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六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六1「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十六2「“人子啊,你要使耶路撒冷知道她那些可憎的事,」

 

【結十六3「說主耶和華對耶路撒冷如此說:你根本,你出世,是在迦南地,你父親是亞摩利人,你母親是赫人。」

這奡ㄗ鴙{南,是反面的涵義,因為迦南地是被咒詛的(創九25),但是迦南地為神所賜的應許美地。看歷史的根源,是在種族問題。

「你父親是亞摩利人」因為「亞摩利」在亞甲文為「西部的地土」,指敘利亞的中部。亞摩利人是最早移居在巴勒士坦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3 出世是在迦南地】聖經對耶路撒冷描述說它本是耶布斯人的城市(書十八28)。大衛攻取此地,把它變成以色列的首都(撒下五610)。來自主前十九世紀和十八世紀之埃及的碎陶咒詛禱文,和十四世紀的亞馬拿文獻都曾經提及耶路撒冷。以西結如此形容耶路撒冷,是試圖在神開始向猶大提出控訴之時,首先消除百姓對本城引以為傲之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3 父親是亞摩利人,母親是赫人】這句話可分為兩個層面。首先,它正確地描述耶路撒冷──至少耶布斯人的城市──的政治本源是亞摩利人和北敘利亞赫人。亞馬拿文獻對這城的描述證實了這一點。然而在象徵的層面上,神形容耶路撒冷血統混雜(出三8所列之迦南七大種族,在此提到與其中三族的聯繫),就是說這地方及其百姓是完全的敗壞。這地被征服之後,淨化其中的祭偶傳統是以色列人的責任(申七15)。他們不但沒有履行這責任,反而變成了要取代迦南諸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4「論到你出世的景況,在你初生的日子沒有為你斷臍帶,也沒有用水洗你,使你潔淨,絲毫沒有撒鹽在你身上,也沒有用布裹你。」

當嬰孩出生之後,用水清洗之後,要撒上油與鹽。鹽可能也為潔淨之用。然後要用布緊緊地包裹起來。這樣大概要有一週的時間,以後再撒油與鹽。這堭埻z的,主要的為保持清潔。但是這個嬰孩生出來,似沒有得著適當的照顧,幾乎成為棄嬰。尤其是女嬰,在當時是不被重視的,這樣就容易夭折。以色列也是如此,如果沒有耶和華存心的看顧,恐怕早就不能存活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今日的亞拉伯接生婦也有此儀式:給嬰孩剪斷了臍帶之後,接生婦用鹽、水及油塗抹嬰孩全身,用布裹好;七日之後將汙布挪開,然後重新包裹,每七天更換一次,至四十天右右,主要目的可能是以此潔淨嬰孩身體(鹽可能有消毒功效),但這做法也有禮儀作用。──《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六4 新生嬰兒所得的對待】本節所述的都是收生婆的責任。她負責切斷結紮臍帶,用水洗濯新生嬰兒和胎盤,用鹽水潔淨嬰兒的皮膚,最後用毯子包裹嬰兒。嬰兒接著被送到父母面前,讓他們命名。在此所述的是這嬰兒不被接納為家庭的一份子,反棄諸田野,讓神來決定其命運。古代世界經常將收生婆預備產房,照顧新生嬰兒,描繪為神明的角色,于比喻之中尤然。巴比倫《阿特拉哈西斯史詩》的一個段落,將豐饒女神瑪米形容為神明將人類引進世界的收生婆。在埃及的《亞頓讚美詩》中,太陽神亞頓每早以收生婆的身分統管埃及。收生婆的儀式包括供應嬰兒身體的需要,以及象徵式地把他從母腹世界交接到活人世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5「誰的眼也不可憐你,為你作一件這樣的事憐恤你,但你初生的日子扔在田野,是因你被厭惡。」

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情況,正如棄嬰一樣,既是女嬰,就沒有人重視,她被扔在田野,遭人厭惡。在這樣無望的情形下,耶和華憐憫她,兩次提起這字(`b-r),沒有人可憐,耶和華可憐。沒有人為她作這樣的事憐恤她,但是神憐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 遺棄嬰兒】希臘羅馬古典時代和古代近東的文獻,都提及過殺嬰習俗。最近在亞實基倫的挖掘,發現了羅馬─拜占庭(Roman-Byzantine)時代的生動例證,一百具嬰兒的骸骨被棄置在陰溝之中。被殺的通常是女嬰或畸形的嬰兒。原因可能是控制人口或經濟上的需要,因為很多村落都是僅能餵養照料健康的兒童和成人而已。嬰兒的父母把他「扔在田野」也有法律上的意義。他們是放棄一切關乎這嬰兒的權利,讓神及/或其他人「收養」,救他一命。這作法的例子包括摩西被棄於尼羅河(但他不是完全被棄,因為他姊姊奉命察看事態如何發展;出二110),以及亞喀得的撒珥根(不是亞述王撒珥根二世)的誕生傳說。──《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6「“我從你旁邊經過,見你滾在血中,就對你說:你雖在血中,仍可存活;你雖在血中,仍可存活。」

七十士譯本「血」是單數,但希伯來文中是多數,常指流血,可能因未清洗,結果因骯髒而有破損流血,發炎潰爛,是相當嚴重的病狀,若不急求救,很快就會死了。

「對你說,你雖在血中,仍可存活。」原文應作:對在血中的你說:你必存活。在血中存活,照希伯來文的涵義,是有真實的健康。在耶和華的恩惠中,生命力必旺盛。──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7「我使你生長好像田間所長的,你就漸漸長大,以致極其俊美,兩乳成形,頭髮長成,你卻仍然赤身露體。」

耶和華使她成長,如田間的蔬菜果樹一般,漸長而茁壯。這是神的自然界的命令(參閱創一2228,九17)。這也是族長史事所描述的(十七20),蒙神賜福,必昌盛極其繁多。

「優美」原意為高大,高眺十分動人。少女發育得十分健美,「頭髮」原意為「毛髮」,毛髮長齊,表明完全成熟,可以生育,有神的祝福,生兒養女,使家族繁榮。──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8「“我從你旁邊經過,看見你的時候正動愛情,便用衣襟搭在你身上,遮蓋你的赤體,又向你起誓,與你結盟,你就歸於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這是耶和華第二次在她旁邊走過,她已長成,使神喜愛她,將衣襟搭在她身上。這是一種保護的動作,是締結婚姻的決意(參閱得三9)。

遮蓋赤體,遮去她的羞恥,使她有尊榮的感受,這是丈夫對妻子恩慈的動作。起誓與結盟是建立婚姻的關係。──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8 用衣襟搭在你身上】這是丈夫表示願供應妻子需要的法律性兼象徵性的行動。起誓(beri^t)是進一步確定。另一個例子是波阿斯,他在禾場上慷慨地遮蓋路得,同意在村中長老面前作為她的代表(得三9)。──《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9「那時我用水洗你,洗淨你身上的血,又用油抹你。」

她再須經過洗淨的步驟。她在初生時,身上有血,應該清除,也需要用油抹身,保護皮膚。以幼兒處置的方法,現在是新娘準備的工作。身上的血是經期所致的,若有經血,應該清除,行潔淨的禮(利十五19起)。抹油也是新婦應有的潔淨與裝飾。──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9 用油抹你】「沐浴日」是結婚儀式的一部分,抹油象徵照顧這少女的責任由父母轉移給丈夫。舊巴比倫文獻為這典禮提供佐證。中亞述的法律中,男子在將要成為他家庭一份子的女子頭上倒油的作法,可能也是以這典禮為根據。此舉與以西結書十六4中的嬰孩不得照料,形成強烈的對比。──《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10「我也使你身穿繡花衣服,腳穿海狗皮鞋,並用細麻布給你束腰,用絲綢為衣披在你身上。」

繡花衣服是專為皇后製的(詩四十五15),也是為王室婦女所要的(士五30)。海狗皮是最上乘的皮貨,原為供會幕所用(出廿六14)。高貴的女子有細麻佈的衣服(箴卅一22)。所以這些都是高貴的衣服,將這新娘打扮起來,像是貴族的婦女。──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10 繡花衣服】用來製造禮服的繡花布料,是新娘的禮物之一。只有最貴重的布料才會繡花,繡花衣服被視作戰利品(士五30),以及可與其他國家貿易的貨品(結二十七16)。在實用的層面上,漢摩拉比和利皮特—伊施他爾的法典,都將油、五穀、衣著列為丈夫必須供應給妻子的物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10 海狗皮鞋】一般的鞋子是纖維編織品製造,用皮帶(賽五27)綁緊的涼鞋。全用皮制的涼鞋是奢侈品,也是財富和權力的象徵。撒縵以色三世黑色棱桂(主前九世紀)的圖版之一,以及亞述王撒珥根二世年間(主前721705年在位)的壁畫都有精巧皮制涼鞋的例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11「又用妝飾打扮你,將鐲子戴在你手上,將金鏈戴在你項上。」

 

【結十六1112 妝飾】很多慣常用來裝飾女性身體和頭部的飾物,都包括在丈夫在此供應的全套首飾之內(參較:賽三1823較為詳盡的清單)。利百加的結婚禮物(創二十四22)也包括了手鐲,大概兩端都有獸頭裝飾。金煉可能是串珠的項鍊,也有可能是甯魯德象牙雕刻中亞述王室女子所佩戴的那種金屬鏈環。鼻環亦與利百加的飾物相同(創二十四22),耳環大概是橢圓形的圈子,戴在耳環孔上。最為奪目的是金冠或頭巾,與上述幾樣合起來構成統治者妻子的全套首飾,在埃及和亞述藝術中都有對應的例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12「我也將環子戴在你鼻子上,將耳環戴在你耳朵上,將華冠戴在你頭上。」

鼻環是巴勒士坦遊牧者女子的裝飾,可參考創世記廿四章廿二節。7耳環是圓形的裝飾物(民卅一50)。

華冠是在結婚的典禮中須佩戴的,在雅歌三章十一節,雖然那堿O指新郎,其實新婦也戴的,正如中國舊時婚俗中的鳳冠,表示尊貴的身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13「這樣,你就有金銀的妝飾,穿的是細麻衣和絲綢,並繡花衣;吃的是細面、蜂蜜並油。你也極其美貌,發達到王后的尊榮。」

細麵是祭司喜提說的,可在創世記十八章六節,為招待貴賓之用(參閱王上四22)。可見新婦可有這樣的享受,是有王后的身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13 美食】耶和華怎樣在以色列的整個歷史中供應他們食物,如今在這個結婚的象喻中,亦同樣以新郎和丈夫的身分,向新婦耶路撒冷供應最上等的細面、蜂蜜,和油。美索不達米亞的法典將這些主要食品列為妻子每日當得的贍養物品。本節特地指出她把這些用來做餅的最上乘的材料獻給其他神祇時,就被指控有罪(結十六19)。──《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14「你美貌的名聲傳在列邦中,你十分美貌,是因我加在你身上的威榮。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十六15「“只是你仗著自己的美貌,又因你的名聲就行邪淫。你縱情淫亂,使過路的任意而行。」

以色列的失敗,是將神的恩惠來取代賜恩的神。她應該倚靠神,現在卻倚靠美貌與名聲。(參結卅三13──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15 古代世界的娼妓】古美索不達米亞的商業性娼妓和「神聖性服務」(這是賴爾納〔G. Lerner〕的用語)有明確的分界。在楔形文字的文獻中,兩者都用「哈林圖」(h\arimtu)一字來描述(例如在《吉加墨斯史詩》中,「教化」恩基杜的是一位哈林圖)。但無論在社會地位還是在存在的用意上,兩者都有分別。廟宇所提供的神聖性服務與神聖婚姻的儀式有關,目的是保證土地豐饒。女祭司也有好幾個階層。大女祭司是女神伊施他爾/因南娜的代表,瑪爾杜克神據說每晚都會「探訪」她們。此外,還有與外界隔絕的女性品級和與外界較多接觸的納迪圖naditu)。後者有資格擁有財產,做生意,甚至結婚。商業性娼妓在廟宇一帶出沒,其原因與她們在酒館和城門口出沒相同──交通頻繁表示顧客眾多。廟宇的聖僕和一般娼妓都收取費用,但前者須把它奉獻給神明。新婦耶路撒冷有悖常理之處,在於她還要付錢給情夫與他親近。這句話很明顯是指拜祭偶像和離棄與耶和華所立的約。進一步討論可參看:申命記二十三1718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16「你用衣服為自己在高處結彩,在其上行邪淫。這樣的事將來必沒有,也必不再行了。」

「在高處」似在六章三、六節所說的相同。那原是為紀念逝世的人,或一石堆或一石碑,可與巴力宗教的邱壇相似。以色列就在高處以彩衣吸引,好似在高處結彩一樣,可見這堥葡],仍指宗教的敗壞,拜偶像的勾當,是離棄耶和華的舉動,惹耶和華發怒與傷心。──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16 用衣服在高處結彩】聖經再一次用高處(bamo^t)作雙關語,同時形容崇拜偶像的邱壇(在原文是同一個字),和妓女設置在高臺之上色彩繽紛的床。以賽亞書五十七7亦同樣描述過在高山上安設床榻,又在當地獻祭給偶像。箴言七1617警告說,淫婦用鮮豔昂貴的毯子鋪床(參較:結二十三17)──這些上等的染色細麻布,正像以西結書十六10中,神送給新婦耶路撒冷的禮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17「你又將我所給你那華美的金銀、寶器為自己製造人像,與它行邪淫。」

金銀與物質的財寶是耶和華所賜的,以色列人就取這些寶物製作偶像。在他們歷史中不乏事實可以佐證。──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17 男性偶像】美索不達米亞的神聖文獻記載製造這種神像的準確描述。另外又有必須執行的儀式,如「開口」典禮等,給予偶像生命,使之能夠成為神祇能力和臨在的器皿。由於以西結清楚說明這是「男性的偶像」(和合本:「人像」),他的意思可能是個神祇的準確複製品(通常戴著冠冕或高舉長槍)。但也可能這是公牛(參較:出三十二24的金牛犢)或陽具狀的偶像。士師記十七45也在米迦的故事中,提到用貴重金屬製造偶像的例子。──《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18「又用你的繡花衣服給它披上,並將我的膏油和香料擺在它跟前。」

以華美衣服披上,是給偶像錦上添花,因為拜偶像都在於外觀美麗,弄成華貴的樣子。膏油與香料原為婦女裝飾之用,現在當作供物來獻給假神。香料可能當作香來點燃,在偶像面前燒香,是一般敬拜的方式。這些都是指著他們拜偶像的虛妄,是神不喜悅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19「又將我賜給你的食物,就是我賜給你吃的細面、油和蜂蜜都擺在它跟前為馨香的供物。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細麵、油和蜂蜜是在十三節已經提說的,這埵A以「食物」作為一個總稱,也都擺在偶像面前。──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0「並且你將給我所生的兒女焚獻給它。」

獻嬰孩的事,在本書廿三章卅七節再提及。但早在北國已經很盛行了(參閱王下十六3,十七17)。在南國瑪拿西王自己他這樣做(王下廿一6)。在欣嫩子穀的陀斐特,人在那堥洠鄐k經火,獻給摩洛(王下廿三10)。──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0 以人為祭】有關上文對以兒童為祭獻給摩洛的討論,可參看:利未記十八21;申命記十八10的注釋。作為耶和華立約禮物一部分的兒女,竟然在此被「喂」給成為耶路撒冷「情夫」的神祇(和合本「獻給他」,原文直譯「獻給他吃」)。此舉完全符合創造偶像,接著為它穿衣抹油,再給它供應食物的想法。美索不達米亞廟宇禮拜的文獻,記載了與這一切對應的儀式;例如他們每日向神明的偶像供應兩次飲食。然而將兒童當作祭物獻給神明,卻是腓尼基和迦南的習俗。──《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21「你行淫亂豈是小事,竟將我的兒女殺了,使他們經火歸與它嗎?」

神惋惜那些幼兒,他們是無辜的,父母怎可這樣殘忍。耶利米書中提及這事(在二34,三24,七31,十九5,卅二35)。以色列人隨從這樣異教的惡習,早有律法禁止。他們實在是明知故犯。幼兒的生命在神看多麼寶貴,他們怎可那麼殘忍殺害呢?可知異教使人的理智與情緒都墮落,成為瘋狂反常的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2「你行這一切可憎和淫亂的事,並未追念你幼年赤身露體滾在血中的日子。”」

赤身露體,不僅一無所有,也是羞恥的狀態,在本章卅九節及廿三章廿九節再提及。如果當她輥在血中未蒙解救,必早夭折,怎有今日。但今日這樣淪落,實在不堪設想。──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3「“你行這一切惡事之後,(主耶和華說:你有禍了!有禍了!)」

在本節的語句,有這樣的方式:「這事以後」(如在創十五1,廿二1)。這些惡事已經行了,也指神降下的災害。

「有禍了,有禍了」通常是在結語的方式。這也可能是譴責的話。這在七十士譯本是省略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4「又為自己建造圓頂花樓,在各街上作了高臺。」

 

【結十六24 建造圓頂花樓】耶路撒冷為了證明自己是熱心扮演妓女的角色,更在顯眼之處建築圓頂花樓(希伯來原文「格布」geb)。這可能是娼妓之床(見:箴七1617)規格化的表示,其功用是作為妓女的「招牌」,通告她的存在和職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2425 在各街上作了高臺】這裡所用的並不是慣常譯作「神廟」(NIV 的譯文)的字眼。這字在別的經文譯作高臺或山岡(撒上二十二6;原文 rama^,和合本音譯為「拉瑪」),和「格布」(geb)一樣,可能不過是公佈當地有妓女的標記而已。它建築在城中廣場(NIV;和合本:「各街上」)只是因為生意經之故。這女子希望在最多人來往之處,以求保證生意成功。若是回到耶路撒冷偶像崇拜的象喻,這話又令人聯想到所羅門王為他異族妃嬪之神建築的無數祭壇和神廟(王上十一48)。有關各處的拐角建築神廟的討論,可參看:歷代志下二十八24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24-25高臺大概與高處(即邱壇)是同義字。圓頂花樓只在本章有,意義就不十分清楚。或者是指小山阜上建敬拜的地方,他們是要在那堳羺號部C

在街上在巿口,可能指寬廣之場所,是廣場或寬敞的地方,表明他們敬拜偶像是公開的,而且十分招搖,根本沒有顧忌。

她的美貌只是吸引與誘惑的淫態。她對過路的人甘願獻出身體,而且是多次重複的行動。這不是偶然被過犯所勝,而是恆常沉溺在罪孽之中,不知回頭,不肯覺悟,陷入無法自拔。──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5「你在一切市口上建造高臺,使你的美貌變為可憎的,又與一切過路的多行淫亂。」

 

【結十六26「你也和你鄰邦放縱情欲的埃及人行淫,加增你的淫亂,惹我發怒。」

埃及是巴勒士坦南邊的強國,成為牽制亞述與巴比倫的力量。(參王十七4,十八21)。埃及當然有興趣接受以色列人來效忠,埃及是放縱情慾的,貪得無厭,多多益善。這就使以色列因投靠他們,更離棄耶和華,只一眛隨從埃及的假神,不忠的事增多,是屬靈的淫亂,惹神發怒。──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629 埃及、亞述、巴比倫】以西結在此闡述的主題是與外邦結盟的禍患,他按照時間次序列數曾經引誘猶大離棄耶和華的國家。這些聯盟至終都為猶大帶來了毀滅。在以賽亞書三十六6,拉伯沙基是因埃及干涉之故責備希西家。近期一點,西底家表面上與法老森美忒庫二世結盟,導致尼布甲尼撒的軍隊圍攻耶路撒冷(見:耶三十七58的注釋)。亞述強逼猶大作為藩屬,但亞哈斯王自甘順服,在政治上和社會上為亞述提供了更大的利益(見:王下十六3\cs169)。最後在以西結的時代,猶大王繼續維持與迦勒底人的長期邦交。這邦交是希西家與米羅達巴拉但(和合本:「比羅達巴拉但」)的使節所開始的(王下二十1219)。「貿易之地」一語可能表示以西結精明地看出,猶大再次成為古代近東超級強國的經濟和政治遊戲的卒子。──《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27「因此,我伸手攻擊你,減少你應用的糧食,又將你交給恨你的非利士眾女(“眾女”是“城邑”的意思。本章下同),使她們任意待你。她們見你的淫行,為你羞恥。」

這是審判的宣告,似應在廿九節之後。廿八節以色列與亞述的淫行,廿九節以色列與巴比倫的淫行。因此廿七節宣判,使以色列在非利士的手中。

本節的背景可能是在主前七○一年,亞述的西拿基立認為猶大不可靠,去投靠埃及,與埃及聯盟,就索性將他們的土地給了非利士,非利士就妄行逼害的事,並且盡羞辱的能事。神也使他們在物質方面也有缺少,因為神伸手擊打他們。──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7「應用的糧食」:應作「應得的領土」。「交給恨你的非利士」:是指主前七○一年西拿基立攻打猶大之役(參王下十八13);據西拿基立自己的戰役紀錄,他曾將一些猶大城邑交給非利士的亞實突、以革倫、迦特等城邑管理。──《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六27 減少你應用的糧食】新國際本作「削減你的領土」。盟國或藩屬若不履行條約規定的責任,霸主有權採取討伐行動。例如:猶大王希西家拒絕繳納歲貢之時,亞述王西拿基立在年表中記載希西家的領土被削減,交由其他藩屬治理。本段譯作「領土」的字眼(h]oq)包含了雙關的意義。這字一般是指日常配給的糧食(箴三十8;和合本:「減少你應用的糧食」),但在本節立約的背景中,這字則是指以為國家屬於自己,但其實是神賞賜的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28「你因貪色無厭,又與亞述人行淫,與他們行淫之後,仍不滿意。」

淫行是羞恥的事,又是可憎的事,也是惡事。這是十分醜惡的事,但是以色列人沒有覺悟,更不悔改。拜偶像的事與貪色的一般,似乎在迷信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29「並且多行淫亂直到那貿易之地,就是迦勒底,你仍不滿意。”」

「貿易之地」是指迦南,因為迦南是做買賣的人。但是這婸′O迦勒底(參閱十七4)。迦勒底與巴比倫(廿三14-1823節),他們也是耶路撒冷周旋之對象,一直至耶路撒冷被毀,以色列人才知道自食其果,無法歸咎於他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30「主耶和華說:“你行這一切事,都是不知羞恥妓女所行的,可見你的心是何等懦弱!」

凡行這樣的醜惡的事,只是妓女才是慣行的。「不知羞恥」可有不同的解釋。有的解釋為口舌隨意的婦女。有人譯作跋扈的婦人。有的就與中譯詞相同,不知羞恥,沒有道德的意念,肆無忌憚,放縱行為的淫婦。

「懦弱」又可能是「因愛成病」,可見這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健全的。一切都在極不正常的狀態之中。──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31「因你在一切市口上建造圓頂花樓,在各街上作了高臺,你卻藐視賞賜,不像妓女。」

 

【結十六32「哎!你這行淫的妻啊,寧肯接外人不接丈夫。」

 

【結十六33「凡妓女是得人贈送,你反倒贈送你所愛的人,賄賂他們從四圍來與你行淫。」

 

【結十六33-34她是勾引別人與她行淫,她只是願意付出,獲得只是一種滿足。以色列人去隨從外邦人也是如此。她必須向外邦進貢,而且付出極重大的代價也在所不計。在約雅敬投奔埃及,反叛巴比倫。西底家也犯了同樣的錯誤,都是得不償失。她(以色列)與別國不同,差異的就是她的愚妄,她故意違背,做出十分不值得的事。耶路撒冷的以色列人一直在愚妄中錯而又錯。──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34「你行淫與別的婦女相反,因為不是人從你行淫,你既贈送人,人並不贈送你,所以你與別的婦女相反。”」

 

【結十六35「“你這妓女啊,要聽耶和華的話。」

 

【結十六35-36露出下體與傾洩汙穢二者都是指曳]亂的行為。這也是不知羞恥,放縱情慾的淫態。羞恥導致殘忍,缺少理性,為拜偶像,甚至殺害幼兒,流他們的血來當作祭牲,獻給假神。這是屬靈的淫亂,也是道德的淫亂,性與暴力還是連在一起,不可或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36「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的污穢傾泄了,你與你所愛的行淫露出下體。又因你拜一切可憎的偶像,流兒女的血獻給他。」

 

【結十六36 兒女的血】本節重複第20節的指控:耶路撒冷在別神的壇上獻上自己的子女為祭。如詩篇一○六3839所述,此舉非但是可憎之事,更算是犯了聖經中最嚴重的罪行之一:「流無辜人的血」(見:王下二十一16;耶二十六15)。──《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37「我就要將你一切相歡相愛的和你一切所恨的都聚集來,從四圍攻擊你。又將你的下體露出,使他們看盡了。」

這是宣判的話,將所有犯姦淫的,都聚在一起受審。淫婦應受刑罰。丈夫娶那婦人,目的是要建立一個完美的家庭,使家庭在社會中,成為一個完美的單位,堅定社會的生活,以造福人群。現在因妻子的不貞,足以破壞家庭,使社會解體,可見淫亂的罪多麼嚴重。──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38「我也要審判你,好像官長審判淫婦和流人血的婦女一樣。我因忿怒忌恨,使流血的罪歸到你身上。」

耶和華要自任審判官,照律法規定,淫婦應處死刑,神也必自行判處及執行死刑(參閱申廿二22;利二十10)。

淫亂與凶殺有同樣的罪,所以淫婦與流人血的婦女必被判一樣的刑罰。她們是否因對方愛情不專而忿怒忌恨最後以流血為目的?凶殺的原因無論是甚麼,必須算是凶殺的罪。──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39「我又要將你交在他們手中,他們必拆毀你的圓頂花樓,毀壞你的高臺,剝去你的衣服,奪取你的華美寶器,留下你赤身露體。」

他們是指以色列相好的,其實是仇敵,不是情人。他們所做的,完全是拆毀的工作(十三14,廿六412,三十4,卅六3536,卅八20)。他們也作毀壞的工作(廿六912)。

衣服與首飾都除去,就失去了尊貴與華美,留下的只是赤身露體,不僅羞恥,也在窮乏之中。耶和華給予以色列的,全都消失了,他們就不再有尊榮與美麗,因為神的刑罰在他們身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0「他們也必帶多人來攻擊你,用石頭打死你,用刀劍刺透你,」

此處提說刀劍刺透,不知是否指古時那種酷刑?但他們帶多人,猶如軍隊的集合(本書十七17,廿六7,卅二322起,卅八471315)。這堨i能指真正的軍隊,是侵略者前來集合,為攻擊耶路撒冷,是他們被殺,被剝奪淨盡。

「多人」原意為「會眾」,原是指社會民眾集合敬拜,或執行律法,行司法的事,以維謢社會的安寧。──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1「用火焚燒你的房屋,在許多婦人眼前向你施行審判。我必使你不再行淫,也不再贈送與人。」

這堨疵耶路撒冷城為火焚燬,也是耶利米屢次提說的(卅二29,卅四22,卅七8,卅八18)。古時列強奪取一城,必以火焚燒(可參閱王下廿五8起),是有計畫性的破壞與毀滅。

在許多婦女面前,因為婦人是指國家,所以耶路撒冷的毀滅,是在列國面前,眾目昭彰的事。在廿七節非利士眾女,就是指城邑,也是以婦人為表像。耶路撒冷原為淫婦,好似娼妓一樣賣淫。現在既要被毀滅,就「不再贈送與人」,指她無法再賣淫,蹧踐自己了。這是要回溯她原有的恥行(參閱31-34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2「這樣,我就止息向你發的忿怒,我的忌恨也要離開你,我要安靜,不再惱怒。」

這堣ㄛO安慰的話,以為神不再刑罰,神要收回祂的審判。相反地,這堿O說,神不會止息忿怒,一直到祂的刑罰完全施行,毫不留情。到做完這審判的事。「安靜」原意為「休息」,神若不做完審判的事,是不會休息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3「因你不追念你幼年的日子,在這一切的事上向我發烈怒,所以我必照你所行的報應在你頭上,你就不再貪淫,行那一切可憎的事。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十六44「“凡說俗語的必用俗語攻擊你,說:‘母親怎樣,女兒也怎樣。’」

 

【結十六45「你正是你母親的女兒,厭棄丈夫和兒女;你正是你姐妹的姐妹,厭棄丈夫和兒女。你母親是赫人,你父親是亞摩利人。」

從家庭的關係來看,耶路撒冷有母親與姐妹,都是以迦南為根源的。母親是赫人,父親是亞摩利人,已經在第三節提說。現在要包括所多瑪與撒瑪利亞為姐妹,也都有迦南的背景。所多瑪與撒瑪利亞及耶路撒冷二者不盡相同,原應溯源至埃及(參閱23章)。撒瑪利亞原為暗利所建(參閱王上十六23-24),在主前第九世紀的史事。事實上,古代以色列是西部的閃族,嚴格說來,沒有純淨的希伯來人(參閱士一27-36,三1-6)。

她們三個婦人都厭棄丈夫和兒女,沒有特別說到她們淫亂。雖然在廿三章撒瑪利亞與耶路撒冷都是以耶和華為她們的丈夫,卻不將所多瑪與她們並列。這奡ㄗ鴗V夫,主要是為著重兒女。在古時,城巿是居母親的地位,而居民為兒女。在本章二十、廿二節,以西結特別提到兒女作為獻給假神的供物,比一切的淫行更罪惡。所以這堛滬威I是指母親不好好照顧兒女,連父親也有責任,再加上婦女不善待她們的丈夫。這些都是描述城巿的罪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5 母親是赫人,父親是亞摩利人】請參看:以西結書十六3的注釋。以西結不單是指這些迦南民族,更是指多年以來,以色列人無疑已經與他們通婚之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46「你的姐姐是撒瑪利亞,她和她的眾女住在你左邊;你的妹妹是所多瑪,她和她的眾女住在你右邊。」

這堨u提到姊妹,並不強調前後:姐姐或妹妹。事實上所多瑪應該是最早的,在族長時代就存在了(創十四19)。撒瑪利亞在建立的時候,所多瑪已不復存在了。但撒瑪利亞在與耶路撒冷同時存在,比耶路撒冷重要,所以她與其他撒瑪利亞鄰近的城巿,好似眾女一般,成為極大的力量。至於所多瑪,原來並不是很大的地方,但若代表迦南,就成為迦南人在以色列一點餘剩的力量,正如以斯拉記九章一節所提說的。所以所多瑪成為妹妹,只表明殘餘的迦南人。

左邊與右邊,實際是北方與南方。撒瑪利亞在耶路撒冷之北,而餘剩的迦南人以所多瑪代表,則在耶路撒冷之南。耶路撒冷的左右與南北,都是敬奉假神偶像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6 撒瑪利亞和所多瑪】本節的警告十分清楚。北國以色列的首都撒瑪利亞和所多瑪都被神宣判為敗壞,皆已被毀(見:創十九1225;王下十七518)。將撒瑪利亞形容為較年長或「大」姊,可能與這城作為十支派首都的重要性有關。這城於主前九世紀由暗利王所興建(王上十六24),因此遠比大衛的耶路撒冷「年輕」。神選擇在此論及所多瑪的緣故,可能不過因為它被毀的傳統(摩四11)。就城市而言,其創建可能早於耶路撒冷,但鑒於它在創世記十四811被人輕易攻取,它的規模據信沒有耶路撒冷這麼大。──《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47「你沒有效法她們的行為,也沒有照她們可憎的事去作,你以那為小事,你一切所行的倒比她們更壞。」

「你沒有……」可作為一個問話的方式。你不是效法他們的行為?不是也照他們可憎的事去作嗎?

「小事」的譯法因該字不甚清楚而有困難。一般學者都認為應譯為一點點時間、不久、很快,你一切所行的,比他們壞得多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8「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你妹妹所多瑪與她的眾女,尚未行你和你眾女所行的事。」

耶和華指著祂的永生起誓,再一次強調祂嚴正的宣告。所多瑪的罪惡是眾人都公認的。所多瑪的繁榮也是大家從傳說中甚為熟悉。所多瑪罪惡的原因在於太富有正如申命記說八章十二節與卅二章十五節的說法,豐富使人心高氣傲。所多瑪雖然犯罪,但還不及耶路撒冷那麼的罪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49「看哪,你妹妹所多瑪的罪孽是這樣:她和她的眾女都心驕氣傲,糧食飽足,大享安逸,並沒有扶助困苦和窮乏人的手。」

他們的罪孽不僅是淫亂,也不負社會的責任,不去扶助困苦和窮乏的人,在創世記十八章二十節:耶和華說,所多瑪和蛾摩拉的罪惡甚重,聲聞於我。這是甚麼聲音呢?可能是指被欺壓者的呼聲。社會的不法事增多,人只魕韟w樂,許多人都只以財利為主,要不義之財,將自己的逸樂建築在窮人的痛苦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0「她們狂傲,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我看見便將她們除掉。」

「除掉」原意為挪移,在此處必指除滅。這也指日後當以色列人進迦南時,將迦南人除掉。所多瑪是迦南人的代表。──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1「撒瑪利亞沒有犯你一半的罪,你行可憎的事比她更多,使你的姐妹因你所行一切可憎的事,倒顯為義。」

撒瑪利亞與耶路撒冷比較,似乎犯罪還少。姐妹不僅是撒瑪利亞,也有所多瑪,在四十五節也再提及。主題反映在耶利米書三章六至十一節,特別指以色列淫亂的罪。尤其在十一節:背道的以色列,比奸詐的猶大還顯為義。可見耶路撒冷敬奉偶像的罪實在可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2「你既斷定你姐妹為義(“為義”或作“當受羞辱”),就要擔當自己的羞辱,因你所犯的罪比她們更為可憎,她們就比你更顯為義;你既使你的姐妹顯為義,你就要抱愧擔當自己的羞辱。”」

「斷定」一詞,與原意甚有出入。照字義應為「參予」或「代求」,參予的實意為「說項」,就是為耶路撒冷的姐妹說好話,使神仍饒恕她們。

耶路撒冷所犯的罪比她們更為可憎,從字義研究,「可憎」可譯為「可怕」,「令人震驚」。在動詞的用法(Hiphil-Causative idea),表明耶路撒冷自行形成那種可怕的狀態,可見她的罪更是明知故犯,罪不可宥。

「顯為義」是法律的名詞,通常的用意,是指不被定罪,宣判無罪,在比較之下,那兩個大城幾乎可算為無罪。但神既稱她們有罪,並加以毀滅,耶路撒冷怎可倖免?這塈馴以辯論的方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3「我必叫她們被擄的歸回,就是叫所多瑪和她的眾女,撒瑪利亞和她的眾女,並你們中間被擄的,都要歸回,」

復興的應許在此處的重點,在於「被擄的歸回」,「歸回」原意為「恢復」,被擄也指他們困苦的境況,正如約伯記四十二章十節「從苦境轉回」。英譯詞為 Restore their fortunes。現代中文譯本作:「重新繁榮」。

「你們中間」,是指撒瑪利亞與所多瑪的地理環境,在耶路撒冷之南與北,正如四十六節提到的右邊與左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4「好使你擔當自己的羞辱,並因你一切所行的使她們得安慰,你就抱愧。」

「安慰」表明寬容自己,也在神審判臺前求情,究竟罪還未到最壞的地步。有人認為「安慰」一詞也是法律用語,在受審時的辯護,求法官減刑。但是耶路撒冷無法得著寬恕,不得減刑,必須承當應受的刑罰,抱愧不已。──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4「使她們得安慰」:耶路撒冷從前曾嘲笑所多瑪和撒瑪利亞,如今她自己卻遭遇同一收場,成為四圍鄰國辱駡的對象。所多瑪、撒瑪利亞看見耶路撒冷也同樣遭禍,感到自己不是單獨遭殃、因而略得寬慰。──《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六55「你的妹妹所多瑪和她的眾女必歸回原位;撒瑪利亞和她的眾女,你和你的眾女也必歸回原位。」

歸回原位,不是回到罪惡的情況,而是恢復原有的興盛。所多瑪因罪惡而毀滅,早成眾人的俗語。以後耶路撒冷也會成為鄰邦非議的對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6-57「在你驕傲的日子,你的惡行沒有顯露以先,你的口就不提你的妹妹所多瑪。那受了淩辱的亞蘭眾女和亞蘭四圍非利士的眾女都恨惡你,藐視你。」

在耶路撒冷驕傲的日子,是她極盛的時日。那時她的繁榮使她看不見自己的過犯,容易自大,以為自己還能端正,自以為義,無形中就驕傲起來,目空一切。

那時,耶路撒冷認為所多瑪、亞蘭與非利士十分不堪,甚為不齒。他們犯罪作惡,以後遭受毀滅,是應有的刑罰。這是大家都公認的(如摩四11;賽一9起,三9,十三19;耶四十九18,五十40)。

亞蘭是敘利亞(七十士譯本),也有作「以東」(敘利亞文譯本)。在廿五章十二節(提到非利士,是在15節)。卅六章五節,提到以東人心存仇恨,他們是以色列人的仇敵。亞蘭是耶路撒冷的仇敵,這是在其他經文中所未曾提說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657可譯作「在你驕傲的日子裡,當你的惡行還未顯露以先,你的妹妹所多瑪豈沒有成為你的笑柄麼?但現今在你四圍藐視你的人,就是亞蘭(不少古卷作以東)的兒女和她周圍非利士的眾女,都淩辱你」。──《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六57 亞蘭和非利士】和合本之「亞蘭」,新國際本作「以東」。鑒於耶路撒冷被圍時,以東和迦勒底人是盟友(見:詩一三七7),以東人在攻取巴比倫之後得意洋洋,甚或洗劫猶大,是很可能的(見:耶四十九7的注釋)。主前七世紀時,非利士躊躇於敵對和親近巴比倫人之間。例如:亞實基倫就於主前六○四年被尼布甲尼撒劫掠焚城。無論怎樣,耶路撒冷於主前五九七年被攻取,五八七年被摧毀,已足以作為其他國家出言攻擊其中居民的根據。他們可以視耶路撒冷為新所多瑪,作為神針對這敗壞悖逆之國大顯義怒的證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六58「耶和華說:你貪淫和可憎的事,你已經擔當了。」

本節與五十二節相同,只是在五十二節,他們擔當的是羞辱,此處所擔當的是貪淫和可憎的事。本來羞辱就指罪惡而已。但「擔當」一詞原有法律的涵意,所以有的英譯詞就加上「刑罰」,耶路撒冷是因貪淫和可憎的事,而擔當刑罰。──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59「“主耶和華如此說:你這輕看誓言、背棄盟約的,我必照你所行的待你。」

耶路撒冷背棄盟約,是指八節的婚約。又指四十三節她不追念幼年的日子,就是與她建立婚姻的關係,愛顧她。

「輕看誓言」是申命記提說有關聖約的誓言。如果不守約,就是自行咒詛的(申廿九111318起)。──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60「然而我要追念在你幼年時與你所立的約,也要與你立定永約。」

「然而我」,這代名詞是特別著重的,可譯作「唯獨我」。

「立定」不是原有的建立,不是另立一個新約。這堿O指原有的約予以認可與建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61「你接待你姐姐和你妹妹的時候,你要追念你所行的,自覺慚愧。並且我要將她們賜你為女兒,卻不是按著前約。」

「你接待」是指她接受神的恩惠的賜予,可參考民數記卅四章十四節起,也有約書亞記十三章八節及十八章七節承受及得曳ㄦ~。

「姐姐和妹妹」不僅是撒瑪利亞與所多瑪,也包括她們的眾兒女,除這兩大城巿之外,也包括所屬的鄉鎮,都賜給耶路撒冷為女兒。那就是在耶路撒冷為首都的時候,其他都隸屬於她,她成為眾城之母。這也指全國統一,在耶路撒冷之管治之下,如在大猁漯v理之下(卅七15-22)。──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六61「不是按著前約」:神赦免和復興以色列,不可能是按著神先前與他們所立的約,因他們違背了這約(見59),按律法他們應被吞滅(參申卅一1617)。──《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六62「我要堅定與你所立的約(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結十六63「好使你在我赦免你一切所行的時候,心裡追念,自覺抱愧,又因你的羞辱就不再開口。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認識耶和華,也體驗祂赦罪的恩典,就會心堸l念,在神面前羞慚莫名,只有謙卑地靜默。以色列這樣悖逆不忠,耶和華仍願與他們恢復密切的關係,是我們很難明白的,但只知道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賽五十五6-9)。──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