關節”,似乎是指腕,肘或肩(耶38:12)。希伯來語原文,一些古版和《塔古姆》均為 “我的手”或 “手”。如果是“我的手”,那就是指假女先知正在阻擋耶和華的聖手。

         頭巾mispachoth)。該詞只出現在這裡,可能指頭巾,顯然不是女先知自己戴的,而是請教她們的人戴的。

         nephashoth,單數是nephesh )。見詩16:10注釋。似乎指假女先知把求助於她們的人作為犧牲品。

         為利己將人救活嗎?這句話可譯為“你們要獵取我百姓的性命,使自己活著嗎?”可能指女先知們自私地利用受害者的輕信。

 

【結十三19「你們為兩把大麥,為幾塊餅,在我民中褻瀆我,對肯聽謊言的民說謊,殺死不該死的人,救活不該活的人。”」

  〔呂振中譯〕你們為了幾捧大麥、為了幾塊餅、在我人民中間褻瀆了我,對我這些愛聽謊言的人民用你們的謊言殺死不該死的人,救活了不該活的人。

  〔暫編註解〕「褻瀆我」:巫師作法時,使用大麥、餅糠;這些女先知則用此邪俗的禮儀來祭神,褻瀆了神自己。

       兩把大麥,幾塊餅: 為了維持生計,“女先知”們謊稱自己所說的謊言就是神的預言,從百姓那裡騙取了許多資財。神子民的靈魂日漸貧乏枯竭,假先知的生活則因所賺取的錢變得更加富饒。由此可知:①如何見證神的話語,決定人的生死(3:21;33:14-16) ;②斷不能因著物質欲望利用神的話語。因此,聖徒當分辨神的話語,不可陷進撒但的誘惑(林後11:13;約壹2:22-25)

     兩把大麥。有人認為是指古時人們請教先知時呈上禮物的做法(撒上9:7,8;王上14:3)。鑒於大麥是較次的穀物,數量又少,很可能是指這些假女先知為了區區小利而甘心阻擋真理,引導百姓毀滅。也有人認為是指古代用大麥和餅的占卜的習慣。

         對肯聽謊言的民說謊。可能指人們愛聽悅耳的假話。耶利米描述了這種狀況:“先知說假預言,祭司藉他們把持權柄。我的百姓也喜愛這些事”(耶5:31)。

 

【結十三20「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與你們的靠枕反對,就是你們用以獵取人、使人的性命如鳥飛的。我要將靠枕從你們的膀臂上扯去,釋放你們獵取如鳥飛的人。」

  〔呂振中譯〕『故此主永恆主這麼說:看哪,我惱怒你們的邪術帶、就是你們用來獵取人〔傳統:就是你們獵取人的所在〕,使人的性命飛走的;我必將邪術帶從你們的膀臂上扯去,釋放你們所獵取而使其性命飛走的。

  〔暫編註解〕「如鳥飛」:可能指「如鳥被獵取」。

       釋放。來自希伯來語parach,詞義不確定。本節總的意思是清楚的。受害人要從試圖奴役他們之人網羅中解救出來。神不允許每一個誠心的人受欺騙。

     20~21“女先知”的假預言和惡行阻攔了神的工作,本文是指神要廢去女先知的一切作為,拯救自己的百姓逃出網羅。這告訴我們,神是藉著公義的審判折斷惡人的膀臂(3:7;31:18;9:4),以慈愛守護義人的神(55:2;125:3;彼前3:12)

 

【結十三21「我也必撕裂你們下垂的頭巾,救我百姓脫離你們的手,不再被獵取,落在你們手中。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呂振中譯〕你們使人蒙的長帕子我也要扯下;我必援救我的人民脫離你們的手,使他們不再落在你們手中而被捕食;你們就知道我乃是永恆主。

 

【結十三22「我不使義人傷心,你們卻以謊話使他傷心,又堅固惡人的手,使他不回頭離開惡道得以救活。」

  〔呂振中譯〕因為你們弄虛假事叫義人灰心(並不是我使他灰心),你們又加強惡人的手,使他不回轉離開壞行徑以救活自己,

  〔暫編註解〕「我不使義人傷心」:或作「我不傷害義人」。

       女先知在義人和惡人的心目留下了對於神的虛假印象,使義人行善時灰心,惡人在作惡時更加堅決。

         22~23虛假的女先知用荒唐無稽的預言,使尊崇神話語的義人喪志(37:12,14;15:4),給惡人以虛妄的指望,使他們沒有離開罪惡的道路(28:15)。然而,神會懲戒她們,使她們抱愧蒙羞,驅逐她們離開先知的位置。為了自己的聖名,神必審判那些遮掩自己榮耀的人(31:8,16)

 

【結十三23「你們就不再見虛假的異象,也不再行占卜的事,我必救我的百姓脫離你們的手。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呂振中譯〕故此你們就不得以見虛謊的異象,也不得以再行占卜;我乃是要援救我人民脫離你們的手;你們就知道我乃是永恆主。』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