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二十一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二十一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二十一2「“人子啊,你要面向耶路撒冷和聖所滴下預言,攻擊以色列地。」

 

【結二十一3「對以色列地說,耶和華如此說:我與你為敵,並要拔刀出鞘,從你中間將義人和惡人一併剪除。」

神對選民整體施行殺戳,是包括所有的人,甚至將義人和惡人一併剪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3 視敵軍為神明的懲罰】從主前第三千年紀末以降,侵略的軍隊已經被詮釋為被百姓言行激怒之守護神祇刻意作出的行為(《亞甲德的咒詛》形容這是亞甲德帝國亡于古提〔Guti〕族的侵略者手下的原因)。古列的話是這種傳統神學觀念在美索不達米亞的例證。他宣稱巴比倫城陷,是因為瑪爾杜克惱怒拿波尼度之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一4「我既要從你中間剪除義人和惡人,所以我的刀要出鞘,自南至北攻擊一切有血氣的。」

 

【結二十一4-5此處是重複上述的話,但以強調神審判是多麼普遍的事,自南至北,無處無人可以倖免。在這兩節都重複「一切有血氣的」,既指所有的人,審判已遍及全世界。但審判仍先集中在聖地,無人可以使神收回祂的刀劍,祂必有所行動。

「一切有血氣的就知道……」與二十章四十八節相同,都是認識的方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5「一切有血氣的就知道我耶和華已經拔刀出鞘,必不再入鞘。」

 

【結二十一6「人子啊,你要歎息,在他們眼前彎著腰,苦苦地歎息。」

 

【結二十一6-7彎腰表明身體的力量已經失去。腰間原是佩刀的,是力量所在(伯四十16;鴻二1)。膝弱也有類似的描述,如雙膝相碰(鴻10)。現在膝弱而腰疼(參閱賽廿一3),就會`弱無力。他們感到沒有氣力,事實上心也弱,精神衰敗,因為在驚懼中,知道災禍即將來臨。這必是耶和華的日子必有的現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7「他們問你說:‘為何歎息呢?’你就說:‘因為有風聲、災禍要來。人心都必消化,手都發軟,精神衰敗,膝弱如水。看哪,這災禍臨近,必然成就。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二十一8「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二十一8-10這刀劍之歌共分兩節,第一節描述刀劍的鋒利,第二節描述刀劍殺戳的兇猛。論刀劍,因為耶和華是戰士,是早期先知所強調的。阿摩司就描述耶和華用刀劍施行審判(四10,七9,九1)。耶和華命刀劍來執行審判,也在先知書中(如摩九4;耶四十七7,九15,四十九37)。刀劍會消除(賽一20;耶十二12,四十六10;鴻二14等),刀劍會吞喫(賽卅四5及耶四十六10)。

刀劍磨亮之後特別鋒利,殺戳尤其有力。在刀劍之下,樹木都被削除,木杖是被藐視的,因為刀劍可將木杖削去。那就是說,人在刀劍之下,完全無能為力,失去任何抵禦的方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9「“人子啊,你要預言,耶和華吩咐我如此說:有刀、有刀,是磨快擦亮的;」

 

【結二十一10「磨快為要行殺戮,擦亮為要像閃電。我們豈可快樂嗎?罰我子的杖藐視各樹。」

 

【結二十一10「我們豈可快樂嗎?罰我子的杖藐視各樹」:此句原意不詳,可能是一對一答的句子。以色列民目睹劍影,心中以為耶和華向諸國開戰,因此十分雀躍;但歌謠快就指出審判將臨,而且是來到子民身上。此節末句或可譯作「我的兒子藐視(管教的)杖和一切的勸告」。在聖經裡杖經常代表管教和懲罰。(參撒下七14; 箴十三24; 二十二15)──《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一10-13神要先知哀號,因為審判的事已經臨到他們,他們在神刑罰的刀下不能存活。這刀是神的刑罰,卻落戎坏洛狴尬賑I行殺戳的事,神已將刀交給巴比倫的軍隊,放在那首領手中。參閱以西結書廿八章九節,已在殺害的人手中,不能逃脫。

「試驗的事」是指被擄的苦楚,所謂猶大當權的杖,只是木杖而已,為刀劍所藐視,因為刀砍下來,木杖怎可無礙,必歸無有。──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11「這刀已經交給人擦亮,為要應手使用;這刀已經磨快擦亮,好交在行殺戮的人手中。」

刀磨快擦亮,為殺戳牲畜,可以肉食(創四十三16;出廿一37;申廿八31;撒上廿五11)。宰殺牲畜為祭祀之用,也需磨亮,使刀刃鋒快(可參閱耶廿五34,五十一40)。在以賽亞書卅四章二節,是指耶和華在忿怒之日用刀劍來審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12「人子啊,你要呼喊哀號,因為這刀臨到我的百姓和以色列一切的首領,他們和我的百姓都交在刀下,所以你要拍腿歎息。」

 

【結二十一13「有試驗的事,若那藐視的杖歸於無有,怎麼樣呢?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二十一14「“人子啊,你要拍掌預言。我耶和華要使這刀,就是致死傷的刀,一連三次加倍刺人,進入他們的內屋,使大人受死傷的就是這刀。」

這奡y寫兇暴的情形,將刀加倍刺入,甚至三次之多,可說是十分徹底,刀下無情,真是以賽亞書廿七章一節所說的:剛硬有力的大刀。其實這堜珨〞滿A與其是戰爭的刀,不如說是審判的刀。這刀為執行公正,使人們被刀劍所困,無法逃脫。──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15「我設立這恐嚇人的刀,攻擊他們的一切城門,使他們的心消化,加增他們跌倒的事。哎!這刀造得像閃電,磨得尖利,要行殺戮。」

這刀尖利,揮動起來好像閃電,在刀光之閃動下,多人必遭殺滅。所以他們的心怕得好像液體一般都溶化了。他們都倒在城門口,不得逃脫。這就是本節的意義,刀劍攻擊他們的一切城門,也就是在各街道,有誰可以倖免呢?他們都將倒在刀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16「刀啊,你歸在右邊,擺在左邊,你面向哪方,就向那方殺戮。」

現在向刀說話,要刀劍左右揮動,發揮它的威力。刀劍好似武士,在戰場上奔馳,向左,左方多人倒下,向右,右方的人們倒下。有時迎面應敵,也必大為殺戳,因為刀劍下受限制,肆無忌憚,恣意行動,兇猛非常,實在使人驚怕萬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17「我也要拍掌,並要使我的忿怒止息。這是我耶和華說的。”」

耶和華是罰惡的審判主,祂使先知再拍掌,好似祂本來命令的(14節)。祂為使先知有力地傳出這審判的信息,表明神公義的治權,也顯露祂得勝罪惡的大能,這是祂更大的忿怒,一定要完全執行,徹底作成祂公義的審判,才可止息。──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18「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二十一18-19神命令先知又作一番表像的動作。先要定出兩條路,「定」原為「安置」(sim),在本書有四十一次之多。他必須將兩條路畫分出來,這兩條路必須從一地分出來。這一地是四章一節的一塊磚,是一座耶路撒冷城。

這兩條路,在開端必有路標樹立起來。

「手」是路標,好似紀念碑(撒上十五12),和石柱一般(撒下十八18)。可見這是指路的石碑。方向明確地列出,不會有差錯誤認的事。巴比倫王的刀,是神的工具,用來審判祂選民以色列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1820 前往拉巴和耶路撒冷的道路】這個在沙上畫地圖之命令所討論的,是巴比倫軍隊的動向。以西結描繪大軍開到一個岔路之處──這地方最有可能是大馬色──要在當地決定是兵分兩路,還是一起行進。某種兆頭會指導他們取王道(民二十17)南行,前往亞捫首都拉巴(位於約但河東面二十三哩外)。所得的若是另一組預兆,他們會轉往西行,穿越加利利海以北的戈蘭地區。此後軍隊可以南行到伯珊,然後往西穿過耶斯列谷到達米吉多,再循沿海大道南行。又或採取直接的路線,從伯珊沿約但河繼續南行,到達耶利哥才轉西進入猶大山地圍攻耶路撒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一19「“人子啊,你要定出兩條路,好使巴比倫王的刀來。這兩條路必從一地分出來。又要在通城的路口上畫出一隻手來,」

 

【結二十一20「你要定出一條路,使刀來到亞捫人的拉巴;又要定出一條路,使刀來到猶大的堅固城耶路撒冷。」

 

【結二十一20-21現在共有兩條路,一條路是通往亞捫人的拉巴,那是在左邊,就是新約時代的非拉鐵非城,在約但河東二十三哩,雅博河的邊界。另一條是在右邊,通往猶大的堅固城耶路撒冷。堅固城就是有軍事設防之保障。那時亞捫人與鄰邦聯盟,來對敵尼布甲尼撒,猶大也加入這個聯盟。

現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必須作決定,先攻打耶路撒冷,還是先對付亞捫的拉巴。根據列王紀下廿五章六節,尼布甲尼撒在第伯拉他駐防。時在五八九至五八七年。他終於決定先去奪取耶路撒冷,所以由大馬色前進,向南沿托D利士城邑,再到約但河流域。──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21「因為巴比倫王站在岔路那裡,在兩條路口上要占卜。他搖簽(原文作“箭”)求問神像,察看犧牲的肝。」

 

【結二十一21當尼布甲尼撒來到岔路時,他借著搖簽,求問神像,察看祭牲的肝這三種巴比倫人占卜用的方式,來決定先攻耶京還是拉巴。這種做法是當代人用來決定戰策的常見方式。

  「簽」:原文作「箭」,當時搖簽的方法大概是將地名或人名寫在箭上,然放在箭筒裡,搖出其中一枝。──《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一21 路向的兆頭】這決定事關重大,很容易理解尼布甲尼撒為什麼向神明尋求帶領。他所站的地方是岔路口,這是神明活動的重要所在(見:耶六16),又使用各種的占卜方法,決定應該首先攻打哪個敵方城市(拉巴或耶路撒冷)。每個技巧都是特為斷定神祇旨意而執行的。馬里文獻有一個值得重視的對應段落,描述有人需要決定三條路走哪一條時,所作出的求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一21 箭和肝的兆頭】尼布甲尼撒執行箭蔔術──即搖動一束箭枝,在其中挑選一支(和合本:「搖簽」)──並且求問隨軍的家神偶像。經文所用的字眼是「特拉芬」,如今學者已大致公認是指祖先的像,不是神祇的偶像(見:創三十一19的注釋)。最後,他又下令占卜的祭司檢驗羊肝(肝蔔術)。這作法十分普遍,他們甚至用泥製造肝臟的模型,用來教導祭司學徒。──《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廿一21巴比倫王搖簽抑搖箭求問神像?】

答:「因為巴比倫王站在岔路那裡,在兩條路口上要占卜,他搖簽求問神像,察看犧牲的肝」。「搖簽」一詞下有小字:「原文作箭」。搖簽是中文的成語;搖箭乃當時以箭作簽的事實。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箭袋中,有二箭上面分別寫明瞭猶大堅固城耶路撒冷,和亞捫人的拉巴(20)。文理譯本直譯此下半節為:「故蔔以矢問偶像,察牲肝以決從違」(21)。呂振中譯本作「他搖箭簽求問神像」。可知這箭就是王用作掛簽的工具,神像就是具有人形的小偶像(參撒上十九)。肝與血有關係,及被視為生命的寶座;從一頭犧牲的羊肝色澤和記號上,便提供了有關前途的徵兆,結果是決定了先攻耶路撒冷(22),五年之後再攻亞捫(28)。「直等到那應得的人來到」(27),其意思即指西底家王死亡時,大衛家的王國即告結束(2527),直等到彌賽亞來臨的時候(結卅四2324,卅七24,耶廿三56,羅一3,十五12)。――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結二十一22「在右手中拿著為耶路撒冷占卜的簽,使他安設撞城錘,張口叫殺,揚聲呐喊,築壘造台,以撞城錘,攻打城門。」

占卜結果,落在右手,所以尼布甲尼撒可以確定向耶路撒冷進取。這堨L們以撞城錘要叩開城門,軍隊已重重圍困這城,並且在攻擊中發出戰爭的吶喊,隨時準備攻入奪取。

戰爭的吶喊,是戰士為壯士氣。同一個字也可用於宣佈耶和華的日子而有的大聲呼喊(番一14)。有時指戰爭中垂死者的呼叫(耶四31)。──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23「據那些曾起誓的猶大人看來,這是虛假的占卜,但巴比倫王要使他們想起罪孽,以致將他們捉住。”」

但是那些曾起誓的猶太人就是十七章十三、十四節所說的那些以為有聖約安全的人,他們認為耶路撒冷永不淪亡,所以巴比倫王的占卜不正確、不足信。其實這是神許可巴比倫來攻擊以色列的,使他們從災禍中明白罪孽的刑罰使他們無法逃脫,他們在犯罪時就被捉住了(參考這用字在王上十三4,十八40,二十18;王下十14;耶廿六8,卅七13起)。──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24「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們的過犯顯露,使你們的罪孽被紀念,以致你們的罪惡在行為上都彰顯出來。又因你們被紀念,就被捉住。」

 

【結二十一25「你這受死傷行惡的以色列王啊,罪孽的盡頭到了,受報的日子已到。」

這堨H色列王大概是指西底家王,他因背叛巴比倫,不僅受盡侮辱,成為垂死的人一般,所以他罪孽的盡頭到了,受了死傷。他惡貫滿盈,受報的日子已到(參七27,十二10,七12)。「死傷」是罪的盡頭,耶和華的烈怒在他身上(本章29節再重複)。──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26「主耶和華如此說:當除掉冠,摘下冕,景況必不再像先前。要使卑者升為高,使高者降為卑。」

君王首領的尊榮必須除去,冠冕是君王佩戴的,但最早是大祭司的頭飾(出廿八43739,廿九6,卅九2831;利八9,十六4)。君王的冠冕是金的,且鑲有寶石(可參考詩廿一4;撒下十二30以及亞六1114)。冠冕被摘除,王權就此失去。──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26 王的冠冕】按照美索不達米亞文獻和亞述王宮壁畫藝術的形容,王所戴的「冠冕」其實比較像纏頭巾。這頭巾是纏頭數匝的布條,其上遍佈珠寶和金飾,並且精工繡上代表君王權威的標誌。以西結呼籲西底家摘下冠冕,就是命令他交出他權力的主要象徵,因為他已不配穿戴此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一27「我要將這國傾覆,傾覆,而又傾覆,這國也必不再有,直等到那應得的人來到,我就賜給他。”」

「傾覆」三次指完全徹底的傾覆。傾覆原意為「扭曲」,「侵擾」,完全失去常態,以色列民族必須敗亡,耶路撒冷不再有尊榮,傾覆之後面目皆非,幾乎完全失去復興的盼望。

「直等到那應得的人來到。」許多人根據七十士譯本的詞法,作為彌賽亞預言,反映創世記四十九章十節:「直到細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但是此處是指耶和華將祂的審判藉戎@人來實現,甚至是外邦的侵略者尼布甲尼撒。這在以色列人是很難想像的,感到無限之困惑。但這卻是神在歷史中的作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28「“人子啊,要發預言說:主耶和華論到亞捫人和他們的淩辱,吩咐我如此說:有刀,有拔出來的刀,已經擦亮,為行殺戮,使他像閃電以行吞滅。」

 

【結二十一28 亞捫人】亞捫人和猶大一同從事反巴比倫的活動,他們大概是受了埃及人的慫恿。二十一章20節的預兆指示尼布甲尼撒首先攻打耶路撒冷,不攻打亞捫人的首都拉巴。拉巴是現代的卡珥阿山,其遺址是在今日約旦的首都安曼市內,考古學家已經勘測過,部分遺址已被挖掘。人類在這地點及其鄰近地區定居,可以上溯到舊石器時代。亞捫雖然好幾次受到以色列人的統治(見:撒下十二2631),主前六世紀耶路撒冷被毀之後,卻試圖向北擴張統治範圍。按照約瑟夫的記述,耶路撒冷被毀五年之後,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於在位第二十三年(主前582581年)在外約旦發動戰事,使摩押和亞捫都歸在他統治之下。由於主前五九四年之後的《巴比倫年鑒》已經殘缺不堪,這一點現今無法證實。──《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一29「人為你見虛假的異象,行謊詐的占卜,使你倒在受死傷之惡人的頸項上。他們罪孽到了盡頭,受報的日子已到。」

 

【結二十一29「為你見虛假的異象」:可能指亞捫人以占卜及虛假的異象誤導以色列人。另外可能是指亞捫人雖然有了關於亞捫命運的虛假占卜,最終還是被殺滅。──《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一30「你將刀收入鞘吧!在你受造之處、生長之地,我必刑罰你。」

 

【結二十一31「我必將我的惱恨倒在你身上,將我烈怒的火噴在你身上,又將你交在善於殺滅的畜類人手中。」

 

【結二十一31-32惱恨傾倒(參七8,九8,十四19,二十81321)。烈怒的火可參廿二章廿一、卅一節,卅八章十九節。可見這些都是以西結書中信息所著重的。

「畜類人」在七十士譯本是「化外人」,他們野蠻兇暴,指巴比倫人,也可指以後的波斯人。以色列人被交在他們手堙A但以後神的刑罰必在他們身上。流血的事在個人(十八13,卅三4),也在城中(廿二13,廿四7)。他們甚至被遺忘。──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一32「你必當柴被火焚燒,你的血必流在國中,你必不再被紀念,因為這是我耶和華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