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九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十九1「“你當為以色列的王作起哀歌。」

哀歌不是為激發人們的同情。這埵乎只著重一種習俗與儀式。先知對那些君王首領並不同情,因為他們幹罪使百姓在危害之中,而仍不知悔改。「王」應為諸王,但七十士譯本只用單數字。「王」原意為「首領」。可見這是向政治界的信息,卻採取哀歌的形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1 古代近東的哀歌】哀悼詩歌可以是瀕臨絕境之人的宣告,如詩篇二十二121;或重要人物去世的挽歌(撒下一1727,大衛哀悼掃羅的挽歌);或社群在面對危機時的呼求,如詩篇一三七篇。古美索不達米亞最有名的哀悼詩歌是《吾珥被毀悼詞》。這歌紀念主前二○○四年該城被以攔王金達圖攻取的事蹟。全歌分為十一個詩節。每節從一個角度描述城市毀壞和王朝的衰亡(參較:哀二9)。因此,在城牆和公共建築物重建之時,都會用得著這篇著作。進一步資料可參看:耶利米哀歌注釋的附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九19 獵獅和獅子的象徵】鑒於以色列(賽五29;鴻二1112)、埃及、亞述文獻皆多次提到王族和獅子的關係,以西結使用這個象喻並不令人意外。文獻中多次提到獵獅。這是王族的娛樂,但若有吃人的獅子出現(主前九世紀亞述王亞述納瑟帕二世的一個牌匾上,有一個努比亞人被吞噬的情景),或對村鎮構成威脅時(某份馬里文獻記載使用陷阱捕獵這野獸),獵獅就成了必須的行動。這首「哀歌」所象徵的是猶大最後幾位君王的其中兩位(最有可能是約哈斯和約雅敬)。其雙關意思大概是根據創世記四十九812,雅各對兒子猶大的祝福,稱他為「小獅子」的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九2「說:你的母親是什麼呢?是個母獅子,蹲伏在獅子中間,在少壯獅子中養育小獅子。」

單數「你的」或者只是詩歌的形式,這是拉丁文譯詞的涵義,但七十士譯本的解釋卻不是這樣。這母獅不是約西亞王的母后哈慕他,立拿人耶利米的女兒(王下廿三31)。而是約哈斯與西底家的母親(王下廿四18)。約雅敬是約西亞王的兒子,但他的兒子約雅斤與哈慕他就不直接有血統。可見不是指某母后,而是指那統指猶大的。猶大是獅子,是母獅子。──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3「在它小獅子中養大一個,成了少壯獅子,學會抓食而吃人。」

這是指約哈斯,他在位只有三個月,就被法老尼哥在哈馬地的利比拉鎖禁,帶到埃及,就死在那堙A記載在列王紀下廿三章卅一至卅四節。

關於他怎樣抓食而喫人,只是描寫少壯獅子的強暴,卻無歷史的記載,可能也只是象徵的語句。在創世記四十九章九節雅各的祝福,論猶大是小獅子,學會抓食,因為這是獅子的特性。──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4「列國聽見了,就把它捉在他們的坑中,用鉤子拉到埃及地去。」

列國知道他的叛逆,就要除去他的自由,放在坑中,使他無法肆虐。用鉤子拉走,是在以西結書廿九章四節描寫捉動物的方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5「母獅見自己等候失了指望,就從它小獅子中又將一個養為少壯獅子。」

在小獅子中又將一個養大,那該是約雅斤。約雅敬是法老的傀儡,當然不是猶大王室的盼望,他是效忠於埃及,使猶大人等候了十一年。終於約雅敬在巴比倫攻城之後就死了。猶大就擁他的兒子約雅斤登位。可是他在位也不過三個月,再被巴比倫擄去。──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6「它在眾獅子中走來走去,成了少壯獅子,學會抓食而吃人。」

 

【結十九7「它知道列國的宮殿,又使他們的城邑變為荒場,因它咆哮的聲音,遍地和其中所有的就都荒廢。」

「宮殿」原意為「寡婦」,經文評鑑改為「保障」或宮殿(~lmnwtyw 改為 ~rmnwtm)。「他知道他們的寡婦」,「知道」一詞(y-d-~)可作為性行為(參閱創四1「同房」的原意),這堨i能是指不正常的性行為,可譯為施暴或「強暴」,也是戰爭的慘狀。大多譯詞都作「他破壞他們的保障」。「列國」原只是一個代名詞,而且是單數的,但下句是他們,所以應前後符合。──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7「知道列國的宮殿」:原文作「知道他的寡婦們」,原意不詳。但「知道」于原文似「毀壞」,而「寡婦」于原文似「宮廷」,故整句可能的意思是:「他毀壞他們的宮殿」(有古譯本有類此的譯法)。──《串珠聖經注釋》

 

【結十九8「於是四圍邦國各省的人來攻擊它,將網撒在它身上,捉在他們的坑中。」

 

【結十九9「他們用鉤子鉤住它,將它放在籠中,帶到巴比倫王那裡,將它放入堅固之所,使它的聲音在以色列山上不再聽見。」

「籠子」一詞是照亞甲文的字義(Sigaru),但大多學者認為這不是籠,而是鐵枷,枷住頸項,專為捕捉戰俘之用。以色列山是象徵神特殊的選民,他們現在需面對神的審判,首先是大衛家的眾子已瀕死亡的命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10「“你的母親先前如葡萄樹,極其茂盛(原文作“在你血中”),栽于水旁。因為水多,就多結果子,滿生枝子。」

如果母親是指大衛家,就有極盛的時期,不是像十七章五節西底家得巴比倫的扶持而茂盛,此處是說神的恩惠,因為耶和華賜福大衛家,使他們昌盛。這是神與大珖a所立的聖約,也是應驗神向列祖所立的應許(撒下七章及創1217章)。

這兒提到的水多,不是十七章所提的兩條大河,而是指神有極豐盛的恩惠。「極其茂盛」原文也作「在你血中」。可能應更改這字,而成為「你葡萄園中」。──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1014 葡萄園的比方】以西結的這個象徵和以賽亞的「葡萄園之歌」(賽五17)之間有極強的對應。在兩個案例中,神對葡萄園發怒的原因都是它達不到預期的結果。兩處的植物都沒有扮演其當作的角色。以賽亞的葡萄園出產「壞果子」(NIV;和合本:「野葡萄」)。以西結的葡萄樹「生長高大,枝子繁多,遠遠可見」,但果子卻絕口不提。葡萄樹的一切精力都集中在繼續延長枝子,象徵猶大國及其君王(約雅斤和西底家)的驕傲自大。這兩個葡萄園的命運都是一樣的。它們都要變為荒地,被風吹幹,枝幹折斷,根與枝條一無存留。以西結藉此說明了哀悼的理由,是國家獨立成為過去,神與大衛家所立的約暫無效力。請參看:以西結書十五27──《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十九11「生出堅固的枝幹,可作掌權者的杖。這枝幹高舉在茂密的枝中,而且它生長高大,枝子繁多,遠遠可見。」

「枝幹」是接續的王權,得以連續不斷,正如亞倫的杖會發芽滋長一樣(民十七16起)。這可作掌權者的杖,「杖」為多數字,表明威嚴(Plural of Majesty)。

這枝幹甚至高聳在雲霄之上,甚至遠處也可看見,足見其威榮與影響力。以色列的榮耀也是耶和華的榮耀,她要成為萬國來就的光輝。以色列人一直有這樣的理想,但是他們始終沒有達到,不是耶和華神沒有力量,是他們自己沒有真正仰望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12「但這葡萄樹因忿怒被拔出摔在地上,東風吹幹其上的果子,堅固的枝幹折斷枯乾,被火燒毀了。」

但是外邦侵略的力量來到,將以色列這葡萄樹損壞。這是誰的忿怒,是外邦的權力,不滿以色列的背逆,而在怒中肆意除滅他們?這一定也有神忿怒的刑罰臨到他們,因為神藉戎~邦人施行審判。

「東風」是巴勒士坦夏季特有的炙熱的薰風,足使樹葉枯槁。火是從哪堥茠漫O?可能指炎熱,參閱十七章十節及廿七章廿六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13「如今栽於曠野乾旱無水之地。」

猶大已經歷了戰火的焚橈與破壞,現在還要再遭受擄掠之苦難。他們被擄到外邦,在曠野無水之地,但是他們在那麼艱難的環境中還要生存下去。在外邦是對他們最不利的環境,他們無法得以更新與復興。──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十九14「火也從它枝幹中發出,燒滅果子,以致沒有堅固的枝幹可作掌權者的杖。“這是哀歌,也必用以作哀歌。”」

本節似乎是連續十二節的,因為在那堣鶪w起,都快成為灰燼。也許還有一顆火星,是大衛家的以實瑪利,他要除掉基大利,但後果使猶大更形毀滅(參閱王下廿五2526;耶四十13-四十一10)。

枝幹早已燒掉,沒有掌權的杖,大衛家的王權已經毀壞了。此處可聯想士師記九章十五、二十節的寓言,是約坦特別指責亞比米勒的。火一燒著,從荊棘媯o出,延及利巴嫩的香柏樹。──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