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二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二1「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十二2「“人子啊,你住在悖逆的家中,他們有眼睛看不見,有耳朵聽不見,因為他們是悖逆之家。」

 

【結十二3「所以,人子啊,你要預備擄去使用的物件,在白日當他們眼前從你所住的地方移到別處去,他們雖是悖逆之家,或者可以揣摩思想。」

 

【結十二4「你要在白日當他們眼前帶出你的物件去,好像預備擄去使用的物件。到了晚上,你要在他們眼前親自出去,像被擄的人出去一樣。」

被擄時應攜帶最重要的物件,據說是皮袋、草蓆與飯碗。皮袋是為裝著粉,也可裝水。又可權充枕頭。草蓆可以躺坐之用,飯碗可為飲食所需的器皿。著被擄之行裝,在白天出去,為引起人們注意,大家在光天化日之下,眾目昭彰,真正出去逃脫應在晚上。

在晚上走,也表明一種怯弱的姿態,很羞恥不敢見人,以色列人被擄,也有這樣卑賤的經驗。晚上也表徵著災難與禍患,只有白天仍帶著希望。──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5「你要在他們眼前挖通了牆,從其中將物件帶出去。」

如果晚間仍有人在看先知的動作,他就在他們面前挖牆,將那些物件帶出去。這牆是指房屋,而不是指城牆。在巴比倫的房屋牆垣用泥版造成,就是將泥磚成塊在陽光下曬乾,所以要挖穿,十分簡易,因為泥磚不是石頭或瓦片,很脆弱。巴勒士坦的磚石堅硬,所以挖起來也比較困難。──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5 挖通了牆】亞述浮雕顯示,圍城時攻破城防有好幾個法子。其中之一是掘松地基或挖穿城牆。以西結從外面挖通己牆,是扮演巴比倫人的角色。巴比倫人在神的命令下,正在設法攻入這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6「到天黑時,你要當他們眼前搭在肩頭上帶出去,並要蒙住臉看不見地,因為我立你作以色列家的預兆。”」

他們要逃離,在白天已經將行李整理好,等到晚上才可離去,因為這樣就可避開多人的眼目。在逃離時,十分羞恥的感覺,甚至蒙住臉,好似妓女一般(參閱創卅八15;又賽四十七2起;鴻三5起),又是舉哀的動作(參閱撒下十五30;耶十四4及斯六12,七8)。從此他們有失國之苦。他們蒙住臉看不見地,表明他們不得再看見故土,是他們自己放棄這佳美之地。耶利米書廿二章十二節,論約西亞王的兒子沙龍,將來死在被擄之地方,必不得再見這地。──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6 蒙住臉】蒙臉在某些情況下是哀悼和受辱的表示,但所用的動詞與本節不同。蒙臉在此很可能是象徵所代表之王的命運(1213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6 作以色列家的預兆】以西結扮演出來的預言,為耶路撒冷被毀,百姓被擄即將臨到,提供了神的徵兆。以西結演出這套行動,自己就成了信息。象徵性的行動則更進一步,使先知的生命變為徵兆(見:賽八18;耶十六2;何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7「我就照著所吩咐的去行,白日帶出我的物件,好像預備擄去使用的物件。到了晚上,我用手挖通了牆。天黑的時候,就當他們眼前搭在肩頭上帶出去。」

在晚上,先知用手挖牆,好像那時連工具都沒有了,可見因戰事將一切成為兵器,甚至連逃命的機會都缺少,在緊急慌亂之下,用手挖通城牆,為求急速逃離。

此處不再提到蒙頭的事,是作者的用意否?甚難猜測,可見重點不在此處。這堹囿漫R令其不再加上新的意思。這些事是當著他們眼前,眾目昭彰,是公然的,為促大家警覺事態的嚴重,正視神公義的審判,無可避免。──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8「次日早晨,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十二9「“人子啊,以色列家,就是那悖逆之家,豈不是問你說:‘你作什麼呢?’」

 

【結十二10「你要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這是關乎耶路撒冷的君王和他周圍以色列全家的預表(原文作“擔子”)。’」

神要先知向以色列人具體地說明,這是關乎耶路撒冷的事,尤其是君王,指西底家而言。本節之外,還有十二至十四節,十九至二十節。

「預表」原意為「擔子」,是指預備被擄去使用的物件(7節),是君王首領與逃難的人必須負荷的。

「和他周圍以色列全家」中譯詞「周圍」也有商榷的餘地。原文為「在中間」,或指在耶路撒冷中間,或指在以色列中間。在耶路撒冷中間,是說這城敗亡,以色列全家也隨之淪亡了。如果是在以色列中間,是指首領君王,他們是全民的代表,君王敗落,是國家淪亡的現象。君王與國家共存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10「預表」:原文作擔子,指以西結破牆而出時所帶的擔子,即上文「擄去使用的物件」。這擔子預表以色列的君王及子民。──《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二10 耶路撒冷的君王】以西結宣講時耶路撒冷的統治者是西底家。約西亞兒子之中,他是坐上王位的第三個人,但他的權力卻在尼布甲尼撒的監視之下大為削減(見:王下二十四1517)。以西結稱西底家為「君」(希伯來語 nasi'),不稱他為王(希伯來語 melek),是表示他不將西底家視作大衛的真正繼承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11「你要說:‘我作你們的預兆:我怎樣行,他們所遭遇的也必怎樣,他們必被擄去。’」

「他們」是指君王與百姓,他們也必有同樣的動作,只是不再作為表徵,卻成為實際的行動。那些被擄者必要離開本地,到外邦去,是少數的餘民。以西結是對被擄者所說的,但是他是做給耶路撒冷的人看,讓他們明白,被擄是必然的,遺留在本地的,所遭遇的未必比離去的人好。──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12「他們中間的君王,也必在天黑的時候將物件搭在肩頭上帶出去。他們要挖通了牆,從其中帶出去。他必蒙住臉,眼看不見地。」

君王是在以色列人中間,「其中」是指耶路撒冷城中間。七十士譯本稍有不同,但涵義仍是一樣的。他們挖通了牆,只說是他們從城牆的破處突圍而出。這是說明西底家王率領少數的軍隊從耶路撒冷逃離(可參閱十一79)。他的臉蒙住,不是看不見地,而是別人看不出是他,這樣他的身分就不顯明。──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12「君王」:可能指西底家王(參串),他在耶京陷落時,於夜間出城逃亡,但被巴比倫軍隊追上,將他帶到巴比倫王面前,剜了他的眼睛,結果他客死巴比倫。──《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二13「我必將我的網撒在他身上,他必在我的網羅中纏住。我必帶他到迦勒底人之地的巴比倫,他雖死在那裡,卻看不見那地。」

撒網將他纏住,這是捕捉鳥獸的方法(參閱七何12及結十九8)。他看不見那地,此處指迦勒底地。在六節是指故土的地方。

這堿O指他一無所見,他不再有任何生活的動作,已成為廢物,在那媯它滿C這媮椐w言他必將死在那堙A只有此處預先提到他死在巴比倫,外邦之地是汙穢之處,他死在汙穢中,也是極大的羞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13 網、羅】神明用網羅捉拿敵人的形像在古代近東藝術中十分常見,鷲碑是最生動的幾個之一。這碑描繪蘇美神祇甯吉爾蘇左手拿著蘆葦織成的網。被困在網中的是攻打拉加什王埃安納通(Eannatum)的烏瑪士兵。尼哥二世年間的埃及藝術描繪這位法老用巨大的網擒獲敵人(見:哈一1415)。──《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13 迦勒底人之地】美索不達米亞史料中首次提及迦勒底人,是在主前九世紀。他們在種族上雖與巴比倫南部的其他亞蘭部落相同,其部落結構卻是與眾不同的。亞述帝國開始衰弱時,迦勒底人的首領拿布波拉撒、尼布甲尼撒等,終於爭取到獨立,在主前六二五年之後建立了新巴比倫王朝。他們所控制的領土從美索不達米亞南部,一直延伸到幼發拉底河上游哈蘭以西的地區,他們也是在這個地區安置擄來的猶大居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13 他雖死在那裡,卻看不見那地】尼布甲尼撒的軍隊攻取耶路撒冷之後,捉拿了西底家,使他失明,這句話就此應驗。西底家雖然被俘擄,終生為囚,他卻在被逼目睹兒女被處死之後眼睛被毀(見:王下二十五7)。主前九世紀亞述納瑟帕二世和主前八世紀撒珥根二世的亞述年表,都提到過剜出囚犯眼睛的作法。這不過是恫嚇侮辱敵人的恐怖手段之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14「周圍一切幫助他的和他所有的軍隊,我必分散四方(“方”原文作“風”),也要拔刀追趕他們。」

一切幫助他的,可能是指守著與侍從,以及保護他的軍隊,都被分散四方,好似被風吹散,這也是指被擄的情況,記載在列王紀下廿五章五節,耶利米書五十二章八節。他們被追趕被刀殺,又一幅戰爭的圖畫,在本書(以西結書)卅七章一至二節戰場的畫面。──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15「我將他們四散在列國、分散在列邦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本節與十七章廿一節相似,都是對西底家王與百姓們被擄的事而說的。這奡ㄗ鴗懂瓷A不僅是西底家的軍隊,更是整個的民族,不僅到巴比倫,更是到列國萬邦。──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16「我卻要留下他們幾個人得免刀劍、饑荒、瘟疫,使他們在所到的各國中述說他們一切可憎的事。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結十二17「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十二17-18膽戰、驚惶及憂慮,在三章十二、十三節以及卅七章七節,卅八章十九節,常與地震有關。有時是描述戰馬,有膽戰與驚惶。膽戰有時含有猛烈的怒氣(伯卅九24)、悲哀(撒下十九1)、怒氣(哈三2)。──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18「“人子啊,你吃飯必膽戰,喝水必惶惶憂慮。」

 

【結十二18 焦慮不安地飲食】由於飲食是日常生活最基本的活動,吃飯時的氣氛經常反映當時的局勢。以色列人在逾越節必須「趕緊地吃」,來反映他們已經預備好要出發了。本節的焦慮顯出他們外在的威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19「你要對這地的百姓說,主耶和華論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地的居民如此說:他們吃飯必憂慮,喝水必驚惶,因其中居住的眾人所行強暴的事,這地必然荒廢,一無所存。」

他對這地的百姓說,這百姓是指平民,與統治階級有別。當災難真的來到的時候,必會有驚慌的現象。其實歸納起來,以色列的敗落,是與道德有關,強暴的事遭致地土的荒廢。

本節又與四章十六節有密切的關係,是描述同一種情況。「這地」指猶大地,是超過耶路撒冷城之範圍。──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20「有居民的城邑必變為荒場,地也必變為荒廢。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有居民的城邑,特別指在城中擁有房產的人們,如果變為荒場,就完全喪失了財產。先知從他自己膽戰與驚惶的經驗中,明白神的旨意。人們從先知的表現,逐漸明白神公義的刑罰,這必會影響他們,使他們看見神啟示的真理。他們因此就認識公義的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2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十二22「“人子啊,在你們以色列地怎麼有這俗語說:‘日子遲延,一切異象都落了空’呢?」

「俗語」有時譯為「格言」,是簡單的短句。他們說先知的話不算數,因為都沒有應驗,不足重視。

「日子遲延」原意為時間過了很久,已令人感到厭煩,但是先知的信息並未實現。「異象」原意為「看見」,是先知屬靈的見解,也是他卓見,所以與「信息」是同一的。這堭M指以西結預言災禍來到,是耶和華審判的信息。──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23「你要告訴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這俗語止息,以色列中不再用這俗語。’你卻要對他們說:‘日子臨近,一切的異象必都應驗。’」

神要阻止這種俗語,因為這是沒有根據的流言。七十士譯詞與原意有出入,因為譯詞:我要收回這俗語,「收回」與「止息」的意義不同。

上節「日子遲延」,在本節改為「日子臨近」,有的在「一切異象」再加上「事件」,在中文譯詞中沒有,卻可譯為「話語」,因為先知的話語十分重要,必須應驗。其實「應驗」原意為「說話」,是「話語」的動詞形式。異象仍指先知的信息,而這信息必須說出來,成為有力的話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24「從此,在以色列家中必不再有虛假的異象和奉承的占卜。」

 

【結十二24 奉承的占卜】蔔者的責任是透過各種儀式性的行動──檢驗羊只的腸髒、求問死人(撒上二十八8)、研究天象的排列──測定神祇或諸神的旨意。因著與假神和假宗教的關係,這一切行為都是以色列律法所嚴禁的(見:申十八1013的注釋)。卜者自然希望能夠取悅付錢的主顧,因此,可能會在舉止或言語中奉承或迷惑他們(參較:箴二十六2426)。這種討人喜歡的預測是不當的,必須被視作與耶利米所譴責的行徑相等(見:耶二十七910)。──《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二25「我耶和華說話,所說的必定成就,不再耽延。你們這悖逆之家,我所說的話,必趁你們在世的日子成就。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耶和華的話不會再遲延,必定成就。在原意可直譯為:「我所說的,就是我說的。」這是確切的話,不能更改。本節與廿八節相同。

在趁你們在世的日子,表明不久的將來。事實上先知以西結開始傳道是在主前五九三年,在五八七年就開始應驗了,可見並沒有遲延甚久。──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二26「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十二27「“人子啊,以色列家的人說:‘他所見的異像是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所說的預言是指著極遠的時候。’」

 

【結十二28「所以你要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我的話沒有一句再耽延的,我所說的必定成就。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這句話是為重複廿五節上,可能是對待留在本地的那些缺少信心的人們,也可能包括被擄到外地的人們,他們仍需確實的保證。──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