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五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五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十五2「“人子啊,葡萄樹比別樣樹有什麼強處?葡萄枝比眾樹枝有什麼好處?」

葡萄樹常喻為神豐富的福分,在彌賽亞時代實現出來(創四十九11)。葡萄樹喻為以色列在神的栽植下成長,耶和華是園主,葡萄樹不可辜負主人的好意(賽五1)。葡萄樹甚至成為愛的象徵(歌七13,八11),可見這比喻涵義之深。

葡萄樹枝比眾樹枝有甚麼好處?這答覆是否定的。葡萄樹的確不會比別樣樹有強處。但是耶和華看重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在列國確沒有甚麼超鞳A但耶和華選擇以色列,所以若不為神多結果子,就無價值可言。事實上,葡萄樹若在葡萄園中是適得其所,若在樹林中,在眾樹枝之間,就不顯著,也談不到甚麼價值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五27 葡萄樹的比喻和暗喻】和以賽亞的「葡萄園之歌」(賽五17)一樣,以西結也是以葡萄樹暗喻猶大(又見:結十七510)。兩個案例都是以葡萄樹之無用,對比根基穩固的樹木或樹枝,作為它當被毀滅的原因。埃及智慧文學《阿曼尼摩比的教訓》中也有類似的意象,以植物暗喻不加思索便說話的愚昧人。這些人將被連根拔出,焚燒毀滅;因為它們迅速枯萎,一旦拔出便變得沒有價值。《艾拉與伊舜神話》(現存抄本來自主前八世紀)也有將城市比作不結果子之植物的暗喻。在這篇著作中,瑪爾杜克為巴比倫哀悼說,他使這城好像松球般充滿果子,這城卻不出果子。他如果園般種植它,但卻從未嘗過其中的果子。──《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五3「其上可以取木料作什麼功用?可以取來作釘子掛什麼器皿嗎?」

葡萄木不夠堅硬,不能作任何工具,連作釘子也掛不住器皿。「釘子」原是為搭帳篷之用,以賽亞書廿二章廿三、廿五節,釘子要釘在堅固處才可以安穩。撒迦利亞書十章四節,釘子與房角石、弓那麼重要。但是葡萄樹枝都用不上。這種樹枝根本無法作為木料,因為葡萄樹的價值在於果實,不在樹枝。──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五4「看哪,已經拋在火中當作柴燒,火既燒了兩頭,中間也被燒了,還有益於功用嗎?」

 

【結十五5「完全的時候尚且不合乎什麼功用,何況被火燒壞,還能合乎什麼功用嗎?”」

葡萄樹枝在完整的時候,已談不到有甚麼功用,現在已放在火中,更沒有用途可言。枝子兩頭都點燃著火焚燬,可能有歷史的背境;因為北國那一頭已經被亞述焚燬,南國這一頭正被巴比倫焚燒式A那麼還剩中間焦灼的部分仍有功用麼?這中間的一段可能算是餘剩的人在耶路撒冷正苟延殘喘之中。──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五6「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眾樹以內的葡萄樹,我怎樣使它在火中當柴,也必照樣待耶路撒冷的居民。」

這個比喻所說明的,不是一段的真理,而是一項宣告,宣告耶和華的審判。神怎樣處置一個無用的國家,也同樣處置以色列。以色列拒絕神的工作,不願放在神這巧匠手中加工製造(參閱耶18章),那就完全無用。以色列向以葡萄樹自居,引以為榮,現在只看自身的枝條,應自感羞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五7「我必向他們變臉,他們雖從火中出來,火卻要燒滅他們,我向他們變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這埵乎指餘民,他們已經逃脫烈火的審判,但是他們如果仍不悔改,仍必遭受毀壞。怎樣的人仍被火燒滅呢?耶利米書廿三章廿九節耶和華說,我的話豈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鐘麼?凡不遵守神的話,就讓這話如火一般燒毀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五8「我必使地土荒涼,因為他們行事干犯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耶和華宣告的審判是很徹底的,不僅耶路撒冷城遭火焚燬,而且地土也荒涼,是最嚴重的宣告。地土荒涼,是本書中的重複話,可參考六章十四節。都是因為他們行事干犯我耶和華。這是十四章十三節的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