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七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七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十七1 古代世界的寓言和比喻】說故事時使用寓言和比喻,是古代常用的修詞手法。其功用是證明論點,或創造一個聽眾能夠理解或感受的意象。于古代的智慧文學和先知文獻,這一點尤其真確。例如在主前二十世紀埃及之《人和他「巴」的爭論》中,這個意氣消沉者的靈魂對他講了一個比喻,描述死亡及其無可測度之處。另一篇名叫《安肖桑基的教誨》(主前八世紀)的埃及文獻,則以空屋和未婚女子作為有關浪費之寓言的主題。《埃及情歌》(主前十三世紀)裡面充斥了寓言,將美麗的女子形容為茂盛的沼澤、睡蓮蓓蕾、曼陀羅花。埃及哲人奈費爾蒂的異象(主前二十世紀)預言埃及被侵略,並且說沼澤中一隻「怪鳥」的巢,和沙漠獸群出現在尼羅河邊飲水,就是其記號。這些短篇故事和雙關語取悅聽者,又能充分表達講者的論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2「“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家出謎語,設比喻,」

 

【結十七3「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有一大鷹,翅膀大,翎毛長,羽毛豐滿,彩色俱備,來到黎巴嫩,將香柏樹梢擰去,」

這種鷹鳥有大的翅膀,在翅膀的頂端還有翎毛,形狀如翎箭一般,原為轉動飛翔之功能。在頸項,在腿部都有極豐滿的羽毛,所以動作可以非常敏捷。彩色具備,似描寫成繡花的布(參閱士五30;結十六101318,廿六16,廿七71624;詩四十五14)。

此處鷹鳥的敏捷兇暴,是指外邦的侵略者(耶四13,四十八40,四十九22;哈一8;申廿八49)。鷹鳥有時專指君王,蒙耶和華的保護(出十九4;申卅二11)。

利巴嫩山地盛產香柏木,一直為埃及所貪圖與掠取的(王上五28)。利巴嫩的香柏樹,常象徵君王之華貴(士九15;王上五13;王下十四9;賽十32起;歌五15)。──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3 以動物和樹木為題的寓言】動物會說話(見:民二十二2831的注釋),或樹木會交談、行事(見:士九8的注釋)是最常見的一類寓言。古代近東文學中有好幾個例子。例如:亞述《阿希卡爾的言詞》(主前八世紀)記載了一個荊棘和石榴樹之間的對話,爭論彼此的可取之處。在主前十三世紀埃及《兩兄弟的故事》中,弟弟亞奴比斯的牛只警告他說,他嫉妒的哥哥巴他計畫把他殺死。──《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4「就是折去香柏樹盡尖的嫩枝,叼到貿易之地,放在買賣城中。」

香柏樹頂端的嫩枝,是從主幹處長出來的,折去以後,就阻礙了生長與茂盛。這是指大衛家王室中幼嫩的分子,是約雅敬,因為他還是幼王,就遭擄去(王下廿四10-12)。

「貿易之地應指迦南」因為「迦南」之原意為貿易。「迦南」真正原意在閃系語文中應為紫色,因為紫色的染料是從當地盛產之魚殼中取出的,希臘文腓尼基即取義於此一用詞,迦南為貿易之地(可參考箴卅一24及亞十四21)。「買賣城」必指迦勒底,即巴比倫。──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4 貿易之地】有關上文以「貿易之地」形容巴比倫的討論,請參看:以西結書十六29的注釋。這寓言中之「盡尖的嫩枝」大概是指約雅斤王。他和他的王室在主前五九七年被擄。按照巴比倫的食物配給名單,他們被軟禁在尼普爾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4 買賣城】腓尼基人與貿易的關係雖然比較聞名,他們所扮演的其實主要是「中間人」的角色。提供本錢和貨物供他們運輸的人都是以美索不達米亞的城市為根據地(見:賽二十三8)。吸收了各種生意,置諸控制之下的,其實主要是藉君王戰績擴張的迦勒底商業帝國。很多美索不達米亞年表共有的主題,都是君王遠征「至海」,爭取了「利巴嫩的香柏樹」的控制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5「又將以色列地的枝子栽於肥田裡,插在大水旁,如插柳樹。」

「以色列地的枝子」原意為「地土之子」,可能指大衛之曲裔,可參考十三節。以色列當地應有適當的王,並非西底家。西底家雖是大衛家的人,卻不是繼承王位,而是異族的統治者安置的,究竟不算是完全合法的。但是如果觀察上下文,三節的樹梢嫩枝,應為約雅敬,而此處應為西底家。西底家栽於肥田堙A因為他是巴比倫王安置的,條件優厚,有政治的便利。他既成為傀儡,卻受異族王的蔭庇,可插在大水邊。大水可能指幼發拉底河,大河邊,必可得茂繁興盛。──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6「就漸漸生長,成為蔓延矮小的葡萄樹。其枝轉向那鷹,其根在鷹以下,於是成了葡萄樹,生出枝子,發出小枝。」

「生長」與「成為」是兩個動詞,採未完成式(Imperfect),表明逐漸與繼續,在成長的過程中。西底家王原是以卑微的身分,在外族的統治之下,不起頭來。他只像矮小的葡萄樹一樣,仍完全仰仗尼布甲尼撒王,其枝轉向那鷹。枝子矮小,才不致受熱風燻炙而損壞(參閱10節及十九10-12)。──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67 葡萄樹的比喻】請參看:以西結書十五27的注釋。園丁料理這棵葡萄樹的工夫,如把它栽在有充足水源、土地肥沃的地方等,似乎得到了茂盛的成果。但第二隻鷹出現之後,葡萄樹以乎拒絕了園丁的照料,失去了其存在的意義。它向第二隻鷹伸出卷鬚,似乎是要找另一個不必要之水源的樣子。這個反應與預期不符的現象,與以賽亞書五17的「葡萄園之歌」相似。──《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7「“又有一大鷹,翅膀大,羽毛多,這葡萄樹從栽種的畦中向這鷹彎過根來,發出枝子,好得它的澆灌。」

這是第二隻鷹鳥,比較前一隻,就沒有那麼碩大,在描述方面,也比不上。第二大鷹必指埃及,因為埃及不如巴比倫。事實上在五九一年埃及之法老王曾到利巴嫩取木料,是香柏樹的木材,正如第一鷹也曾擰取香柏樹的嫩枝。──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8「這樹栽于肥田多水的旁邊,好生枝子,結果子,成為佳美的葡萄樹。」

「佳美的葡萄樹」是以色列一直嚮往的,「佳美」或譯為「華美」或華貴。這字(~adiu)甚至用以描寫神的名(詩八19),原意也常用於君王之尊。這是當時西底家的夢想,以後投靠埃及,他的君尊身分可以恢復,民族的尊貴可以恢復。但是事實適得其反,因為最後導致整個個家的敗亡,因為他們背逆神,受神的審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9「你要說,主耶和華如此說:這葡萄樹豈能發旺呢?鷹豈不拔出它的根來,芟除它的果子,使它枯乾,使它發的嫩葉都枯乾了嗎?也不用大力和多民,就拔出它的根來。」

鷹必拔出他的根,這必是第一鷹,因遭背叛而採取報復的態度與行動。巴比倫甚至不必發動大批的軍隊與軍力,就可以輕易拔出他的根。只要將根拔出,果子與樹葉自然會枯乾或黴爛。

「發的樹葉」,好似樹葉曾經發動滋長。這是否指以色列確曾得到埃及幫助而增長一時呢?但最後仍被全部毀滅!無可存留。──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10「葡萄樹雖然栽種,豈能發旺呢?一經東風,豈不全然枯乾嗎?必在生長的畦中枯乾了。”」

這奡ㄔX一個新的表像,有關東風的性質,可參閱何西阿書十三章十五節

東風是一種熱風,可使海枯乾(如出十13,十四21及詩七十八26),也可使樹木枯萎,如約拿書四章八節所描述的。 東風來自阿拉伯曠野,在巴勒士坦與巴比倫之間。阿拉伯語(hamsin)原意為「五十」,因為每年有五十日必吹這種熱風。這堛漯F風是指東方的巴比倫,尼布甲尼撒的權力,正如十九章十二節及廿七章廿六節所提說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1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十七12「“你對那悖逆之家說:你們不知道這些事是什麼意思嗎?你要告訴他們說:巴比倫王曾到耶路撒冷,將其中的君王和首領帶到巴比倫自己那裡去。」

 

【結十七12 將其中的君王和首領擄去】鷹和葡萄樹之比喻的解釋,就是約雅斤及其王室於主前五九七年耶路撒冷陷落後,被尼布甲尼撒擄為人質之事(王下二十四617)。約雅斤和受栽培的葡萄樹一樣備受尊重。尼布甲尼撒的官方記錄證明他得到充足的供應。若是按照但以理及其三友的模式,巴比倫似乎很可能計畫同化約雅斤和他的臣子,然後將他們送回耶路撒冷復位,作為巴比倫王的忠心行政官員(但一35)。──《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13「從以色列的宗室中取一人與他立約,使他發誓,並將國中有勢力的人擄去,」

巴比倫王就以從以色列的王室中取一人,必指西底家(王下廿四17)。立約發誓,都是為監督他效忠於巴比倫,使猶大成為帝國的附庸(代下卅六13)。──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13 宗室中取一人】《巴比倫年鑒》記載說,尼布甲尼撒於主前五九七年攻取耶路撒冷之後,將約雅敬王之子約雅斤擄去為質。尼布甲尼撒接著將約雅斤的叔父,約西亞王的第三子瑪探雅立為猶大王。巴比倫王將他改名為西底家,來強調他的藩屬身分(王下二十四17)。──《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14「使國低微不能自強,惟因守盟約得以存立。」

 

【結十七15「他卻背叛巴比倫王,打發使者往埃及去,要他們給他馬匹和多民。他豈能亨通呢?行這樣事的人豈能逃脫呢?他背約豈能逃脫呢?」

他是西底家,他的背叛記載在列王紀下廿四章二十節(耶五十二3),歷代志下廿六章十三節。當時有使者差往埃及,他們是根,彎向那大鷹(本章7節)。西底家所希冀的「澆灌」,是埃及給他馬匹與多民(即馬兵)。由於尼布甲尼撒與他立約,限制他兵力,禁止他備馬兵。──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15 西底家的叛亂和與埃及結盟】儘管受過主前五九七年和約雅斤被擄的教訓,西底家依然妄想背叛巴比倫人。他于在位初期曾與以東、摩押、亞捫、推羅和西頓的使節會面(耶二十七3),並且顯然又和法老森美忒庫二世達成協議(見:耶三十四21的注釋)。有關埃及人軍隊調動的討論,可參看:耶利米書三十七58的注釋。西底家求助之時,法老阿普裡斯至少作出了短暫的回應,但他並不能阻止耶路撒冷陷落。──《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16「他輕看向王所起的誓,背棄王與他所立的約。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定要死在立他作王巴比倫王的京都。」

先知以西結原來不承認西底家是王,是巴比倫立他作王,不會是神的旨意。但是他既向尼布甲尼撒王誓忠,他就必須信守,不可背棄。

他必死在巴比倫王的京都,這是十二章十三節所說的,是神對他的罪行宣判。西底家被擄時,眼睛被剜去,被帶到巴比倫,受苦非常,都是神對他的刑罰,以致他不得善終。──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17「敵人築壘造台,與他打仗的時候,為要剪除多人,法老雖領大軍隊和大群眾,還是不能幫助他。」

 

【結十七17 築壘造台】雖然《巴比倫年鑒》的現存部分並沒有記載耶路撒冷被圍攻(見:王下二十五1),亞述王西拿基立的年表卻記載了主前七○一年的類似戰事。可以假定所作的計畫是長期圍攻,因為他們投資了極多的人力和時間建築攻城坡道和塔架。有關攻城科技的討論,可參看:耶利米書六6;以西結書四2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18「他輕看誓言,背棄盟約,已經投降,卻又作這一切的事,他必不能逃脫。」

「投降」一詞原意為「伸手」,如果照烈王紀下十章十五節,這是合作,照耶利米哀歌五章六節「投降」也是同一個字,伸手是指簽訂盟約,與埃及人所訂約,招致巴比倫的報復。照歷代志上廿九章廿四節與歷代志下三十章八節,是指「順服」或「歸順」,應是此處的涵義。──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18 誓言和盟約】西底家的厄運被歸咎於他沒有遵守誓言,履行條約。國與國之間的條約通常都包括一系列的咒詛,加諸叛盟團體之上。這些條約是雙方各向自己的神宣誓簽署的。這樣一來,條約若遭違犯,懲罰背誓者的責任就落在本國的神祇身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19「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既輕看指我所起的誓,背棄指我所立的約,我必要使這罪歸在他頭上。」

西底家背約是雙重的,因為他向巴比倫立約,表示歸順,是需向神(以色列的神耶和華)起誓,可參閱歷代志下卅六章十三節。古代的赫人的規矩,凡附庸國要向他們本國的神發誓。所以兩造的立約者都需各自向他們的神誓忠守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20「我必將我的網撒在他身上,他必在我的網羅中纏住。我必帶他到巴比倫,並要在那裡因他干犯我的罪刑罰他。」

 

【結十七21「他的一切軍隊,凡逃跑的,都必倒在刀下,所剩下的,也必分散四方(“方”原文作“風”)。你們就知道說這話的是我耶和華。”」

 

【結十七22「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將香柏樹梢擰去栽上,就是從盡尖的嫩枝中折一嫩枝,栽于極高的山上,」

「我」是耶和華自家要作的工,但是這動作卻是大鷹(巴比倫)的。可見巴比倫侵略以色列,是耶和華所准許的。人的行動若沒有神的容許,仍是無法做成。但是神卻不能容許人任意甚至過分的行動。顯然巴比倫擰去巴勒士坦以色列的樹枝。但是神現在幹預,是神自己來摘取,不是巴比倫那種破壞性的行動,而是神親自作建設性的施恩的事。

枝子是指以色列被擄的人,他們可以從被擄之地歸回。但是枝條是彌賽亞的形像(可參考賽十一1;耶廿三5,卅三15以及亞三8,六12)。這嫩技是大衛家出來的彌賽亞,是神所應許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22栽種者不再是巴比倫王而是耶和華自己。基於 自己的恩典,耶和華親自栽種香柏樹的「嫩枝」,這「嫩枝」不再是指約雅斤王(參4),而是指大衛王朝的苗裔彌賽亞。(參賽十一1; 耶二十三5; 卅三15; 亞三8; 12

   「極高的山」:即錫安山,將來萬民流歸的耶路撒冷。(參賽二2; 結四十2; 彌四1)。──《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七22 栽種香柏樹梢的嫩枝】4節的鷹怎樣折去香柏樹頂的嫩枝,如今耶和華亦同樣把一個幼嫩的小枝栽于高山。循這思路,大衛家將會在約雅斤一系得以延續。有關大衛家復興與此相似的園藝象喻,可見於以賽亞書十一1;耶利米書二十三5──《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2223 <syncBible ref=17:22-23>神栽種的香柏樹是指甚麼?】

    以西結以盼望結束了審判的預言。當人們將希望寄託於同外國聯盟的時候,他們就會大失所望,因為只有神才能給他們真正的希望。神說要栽種一棵香柏樹,就是那“彌賽亞”。彌賽亞的國度要蔭庇所有來到祂面前的人(參賽十一15)。這個預言在耶穌基督來臨的時候得以實現。──《靈修版聖經注釋》

 

【結十七23「在以色列高處的山栽上。它就生枝子,結果子,成為佳美的香柏樹,各類飛鳥都必宿在其下,就是宿在枝子的蔭下。」

神將這樹栽在以色列的高山,是「移植」,正如八、十節提說的。這樣的栽植不是在本章的首幾節所提的那種降卑,現在實際是升高,因為神是提拔他的。

「生枝子、結果子」原為形容葡萄樹,因為香柏樹是不結果的。其實在巴勒士坦,香柏樹也有結果的。

「各類飛鳥」必指多種不同的眾鳥,都宿在其下,因為樹枝多,而且長得底,可作飛鳥憩息之處。七十士譯本將「各類飛鳥」改為「各種走獸」。──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23 供百獸棲身的宇宙樹】宇宙樹或「天地惟一之樹」,是很多民族和傳統共有的概念。這樹是美和豐饒的代表。從地的眾水汲取滋養,為它蔭下棲身的所有動物提供蔭庇和食物。在古代近東史料中,這樹的對稱和穩定對死亡有抑制作用,並且構成繼續存在的應許。同樣,在亞述藝術中有一棵典型的生命樹,可能代表君王看顧百姓的角色(見:但四1012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七24「田野的樹木都必知道我耶和華使高樹矮小,矮樹高大,青樹枯乾,枯樹發旺。我耶和華如此說,也如此行了。”」

「田野的樹木」是世上的萬國,看到以色列復興,就知道這是耶和華的作為。他們也因此認識耶和華至高的神。

枯乾與發旺,又是一個尖銳的對比,正如高樹變矮、矮樹變高一樣,都有神權能的作為。神必照所說的實行(可參閱的經文在廿二14,卅六3,又在廿四14與卅七14)。──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七24「田野的樹木」:亦指外邦的國度。

    「高樹」、「青樹」:指巴比倫、埃及等強國。

    「矮樹」、「枯樹」:指以色列。將來神必使殘卑微的大衛王朝升為至高,使枯乾的變為茂盛,使萬邦都知道耶和華的力量和恩典(參路一5155)。──《串珠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