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二十三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結二十三1「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又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本章用另一個比喻來說明猶大的罪。它與結16章相似,但有些區別。本章主要是說與外國在政治上結盟。

       1-4  起初不正。

         1~10本文以名叫“阿荷拉”的婦人,比喻了沒有丟棄舊人的性情,被自己情欲所牽引而拜偶像的撒瑪利亞。“阿荷拉”離棄耶和華而走上罪惡之路,終被亞述所滅。不順服聖靈而隨從情欲的人,也會如此抱愧蒙羞。

     149 第二十三章是兩姐妹的寓言:“撒瑪利亞”(代表北國以色列;4節)和“耶路撒冷(代表南國猶大;4節)。第110節描述“阿荷拉”(撒瑪利亞)的不忠與受罰;第1121節敘述“阿荷利巴”(耶路撒冷)的不忠;第2235節敘述她的懲罰。第3649節也描述兩姐妹的懲罰。

         1-49  阿荷拉與阿荷利巴:本章的風格類似16章,所不同的是:本章不僅諷喻耶路撒冷(代表南國猶大),更針對撒瑪利亞(代表北國以色列);除了指責宗教上的墮落外,更針對政治聯盟的不當。與16章不同的另一點是這裡把子民的罪行追溯至他們尚在埃及的日子:16章描寫孤女初時備受耶和華的看顧,日後長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顯出耶和華的寵愛及恩典;但這裡卻描述二女從起初就是水性楊花,違背耶和華;表明了選民早已他們與神所立的約表示冷淡的態度。二女的惡行是離棄丈夫,與不同的男人行淫,表示撒瑪亞及耶路撒冷企圖倚靠列邦的勢力而不求神的援助。

         23:1~4915章以後,作者一直用比喻手法說明了以色列所犯的罪和神的報應。本章則與16章一樣,以女子為喻,進行了具體的比喻。本章的核心是,北以色列和南猶大完全陷進了偶像崇拜與背道,因此審判必然會臨到他們。本文可以分為三個部分:①撒瑪利亞的不信及神的懲罰(1-10);②耶路撒冷的墮落和巴比倫的入侵(11-35);③撒瑪利亞和耶路撒冷的最後審判(36-49)。在這裡我們要注意的是耶路撒冷親眼目睹撒瑪利亞因著自己的罪行而遭毀滅,卻仍然重蹈覆轍。如同撒瑪利亞被自己依靠的亞述國滅亡那樣,神也讓耶路撒冷滅亡在他們所依靠的外邦勢力下。同樣,我們若相信並依靠神之外的存在,那就是屬靈姦淫。因此,聖徒當竭盡全力抵擋世界的誘惑,而持守純潔的信仰(5:8;31:1)

 

【結二十三2「“人子啊,有兩個女子,是一母所生,」

  〔呂振中譯〕『人子阿,有兩個女人是一母親生的:

  〔暫編註解〕「一母所生」:以色列與猶大本屬一國。

       兩個女子……一母所生: 兩個女子指北以色列和南猶大,一母指分裂之前的以色列。

     撒瑪利亞和耶路撒冷這二座城市有一個共同的母親,就是希伯來人。他們有同一個祖先。

 

【結二十三3「她們在埃及行邪淫,在幼年時行邪淫。她們在那裡作處女的時候,有人擁抱她們的懷,撫摸她們的乳。」

  〔呂振中譯〕她們在埃及耽於邪淫;她們幼年耽於邪淫;就在那埵o們的胸部給人擠壓了,在那堨L們處女的奶頭有人撫摩了,

  〔暫編註解〕在埃及行邪淫: 指以色列在埃及地為奴時,就已被埃及的思想所同化,而拜偶像(20:7,8;17:7)。他們在與神立約之前就已腐敗、墮落。然而,神愛他們,簽定了聖約(16:8)。這就體現了人根本的罪性(51:5),以及神無條件地揀選人的慈愛(5:8)

     比喻描述他們在埃及時就已獨居。在“幼年時”就與神疏遠。這時以色列尚未結婚。與耶和華成婚是在西奈山立約的時候(出19章)。

 

【結二十三4「她們的名字,姐姐名叫阿荷拉,妹妹名叫阿荷利巴。她們都歸於我,生了兒女。論到她們的名字,阿荷拉就是撒瑪利亞,阿荷利巴就是耶路撒冷。」

  〔呂振中譯〕她們的名字是大姐叫阿荷拉,妹妹叫阿荷利巴。她們都嫁給我,生了兒女。論到她們的名字,阿荷拉就是撒瑪利亞,阿荷利巴就是耶路撒冷。

  〔暫編註解〕“阿荷拉”和“阿荷利巴”這兩個名字的意思都和“帳棚”有關。可能指在以色列原本設有的神的賬幕(出二十五19),也可能指迦南人拜偶像的高岡。

       從阿荷拉、阿荷利巴兩姊妹的故事,看見神的百姓對神不忠的醜惡情景,讀了令人心酸。屬神的人如果行屬靈上的淫亂何等可憎可厭!

     “撒瑪利亞”代表北國以色列。“耶路撒冷”代表南國猶大。北國早已在主前722721年為亞述所滅。

         “ 阿荷拉” 的意思是“ 她的帳棚” ; “ 阿荷利巴” 的意思是“ 帳棚在她堶情芋C帳棚可能象徵神與祂的子民同住,或帳棚被視為與虛假的膜拜有關(比較一六16)。

         「她們都歸於我」:即「她們屬於我」:聖經通常都是以婚約來象徵神與以色列的約(參何2章)。

         「阿荷拉」:意即「她的帳幕」。

         「阿荷利巴」:意即「我的帳幕在她裡面」。二詞的象徵意義不詳,可能是指二女本非埃及屬土居民,也不在那裡出世,她們是屬於沙漠的民族,原住在帳幕中。

         阿荷拉: 指“那女子的帳棚”意指一個女子所獨自生活的家。“帳棚”原意指“聖所”。這裡指北以色列在伯特利築壇拜偶像的事實(王上12:28)。阿荷利巴:具有“我的帳棚在她裡面”之意,表明猶大擁有耶和華的聖所。姐姐……妹妹: 之所以叫撒瑪利亞為姐姐,稱耶路撒冷為妹妹,是因為:①撒瑪利亞首先因拜偶像而墮落;②猶大緊隨其後。

         阿荷拉'Oholah)。“帳棚”。稍微改動一下原文,就成了“她的帳棚”。若是這樣,就是指撒瑪利亞設立自己的崇拜,不讓百姓到聖殿去(王上12:26-33)。如果'Oholah 只是“帳棚”,那就可能指賣淫的帳棚,可能支搭在經過裝飾的高地上。

         阿荷利巴'Oholibah)。或者像'Oholah那樣,是名詞的強調形式,或稍微改動一下原文,成了 “我的帳棚在她那裡”,說明神的聖所在猶大。關於“帳棚”的意義,見上面“阿荷拉”的注釋。

         她們都歸於我。她們都說自己效忠於真神。

 

【結二十三5「“阿荷拉歸我之後行邪淫,貪戀所愛的人,就是她的鄰邦亞述人。」

  〔呂振中譯〕『阿荷拉在我手下的時候耽於邪淫,戀愛了她所愛的人,亞述人,

  〔暫編註解〕責北國與亞述結盟。按北國君王米拿現與何細亞曾向亞述王稱臣納貢(參王下15:19-20; 17:3);考古學資料也顯示,在北國耶戶王朝期間,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及亞大得力拉力三世曾自稱接受以色列的進貢。

         「鄰邦」:此字原文乃出自亞述文,應譯作「戰士」。

         關於撒瑪利亞與外國結盟,見何7:11,12

       58 以色列因與亞述(比較王下一五1929)和埃及(比較王下一七36)結盟而受責備。

     58責備北國以色列與亞述(王下十五1929)、埃及(王下十七36)等民族結盟。

         5-10  北國的不忠與懲罰。

 

【結二十三6「這些人都穿藍衣,作省長、副省長,都騎著馬,是可愛的少年人。」

  〔呂振中譯〕穿着藍紫色軍裝的戰士、做總督做省長的、都是可愛的青年人、騎着馬的兵。

  〔暫編註解〕亞述的戰士被描寫為撒瑪利亞看了著迷的威武騎士。

       形容了亞述強大與榮美。歸根結底,以色列被這種奢侈所迷惑,事奉了亞述的偶像。墮落的第一步就是追求充滿魅力的今生之驕傲與眼目的情欲(3:6;約壹2:14-17)。“省長”(希伯來語)和“副省長”(希伯來語)指“統治者”或“司令官”,“騎著馬”表明這人是貴族,與騎驢或騎駱駝的人形成對比(21:7;2:57)

     亞述人的騎兵是有名的。

 

【結二十三7「阿荷拉就與亞述人中最美的男子放縱淫行,她因所戀愛之人的一切偶像,玷污自己。」

  〔呂振中譯〕阿荷拉向這些人、亞述人的精華、縱行邪淫;凡阿荷拉所戀愛的,她都以他們一切的偶像而玷污了自己。

  〔暫編註解〕以色列尋求與亞述結盟,並因此拜起亞述的假神來。

 

【結二十三8「自從在埃及的時候,她就沒有離開淫亂,因為她年幼作處女的時候,埃及人與她行淫,撫摸她的乳,縱欲與她行淫。」

  〔呂振中譯〕她的淫行從埃及時她就沒有撇棄;那時當她年幼、就有人和她同寢,撫摸她處女的奶頭,傾瀉出淫行於她身上。

  〔暫編註解〕自從……時候: 具體指以色列民族在埃及為奴時。撒瑪利亞犯了拜自己在埃及所拜偶像的罪(20:7)。聖徒有時會因兒時的不良習慣,在信仰生活中經歷磨難。因此,當像提摩太一樣(提後1:5)從小殷勤事主。

     可能指撒瑪利亞陷落以前的一個事件(見王下17:4;參何7:11)。

 

【結二十三9「因此,我將她交在她所愛的人手中,就是她所戀愛的亞述人手中。」

  〔呂振中譯〕因此我將她交於她所愛的人手中,她所戀愛的亞述人手中。

  〔暫編註解〕見王下17:5,6。撒瑪利亞的歷史只是簡單提到,因為她已不復存在,這裡僅僅是用來與更加詳細的猶大愚行進行對比。

       9~10指北以色列無視先知的警告(王上13:2-6)繼續背道,終於遭到滅亡。B.C.722亞述王撒縵摧毀了以色列,百姓被迫移居外邦(王下17:6)。 在婦女中留下臭名: 名字意味著人格。因此“臭名”象徵以色列所要遭受的恥辱。以色列失去了榮耀,終於淪為外邦人譏誚的對象。

     9-10  北國的結局是被亞述蹂躪。按主前七三二年,亞述王提革拉毗色得寸進尺地奪去加利利和拿弗他利全地(參王下15:29),更於七二二年攻陷撒瑪利亞(參王下17:4-6)。

 

【結二十三10「他們就露了她的下體,擄掠她的兒女,用刀殺了她,使她在婦女中留下臭名,因他們向她施行審判。」

  〔呂振中譯〕這些人揭開了她的下體,擄了她的兒女,用刀殺了她,使她於被判罰上在婦女中成了話柄〔原文:名字〕。

  〔暫編註解〕北國以色列在主前722年為亞述所滅,民被擄去。

       北方支派被亞述擄去的事約於一百三十年前發生。

 

【結二十三11「“她妹妹阿荷利巴雖然看見了,卻還貪戀,比她姐姐更醜,行淫亂比她姐姐更多。」

  〔呂振中譯〕『她妹妹阿荷利巴雖看見了,妹妹之鬧戀愛卻比她姐姐更腐敗,她的邪淫卻比姐姐的邪淫更厲害。

  〔暫編註解〕雖然看見了,: 猶大親眼目睹北以色列因著拜偶像的淫亂,受到神的審判以致於被亞述所滅(B.C.722,王下17:1-6)。熟知這一事實的猶大仍然未除掉偶像,反而更加瘋狂地拜偶像(3:11)。在神面前明知顧犯的罪更加嚴重,比不知而犯的罪招致更大的審判。在這種意義上,耶路撒冷比撒瑪利亞更腐敗。聖經人物在信仰生活中遭到失敗的事件,或周圍聖徒的跌倒,均是對我們的警告和教訓,聖徒當以此為鑒。

         猶大除了與亞述和埃及結盟以外,還向巴比倫人求助(第16節)。

       1121 猶大因與亞述(比較賽七125)、巴比倫(比較王下二四1)和埃及(比較賽三○;三一)結盟而受譴責。

     1121責備猶大國先後和亞述(賽七125)、巴比倫(王下二十四1)及埃及(賽三十∼三十一章)等國結盟。

         11-21  南國的不忠:南國本應體會到北國滅亡的原因,加以自省,但事實上南國並沒有學到教訓,反而變本加厲的放縱自己。

         11~21猶大沒有將北以色列的滅亡視為神的警告,繼續在政治、軍事上與外邦建立不義的關係悖逆神。

 

【結二十三12「她貪戀鄰邦的亞述人,就是穿極華美的衣服,騎著馬的省長、副省長,都是可愛的少年人。」

  〔呂振中譯〕她戀愛了亞述人,做總督做省長的、穿着全副軍裝的戰士、騎着馬的兵,都是可愛之青年人。

  〔暫編註解〕猶大也步以色列後塵與亞述締盟,亞哈斯王曾向亞述乞援以抗亞蘭與以色列的聯軍(參王下16:7-8)。

       貪戀鄰邦的亞述人: 比喻猶大曾依賴亞述,在軍事上求助的事件。當北以色列王比加,和大馬色王利汛,要求猶大王亞哈斯一同背叛亞述時,亞哈斯卻無視以賽亞的警告,請求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予以軍事援助,從而擊敗了兩個國家(王下16:1-9)。但是,猶大卻因此受到了 壓迫。由此可知,當危機襲來的時候,聖徒不應該人為的自救,乃要單單依靠神,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捷徑。

     例如亞哈斯向提革拉毗列色求助,來對抗亞蘭人和以色列人(王下16:7-9);希西家企圖收買西拿基立,同時又依賴埃及(王下18:14,21)。

 

【結二十三13「我看見她被玷污了,她姐妹二人同行一路。」

  〔呂振中譯〕我看見她被玷污了:她們姐妹兩個人都同走一條路。

  〔暫編註解〕指兩姊妹走同樣的道路。

 

【結二十三14「阿荷利巴又加增淫行,因她看見人像畫在牆上,就是用丹色所畫迦勒底人的像,」

  〔呂振中譯〕但阿荷利巴又增加她的邪淫;她看見人像畫在暀W,就是用銀硃所畫迦勒底人的像,

  〔暫編註解〕「迦勒底」:即巴比倫。南國向亞述進貢後,又與巴比倫結盟。巴比倫王曾企圖與希西家聯盟以抗亞述(參王下20:12),約雅敬王時猶大向巴比倫稱臣(參王下24:1)。

       看見人像畫在牆上: 根據古代的碑文,迦勒底人為誇耀自己的業績,叫藝術家在牆上雕刻戰爭場面,或軍隊凱旋而歸的場面。關於本文中的畫像出自誰手,有以下三種觀點:①移居撒瑪利亞的迦勒底人(王下17:24);②因著各國的文化交流,迦勒底的壁畫自然而然地流傳到猶大;③以色列人看到尼尼微的宮殿壁畫,回國後自己雕刻。其中,第三個見解最缺乏妥當性和說服力。

         這些美麗的彩像是亞述人所畫的。巴比倫人也用彩色的畫像裝飾牆壁。

     14~15 以西結警告說,她們牆上那些圖畫很容易使她們參與更多的偶像膜拜。

 

【結二十三15「腰間系著帶子,頭上有下垂的裹頭巾,都是軍長的形狀,仿照巴比倫人的形像,他們的故土就是迦勒底。」

  〔呂振中譯〕腰間繫着圍腰服,頭上有下垂的裹頭巾,都是軍官形狀,巴比倫人的樣式;他們出生之地是迦勒底。

 

【結二十三16「阿荷利巴一看見就貪戀他們,打發使者往迦勒底去見他們。」

  〔呂振中譯〕阿荷利巴一眼看見,就戀愛了他們,打發使者到迦勒底去見他們。

  〔暫編註解〕打發使者: 似乎是指西底家為討得巴比倫王的歡心,差遣猶大使臣的事件(29:3)。當我們的心遠離神時,我們就會急於追隨這個世界(提後4:10)

     瑪拿西被擄到巴比倫的時候(代下33:11),可能看出巴比倫是亞述的潛在對手。比羅達-巴拉但的使者向希西家(賽39章)建議,巴比倫希望得到猶大的支持來對抗亞述(見王下20:12注釋)。但不知本節是指哪幾次猶大派遣使者。

 

【結二十三17「巴比倫人就來登她愛情的床,與她行淫玷污她。她被玷污,隨後心裡與他們生疏。」

  〔呂振中譯〕巴比倫人就來,登了愛情的床,以他們的淫行玷污了她;她被他們玷污了之後,心堻爾禰L們疏遠起來。

  〔暫編註解〕猶大受惑於迦勒底的外表,即他們的政治、經濟、文化及軍事水準,就通過與他們的貿易往來或政治同盟,而效法他們的生活習慣,縱欲拜偶像(57:7,8)。猶大與迦勒底政治上的聯手,導致了猶大宗教上的墮落。但是,這種關係最終未能維持很長時間,當亞泊利斯(B.C.588-568)作埃及王時,猶大背叛巴比倫,而推行了親埃及政策(B.C.588,王下24:20)

     猶大厭煩了與巴比倫的結盟,就向埃及求助。第17-19節描述這種政策上的反復無常(見王下2425)。

 

【結二十三18「這樣,她顯露淫行,又顯露下體,我心就與她生疏,像先前與她姐姐生疏一樣。」

  〔呂振中譯〕她既露現了她的淫行,露現了她的下體,我的心就對她疏遠,正如我的心對她姐姐疏隔一樣。

  〔暫編註解〕神厭煩了猶大,反感地離開她。

 

【結二十三19「她還加增她的淫行,追念她幼年在埃及地行邪淫的日子,」

  〔呂振中譯〕然而她還增加她的邪淫,懷念着她幼年的日子,那時她在埃及地耽於邪淫,

  〔暫編註解〕約雅敬亦曾轉而諂媚埃及(參王下23:35)。猶大末期,朝廷對外政策搖擺不定,一時親巴比倫,一時親埃及。

 

【結二十三20「貪戀情人身壯精足,如驢如馬。」

  〔呂振中譯〕戀愛了她的情人,其下身像驢的下身,其射精、如馬之射精。

  〔暫編註解〕比喻西底家王10(B.C.587),猶大背叛巴比倫而與埃及結盟的行為(17:15)。西底家沒有積極增強國力以使國民自助,反而試圖依靠強國來保障國家的安全,這些舉動暴露他急於解決表面上存在的問題。作為神百姓的帶領者,他當以單單信靠神,尋求根本上的自立之路,按照先知的勸告,與巴比倫繼續維持友好關係。

       情人pilagshim)。一般指妾(創22:24;撒下3:7)。這裡指猶大所討好的埃及首領。

     驢。用這些動物象徵強烈的情欲(見耶2:245:8;何8:9)。

 

【結二十三21「這樣,你就想起你幼年的淫行,那時,埃及人擁抱你的懷,撫摸你的乳。”」

  〔呂振中譯〕這樣、你就探求着你幼年時的淫蕩生活;那時埃及人撫摩了你的奶頭,擠壓了你年幼的胸部。』

 

【結二十三22「阿荷利巴啊,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激動你先愛而後生疏的人來攻擊你。我必使他們來,在你四圍攻擊你。」

  〔呂振中譯〕『故此、阿荷利巴阿,主永恆主這麼說:「看吧,我必激動你所愛的人來攻擊你,就是你的心跟他們疏隔的那些人,我必使這些人來、從四圍來攻擊你:

  〔暫編註解〕22~35神審判了阿荷利巴,即猶大所犯的罪。本文可分為兩部分,22-26節記載巴比倫如何殲滅背叛他們的猶大,27-35節則記載猶大的毀滅所帶來的後果。本文體現了:①神擁有施行審判的主權(24);②離棄神的人終將落入悲慘的境地。

     22-35  南國遭報:阿荷利巴(耶路撒冷)的命運已定,先知四次 (22, 28, 32, 36)用「耶和華如此說」道出南國的下場。阿荷利巴的姦夫們因被離棄,會老羞成怒,轉而向她施以強暴,而阿荷利巴以往以為威武難當的少年騎士最終卻是置她於死地的戰士。自始至終,耶和華控訴民子對約不忠,甚至把耶和華也忘了(35)。

 

【結二十三23「所來的就是巴比倫人、迦勒底的眾人、比割人、書亞人、哥亞人,同著他們的還有亞述眾人,乃是作省長、副省長、作軍長有名聲的,都騎著馬,是可愛的少年人。」

  〔呂振中譯〕來的是:巴比倫人、迦勒底眾人、比割人、書亞人、哥亞人,同着他們的還有亞述眾人,都是可愛的青年人,做總督做省長的,軍官和戰士〔傳統:被呼叫或著名〕,都騎着馬。

  〔暫編註解〕這些都是在希底結河(今底格裡斯河)以東的民族;當時屬巴比倫帝國。

       “比割人、書亞人、哥亞人”。底格裡斯河以東的部落,也是巴比倫帝國的一部分。

     「巴比倫人」連同「迦勒底的眾人」指巴比倫帝國。

         「比割人」:巴比倫以東的族類(參耶50:21)。

         「書亞人」:可能是亞拉伯沙漠一帶的遊牧民族。

         「哥亞人」:身分不詳,可能來自巴比倫以東一帶。

         比割人,書亞人,哥亞人: 這些種族生活在底格裡斯河東部,從屬於亞述人。但是,從巴比倫統治巴勒斯坦東部地區之後,亞述就被巴比倫所吞併,這三個民族也就受到巴比倫的控制。

         比割人。一個亞蘭部族。他們住在底格裡斯河東,靠近河口(見耶50:21)。

         書亞人、哥亞人。據認為指住在底格裡斯河東的蘇圖(Sutû) 和庫圖(Qutû)部族。

 

【結二十三24「他們必帶兵器、戰車、輜重車,率領大眾來攻擊你。他們要拿大小盾牌,頂盔擺陣,在你四圍攻擊你。我要將審判的事交給他們,他們必按著自己的條例審判你。」

  〔呂振中譯〕他們必帶着兵器〔意難確定〕,有車輛滾滾旋轉的戰車,和一團隊族眾、來攻擊你;他們要拿着大牌小盾,穿着鎧甲擺上陣,在你四圍來攻擊你:我要將判罰的事交給他們;他們必按他們自己的判例來判罰你。

  〔暫編註解〕我要將審判的事……審判你: 本文明確地指出巴比倫的入侵是在神的主權之下發生的。即這次入侵是神懲罰猶大之罪的一種審判。悖逆神的人不僅會被神所遺棄,也會被自己所依靠的一切所背叛(3:14-19)

       兵器hosen)。含義不名。七十士譯本為“從北方”,更合理一些。

     輜重車。參結26:10

 

【結二十三25「我必以忌恨攻擊你,他們必以忿怒辦你。他們必割去你的鼻子和耳朵,你遺留(或作“餘剩”。下同)的人必倒在刀下。他們必擄去你的兒女,你所遺留的必被火焚燒。」

  〔呂振中譯〕我必在你身上發洩我的妒憤,使他們必烈怒來辦你。他們必去掉你的鼻子和耳朵;你餘留下的人必倒斃於刀下;他們必將你的兒女擄去;你所餘留下的必給火燒燬掉。

  〔暫編註解〕「割去你的鼻子和耳朵」:是近東某些地方懲罰淫婦的方式。

       割去你的鼻子和耳朵: 這種刑罰用在犯淫亂的人身上,主要施行在迦勒底、埃及、希臘等地。神以這種方法刑罰猶大,使他們認識到自己犯下了屬靈的淫亂。

     亞述人和巴比倫人都有割除犯人身體部位的做法。據狄奧多羅·西庫路斯(I.78)說,埃及人對通姦婦女的懲罰是割鼻。

 

【結二十三26「他們必剝去你的衣服,奪取你華美的寶器。」

  〔呂振中譯〕他們必將你的衣服剝下來,把你的華美寶器拿走。

  〔暫編註解〕16:39

 

【結二十三27「這樣,我必使你的淫行和你從埃及地染來的淫亂止息了,使你不再仰望亞述,也不再追念埃及。」

  〔呂振中譯〕這樣、我就使你的淫蕩和你從埃及地染來的淫亂止息,使你不舉目瞻仰他們,不再懷念着埃及。

  〔暫編註解〕「不再追念埃及」:以色列在軍逢敵手時,有意投靠埃及,與她結盟。但耶和華及時的懲罰阻止了這個聯盟。

 

【結二十三28「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將你交在你所恨惡的人手中,就是你心與他生疏的人手中。」

  〔呂振中譯〕因為主永恆主這麼說:看吧,我必將你交於你所恨惡的人手中,你心跟他們疏隔的人手中;

  〔暫編註解〕你所恨惡的人,就是你心與他生疏的人: 指巴比倫。起初,猶大與巴比倫結盟,但隨即又與埃及結盟而疏遠了巴比倫。此番作為,從周邊國家的軍力互動關係上看或許是很明智的,但在神看來卻極為敗壞。因為神的旨意就是使猶大服從巴比倫。

     你所恨惡的人。見第17節。28-31節用處罰妓女的比喻來描述對耶路撒冷的懲罰。

 

【結二十三29「他們必以恨惡辦你,奪取你一切勞碌得來的,留下你赤身露體。你淫亂的下體,連你的淫行,帶你的淫亂,都被顯露。」

  〔呂振中譯〕他們必以恨惡待你,將你一切勞碌得來的拿走,撇下你赤身祼體:你淫亂的下體──你的淫蕩、淫亂──都必露現出來。

 

【結二十三30「人必向你行這些事,因為你隨從外邦人行邪淫,被他們的偶像玷污了。」

  〔呂振中譯〕這些事必臨到你身上,因為你跟着外國人走而行淫,被他們的偶像玷污了。

 

【結二十三31「你走了你姐姐所走的路,所以我必將她的杯交在你手中。”」

  〔呂振中譯〕你走了你姐姐所走的路,所以我必將她的杯交於你手中。

  〔暫編註解〕「杯」:象徵審判所帶來的災禍。

       我必將她的杯交在你手中: “杯”的希伯來語是,指“份”。這句話是指撒瑪利亞也曾因罪付出了死亡的代價,而如今,犯罪的猶大也將參與他們的份而遭到滅亡。因此,不可無視神的警告,重蹈罪人的轍,而使人生遭到毀壞與失敗(55:7)

 

【結二十三32「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必喝你姐姐所喝的杯,那杯又深又廣,盛得甚多,使你被人嗤笑譏刺。」

  〔呂振中譯〕主永恆主這麼說:『你必喝你姐姐所喝的杯;那又深又廣闊,盛得很多的杯;你必成了給人笑話而嗤笑的對象。

  〔暫編註解〕“喝…杯”代表受審判。本節意思是:猶大國也要受到以色列國同樣的審判。

       “你姐姐〔撒瑪利亞〕……杯”。猶大將要象以色列那樣受審判。

         「那杯又深又廣」:表示審判的嚴厲。

         即忿怒的杯(見賽51:17;耶25:15)。

     32-34  屬哀歌的體裁:先知可能採用當時流行的哀歌來表達耶和華對以色列的盛怒,猶大將遭遇撒瑪利亞式的命運。

 

【結二十三33「你必酩酊大醉,滿有愁苦,喝幹你姐姐撒瑪利亞的杯,就是令人驚駭淒涼的杯。」

  〔呂振中譯〕你必酩酊大醉、滿有愁苦,喝乾了令人驚駭淒涼的杯,就是你姐姐撒瑪利亞的杯。

 

【結二十三34「你必喝這杯,以致喝盡。杯破又啃杯片,撕裂自己的乳,因為這事我曾說過。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你必喝它,還喝到盡,連杯片也齦,又撕破你自己的胸部,因為我說了,主永恆主發神諭說。

  〔暫編註解〕描寫審判的終極:以色列人不只要喝禍杯,而且要嘗到最嚴厲的苦頭。

       杯破又啃杯片,撕裂自己的乳: 栩栩如生地描繪了猶大因巴比倫的入侵,而所要經受極大的痛苦和患難。這不僅是離棄神的人所要遭受的最後痛苦,也是撒但的最終結局。在新約中,當加大拉被鬼附的人,遇見耶穌時,就作出極其兇猛的樣子(8:28-34)

     形象地比喻猶太人在受苦時的絕望心情。

 

【結二十三35「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忘記我,將我丟在背後,所以你要擔當你淫行和淫亂的報應。”」 

  〔呂振中譯〕因此主永恆主這麼說:因為你將我忘記了,將我丟在背後,所以你、你也要擔當你淫蕩和淫亂的報應。』

  〔暫編註解〕神雖然信實,不忘記與祂的百姓所立之約(十六60);但當神的百姓忘記祂時,便要受懲治(來十二6)。

 

【結二十三36「耶和華又對我說:“人子啊,你要審問阿荷拉與阿荷利巴嗎?當指出她們所行可憎的事。」

  〔呂振中譯〕永恆主又對我說:『人子阿,你要審問阿荷拉與阿荷利巴麼?你要向她們說出她們所行可厭惡的事。

  〔暫編註解〕參結20:422:2。這裡開始了新的一段。先知總結了阿荷拉和阿荷利巴的罪,但與第1-22節的角度不同。他提到三件罪行:一,拜摩洛(第37節),二,褻瀆聖殿(第38節),三,干犯安息日(第38節)。

       36~49本文說明猶大和撒瑪利亞將因著自己的罪,而受到神的懲罰。撒瑪利亞雖然已遭毀滅,在本文卻使用了將來時,把撒瑪利亞和猶大放在相同的位置,強調他們在屬靈上都是墮落之輩。

     36-49  二婦應得的審判:先知重申南北國的罪行,包括拜異邦假神(37-39),與外邦結盟(40-44)。這些罪行必定招來神的審判,透過外邦的敵軍,南北國都會遭受滅亡的命運。

 

【結二十三37「她們行淫,手中有殺人的血,又與偶像行淫,並使她們為我所生的兒女經火燒給偶像。」

  〔呂振中譯〕因為她們行了姦淫,手中有殺人的血;她們跟她們的偶像行了姦淫,使她們給我所生的兒女經過火燒獻給偶像做食物。

 

【結二十三38「此外,她們還有向我所行的,就是同日玷污我的聖所,干犯我的安息日。」

  〔呂振中譯〕此外他們還有向我所行的:就是他們同一日玷污了我的聖所,又瀆犯了我的安息日。

  〔暫編註解〕同日玷污我的聖所: 指猶大人把子女獻祭給外邦神摩洛之後,又進入神的聖所敬拜神的事件。這表明他們把神和摩洛放在相同的位置上。這一實例也表明他們在聖殿內外的信仰竟有天壤之別。今天亦不乏過這種信仰生活的人。他們在社會上犯下了種種罪孽,一到主日卻又來到教會敬拜神。真聖徒在教會中的信仰生活,與現實中的生活是和諧一致的。

     38-39   「同日」、「當天」:表示沒有間斷;百姓把兒女當祭牲獻上後,立即又來聖所朝拜耶和華,將兩件水火不容的事接踵進行。

 

【結二十三39「她們殺了兒女獻與偶像,當天又入我的聖所,將聖所褻瀆了,她們在我殿中所行的乃是如此。」

  〔呂振中譯〕她們宰殺了兒女、獻給她們的偶像,就在這同一日、他們又進了我的聖所,將聖所褻瀆了。你看,他們這樣行,又是在我殿中行的。

  〔暫編註解〕有關獻孩童為祭,參看第十六章2021節的腳註。

     猶太人崇拜偶像,膽大妄為,竟在欣嫩子穀燒死兒女獻給摩洛的當天,假裝自己在耶和華的聖殿裡崇拜(見耶7:9,10)。

 

【結二十三40「“況且你們二婦打發使者去請遠方人,使者到他們那裡,他們就來了。你們為他們沐浴己身,粉飾眼目,佩戴妝飾,」

  〔呂振中譯〕況且呢,妳們又打發使者去請遠方的人來;有使者被差遣到他們那堙A他們就來了;為了他們、你就洗了澡,粉飾了眼睛,佩戴了妝飾,

  〔暫編註解〕南北國有如淫婦打發使者招徠情夫。

       打發使者去: 意指猶大和以色列為了走出眼前的軍事危機,而向外邦求助(王下16:7-9;27:3)。其實,當時兩個國家所面臨的真正的危機是宗教上的問題。 沐浴己身,粉飾眼目: 就像女人為取悅男人的歡心,而精心裝扮自己一樣,比喻猶大和以色列為了贏得外邦的信任,傾注一切努力。

     打發使者去請遠方人。原文的動詞時態暗示這是習慣性做法。他們經常打發使者去。

         粉飾眼目。古代人把黑色的銻粉塗在眼圈周圍,使眼神更具魅力(見王下9:30注釋)。

 

【結二十三41「坐在華美的床上,前面擺設桌案,將我的香料、膏油擺在其上。」

  〔呂振中譯〕坐在華麗床上,有隻案桌擺在前面,將我的香料和膏油放在上頭。

  〔暫編註解〕坐在華美的床上,前面擺設桌案: 這是娼妓在為嫖客設宴的情景,以此比喻以色列民族在款待外邦人,且與之相交遠離神,從而墮落。當“世界”代替神而佔據我們內心的時候,墮落便開始了(1:28)。 我的香料膏油擺在其上: 指猶大為取悅外邦統治者,而進行賄賂贈送禮物(王下16:8,9;57:9)。在本文,神說香料和膏油屬於自己,由此可知猶大玷污了本當獻給神的聖物,而以滿足自己欲望為目的。猶大的行為與在攻佔耶利哥時,偷竊神物品的亞幹(7:1-26;22:20)、用聖殿的器皿擺設筵席的伯沙撒(5:1-4),具有相同的本質。聖徒當把屬於神的分別為聖歸給神,切不可用屬神的聖物滿足私人的目的。

     華美的床。這裡指愛好宴席(見歌3:7;可2:15注釋)。

 

【結二十三42「在那裡有群眾安逸歡樂的聲音,並有粗俗的人和酒徒從曠野同來,把鐲子戴在二婦的手上,把華冠戴在她們的頭上。」

  〔呂振中譯〕那埵釵w逸無憂的人群喧嚷聲,有酒徒從曠野被帶了來、到人多的人群中〔上半節意難確定〕:他們把子鐲戴在這兩個婦人手上,把華美冠戴在她們頭上。

  〔暫編註解〕“酒徒”指住在以色列民附近的以東、摩押等民族。

       “酒徒”。指以色列鄰近的國民,以東人和摩押人。

     淫婦甚至招徠俗夫酒徒,其低賤無恥可見一斑。

         「鐲子」、「華冠」:是給妓女的報酬。

         有群眾安逸歡樂的聲音: 猶大為了表示政治友好,與外邦人一同舉行宗教儀式時,發出的褻瀆神的聲音(Heny Stenbery)。也就是說他們為了賺取屬世的權益,出賣了宗教信仰。當人為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而利用宗教的時候,宗教就會失去其真正的意義。 有粗俗的人和酒徒從曠野同來: 比喻亞述和巴比倫。 把鐲子戴在二婦的手上: 意指撒瑪利亞和耶路撒冷與外邦人建立政治、宗教上的交流關係,心中充滿了虛榮和對榮華富貴的追求。他們與世界同流合污,賺取了世界卻失去了神。聖徒必須清醒地意識到,擁有神就等於擁有了一切,失去神就無異於失去了所有。因為唯有神是我們的存在根據,也是真幸福的根源。

         酒徒sawba'im)。原文詞義不明。但稍作改動,就成了“酒徒” 。先知似乎強調妓女所象徵的城市每況愈下。七十士譯本沒有這個詞。來自曠野的粗俗的人和酒徒,都投入她的懷抱。

 

【結二十三43「“我論這行淫衰老的婦人說:現在人還要與她行淫,她也要與人行淫。」

  〔呂振中譯〕『論到這兩個衰老的姦淫婦人我說:現在人還跟她們行淫!嘿,她的淫行!她!〔本節殘缺,翻譯不來〕

  〔暫編註解〕原意不詳。

       「行淫衰老」:意思是盡行淫亂以致變得衰弱。

     「她也要與人行淫」:或作「因為她便是這樣的人。」

         行淫衰老的婦人: 指以色列百姓。他們背棄與神所立的約,投靠了外邦人。先知曾警告他們,不可與外邦相交,也不可依靠外邦,他們卻充而不聞,從而自取了滅亡(8:1-22)。本文教導我們,離棄神的人,終必滅亡。

         本節原文含義不明。七十士譯本為:“所以我說,她不像妓女行淫嗎?”

 

【結二十三44「人與阿荷拉,並阿荷利巴二淫婦苟合,好像與妓女苟合。」

  〔呂振中譯〕一個人進去找她就像進去找個淫婦;人進去找阿荷拉和阿荷利巴而行罪大惡極的事〔傳統:罪大惡極的婦人〕就是這樣。

 

【結二十三45「必有義人,照審判淫婦和流人血的婦人之例審判她們,因為她們是淫婦,手中有殺人的血。”」

  〔呂振中譯〕但必有義人按判決姦婦的判例來判罰她們;因為她們是姦婦;她們手中有殺人的血。』

  〔暫編註解〕「義人」:指按公義審判的人。

       「流人血的婦人」:參16:38注。

     義人: 指將要懲罰猶大的巴比倫。這並非指在道德上巴比倫比猶大有義,或擁有更多的義人。本文只是強調他們雖然邪惡,卻是神藉以施行神公義審判的工具。

         義人。相對而言,是指巴比倫人。這是對不義姊妹的嚴厲斥責。 另一方面,這也可能是泛指的執行公義懲罰的人。

 

【結二十三46「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多人來攻擊她們,使她們拋來拋去,被人搶奪。」

  〔呂振中譯〕因為主永恆主這麼說:『讓一幫人上來攻擊他們吧!使她們成為令人不寒而慄、令人擄掠的對象吧!

 

【結二十三47「這些人必用石頭打死她們,用刀劍殺害她們,又殺戮她們的兒女,用火焚燒她們的房屋。」

  〔呂振中譯〕這一幫人必扔石頭把她們砍死,用刀劍把她們砍殺;她們的兒女他們要殺戮;她們的房屋他們要放火燒。

  〔暫編註解〕被石頭打死是當時社會上對行姦淫者的刑罰(申二十二2224)。

       “用石頭打死”是犯姦淫者指定的懲罰(申二二2224)。

     「用石頭打死她們」:根據摩西的法例,這是對淫婦的刑罰(參申22:21, 24; 8:5)。

         用石頭。這是比喻和現實的結合。石刑是法定對通姦的懲罰(利20:2,10;申22:22,24),但耶路撒冷是用刀劍摧毀的。

 

【結二十三48「這樣,我必使淫行從境內止息,好叫一切婦人都受警戒,不效法你們的淫行。」

  〔呂振中譯〕這樣、我就使淫蕩從這境內止息,好使一切婦人都受警告不敢效法你們的淫蕩而行。

  〔暫編註解〕一切婦人。指用以色列所鑒戒的所有國家。

     48~49以色列和猶大的毀滅,使巴勒斯坦諸國清楚地看到向神犯罪的人將要遭受何等審判,同時也教導了我們(6:23)。他們所受的懲罰,體現了罪人必按所作之惡受罰的“懲戒原理”(9:2)。現今的聖徒容易遺忘神對這世界的護理和主權,他們的滅亡為我們敲響了警鐘(93)

 

【結二十三49「人必照著你們的淫行報應你們,你們要擔當拜偶像的罪,就知道我是主耶和華。”」

  〔呂振中譯〕你們淫蕩的報應你們必加於你們身上;你們拜你們的偶像之罪罰、你們要自己擔當;你們就知道我乃是主永恆主。』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以西結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