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西結書第十九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結十九9籠中的獅子】「他們用鉤子鉤住他,將他放在籠中。」

  獅子是威武猛烈的獸,常用為王者的表徵。早在雅各憑著信心為眾子祝福的時候,就曾說過:“猶大是個小獅子…圭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到細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創四九:9-10
  到他們進入神所應許的迦南地,建立了王國,猶大的獅子在以色列山上的吼聲,確曾震動過列國。但他們違背神,崇奉偶像,惹動神的忿怒,使以色列國由分,而衰,而亡。猶大國雖然殘存了幾十年,但成為不足輕重的小國,仰大國的鼻息而苟延殘喘。末後的好王約西亞死了,約哈斯作王三個月,被埃及王尼哥所廢,並且帶到埃及去。(代下三六:1-4
  以後,巴比倫興起,猶大成了巴比倫的附庸。猶大王的存與廢,完全決於巴比倫王的一喜一怒之間;他高興時,立約雅敬和約雅斤作王,也隨意廢去(代下三六:5-10)。失位的王,項上的金鍊就被換上銅鍊,鎖在籠子堙A帶去巴比倫作為陳列戲弄的對象。(結一九:1-9)這是強國政治中的悲哀現實。
  不過,這不僅是一人的成敗得失,而也決定一國的興亡,並且是歷史的鑄型:

你的母親先前如葡萄樹,極其茂盛,栽於水旁。因為水多,就多結果子滿生枝子;生出堅固的枝榦,可作掌權者的杖。這枝榦高舉在茂密的枝中,而且它生長高大…但這葡萄樹,因忿怒被拔出摔在地上…(結一九:10-12

  先知指示猶大王,要追本溯源。神把以色列比作葡萄樹,是神從埃及地移來,栽在迦南應許之地,在那媯o展,長大。這不是因為他們有甚麼好,全然是由於神的恩典;正如樹栽在水旁,使根得到滋潤,營養,才可以繁榮茂盛。這葡萄樹就該盡它的本分,結出榮耀神的果子。它竟然不要神作他們的王,要求立王:神容許他們,有了王的權杖,建立了王國;他們越加驕傲忘本,與列國混雜,引進了許多品種的偶像,隨從外邦的風俗,道德敗壞,違背神。結果巴比倫像炎熱的東風吹來,毀滅殘存的猶大國,燒毀了耶路撒冷和聖殿。這樣,他們的權杖折斷,再沒有人坐在大衛的寶座上,要到彌賽亞來到。
  聖徒也是如此。我們能在屬靈上蒙恩,是因為神的安排,並不是出於自己,應當連於主,謙卑結果子,免得被砍下。── 于中旻《以西結書箋記》

 

【結十九14】「這是哀歌,也必用以作哀歌。」

這一章是哀歌,先為大衛家的兩個王約哈斯與約雅敬,好似野獸一般,前者帶到埃及,後者被迦勒底人帶走。然後哀歌敘述整個的王室,好似凋殘的葡萄樹,終被毀滅。

我們也為王的受苦而哀慟。聖靈不容我們忘記,我們背負著罪,又因受傷而需醫治,祂的傷痕是被釘子與槍戈所刺。「那忍受罪人這樣頂撞的,你們要思想。」哀痛與血汗,十字架的苦難受辱,罪人的頂撞以及撒旦的惡毒,在祂受苦的完全情形向我們顯明,我們應該痛苦哀慟,這不是為主,而是為我們自己與我們的兒女。

我們的罪釘祂在十字架上,我們的罪使祂從心中呐喊出來,祂被棄絕。祂長久的痛苦為我們擔當,只為愛我們的緣故,我們使祂痛苦,撕開祂的傷處,加上祂的痛苦,都是由於我們的悖逆與不感恩。我們因祂受鞭傷而得平安又得醫治。我們實在應該哀痛。

紀念主會使我們得著力量、安慰與平安,約翰本仁說:祂的苦楚似乎我們得安息,祂的痛苦使我們蒙福分,我們使祂受苦,心中應該憂戚,但是因祂受苦,使我們得著釋放,卻是我們得福的原因。──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