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四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四1「有幾個以色列長老到我這裡來,坐在我面前。」

 

【結十四13 長老來求問】這些長老是被擄群體的領袖。他們以懇求者的身分來見以西結,尋求指導與默示。坐在他面前(在他腳前)之舉,表示以西結是以師傅和神之代言人的身分與他們說話。但他們究竟是誠心接受他的權柄,或只不過是好奇他會提出什麼信息作為神的話語,卻仍未能確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四2「耶和華的話就臨到我說:」

 

【結十四3「“人子啊,這些人已將他們的假神接到心裡,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我豈能絲毫被他們求問嗎?」

這些長老已經將假神舉起來,放在心中。這是原有的涵義。二十章卅二節有類似的論述,所起的心意。在動詞的方式(Hiphil:Causative idea ),表明他們故意存心去事奉假神。

這堛滌盔哄A就是六章四節的偶像(Gillulim)是汙穢如糞土一樣(Gelaeim: dung pellets dung-idol)。他們的心既充滿偶像的汙穢,若不徹底離開,怎能接受神的話語呢?

「陷於罪的絆腳石」,又可參閱七章十九節,在那堹S別提出「金銀」,是製偶像的金屬。──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4「所以你要告訴他們,主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家的人中,凡將他的假神接到心裡,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又就了先知來的,我耶和華在他所求的事上,必按他眾多的假神回答他(或作“必按他拜許多假神的罪報應他”),」

「必按他眾多的假神回答他」中譯詞將「回答」作「報應」,確是十分清楚的解釋。或者可作:根據他那麼眾多的假神,我可針對這情形作這樣的宣判。

這是神十分忿怒的警語,可用驚嘆號來表明。「按他眾多的神」,或可照其他譯詞「有關」他眾多的神。七十士譯詞,是以「眾多」指他們的心思,有關他們眾多的心思在假神方面,我要對他們說審判的話。

「我耶和華」,「我」是十分著重的語氣,沒有比這更嚴正的語氣,這使先知也在驚懼中向長老們傳話,因為這樣的事態是十分嚴重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5「好在以色列家的心事上捉住他們,因為他們都藉著假神與我生疏。」

「心事」必含有他們隱密的罪,正如民數記五章十三節嚴密的事想瞞過人的。「捉住」也有「抓緊」的意思,好似用暴力緊緊抓住罪犯(撒上十五8;王上十三4。在結十二13,十七20被帶走擄去),也常指城巿的擄掠(申二十19;書八8;賽卅六1)。這堶C和華抓住他們,盼待他們回轉,不再隨流失去,因為他們已經遠離神,與神生疏。

「與我生疏」是遠離神,「生疏」是一個不常用的動詞,在以賽亞書一章四節,以色列人藐視以色列的聖者,與祂生疏,往後退步。──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6「“所以你要告訴以色列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回頭吧!離開你們的偶像,轉臉莫從你們一切可憎的事。」

上文表明神的失望與忿怒,但是本節是耶和華藉祂先知發出悔改的呼召,呼召以色列速即回頭與轉臉。「悔改」的原意是轉變方向,完全轉變或改變。這是先知們共同的重點。

「離開」一詞,在原文中重複,尤其兩次中,一次以另一種動詞方式(Hiphil)表達,可見其語氣加重的用意,可加上「切實」,你們要切實離開偶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7「因為以色列家的人,或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凡與我隔絕,將他的假神接到心裡,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又就了先知來要為自己的事求問我的,我耶和華必親自回答他。」

這堣ㄥ是以色列人,也包括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正如利十七81013,二十2,廿二18)。又可比較以賽亞書五十六章三節:與耶和華聯合的外邦人,那是指外邦人在以色列中寄居,因此歸耶和華,願意敬奉真神。此處是他們隨從以色列人拜偶像,與真神隔絕。原意是與五節「生疏」相同,與我隔絕,即為與我生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7「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在被擄之地並沒有這種「寄居的外人」;神在此使用律法書中的詞句(見利十七8, 10, 13),為了顯示這裡所說的是故有的條例,不容輕忽。人若干犯這條例,所受的刑罰也和舊有的規定一樣:「我要將他從我民中剪除(8, 參利十七10; 二十3, 6)」。──《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四8「我必向那人變臉,使他作了警戒、笑談,令人驚駭,並且我要將他從我民中剪除。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笑談在先知著作中有不同的用字,卻可作為同義字,如「羞辱」(賽五十6),辱我吐我二者意義也相同,辱g(賽四十三28)與咒詛二者意義相同。──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9「先知若被迷惑說一句預言,是我耶和華任那先知受迷惑,我也必向他伸手,將他從我民以色列中除滅。」

這堜珒ㄙ滬鴗ㄛO假先知,他原是真先知,但卻受誘聽從假先知,說一句預言,不是出於神的啟示,就是隨從自己的心意,他是故意犯罪叛逆神的。神必向他施以刑罰。──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10「他們必擔當自己的罪孽,先知的罪孽和求問之人的罪孽都是一樣,」

這是歸納的話,求問的人帶著一種迷信的虛妄,是一種叛逆的行為,神不能算他們為無罪。先知如隨從己意,或妄稱神的名,當然更是極大的罪孽,所以他們的罪孽都是一樣。他們要承受同樣的後果。──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11「好使以色列家不再走迷離開我,不再因各樣的罪過玷污自己,只要作我的子民,我作他們的 神。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十四12「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十四13「“人子啊,若有一國犯罪干犯我,我也向他伸手折斷他們的杖,就是斷絕他們的糧,使饑荒臨到那地,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

「干犯」是本書中多次提及的(十五8,十七20,十八24,二十27,卅九2326)。這是祭司的用詞,指破壞聖潔之物或聖潔之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14「其中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這三人,他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十四14「但以理」:傳統認為這裡是指與以西結同時的以色列擄民,即但以理書的主角。但根擄考古的發現,主前十四世紀的拉斯珊拉泥版中、也有一個族長名叫但以理,他是一個義人、哲士,曾為孤兒寡婦伸冤。這一位更有可能是此處的「但以理」,因挪亞、約伯皆為上古時代的賢人,而且此處的「但以理」原文拼法與但以理書的「但以理」並不同。──《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四14 挪亞、但以理、約伯】挪亞和約伯不難看出是上古公義的哲人。但不少解經家都覺得以西結不太可能會將同時代的先知但以理與他們同歸一組。可是,本章大概發生在主前五九○年代。那時但以理來到巴比倫已經差不多十五年,年紀也約在三十歲上下了。他少年得志(見:但二1的注釋),在朝廷中身處高位已有十載。但無論如何,但以理總是和另外兩人有很大的分別。首先他們兩個都不是以色列人。挪亞活在洪水之先,亞伯拉罕之前。約伯則來自烏斯,學者一般認為在以東一帶。內中有類似約伯記之受苦論證的巴比倫智慧文學,顯示這人物的背後有悠久的傳統。

  部分學者試圖在遠古歷史中另找一位名聲卓著的人物,他們提出本節中的但以理其實可能是達尼珥。達尼珥是古烏加列的明智君王,英雄阿赫特的父親。他和底波拉一樣(士四5),也是坐在樹下聽斷百姓的案件,為孤兒寡婦伸張正義。然而,達尼珥並不是耶和華的崇拜者,很難想像以西結怎麼會如此提升他的地位。和以西結書九章受記號的無辜者一樣,這三位以本身公義著稱的偉大哲人,在將臨的災難中也是只能自救而已。一定數目的義人能夠挽救城市免除神之忿怒的不成文規定(見:創十八2332;耶五1),如今因猶大叛盟而被取消。──《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四15「我若使惡獸經過,糟踐那地,使地荒涼,以致因這些獸,人都不得經過,」

野獸成災,是在列王紀下十四章十九節;以西結書卅五章五、八節,卅九章四、十七節及何西阿書十三章八節等。但是惡獸可能是指狐狸與獅子,盡破壞之能事,惡獸為患,實在是可怕的事。5利未記廿六章廿二至廿六節特別有說明。──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15 惡獸為審判】在第1520節中,神提出了一系列的方法,懲罰猶大百姓的罪行,洗潔地的一切不潔。有關以惡獸作為神震怒之工具的討論,可參看五章17節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四16「雖有這三人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得救,只能自己得救,那地仍然荒涼。」

 

【結十四17「或者我使刀劍臨到那地,說:‘刀劍哪,要經過那地’,以致我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

 

【結十四18「雖有這三人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得救,只能自己得救。」

 

【結十四19「或者我叫瘟疫流行那地,使我滅命(原文作“帶血”)的忿怒傾在其上,好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

 

【結十四19-20「滅命的忿怒」是有流血的死亡。在五章十七節,「瘟疫和流血的事,也必盛行在你那堙C」可見瘟疫與流血的事二者相連,在廿八章廿三節及卅八章廿二節也提及。流血可能仍與刀劍連在一起的。瘟疫與刀劍都是十分殘暴的,人在無望中都相繼滅亡。這堣]再提起人與牲畜都一同除滅,神公義的忿怒已十足地表明瞭。──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20「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

 

【結十四21「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將這四樣大災,就是刀劍、饑荒、惡獸、瘟疫降在耶路撒冷,將人與牲畜從其中剪除,豈不更重嗎?」

 

【結十四22「然而其中必有剩下的人,他們連兒帶女必帶到你們這裡來,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為的,要因我降給耶路撒冷的一切災禍,便得了安慰。」

這堛爾雈i說是一個十分突然的轉變,上節論耶路撒冷經歷四樣災禍之後,人與牲畜全都被剪除。但是這堳o指著仍有剩下的人,是黑暗中的亮光,給予人們希望。這是神恩惠的應許,在審判之後仍有餘數,餘下的民不致滅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四23「你們看見他們所行所為的,得了安慰,就知道我在耶路撒冷中所行的並非無故。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得了安慰」是因看見神的罰惡的公義。得安慰不僅因看見神的公義,也看到祂的慈愛。神在除滅人畜之中,仍留下一些餘數。

「就知道」這又是一種「認識的方式」,不但認識耶和華,也認識祂的作為。祂審判的作為並非無故,無人可以否認或埋怨。神的公義必須維護,因為神是絕對公正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