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三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三1「他對我說:“人子啊,要吃你所得的,要吃這書卷,好去對以色列家講說。”」

喫書卷,是徹底吸收所領受的,就是神的話,向以色列人所說的話。「喫你所得的」,先知的傳講是毫無選擇的餘地,他自己沒有話可說,完全是從神所得著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13 食卷】以西結吃下神賜書卷的意象,是他蒙召及接受使命之記載的一部分。卷上的字句必須內在化。它又賦予能力,彷佛神伸手按耶利米的口,使他有能力宣講預言一樣(耶一9)。古代近東並沒有直接的對應案例。吃下寫了咒語或神祇名字的羊皮紙或蒲草紙,可能是某種埃及或美索不達米亞儀式的一部分。在馬里書簡和其他舊巴比倫文獻之中,「分別為聖歸給諸神」或「忌諱」一字(asakku),是用來描述屬於神明之物是「不可吃」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三2「於是我開口,他就使我吃這書卷。」

 

【結三3「又對我說:“人子啊,要吃我所賜給你的這書卷,充滿你的肚腹。”我就吃了,口中覺得其甜如蜜。」

在這節,有命令之外,另有解釋,說明這書卷要充滿先知的肚腹,使他有飽足與滿意的感受(參閱七19)。神的話必須完全充滿,不然必無法表達與傳揚出來,這是先知應有的經驗。──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三4「他對我說:“人子啊,你往以色列家那裡去,將我的話對他們講說。」

 

【結三5「你奉差遣不是往那說話深奧、言語難懂的民那裡去,乃是往以色列家去。」

 

【結三6「不是往那說話深奧、言語難懂的多國去,他們的話語是你不懂得的,我若差你往他們那裡去,他們必聽從你。」

「我若」雖是假定的,但在文法上是一種肯定的說法,所以中譯詞在以下加上「必」字。在誓言中也表明肯定的申明(Affirmative Oath)。在以西結書這樣的用法也不少(卅四8,卅六5,卅八19),可譯為「必」、或「真的」這樣的語句。──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三7「以色列家卻不肯聽從你,因為他們不肯聽從我。原來以色列全家是額堅心硬的人。」

前額堅硬表徵著鐵石心腸,亞蘭文譯本作「眉宇眼角之間」(原意為「兩眼之間」),表明十分狂妄與傲慢。內堛犒x梗已經表露在臉部的表情,完全拒絕的態度,必使先知十分難堪,但是傳道人必有勇敢面對這樣的反應,而不可感到挫折而失望。他必須堅持下去,決不氣餒,決不放棄,再接再厲,一定不可放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三8「看哪,我使你的臉硬過他們的臉,使你的額硬過他們的額。」

 

【結三9「我使你的額像金鋼鑽,比火石更硬。他們雖是悖逆之家,你不要怕他們,也不要因他們的臉色驚惶。”」

金鋼鑽十分堅硬,比火石更硬。火石是為割禮所用(出四25;書五2起)。耶利米書中是用堅城、鐵柱、鋼牆來描寫,表明神的保護。以西結有神的能力,堅硬到無法對抗。他傳出的信息是最不留情,毫不留絲毫餘地,使人無能有緩衝之處,比耶利米更加利害。──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9 使額堅硬的意象】參較同一用語在亞喀得語中的用法,顯示以西結的額頭被比作最堅硬的石頭。但本節不太可能是指金鋼鑽,因為要到以西結之後一個世紀,古代近東才有鑽石的佐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三10「他又對我說:“人子啊,我對你所說的一切話,要心裡領會,耳中聽聞。」

 

【結三11「你往你本國被擄的子民那裡去,他們或聽,或不聽,你要對他們講說,告訴他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三12「那時,靈將我舉起,我就聽見在我身後有震動轟轟的聲音,說:“從耶和華的所在顯出來的榮耀是該稱頌的!”」

先知所聽到的聲音,是稱頌耶和華的榮耀,著重神的顯現。這聲音不是說話,而是地震的。所以在本節下可譯作:「當耶和華的榮耀在祂的居所顯現。」這是沒有稱頌的話。「稱頌」是在希伯來文,但該字(brwm)改成「上昇」(brwk),是若干學者對經文評鑑的見解。「當耶和華的榮耀在原處上昇,就有轟轟地震的聲音。」──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三13「我又聽見那活物翅膀相碰,與活物旁邊輪子旋轉震動轟轟的響聲。」

 

【結三14「於是靈將我舉起帶我而去。我心中甚苦,靈性忿激,並且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在我身上大有能力。」

「靈性忿激」希伯來文原意為「瑪拉」(m-r),與「悖逆」(m-r-y)一詞(9節),有諧音之用意。但是七十士譯本的亞歷山太鈔本(Alexandrian Codex)作「超越」(meteores: aloft),似乎將希伯來經文加以修改(由 m-r改為r-m)。這樣靈性忿激是指心靈的淚動甚至高昂,都是神的靈在以西結身上而大感能力。心靈不是在忿恨中激動,而因神的靈加力有興奮亢進的情緒。──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三14「心中甚苦」:這是傳統的譯法,苦的原因很複雜,可能因為身負重任而自覺能力不足。但「苦」這裡大概應作「堅強」(參傳七26注),「我心中甚苦、靈性忿激」可作「我裡面激烈的心靈使我堅強」。──《串珠聖經注釋》

 

【結14 靈將我舉起,帶我而去】希伯來語的「靈」字亦可解作「風」。早在蘇美時代,風/靈一字已經和異夢、異象有關。夢神被名為「眾風」。在亞喀得語中,帶來夢境的神名叫劄基庫,這名字也是源自風/靈一字。此外,他們亦相信在夢或異象之中,人的「靈」是能夠升起四處移動的。在後期文學中,《以諾一書》形容這位洪水之前的族長被天使送到伊甸園,在那裡作為人類的「守望者」,將他們的所作所為錄在書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三15「我就來到提勒亞畢,住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那裡,到他們所住的地方,在他們中間憂憂悶悶地坐了七日。」

先知到那被擄的人那堙A是在提勒亞畢。在以斯拉記(二59)及尼希米記(七61)是特米拉與特哈薩。特米拉可能是亞甲文的「水手山」或可稱為「鹽山」。14提勒亞畢照希伯來文的字意,可譯為「穗山」。但照罕莫拉比鈔本(十七卷七十九行起)以及提革勒比拉撒三世的年冊(Annual of Tiglath-pileser III,第二○八行起)。是十六地區之一,早經洪水所毀,成為荒廢之地,久無人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15 提勒亞畢】嚴格一點來說,「提勒亞畢」(巴比倫語 til abubi)一名是指洪水沖來的廢物所造成的地方。「提勒」一字是指城市的廢墟(一般譯作「遺址」)。如此,從猶大擄來的家庭,可能是被安置在一個被戰火或洪水摧毀了的地方。巴比倫人可能是要他們重建此地,使迦巴魯運河畔的尼普爾地區,可以恢復出產。這話更是極好的雙關語:因為猶大人是被巴比倫人勝利的洪水沖到這地來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三16「過了七日,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三17「“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

 

【結三18「我何時指著惡人說:‘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勸戒他,使他離開惡行,拯救他的性命,這惡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原文作“血”)。」

 

【結三19「倘若你警戒惡人,他仍不轉離罪惡,也不離開惡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卻救自己脫離了罪。」

 

【結三20「再者,義人何時離義而犯罪,我將絆腳石放在他面前,他就必死。因你沒有警戒他,他必死在罪中,他素來所行的義不被紀念,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原文作“血”)。」

此處的義人表明他有外表的虔敬,他的行為似遵守神的律法。其實他的義只是一時的。以後他仍露出真面目來。這可用新約中保羅致加拉太書信的話:那靠律法稱義的,卻沒有真與神有關係,是從恩典中墮落了(五4)。──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三21「倘若你警戒義人,使他不犯罪,他就不犯罪,他因受警戒就必存活,你也救自己脫離了罪。”」

這堳義人與惡人不同。惡人不肯受警戒,先知無法為他擔罪。但義人總應受警戒,真的不犯罪。神仍願意他活式C他可以存活,先知盡了責,惡人死亡不再是他的過錯,義人的生死也不是他需擔當的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三22「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在那裡降在我身上。他對我說:“你起來往平原去,我要在那裡和你說話。”」

 

【結2226 耶和華手的果效(啞口)】部分學者提出以西結的問題,是如失語症、精神分裂等疾病的結果。又有幾位解經家提出以西結可能是自我約束,對自己在百姓和神之間作為媒介的角色加以限制,又可能是神主動限制其言語(兩者都是根據神的命令)。亞喀得的咒語文獻描述「被神明觸摸」而變得不能說話;以西結的經歷可與之參較。這些材料先知應該很熟悉,亦能解釋他所有的是先知特有的狀態,與健康狀況無關。癱瘓感(參四8)和無法說話在古代世界,人所共知是承受猛不可當的超自然力量之後的症狀。咒語希望能夠產生這種狀況,這也是受邪靈壓制的結果。在一篇巴比倫智慧文學(《盧魯彼勒南默基》)中,不知自己為何受苦的人形容自己嘴唇不能言語,手腳僵直癱瘓。他的苦難全都歸因於「瑪爾杜克的重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三23「於是我起來往平原去。不料,耶和華的榮耀,正如我在迦巴魯河邊所見的一樣,停在那裡,我就俯伏於地。」

 

【結三24「靈就進入我裡面,使我站起來。耶和華對我說:“你進房屋去,將門關上。」

 

【結三25「人子啊,人必用繩索捆綁你,你就不能出去在他們中間來往。」

 

【結三2526預示先知的行動要受被擄之人的限制,而他的言論則要遭到神的管制,只在特定場合,神才讓他發言。這樣的限制大概不是要阻礙先知履行他的使命,而是要向被擄之民表明他們是悖逆的人(見2627)。

 「啞口」:並非表示先知完全不能言語,而是指他發表言語的自由完全受到神的管制(見27),直至耶京淪陷之後為止。(參二十四27; 二十九21; 卅三2122)──《串珠聖經注釋》

 

【結三26「我必使你的舌頭貼住上膛,以致你啞口,不能作責備他們的人,他們原是悖逆之家。」

 

【結三27「但我對你說話的時候,必使你開口,你就要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聽的可以聽,不聽的任他不聽,因為他們是悖逆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