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二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二十二1「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又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本章分成三個部份:1-16節列舉耶路撒冷的罪行;第17-22節是煉礦的比喻;第23-31節描寫社會各界普遍的腐敗。

       112 列舉猶大的罪,包括拜偶像(3節)、謀殺(“流人的血”;24,6,9,12節)、行淫(10,11節;利一八7)、不孝不義(7節)和敲詐勒索(12節)。

     1-16  流人血的城市:本來被稱為聖城的耶路撒冷,現在卻是犯罪之城,居民犯了種種的罪,由拜偶像、流人血、強暴、淫欲等等多項罪惡,至欺壓貧窮的百姓;因此耶京的滅亡是罪有應得。但神最主要的控訴還是在於百姓違背了耶和華,並因離棄了信仰導致道德崩潰。耶和華所賜的律法原來是子民的智慧和榮耀(參申4:6-8),以及義路上的光(參詩119:105),現在卻成了控訴子民的條例。

         1-31  對耶路撒冷諸罪的控訴。

         22:1~31本章詳細記錄了猶大無法逃避神的審判,必受到巴比倫圍攻的理由。其內容可分為三個部分:①耶路撒冷的諸般罪孽(1-16):內中有 i.宗教上的墮落(3,8,9);ii.人與人之間的道德、倫理規範遭到破壞(7,10,11);iii.經濟上的盤剝(7,12)等。據此來看,當時以色列的全部領域均已走向了衰敗之路。某一領域的墮落,會引起連帶效果,波及所有領域,從而瓦解國家的綱紀。尤其是在神政國家,宗教上的墮落會對國家帶來致命的打擊,從而危及國家的存亡。②審判(17-22):神以爐中的渣滓,比喻了墮落的以色列。這表明 i.審判將極其猛烈; ii.猶大已全然敗壞 ;iii.先知、祭司與百姓的罪(23-31)。之所以如此具體指出他們的罪狀,是為了表明神的審判完全正當。

 

【結二十二2「“人子啊,你要審問審問這流人血的城嗎?當使她知道她一切可憎的事。」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審問這流人血的城麼?要審問麼?你要使她知道她一切可厭惡的事。

  〔暫編註解〕你要審問。見結20:1注釋。

     這流人血的城。使耶路撒冷惡名遠揚的罪行無疑包括兇殺和把兒童獻給摩洛。

 

【結二十二3「你要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哎!這城有流人血的事在其中,叫她受報的日期來到,又作偶像玷污自己,陷害自己。」

  〔呂振中譯〕你要說,主永恆主這麼說:哀阿,一座流人血的城!她流人血,使她的時候來到;她又為自己造了偶像去玷污自己。

  〔暫編註解〕這是結果,而不是目的,喻指某一行為所產生的後果。

     3-4 「流人血的事」:在這裡與「作偶像玷污自己」連在一起,大概是指他們將兒女殺死,獻給假神(參16:21; 20:26, 31)。

 

【結二十二4「你因流了人的血,就為有罪。你作了偶像,就玷污自己,使你受報之日臨近,報應之年來到。所以我叫你受列國的淩辱和列邦的譏誚。」

  〔呂振中譯〕因你所流之人的血、你就有了罪責;又因你所造的偶像,你就玷污了自己,使你的日子臨近,你年歲的定期來到〔傳統:你到了你的年歲〕;故此我使你成了列國辱罵的對象,成了列邦所譏誚的。

  〔暫編註解〕流了人血: 指無罪之人的血,而非不義者的血。自王國分裂之後,北以色列的王權幾乎都是因流血政變而被交替(王上15:25-28;16:8-10;王下3:1-3),南猶大也殺害了許多真先知(代下24:15,16;36:16),神會討回這些血債。

     參詩44:13,1479:4

 

【結二十二5「你這名臭、多亂的城啊,那些離你近、離你遠的都必譏誚你。」

  〔呂振中譯〕你這臭名污穢、擾亂繁多的城阿,無論是那些離你近或離你遠的,都要譏誚你哦。

  〔暫編註解〕「臭」:原文作「玷污」。以色列的罪惡及混亂使她在列邦中被視為不潔,成為笑柄。

       譏誚你: 猶大所犯的社會、宗教罪惡,加速了她的滅亡。結果,她受到了巴比倫的侵略,受到了周邊國家的譏誚。罪惡本身就是可恥的行為,而且也招來眾人的譏誚。在神施行最後審判時,義人必會喜樂,而惡人卻必遭受羞辱和痛苦(22:13;3:36)

     無疑指遠近的城市。“城”的原文是陰性的。

 

【結二十二6「“看哪,以色列的首領各逞其能,在你中間流人之血。」

  〔呂振中譯〕『看哪,以色列的眾首領各逞其權勢〔原文:膀臂〕都在你中間要流人血呢。

  〔暫編註解〕「各逞其能」:指以色列的領袖仗著自己的權勢盡情行惡。

       各逞其能……流人血: 這些人手握國家所賦予的權力,卻隨心所欲地濫用了權力。古往今來,國家領袖的腐敗,不僅使他自取滅亡,而且也會使整個國家遭到滅亡(王下21:16;24:4)。因此,領袖當時刻銘記自己的特權越大,相應的責任也就越大,從而以公義施行統治。

         各逞其能。直譯是“依仗自己的膀臂”,即依靠自己的力量。猶大的首領忽視公義,按自己的意思執政。

         流人之血。注意這句話重複了三次(第6,9,12節)。先知列舉以色列的三樣罪:第一是殘暴和褻瀆(第6-8節);第二是偶像崇拜,近親相奸和淫亂(第9-11節);第三是貪婪(第12節)。

     6-12這裡所列舉的宗教、道德、司法等各方面的罪行,嚴重地干犯了摩西的律法與先知的教誨。

 

【結二十二7「在你中間有輕慢父母的,有欺壓寄居的,有虧負孤兒寡婦的。」

  〔呂振中譯〕在你堶惘頂景C父親或母親的;在你中間有以欺壓手段待寄居者的;在你堶惘陷菢t孤兒寡婦的。

  〔暫編註解〕輕慢父母的: 百姓受到領袖階層墮落生活倫理的影響,就產生這樣的結果。神早已賜下了“當孝敬父母”的誡命,並應許說,若遵守這一誡命就必使你得福,在世長壽(20:12;6:1-3)。百姓不孝敬父母,首先是因為他們與神的關係遭到破壞。今天,有許多年輕的夫妻不與父母同住,老年人的比例也越來越大,有必要重新探討基督教孝敬父母的思想。

     7-8  猶大國中有人干犯了律法中敬愛父母,扶助弱者及有關聖物和安息日的條例。

 

【結二十二8「你藐視了我的聖物,干犯了我的安息日。」

  〔呂振中譯〕我的聖物你藐視了,我的安息日你瀆犯了。

  〔暫編註解〕藐視……聖物: 以色列百姓應當將一些所得,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為祭(27:30;12:6)。但是,猶大百姓不僅沒有履行這些義務,反而把犧牲和禮物獻給了偶像(16:15-22)。聖徒須銘記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均是神所賜的(8:17,18),獻上當獻給神的那一分(3:10;23:23),從而不至於玷污聖物(18:21-32)

 

【結二十二9「在你中間有讒謗人流人血的,有在山上吃過祭偶像之物的,有行淫亂的。」

  〔呂振中譯〕在你堶惘雪h弄是非的人以流人血的;在你堶惘釵b山上喫祭偶像之物的;在你中間有行罪大惡極之事的。

  〔暫編註解〕「讒謗人」:搬弄是非(參利19:16)。

       「在山上吃過」:參18:6

     「行淫亂的」:10-11把這行為描畫出來。

         有讒謗人流人血的:①為了剪除反對自己的人,這些人對上司阿諛奉承,不惜捏造謊言中傷人。②為了達到目的,他們不顧手段和方法,千方百計使自己的行為顯得正當(王上21:7-13)

 

【結二十二10「在你中間有露繼母下體羞辱父親的,有玷辱月經不潔淨之婦人的。」

  〔呂振中譯〕在你堶惘傅S現你父親的下體而私通繼母的;在你堶惘閉膩d正在經期污穢中之不潔淨婦人的。

  〔暫編註解〕「有露繼母下體羞辱父親的」:與繼母有亂倫曖昧關係者;原文作「有暴露父親下體的」(參利18:8)。

     10~11他們公然放縱情欲,恬不知恥地恣行近親相奸的罪惡。這就破壞了家庭的秩序,瓦解了國家的倫理綱紀,從而惹動了神的震怒(18:1-18)。由此可知,屬靈的墮落會使人失去正確的行為標準,這就促使人走上倫理上的墮落(3:23)

 

【結二十二11「這人與鄰舍的妻行可憎的事,那人貪淫玷污兒婦,還有玷辱同父之姐妹的。」

  〔呂振中譯〕這人跟鄰舍的妻子行可厭惡的事;那人以淫蕩而玷污了自己的兒媳婦;在你堶掄晹閉膩d自己姐妹、自己同父之姐妹的。

  〔暫編註解〕參利18:9, 15

 

【結二十二12「在你中間有為流人血受賄賂的,有向借錢的弟兄取利,向借糧的弟兄多要的。且因貪得無饜,欺壓鄰舍奪取財物,竟忘了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在你堶惘閉陘F流人血而受賄賂的;利息和物資利你拿取了;你還用欺壓手段向你鄰舍貪圖不義之財;至於我呢、你卻忘記了:主永恆主發神諭說。

  〔暫編註解〕「有為流人血受賄賂的」:指判官受賄賂,把無辜者處死。

       「竟忘了我」:包括摒棄神的律法,不再以實際的虔誠生活榮耀神的名。

     為流人血受賄賂的: 指職業殺手,人們為了達到邪惡的目的,雇傭他們暗殺人。當今社會也充斥著,貪不義之財而害人性命的事情。這是因為整個社會都氾濫著拜金主義思想,聖徒尤須樹立正確的物質觀<傳 緒論,聖徒對金錢的態度>。 竟忘了我: 忘記耶和華,是腐蝕猶大的另一弊病(12:12)。換言之,他們不再與神進行屬靈的相交。因此,他們揮舞手中的權力,行使暴力,且縱欲陷進罪惡的性關係。由此可知,敬畏耶和華不僅僅是信仰生活的基礎,也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整個生活領域的基礎。

 

【結二十二13「“看哪,我因你所得不義之財和你中間所流的血,就拍掌歎息。」

  〔呂振中譯〕『所以你看,我因你所得的不義之財、又因你中間所有流人血的事,我就拍掌歎息。

  〔暫編註解〕「拍掌」:參21:14注。

       拍掌: 指神要審判那些為不義之財而殺人的歹徒。

     表示忿怒(見結6:1121:14,17)。

 

【結二十二14「到了我懲罰你的日子,你的心還能忍受嗎?你的手還能有力嗎?我耶和華說了這話,就必照著行。」

  〔呂振中譯〕到了我懲辦你的日子,你的心還能忍受得住麼?你的手還能有力麼?我永恆主說了,我必作成。

  〔暫編註解〕「有力」:指抵抗神帶來的懲罰。

       你的心還能忍受嗎: 惡人驕傲地說“即使是在患難中,我們也將安然居住”,這句話是在警告他們。任何惡人都無法抵禦神的最後審判,而徹底滅亡。

     這一問題暗示否定的回答。

 

【結二十二15「我必將你分散在列國,四散在列邦。我也必從你中間除掉你的污穢。」

  〔呂振中譯〕我要使你分散在列國,將你四散在列邦;我要從你中間消滅你的污穢。

  〔暫編註解〕神把以色列分散,使他們的惡行斷絕。另一看法是:這樣的懲罰同時也是潔淨以色列的行動。

       論到了神將如何除去充斥在猶大街上的罪孽。即神將使巴比倫征服耶路撒冷,使百姓被擄到巴比倫,藉此來潔淨那城(16:41,50)

     這裡雖然沒有強調,但說明懲罰的有益的。

 

【結二十二16「你必在列國人的眼前因自己所行的被褻瀆,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呂振中譯〕我〔傳統:你〕必致在列國人眼前因你的緣故而被褻瀆;你就知道我乃是永恆主。』

  〔暫編註解〕「你必在 ...... 被褻瀆」:有古卷作「當我在列國人的眼前將產業分給你的時候」。

       因自己: 指出猶大為何遭受巴比倫的侵略,即受神的震怒。這並非因神無情無義,不公平(18:25,29)。而是因為猶大尚未曾悔改認罪,內心依然充滿罪惡的欲望而不肯除去自己的罪孽(2:5;1:14)。因此,聖徒不可從外因或他人那裡尋找苦難的原因,乃是要從自己內在的信仰的所在去尋找。

     “褻瀆”的原文是chalal,參結7:24。一些古版的動詞是第一人稱的,故可譯文為:“我在外邦人眼中因你而被褻瀆”(見結20:936:20) 。

 

【結二十二17「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17-22節是煉銀的比喻。爐子代表耶路撒冷(第19節)。礦石代表百姓(第20節)。他們成了渣滓(第18節)。這個比喻不知有沒有煉淨的含義。本節強調神的向無用的礦石發怒,並熔化它們。

       17~22神要藉著爐火一般的苦難,煉淨渣滓一般的以色列民族。這表明,神將猶大交到巴比倫手中,是為使猶大認罪悔改,重新得潔淨而歸向神的手段。

     17-22 爐的審判:以色列最引以為榮的事是神揀了她 , 使她脫離埃及的「鐵爐」( 參申4:20; 王上8:51; 11:4) , 但現在以色列人因為本身的罪行,須重投煉爐,且是耶和華自己將他們投入。煉爐本要煉出純銀,但以色列有如渣滓,煉不出有用純銀。

 

【結二十二18「“人子啊,以色列家在我看為渣滓,他們都是爐中的銅、錫、鐵、鉛,都是銀渣滓。」

  〔呂振中譯〕『人子阿,以色列家在我看來就是渣滓;他們都是爐中的銅、錫、鐵、鉛:都是銀渣滓。

  〔暫編註解〕「銀渣滓」:可能指煉銀時所浮出的雜質;有學者認為「銀」字放在這裡乃屬抄寫上的錯誤,此字或應刪去,或放在「銅、錫、鐵」之前(參20)。

         我看為渣滓: 一度以色列曾作為神的百姓而享盡了榮耀,而如今,竟淪為無用之物。當神的子民忘卻自己的使命而墮落時,結局可能比不信之人更悲慘。聖經也曾說,鹽若失了味,就會丟在外面,被人踐踏,兩者一脈相通(5:13)。 銅……鉛: 藉此比喻了以色列民族渣滓一般的性情。“銅”指不知為罪羞恥(2:4),“錫”則指毫無實質而徒有其表的光景(13:10),“鐵”殘忍的性情,“鉛”則意指遲鈍而愚頑的狀態(Matthew Henry)

       18~19 以色列被視為(在耶路撒冷的圍困當中)被煉淨的金屬,但結果卻發現她是“渣滓”(無用的)。

     1819以色列民受巴比倫人圍困,有若金屬受熔煉;但他們的本質只是渣滓,煉不出純質的金屬。

 

【結二十二19「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們都成為渣滓,我必聚集你們在耶路撒冷中。」

  〔呂振中譯〕因此主永恆主這麼說:你們既都成了渣滓,那麼你就看吧,我必將你們集合在耶路撒冷中間。

  〔暫編註解〕19~20巴比倫的侵略者,使以色列百姓遭到徹底的慘敗。他們從各處逃到耶路撒冷,但是耶路撒冷也無法逃脫神猛烈的震怒。本文表明這是神所定的旨意。

 

【結二十二20「人怎樣將銀、銅、鐵、鉛、錫聚在爐中,吹火熔化,照樣,我也要發怒氣和忿怒,將你們聚集放在城中熔化你們。」

  〔呂振中譯〕人怎樣將銀、銅、鐵、鉛、錫、集合在爐中,噴火去熔化它,我也必怎樣用我的怒氣我的烈怒將你們集合攏來,放在城中來熔化你們。

  〔暫編註解〕神在怒氣中將耶路撒冷交給敵人;被圍困的耶京好比一座煉爐,犯罪的百姓都是提煉後無用的渣滓。

 

【結二十二21「我必聚集你們,把我烈怒的火吹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在其中熔化。」

  〔呂振中譯〕我必將你們聚集攏來,把我震怒之火噴在你們身上,使你們鎔化在那中間。

 

【結二十二22「銀子怎樣熔化在爐中,你們也必照樣熔化在城中,你們就知道我耶和華是將忿怒倒在你們身上了。”」

  〔呂振中譯〕銀子怎樣鎔化在爐中,你們也必怎樣熔化在那中間;你們就知道是我永恆主將我的烈怒倒在你們身上的。』

 

【結二十二23「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23-31節是本章的第三段(見第1節注釋)。進一步列舉以色列的罪行,說明各階層都有參與。

       23~31至今為止,概括說明了猶大百姓所犯的罪,本文詳細陳述了,每個階層的猶大百姓所犯的罪孽。作者首先論到了先知階層(25)與祭司階層(26)的罪,這象徵性地暗示了宗教領袖的腐敗就是導致百姓墮落的根本原因。據此來看,領袖尤其是教會領袖,需要認真地反省自己,是否應對教會的分裂和墮落負責任。

     23-31  社會各階層的罪狀:先知的控欣是針對整個國家,無論是掌權的或無權無勢的都逃不了自己應負的責任:掌權的首領濫用權勢,如猛獸吞食弱獸一般(25, 27);祭司沒有負起領導群眾信仰、崇拜、守節的責任(26);先知偽造權威的話語,誤導百姓(28),而百姓則沈迷在暴行和不道德的勾當中(29),城中竟難找到一個義人,難怪耶和華大發怒氣,揚言要消滅他們。整個社會犯罪的情形可參番3:1-7

 

【結二十二24「“人子啊,你要對這地說:你是未得潔淨之地,在惱恨的日子也沒有雨下在你以上。」

  〔呂振中譯〕『人子阿,你要對這地說:當我盛怒的日子、你是沒有雨水〔傳統:未得潔淨〕未得霖雨之地。

  〔暫編註解〕「未得潔淨之地」:古譯本作「不降雨之地」。雨水是神的祝福(參利26:4; 11:14) , 沒雨之地即沒有祝福,備受審判之地(參亞14:17)。

       是未得潔淨之地……沒有雨下在你以上: 猶大腐敗、墮落到極點,無法期待神在審判之日 ,為他們施行憐憫和慈愛。神苦苦勸告那些罪人歸向自己。但是,若有人頑固地繼續行不義之路,就必因拒絕神的琱[忍耐與慈愛,在審判之日無可推諉(1:20)。機會已逝,那時即便呼求神,也是徒勞(42:25;提前4:2)

 

【結二十二25「其中的先知同謀背叛,如咆哮的獅子抓撕掠物,他們吞滅人民,搶奪財寶,使這地多有寡婦。」

  〔呂振中譯〕她的王候在那中間正如吼叫的獅子抓撕所抓到之物;人的性命他們吞滅了,貲財和珍寶他們拿取了;他們使寡婦在那中間增多了。

  〔暫編註解〕「其中的先知」:古譯本作「其中的君主」,尤指王室的成員,這樣的解釋較符合經文的意思。

       「咆哮的獅子」:「獅子」本象徵王室的尊貴(參19)。但這裡卻是吞食弱者的猛獸。

         揭露了身心靈都墮落的先知。他們:①隨意解釋神的啟示,預言假平安(28:1-4);②濫用職權積攢財物(3:4);③殺害反對自己的敬虔人,使更多的人成為寡婦。如此忘卻神賦予的使命,濫用職權飽其私囊的人,必不能逃脫神的審判(23:24)

         先知。七十士譯本為“首領”。這兩個詞希伯來文只相差一個字母。結13章已經提到假先知。他們的活動不斷妨礙真先知的工作。怪不得百姓受到迷惑,在這種相反的主張中找到不順從神引導的藉口。

         今日宗教界也存在著相同混亂的現象。由於基督教的四分五裂,虔誠的人分散在各個教派之中,許多人就結論說,不論他們信什麼,都是無關緊要的。

         現在抵制假先知影響唯一可靠的方法就是親自查究什麼是真理。別人的研究,觀點或智慧都是靠不住的。

         由於在末日假先知的活動十分活躍,耶穌一再警告我們這些人的詭計(見太24:4,5,11,24)。祂說:“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24:24)。祂還說他們要行“大神跡,大奇事”。這種騙局在以西結的時代幾乎是不存在的。隨著神大日的臨近,撒但將會加強他欺騙的工作。隨著天使約束的放鬆,他將越來越牢固地控制這個世界。在宗教的幌子下,他將借助於奇跡掌握地上的居民。“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他”(啟13:8)。所以我們需要充分明白聖經,以便辨別真偽。

     2529 這堳出以色列社會中不同群體的罪:“先知”(25節)、“祭司”(26節)、“首領”(27節)、再提“先知”(28節“用未泡透的灰抹牆”指粉飾)和“眾民”(29節)。

 

【結二十二26「其中的祭司強解我的律法,褻瀆我的聖物,不分別聖的和俗的,也不使人分辨潔淨的和不潔淨的,又遮眼不顧我的安息日,我也在他們中間被褻慢。」

  〔呂振中譯〕她的祭司強解了我的禮節規矩,褻瀆了我的聖物;聖的和俗的他們都不分別,不潔淨的潔淨的他們也不使人分辨,我的安息日他們也掩目不顧,以致我在他們中間被褻慢了。

  〔暫編註解〕詳細記錄了祭司的腐敗。作為神所立分別為聖的人,祭司理應誠實地事奉神(10:11;18:1,5;代上16:39)。然而,他們不僅自己未遵行律例,沒有制裁不肯履行獻祭義務的百姓,也沒有將聖物分別為聖(10:10),輕慢了安息日(17:22,24,27;2:8)。在現今教會中,這些問題已日趨嚴重。例如禮拜形式化,奉獻濫用,不守主日等。 遮眼不顧我的安息日:  祭司看到百姓犯了安息日,卻沒有斥責他們,也沒有阻攔他們(31:12-17)

       強解我的律法。祭司的特殊任務就是教導百姓遵從神的要求,並辨別聖潔與不聖潔(利10:10),教導他們正確地遵守安息日。在這些問題上,他們都不忠心。

     遮眼不顧我的安息日。這種現象與今日驚人地相似。人們遮眼不顧遵守真安息日的義務。他們不理睬聖經的明確證據,閉著眼睛說:“我沒有看見。”

 

【結二十二27「其中的首領仿佛豺狼抓撕掠物,殺人流血,傷害人命,要得不義之財。」

  〔呂振中譯〕她的首領在她媄銗縉洬趕[狼抓撕所抓到之物;他們行兇流人的血,殺滅人的性命,要得不義之財。

  〔暫編註解〕「首領」:掌權者,指民間的長官。

     首領sarim)。指統治階層和重要家族的首領。

 

【結二十二28「其中的先知為百姓用未泡透的灰抹牆,就是為他們見虛假的異象,用謊詐的占卜,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其實耶和華沒有說。」

  〔呂振中譯〕她的神言人用灰水給他們塗抹上,見虛謊的異象,給他們行謊詐的占卜、說:主永恆主這麼說,其實永恆主並沒有說。

  〔暫編註解〕13:10

       為百姓……抹牆: 政治領袖千方百計用不義之法聚斂錢財,殺害政敵(22:6,12)。這些先知竟然向邪惡的政治家阿諛奉承,庇護他們的罪。神會使這些趨炎附勢,且以謊詐之言宣告假平安的先知,啞口無言(13:9)。因此,傳講神話語的人,不可與這個世界苟合,以甜言蜜語欺騙民眾,乃要站在神的一邊,高呼公義和福音(56:10;3:2)<22:1-7,領袖的責任>

     未泡透的灰。白色塗料(見結13:10注釋)。在宗教界裡,存在著形形色色的信仰。

         有幾條重要的原則幫助現代的人辨別什麼是未泡透的灰,什麼是真實的灰漿。要用這些原則來測試任何自稱有聖經依據的主張。這些原則也指導人直接研究聖經,以免得出沒有根據的結論。

         一,要始終懷著祈禱的精神研究聖經。只有聖靈能幫助我們看到那些易於理解之事物的重要性,不致於苦苦思索那些難以理解的真理。況且屬靈的事必須從屬靈上理解(見林前2:14)。一個沒有神聖靈的人是不可能理解神之事的。只有通過適當的祈禱,人才能接受屬天的真理。

     二,必須甘心順已經顯示的亮光(約7:17)。不可隨意拋棄和踐踏神的真理。只有那些樂意隨從照在他們心中之亮光的人,神才使他們理解祂的信息。頑固拒絕追隨這光的人,就是關閉了進一步理解神聖真理的門戶。

         三,解釋聖經,必須與其他經文相對照。聖經如果予以正確的理解,就不會自相矛盾。假如從某一段經文中所得出的結論與聖經的其他部分相衝突,這個結論肯定是錯誤的。有些經文如果單獨來看,可能會有好幾個解釋。在這種情況下,要採用與整體聖經一致的解釋。

         四,解釋聖經必須參照上下經文。要注意所讀經文的背景,瞭解作者談話的主題。要把其含義限定在作者所定的範圍裡。例如保羅說:“凡事我都可行”(林前6:12)。按字面上講,保羅似乎在說自己是一個自由主義者。但上下文告訴我們,他在談論是否能吃祭偶像之物的問題。人無權把“凡事”用在保羅說話時所考慮的範圍之外。

         五,要以經解經。聖靈往往不直接解釋所用的表號,但同一位聖靈會在別處的經文中解釋難懂的話語,只要人能掌握其意義。事實也的確是這樣。在缺乏進一步解釋是情況下,人如果自行解釋這些表號,他充其量也只能是猜測而已。

         總之,理解聖經某一題材的正確步驟,是先搜集聖經有關這一主題的全部教訓,再得出結論。全面觀察問題,會防止得出不符合聖經的解釋。

 

【結二十二29「國內眾民一味地欺壓,慣行搶奪,虧負困苦窮乏的,背理欺壓寄居的。」

  〔呂振中譯〕這國的人民一味欺壓人,慣行搶奪,虧負困苦貧窮的,欺壓寄居的、毫無道理。

  〔暫編註解〕記錄了百姓在日常生活中對鄰舍所行的惡。猶大百姓完全仿效了領袖的腐敗,失去了根據神的話語所建立的標準一同陷進罪惡。他們所犯特殊的罪就是,他們犯了摩西律法所禁止欺壓窮人與外邦人的罪(22:21;24:17)。當領袖和百姓一同墮落時,什麼都無法阻攔神的審判(27:19;3:14)

     指一般平民。

 

【結二十二30「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滅絕這國,卻找不著一個。」

  〔呂振中譯〕我在他們中間要找一個人來修造藩籬,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之處,使我不毀滅這國,卻找不着一個。

  〔暫編註解〕對於一個不肯悔改的民族,耶利米的代禱也無濟於事(耶十一14;比較詩六十六18)。

       「重修牆垣」、「站在破口防堵」:指向百姓提出審判的警告,呼喚他們回歸。先知在整個國家中找不著這樣的人,顯然他未將先知耶利米包括在內(參耶7:16; 11:14), 這可能是因為耶利米正受逼迫,須暫時隱退(參耶26, 36) 。 事實上,耶利米本人也找不著一個義人(參耶5:1)。

     站在破口防堵……卻找不著一個: 指為猶大百姓的罪行而悔改,並求神施行憐憫與慈愛的人。神喜悅像亞伯拉罕一樣(18:22-33),為自己的百姓而祈求的義人(59:16)。但是,神卻沒有找著一個,就只好舉起了震怒之刀。今日的聖徒,不僅要在這日益腐敗的世界作光作鹽(5:13),也要為國家和民族的墮落而哀痛。

         尋找一人。參耶5:1

         站在破口。神今天正在呼籲人修復神律法的破口。許多人已經回應,但還有人依據世俗的立場進行爭辯,覺得不需要改革。聖經論到那些從事改革工作的人說:“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賽58:12

 

【結二十二31「所以我將惱恨倒在他們身上,用烈怒的火滅了他們,照他們所行的報應在他們頭上。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故此我將我的盛怒倒在他們身上,我用我震怒之火去消滅他們,將他們所行的還報與他們頭上:這是主永恆主發神諭說的。』

  〔暫編註解〕顯然用烈火來比喻神的各種懲罰。這些刑罰就像烈火,要消滅懲治的物件。到了末日,拒絕神恩典的人將會真的被烈火焚燒(啟20:9)。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