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七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十七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這是另一次啟示,但屬於從結8-11章的異象開始的那一系列的預言。第12-24節幫助我們確定預言的時間,是在西底家投靠埃及人背叛尼布甲尼撒的時候。

       1-10  二鷹二樹的比喻。

         1~10本文通過鷹、香柏樹(3)、地裡的枝子(5),用比喻的手法描述了當時猶大所面臨的國際形式。神藉著比喻預言,是為了明確而簡潔地傳講預言的含意<13:10-17,比喻的雙重目的>。本文的話語如實地得以成就,猶大終於還是被尼布甲尼撒所毀滅。

     1-24  二鷹二葡萄樹的寓言:這個寓言是採用諷喻的形式,藉幻想中動植物的舉動來反映實際的政治情況。全篇都是以「二元體裁」寫成,包括:寓言與解釋;二鷹;二樹;兩種懲罰;滅沒與安慰。1-10節的寓言或謎語在11-21節得到解釋或答案。兩隻鷹分別代表巴比倫和埃及這兩個強國。巴比倫把以色列的約雅斤王擄到巴比倫,將西底家放在巴勒斯坦的王位上(見王下24:15-17); 但西底家本來已對巴比倫不滿,於是求助於埃及(另一隻鷹)。耶和華藉著這個寓言警告以色列:這樣的舉動絕不會有好結果。22-24節不再以被擄前的以色列為背景 , 而是指耶路撒冷淪陷後,耶和華給予以色列的佳美應許。這段給安放在17章內,可能是因為其中所用的寓言生物與前段的相同。

         17:1~24本文用比喻說明猶大王西底家違背神的話語,依靠埃及來對抗巴比倫,反而自取滅亡的事件。早在巴比倫剛剛在巴勒斯坦地嶄露頭腳時(27:6,7),先知耶利米就預言猶大王將要事奉巴比倫(27:11)。然而,猶大卻拒絕接受此預言,而背叛巴比倫,反而向埃及求援助(王下24:20;37:5,7)。結果,巴比倫發動了3次圍攻,終於完全毀滅了猶大(代下36:17-21;39:1-9)。由此可知:①我們當持有正確分辨能力;②神亦會使用外邦國家,來懲戒自己的百姓。

 

【結十七2「“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家出謎語,設比喻,」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向以色列家出謎語,設比喻,

  〔暫編註解〕“謎語”包含一個含糊的概念,需要加以解釋;“比喻”是借比較來作出的說明。

       「謎語」:指需要解釋的比喻。

     謎語chidah)。參詩49:478:2。和《以西結書》一樣,那裡也把“謎語”和“比喻”用在一起。

 

【結十七3「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有一大鷹,翅膀大,翎毛長,羽毛豐滿,彩色俱備,來到黎巴嫩,將香柏樹梢擰去,」

  〔呂振中譯〕說:主永恆主這麼說:有一隻鷹、翅膀大、翎翼長、羽毛豐滿、具有五彩色的、來到利巴嫩,將香柏樹的梢兒擰去;

  〔暫編註解〕“大鷹”代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黎巴嫩”代表猶大國;因為黎巴嫩以出產華美香柏樹聞名,以此代表大衛王室政權。“將香柏樹梢擰去”代表巴比倫王于主前597年擄去年輕的約雅斤王。

       「大鷹」:指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參12, 王下24:10-16)。大鷹在申28:49-50中指一個強暴的外邦國家,用在這裡也很合適。

     「利巴嫩」:指耶路撒冷。

         「香柏樹」:指大衛王朝。聖經中,利巴嫩的香柏樹通常是描寫皇室的宏偉(參士9:15; 王下14:9; 60:13)。

         「梢」:即樹頂,這裡指國家的精英分子,包括皇家及貴族。(參12

         大鷹: 指統管多國的大帝國巴比倫的君王尼布甲尼撒(46:26;49:22)

         有一大鷹。據第12節,是指“巴比倫王”(參耶48:4049:22)。

         黎巴嫩。象徵猶大。可能與所羅門的宮殿之一“利巴嫩林宮”(王上7:210:17,21)有關。

         樹梢sammereth)。該詞在聖經中只出現在這裡和第22節,以及結31:3,10,14,其詞源不明。這裡指被尼布甲尼撒擄到巴比倫的約雅斤(王下24:12)。

 

【結十七4「就是折去香柏樹盡尖的嫩枝,叼到貿易之地,放在買賣城中。」

  〔呂振中譯〕折去香柏樹儘頂尖兒的幼枝子,叼到作買賣之地,放在作生意者城中。

  〔暫編註解〕“貿易之地”、“買賣城”代表巴比倫。這是當時一個商業中心。

       「香柏樹盡尖的嫩枝」:指約雅斤王,他在公元前五九七年被擄至巴比倫(王下24:15)。

     「貿易之地」、「買賣城」:指巴比倫。

         意指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將會把猶大王約雅斤和猶大百姓擄到巴比倫(王下24:8-15)。巴比倫在第二次入侵猶大時(B.C.597),擄走了約雅斤和先知以西結等10,000名俘虜,成就了此預言。

         貿易kena`an)。一般譯為“迦南”,但這裡用它的另一層意思,就是經商(見結16:29注釋)。“貿易之地”就是巴比倫(結17:12)。

 

【結十七5「又將以色列地的枝子栽於肥田裡,插在大水旁,如插柳樹。」

  〔呂振中譯〕他將以色列地的種子種在適於撒種的地堙A在多水之地旁邊,栽它如柳樹;

  〔暫編註解〕“枝子“(可譯“種子”)指巴比倫人在猶大地設立的傀儡王西底家(王下二十四17)。

       「枝子」:原文作「種子」,指被尼布甲尼撒扶立的傀儡君王西底家(參13;王下24:17)。

     以色列地的枝子: 巴比倫王尼布甲撒廢掉約雅斤後所立的猶大王西底家(王下24:17)。 插……柳樹: 柳樹適宜長在河邊,也易紮根。猶大雖然是巴比倫的附屬國,但已得到妥善處理,可以得享一定程度的發展與和平。

         地的枝子。這是西底家。尼布甲尼撒立他為王,取代約雅斤。約雅斤被廢,可能是因為他投靠埃及。尼布甲尼撒希望西底家作為巴比倫的附庸,會忠於他的宗主。

 

【結十七6「就漸漸生長,成為蔓延矮小的葡萄樹。其枝轉向那鷹,其根在鷹以下,於是成了葡萄樹,生出枝子,發出小枝。」

  〔呂振中譯〕好使它漸漸生長,成為下部發達、四面蔓延的葡萄樹,使它的枝條得以向着那鷹〔原文:他〕,而它的根仍在那鷹〔原文:他〕以下。這樣、它就成了葡萄樹,生起枝子,發出枝榦來。

  〔暫編註解〕本節是說西底家治下的猶大在巴比倫的蔭庇下受管治。

       「矮小的葡萄樹」:指底家地位低微;以色列的高官貴胄被擄(見王下24:14 ) , 在巴比倫的控制下,西底家的權力頗受限制(參14; 38:5)。

     葡萄樹……在以下: 西底家治理的猶大本可以靠著巴比倫使國家向前發展(52:1-3)

         西底家治下的猶太國雖為屬國,仍可以繁榮昌盛。西底家已發誓承認尼布甲尼撒的宗主地位(代下36:13)。尼布甲尼撒無疑希望以色列能興旺起來,作為他和與野心勃勃的埃及之間的緩衝。

 

【結十七7「“又有一大鷹,翅膀大,羽毛多,這葡萄樹從栽種的畦中向這鷹彎過根來,發出枝子,好得它的澆灌。」

  〔呂振中譯〕『另有一隻〔傳統:一隻〕大鷹、翅膀大、羽毛多;這葡萄樹如饑似餓地向這鷹伸過根去,從栽種的苗床上向鷹發出枝條,好得牠的澆灌。

  〔暫編註解〕“又有一大鷹”:指埃及。

       「又有一大鷹」:指埃及法老,他教唆西底家背棄與巴比倫的盟約,並允諾提供保護與需用(參15)。

     意指西底家拒絕向巴比倫進貢,反而藉著向埃及王求援而背叛巴比倫(王下24:20;37:5)。神曾經通過耶利米屢次強調猶大只有事奉巴比倫王才能得以繼續生存(27:2-22)。然而,愚頑的西底家卻沒有尊重神,反而向埃及軍隊請求援助(代下36:12,13)。因此猶大最終被巴比倫殲滅( 20,21)。由此可知神的話語是最高權威,我們的生活當以神的話語為中心(119:9,105)。大鷹: 本節裡的大鷹指的是埃及王(15),而非三節中的巴比倫。

         又有一大鷹。埃及國王合弗拉,又叫作阿普裡斯(第15節;參耶44:30)。

         向這鷹。雖然西底家曾發誓忠於巴比倫(代下36:13;參結17:14),背地裡卻尋求埃及的援助。耶利米曾勸阻西底家與埃及結盟(耶37:7)。

 

【結十七8「這樹栽于肥田多水的旁邊,好生枝子,結果子,成為佳美的葡萄樹。」

  〔呂振中譯〕這樹被移植到良田堙B多水之地旁邊,好生枝條,結果子,成為茁壯秀麗的葡萄樹。

  〔暫編註解〕本文說明了神沒有徹底殲滅猶大,而立西底家為王,使猶大存立在巴比倫統治之下的理由。那就是:①為了使他們學會謙卑而歸向神(15;15:20);②為了在患難中維護猶大的政權(27:12-14)

     89本節指猶大西底家王轉而依附埃及,背叛巴比倫王(耶三十七5)。這是猶大最終完全崩毀的原因。後來猶大的軍隊潰敗,西底家死在巴比倫,耶路撒冷徹底毀滅。時為主前587年。

 

【結十七9「你要說,主耶和華如此說:這葡萄樹豈能發旺呢?鷹豈不拔出它的根來,芟除它的果子,使它枯乾,使它發的嫩葉都枯乾了嗎?也不用大力和多民,就拔出它的根來。」

  〔呂振中譯〕你要說:主永恆主這麼說:這葡萄樹哪能發旺〔同詞:順利成功〕呢?鷹難道不將它的根拔起,將它的枝子〔傳統:果子〕芟除,使發生的嫩葉都枯乾掉麼?這也不必用大力和許多人去從根那堭N它拔出呀。

  〔暫編註解〕「鷹」:指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當時西底家軟弱無能,巴比倫王輕易地剿平叛變,擒拿西底家,結束了猶大王朝。

       這裡暗示否定的回答。投靠埃及會導致猶大的完全毀滅。

     9~10本文也包含兩種含意,這也是預言的整體特點。在屬靈意義上,本文是指離棄神的以色列如同連根拔起的樹不僅無法結果子,而且最終會枯乾而死。在歷史上,本文預言了猶大因廢棄與巴比倫的主僕關係,與埃及結盟,而得到悲慘地結局(代下36:17-20)

 

【結十七10「葡萄樹雖然栽種,豈能發旺呢?一經東風,豈不全然枯乾嗎?必在生長的畦中枯乾了。”」

  〔呂振中譯〕看哪,葡萄樹固然是被移植了,然而哪能發旺〔同詞:順利成功〕呢?東風一擊打它,它哪能不全然枯乾呢?它必定在它寄生的苗床上枯乾掉的。』

  〔暫編註解〕「東風」:可象徵完成神旨意的工具 (參出10:13), 這裡可能指東來的巴比倫軍。

       東風: 是每年5月和10,從東部沙漠(敘利亞沙漠)刮到巴勒斯坦的熱風,使農作物枯死,且吹幹泉水和水井(13:15)。這象徵巴比倫將要入侵猶大。

     東風。象徵住在巴勒斯坦東面的巴比倫。東風會造成植物的枯萎和毀滅(伯27:21;結19:12;何13:15;拿4:8)。

 

【結十七1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暗示在解釋比喻以前有一個間隔。百姓不明白這個比喻,就產生了好奇心,在先知解釋時就更加留意了。真理總是在愛好追求的心田中找到肥沃的土壤。

       11-21  比喻的解釋。

     1121 本段闡明比喻的含義。(1)巴比倫王於主前597年把約雅斤從猶大帶往巴比倫(12節;比較3,4節;王下二四816;二五2730)。(2)尼布甲尼撒立西底家為猶大的傀儡王(13節;比較5,6節;王下二四17)。(3)埃及吸引西底家(7節)。(4)西底家違背他與尼布甲尼撒(因而也是與神)所立的約(1519節)。(5)西底家要死在巴比倫,他的軍隊將被打敗(20,21節)。

         11~21所謂的約是以信心簽署的應許,前提是誠實地遵守其內容。然而,猶大卻如棄屣般地廢棄要服事巴比倫王的應許,而轉向埃及求助(王下24:20;37:5,7)。等於是他們違背了與神所立的約,因為神早已差遣先知命令猶大服從巴比倫王(27:11)。本文告訴我們,背叛的結果導致猶大王西底家的悲慘結局。由此可知,神也會通過代理人(在本文中是巴比倫)來立約。因此,若是神的旨意,聖徒就有責任誠實地履行與不義之人所立的約。

 

【結十七12「“你對那悖逆之家說:你們不知道這些事是什麼意思嗎?你要告訴他們說:巴比倫王曾到耶路撒冷,將其中的君王和首領帶到巴比倫自己那裡去。」

  〔呂振中譯〕『你要對叛逆之家說:你們不知道這些事是甚麼意思麼?你要告訴他們說:看哪,巴比倫王曾經來到耶路撒冷,將其中的王和首領帶到巴比倫自己那堙C

  〔暫編註解〕這些事是什麼意思。先知在這裡正式開始解釋比喻(第12-17節)。“悖逆之家”無疑包括被擄到泰勒亞畢的人。他們希望與埃及結盟來推翻巴比倫。

     曾到。見第3-10注釋。

 

【結十七13「從以色列的宗室中取一人與他立約,使他發誓,並將國中有勢力的人擄去,」

  〔呂振中譯〕他從以色列王家後裔中取了一人,叫他發咒起誓、而跟他立約,巴王將國中有勢力的人擄去,

 

【結十七14「使國低微不能自強,惟因守盟約得以存立。」

  〔呂振中譯〕使國低微,不能挺起,惟獨守約纔得以存立。

  〔暫編註解〕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廢黜約雅斤,而立西底家為猶大王,並強迫猶大事奉巴比倫(代下36:10,13),擄走了約雅斤和許多技術人員(王下24:15,16)。本文說明了他們如此行的理由,那就是使猶大通過此事件謙卑地悔改認罪。

 

【結十七15「他卻背叛巴比倫王,打發使者往埃及去,要他們給他馬匹和多民。他豈能亨通呢?行這樣事的人豈能逃脫呢?他背約豈能逃脫呢?」

  〔呂振中譯〕但他卻背叛了巴王,反而差遣使者往埃及去,要他們給他馬匹和許多兵丁。他哪能順利成功呢?行這樣事的人哪能逃脫呢?違反了盟約哪能逃脫呢?

  〔暫編註解〕「他豈能亨通」:與9節之「豈能發旺」是指同一件事。

       豈能亨通: 強調他們既違背了將要服事巴比倫的約定,其將來必與西底家一樣,無法得享平安。若有人今天拒絕神的話語而背叛主,必落入同樣的結局(27:4,5;22:22)

     馬匹。從第十八王朝代開始,埃及軍隊就裝備了戰車(見出14:7;王上10:28,29注釋;參代下12:2,3;賽31:136:9)。

         豈能逃脫呢?西底家的背信棄義,以及他的其他罪行,是絕不會被忽略的。關於誓約的神聖性,見書9;撒下21:1,2

 

【結十七16「他輕看向王所起的誓,背棄王與他所立的約。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定要死在立他作王巴比倫王的京都。」

  〔呂振中譯〕永恆主發神諭說:我指着永活的我來起誓:巴王立他做王,他竟藐視了發咒起誓的話,違反了巴王跟他所立的約;因此他一定必死在巴比倫、巴王住的地方。

  〔暫編註解〕這裡是指巴比倫尼布甲尼撒王立西底家作猶大王。西底家曾允服侍巴比倫王。

       西底家終於死在巴比倫(參耶32:5; 52:11; 12:13)。

     定要死在……巴比倫王的京都: 意指西底家將被擄到巴比倫(王下25:4,5),而死在囚室中(52:1-11)B.C.588,巴比倫軍隊攻打耶路撒冷而成就了此預言(王下25:1-7)

         見結12:13注釋。

 

【結十七17「敵人築壘造台,與他打仗的時候,為要剪除多人,法老雖領大軍隊和大群眾,還是不能幫助他。」

  〔呂振中譯〕敵人倒土堆築了壘要剪滅許多人時,法老雖領了大軍隊大群眾人也不能在戰陣上跟他周旋呀。

  〔暫編註解〕法老……不能幫助他: B.C.588,迦勒底人圍攻了耶路撒冷(32:2),西底家就求助於埃及軍隊,法老就率軍前來援助(37:5)。但是,法老軍隊卻無功而返,耶路撒冷被巴比倫淪陷(37:7,8;39:1,2)。當聖徒依靠人的方法和世俗手段的時候,那些似乎能夠帶來一時的幫助,終必成為“死的毒鉤”(林前15:55)而威脅我們。

       幫助他。或 “拯救他”。

     築壘造台。指迦勒底人。暗示他們築壘圍城(見結4:2注釋)。築壘造台因法老而起的。

 

【結十七18「他輕看誓言,背棄盟約,已經投降,卻又作這一切的事,他必不能逃脫。」

  〔呂振中譯〕他藐視了發咒起誓的話,違犯了盟約;曾經舉手起了誓,還行這一切事,他必不能逃脫。

  〔暫編註解〕已經投降。即作出承諾。

 

【結十七19「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既輕看指我所起的誓,背棄指我所立的約,我必要使這罪歸在他頭上。」

  〔呂振中譯〕因此主永恆主這麼說:我指着永活的我來起誓,對他所藐視我發咒起誓的話、和他所違犯我立的約、我一定要將這罪還報在他頭上。

  〔暫編註解〕在以西結看來,西底家背叛巴比倫等於背耶和華的約。

       我所起的誓……我所立的約: 發誓的時候,人們通常用“指著永生的耶和華”(撒上19:6)、“神……作見證”(31:50)、“神……判斷”(31:53)等形式的律例,西底家也可能是按照這個律例向巴比倫起誓的。這些誓言具有與神直接立約的性質,所以必須遵守。聖經定假起誓為妄稱耶和華名的罪(19:12),而且教導我們不可指著永生神的名字起誓(5:33-37)

     神把對於尼布甲尼撒的誓約視為屬於祂的,無疑是因為這是奉祂的名起誓的(代下36:13)。此外,作為歷史的主宰,神計畫讓猶太人在這個時候接受巴比倫的軛(耶27:12)。

 

【結十七20「我必將我的網撒在他身上,他必在我的網羅中纏住。我必帶他到巴比倫,並要在那裡因他干犯我的罪刑罰他。」

  〔呂振中譯〕我必將我的網撒在他身上,他必在我的網羅中被捉住;我要把他帶到巴比倫,在那塈P罰他對我不忠實的罪。

  〔暫編註解〕我的網……我的網羅: 象徵將把耶路撒冷城淪陷的巴比倫軍隊。但是,在這裡神卻說這巴比倫軍隊是自己的軍隊。這暗示神為了懲戒猶大而主權性地使用了巴比倫。

     本節前面部份與結12:13幾乎一樣,見該處注釋。

 

【結十七21「他的一切軍隊,凡逃跑的,都必倒在刀下,所剩下的,也必分散四方(“方”原文作“風”)。你們就知道說這話的是我耶和華。”」

  〔呂振中譯〕在他全部隊中、他所有的精兵〔傳統:逃跑的人〕都必倒斃於刀下;剩下的必被撒於四方〔原文:四風〕;你們就知道是我永恆主說了。』

 

【結十七22「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將香柏樹梢擰去栽上,就是從盡尖的嫩枝中折一嫩枝,栽于極高的山上,」

  〔呂振中譯〕主永恆主這麼說:『我,我要從香柏樹的高梢兒擰去一枝,給栽上;我要從香柏樹儘頂尖兒折去它的幼枝子、柔嫩嫩的,由我給移植在高峻巍峨的山上;

  〔暫編註解〕“香柏樹……嫩枝”。即彌賽亞(比較賽一一1;耶二三5;三三15;亞三8;六12)。

       栽種者不再是巴比倫王而是耶和華自己。基於 自己的恩典,耶和華親自栽種香柏樹的「嫩枝」,這「嫩枝」不再是指約雅斤王(參4),而是指大衛王朝的苗裔彌賽亞。(參賽11:1;23:5; 33:15; 3:8; 6:12

         「極高的山」:即錫安山,將來萬民流歸的耶路撒冷。(參賽2:2; 40:2; 4:1)。

         將香柏樹梢……嫩枝: 比喻彌賽亞將會是大衛的子孫。用“嫩枝”來比喻彌賽亞,象徵:①他的謙卑(2:5-8);②他出身的卑微(53:2)

         我要將香柏樹梢擰去栽上。這是將來復興的應許。耶和華將親自出面,取一根香柏樹的枝子,“在以色列高處的山栽上。”這個預言顯然與彌賽亞有關。

         山上。見結20:40;參賽2:2-4;彌4:1-3

         22-24  耶和華應許以色列將來必重新建立邦國。

     2224新擰的嫩枝代表彌賽亞(比較賽十一1;耶二十三5;三十三15;亞三8;六12)。

         22~24講述了對彌賽亞王國的應許。神並沒有因著香柏樹(猶大)的叛逆,而中止了自己的救贖計畫。相反,神從香柏樹折一嫩枝栽於地上,從而發展了神的國度。這與新約時代基督的事工有密切關係。神的國度並沒有因猶大人的悖逆而遭到破壞,反而藉著從“嫩枝”即從聖靈重生的外邦聖徒,向地極擴展(1:5;9:24;3:8)

 

【結十七23「在以色列高處的山栽上。它就生枝子,結果子,成為佳美的香柏樹,各類飛鳥都必宿在其下,就是宿在枝子的蔭下。」

  〔呂振中譯〕是在以色列高地的山上我要移植它的,好使它發枝條生果子,成為莊嚴秀麗的香柏樹;各種羽族各樣鳥兒都可以棲宿於其下,棲宿於它枝子的蔭影下。

  〔暫編註解〕「各類飛鳥」:指外邦的國度;這裡亦顯示香柏樹十分健壯與豐盛,能容納各類飛鳥。

       在以色列高處: 指神國度的中心,代表以色列的西乃山(78:68;125:1;8:18;60:14)。神將會在西乃山建立基督的王權,從而在屬靈上高舉此地(1:17;4:2),使此地成為給萬邦傳講神話語的中心(2:2-4;14:32;41:27)<申 緒論,申命記與山>。 各類飛鳥都必宿在其下: 預示所有民族和百姓均將通過基督而得救(42:1,6),並聚集到基督的身體教會(13:32)。這與耶穌所說的芥菜種的比喻很相似(13:31)

     各類飛鳥。代表地上的各國居民(參太13:32),“各國各族各民各方”的人。神計畫藉著剩下的人來成就祂原來呼召以色列要完成的旨意。宗教的訓誨要從錫安山發出。屬靈的國度要擴大到全世界。以色列的餘民失敗了。於是祂就呼召了基督教會(見彼前2:9;參申10:15)。她的成員來自各國各族各民各方,要組成新的國家。神要藉著他們把福音傳遍天下(太21:33-46)。

 

【結十七24「田野的樹木都必知道我耶和華使高樹矮小,矮樹高大,青樹枯乾,枯樹發旺。我耶和華如此說,也如此行了。”」

  〔呂振中譯〕田野的樹木就都知道我永恆主使高大的樹矮小,矮小的樹高大,使多汁的樹枯乾,枯乾的樹茂盛的。我永恆主說了,我必作成。』

  〔暫編註解〕「田野的樹木」:亦指外邦的國度。

       「高樹」、「青樹」:指巴比倫、埃及等強國。

     「矮樹」、「枯樹」:指以色列。將來神必使殘卑微的大衛王朝升為至高,使枯乾的變為茂盛,使萬邦都知道耶和華的力量和恩典(參路1:51-55)。

         田野的樹木: 意指包括以色列周邊國家在內所有世上的王族。使高樹矮小……枯樹發旺: 對抗神的世俗帝國和民族必會慘遭滅亡,但是,沒落的大衛家族中將會出現一位新的統治者,他要治理萬國(撒上2:10;9:6,7;11:1-5)。神治理世界的方法就是:高舉那自己降卑,服事他人的,使他為大(10:43-45)。因此,聖徒當在神面前總要謙卑。

         田野的樹木。就是周圍的國家。他們會看見以色列的復興,承認一切能力都是出於神的。祂在默默而耐心地實施自己的旨意。神給每一個國家和個人都分配了任務。他們在地上都佔有一席之地,要看他們是否會執行神的旨意。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