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二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二1「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站起來,我要和你說話。”」

「他對我說」,「他」當然是指耶和華,但並未指明。耶和華的聖名沒有提及,祂仍保有神祕與尊貴,隱藏在榮耀之中。祂稱呼先知為「人子」。「人子」的稱謂在本書共有九十三次之多,有二十三次再加上「你」字,以為著重。

「站起來」正如但以理書八章十七節起及十章九至十一節,站起來是一種謹慎認真的態度,為來領受神的話,先知向神有一種集中的意識,能感受屬靈的能力。先知是傳言者,必須先行聽命,明白神的指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2「他對我說話的時候,靈就進入我裡面,使我站起來,我便聽見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

靈當然是指神的靈,不會是第一章活物的靈。靈原意為風,可能這是先知所能體驗的,他感到一陣風進入,以後這靈甚至好似風勢一般將他提昇。神的靈必成為一種聲音,使他耳朵聽受。在他聽的時候,聽到對他說話的聲音。──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3「他對我說:“人子啊,我差你往悖逆的國民以色列人那裡去。他們是悖逆我的,他們和他們的列祖違背我,直到今日。」

以色列是通稱,指耶和華的選民,但以色列曾經只是北國的名稱,與猶大有別。自以色列北國敗亡之後,在猶大南國的人也都是以色列人,不再分為南北。所以這堨知是指神的選民。

「他們」包括在被擄中的人們,以及遺留在原地的人,都是在以西結當代的「餘民」(The Remnants)。悖逆是指政治的不忠與宗教的不正。──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35 <syncBible ref=2:3-5>在重視聽眾與掌聲的年代,作一個忠實于神的先知意味著甚麼?】

    商業世界把成功定義為能給予顧客他們想要的東西。而以西結蒙召向百姓傳講神的信息時,不管他們聽還是不聽他都要說。衡量以西結的成功不是在於人們有多好的反應,而是在於他順服神和忠誠地讓神實現在他身上的計畫。在以賽亞和耶利米發預言的時候,百姓也沒有多少正面的反應(參賽912;耶1719),但神的真理不會因人們的反應而改變。神並不是以人們對我們信仰的反應有多好來評判我們,而是以我們忠心的程度來評判我們。放心,神總會給我們完成其吩咐所需要的力量。──《靈修版聖經注釋》

 

【結二4「這眾子面無羞恥,心裡剛硬。我差你往他們那裡去,你要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

「這眾子」是包括現今的世代與以前的日子,是「他們和他們的列祖」,當然神是特指現時的以色列人,他們是先知傳道的對象。

他們「面無羞恥」原意是剛硬的臉,臉上全無表情,好似沒有情感。──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5「他們或聽,或不聽(他們是悖逆之家),必知道在他們中間有了先知。」

 

【結二6「人子啊,雖有荊棘和蒺藜在你那裡,你又住在蠍子中間,總不要怕他們,也不要怕他們的話,他們雖是悖逆之家,還不要怕他們的話,也不要因他們的臉色驚惶。」

「在你那堙v是「在你周圍」危險遍處,四面楚歌,無法逃避。這些又好似一堵牆,擋住去路,無法向前,一碰只會流血受苦,使先知動彈不得。他又住在蠍子中間,「住」也可譯為「坐」,在毒物上坐著,怎會不受毒害呢?蠍子是屬蛇類,長約六吋,在尾部有毒刺。可見這三樣都有刺,會使人受傷中毒。──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6此節意思是:「如果我真的差遣你往語言深奧難懂的任何一個外邦國家,他們(比起以色列人)聽從我話的可能性會大很多。」這裡顯示以色列人不像外邦國家,不應覺得以西結的信息很難明白,因此他們的反應是不可原諒的。──《串珠聖經注釋》

 

【結6 荊棘、蒺藜、蠍子】先知蒙召的記載通常依照一定的模式。當蒙揀選的先知推搪或表現顧慮時,神則使他安心(見:耶一78)。在以西結的案例中,所用的罕見字眼(譯作「荊棘、蒺藜」的兩字只在以西結書出現)令人困惑。但可以瞭解的,是神在先知四圍立起棘刺灌木造成的護牆。有人提出本節的「蠍子」是指一種灌木,不是能夠螫人的動物,這說法也很可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7「他們或聽,或不聽,你只管將我的話告訴他們。他們是極其悖逆的。」

 

【結二8「“人子啊,要聽我對你所說的話,不要悖逆像那悖逆之家,你要開口吃我所賜給你的。”」

「喫」是接受,放在心中,好似食物喫下去,放在胃堙C神的話要溶化在其中,成為生命的部分(參閱耶十五16;約六53-58),這是表徵的動作,以西結必須順從並且遵行,他的順服是無條件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9「我觀看,見有一隻手向我伸出來,手中有一書卷。」

 

【結二10「他將書卷在我面前展開,內外都寫著字,其上所寫的有哀號、歎息、悲痛的話。」

「悲痛的話」原意為哭號,但七十士譯本為「禍哉」,正符合十三章十八節及卅四章二節的經義。神要先知在信息中為民族的厄運而哀哭,只有一次場合,神不許他為喪妻舉哀,表明民族的悲哀更大更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