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一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一1「靈將我舉起,帶到耶和華殿向東的東門。誰知,在門口有二十五個人,我見其中有民間的首領押朔的兒子雅撒尼亞和比拿雅的兒子毗拉提。」

靈將先知舉起帶到東門,這東門可能不是聖殿向外的出口,而是從外院到內院的門(參閱八1416),以後當以西結描述將來的聖殿,特別論述東門口有首領特別的職責。

在東門口有二十五個人站立著。那地點一定是很寬敞的,正如本書四十章起所描述的,這二十五個人就是八章十六節所記的,那些人大概是官方的組織,是一種議會的性質,有固定的人數。

雅撒尼亞與毘拉提二人,除此處提說(前者也只有在本書八11與此處),其他無經文可以依據。但是猶太拉比學者認為列王紀下廿五章廿三節及耶利米書卅五章三節雅撒尼亞應該是這堜珒ㄙ漲P一個人。又毘拉提,在歷代志上三章廿一節有毘拉提,但尼希米記十章廿四節毘利哈是否同一個人,不得而知。──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1 首領】這些人的名字都可以在出土的當代印章中找到。雖然除了毘拉提的以外,這些印章都不太可能與這些人有關。毘拉提的印章可能是屬於其人的,但無法確定。有關印章和其上人名的進一步討論,可參看:耶利米書三十二章的附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一2「耶和華對我說:“人子啊,這就是圖謀罪孽的人,在這城中給人設惡謀。」

 

【結十一3「他們說:‘蓋房屋的時候尚未臨近,這城是鍋,我們是肉。’」

照希伯來文的經義,這似乎是一句十分消極的話。現在已到了危險的情勢,不必再蓋造房屋。在圍城的狀況之下,人們好似鍋中之肉,只有供外邦的侵略者吞喫了。但是這樣與上一節的經文就不連貫了,因為他們那些惡人只說些表面樂觀的話來粉飾太平。七十士譯本可能較易明瞭,那是以閒話的口吻:蓋房屋的時候不是臨近了麼?我們好像鍋中的肉,十分安全。有鍋蓋保護,就無任何蟲類或汙穢之物侵入。有鍋底的火保持食物不會變壞,肉一直可以新鮮。──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3計謀的內容。可能的解釋是:首領聲稱現在不是蓋房子的時候,因為大難將到,百姓主要的任務是使城堡牢不可破,使人民不致被敵軍屠殺(參8), 如同鍋裡的肉受到保護,不至於被火焚燒(見但二十四114)。──《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一3711 鍋和肉的象喻】耶路撒冷的新統治者說他們為城中的百姓創造了安全的避難所,以西結駁斥這個論調。他將他們的說法倒轉,將這鍋(耶路撒冷)從密封的儲物瓶轉為煮食用的鍋子,百姓(見:彌三3)及其假統治者將要煮在耶和華的怒火之中(參較:結二十二1822)。──《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一4「人子啊,因此,你當說預言,說預言攻擊他們。”」

 

【結十一5「耶和華的靈降在我身上,對我說:“你當說,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家啊,你們口中所說的,心裡所想的,我都知道。」

神要先知所說的,是祂完全洞悉以色列人虛妄的話。他們所說的是在三節,他們所想的在第二節圖謀罪孽。耶和華都知道,祂看見人內堛澈銎嚏A參閱詩篇一三九篇。──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6「你們在這城中殺人增多,使被殺的人充滿街道。」

 

【結十一6-7耶路撒冷城甚多暴行,流血的事是社會的或是政治的必層出不窮,在先知著作中屢見不鮮(如賽一21-23;摩二6-8;何四1-3;彌三1-3等)。人們認為在鍋中可以安全(3節),其實耶路撒冷的城牆快要攻陷,其中的居民不是得保護,反而無法逃脫,成為甕中的鱉,總被外邦人吞喫,被帶出去,到外邦之地再被食用。──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7「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們殺在城中的人就是肉,這城就是鍋,你們卻要從其中被帶出去。」

 

【結十一8「你們怕刀劍,我必使刀劍臨到你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十一9「我必從這城中帶出你們去,交在外邦人的手中,且要在你們中間施行審判。」

以色列人被帶出去,在第七節,又在此處提說,這是指以色列被擄至外邦。他們從此就分散在各地,在列國中被拋來拋去。他們以為可長居家鄉,安全度日,但是神的刑罰使他們無法安居,審判已經在他們中間。──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10「你們必倒在刀下,我必在以色列的境界審判你們,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結十一10「以色列的境界」;或作「以色列的邊境」,整句指百姓被逼逃離他們原以為牢不可破的城堡,且在邊境遇到殺害。這地點大概是利比拉(王下二十五2021; 耶二十九6)。──《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一11「這城必不作你們的鍋,你們也不作其中的肉。我必在以色列的境界審判你們,」

 

【結十一12「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因為你們沒有遵行我的律例,也沒有順從我的典章,卻隨從你們四圍列國的惡規。”」

以色列人知法犯法,罪不可宥。律法是神聖約的憲章,他們必須遵守,才可以得福。律例典章實在不是予以色列人約束,而是使他們蒙福的途徑。四圍列國的惡規是異教的習俗,是十分低下的迷信,何等卑劣的行為,多麼虛妄的舉動。但是以色列人居然樂意隨從,甘心墮落。這是使耶和華深切失望的事。神的審判原是對外邦的,現在先要降在祂子民身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13「我正說預言的時候,比拿雅的兒子毗拉提死了。於是我俯伏在地,大聲呼叫說:“哎!主耶和華啊,你要將以色列剩下的人滅絕淨盡嗎?”」

   現在實際的審判已經具體地表露了,在這二十五個人中,有一個已經倒地死亡。先知的話常立時見效,有甚多的例證(如在王上十三20-25;王下七1-217-20以及耶廿八15-17)。這事必增加先知驚懼的心,知道神的公義的審判確實可怕,於是先知才俯伏在地,大聲哀求。他的禱告與九章八節十分相似。

死者是在二十五人當中,如果這二十五人是一個議會的組織,在議程中有這一項,是多麼可怕的。他們憑人的思想所議論的或議決的,是被神完全否決了。「神的否決權」(God's Veto)是嚴重可怕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14「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十一15「“人子啊,耶路撒冷的居民對你的弟兄、你的本族、你的親屬、以色列全家,就是對大眾說:‘你們遠離耶和華吧!這地是賜給我們為業的。’」

耶路撒冷的居民以為凡被擄去外邦的人是被棄絕的。這些遠離本地的,就是遠離耶和華的人。凡留在本地的仍有產業可以承受,他們仍在強調產權及現成的權益。其實他們遠離耶和華的地土,並未真實遠離耶和華。耶和華不是只在耶路撒冷及該地的聖殿。祂甚至在被擄之地,在外邦,正如第一章的見證。耶和華的榮耀是無所不在的,卻逐漸離開聖殿。祂在歷史中仍有作為,就是救贖的恩典。──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15「你的親屬」:參利二十五2555。古譯本則作「你被擄的(同胞)」。「遠離耶和華」:這是針對擄民而說的。耶路撒冷的居民誤以為神的同在僅局限於以色列的土地上(參撒上二十六19),他們為著自己身在耶京深以為榮,認為離開那地的人就是離開耶和華的人。──《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一16「所以你當說:‘耶和華如此說:我雖將以色列全家遠遠遷移到列國中,將他們分散在列邦內,我還要在他們所到的列邦,暫作他們的聖所。’」

耶和華雖將那些被擄的人帶到遠處,卻有恩惠的目的。四散在列國,分散在列邦,是以西結常用的詞句(如在十二15,二十23,廿二15,卅六19;指埃及人是在廿九12,三十2326)。本來都指刑罰,但在此處卻是有恩惠的心意。神要在外邦,作他們的聖所,表明仍同與他們在一起,祂的同在向他們保證繼續的恩惠與看顧,耶和華決不離棄他們。耶和華作他們的聖所,就是作他們的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17「你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萬民中招聚你們,從分散的列國內聚集你們,又要將以色列地賜給你們。’」

耶和華作答,不向著耶路撒冷的居民,而向著被擄的人,要招分散的人回來。歸回的人要重新從耶和華得回地業,不是只屬於遺留在本地的人們。這應許的十分具體,而且也滿有恩慈。

以色列地可謂聖約的憑據。在十六節用「列邦」,在此處是「萬民」。這兩個詞原是十分接近的(如二十3441,卅四13)。列邦原專指外邦人,但萬民是著重人民百姓,神不偏待人,祂的救恩是為普世的萬民,但祂仍恩待祂子民以色列,藉他們再恩待萬民。

這堿O第二人稱:「你們」,但七十士譯本為第三人稱:他們,好似耶和華答覆在耶路撒冷的居民,提及那些被擄的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18「他們必到那裡,也必從其中除掉一切可憎可厭的物。」

 

【結十一19「我要使他們有合一的心,也要將新靈放在他們裡面,又從他們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他們肉心,」

神的救恩是要使他們有合一的心,這堛漲X一不是指二者合而為一,而是著重純一與單一的心,不再心懷兩意心口不一(詩十二2),生發二心的(代上十二33),而是一心一意的(十二38),專心(詩八十六11)。專心是不分心,集中心思意念來敬畏神。

石心是剛硬的、頑梗的,沒有感受的,不受感動的。肉心卻不同,有感應,有生命的活力。11肉心能接受並遵行耶和華的誡命與律法。

這一個心,是耶利米書卅二章卅九節:「同心」,原意為另一個心。這是完整的心,最完善,能領受神一切的恩惠。──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19 石心】石心的概念在古代世界的思想中有一些關聯之處,大部分和埃及有關。首先,埃及人相信人死後心要在審判時秤過,來決定這人能否到達來生。這人的心若有罪咎的累贅,就會面臨大難(見:出八11的注釋)。

  石心當然沉重。更重要的一點是,這象喻和木乃伊製造過程的關係。由新王國時代開始,死者的心臟需要從木乃伊體內取出,與其他的重要內臟安放在禮葬甕中。原因是埃及人相信到了審判之時,心可能會出賣死者,以致危害來生。

  取代人心的,是一塊刻成蜣螂形狀的石頭。這昆蟲在埃及是永生的象徵。他們相信把它移植入木乃伊的體內取代人心,死者的生命和活力就能保證恢復。相反地,耶和華使祂子民複生之法,是將不會出賣他們的肉心歸還給他們。這個不硬化之心的象喻,在第1720節新的出離和新的約之背景中至為適切。──《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一20「使他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們的 神。」

這埵A重新強調聖約的性質,因為約是有要求的,律法是聖約的憲章,使以色列人有所遵循。神是信實的,祂必守約施慈愛。聖約的條款是明顯的: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們的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21「至於那些心中隨從可憎可厭之物的,我必照他們所行的報應在他們頭上。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十一22「於是基路伯展開翅膀,輪子都在他們旁邊。在他們以上有以色列 神的榮耀。」

 

【結十一22-23基路伯曾在東門停留(十19),現在已經到了城中,再從城中上升,停在城東的那座山上,就是橄欖山。這也是大衛逃避押沙龍的叛亂,離城向東到橄欖山(撒下十五23)。在城東的山上,是完全離開這城了。照朴S太拉比的傳統,神的榮耀停在橄欖山上,足有三年半的時間,每天都宣告說:背道的兒女阿,回來吧(耶三22)。但是背道的兒女沒有回來,最後耶和華榮耀終於離去了,祂說:我要回到原處,等他們自覺有罪,尋求我面。他們在急難的時候,必切切尋求我(何五15)。──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23「耶和華的榮耀從城中上升,停在城東的那座山上。」

 

【結十一23 城東的那座山】聖殿複合建築東面的山就是橄欖山。從山頂可以俯瞰聖殿山和城。從耶路撒冷的角度看,這山就是他們往東能見的限度。本節若非暗示神要坐在城外觀看(參較:拿四5),就是說祂要在此從天上歸回(這也是基督升天的傳統地點,但新約支持的證據不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一24「靈將我舉起,在異象中藉著 神的靈,將我帶進迦勒底地,到被擄的人那裡,我所見的異象就離我上升去了。」

 

【結十一24-25這是異象的結束,靈將他帶回原在的地方,就是在迦勒底地,回到八章一節,一切再回復到原來的情況之中。異象離去了,正如創世記(十七22及卅五\cs1613)所記述的,神的顯現到此為止。──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一25「我便將耶和華所指示我的一切事都說給被擄的人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