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二十三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二十三1「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二十三2「“人子啊,有兩個女子,是一母所生,」

「兩個女子」兩姐妹在年青時與埃及有不正常的關係。耶和華還是憐憫她們,娶為新婦。姐姐阿荷拉(北國)與亞述苟合,耶和華就離開她,她就被殺害,使兒女被擄。這是講述北國的歷史,時在主前七三五至七二二年。撒瑪利亞終被撒珥根奪取。她的妹妹(南國)仍是邪淫的,先是與巴比倫,以後又背棄而轉向埃及。耶和華把他們交給巴比倫的手,使她無法再投靠埃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她們在埃及行邪淫,在幼年時行邪淫。她們在那裡作處女的時候,有人擁抱她們的懷,撫摸她們的乳。」

在埃及行邪淫,可能指拜埃及的偶像,也指在政治上結盟附庸,照二十章五至九節,以色列在早期的歷史曾寄居於埃及,受埃及宗教文化的影響。在列王紀上三章一節,所羅門王曾與埃及王室聯姻,娶埃及的公主,使他以後敬奉偶像,而心偏邪。──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 古代近東的娼妓】有關古代世界之娼妓的討論,可參看:以西結書十六15的注釋。申命記二十三1718的注釋,為祭儀娼妓的問題提供更詳盡的討論。然而以西結所指的,卻是以色列和猶大的祭偶行為:她們從埃及和亞述結識「情夫」(即:其他神祇;又請參較:何一∼三中,何西阿和妻子歌篾的婚姻象喻)。──《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35 歷史中的埃及和亞述】埃及和亞述之間的政治鬥爭,表示以色列和猶大必須和這兩個超級強國維持關係。以西結所譴責的調情行徑,則是小國被逼接受的政治妥協。以色列和猶大與埃及第二十五王朝的法老有無數的接觸,外交互換和聯盟可能都包括在內(如:主前597年埃及出兵為耶路撒冷暫時解圍的聯盟)。黑色棱柱上耶戶向撒縵以色三世跪拜,和提革拉毘列色三世年表記載米拿現朝貢,都是以色列和亞述有邦交的證據。猶大亦需臣服在亞述權勢之下,例如:亞哈斯在敘利亞—以法蓮戰爭中求救(王下十六79),以及希西家向西拿基立的軍隊贖回耶路撒冷(王下十八1316)。此外,瑪拿西在位五十多年,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臣服于亞述霸主的手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4「她們的名字,姐姐名叫阿荷拉,妹妹名叫阿荷利巴。她們都歸於我,生了兒女。論到她們的名字,阿荷拉就是撒瑪利亞,阿荷利巴就是耶路撒冷。」

姐妹倆的名字,根據傳統的解釋,「阿荷拉」原意「她有自己的帳棚」,或簡單說來「她的帳棚」。帳棚是指敬拜的所在。以色列以邱壇為敬拜的地方,是她們自行選擇的,她們設立自己的聖所,卻採取混合的宗教,沒有純正的信仰與敬拜。

「阿荷利巴」原意為「我的帳棚在她之內」。南國在耶路撒冷確有神選立的聖所,這是合法敬拜的地方。可惜猶大的敬拜有名無實,只有外表,沒有實際,成為虛偽的事。所以姐姐的名字表明不忠,妹妹的名字表明不真。

她們是兩姐妹,是南北二個,姐姐是以色列,以撒瑪利亞為代表,妹妹是猶大,以耶路撒冷為中心。──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4「她們都歸於我」:即「她們屬於我」:聖經通常都是以婚約來象徵神與以色列的約(參何二章)。

   「阿荷拉」:意即「她的帳幕」。

   「阿荷利巴」:意即「我的帳幕在她裡面」。二詞的象徵意義不詳,可能是指二女本非埃及屬土居民,也不在那裡出世,她們是屬於沙漠的民族,原住在帳幕中。──《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三5「“阿荷拉歸我之後行邪淫,貪戀所愛的人,就是她的鄰邦亞述人。」

「歸我」原意是「在我以下」或「在我這堙v,是強調以色列與神的關係。他們不重視與神的關係,只注意與亞述的關係,可參考列王紀下十五章十九至二十節及廿九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5責北國與亞述結盟。按北國君王米拿現與何細亞曾向亞述王稱臣納貢(參王下十五1920; 十七3);考古學資料也顯示,在北國耶戶王朝期間,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及亞大得力拉力三世曾自稱接受以色列的進貢。

  「鄰邦」:此字原文乃出自亞述文,應譯作「戰士」。──《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三6「這些人都穿藍衣,作省長、副省長,都騎著馬,是可愛的少年人。」

「藍衣」有譯為紫色衣袍,可能是藍中帶紫,是軍裝的顏色。在廿七章廿四節敘述,推羅的裝運貨物中,有繡花藍色的包袱,但在廿四章七節,有藍色紫色的布。可見藍色與紫色相提並論,為主要的色彩。

在此處就有四種人:軍人戰士以外,還有省長、軍長與騎兵。軍長在中譯詞為副省長,實則為軍事首長,為高級指揮官,也是行政長官,騎著馬的少年人是騎兵,年青健壯,使以色列人攝服。

「省長」可能原為亞甲文,通常為大使,「副省長」也有譯為大使或代表,也來自亞甲文,曾在耶利米書五十一章廿三、五十七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6 穿藍衣】考古學的證據顯示腓尼基沿岸大量采獵骨螺,來供應珍貴的紫色染料(見:結二十七7)。由於需要極大數量的螺,才能從其鰓下腺中提煉足夠的染料來維持整個企業,染料的價格必須極為高昂(進一步資料,見:民四6的注釋)。這些軍官衣著是藍色,證明他們官大錢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6 騎著馬】亞述和巴比倫軍隊都設有騎兵單位(主前九世紀亞述王杜庫提寧努他的年表中已有提及)。然而按照亞喀得語的對應字眼(paras%s%annu),本節的希伯來語字眼(paras%im),似乎更宜解作戰車兵。留意亞哈王在主前八五三年誇誇之役中,提供了二千輛戰車加入聯軍,抵抗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7「阿荷拉就與亞述人中最美的男子放縱淫行,她因所戀愛之人的一切偶像,玷污自己。」

 

【結二十三8「自從在埃及的時候,她就沒有離開淫亂,因為她年幼作處女的時候,埃及人與她行淫,撫摸她的乳,縱欲與她行淫。」

 

【結二十三9「因此,我將她交在她所愛的人手中,就是她所戀愛的亞述人手中。」

 

【結二十三10「他們就露了她的下體,擄掠她的兒女,用刀殺了她,使她在婦女中留下臭名,因他們向她施行審判。」

 

【結二十三11「“她妹妹阿荷利巴雖然看見了,卻還貪戀,比她姐姐更醜,行淫亂比她姐姐更多。」

姐姐以色列北國已經遭受審判,她已經成為前車之鑑,已足夠成為見證,阻止阿荷利巴,臨崖勒馬,不可再犯相同的罪。但是照耶利米書(三6起),猶大的心仍舊剛硬,仍不肯悔改,猶大的罪既與巴比倫結盟,又向埃及誓約。結果自食其果,埃及無力拯救他,而巴比倫將他併吞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12「她貪戀鄰邦的亞述人,就是穿極華美的衣服,騎著馬的省長、副省長,都是可愛的少年人。」

 

【結二十三13「我看見她被玷污了,她姐妹二人同行一路。」

 

【結二十三13-14姐妹二人同行一路,因為她們同被亞述所污辱。以色列北國被亞述所侵,終於被他所佔。猶大當時也被敘利亞的侵略所迫,去投靠亞述,就是在亞哈斯王所作的,雖受以賽亞警告,仍不醒悟,記載在以賽亞書第七章。

南國猶大將迦勒底拜偶像的罪搬來,在耶路撒冷宮殿中也有丹色的房間(參閱耶廿二14)。人像畫在牆上,可謂迦勒底十分普遍的現象,但這也是亞述人所作的,是米所波大米的迷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14「阿荷利巴又加增淫行,因她看見人像畫在牆上,就是用丹色所畫迦勒底人的像,」

 

【結二十三14「迦勒底」:即巴比倫。南國向亞述進貢後,又與巴比倫結盟。巴比倫王曾企圖與希西家聯盟以抗亞述(參王下二十12),約雅敬王時猶大向巴比倫稱臣(參王下二十四1)。──《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三14 人像畫在牆上】士兵、君王,或象徵性活物的圖畫,是美索不達米亞裝飾宮殿門口和牆壁的標準辦法之一(巴比倫伊施他爾門上的龍是一個例子)。譬如說:尼尼微的亞述王宮保存了圍城戰事和出獵場面,以及王族和神祇的肖像。現今對當時士兵的外貌和衣著,軍事技術和武器的認識,很多都是來自這些浮雕。其上的顏料雖然大都剝落,這些圖形很明顯都曾經是色彩鮮明的。其中有些更比真人巨大,用處無疑是威嚇臣民。猶大的首領可能正如以西結所述,是被這些想像中的勢力所誘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1415 迦勒底人的服飾】現存絕大部分的壁畫都是亞述或波斯的,以致巴比倫服飾的細節只有較少的資料,這是很可惜的事。根據現有的畫像,這些人的腰帶必然是繡花的裝飾性衣物(見:賽五27)。圖畫中的巴比倫士兵都是頭戴無沿帽子,或束著末梢有纓絡的發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15「腰間系著帶子,頭上有下垂的裹頭巾,都是軍長的形狀,仿照巴比倫人的形像,他們的故土就是迦勒底。」

有腰帶與頭巾,是官長的裝束,在以賽亞書五章廿七節是描述亞述兵士的樣子,有帶子束在腰間。

「軍長」原意為第三人,可能是指戰車上第三個位子,在列王紀下(七219及十五25)用同樣的字,他是裝甲兵隊的指揮官。

巴比倫與迦勒底應是同義字,但並不完全相同。例如在本章廿三節,特別列出巴比倫人與迦勒底人。如果迦勒底是故土,可能是指通稱,所包含的較廣。巴比倫只是首都的城。──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15 軍長】和合本的「軍長」,新國際本作「戰車軍官」。亞述和巴比倫的戰車通常載有三人:一人負責駕車,一人是配弓配槍的車長,一人負責持盾;後者還需按需要將兵器遞給車長。亞述語稱這人為沙珥舒(s%als%u),本節所用的希伯來語字眼沙利欣(s%ali^s%i^m)可能與這字同源(按照希伯來字根,這字可能與「三」有關)。另一個解釋認為這字是指一名軍階為第三級的軍官。──《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15 迦勒底】主前第六世紀的巴比倫是由外族的迦勒底王朝所統治。這族人于主前九世紀首先在巴比倫南面地區出現。他們的部落結構與鄰近的亞蘭人相似,但卻是另為一族。到了以西結時代,形容一個人是迦勒底人(kasdim),意思就是說這人有高社會地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16「阿荷利巴一看見就貪戀他們,打發使者往迦勒底去見他們。」

 

【結二十三17「巴比倫人就來登她愛情的床,與她行淫玷污她。她被玷污,隨後心裡與他們生疏。」

從歷史的背景看,自約西亞在卡基米施(六○五年)陣亡之後,在巴勒士坦的全境,已經在巴比倫王的強權之下。尼布甲尼撒打敗埃及之後,猶大就成為巴比倫的附庸國。這樣的歸順後果是可以設想的,他雖被玷污,以後仍被生疏與遺棄。這是必然的,因為神不會救拔猶大,任憑她因背棄耶和華而自食其果。──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18「這樣,她顯露淫行,又顯露下體,我心就與她生疏,像先前與她姐姐生疏一樣。」

猶大不是只被巴比倫生疏,實際是遭神生疏棄絕。這原有前車之鑑,因為她姐姐早曾被神生疏,已有歷史的見證,只是猶大非但沒有警覺,也未曾醒悟,這種經驗是必有的,因為神的公義只有再行啟示,祂是公正的,不會偏護,猶大也不可存僥倖的心,神在歷史中的作為,是歷歷可數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19「她還加增她的淫行,追念她幼年在埃及地行邪淫的日子,」

 

【結二十三20「貪戀情人身壯精足,如驢如馬。」

 

【結二十三20-21貪戀情人是一種變態的情慾,是以娼妓或下賤的小妾任遭男子來蹂躪。這堜珒y寫的身壯精足,如驢如馬,是描寫男性在情慾的發洩,完全是獸慾的呈現,可謂是一種性暴行。

這樣的強暴豈不是在以色列早年的時候已經歷過的,那時施暴的是埃及,以後是亞述,在猶大的經驗中,有亞述,更有巴比倫。──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21「這樣,你就想起你幼年的淫行,那時,埃及人擁抱你的懷,撫摸你的乳。”」

 

【結二十三22「阿荷利巴啊,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激動你先愛而後生疏的人來攻擊你。我必使他們來,在你四圍攻擊你。」

本來只論阿荷利巴,現在直接向她說話,有耶和華嚴正的申明,再重述邪淫的後果,使她根本無法逃脫。現在不只是巴比倫,而是多方面的仇敵,可說是四面楚歌,使她無法躲避。況且現在是耶和華使那些仇敵來攻擊,是神所引發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23「所來的就是巴比倫人、迦勒底的眾人、比割人、書亞人、哥亞人,同著他們的還有亞述眾人,乃是作省長、副省長、作軍長有名聲的,都騎著馬,是可愛的少年人。」

比割人見耶利米書(五十21),那是巴比倫之東部亞蘭人,他們曾受亞述王征服,在碑文中有記述。12書亞人也是在底格裡斯河(Tigris)的東部,也屬亞蘭人的部落,為遊牧民族,被稱為Sutu,在以賽亞書廿二章五節。在馬利泥版(Mari Tablets)、亞瑪拿信件(Amarna Letters )以及亞述碑文中可以查到。

「哥亞人」不能確定,從經文評鑑的猜測,也有不同的意見,但照七十士譯本似指有名望的,或受人尊重的,似乎可與下文「有名聲的」相連,可能也是在米所波大米地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23 比割人、書亞人和哥亞人】這幾個族名雖然是指底格裡斯河外地區與巴比倫結盟的種族,名字的含義卻令人心寒:「懲罰、戰鬥口號、尖叫」。比割是個亞蘭的部族(見:耶五十21),提革拉毘列色三世的年表曾經提及他們。書亞大概是指蘇提(Suti)。對於馬里的亞摩利諸王來說,他們是出了名難以管理的一族。哥亞的身分至今未明,部分學者認為他們可能是古提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24「他們必帶兵器、戰車、輜重車,率領大眾來攻擊你。他們要拿大小盾牌,頂盔擺陣,在你四圍攻擊你。我要將審判的事交給他們,他們必按著自己的條例審判你。」

他們巴比倫軍隊終於來攻擊猶大,他們自北方向東進攻巴勒士坦。「北方」是希伯來文沒有的字,是七十士譯本所加註的。在十六章四十節,他們來攻擊,曾用石頭打死以色列人。用石頭打死,是對淫婦的刑罰,所以「攻擊」一詞原有法律的用詞。

巴比倫已經作完備的戰爭計畫,兵器、戰車、輜重車都是攻擊的,而盾牌頂盔是防守的,這些都是十分兇猛戰事必有的準備。──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24 武器和軍備】按照亞述的浮雕,戰車兵所戴的是尖頂的頭盔或纏頭巾,上身穿著鎖子甲,並有圓盾防身。步兵需要有更大的彈性和速度,因此武裝較為輕便,但也佩有大型圓盾。他們的衣服束以一條斜帶,用圓錐形的頭盔保護頭部。每名戰士都用槍、刀、斧,或棒作戰(烏西雅步兵的配備清單,見:代下二十六14)。──《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25「我必以忌恨攻擊你,他們必以忿怒辦你。他們必割去你的鼻子和耳朵,你遺留(或作“餘剩”。下同)的人必倒在刀下。他們必擄去你的兒女,你所遺留的必被火焚燒。」

外邦為征服猶大,而以忿怒來報復猶大的叛逆。其實這是耶和華的忌恨,神是忌邪的,不容異族外邦來替代耶和華(可參閱五13,十六3842)。──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25 面遭毀容】征服者對部分俘虜予以毀容雖非罕見,本節亦有可能是延伸上文婚姻的象喻,在此形容對不貞的阿荷利巴/耶路撒冷的懲罰。以西結可能熟悉中亞述法典或類似的法律,給予丈夫懲罰妻子的權力。按照這些亞述的法律,丈夫有權切除妻子的鼻子,又能損毀姦夫的容貌,或把他變為太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26「他們必剝去你的衣服,奪取你華美的寶器。」

 

【結二十三27「這樣,我必使你的淫行和你從埃及地染來的淫亂止息了,使你不再仰望亞述,也不再追念埃及。」

「淫亂」是以兩個用詞說明,一個是「邪淫」,另一個是「貪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28「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將你交在你所恨惡的人手中,就是你心與他生疏的人手中。」

 

【結二十三29「他們必以恨惡辦你,奪取你一切勞碌得來的,留下你赤身露體。你淫亂的下體,連你的淫行,帶你的淫亂,都被顯露。」

 

【結二十三30「人必向你行這些事,因為你隨從外邦人行邪淫,被他們的偶像玷污了。」

 

【結二十三31「你走了你姐姐所走的路,所以我必將她的杯交在你手中。”」

 

【結二十三32「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必喝你姐姐所喝的杯,那杯又深又廣,盛得甚多,使你被人嗤笑譏刺。」

現在再繼續論述這忿怒的杯,又深又厚指面積很大,容量大,忿怒更多,這都是猶大必需承受的,無法推諉。神的忿怒多,刑罰也多,苦難必是難堪的。這樣她就得承受人們的嗤笑與譏刺。這似是附加的,因為在七十士譯本並無這句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3「你必酩酊大醉,滿有愁苦,喝幹你姐姐撒瑪利亞的杯,就是令人驚駭淒涼的杯。」

「淒涼」原意為「荒涼」,應指地土方面,不是指醉酒者的心情,在七十士譯本就省去這個用詞。姐姐北國以色列已經喝了這杯,但妹妹猶大要再喝,要完全喝下去,甚至喝乾了,神給予的審判是完全的、徹底的,猶大只有完全承受,真正體會耶和華神的公義,公義是多麼可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4「你必喝這杯,以致喝盡。杯破又啃杯片,撕裂自己的乳,因為這事我曾說過。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猶大喝盡了神忿怒的杯,因為這是神所命令的,他無法抗拒。杯喝盡了,就想拋掉而打破。但在敘利亞譯本作「撕裂頭髮」,那就是舉哀的行動了。

「撕裂自己的乳」原意為捶胸,也是舉哀的動作。她的乳任人撫摸,成為淫行的舉動,現在完全成為悲哀的感覺。這句話在七十士譯本與亞蘭文譯本也是沒有提及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5「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忘記我,將我丟在背後,所以你要擔當你淫行和淫亂的報應。”」 

忘記神,是向神不忠貞,犯屬靈的淫亂,是邪淫的行為所致的,廿二章十二節也曾提及。將神丟在背後(可參閱王上十四9,賽卅八17)。將罪扔在背後,不僅赦免,也完全忘記(尼九26)。以色列人卻背叛神,將律法丟在背後,故意不記得。──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6「耶和華又對我說:“人子啊,你要審問阿荷拉與阿荷利巴嗎?當指出她們所行可憎的事。」

「他們可憎的事」是指汙穢的事,拜偶像的玷污的,與外邦人交往與聯盟也是成為汙穢的。以色列既是祭司的團體,若玷污之後不尋求潔淨,應受審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7「她們行淫,手中有殺人的血,又與偶像行淫,並使她們為我所生的兒女經火燒給偶像。」

拜偶像是邪淫的罪。兒女經火更是極大的罪(可參考十六20-21)。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他們是為神而生的,本來就歸給神的,現在卻歸給假神。這是雙重的罪,又犯邪淫又殺兒女流血。這是神十分憎惡的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8「此外,她們還有向我所行的,就是同日玷污我的聖所,干犯我的安息日。」

 

【結二十三38 玷污聖所】以兒童為祭是流無辜人的血,此舉玷污了耶路撒冷百姓的手。但他們竟然在獻上這種祭給其他神祇之後,輕率地進入耶和華的聖所(參較:耶七911)。污穢聖所是十分嚴重的罪名,不但對於個人和全城構成危險(因為被得罪的神祇可能會滅城),甚至更會驅走神明。他們將帶來不潔,就是玷污了神的聖潔,使神的臨在無法逗留(見:結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38 干犯安息日】有關安息日作為盟約關係之記號的討論,可參看:以西結書二十12的注釋。侵犯聖殿的聖潔空間能夠導致失去神的臨在,同樣干犯聖潔時間亦能危害神臨在所維持的均衡。聖所是神安歇之處,是完全均衡的所在。安息日設立給人的目的,是將這段時間保留,讓他們可以在生命中體現這個均衡,同時反映均衡之源。不守安息日就會危害這均衡,使之趨向混沌的狀態。對這些聖日和聖事的褻瀆,直接侵犯盟約協定的核心。在任何古代近東條約中,此舉都能使懲罰或咒詛條款生效。──《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38-39「同日」並不出現在七十士譯本。但在同日玷污聖所,因為他們沒有分別為聖,並不守安息日。再可參考十六章廿三節,干犯聖潔是最嚴重的禍患。

玷污聖所,是他們沒有潔淨卻擅自進入聖所。這樣不將聖的與俗的分開,將聖所褻瀆,是極大的罪。他們又殺了兒女獻給假神偶像,這就是他們所行的,可說是汙穢的行為,神怎能容忍。──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39「她們殺了兒女獻與偶像,當天又入我的聖所,將聖所褻瀆了,她們在我殿中所行的乃是如此。」

 

【結二十三40「“況且你們二婦打發使者去請遠方人,使者到他們那裡,他們就來了。你們為他們沐浴己身,粉飾眼目,佩戴妝飾,」

 

【結二十三40 粉飾眼目】古代近東各地的女子都習慣使用橄欖油和孔雀石(malachite;綠色)或方鉛礦(黑色;見:王下九30的注釋\cf0 )製造的調劑,使眼睛看起來更大,顏色更深。巴比倫史料提到含有輝銻礦(三硫化二銻)的眼影。他們使用裝飾華麗的調色板來磨碎礦石,調和使用。以色列很多鐵器時代第二期的遺址,都挖掘到這些調色板;米吉多是其中之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41「坐在華美的床上,前面擺設桌案,將我的香料、膏油擺在其上。」

 

【結二十三41 華美的床上】淫婦耶路撒冷被形容成與箴言七1023的妓女相差無幾。兩者都用極具吸引人的床榻、香料、甜言蜜語,來勾引情夫。在希臘時代之前,文獻中的躺椅(NIV;和合本:「床」)全部都是位於寢室之中(見:撒下四7;詩六6),不是安放在舉行宴會的大廳裡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41 桌案上的香料膏油】預期進行性活動的淫婦耶路撒冷用香料熏香了臥室(見:歌一3,四10),又預備了膏在頭髮和身上的香油(斯二12)。考古學家在位於盧克索(Luxor)之卡納克神廟複合建築所發現的埃及情歌,也有類似的意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42「在那裡有群眾安逸歡樂的聲音,並有粗俗的人和酒徒從曠野同來,把鐲子戴在二婦的手上,把華冠戴在她們的頭上。」

這似乎是在節期的場合中,大家歡樂喧嚷,成為一種反常的現像。這些酒徒和粗俗的人不是以色列人,而是來自曠野的異邦人。他們在裝扮她們,為要與他們行淫。這他們在裝扮兩姐妹,使她們成為新娘,可供他們洩慾。

這節也可譯作:這些放蕩的群眾發出歡樂的聲音在其中。七十士譯本作:「他們一齊歌唱,聲音流蕩一片。」也有譯為:「這些粗俗與醉酒之徒,將她遺棄,就淪為娼妓。」──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42 酒徒】無論所指的是稱為示巴人(NIV;見:伯一1415;珥三8)的阿拉伯部落,還是喝醉酒的遊牧部落首領(和合本:「酒徒」),本節的重點都是強調這個以流氓和外族人為情夫之淫婦的無恥之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三43「“我論這行淫衰老的婦人說:現在人還要與她行淫,她也要與人行淫。」

 

【結二十三44「人與阿荷拉,並阿荷利巴二淫婦苟合,好像與妓女苟合。」

 

【結二十三45「必有義人,照審判淫婦和流人血的婦人之例審判她們,因為她們是淫婦,手中有殺人的血。”」

這堛爾q人是指審判者,應照公平審問與判罪。審判官應召集眾人開會(十六40,廿三40)。殺嬰孩必應處以極刑(可參考十六41)。──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46「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多人來攻擊她們,使她們拋來拋去,被人搶奪。」

耶和華的審判,是興起多人來攻擊。「多人」原意為軍隊,是外邦的軍隊,成為神刑罰的工具。神必使多人,「使」原為命令詞,是神呼召他們來攻擊,神容許外邦人來攻擊,「拋來拋去」大多譯為使他們驚惶懼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47「這些人必用石頭打死她們,用刀劍殺害她們,又殺戮她們的兒女,用火焚燒她們的房屋。」

 

【結二十三48「這樣,我必使淫行從境內止息,好叫一切婦人都受警戒,不效法你們的淫行。」

這節經文是根據廿七節。這二姐妹的命運,成為眾邦國的鑑戒,因為邪淫必使邦國敗落蒙羞。但是受警戒的不只是邦國,此處是否也指個人,尤其是以色列的婦女,一定要遠離偶像,不可有屬靈的淫亂。婦女的美德在於貞潔,聖潔的國民必須有聖潔的母親成為兒女的楷模。因此,這堹S別提出「一切婦人」,婦道是國之本。──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三49「人必照著你們的淫行報應你們,你們要擔當拜偶像的罪,就知道我是主耶和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