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四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十四1「有幾個以色列長老到我這裡來,坐在我面前。」

  〔呂振中譯〕有幾個以色列長老的人來見我,坐在我面前。

  〔暫編註解〕8:1注。

         可能就是結8:1所提到的猶大長老。這個民族現在被稱為以色列。但有時為了區別,仍稱猶大。本節沒有說明他們前來諮詢的目的。甚至沒有說長老們有提任何問題。他們似乎經常坐在先知面前,等待神可能賜給他的信息(見結33:31)。

       15 “長老”。大概是被擄到外邦的屬靈領袖,他們十分憂慮耶路撒冷將來的景況,因而向以西結查詢。神知道他們存心拜偶像,於是表明祂以審判來回應他們;這審判要臨到耶路撒冷。

     1-11  崇拜假神的求問者:不僅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有假先知,即使在被擄之地也有人附從巴比倫的偶像。這些長老一面心裡信服假神,一面卻又向先知以西結求問上帝的話,先知得到的話是:上帝要親自以刑罰來答覆他們。

         1~11在本文中,眾長老的假冒信仰被定了罪。被擄的以色列長老想要向神詢問耶路撒冷的將來,而探訪了以西結。但他們並沒有想真心認識神的話語,順服神的話語回轉歸向神。他們只是對那件事感到好奇。神並沒有回答他們,反而痛斥他們表面上信神,實則更加信靠偶像的可憎之舉。他們有信靠神的外貌,卻沒有信靠神的實意。神斷不會容忍他們不順服固執已見表裡不一的信仰。

 

【結十四2「耶和華的話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就傳與我說:

 

【結十四3「“人子啊,這些人已將他們的假神接到心裡,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我豈能絲毫被他們求問嗎?」

  〔呂振中譯〕『人子阿,這些人將他們的偶像接上心頭,把陷於他們罪孽中的因由放在自己面前,我哪能讓他們求問甚麼呢?

  〔暫編註解〕「接到心裡」:指主動的行為。

       「陷於罪的絆腳石」,指所拜的偶像(參7:19; 44:12)。

     「我豈能 ...... 求問嗎」:拜假神的人不可同時又求問耶和華,也不會答覆他們的詢問。

         將他們的假神接到心裡: 眾長老為了試問神的旨意而來到以西結那裡,但是卻心藏虛假。他們擁有雙重人格,為了私欲而求問神的旨意(29:13),對偶像的信賴多於信賴神。然而,他們卻厚顏無恥地喬裝自己,裝成那真心跟從牧人且聆聽牧人聲音的純潔羔羊(7:15)。他們的內心是發出惡臭的腐爛屍體,外表是粉飾的墳墓。神拒絕回答這些表裡不一者的求問。有些時候,人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4:6),心懷惡意(66:18)而向神禱告,絲毫也不肯順服神的話語(28:9)。對這些人的疑問和哀求,神保持沉默。因為這並不是他所喜悅的心態(18:10-14)

         假神gillulim)。以西結常用該詞(見結6:4注釋)。七十士譯本為dianoēmata(“[他們心中的]意念”),可能指渴望古時的偶像崇拜。先知在聖靈指點下,看到了坐在他面前之人的內心。他所抨擊的,可能不是被擄者中間公開的偶像崇拜,而是他們心中的罪惡和悖逆。

         絆腳石mikshol)。“絆腳之物”,“障礙”。這裡指導致犯罪的場合。

         絲毫。原文動詞的重複,強調這個問題本身暗示了否定的回答。

 

【結十四4「所以你要告訴他們,主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家的人中,凡將他的假神接到心裡,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又就了先知來的,我耶和華在他所求的事上,必按他眾多的假神回答他(或作“必按他拜許多假神的罪報應他”),」

  〔呂振中譯〕故此你要告訴他們說:主永恆主這麼說:以色列家的人中間、每一個將他的偶像接上心頭、把陷於他罪孽中的因由放在自己面前、又前來見神言人的,我必按他眾多的偶像親自〔意難確定〕應付他,

  〔暫編註解〕必按他眾多的假神回答他: 他們原想尋求神的旨意,神卻根據他們更加信靠偶像的作為來審判他們。神不看外貌,而只看內心(撒上16:9;王上8:39;34:19)

       原文的動詞形式強調作出回答的是神自己,而不是先知。

     沒有人能充分瞭解神要他做什麼,除非他真心順從神的旨意。因為一顆尚未悔改的心不受聖靈的控制,因此不明白神的事(林前2:14)。即使一顆屬肉體的心受到指教,也會誤解,濫用和歪曲。因為他只相信他們所願意相信的。神從來不強迫人的意志。祂允許自以為是的人堅持自己的誤解(見約7:17;帖後2:11,12)。

 

【結十四5「好在以色列家的心事上捉住他們,因為他們都藉著假神與我生疏。」

  〔呂振中譯〕好就以色列家的心去捉住他們,因為他們都藉着他們的偶像而跟我疏遠。

  〔暫編註解〕「好在以色列家的心事上捉住他們」:應作「好奪回以色列家的心」(參11)。

       這並不是應許而是審判。心懷二意的人(1:8),隨從自己的情欲,就掉進自己所設下的陷井。

 

【結十四6「“所以你要告訴以色列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回頭吧!離開你們的偶像,轉臉莫從你們一切可憎的事。」

  〔呂振中譯〕『故此你要對以色列家說:主永恆主這麼說:回轉吧!轉離你們的偶像哦!轉臉離開你們一切可厭惡之像吧!

  〔暫編註解〕轉臉莫從你們一切可憎的事: 他們因拜偶像而離棄了神,神就勸告他們要切斷一切可憎之物而歸向自己。神勸勉他們首先使內心回轉,而後改變信仰行為。真正的悔改就是痛悔,圖謀罪孽的污穢之心(2:13),結出與悔改相稱的果子(3:8;26:20)

       回頭吧。“回頭”和“離開”這兩個動詞的詞根是一樣的,用在一起表示強調。上文的話是呼籲真心悔改的基礎。以色列單靠外表的改變是沒有希望的。這個民族所面對的,是監察人心的主。只有發自內心的悔改才能被祂接鈉。

     。就是 “你們的臉”。

 

【結十四7「因為以色列家的人,或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凡與我隔絕,將他的假神接到心裡,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又就了先知來要為自己的事求問我的,我耶和華必親自回答他。」

  〔呂振中譯〕因為以色列家的人或是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國僑民,凡跟我疏遠、將他的偶像接上心頭,把陷於他罪孽中的因由放在自己面前,又前來見神言人、要為自己的事向我求問的,我必親自應付他;

  〔暫編註解〕以西結在警告中特別包括那些“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

       「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在被擄之地並沒有這種「寄居的外人」;神在此使用律法書中的詞句(見利17:8, 10, 13),為了顯示這裡所說的是故有的條例,不容輕忽。人若干犯這條例,所受的刑罰也和舊有的規定一樣:「我要將他從我民中剪除(8, 參利17:10; 20:3, 6)」。

     參利17:1020:1,2等。居住百姓之間的外人分享了他們的亮光和特權,所以同樣被判為有罪。

 

【結十四8「我必向那人變臉,使他作了警戒、笑談,令人驚駭,並且我要將他從我民中剪除。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呂振中譯〕我必向那人板着臉,使他成為人的鑑戒、成為令人談笑的對象;我必將他從我人民中剪除掉;你們就知道我乃是永恆主。

  〔暫編註解〕「警戒」:作其他人的監戒。

       「笑談」:即「笑柄」。

     笑談: 指要使悖逆的以色列和受割禮歸入以色列共同體的外邦人,遭受極大的羞辱。這與神曾對所羅門所說的一脈相通,亦即倘若百姓不順服,神就會使聖殿在外邦人中作笑談,被譏誚(代下7:20)。這些愚頑之人不光彩的作為是後人的借鑒(林前10:6,11)。聖徒當過分別為聖的生活(6:19),以避免被後人指責、譏笑(6:19)

         祂的懲罰是要警戒別人不要犯同樣的罪。

 

【結十四9「先知若被迷惑說一句預言,是我耶和華任那先知受迷惑,我也必向他伸手,將他從我民以色列中除滅。」

  〔呂振中譯〕神言人若被引誘說了一句話,是我永恆主讓那神言人被引誘的;我必伸手攻擊他,將他從我人民以色列中消滅掉。

  〔暫編註解〕「任那先知受迷惑」:原作「迷惑那先知」。(參王上22:23; 3:10)神任先知受迷惑,以致引誘百姓隨假神,目的是要試驗百姓是否盡心盡性愛神(參申13:3)。

       假先知的假預言並不傳講從神而來的真理,乃是傳講被邪靈所迷惑的謊言。本節雖然看似矛盾,實際上是教導我們一個深奧的真理,惡人的邪惡行徑也是在神的主權之下,個人均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換言之,人在賜人自由意志的神面前要負起責任。我們必須銘記,神的主權和人的自由並不互相矛盾或排斥。

         那先知。這裡指假先知。結13章斥責了他們的行為。

         我耶和華。神允許惡先知受欺騙,就像祂允許法老心地剛硬,使頑梗的種子結出果實來(見出4:21;王上22:22注釋)。

         將他從我民以色列中除滅。罪人因執迷不悟而自取滅亡。一個人如果疏忽聖靈的邀請,責備和警告,他的良心就會變得麻木,再次勸告就更難聽從了。他就像一個病人不肯吃藥。但聖經中常常把大醫師神說成是讓患病的後果降在拒絕祂治療的人身上。例如說神把虛謊的靈放到先知口中,去勸說國王採取錯誤的行動(王上22:19-23)。當掃羅的心疏遠神,“耶和華的靈離開”時,就說“有惡魔從耶和華那裡來”騷擾他(撒上16:14)。但這不能理解神製造了罪惡和欺騙。祂只是不施行奇跡來阻止罪的後果。人既拒絕祂,祂就收回祂的靈,任憑他堅持錯誤,品嘗罪的必然結果,那就是死亡。“以色列啊,你與我反對,就是反對幫助你的,自取敗壞”(何13:9;見代下22:8注釋) 。

     9~10 這堿O意思是:神可能“迷惑”一個假先知去說假預言,但無論是先知還是聽他的人,他們都因此而有罪(比較王上二二1923)。

 

【結十四10「他們必擔當自己的罪孽,先知的罪孽和求問之人的罪孽都是一樣,」

  〔呂振中譯〕他們必須擔當他們自己的罪罰;求問的人的罪罰怎樣,神言人的罪罰也必這樣;

  〔暫編註解〕受迷惑的先知也要擔當自己的罪,因他們自己的良心早已敗壞了;否則他們應能看出求問者假意,並給予正確的答覆。

     假先知和求問他們的人相互勾結,同樣被視為有罪。

 

【結十四11「好使以色列家不再走迷離開我,不再因各樣的罪過玷污自己,只要作我的子民,我作他們的 神。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好使以色列家不再走迷了路而離開我,不再因他們各樣的罪過而玷污了自己,乃要做我的子民,而我做他們的神:這是主永恆主發神諭說的。』

  〔暫編註解〕本節更明顯的指出整段經文是與不遵守約之要求有關。

       對聖徒而言,神的審判絕非是滅亡,乃是為了潔淨和重建人生(33:8)。真正的基督徒,通過這種審判而離開罪孽,歸向神,而依靠神(15:21)

     這是背道黑夜中的一線希望。神的子民重新走在真道之上。本節透露了管教的目的,就是引導以色列人真心悔改,重新團聚,恢復以前的特權。

 

【結十四12「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12~23在本文,神將耶路撒冷就要滅亡的警告曉喻了以西結。任何一位父母都不會坐視兒女脫離正道而陷進罪的泥潭,使生命日漸荒廢。同樣,當選民以謊言,偶像及血玷污自己,踐踏神的聖名時,神不得不懲罰他們(26:27-33)。饑荒和猛獸,戰爭和疾病將席捲耶路撒冷,從而導致人亡,獸死。那些惡人當中夾雜著敬畏神的信實子民,但是救恩單單臨到他們個人,他們無法拯救別人甚至是自己的兒女。很多人或許會以此為據,說神太殘忍。但是,倘若看到受審判的耶路撒冷居民所行的醜惡之事,就會承認神的審判是對的。由此可知:①神掌管萬物:戰爭、疾病、饑荒等所有災難,並非是偶發性事件,乃是在神主權之下的審判工具(9:3,9;16:46;21:5,6);②得救在乎基督:在這種審判中,唯一的出路就是悔改歸向神。與此相同,今日的聖徒只有緊緊抓住基督,才能逃避末後的大患難(19:19-21) ;③救恩臨到個人:救恩具有個體性,在乎神與我之間的個人關係(13-20)

     12-23  耶路撒冷無可避免的災難:這段經文顯示公義的神不容怠慢,即使有像挪亞、但以理、約伯這樣的義人(參創6:9; 1:1)為百姓代求,也無法挽救耶路撒冷脫離神忿怒的審判。當日百姓可能援引亞伯拉罕為所多瑪祈求 (創18:22-33)一事,作為義人救回惡人的先例,但這裡要強調,以色列的罪過實在太大,神的審判無可避免。況且昔日挪亞也只能救回自己的家人,而約伯更不能叫自己的兒女得免遭害(伯1:18-19)。

 

【結十四13「“人子啊,若有一國犯罪干犯我,我也向他伸手折斷他們的杖,就是斷絕他們的糧,使饑荒臨到那地,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

  〔呂振中譯〕『人子阿,若有一國行為不忠實,犯罪得罪了我,而我伸手攻擊它,折斷它糧食的支杖,使饑荒臨到那地,將人和牲口都從那堸酈ㄠ慼A

  〔暫編註解〕「有一個」:或作「有一地」,指任何地方。

       「干犯我」:指向神悖逆不忠。

         本節的意思是:“若一國犯罪,我就伸手折斷杖,使饑荒臨到,並進行剪除。”

         這句話似乎是針對一種流行的信念,即認為耶路撒冷會因其中的義人而倖免於難,就像當年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情況那樣。

         13~14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 人的救恩來自神。本文並不是說人的救恩在乎人自己的義,而是指明了唯有不犯罪的誠實信心之人才會免遭刑罰的真理。所謂的誠實信仰之人是指因信而生的義人(15:6;2:4;1:17;3:11)<雅 緒論,行為與信心>

     13-19  描寫在神的公義下的四種審判:1 饑荒(13);2 惡獸的威脅(15, 參王下17:25-26);3 刀劍(17);4 瘟疫(19)。

 

【結十四14「其中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這三人,他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那麼即使有挪亞、但以理、約伯、這三人在那中間,他們也只能因自己的義而援救自己的性命:這是主永恆主發神諭說的。

  〔暫編註解〕即使當時巴勒斯坦有義人如“挪亞、但以理、約伯”,當地長時間的罪仍使它不能逃避審判。這堛漲以理顯然指寫但以理書的但以理,即與以西結同時期的先知,他確實逃過了審判。有些人認為那是指族長之一的但以理(拉斯珊拉 [Ras Shamra] 泥版曾提及一個但以理,約主前1400年)。然而,第二個解釋似乎不太可能,因為族長但以理(雖然泥版把他描述為一個公義和有智慧的人)是拜巴力的,他決不會跟挪亞和約伯那樣被稱為義人。

       「但以理」:傳統認為這裡是指與以西結同時的以色列擄民,即但以理書的主角。但根擄考古的發現,主前十四世紀的拉斯珊拉泥版中、也有一個族長名叫但以理,他是一個義人、哲士,曾為孤兒寡婦伸冤。這一位更有可能是此處的「但以理」,因挪亞、約伯皆為上古時代的賢人,而且此處的「但以理」原文拼法與但以理書的「但以理」並不同。

     這些人都是生活中義人的典範。他們在自己的世代是完全人(見創6:9;伯1:1;但1:86:22)。把但以理的名字放在約伯之前,不一定指但以理要早一些。有許多現代的學者認為以西結是指烏加列語版本中的那個但以理(Dan'el)。他是古時的一個義王,曾為寡婦和孤兒伸冤。先知並沒有按照年代的順序。

         重要的是,這三個人都曾作為拯救別人的工具。因為挪亞的緣故,他的全家得以倖免(創6:18)。藉著但以理,他的同伴得救了(但2:18)。約伯的代禱免除了他朋友的懲罰(伯42:7,8)。他們雖然能解救一些人,卻挽救不了他們所生活的那個世代。挪亞救不了洪水之前的邪惡世代。但以理雖然在巴比倫的宮廷中身居高位,卻影響不了尼布甲尼撒放過猶大的居民和他們的首都。如果猶太人把希望寄託在但以理的地位和影響上,這個希望現在破滅了。參耶15:1

 

【結十四15「我若使惡獸經過,糟踐那地,使地荒涼,以致因這些獸,人都不得經過,」

  〔呂振中譯〕或者我若使惡獸經過那地而蹧踐它,使地荒涼,以致因這些獸人都不得經過;

  〔暫編註解〕“惡獸”。即野獸。

     惡獸ra`ah)。意為“邪惡”。

 

【結十四16「雖有這三人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得救,只能自己得救,那地仍然荒涼。」

  〔呂振中譯〕即使有這三人在那中間,主永恆主發神諭說,我指着永活的我來起誓,他們也必不能援救他們的兒女,只有他們自己能得救援,那地仍必荒涼。

  〔暫編註解〕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 常用於表達神必要成就某事。第一,在積極意義上是指神的祝福和保守(22:16;32:13;28:9),第二,在消極意義上是宣告神的審判和懲戒(14:23;2:4;2:15;49:13)

     這裡重複第14節和第18,20節的話語,只在措辭上稍有變化。關於第13,15,17,19節的四樣大災,見利26:22,25,26

 

【結十四17「或者我使刀劍臨到那地,說:‘刀劍哪,要經過那地’,以致我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

  〔呂振中譯〕或者我使刀劍臨到那地,說:願刀劍經過那地,好使我將人和牲口都從那堸酈ㄠ慼F

  〔暫編註解〕刀劍臨到: 一般人們易把戰爭視為強盛國家為自已的利益而挑起的暴力行為。然而,聖經卻說戰爭屬乎神的主權(撒上17:47;代下20:15),神通過戰爭在這地上剪除不義之人(王下17:1-6;25:1-7)。因此,我們應該曉得戰爭是神的審判工具,從而對戰爭有新的認識<書 緒論,聖戰>

 

【結十四18「雖有這三人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得救,只能自己得救。」

  〔呂振中譯〕即使有這三人在那中間,主永恆主發神諭說:我指着永活的我來起誓,他們也必不能援救他們的兒女,只有他們自己能得救援。

 

【結十四19「或者我叫瘟疫流行那地,使我滅命(原文作“帶血”)的忿怒傾在其上,好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

  〔呂振中譯〕或者我打發瘟疫去流行那地,使我那叫人流血的烈怒傾倒在那上頭,好將人和牲口都從那堸酈ㄠ慼F

  〔暫編註解〕「使我滅命的忿怒」:即「使我那叫人流血滅亡的烈怒」。

 

【結十四20「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

  〔呂振中譯〕即使有挪亞、但以理、約伯在那中間,主永恆主發神諭說,我指着永活的我來起誓,他們也必不能援救他們的兒女,乃只能因自己的義而援救自己的性命罷了。

  〔暫編註解〕挪亞和約伯的家人因家長的義而得救,但這種義在被擄時期卻沒有幫助。

       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 即使有義人的中保禱告和呼求,神也不會撤回對墮落民族的審判。

 

【結十四21「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將這四樣大災,就是刀劍、饑荒、惡獸、瘟疫降在耶路撒冷,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豈不更重嗎?」

  〔呂振中譯〕『何況我打發刀劍、饑荒、惡獸、瘟疫這四樣嚴厲的判罰,去降給耶路撒冷,將人和牲口都從那堸酈ㄠ慼A豈不更加各自為救麼?主永恆主這麼說。

  〔暫編註解〕上述四種審判的任何一種已足夠剪除地上一切生命,但在耶京神卻把四禍一併降下,充分顯示審判的嚴厲。

     即使遭遇四樣大災中的一樣,義人的在場也無法改變其厄運,更何況四樣大災都降在耶路撒冷呢!

 

【結十四22「然而其中必有剩下的人,他們連兒帶女必帶到你們這裡來,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為的,要因我降給耶路撒冷的一切災禍,便得了安慰。」

  〔呂振中譯〕可是你看吧,那麼若有剩下逃脫之人、把兒女帶出來〔傳統:被帶出來的兒女〕的,你看吧,他們出來到你們這堙A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作的,對我降給耶路撒冷的一切災禍、你們就會心平氣靜便下來。

  〔暫編註解〕“剩下的人”。將要被擄到巴比倫的惡人,他們的行為確實證明神審判耶路撒冷是公義的。

       神卻不至叫他們全民覆滅,仍給他們留下少數的生還者。

         然而……有剩下的人: 這句話如透過層層烏雲而照耀四方的希望之光。在上文,神一直強調咒詛和審判,要完全毀滅以色列。在本文,神卻使用“然而”,暗示在可怕的審判中還有一線希望。此詞告訴我們,神施行審判並不單單是為了懲戒人(12:6),其目的乃是為了潔淨人的罪惡而使之歸向神(12:10,11)。 你們看見……得了安慰: 因為耶路撒冷居民的行為過於邪惡那城必被消亡,而被擄的百姓則看到那光景就頷首表示他們理當受到審判。不知道耶路撒冷居民多麼墮落的時候,已經被擄的人或許會認為神的審判過於殘忍。但是看到他們的可憎作為之後,已經被擄的人就會承認神所降給耶路撒冷的震怒是正當的。當自己或別人遭受痛苦和患難時,人通常會抱怨神(14:27;王上18:7)。因此,也就容易誤以為自己是義人,而神卻莫名其妙地虐待自己(13:23,24)。當我們象約伯(13:23,24)和詩篇作者一樣(73:1-16),拿著我們的困惑進到神面前的時候,神就會徹底告訴我們痛苦的原因是什麼(王上18:18;72:17-19;42:1-6)

         當流亡的人看到剛到之人的所作所為時,就知道神在耶路撒冷的做法不是無緣無故的。在另一方面,一些悔改的難民態度的變化(見第11節),使俘虜們認識到神的懲罰是為了管教,而不是為了報復。

     2223從那些在耶京淪陷後,死裡逃生而被擄到巴比倫的以色列人仍然行惡這件事,可以見到神降給耶路撒冷的刑罰是公義的。

 

【結十四23「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為的,得了安慰,就知道我在耶路撒冷中所行的並非無故。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作的,他們就會使你們心平氣靜下來,你們也就知道我在耶路撒冷中所行的一切事並不是無緣無故地:這是主永恆主發神諭說的。』

  〔暫編註解〕「得了安慰」:這裡指在苦困惑中得到新的體驗。

       本節可有兩種解釋:1 當被擄的人看見耶京劫後的餘生者,聽見他們悲慘的遭遇,便會慶倖自己早先被擄;2 「所行所為」指百姓的惡行,他們能「連兒帶女」獲救,並非因為自己的義,乃是要使被擄的人明白,神所賜下的刑罰原是合理的(見23)。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