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二十四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結二十四1「第九年十月初十日,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二十四1先知指明他預言的日期──一個非常重要的日期,因以色列的審判終於臨到。

「第九年」:是根據西底家的王朝計算,當年的十月初十日是巴比倫軍隊開始圍困耶京的日子(參王下二十五1; 耶五十二4),相當於主前五八七年一月。──《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四1 年代小注】從西底家即位當年(主前596年)起算,尼布甲尼撒的軍隊就是在主前五八七年一月五日(西底家九年十月〔提別月〕十日;另一個計算法認為這是五八八年一月十五日)開始圍攻耶路撒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四1-2第九年十月初十日,計算起來應是主前五八八年一月十五日,所謂第九年,是約雅敬作王的年數。巴比倫的軍隊更加迫近(可參考王下廿五1;耶五十二4及廿九1)。以後被擄時期,以色列每逢十月都要禁食,就是紀念耶路撒冷城被圍的困難(參考亞八19)。──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2「“人子啊,今日正是巴比倫王就近耶路撒冷的日子,你要將這日記下。」

 

【結二十四3「要向這悖逆之家設比喻,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將鍋放在火上,放好了,就倒水在其中,」

「鍋」這是一個鐵鍋或銅鍋,也許因金屬的性質才會有長h的現象。這鍋必須放在火上,在鍋內放了肉,就倒了水,可燉得爛(參考撒上二13起)。──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3 鍋子】這類鍋子通常是陶瓷製造的寬口壇,但這個卻是銅制的(11節)。若供聖殿使用,則用銀子或金子製造。這種鍋子有好幾個不同的大小,可以擱在灶臺上,或如列王紀下四38的描述,在石砌的三腳架上火燒。煮食用的鍋子在先知默示中出現,可參看:耶利米書一13的「燒開的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四4「將肉塊,就是一切肥美的肉塊,腿和肩都聚在其中,拿美好的骨頭把鍋裝滿。」

肉類最好的部分,應是腿和肩,可謂是上肉。「裝滿」是在七十士譯本所缺如的。美好的骨頭在原意上是應加上「每塊」,可見在未煮之前,先有十分精密的選擇。──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5「取羊群中最好的,將柴堆在鍋下,使鍋開滾,好把骨頭煮在其中。”」

柴堆在鍋下,一生火,就可弄熱鍋中的水,將骨放在其中,必可煮熟。這堭N每一步驟說得清楚,卻沒有提到生火,大概提到柴,必會點燃起來。將柴堆在下面,也在原文中沒有柴字,卻可明白「堆」,必指堆聚起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6「主耶和華如此說:“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就是長鏽的鍋。其中的鏽未曾除掉,須要將肉塊從其中一一取出來,不必為它拈鬮。」

這些原來都是特選的上肉,現在必須全部取出來,沒有選擇的餘地。「為他拈鬮」原意為選擇或挑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6 鍋和鬮】以西結形容為污染或有病的大概是鍋中所盛裝之物(肥美的肉塊,4節),不是鍋子本身。拈鬮是用來決定哪一塊肉當保留作特殊用途(大概是給聖殿的禮物)。但在這個模擬之中,這些雖是上等的肉塊,卻因為已經敗壞,沒有資格作為聖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四7「城中所流的血倒在淨光的磐石上,不倒在地上,用土掩蓋。」

城中不潔淨,是因為有流血的事實。照利未記的觀念,人的生命在血中,血是能力的所在。所有的活物生命都在血中。血是無法遮蓋的,土也無法使其湮沒,因為血會在地媯o出冤聲,甚至在人世第一件兇殺的案件,血有聲音從地堳s告(創四10)。──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7 倒血】血是生命的精華,所以以色列人不得食用。請參看:申命記十二16;利未記十七1112的注釋。然而本段的論點卻不是血的食用,而是血的暴露。動物的血倒出之後必須用土掩蓋(利十七13)。暴露於外的血會從地中呼求報復(創三十七26)。──《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四78血是生命的根源,以色列人被禁止吃血,宰牲的血要倒在地上,用土掩蓋(參利十七13; 申十二16)。把血倒在光淨的磐石上,使它不得掩蓋,是代表罪惡未獲伸冤,神必追究(參創四10; 伯十六∼十八; 賽二十六21)。由於耶京的罪惡昭彰,雖然居民四散,神仍要追討他們的罪。──《串珠聖經注釋》

 

【結二十四8「這城中所流的血倒在淨光的磐石上,不得掩蓋,乃是出於我,為要發忿怒施行報應。」

血暴露出來,眾目昭彰,為要施行報應,這是自然的定律,一種因果的原則。這是道德律,報血仇,在以色列人看是鞏固社會的力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9「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禍哉!這流人血的城,我也必大堆火柴,」

 

【結二十四9-10耶和華大堆火柴,存心把火k旺,祂是廚師,為煮肉而生忖j火,也是祂忿怒的火k得更旺了。

「把湯熬濃」只是意譯,因為希伯來文原意為「膏油」,將湯熬得好似油膏,是否是熬得太濃,不成湯水。七十士譯本與拉丁文譯本作「熬湯越來越少」,就成為十分濃稠的湯了。倒出濃湯,鍋底一乾,骨頭就會烤焦,是另一種翻譯。──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10「添上木柴,使火著旺,將肉煮爛,把湯熬濃,使骨頭烤焦。」

 

【結二十四10 把湯熬濃】主前十八世紀巴比倫的菜譜顯示,葷食和燉品的佐料除鹽之外,還包括了洋蔥、韭蔥、薄荷、蒜頭。在這些古代的烹飪中,廚師還會加上大茴香、芫荽子、小茴香、蒔蘿等香料,使之滋味獨特。鑒於這道菜的象喻性質,煮爛了的肉甚至可能是指用香料處理,預備埋葬的屍體。──《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四10 使骨頭烤焦】肉煮爛到很容易從骨頭上脫落之後,骨頭便可折斷,使骨髓可與其他配料調和,增添肉湯的滋味。湯倒出之後,所餘的只是無用的碎骨。為了易於處理,他們將骨頭燒到自行散開的地步,然後拋棄在垃圾堆上(參較:結二十二15)。這象喻所描述的,是徹底的淨化或毀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四11「把鍋倒空坐在炭火上,使鍋燒熱,使銅燒紅,熔化其中的污穢,除淨其上的鏽。」

鍋肉既然是汙穢的,鍋的本身也有很多的h爛,所以只有用火來除淨。在步驟上先將堶悸滬鼓垠迉X來,然後將空鍋放在炭火上。「倒空」在七十士譯本是省略的。

現在專為潔淨這鍋,將銅(或鐵)燒紅,才可清除一切的汙穢。耶路撒冷城的居民都好似肉一般全部倒出來,只讓這城好似鍋一般,大事除淨一番。神的審判是十分徹底的,將罪惡完全清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12「這鍋勞碌疲乏,所長的大鏽仍未除掉,這鏽就是用火也不能除掉。」

這堜珓不是這鍋勞碌疲乏,而是我做這清除潔淨的事是白費精神的,雖然勞碌疲乏,也無法除掉這h,用火也燒不掉。──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13「在你污穢中有淫行,我潔淨你,你卻不潔淨。你的污穢再不能潔淨,直等我向你發的忿怒止息。」

這汙穢是指猶大所犯的邪淫。有解為這h的性質:「這所長的h其實就是你淫亂的汙穢。」神存心要潔淨猶大,但猶大卻仍留戀在罪惡中,不肯悔改,不願得汝銌b。所以她的汙穢就無法潔淨,一直到神的怒氣到了盡頭。神只有將忿怒盡量發出,做盡了毀滅的事,發盡了才止息。可見這是多麼可怕的忿怒,何等公義的審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14「我耶和華說過的必定成就,必照話而行,必不返回,必不顧惜,也不後悔。人必照你的舉動行為審判你。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耶和華的話語是隨著有行動的。神的話不會失效,不會失去別人的注意力,這就是「不返回」的意思。現在神不再保留,也不再憐憫,「後悔」是指心中的憂傷,祂也不再難過,因為以色列人實在不值得神那樣的顧惜。除了審判之外,神不能作甚麼。──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15「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

 

【結二十四16「“人子啊,我要將你眼目所喜愛的忽然取去,你卻不可悲哀哭泣,也不可流淚。」

我要將你眼目所喜愛的忽然取去此處雖未提他的妻,但十八節「我的妻」,所以這是可理解的。有人以為這堣ㄛO說他的妻,而是指耶路撒冷,因為這城必將陷落,人們卻不必悲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17「只可歎息,不可出聲,不可辦理喪事。頭上仍勒裹頭巾,腳上仍穿鞋,不可蒙著嘴唇,也不可吃弔喪的食物。”」

他為喪妻之痛只可低聲嘆息,不可大聲哭號,出聲是指號咷大哭。舉哀的動作是解去頭巾,披頭散髮,將地上的麈土撒在頭上。脫去腳上的鞋,赤腳行路。將臉蒙起來,遮住上唇。古時有迷信,認為遮住臉面,使死去以鬼魂回來時不能辦認,以後就成了舉哀的打扮。

喫弔喪的食物,是鄰居親友將食物送來喪家,以表關懷照顧的心意。有人以為這習俗原來是有迷信的背景,在迦南地有祭祀神明的舉動。這一切被神都禁止了,以西結只能在靜默中悲哀,深切地憂傷式C但他必須強抑著痛苦,向百姓宣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17 不可辦理喪事】其他有關哀悼的例證,可參看:利未記十九28;申命記十四12的注釋。神給以西結的命令和給耶利米(耶十六57)的一樣,都是禁止他照常示哀。實際上,他必須戴上慶典用的裹頭巾,穿著鞋子,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結二十四18「於是我將這事早晨告訴百姓,晚上我的妻就死了。次日早晨我便遵命而行。」

這必是晚上的事,耶和華指示他,那麼他在早晨就去宣佈,從晚上到早晨(創1章)。再從晚上說起。第一天晚上蒙指示,第二天晚上看見實況,他的愛妻果然死了,第三天早上再應對百姓的問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19「百姓問我說:“你這樣行與我們有什麼關係,你不告訴我們嗎?”」

 

【結二十四20「我回答他們:“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結二十四21「‘你告訴以色列家,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我的聖所,就是你們勢力所誇耀,眼裡所喜愛,心中所愛惜的被褻瀆,並且你們所遺留的兒女,必倒在刀下。」

神的聖所,是以色列人信仰的中心,他們時常以此誇耀,認為這是他們勢力的所在,神必因聖所保護他們,使他們有安全。他們也看為喜愛的所在,心中尤其是唯一所依靠所仗賴的,但他們只依靠這聖所,卻不依靠聖所的神,所以當聖所被褻瀆的時候,他們的盼望就頓時消失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22「那時,你們必行我僕人所行的,不蒙著嘴唇,也不吃弔喪的食物。」

 

【結二十四22-23先知的經驗必應用在以色列人身上,他們也不可舉哀,一切舉哀的動作都沒有必要,這是民族普遍的悲哀,大家只是相對嘆息,漸漸消滅,因為他們也不能長久,相繼淪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23「你們仍要頭上勒裹頭巾,腳上穿鞋,不可悲哀哭泣。你們必因自己的罪孽相對歎息,漸漸消滅。」

 

【結二十四24「以西結必這樣為你們作預兆,凡他所行的,你們也必照樣行。那事來到,你們就知道我是主耶和華。’」

以西結這名字,除在一章一節之外,只有這埵A提及。他要為以色列人作預兆,參照十二章六節,也有同樣的用詞。從先知神秘的行為,以色列人應該明白耶和華信息的見證,就成為一種預兆。神也因此將自己啟示出來。先知痛苦的經驗是體會神的痛苦,也成為以色列必須經受的:凡他所行的,你們也必照樣行。

那事來到,民族的敗亡,人民遭受失國的痛苦,他們才真正認識神、神的公義。──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25「“人子啊,我除掉他們所倚靠、所歡喜的榮耀,並眼中所喜愛、心裡所重看的兒女。」

他們所倚靠的聖所,原是他們的保障,倚靠就是力量與保障(三十15),是以賽亞書及詩篇中常有的用字。又可參閱但以理書十一章。

「歡喜」一詞是本書中唯一出現的,這樣快樂的情懷必將失去。他們的兒女會被除掉,正如廿一節所提的「必倒在刀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26「那日逃脫的人豈不來到你這裡,使你耳聞這事嗎?」

那日,就是耶路撒冷城陷落的那日。有人在焚城中逃脫,來到先知那堻瓥o噩耗。對先知來說,這是預期的,他早己知道,也不時在預測在等候必有的一日,現在終於來到。所以對他來說,決不是一種耳聞,只是在聽見的時候,證實他心中的想法。

那日,可能是在以西結他們被擄之後十二年十月初五日。耶路撒冷那邊有人逃出來,到先知那堙A告訴他說:城已攻破。──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

 

【結二十四27「你必向逃脫的人開口說話,不再啞口。你必這樣為他們作預兆,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先知原來受命不舉哀,只能低聲嘆息,不可大聲號咷大哭,也不能大聲宣告。現在他不再受約束,不再啞口,可以開口,為真理的信息作見證。

你必這樣為他們作預兆,正如廿四節所說的,先知本身的經歷就是信息,他的見證是真實的,也有力地進入人心。──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以西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