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八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八1「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十八2「“你們在以色列地怎麼用這俗語說:‘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呢?」

「俗語」指大家用的格言,為他們所熟悉的。喫酸葡萄,是否會影響牙齒呢?可能人們有這樣的觀念,葡萄若不成熟必發澀又酸苦(這是用字的涵意,在賽十八5;伯十五33),牙齒必會遲鈍,好似斧頭的邊緣變鈍不利(傳十10「鈍」字也是同一用字)。根據津法的論述,耶和華刑罰惡者,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二十5起,卅四7;民十四18以及申七9起)。──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3「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你們在以色列中,必不再有用這俗語的因由。」

這是神的誓言,表明十分鄭重的聲明,這俗語根本在觀念上有基本的錯誤,所以無法成立。神要藉先知教導他們,讓他們明白。這俗語不可因此將他們自己的罪否認,一切都推諉在列祖身上。審判固然需追討以色列人歷代的罪孽,但也要查問今代他們的過犯。──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4「看哪,世人都是屬我的,為父的怎樣屬我,為子的也照樣屬我,犯罪的他必死亡。」

這堭j調為父的與為子的都應一視同仁,因為神對待人,是在於個人,父親的罪既不必由子來承當,兒子的罪也不需由父來負責。每一個人都須自行向神負責。這原則也在列王紀下十四章五、六節說明,猶大王亞瑪謝沒有治死殺父王之人的兒子,因為各人只為他本身的罪而死。──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5「“人若是公義,且行正直與合理的事,」

 

【結十八59 《亡經》的負面招認】埃及人相信人死之後,他的「卡」(ka)或靈魂要受阿西利斯神的審訊,故此創作了一個課本,供人準備面對這個「大考」,是為《亡經》。它經常繪畫或雕刻在墳墓牆壁的形式,始源于王朝早期時代(主前2500年),起碼直到主前五○○年,仍不斷改進。最常見的部分之一,是以「負面招認」形式自表清白。「我沒有得罪鄰舍」,「我沒有虐待牛只」都是其中的例子。約伯記三十一章與此異曲同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八6「未曾在山上吃過祭偶像之物,未曾仰望以色列家的偶像,未曾玷污鄰舍的妻,未曾在婦人的經期內親近她,」

「山上」指拜偶像之地,喫祭物也是敬拜後的舉動,都是敬奉異教的罪行(參閱撒上九12-13),在邱壇獻祭又喫祭物,可能與以色列人拜金牛犢的罪有關(出卅二6)。

仰望偶像,是指對偶像迷信的倚靠。「仰望」原意也為敬拜表示倚靠的心,如詩篇一百二十一篇一節及一百二十三章一節所提說的。「偶像」的原意為「不潔」,如六章四節所用的字。──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6 在山上吃祭偶像之物】這句話所指的控訴相信是在地方性的邱壇(原文 bamo^t)拜偶像。但不論是聖經還是古代近東律法,都沒有對應的例子可以提供進一步的資料。十六章20節將耶路撒冷的兒童獻給諸神作為食物,以及猶大人被控願意在全地「各高岡、各山頂」上敬拜,都可與此參較。何西阿書四13,記載了另一個譴責高岡神廟之使用的例子。──《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八6 以色列家的偶像】以西結在此似乎是使用王國時代末期甚至被擄時代,與偶像崇拜有關的極端不潔。他的措詞故作不雅,用最粗鄙的語句形容偶像──它與糞便最為相似。──《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八7「未曾虧負人,乃將欠債之人的當頭還給他,未曾搶奪人的物件,卻將食物給饑餓的人吃,將衣服給赤身的人穿,」

「虧負」一詞也出現在四十五章八節(欺壓)及四十六章十八節(奪取),是專指欺壓無助者,奪取他們的物件及有限的財物(耶廿二3),就是利未記廿五章十四、十七節所指的虧負。

「欠債的人的當頭」照出埃及記廿二章廿五節,是指外衣,在晚間應該歸還,給那窮人有遮蓋,不致挨凍。──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8「未曾向借錢的弟兄取利,也未曾向借糧的弟兄多要,縮手不作罪孽,在兩人之間,按至理判斷,」

這堳供借貸的事,向弟兄取利是禁止的(可參閱出廿二25;申廿三19及利廿五30-37,可參閱詩十五5及箴廿八8)。

「多要」是一種高利貸的壓迫,更是不可有的,因為這是欺壓的行為,更令人髮指。

「縮手不作罪孽」是反映聖潔法典的語調(利十九1535)。這堣摒O指不義的事,尤其在法律的過程中,不可再恣意屈枉公正。──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8 古代近東之放債取利】以西結與聖經律法一樣,將貸款收取利息視作不義的行為。有關古代近東金錢借貸的討論,可參看:出埃及記二十二25的注釋;有關古代世界這些地區的金融系統的討論,則可參看:申命記十五11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八9「遵行我的律例,謹守我的典章,按誠實行事。這人是公義的,必定存活。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遵行律例,謹守典章,是一種標準的說法,表明完全的順服(可參閱五6,十一20以及利廿六3)。「按誠實行事」,是指行為有始終如一的信實,至死不逾。以這樣的標準,才可稱為公義的人,必得生命之福。

「必定存活」是以兩個動詞來著重生命,有幾種不同的解釋,有人以為是長壽,有的認為指末世彌賽亞時代來到的福分的應許。但是此處可能是指生命的存活真正的價值,在於與神相交(詩七十三2728)。這樣的生命是完全的、平安的,永享神所賜的福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10-11「“他若生一個兒子作強盜,是流人血的,不行以上所說之善,反行其中之惡,乃在山上吃過祭偶像之物,並玷污鄰舍的妻,」

義人若生逆子,這是第二代的問題,是假定的,為述明公義的原則。「強盜」是指行強暴的罪惡,又是凶殺者,流血的事是以西結書常提的(十六38,廿二3,廿七2345及卅三25)。──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12「虧負困苦和窮乏的人,搶奪人的物,未曾將當頭還給人,仰望偶像,並行可憎的事,」

 

【結十八12-13這與第七節相反,在此處特別提及困苦與窮乏人,說明虧負的對象。提到困苦和窮乏人,在詩篇中多次出現,在法典中可以發現(是在申十五11及廿四14)。在此處沒有提到飢餓與赤身的人,也沒有提及法律程式中屈枉公正,因為第八節特別著重至理的判斷。這樣的惡人是不容存活的,正如利未記十八章與二十章所強調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13「向借錢的弟兄取利,向借糧的弟兄多要。這人豈能存活呢?他必不能存活,他行這一切可憎的事,必要死亡,他的罪必歸到他身上。(“罪”原文作“血”)。」

 

【結十八14「“他若生一個兒子,見父親所犯的一切罪,便懼怕,(有古卷作“思量”),不照樣去作:」

惡人之子不一定受父親的惡而影響,反而轉離罪惡。可能看見其父之罪惡的後果,而感震驚懼怕。「懼怕」一詞(wyr~),與「看見」(wyr~h)極為相似。中譯本加註「思量」,因為看見觀察都引發他思考,理智使他覺醒,不可作惡,因此棄惡就善(可參考的經文在賽四十一5與亞九5),都是看見就害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15「未曾在山上吃過祭偶像之物,未曾仰望以色列家的偶像,未曾玷污鄰舍的妻,」

 

【結十八16「未曾虧負人,未曾取人的當頭,未曾搶奪人的物件,卻將食物給饑餓的人吃,將衣服給赤身的人穿,」

 

【結十八16-17在第七節,將當頭取了之後再還給欠債的人。但此處他未曾取人的當頭,顯然更加仁慈。其餘與第七節相同,只是不提供給食物給饑餓的人,卻同樣將衣服給赤身的人穿。

在第八節只籠統提起「縮手不作罪孽」,但此處說明不害貧窮人。同時未曾提及法律的公正,但說出守法的精神。第八節律例與典章,此處典章與律例,可能沒有特殊的用意。這樣,兒子有公義,決不會因他父親的罪惡而受罰,他必定存活。──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17「縮手不害貧窮人,未曾向借錢的弟兄取利,也未曾向借糧的弟兄多要。他順從我的典章,遵行我的律例,就不因父親的罪孽死亡,定要存活。」

 

【結十八18「至於他父親;因為欺人太甚,搶奪弟兄,在本國的民中行不善,他必因自己的罪孽死亡。」

再將他父親的罪惡歸納,因為欺壓與搶奪是不善的事。欺人太甚,在原意上表明,這原是屈枉不正的事,卻用手段成為合法,佔擄別人的權益,居然理直氣壯,未免過分欺人。提起本國的民,是有「弟兄」之關係,因為以色列是聖約之民,都是同胞,有手足的情,所以搶奪弟兄,是搶奪神,因為大家都同為耶和華的子民。──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19「“你們還說:‘兒子為何不擔當父親的罪孽呢?’兒子行正直與合理的事,謹守遵行我的一切律例,他必定存活。」

 

【結十八20「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兒子必不擔當父親的罪孽,父親也不擔當兒子的罪孽。義人的善果必歸自己,惡人的惡報也必歸自己。」

 

【結十八20 古代近東的個人責任問題】古代近東的社會結構雖然以群體(部落、宗族、家庭)為基礎,文學和哲學的著作之中依然可以看見一縷個人責任的觀念。《吉加墨斯史詩》中有一句話,是例子之一。美索不達米亞神祇伊亞痛斥恩裡勒神,因為他降下洪水並無正當理由:「向犯罪者追討他的罪,向違法者追討其違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八21「“惡人若回頭離開所作的一切罪惡,謹守我一切的律例,行正直與合理的事,他必定存活,不至死亡。」

 

【結十八22「他所犯的一切罪過都不被紀念,因所行的義,他必存活。」

 

【結十八23「主耶和華說:惡人死亡,豈是我喜悅的嗎?不是喜悅他回頭離開所行的道存活嗎?」

 

【結十八24「義人若轉離義行而作罪孽,照著惡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豈能存活嗎?他所行的一切義都不被紀念,他必因所犯的罪、所行的惡死亡。」

這正與廿一、廿二節的情形相反。他原是義人,卻趨向罪孽,行惡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可能先指他拜偶像的罪,當然也包括不義不善的事。他雖然行過多樣的義,但不可因此得到赦罪,神同樣不以「量」來計算,只注意他自甘墮落。神不算過去的,只看現在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25「“你們還說:‘主的道不公平!’以色列家啊,你們當聽,我的道豈不公平嗎?你們的道豈不是不公平嗎?」

可能這是被擄者的怨言。但是先知要以色列民真正來看這問題的本身。神是公平的,祂喜悅惡人的回轉,祂不喜悅義人的轉離。被擄的事不是神不公平,而是人不求公義。在三十節,神必按各人所行的審判,因為廿九節人們又說同樣的怨言,所以神作最後的確定的答案。──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26「義人若轉離義行而作罪孽死亡,他是因所作的罪孽死亡。」

義人轉離義行,表明他的義行本來就不實在,在動機上已經不純正了。他會再去作惡,他的罪性沒有根治。可見他與惡人無異,他既無悔改的心,甚至還不如悔罪的惡人。神刑罰他,又怎可說不公平呢?相反地神的審判實在是義哉誠哉!──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27「再者,惡人若回頭離開所行的惡,行正直與合理的事,他必將性命救活了。」

 

【結十八28「因為他思量,回頭離開所犯的一切罪過,必定存活不至死亡。」

 

【結十八29「以色列家還說:‘主的道不公平!’以色列家啊,我的道豈不公平嗎?你們的道豈不是不公平嗎?”」

「不公平」在原意為在衡量上不平均。這原是動詞「衡量」,稱一稱,是神衡量人的行為(參閱撒上二3;箴十六2;伯卅一6及但五27)。──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30「所以主耶和華說:“以色列家啊,我必按你們各人所行的審判你們。你們當回頭離開所犯的一切罪過。這樣,罪孽必不使你們敗亡。」

「敗亡」原意為絆倒,因為罪孽好似絆腳的石頭,使他們跌倒,站立不住。這使人絆跌的罪好似網羅或陷阱,使他屢次失腳傾跌,最後仍不免一死。

「回頭」是切實地掉轉方向,確為悔改的涵義,回頭是岸,若不掉轉,必致沉淪。十四章六節:「轉臉」,不可再面對罪孽。──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31「你們要將所犯的一切罪過盡行拋棄,自作一個新心和新靈。以色列家啊,你們何必死亡呢?」

「罪過」是指背道與悖逆,故意破壞律法,是明知故犯的罪。七十士譯本作「得罪我」,所犯的一切罪,就是得罪神,故意違背的,盡都拋棄。罪孽已經成為無可負荷的重擔,使人絆跌,使人站立不穩,跌倒下去,必須卸脫,完全拋棄,才可有充分的自由,否則實在動彈不得,力不能勝。

新心和新靈是自作的嗎?這應該是神所賜的(可參閱十一19,卅六26;詩五十一10;耶卅一33)。但是悔改還須我們罪人自發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八32「主耶和華說:我不喜悅那死人之死,所以你們當回頭而存活。”」

 

【結十八<syncBible ref=18>人是否因祖先犯的罪受神懲罰?怎樣理解這章經文的內容?】

    猶大的百姓認為他們受懲罰是因為祖先犯的罪而不是他們自己犯的罪。他們這樣想是因為十誡的教誨(參出二十5)。以西結教導他們說,耶路撒冷的毀滅與前幾代人屬靈上的腐敗有關,但這種觀點,在以色列人的社會生活中導致了宿命論和不負責任。因為百姓誤解了舊約法律,於是以西結便給了他們一項神的新政策。神要分別審判每一個人。雖然我們經常因我們周圍的人犯罪而受牽連,但神不會因為別人犯罪來懲罰我們,而我們也不能用他們的罪來為自己的罪開脫。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向神負責。

  另外,有些猶大百姓使用神的祝福作為他們不順從的藉口。他們認為,因為他們有公義的祖先(十八59),所以他們就能存活。但神告訴他們這不可能,他們是公義祖先的邪惡子孫,所以他們必定滅亡(十八1013),但如果誰轉向了神,誰便得以存活(十八1418)。──《靈修版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