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1「我觀看,見基路伯頭上的穹蒼之中顯出藍寶石的形狀,仿佛寶座的形像。」

這寶座不是至聖所內的約櫃,而是從天降下的,由基路伯著。神的榮耀以藍寶石的珍貴與華美來形容。七十士譯本省略了這句「彷彿寶座的形像」,在敘述上簡化了很多。──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1 藍寶石的寶座】本節覆述一章26節對寶座的形容。按照蒲林尼的著作,至少從羅馬時代開始,「藍寶石」一詞其實是指天青石。直至中世紀時代末期為止,深藍色的天青石都經常被稱為藍寶石。「藍寶石」(希伯來語 sappir,英語 sapphire)一語源自梵文,後被拉丁文用作借詞。天青石是由似長石(felspathoid)、方鈉石(sodalite)、青金石(lazurite)等礦物構成,產地是阿富汗的山區。這種石頗為易碎,有首飾、馬賽克鑲嵌畫、裝飾傢俱等用途。使之宜於作為飾物的閃爍特性是來自石中的黃鐵礦成分。在亞喀得文獻中,這石經常與大神的居所有關聯。──《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1 基路伯】有關聖幕和約櫃頂蓋裝飾性基路伯的形貌,可參看:出埃及記二十五1820,二十六16的注釋。耶路撒冷聖殿中的兩個基路伯是用橄欖木製造,用金包裹(見:王上六2328)。這幾個物件的圖像意義,都是基於神的臨在是高舉在基路伯雙翼之上的觀念。神和基路伯的密切關係,可能與迦南和美索不達米亞神祇騎著或站在動物背上的形像有關(例如:巴力跨在公牛背上)。亦需一提的是亞述藝術中的有翼活物,對於聖經中基路伯的描繪,可能也有影響(見:結一5的注釋)。第一章並沒有表明這些活物是基路伯,但本節將他們歸於這類。這是很合理的,因為基路伯最常見的形容,是屬神之物或神臨在的守衛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2「主對那穿細麻衣的人說:“你進去,在旋轉的輪內、基路伯以下,從基路伯中間將火炭取滿兩手,撒在城上。”我就見他進去。」

「主對那穿細麻衣的人說」原文謂:「主說……對……說」「說」字重複,為要加重語氣,表明十分鄭重,可在聖經中別處見到(如創廿二7,四十六2;撒下廿四17;斯七5;尼三34)。

穿細麻衣的人必有祭司的身分,可以進去到基路伯中間,執行神的命令。他將炭火撒在城上,表明神的忿怒,降在耶路撒冷。神是烈火,能燒燬與除滅。這是忿怒的火降下,如祂曾降火在所多瑪,俄摩拉城(創十九24)。這火降下,猶如落雨,也有說明在詩篇(十一6及一四○11)。

這炭火在積極方面除掉人的罪,潔淨一切的汙穢(賽六67)。但此處完全是除去與消滅罪人,是可怕嚴厲的刑罰,為彰顯耶和華的榮耀,祂公義與聖潔是大而可畏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3「那人進去的時候,基路伯站在殿的右邊,雲彩充滿了內院。」

「那人」必仍指那穿細麻衣的,他進去,發現基路伯站在殿的右邊,右邊是南邊。依照八、九章,重點一直在北邊,那邊人們在犯罪拜偶像,行可憎的事。所以基路伯站在另一邊,為避免這些罪汙。

雲彩是表明神的榮耀,榮耀充滿在內院,在至聖所,神在那裡,使先知可以感受得到。──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4「耶和華的榮耀從基路伯那裡上升,停在門檻以上。殿內滿了雲彩,院宇也被耶和華榮耀的光輝充滿。」

耶和華的榮耀是祂的同在。但是祂的榮耀即將離去,從基路伯那堣W升。這是祂離去之前第一步驟。基路伯仍在原處,因為他們還有工作,要幫助那穿細麻衣的來執行神的審判。

雲彩與光輝使人仍回想出埃及的歷史經驗,他們曾在曠野的時候,有神的引導,日間有雲柱,夜間有火柱,神一直陪伴戎L們,與他們同在。那景象是光耀的,顯而易見,給予神的子民保證的恩惠。──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4 耶和華榮耀的光輝】有關神「榮耀」(kabod)的討論,以及和美索不達米亞文學中神性榮光梅嵐穆概念的對比,可參看:以西結書一4,一2628的討論。有關比較埃及和亞喀得宗教文獻對神性光輝的描述,和對看見這神聖光芒之人所構成的危險,可參看:出埃及記十三2122,三十三1823的討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5「基路伯翅膀的響聲聽到外院,好像全能 神說話的聲音。」

 

【結十6「他吩咐那穿細麻衣的人說:“要從旋轉的輪內、基路伯中間取火。”那人就進去站在一個輪子旁邊。」

那人受命取火,但對那聖潔的榮耀,還是怕接觸以免觸犯,所以謹慎地站在輪子旁邊,等待基路伯將火遞給他。在第七節記述基路伯的動作。這塈馴沒有提到城內被火焚燒的情景與後果。但是這與第九章的描述完全符合,在異象中,神的使者要執行審判的使命。歷史的事實證明這事,在五八七年耶路撒冷城被火焚燒,記載在列王紀下廿五章九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7「有一個基路伯從基路伯中伸手到基路伯中間的火那裡,取些放在那穿細麻衣的人兩手中,那人就拿出去了。」

 

【結十7-8這堶得注意的是「手」,基路伯伸手將炭火傳遞給那穿細麻衣的。那人伸兩手來接取,之後就立即拿出去執行。手是作事的,他們都以順服的心來作神吩咐的事。傳遞的手和接取的手,神的事工就這樣做成了。

還有在基路伯翅膀之下,顯出有人手的樣式。這是基路伯的手嗎?還是另一些描述。是到手,不僅顯明神的作為,也表露神的顯現。祂榮耀的彰顯(Theophany : The Divine Manifestation),是為表明祂的公義。神的顯現,是以話語與作為,而這作為往往是審判的、刑罰的。詩人切切地求神的顯現(詩廿七4四十二3),他們的目的無非證實神的同在與看顧。──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8「在基路伯翅膀之下顯出有人手的樣式。」

 

【結十9「我又觀看,見基路伯旁邊有四個輪子,這基路伯旁有一個輪子,那基路伯旁有一個輪子,每基路伯都是如此;輪子的顏色(原文作“形狀”)仿佛水蒼玉。」

這堛滷埻z,是重複第一章,活物就是基路伯。在一章十五節,活物的臉旁各有一輪。十六節也敘明輪子的顏色好像水蒼玉。──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9 水蒼玉】這種准寶石在本節和在一章16節一樣,都是稱為「他施石」('eben tarshish)。大部分解經家認為它是指綠柱石(beryl)或黃玉(topaz)。兩樣都能反射光線,符合本段經文半透明光輝的描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10「至於四輪的形狀,都是一個樣式,仿佛輪中套輪。」

 

【結十10-14這幾節經文,也都是重複第一章的敘述,基路伯替代活物,因二者是同一的。他們仍是在同一方向,有同一步伐,直行並不掉轉。第一章四個輪輞周圍滿有眼睛。但此處特別補充,基路伯全身連背帶手和翅肪,也都有眼睛。第一章只提輪子,此處是旋轉的輪子,二者用字也不相同。這堛煽y述似乎更加生動。

第一章曾提說活物四個臉面,這堣]有四個。第一章活物的臉面,前是人臉,後是鷹臉,右是獅臉,左是牛臉。這堥S有提說臉的前後右左,只以基路伯的臉,即天使的臉,再有人臉及獅子與鷹鳥的臉。如果前後對照,基路伯的臉應為牛的臉面了。在米所波大米,有帶翅翼的公牛在宮殿與廟宇門口立像,作為守著。可能北國耶波安王在伯特利及但二地立的牛犢,也作為基路伯基路伯只為守著耶和華的榮耀。但以後人們只當作神明的偶像來敬拜,可見他們隨從異教可憎的事(參閱王上十二28-29)。──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11「輪行走的時候,向四方都能直行,並不掉轉。頭向何方,他們也隨向何方,行走的時候並不掉轉。」

 

【結十12「他們全身,連背帶手和翅膀,並輪周圍,都滿了眼睛。這四個基路伯的輪子都是如此。」

 

【結十13「至於這些輪子,我耳中聽見說是旋轉的。」

 

【結十14「基路伯各有四臉:第一是基路伯的臉,第二是人的臉,第三是獅子的臉,第四是鷹的臉。」

 

【結十15「基路伯升上去了,這是我在迦巴魯河邊所見的活物。」

 

【結十16「基路伯行走,輪也在旁邊行走;基路伯展開翅膀,離地上升,輪也不轉離他們旁邊。」

 

【結十17「那些站住,這些也站住;那些上升,這些也一同上升,因為活物的靈在輪中。」

 

【結十18「耶和華的榮耀從殿的門檻那裡出去,停在基路伯以上。」

 

【結18 門檻的重要性】地方的入口在聖經世界中具有很大的象徵意義。它可以是審判之處(申二十二2021),也可以是施行法律之處,可以在此執行降服或崇拜的行動(撒上五4;結四十六12)。它可以標明進出某個住宅之處,也可以和以西結書這裡一樣,標明聖潔空間進入世俗環境的地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18-19十章四節,耶和華的榮耀從基路伯那堣W升,停在門檻。耶和華的榮耀已經移動,停在門檻,是內院的出口。那時基路伯完全沒有動作。但是基路伯現在又移動了,跟著出去。他們究竟是守著的靈,為侍奉耶和華的榮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19「基路伯出去的時候,就展開翅膀,在我眼前離地上升。輪也在他們的旁邊,都停在耶和華殿的東門口。在他們以上有以色列 神的榮耀。」

 

【結19 東門】這應該是聖殿外院的門口。聖殿複合建築雖是東西向的建築,王宮的建築物和院子與聖潔特區究竟有多麼密切的關係卻不清楚。以西結在此所指的可能是連接聖殿和王宮的門戶。若然,本節的意義就更深了,因為耶和華準備離棄的不但是宗教社群,更包括世俗的政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20「這是我在迦巴魯河邊所見、以色列 神榮耀以下的活物,我就知道他們是基路伯。」

 

【結十20-22這媮`括以上的描述,幾乎完全與第一章相同。廿一章重複十四節上及八節。七十士譯本將四個翅膀改為四對翅膀,即成為八個了。

七十士譯本多附加「在以色列神耶和華榮耀以下」在「所看見的」之後。這樣為加重語意,以神的榮耀為主。最後一句是重複一章十二節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21「各有四個臉面,四個翅膀,翅膀以下有人手的樣式。」

 

【結十22「至於他們臉的模樣,並身體的形像,是我從前在迦巴魯河邊所看見的。他們俱各直往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