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九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九1「他向我耳中大聲喊叫說:“要使那監管這城的人手中各拿滅命的兵器前來。”」

先知聽見大聲的喊叫,是審判的宣告。這正如七章七節的宣佈:時候到了!這是刻不容緩的事。這聲音呼叫之後,就有人從北門進入。現在都在聖殿的最中心地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九2「忽然有六個人從朝北的上門而來,各人手拿殺人的兵器。內中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他們進來,站在銅祭壇旁。」

他們必是十分威嚴的巨人形態,從北邊的上門而來,殺人的兵器照七十士譯本是「戰斧」。六人之外還有一個身穿細麻衣,這是祭司的衣著,但照但以理書所描述的,天使也這樣穿著(十5,十二6起)。細麻衣是經漂白的,表明無限的純淨。

墨水匣子為文士的裝備,為書寫之用,可能撒迦利亞書一章二十節起所描述的四個匠人,也有這樣的功能,為執行審判的事。六個使者來執行,一個使者來宣佈或指揮。──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2 六個殺人者】這異象中神所任命的劊子手,和逾越節記載中之「滅命的」(出十二23)雖然很明顯有對應之處。七個滅命者之主題的最佳例證,卻是主前八世紀新巴比倫的《艾拉與伊舜神話》。在這篇古詩中,亞奴神生了七個神祇(稱為塞比提〔Sebitti〕,相信是昴宿星團),然後將他們交給伊亞神作為「他兇猛的武器」。這些無情的活物會殺盡指定路途中的一切生物,誰都不會放過;因此是混沌和強暴的工具。這首詩和以西結的異象一樣,為一個主要城市(巴比倫)的毀滅和羞辱提供宗教上的解釋。但這裡的殺人者只有六個,不是七個,第七名被一文士所取代(參下一段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2 記錄員】《吉加墨斯史詩》亦有神聖記錄員的主題。伯勒特塞裡跪在埃勒什基格珥(亞喀得浮雕中陰間的女王)面前,宣讀要死之凡人的名字。然而本節中這人所攜帶的文士寫字用具,則令人聯想到納布的形像。納布是文士的神,諸神的文士。很多人名中都有他名字的成分(如:尼布甲尼撒),可見他是當代最受人崇拜的巴比倫神祇之一。他是生命泥版的記錄員,職責和以西結書的這個彷佛文士之人相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2 墨水匣子】古代一般文士所攜帶的墨水匣子可以在寫字時用作調色板,裡面裝著筆和盛墨的容器;墨通常有黑、紅二色。本段中用來描述墨水匣子的字眼所包括的埃及借詞(qeset),證明它是某一種的調色板。這種板上有放筆的空檔和兩個裝墨的凹陷處。無數埃及古墓壁畫都有這種調色板。筆用燈心草或葦杆製成,削尖為可以按寫字需要用作毛筆或尖筆。墨用碳和樹膠調和製作。紅墨則加上氧化鐵製成,用來書寫標題或繪製書卷上的線條。此外,寫字工具還包括削筆的刀子(耶三十六23)。──《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2 銅祭壇】銅壇是所羅門所建造之聖殿複合建築的原有陳設之一(見:代下四1的注釋),原本是安置在「殿和新壇的中間」,亞哈斯王把它搬到北面,好在原處另立祭偶之壇(王下十六14)。──《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九3「以色列 神的榮耀本在基路伯上,現今從那裡升到殿的門檻。 神將那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的人召來。」

神的榮耀是祂公義的啟示,祂已從基路伯上升,到殿的門檻。祂要出來,到城去施行審判。神的榮耀自所羅門建殿之後,一直在基路伯上,長駐在那堙C但是現在開始要離開了。這是一幅悲愴的圖畫。──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3 神的榮耀在基路伯上】撒母耳的記載以降,神的「榮耀」和約櫃很有關聯(見:撒上四34的注釋)。在以西結書中,神的臨在與「榮耀」有密切關係──這是實質上的顯現,但也是根據約櫃是神在二基路伯翅膀之中設立寶座的意象(有關約櫃圖像上的意義,見:出二十五1022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九3 <syncBible ref=9:3>基路伯是哪一種天使?基路伯的臨在有何象徵的意義?】

    基路伯是被造來榮耀神的大能天使。他們與神絕對的聖潔和完美道德密切相關。亞當夏娃犯罪之後(參創24)神為了不讓亞當和夏娃再進伊甸園去,便把基路伯放在了伊甸園東面的入口處。基路伯的像用來裝飾會幕和聖殿。約櫃的蓋叫“施恩座”,在上面有兩個金基路伯(參出卅七69)。這是神同在的象徵。當以西結看到基路伯同榮耀的神離開聖殿時(章),認出它們就是他在第一個異象中看見的活物(章)。──《靈修版聖經注釋》

 

【結九3那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的人是誰?】

答:先知以西結于異象中,見有六個人手拿殺人的兵器,內中有一個身穿細麻衣的人,他們站在銅祭壇旁(2)「神將那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的人召來。」(3)若將那個身穿細麻衣的人,不列入那六個人之內,他們就成了七人,那就可能是指著七位天使而言,因為我們可以比照使徒約翰在異象中所看見,站在神面前的七位天使(啟八26)。他們都是神的忿怒的代表執行者。神召來這腰間帶著墨水匣子的人,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為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用這墨水匣子盛墨水,畫記號在他們的額上(4)使凡有記號的義人,以便從拜偶像的人中間分別出來,免被擊殺,而獲得神的保護(6,參出十二23,啟七38,十三1618,十四l)。――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結九4「耶和華對他說:“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畫記號在額上。”」

嘆息與哭泣是異教敬拜的禮儀,卻也是因犯罪者痛楚的虔誠人。他們為此而嘆息哭泣。這些人是餘數,神要保守他們。因此在他們額上畫有記號。以資識別。這記號是字母中最後的一個,古代的寫法好似斜的十字架 X。記號原為標明產權,神也如此珍視這些虔敬的餘數,為保護他們,不受擊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4 畫記號在額上】文士的行動令人聯想到幾個對應之處。這「記號」在原文是希伯來文的最後一個字母 taw,在以色列史中某些時代用作簽名(伯三十一35)。在舊約時代的書體中,這個字母是交叉形(×)或十字形(+)。它可能是在將臨的毀滅中,配得存活之餘數屬於神的表示(埃及的《奈費爾蒂的異象》也表達了同樣的想法)。在死海古卷、兩約之間,以至拉比文獻的猶太傳統中,這記號都繼續被視作義人的標記。能夠逃避神忿怒之人所受的標記,當然可與出埃及事件中門框的血(出十二11)相提並論。以西結書的標記初時被解作與逾越節門框上的血相仿,但由於它與十字架相似,這看法在基督教時代大都不為拉比所接受。──《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九5「我耳中聽見他對其餘的人說:“要跟隨他走遍全城,以行擊殺。你們的眼不要顧惜,也不要可憐他們。」

 

【結九5-6罪惡自城媞滶_,到聖殿。但是刑罰自聖殿開始,至城堙C在先知的感受中,他既在聖殿內院,他注目在殿前侍立的長老。於是看見天使從殿前的長老殺起,因為長老不在聖者面前尊聖,並且行極可憎的事(八16-18),應該先被毀滅。

這媕跼的性質,是指刀劍、瘟疫與饑饉。每有這樣的事情,必使全城的人從老至少都會死亡,刑罰會那樣澈底。只有額上有記號的人可以倖免,因為神必保護這餘民。這餘民照九章四節是成人,即指他與他全家,因為他既成年,就有家庭,而他是一家之道,全家都蒙保護。但是十四章十二至二十節只指義人,不包括他的兒女,因為成年的兒女自行負責,只是孩童可因父母得以保護。──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九6「要將年老的、年少的,並處女、嬰孩和婦女從聖所起全都殺盡,只是凡有記號的人不要挨近他。”於是他們從殿前的長老殺起。」

 

【結九7「他對他們說:“要污穢這殿,使院中充滿被殺的人。你們出去吧!”他們就出去,在城中擊殺。」

 

【結九8「他們擊殺的時候,我被留下。我就俯伏在地,說:“哎!主耶和華啊,你將忿怒傾在耶路撒冷,豈要將以色列所剩下的人都滅絕嗎?”」

 

【結九9「他對我說:“以色列家和猶大家的罪孽極其重大。遍地有流血的事,滿城有冤屈,因為他們說:‘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他看不見我們。’」

 

【結九10「故此,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要照他們所行的報應在他們頭上。”」

神拒絕再寬容他們,表明耶和華實在不輕易發怒,有長久的恩慈。祂的忍耐與信實,是有歷史的見證。可見神仍有赦罪的愛(參閱十六6起)。──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九11「那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水匣子的人將這事回復說:“我已經照你所吩咐的行了。”」

神顯然沒有應允先知的懇求,要執行的刑罰仍命令祂的使者執行了。穿細麻衣的文士又再回來,宣佈執行的事。但是先知提出餘民的事,神沒有忽略。事實上,神的使者早已照神所命令的,保守了有記號在額上的人。看來那些餘民並非被保守在聖殿之中,因為在那堙A只有先知一人被留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