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二十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二十1「第七年五月初十日,有以色列的幾個長老來求問耶和華,坐在我面前。」

這是約雅敬王被擄後第七年,應為五九一年。五月該在夏天,照巴比倫的曆法計算,應為八月十四日。長老來求問的,是有關約雅敬被擄以後的情形以及被擄的前途。(參八1,十四1,)──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1 年代小注】從約雅斤及其王室被擄到巴比倫的那年起算,本節的日期當是主前五九一年八月十五日。若是從約雅斤在耶路撒冷登基當年的開頭起算,這日期則可以是指主前五九三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1 藉先知求問神】人在亂世會尋求默示。按照巴比倫的宗教習慣,看見兆頭出現就要向先知或祭司求取解釋。在其他情況下,歷史事件的發生時,若能求到神的話也很理想。這些長老也有可能是希望能夠藉此表明他們對耶和華的信任。可是,耶利米書也有證據顯示王的代表來找先知,基本上是要命令他宣講一個耶路撒冷得拯救的默示(耶二十一12)。但本段經文並沒有表示他們來見先知有什麼動機。然而鑒於以西結在宣講中回顧曠野的境況,又一再提到以色列早年與埃及的歷史,引起眾長老關注的,可能是埃及法老森美忒庫二世和猶大王西底家之間,可能會成立的協議。學者相信森美忒庫是在主前五九二年首度與西底家接觸。──《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2「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二十2-3從神啟示的方式(2節),引入神對長老來求問先知的反應。神必完全拒絕他們,甚至以誓言(3節)來加強這語氣,祂決不被他們求問。

這些長老可能是受假先知哈拿尼雅的復興預言所影響(參閱耶廿八3起),甚至巴比倫很快就會衰敗,但是要折斷巴比倫王的軛,真是談何容易!──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3「“人子啊,你要告訴以色列的長老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來是求問我嗎?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必不被你們求問。」

 

【結二十4「人子啊,你要審問審問他們嗎?你當使他們知道他們列祖那些可憎的事。」

「審問」一詞在廿二章二節及廿三章卅六節會再重複,原意為宣判罪狀。亞蘭文譯詞作「責備」,他們是應受譴責的。他們受責的不只列祖的罪,而是從列祖起一直到現今,他們自古至今,並未切實離開罪。──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5「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當日我揀選以色列,向雅各家的後裔起誓,在埃及地將自己向他們顯現,說: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耶和華揀選以色列人,是祂與他們建立特殊的關係,這是申命記一書中之要旨。這個用詞「揀選」(bah]ar),在本書唯一出現的,為避免以色列人的錯覺,而在恩典中墮落了。申命記對以色列的勸導(七7起,九4起),現在顯然是失敗了。這堙u起誓」原意為舉手,卻未說明起誓的內容,只表示神嚴正的態度。──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5 舉手起誓】(和合本:向雅各家的後裔「起誓」,原文:「舉手」,新國際本:「舉手起誓」。)聖經中多次提到向天舉手來起誓的作法(見:申三十二40;但十二7)。以西結用這片語十次之多,形容神舉手起誓。描述這動作的經外例證,包括了馬里文獻中「觸摸喉嚨」,以及主前八世紀帕南穆一世(Panammu I)的亞蘭文碑文中,命令被告人向神舉起雙手起誓的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6「那日我向他們起誓,必領他們出埃及地,到我為他們察看的流奶與蜜之地,那地在萬國中是有榮耀的。」

「察看」原意為「窺探」,就是民數記十三、十四章所記述的。七十士譯本為避免這個用詞,就用「預備」一詞。「察看」在民數記十章卅三節為「尋找」。

「那日」就是在五節的「當日」,都是歷史的回顧。耶和華神揀選至引導,都有具體的作為。以西結雖未提到聖約,卻以聖約為基本的信念,使以色列人看見神的恩惠,應有感恩的心。──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6 流奶與蜜之地】這形容可以上溯到出埃及記的敘述。對以畜牧維生的人而言,這話是描繪應許之地土產的豐盛;但對農務來說卻不儘然。奶來自羊群,蜜(大概是指棗的果漿,不是指蜂蜜)是自然的出產。早至《辛奴亥的故事》的埃及文獻,都描述迦南地有豐富的自然資源,農產又豐盛。──《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7「我對他們說:‘你們各人要拋棄眼所喜愛那可憎之物,不可因埃及的偶像玷污自己。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耶和華揀選以色列人,不只是向他們賜福,也給予他們責任必須承擔。耶和華對他們有律法的要求,並且是對每個「各人」。十誡中沒有指明各人,但利未記十九章三節卻指明「你們各人」。

他們必須棄丟那可憎之物,是「偶像」的同義字,所以必須棄絕。這堛滌號野i能專指埃及的,因為他們剛從埃及出來,受埃及的影響極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8「他們卻悖逆我,不肯聽從我,不拋棄他們眼所喜愛那可憎之物,不離棄埃及的偶像。“我就說:我要將我的忿怒傾在他們身上,在埃及地向他們成就我怒中所定的。」

有關他們在埃及的叛逆,先是他們對摩西的拒絕(出五21),不一定是拜偶像的罪。拜偶像、敬奉金牛犢的罪是在出埃及記卅二章,以後約書亞也特別提出他們在埃及事的神(書廿四14)。耶和華對他們的怒氣早就發作了,甚至在他們沒有出離埃及,已經成就祂怒中所定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9「我卻為我名的緣故沒有這樣行,免得我名在他們所住的列國人眼前被褻瀆,我領他們出埃及地,在這列國人的眼前將自己向他們顯現。」

 

【結二十10「這樣,我就使他們出埃及地,領他們到曠野。」

 

【結二十11「將我的律例賜給他們,將我的典章指示他們。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著。」

 

【結二十12「又將我的安息日賜給他們,好在我與他們中間為證據,使他們知道我耶和華是叫他們成為聖的。」

 

【結二十12 安息日為證據】割禮是個人參與盟約的記號(和合本:「證據」)。同樣,以色列集體參與盟約的記號就是守安息日。它和割禮一樣,都是每一代都必須奉行的責任。守安息日和割禮的分別,則在於前者不是只一次的行為,而是必須痡`保持,並且定期藉行動表彰的態度。安息日所紀念的是神的創世,而非覆述十誡的理由,本節指出「眾安息日」(原文直譯;複數可能表示包括以色列所有稱聖的節期)是提醒百姓他們是選民。除他們以外,這記號沒有授與任何民族。因此,安息日和律法一樣,同時成為立約社群一份子的禮物兼標誌。這社群是在出埃及記三十一13成立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13「以色列家卻在曠野悖逆我,不順從我的律例,厭棄我的典章(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著),大大干犯我的安息日。“我就說:‘要在曠野將我的忿怒傾在他們身上,滅絕他們。」

 

【結二十14「我卻為我名的緣故沒有這樣行,免得我的名在我領他們出埃及的列國人眼前被褻瀆。」

 

【結二十15「並且我在曠野向他們起誓,必不領他們進入我所賜給他們流奶與蜜之地,那地在萬國中是有榮耀的,」

 

【結二十16「因為他們厭棄我的典章,不順從我的律例,干犯我的安息日,他們的心隨從自己的偶像。」

【結二十16-17厭棄、不順從與干犯都成為同義字,律法包括典章與律例,二者包括絕對與相對的命令,在命令中尤其以安息日為主要的原則,作為生活的準繩,因為安息日必需分別出來,成為敬拜的日子,而且專一的事奉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17「雖然如此,我眼仍顧惜他們,不毀滅他們,不在曠野將他們滅絕淨盡。’」

 

【結二十18「“我在曠野對他們的兒女說:‘不要遵行你們父親的律例,不要謹守他們的惡規,也不要因他們的偶像玷污自己。」

 

【結二十19「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你們要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

 

【結二十20「且以我的安息日為聖。這日在我與你們中間為證據,使你們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結二十21「只是他們的兒女悖逆我,不順從我的律例,也不謹守遵行我的典章(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著),干犯我的安息日。“我就說:‘要將我的忿怒傾在他們身上,在曠野向他們成就我怒中所定的。’」

 

【結二十22「雖然如此,我卻為我名的緣故縮手沒有這樣行,免得我的名在我領他們出埃及的列國人眼前被褻瀆。」

 

【結二十23「並且我在曠野向他們起誓,必將他們分散在列國,四散在列邦;」

 

【結二十24「因為他們不遵行我的典章,竟厭棄我的律例,干犯我的安息日,眼目仰望他們父親的偶像。」

 

【結二十25「我也任他們遵行不美的律例,謹守不能使人活著的惡規。」

 

【結二十25 不美的律例和惡規】這裡所用的希伯來語字眼,對於正確理解以西結這句爭議甚多的話極為重要。本節所指的不是西乃山所頒佈的律法,也沒有用上「妥拉」一語。譯作「律例」的字眼和第24節中的「命定」(NIV;和合本:「律例」)是同一個字,惟一不同,是這字在該節(照常)是陰性,而不是(本節的)陽性。本節譯作惡「規」之字,一般是指神在法律上之判決。如此,以色列人不忠的結果,就是神的命定對他們不利,其判決對他們的存活構成危害。神使用戰爭、饑荒、瘟疫、外邦軍隊等力量,使以色列遭受蹂躪。──《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26「因他們將一切頭生的經火,我就任憑他們在這供獻的事上玷污自己,好叫他們淒涼,使他們知道我是耶和華。」

 

【結二十26 將一切頭生的經火】以西結的主題是神有毋庸置疑的權力,向萬物發號施令。本節將頭生子獻為祭物的作法,是回應出埃及記十三2所有頭生的人畜都屬乎神的說話。第十災是這一點的明證(出十三1416),但頭生子亦可以藉獻祭(出三十四20)和割禮的奉獻行動(創十七914;出二十二29)「贖回」。然而在腓尼基和迦南的宗教中,獻頭生子為祭卻十分常見(見:申十八10的注釋中,有關「使兒女經火」作為摩洛崇拜一部分的討論)。在比較接近以西結的時代中,亞哈斯和瑪拿西二王都被指控犯了獻兒童為祭的罪(王下十六3,二十一6)。由於這二人身為大衛的子孫,是與耶和華立「永遠的約」之一員(撒下二十三5),他們是律法的維護者,以及神聖與民政命令的執行者。他們的可憎行為很容易便符合了以西結書二十25「惡規」的形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27「“人子啊,你要告訴以色列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的列祖在得罪我的事上褻瀆我,」

 

【結二十27-28馨香的祭牲是指燔祭,完全獻上火祭。奠祭原為素祭。這在七十士譯本並未提說。馨香的供物獻給耶和華,必蒙悅納,但獻給巴力,只有遭神發怒。這是他們褻瀆耶和華的舉動。這原是他們列祖干犯的罪,但以後以色列人仍舊效法這惡俗。──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28「因為我領他們到了我起誓應許賜給他們的地,他們看見各高山、各茂密樹,就在那裡獻祭,奉上惹我發怒的供物,也在那裡焚燒馨香的祭牲,並澆上奠祭。」

 

【結二十2829 非法崇拜】以西結繼續對比履行賜他們「土地、兒女」之立約應許的神,和濫用這些賞賜的以色列人。在此所列的四個崇拜禮儀,可能除了澆奠以外,都是反映崇拜耶和華的儀式。這些行動所以被視為非法,是因為它十分明顯是按照美索不達米亞和迦南的慣例,為「餵養」其他神祇而執行的。獻上這些祭物不能構成「馨香的供物」(見:創八21),顯出是以正確的行動事奉神。反之,這些飲食是根據神明需要定期用膳的信念(見:洪水史詩《吉加墨斯史詩》中饑腸轆轆的神明)。有關其他針對對祭偶行為,以及邱壇和聖樹林之使用的譴責,可參看:以西結書六13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29「我就對他們說:‘你們所上的那高處叫什麼呢?那高處的名字叫巴麻,直到今日。’」

「巴麻」即高處,中譯詞為邱壇。「巴」是走上去,「麻」是甚麼。你上去作甚麼呢?拜偶像真是毫無意義的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30「所以你要對以色列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仍照你們列祖所行的玷污自己嗎?仍照他們可憎的事行邪淫嗎?」

 

【結二十31「你們奉上供物使你們兒子經火的時候,仍將一切偶像玷污自己,直到今日嗎?以色列家啊,我豈被你們求問嗎?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必不被你們求問。」

 

【結二十32「“你們說:‘我們要像外邦人和列國的宗族一樣,去侍奉木頭與石頭。’你們所起的這心意萬不能成就。”」

   木頭與石頭的偶像,在申命記(四28,廿六3664,廿九16)曾經提說,大概是指迦南的自然神教,在耶利米書二章廿七節也曾提說。這大概是他們失望的心態。但有的卻認為是以色列故意叛逆的態度,為引起耶和華的忿怒。但是先知警告他們,他們這樣的想法,根本不會成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32 事奉木頭與石頭】聖經中的先知經常恥笑事奉用金屬、木頭,或石頭製造之神祇的外邦人和以色列人(見:耶五十一1718;何八4)。考古學家發現了一些石制鑄模,可供倒進熔化了的金屬,大規模鑄制偶像。祭偶者以為執行過巴比倫宗教文獻中的「開口」咒語等儀式之後,這些偶像便會負起所代表之神祇的臨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33「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總要作王,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並傾出來的忿怒,治理你們。」

手與膀臂在申命記是神拯救的能力,在此處是審判的動作。耶和華是審判者。祂是治理者,因為祂是公義的君王。

但是提到耶和華的治理,宣告祂是君王,是帶有盼望的語氣。在以色列民族的命運最危急的時機中,擄掠已成鐵一般的事實。然而先知秉承神的旨意,向以色列講出拯救的恩典。審判不在以色列,而在外邦,正如昔日神刑罰埃及人一樣。以色列怎樣從埃及出來,也照樣從被擄之地歸回。所以這是一種展望,等候神的應許可以實現,是新「出埃及」的經驗。──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34「我必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並傾出來的忿怒,將你們從萬民中領出來,從分散的列國內聚集你們。」

 

【結二十35「我必帶你們到外邦人的曠野,在那裡當面刑罰你們。」

 

【結二十35-36外邦人的曠野必是巴比倫與巴勒士坦之間的曠野,確實在地點無法確定,但這婸P其指地點,不如說是一種用詞,也出現在古蘭(Qumran )的戰事誌古卷(War Scroll1:3)。──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36「我怎樣在埃及地的曠野刑罰你們的列祖,也必照樣刑罰你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二十37「我必使你們從杖下經過,使你們被約拘束。」

 

【結二十37「使你們從杖下經過」:神好比牧羊人拿著杖一一數算 的羊,使羊群得以進入羊欄中,凡不屬羊群的就被排拒於外。

「使你們被約拘束」:即領你們遵守約的條款;神有如牧羊人揀選羊群中的羊,被揀選的必須守立約的條款,如出埃及後要遵守摩西的律例與典章一樣。──《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37-38「被約束」原指他們在聖約之約束內,這當然指神恩惠的旨意。有的學者譯為「管教」。也有譯為「煉淨」。更有譯為「數點」,尤其是根據歷代志上九章廿八節「按著數目」。牧羊人在領羊騥i入羊圈時,作確實的數點。

在數點時,祂不能容叛逆者進入以色列地。「除淨」在七十士譯本作「揀選」,是將字根看錯(wbrwty 誤作 wbhrty)。他們雖從被擄之地出來,卻不得歸回故土。──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38「我必從你們中間除淨叛逆和得罪我的人,將他們從所寄居的地方領出來,他們卻不得入以色列地,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結二十39「“以色列家啊,至於你們,主耶和華如此說:從此以後若不聽從我,就任憑你們去侍奉偶像,只是不可再因你們的供物和偶像褻瀆我的聖名。”」

 

【結二十39或譯作:「以色列家啊!至於你們,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們即管去吧!各人去事奉自己的偶像吧!只是將來你們必要聽從我,不再以供物和偶像來褻瀆我的聖名。」──《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40「主耶和華說:“在我的聖山,就是以色列高處的山,所有以色列的全家都要侍奉我,我要在那裡悅納你們,向你們要供物和初熟的土產,並一切的聖物。」

「我的聖山」這一用詞在本書出現,有特別的用意,因為在聖山上悅納他們,是先知特有的信念。這是以色列高處的山(參閱十七23),必指聖殿的所在地。以色列人應在聖山的聖所敬拜。關於這山,「聖山」是以賽亞書特別強調的(如十一9,五十六7,五十七13,六十五1125,六十六20),也在其他書卷出現(如詩二6;珥二1,四17;俄16節)。

「初熟的土產」也包括頭生的牲畜,這兩者兼顧,是七十士譯本及敘利亞譯本的譯詞。

「一切的聖物」是指敬拜者的獻祭歸給神,不再算為屬世的,所以這就表明敬拜者的心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41「我從萬民中領你們出來,從分散的列國內聚集你們,那時我必悅納你們好像馨香之祭,要在外邦人眼前在你們身上顯為聖。」

 

【結二十41「馨香之祭」:代表神的悅納(參創八21),這裡與以色列人獻與偶像的祭成一強烈對比(參結六13; 十六19; 本章28)。

   「在你們身上顯為聖」:耶和華先前不因以色列的妄作胡為消滅他們,免得祂的威名受損,但祂帶領子民回歸本土顯出祂的榮耀和權柄。──《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42「我領你們進入以色列地,就是我起誓應許賜給你們列祖之地,那時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結二十43「你們在那裡要追念玷污自己的行動作為,又要因所作的一切惡事厭惡自己。」

追念」厭惡與知道,是三個步驟在過程中是必有的。這是以色列人在歷史的經歷中體認。六章八至十節也有類似的內容。過去的失敗在現今追念時應該承認並且悔改。厭惡是悔改的舉步。若不是耶和華施行憐憫,為祂自己的名(91422節),並沒有滅絕他們,神報應的公義始終沒有在以色列人身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44「主耶和華說:以色列家啊,我為我名的緣故,不照著你們的惡行和你們的壞事待你們,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結二十45「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二十45-46先知傳耶和華的話,是滴下的預言。滴下好似雨水從雲中掉落(士五4),又以象徵的說法指嘴唇所滴出的話(伯廿九22;箴五3;歌四11)。這是指先知的預言,也可在阿摩司書(七16)及彌迦書(二611)中出現。

如果南方是指地理的環境,那麼耶路撒冷是在巴勒士坦的中部。但通常稱利巴嫩為南方的森林,而本書十七章三節,利巴嫩是指耶路撒冷。可見南方不只是地理的方向,只是一個通稱而已,可能指猶大。──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46「“人子啊,你要面向南方,向南滴下預言攻擊南方田野的樹林。」

 

【結二十46 南方田野的樹林】「尼革」(和合本在本節譯作「南方」,但一般則作「南地」)一詞通常是指猶大以南廣大的沙漠地帶。但以西結在此似乎只是用它來表示方向而已(這作法的其他例子,見:結四十2,四十六9)。尼革並沒有樹木,因此認為本節的「樹林」是指耶路撒冷的說法很有道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47「對南方的樹林說: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火在你中間著起,燒滅你中間的一切青樹和枯樹,猛烈的火焰必不熄滅。從南到北,人的臉面都被燒焦。」

「南方」必指耶路撒冷和聖所,包括以色列全地。火是耶和華的刀劍,具毀滅的力量,是神所施行的審判。林中的火似乎不如刀劍那麼具體,刀劍似更可怕。

先是向南方的樹林宣告審判的信息,然後火將無情地焚燬一切,枯樹與青樹都將燒滅,這也是十七章廿四節所說的,只是在那堣ㄛO焚燒,而是改變。

「人的臉面都被燒焦」好似利未記十三章廿三、廿八節的用字「火斑」,成為不潔淨的毒病。──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48「凡有血氣的,都必知道是我耶和華使火著起,這火必不熄滅。”」

 

【結二十49「於是我說:“哎!主耶和華啊,人都指著我說:‘他豈不是說比喻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