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二十一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二十一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1-7節用明白的語言重述結20:45-59的深奧的比喻。

       1-7  刀劍的比喻:由於百姓懷疑先知預言的真實性,故先知在此作進一步的解釋。

     1~7本文詳細解釋了南方樹林所著之火的比喻。這是指巴比倫將攻打猶大全地。

 

【結二十一2「“人子啊,你要面向耶路撒冷和聖所滴下預言,攻擊以色列地。」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板着臉向耶路撒冷,滴下話語攻擊它的聖殿和殿院周圍,傳神言攻擊以色列地,

  〔暫編註解〕“聖所”。聖殿及其管轄區域。

       「面向耶路撒冷」:證實20:46所提到的「南方」是指以色列地。

     「以色列地」:指20:47的「南方的樹林」。

         這裡不再三次重複“南方”(結20:46),而直接用“耶路撒冷”,“聖所”和“以色列地”。

 

【結二十一3「對以色列地說,耶和華如此說:我與你為敵,並要拔刀出鞘,從你中間將義人和惡人一併剪除。」

  〔呂振中譯〕對以色列地說:永恆主這麼說:看吧!我跟你為敵;我要拔刀出鞘,將義人和惡人都從你那堸酈ㄠ慼C

  〔暫編註解〕「刀」:指20:47的「火焰」。

       「義人」、「惡人」:是與20:47的「青樹」、「枯樹」呼應。

     將義人和惡人一併剪除: 惡人受審判是理所當然的,但義人受審判就很難接受。但是,正如在本文中看到的那樣,義人受審判是因為未能以真正的耶和華信仰教導以色列。無論是新約或舊約,聖經均重視共同體。舊約的以色列是由12支派組成的耶和華信仰共同體,新約的教會則是相信耶穌的共同體(林前12:12-27)。每一個個體必須彼此負責,若將責任推卸給別人就會瓦解共同體。每一個個體均要竭盡全力追求,同時也要為實現社會的正義而付出努力。

         這裡指出深奧比喻中的“火” (結20:47)就是侵略者的刀劍。

 

【結二十一4「我既要從你中間剪除義人和惡人,所以我的刀要出鞘,自南至北攻擊一切有血氣的。」

  〔呂振中譯〕我既要將義人和惡人都從你那堸酈ㄠ慼A那麼我的刀就要出鞘,將南地到北方去攻擊血肉之人;

  〔暫編註解〕猶大全地將要接受審判,“自南至北”(另見二○47)。

     見結20:47注釋。在國家遭到懲罰時,義人往往暫時和罪人一樣受苦。

 

【結二十一5「一切有血氣的就知道我耶和華已經拔刀出鞘,必不再入鞘。」

  〔呂振中譯〕血肉之人就知道是我永恆主已拔刀出鞘;刀必不再回鞘。

  〔暫編註解〕「必不再入鞘」:即一直到全部覆沒為止。

     就是到完成使命後,再收刀入鞘。“必不再入鞘”是有時間限制的。正如結20:48說神懲罰的火永不熄滅一樣,也是有時間限制的(見該處注釋)。這一類話語有時會被人誤解為無休止的懲罰。在每一種情況下,持續的時間都是根據上下文來決定的(見結30:13注釋)。

 

【結二十一6「人子啊,你要歎息,在他們眼前彎著腰,苦苦地歎息。」

  〔呂振中譯〕故此人子阿,你要歎息,在他們眼前腰骨折地嘆息,苦苦地歎息。

  〔暫編註解〕「彎著腰」:原文作「斷腰」,是哀痛欲絕的表現,與耶1:17的「束腰」(表示剛強自信)剛好相反。

         在他們眼前……苦苦的歎息: 彎著腰苦苦地歎息表明猶大將要遭受極其可怕的災殃。以西結並不是為了發出預言而迫不得已地哭泣,乃是為祖國的滅亡而痛心疾首,止不住淚水。當代的基督徒也當為日益衰敗而遠離神的祖國感到哀慟。

         參鴻2:1,10。神吩咐先知向聽眾生動地描述耶路撒冷陷落的消息如何震撼眾人的心。

       6-7先知明顯感到審判的殘酷,因而哀聲歎息,耶和華則要他當眾表露他的心情,以強調耶和華的災禍必定實現。

     6~7 以西結的行為被用作一個實物教材,說明國民將要面臨的災難。“彎腰”。即極力地。

 

【結二十一7「他們問你說:‘為何歎息呢?’你就說:‘因為有風聲、災禍要來。人心都必消化,手都發軟,精神衰敗,膝弱如水。看哪,這災禍臨近,必然成就。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若有人問你說:你為甚麼歎息?你要說:因為有風聲說有事情要臨到,人就都膽戰心驚,手都發軟,精神都衰頹,膝蓋都柔弱如水。看吧,快臨到了!那是必定發生的』:主永恆主發神諭說。

  〔暫編註解〕「因為有風聲」:指先知如同聽到聖城被毀的消息;因而顫抖歎息。

       「人心都必消化」:即絕望沮喪;這是因為聖城已毀,回歸的希望更難實現。

     有風聲: 指猶大將要滅亡的預言。 人心都必消化……膝弱如水: 巴比倫的攻擊,使猶大百姓感到恐怖而驚慌失措。這光景使人聯想到主再來時不信之人和抵擋神的人,所要面對的恐慌(6:14-17)。背道的人所結的果子,就是燃燒的陰間的恐懼。但是,聖徒卻不必懼怕主的再來。因為到那時聖徒不是被定罪,乃是得榮耀(30:19)。因此,聖徒每天的生活中,都當告白說“主耶穌啊,我願你來”(22:20)

         參路21:26

 

【結二十一8「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8-17節的標題可以是“磨快擦亮的刀”。從總體上,這幾節是第1-6節信息的擴充。

       8-17  先知引用當時流傳的一首歌謠來傳講神的審判:有的學者認為這段經文描寫劍舞,先知利用歌謠及刀光劍影的莊嚴舞蹈表達審判的方式。以色列民一直以來都稱耶和華為子民的戰士(參出15:3; 24:8),但現在這戰士卻向自己的子民開戰。

     817 巴比倫復仇之刀的頌歌。

         8~23本文用已拔出來的殺戮之刀比喻說明了已迫在眉睫神的審判。“刀”暗示神對耶路撒冷的審判,既猛烈又迅速。本文栩栩如生地說明耶路撒冷所要遭受的毀滅,將何等可怕。因此,聖徒要銘記神是充滿慈愛的神,又是公義之神,從而過敬畏神的生活(3:7;2:13)

 

【結二十一9「“人子啊,你要預言,耶和華吩咐我如此說:有刀、有刀,是磨快擦亮的;」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傳神言說:主這麼說:你要說:有刀,有刀,又磨快,又擦亮;

 

【結二十一10「磨快為要行殺戮,擦亮為要像閃電。我們豈可快樂嗎?罰我子的杖藐視各樹。」

  〔呂振中譯〕磨快是要大行屠殺,擦亮是要它像〔經文有殘缺,似可譯:是要它有〕閃電!〔經文有殘缺,意難確定〕我們哪堨i歡樂呢?我的兒子阿,有根權柄之杖藐視所有的樹呢〔經文有殘缺,意難確定〕!

  〔暫編註解〕“罰我子的杖藐視各樹”。經文內容意思不明確,但可能指那些(對即將來臨的入侵)找到虛假安全感的人,他們抓住創世記四十九章910節的應許說,猶大的杖必勝過其它的杖。

       「我們豈可快樂嗎?罰我子的杖藐視各樹」:此句原意不詳,可能是一對一答的句子。以色列民目睹劍影,心中以為耶和華向諸國開戰,因此十分雀躍;但歌謠快就指出審判將臨,而且是來到子民身上。此節末句或可譯作「我的兒子藐視(管教的)杖和一切的勸告」。在聖經裡杖經常代表管教和懲罰。(參撒下7:14; 13:24; 22:15

     罰我子的杖藐視各樹: 這可解釋為兩方面:①猶大王心存驕傲而輕看和無視列國諸王。“我子”指猶大();(希伯來語)指王權(49:10);“各樹”象徵所有世俗政權(9:15)。因此,這是指西底家王違背神的旨意,自高自大地背叛巴比倫的事件 ;②猶大盲信“杖必不離開他的聖約”(49:10),而沒有懼怕神的審判。兩種解釋均可採用。

         我子的杖藐視。原句含義模糊。直譯是“我們將快樂,我子的杖,藐視各樹”。七十士譯本是,“要殺戮,消滅,藐視各樹”(可能指結20:47的青樹和枯樹)。原文可以理解為:“我們將快樂,杖(即懲罰,見箴10:13),即我的兒子,藐視各樹”(見結20:47注釋)。

 

【結二十一11「這刀已經交給人擦亮,為要應手使用;這刀已經磨快擦亮,好交在行殺戮的人手中。」

  〔呂振中譯〕這刀已交給人擦亮,以便應手揮動;這刀已磨快,這刀已擦亮,好交在行殺戮者手中。

  〔暫編註解〕行殺戮的人。指巴比倫王(見第19節)。

 

【結二十一12「人子啊,你要呼喊哀號,因為這刀臨到我的百姓和以色列一切的首領,他們和我的百姓都交在刀下,所以你要拍腿歎息。」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呼喊哀號;因為這刀是擊打我人民的,這是擊打跟以色列眾首領的:他們跟我人民都被拋擲於刀下;因此你要拍腿悲歎。

  〔暫編註解〕“拍腿歎息”:表示悲哀(耶三十一19)。

       “所以你要拍腿歎息”。作為一種絕望的表示(比較耶三一19)。

     「拍腿」:表示悲傷痛悔(參耶31:19)。

         你要拍腿歎息: 描繪了猶大百姓因恐懼戰兢而哀慟不已的光景。聖徒不應該在受到神的審判之後才痛悔,乃是要在神還沒有施行審判的時候悔改認罪(約壹1:9)

         拍腿歎息。表示極其羞愧或傷心(見耶31:19)。這個姿勢是要吸引人注意並提出問題(見結4:1注釋)。

 

【結二十一13「有試驗的事,若那藐視的杖歸於無有,怎麼樣呢?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因為有試驗在進行着:假使連那藐視一切的權柄之杖也歸於無有,那就怎麼樣呢?』主永恆主發神諭問說。

  〔暫編註解〕“藐視的杖”:指猶大的君王。本節的意思是,如果猶大國沒有了領袖,會怎麼樣呢?

       “藐視”。輕視。本節的意思是:猶大若沒有統治者,她將會怎樣呢?

     「有試驗的事」:或作「這是一個試驗」,或「考驗必要來到」。

         「若那藐視 ...... 怎麽樣呢」:原文意思不詳,或譯作「你為何要藐視(管教的)杖呢?這事必不得成功」。

         雖然百姓屢次犯罪,但神還是不忍摧毀猶大,本節突出了神的大愛。“杖”指猶大支派,或彌賽亞。因此,本節指神不願廢掉大衛王權的永恆性和關於彌賽亞的應許,而不是說神姑息罪人。

         本節原文含義模糊。英RSV版的譯文“這不是試驗。你藐視那杖,將會怎樣呢?”是解讀這段難句的一種嘗試。

 

【結二十一14「“人子啊,你要拍掌預言。我耶和華要使這刀,就是致死傷的刀,一連三次加倍刺人,進入他們的內屋,使大人受死傷的就是這刀。」

  〔呂振中譯〕『因此人子阿,你要傳神言;拍掌講話:要再次再三地〔傳統:第三次〕使這刀,就是刺人致死的刀,刺死大人物的刀,就是在他們四圍的,

  〔暫編註解〕「拍掌」:在此可能是表示審判所帶來的震驚;(參結6:11; 21:13)亦可能表示神的審判是適當的(參17)。

       「一連三次加倍刺人」:接二連三斬下。

     「進入他們的內屋」:或作「將他們圍困」。

         「使大人受死傷的就是這刀」:或作「這是導致極大死傷的刀」。

         一連三次加倍刺人: 意指神將極其嚴厲而徹底的施行審判,而不是指巴比倫軍隊一連三次攻擊耶路撒冷。進入……內屋: 可以理解為(刀劍)“圍繞他們”。

         你要拍掌。表達激情,這裡顯然指驚恐(見結21:17;參民24:10)。

         三次。可能指刀不但擊殺一兩次,而且有第三次。

         內屋。直譯是“包圍他們”,不讓他們逃跑。

 

【結二十一15「我設立這恐嚇人的刀,攻擊他們的一切城門,使他們的心消化,加增他們跌倒的事。哎!這刀造得像閃電,磨得尖利,要行殺戮。」

  〔呂振中譯〕好使他們都膽戰心驚,許多人在他們各城堻ㄥ^傷了。我已經把殺戮刀發出了〔意難確定〕;阿哈!這刀造得像閃電;磨得亮亮〔傳統:被披衣包着〕、以便屠殺。

  〔暫編註解〕「恐嚇」:原意不詳,可能解作「殺戮」。

       「加增他們跌倒的事」:使死傷僕倒的人增加。

     這恐嚇人的ibchah)。該詞只出現在這裡。有人認為'ibchah 可能是tibcah 的誤拼。tibcah在撒上25:11;詩44:22;耶12:3中意為“肉”,或“宰”。如此,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我為宰殺戮而設立這刀”。

 

【結二十一16「刀啊,你歸在右邊,擺在左邊,你面向哪方,就向那方殺戮。」

  〔呂振中譯〕刀阿,轉向後邊〔根據一些古卷翻譯的〕,右邊,前邊〔傳統:安置〕,左邊吧!你面指向哪一方,就向哪一方行殺戮吧!

  〔暫編註解〕攻擊猶大的巴比倫軍隊將一絲不亂地向前進,表明神的審判即將臨到猶大。

     原文是指給刀劍下令。

 

【結二十一17「我也要拍掌,並要使我的忿怒止息。這是我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我,我也要拍掌講話,並且平息我的烈怒:我永恆主說了。』

  〔暫編註解〕「拍掌」:在此可能是指神覺得刀劍的刑罰應當臨到以色列,因它能滿足神公義的要求。

       神借著擬人手法,表達了自己的心意。神的這種舉動,表明他對猶大的義憤已達到極點。

     我也要拍掌。這裡的修辭手法,賦予神以人類的行為和情感,把耶和華命令先知所做的事情,說成是神做的(見第14節注釋)。

         我的忿怒止息。見結16:42注釋。

 

【結二十一18「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又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這是本章的第三個預言,比前面更加具體。

     18-27  巴比倫侵略耶路撒冷的事實:主前五八九年間,猶大國與亞捫人聯盟,希望藉此對抗巴比倫。現在巴比倫王正站在通住兩國的岔路口,以占卜決定進軍方向。擄民都希望巴比倫王選擇通往亞捫之路,以保猶大不受侵略,那知耶和華已命定耶京必滅,巴比倫王的刀必臨到猶大。

 

【結二十一19「“人子啊,你要定出兩條路,好使巴比倫王的刀來。這兩條路必從一地分出來。又要在通城的路口上畫出一隻手來,」

  〔呂振中譯〕19~20『人子阿,你要為自己立兩條路,好使巴比倫王的刀劍前來;這兩條路都要從一個地分出。你要在路頭〔傳統:〕、通城的路頭〔此處有:砍伐一詞〕、立一根手指路的牌。你要立一條路,使刀劍來攻擊亞捫人的拉巴,攻擊猶大和猶大中〔傳統:在有堡壘的〕的耶路撒冷。

  〔暫編註解〕「巴比倫王的刀」:這裡指出前文所提到的刀實是巴比倫王的軍隊,耶和華是藉著巴比倫王的刀來消滅耶京。

         「一雙手」:或作「一個路標」。

         兩條路。這裡描寫巴比倫王站在十字路口,不知先要前往耶路撒冷呢,還是前往亞捫的首都(第20節)。

         畫出一隻手來。即豎一個路標。放在巴比倫以西數百公里處,可能在達莫(見王上9:18注釋)或奧龍特斯河谷。

       19~20 以西結畫出兩條路,而兩條路都從巴比倫開始,一條通往“拉巴”(非拉鐵非或安曼),另一條通往“耶路撒冷”。

     1920以西結畫出的兩條道路,都從巴比倫出發,一條引到亞捫的拉巴,一條引到耶路撒冷。拉巴是亞捫的首邑。

 

【結二十一20「你要定出一條路,使刀來到亞捫人的拉巴;又要定出一條路,使刀來到猶大的堅固城耶路撒冷。」

  〔呂振中譯〕19~20『人子阿,你要為自己立兩條路,好使巴比倫王的刀劍前來;這兩條路都要從一個地分出。你要在路頭〔傳統:〕、通城的路頭〔此處有:砍伐一詞〕、立一根手指路的牌。你要立一條路,使刀劍來攻擊亞捫人的拉巴,攻擊猶大和猶大中〔傳統:在有堡壘的〕的耶路撒冷。

  〔暫編註解〕「拉巴」:是亞捫的首都。

 

【結二十一21「因為巴比倫王站在岔路那裡,在兩條路口上要占卜。他搖簽(原文作“箭”)求問神像,察看犧牲的肝。」

  〔呂振中譯〕因為巴比倫王站在岔路口,在兩條路頭上行占卜;他搖箭籤,求問神像,察看祭牲的肝兒。

  〔暫編註解〕“察看犧牲的肝”:巴比倫人憑祭牲肝臟的顏色來判斷吉凶,是當日一種占卜方式。

       我們由此看見尼布甲尼撒利用“搖簽”的“占卜”術來確定要走那條路。他借觀看獻祭之綿羊“肝”上的顏色和紋路來做出決定。

     當尼布甲尼撒來到岔路時,他藉著搖簽,求問神像,察看祭牲的肝這三種巴比倫人占卜用的方式,來決定先攻耶京還是拉巴。這種做法是當代人用來決定戰策的常見方式。

         「簽」:原文作「箭」,當時搖簽的方法大概是將地名或人名寫在箭上,然放在箭筒裡,搖出其中一枝。

         搖簽: 這是一種占卜,是外邦人給即將展開的軍事行動求得一個吉兆的風俗。他們在箭頭系上寫好名的簽條,把箭放入箭筒中上下搖動,認為先掉下來的就是好卦,之後就按照上面的指點去行。 求問神像: 神像是指“家中的神像”或“家庭守護神”。人們崇拜家中的神像,是因為認為神像可以在戰場上給人帶來勝利和幸運。 察看犧牲的肝: 給偶像獻上祭物之後,他們就察看犧牲的肝色,預測戰爭的勝敗<23:1-30,關於咒術>

         搖簽(原文作箭)。巴比倫人所的方法可能與後來阿拉伯人所用的相似。把幾支標有相關信息的無頭箭放在箭囊或其他的容器中搖晃,然後抽出一支;或者轉動容器,選擇最先落下的那一支,把其中的標記作為神的旨意。

         神像teraphim)。指小人像(見創31:19注釋)。不知如何用於占卜。

         察看犧牲的肝。這種占卜的方式稱為髒蔔學(見但1:20注釋),在巴比倫人中比較普遍。現已發掘出顯然用於占卜的羊肝泥模,上面刻著文字記號。

         雖然基督教會沒有採用占卜的方式,但許多基督徒仍試圖用神所不認可的方法來尋求神的引導,其實質和古時的占卜的相似的。如用投硬來尋求神的答覆,或在卡片的兩邊寫上“是”與“否”,然後擲下來決定答案,或隨機打開聖經,以所看到的那段經文作為信息,或在不同的卡片上寫上不同的觀念,然後搖晃卡片,抽出答案。還有其他的方法,但都是靠碰運氣的。我們不否認神有時採用這樣的方法來引導人,特別是對於尚未明白的人,或在緊急情況下。但那只是偶然的。隨著我們在恩典中成長,這些方法應予以放棄。

         如果人在決定生活的每一項事務時,都要神藉著某種外表的徵兆給予直接答覆的話,他就成了一部機器,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就是神賜給他的自主權。

         抽籤就是屬於這一類的,不應予以採用。有這樣的勉言:“我不相信抽籤。……抽籤決定教會職員不是神的指示”。

 

【結二十一22「在右手中拿著為耶路撒冷占卜的簽,使他安設撞城錘,張口叫殺,揚聲呐喊,築壘造台,以撞城錘,攻打城門。」

  〔呂振中譯〕他右手中拿到有「耶路撒冷」字樣的占卜籤〔傳統多:使他設撞城錘〕,以便開口叫殺〔傳統:開口擊碎〕,揚聲吶喊,倒土堆築壘,設撞城錘以攻打城門。

  〔暫編註解〕右手抽到的簽才算是正確的指示。

       撞城錘: 是古人用以攻擊的武器,相當於今天的坦克,主要用來破壞城牆或城門。撞城錘的前端尖利如倉,且附有車輪。最近所發掘的亞述宮廷壁畫上,刻有撞城錘的形狀。台: 在戰事中,用以圍攻城池的高梯。

     即國王的右手掌握著耶路撒冷的命運。

 

【結二十一23「據那些曾起誓的猶大人看來,這是虛假的占卜,但巴比倫王要使他們想起罪孽,以致將他們捉住。”」

  〔呂振中譯〕據猶大人看來,這是虛謊的占卜:但巴比倫王卻鄭重其事地起誓、要使他們想起他們的罪孽,以便將他們捉住。

  〔暫編註解〕曾經與巴比倫王立約的猶大人,不會相信占卜的決定,因為他們不信尼布甲尼撒王真的會攻打耶路撒冷。

       對於那些效忠尼布甲尼撒的猶太人來說,占卜的結果似是虛假的,因為他們認為攻擊耶路撒冷的事是不可能的。

     「那些曾起誓的」:原意不詳。這裡可能指耶京的居民藐視巴比倫王的占卜,甚至發誓說這占卜不可能應驗。另一解釋是指這些人曾起誓效忠巴比倫王。

         「捉住」:或作「擄掠」。

         虛假的占卜: 猶大百姓聽到巴比倫已根據占卜的內容,決定攻打耶路撒冷,就斷然否定,說那是謊言。過去猶大人曾臣服于巴比倫王,藉此保障了安全(代下36:13)。為攻擊耶路撒冷而抽的簽,只不過是虛假的占卜而已。因為猶大與巴比倫王立約,以服從為條件得到了安全的保障。但是巴比倫王認為猶大是立約的廢棄者,不但背叛自己,還與埃及結盟,因此他要攻擊耶路撒冷(35:5;39:1)。 想起罪孽……捉住: 在這裡“罪孽”就是指西底家背叛與巴比倫王所立的約的事件。其實,這約是符合神旨意的立約(17:16,19)。因此,西底家背叛這約等於背叛神。尼布甲尼撒的攻打耶路撒冷,除為軍事行動外,在信仰上,是神對西底家廢棄立約的懲罰。神對廢棄與自己立約的人,必用烈怒來招待。

         這是虛假的占卜。即在耶路撒冷的百姓看來。

         曾起誓的。可能還是指猶太人。他們曾發誓忠於巴比倫人(代下36:13;結17:18,19)。後來卻違背了諾言。這可能就是本節最明確的意義。

         巴比倫王要使他們想起罪孽。主語可能是神。“罪孽”可能指百姓普遍的罪。主語也可能是尼布甲尼撒。他提醒和懲罰他們違背誓約的罪(代下36:10,13;耶52:3;結17:15-19)。

 

【結二十一24「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們的過犯顯露,使你們的罪孽被紀念,以致你們的罪惡在行為上都彰顯出來。又因你們被紀念,就被捉住。」

  〔呂振中譯〕『因此主永恆主這麼說:你們既使你們的罪孽被記起了;這就是說:你們的過犯既露現出來,以玫你們的罪在你們一切的行為上都給人看見──你們既使人記起了,那麼、你們就會被人下手捉住了。

  〔暫編註解〕使你們的罪孽被紀念: 指神將紀念罪人的過錯,並要施行懲罰。由此可知:①神必忘記悔改的義人所犯的罪(10:17);②但是,必以公義懲罰惡人的罪孽。

       在贖罪日的崇事中,他們的罪本來是會遮蓋起來的(利16章)。但以色列人不肯承認自己的罪孽,她的罪孽就“彰顯”了,並要受到懲罰。每一次新的犯罪都會使人想起他們全部的犯罪記錄。累積的罪行加速了報應。

     24~27西底家的悲慘結局: 在這裡我們先查看末世時惡人將面臨的結局的前兆(19:19-20:10)

 

【結二十一25「你這受死傷行惡的以色列王啊,罪孽的盡頭到了,受報的日子已到。」

  〔呂振中譯〕你,眾所賤視之惡人,以色列王子阿,你的日子到了,就在罪罰結束的時候:

  〔暫編註解〕這位以色列王是西底家。

       “以色列王”。即西底家。

     「受死傷」:或作「將被殺」。

         「以色列王」:可能指西底家,他要承擔背棄盟約誓言的報應(參17:15)。

         行惡的以色列王。指西底家。

 

【結二十一26「主耶和華如此說:當除掉冠,摘下冕,景況必不再像先前。要使卑者升為高,使高者降為卑。」

  〔呂振中譯〕主永恆主這麼說:除掉禮冠!摘下冠冕!情形不尋常了。使卑微者升高!使高者降為卑微!

  〔暫編註解〕除掉冠,摘下冕: 指猶大王西底家將被廢黜,同時也意味著大衛王朝的末落。猶大被巴比倫所滅的事件,成就了此預言。

       misnepheth)。在出28:4,37,3929:639:28,31;利8:916:4指大祭司的“冠冕”。misnepheth 源於sanaph(“纏住”),所以可能指頭巾。這裡顯然指國王的頭巾,作為一種王室的標誌。

     景況必不再像先前。形勢會發生完全的變化。

 

【結二十一27「我要將這國傾覆,傾覆,而又傾覆,這國也必不再有,直等到那應得的人來到,我就賜給他。”」

  〔呂振中譯〕扭毀!扭毀!扭毀!我要執行!連痕跡〔傳統:這個〕也不可再有;直等到那應得的人來到,我纔交給他。

  〔暫編註解〕彌賽亞降臨之前,以色列人不會再有君王統治。耶穌基督就是這裡所說的“那應得的人”。祂登上自己的寶座,統治世界。

       在彌賽亞來到之前,以色列再沒有王(創四九10)。

     「傾覆」:重複了三次,強調西底家的國位從此被推翻。

         「直等到那應得的人來到」:可引自創49:10「直等到細羅來到」,指復興時大衛家的統治者。

         那應得的人: 象徵將要到來的彌賽亞,即基督。因為唯有基督才能背負希底家所象徵之人類的罪,並且配戴君王的冠冕(26)

         三次重複是為了強調。這是關於大衛家族王位的宣言。“在基督設立祂的國度以前,猶大不會再有國王”。

 

【結二十一28「“人子啊,要發預言說:主耶和華論到亞捫人和他們的淩辱,吩咐我如此說:有刀,有拔出來的刀,已經擦亮,為行殺戮,使他像閃電以行吞滅。」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傳神言說:關於亞捫人和他們的辱罵、主永恆主是這麼說的:你要說:有刀劍,有拔出來的刀劍要屠殺,是已擦亮,要燦爛發光、像閃電的──

  〔暫編註解〕他們的淩辱: 亞捫人看到巴比倫搖簽決定攻打猶大的耶路撒冷,就在旁嘲笑,為猶大的滅亡感到高興(25:2,3)。當仇敵遭受苦難的時候,聖徒不可幸災樂禍,乃要以良善和憐愛感化他(12:20,21)

         雖然巴比倫國王選擇攻擊的是耶路撒冷而不是拉巴(第20-22節),但亞捫人也逃脫不了懲罰(見結25:1-7)。

       2832 雖然當時尼布甲尼撒離開亞捫轉向耶路撒冷,但幾年之後,他也把亞捫征服了。

     2832尼布甲尼撒王雖然先滅耶路撒冷(二十一1823),但亞捫也不能倖免;而且亞捫的命運將會更壞,因為毀滅之後,沒有復興的應許。

         28-32  上帝的公義促使 審判一切不義:巴比倫王原來選定先攻猶大,但亞捫人也不得沾沾自喜,他們也要因著自己的罪惡被審判,成為巴比倫下一個攻擊的對象。亞捫人因在耶京陷落時譏笑選民而遭報(參25:3, 6)。有的學者認為30-32節是針對尼布甲尼撒而言,當他完成神施罰的計劃後,他的帝國也要承受神的審判。

         28~32預言亞捫人必將滅亡。但是,亞捫人的命運與猶大的命運有根本上的不同。猶大雖然受到了審判,但先知預言她必得恢復,而亞捫卻沒有得到關於恢復的應許。由此可知:①神雖審判蒙揀選的人,但終必恢復他。②神對被離棄(在本文中是亞捫)之人的最後舉措就是審判。

 

【結二十一29「人為你見虛假的異象,行謊詐的占卜,使你倒在受死傷之惡人的頸項上。他們罪孽到了盡頭,受報的日子已到。」

  〔呂振中譯〕而人為你而見的卻是虛謊的異象,為你而行的卻是謊詐的占卜,使你落在眾所賤視之惡人的脖子上;他們的日子到了,就在罪罰結束的時候。

  〔暫編註解〕「為你見虛假的異象」:可能指亞捫人以占卜及虛假的異象誤導以色列人。另外可能是指亞捫人雖然有了關於亞捫命運的虛假占卜,最終還是被殺滅。

       見虛假的: 亞捫的假先知,傳講不必懼怕巴比倫軍隊的假神諭。就像猶大一樣,亞捫也有許多假占星家。

     chazah)。常常用來指先知的話。這裡無疑指亞捫人中的占卜者。

         使你倒。就是第28節所描述的刀。

 

【結二十一30「你將刀收入鞘吧!在你受造之處、生長之地,我必刑罰你。」

  〔呂振中譯〕收刀回鞘吧!我必在你受創造的地方、你根原之地、判罰你。

  〔暫編註解〕這個是命令是發給亞捫人(見第28節)。他們的冒險將一無收穫。他們在自己的國家中,將會因他們的罪行而受到懲罰。

 

【結二十一31「我必將我的惱恨倒在你身上,將我烈怒的火噴在你身上,又將你交在善於殺滅的畜類人手中。」

  〔呂振中譯〕我必將我的盛怒倒在你身上,把我震怒之火噴在你身上,將你交在善於毀滅的畜類人手中。

  〔暫編註解〕「善於殺滅的畜類人」:指東方人(見25:4)。

       畜類人: 指殘忍無度的巴比倫軍隊。

     畜類bo`arim)。源於be`ir(“畜牲”,“牛”,見詩49:1092:6)。結25:4,10提到這些畜類般的人。

 

【結二十一32「你必當柴被火焚燒,你的血必流在國中,你必不再被紀念,因為這是我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你必當柴給火燒燬;你的血必流於國中;你必不再被記起;因為是我永恆主說的。』

  〔暫編註解〕「你必不再被記念」:亞們最後的收場比以色列還淒慘,完全沒有復興的希望。

       不再被紀念: 指亞捫人將永遠被剪除。事實上,自瑪加比時代開始,亞捫人就徹底消失在歷史的舞臺上。在歷史的末了,當神施行審判的時候,亦會發生同樣的事。亦即,隨著末日的臨近,撒但就會“如同吼叫的獅子”(彼前5:8),作最後的掙扎,但神公義的審判必將他扔進永恆的“火湖”(20:14)

     參閱對於以色列的光榮應許(第27節)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