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但以理書第一章拾穗

 

【但一1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

         說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當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的第三年,率兵圍困耶路撒冷。尼布甲尼撒(主前六○五至五六二年)實際上直到約雅敬在位的第四年(請參看:耶廿五1)才登基作巴比倫王(他於主前六○九至五九八年在位)。那是直到猶大王約雅敬死後一年,就是主前五九七年,他才率領軍兵前來圍攻耶路撒冷(請看:王下廿四1015)。

         這一節的日期(巴比倫軍隊圍攻耶路撒冷的日期),可能是依據代下卅六章五至八節的記載,當約雅敬在位的時候,耶路撒冷曾受到一次攻擊。還有,王下廿四章一節記載約雅敬王服事巴比倫王三年(然後背叛他,耶和華使迦勒底軍……來攻擊約雅敬,毀滅猶大……),但以理書的作者依據這兩段經文的綜合,而寫出第一節。還有人認為,但以理書一章一節所說的日期,可能還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對耶利米所預言的以色列人被擄七十年,提出一個更為確定的證明(參見:耶廿五11以下;代下卅六21;但九1以下)。

         猶大王約雅敬」:他是約西亞王的兒子;約西亞在米吉多陣亡後,猶太人便膏立了他的幼子約哈斯作王(王下廿三30)。約哈斯在位僅三個月,便為埃及王尼哥所廢,且被擄到埃及,死於該地,這件事正好應驗了先知耶利米的預言(耶廿二11-12)。於是埃及王尼哥另立約哈斯的二哥以利亞敬作王,把他的名字改為約雅敬(王下廿三34)。──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這事發生在主前605年。“約雅敬在位第三年”是巴比倫人的計算方法,將君王在位第一年稱為“登基之年”,第二年才稱作第一年。《耶利米書》二十五1記巴比倫人攻陷耶路撒冷城為“約雅敬第四年”,乃照希伯來人的演算法。

         猶大國民經歷過三次被擄往巴比倫,以刑罰他們違背與神所立之約,包括拜偶像、不守安息日等罪。但以理是在第一次帶走國中宗室貴胄等精華人物時,被擄來巴比倫。先知以西結則在第二次(主前597年)。第三次為主前587年,耶城徹底被毀。參《耶利米書》(參考資料)中的“歷史背景”條。

         “第三年”即主前605年。參看耶利米書二十五章1節的腳註。“約雅敬”是敬虔之約西亞的長子,法老尼哥在主前609年立他作猶大王,代替他的弟弟。約雅敬作埃及的封臣四年,後又作巴比倫的封臣,他浪費國庫去興建新的宮殿(耶二二1319),並且毀滅耶利米有關即將來臨之審判的著作。他在主前598年逝世。“來到”。可譯作“前往”(比較王下二四1)。尼布甲尼撒名字的意思是“尼波神,保護我的邊境”;他執政四十三年(主前605562年)。其父拿波普拉撒(Nabopolassar)派他帶領巴比倫軍隊攻打埃及(在主前605年五至六月在迦基米施打敗埃及),其後在七月底因父親的死而回國,加冕為王。因此,他在主前605年入侵耶路撒冷的時候仍未作巴比倫王(先知說預示時使用王的稱謂)。

         按先知耶利米的記載,尼布甲尼撒出征猶大之時是約雅敬第四年(耶25:1),這顯然是按照巴勒斯坦的算法;而但以理所說的「約雅敬第三年」,是循巴比倫的算法;要待國王登基滿一年後始稱為元年,即在位的第一年。猶大王約雅敬是約西亞的長子,主前六○九年在埃及法老尼哥的扶植下,取代他的弟弟約哈斯為王(參王下23:34 約雅敬登基第四年(主前六○年)尼布甲尼撒攻打耶路撒冷,並進擊埃及法老的軍隊(參耶46:2)。後因他父親逝世的噩耗傳來,便返回巴比倫繼承王位。這次遠征使約雅敬稱臣三年(參王下24:1),又掠去了聖殿一部分的器皿(參代下36:7)及擄走朝中的精英分子。但以理等人即在其中。

         第三年。聖經年代對照學把若干猶大國王的統治時間,同已按天文學確定的尼布甲尼撒的統治時間聯繫起來,從而推定約雅敬第三年依猶太曆應從西元前606年秋到605年秋。因此本節和下一節中所記載的事件一定發生在西元前606年秋到605年秋的那個猶太民事年中。在古代國王的紀年體系被解讀之前,本節經文給了注釋者一個似乎難以解決的問題,就是在表面上與耶25:1矛盾。現代考古學的發現解決了歷史學和年代學這方面的一切難題。所提供的證據完美無暇。聖經的完整性再次得到證實。

         約雅敬是約西亞的次子。當約西亞在米吉多喪生後,百姓立約西亞的第四子約哈斯(見代上3:15注釋)繼承他的王位。約哈斯在位三個月後,埃及的尼哥從第一次美索不達米亞出征回來,廢黜了約哈斯,改立約雅敬為王(王下23:29-34)。埃及國王把這個猶大新國王的名字從以利雅敬(“我的神興起”)改為約雅敬(“耶和華興起”)。約雅敬被迫向埃及大量進貢(王下23:34,35),但他卻似乎滿足于對埃及宗主的效忠。

         尼布甲尼撒。希伯來文為Nebukadne'ssar,譯自巴比倫語Nabû-kudurri-usur,意思是“願那波神保護兒子”或“願那波保護我的界石”。希伯來語聖經較多譯為Nebukadne'ssar,而不是更為正確的Nebukadre'ssar(見耶21:2;結26:7等)。在希臘文獻中也存在n r 的互換。七十士譯本為Nabouchodonosor。在斯特拉博的著作中和約瑟弗斯夫著作中的另一種拼法為Nabokodrosoros。奇怪的是希羅多德從來沒有提到尼布甲尼撒。由於這為歷史學家的沉默,一些吹毛求疵的學者曾懷疑這個國王的存在。但楔形泥版的證據證明這些學者是錯的,並再次證明聖經記載的正確性。

         1:1節所指出尼布甲尼撒於西元前605年初夏來到巴勒斯坦,得到了巴比倫歷史學家貝羅梭斯的證實。他的原著雖已失傳,但有關這個事件的記載卻被約瑟弗斯的《駁阿皮溫》(i.19)所引用。貝羅梭斯說,尼布甲尼撒奉父親尼波布拉色的命令去平息埃及,腓尼基和柯裡敘利亞的叛亂。他在完成了使命留在西方時,得到了父親去世的消息,就把俘虜,包括所提到的猶太人,交在手下的將領,自己則抄沙漠近道儘快趕回巴比倫。這種匆忙無疑的是為了防止有人篡奪王位。在巴比倫發現的商務文書泥版,證明他的父親死于西元前6057月或8月初。最後一份標有尼波布拉色名字的泥版文獻注明日期為西元前60588日,而標有尼布甲尼撒名字的第一份文獻注明為杜祖(Duzu)月(即西元前60579日到87日),日子沒有寫。這證明至少到西元前60587日,就有人知道尼布甲尼撒繼承了父親的王位。尼波布拉色的死訊還沒有傳遍巴比倫,所以到88日,仍有記錄者按先王的名字記載。

         所以尼布甲尼撒在西元前6057月或8月顯然仍在西方。他當時已經對猶大的約雅敬發動了進攻。因為貝羅梭斯告訴我們,尼布甲尼撒把猶太俘虜交給手下的將領後匆匆趕回巴比倫。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一定在這些俘虜當中。但1:1,2和貝羅梭斯的記錄是古代唯一提到尼布甲尼撒這次戰役的文獻。但已經確認的當時歷史事件的年代與聖經的記載完全吻合。還要記住,現在找到的尼布甲尼撒統治時期的歷史資料為數甚少。迄今發現的楔形泥版文獻都沒有提到西元前586年耶路撒冷的毀滅。

         巴比倫王。當尼布甲尼撒在約雅敬第三年,就是他父親去世幾個星期前,或最多幾個月前進攻耶路撒冷的時候,他還不是國王。然而但以理記錄的這些事件大概是在七十多年後的居魯士元年(第21節),所以他稱尼布甲尼撒為“巴比倫王”。當但以理作為一個年輕的俘虜來到巴比倫時,尼布甲尼撒已經是國王了。從那時起,經歷了尼布甲尼撒統治的43年。所以但以理稱他為“王”是很自然的。但也有可能但以理是在尼波布拉色去世和尼布甲尼撒的返回巴比倫的暫短間隙中被擄走的。不過這種可能性看來不大。

         1-49  怪像之夢:本章敘述但以理在為王解夢的事上,表現了神所賜予他的智慧。夢是神向人啟示的一個途徑,舊約中神也將解夢的智慧賜給 所揀選的僕人,使他們領悟神的啟示,然後向世人提出警戒與勸告(參創40; 41章)。但以理的解夢,道出神在歷史中的計劃:世界列國的權勢演變都要按人像各部分的次序應驗。換言之,世界列國的歷史是神所預定的。外邦人的日期開始時雖然像精金般輝煌,下場卻如糠秕塵土一樣衰敗,而為神永遠的國度所代替。(參考附注:夢與預言)

 

【但一1按先知耶利米的記載,尼布甲尼撒出征猶大之時是約雅敬第四年(耶二十五1),這顯然是按照巴勒斯坦的演算法;而但以理所說的「約雅敬第三年」,是循巴比倫的演算法;要待國王登基滿一年後始稱為元年,即在位的第一年。猶大王約雅敬是約西亞的長子,主前六○九年在埃及法老尼哥的扶植下,取代他的弟弟約哈斯為王(參王下二十三34 約雅敬登基第四年(主前六○年)尼布甲尼撒攻打耶路撒冷,並進擊埃及法老的軍隊(參耶四六2)。後因他父親逝世的噩耗傳來,便返回巴比倫繼承王位。這次遠征使約雅敬稱臣三年(參王下二十四1),又掠去了聖殿一部分的器皿(參代下卅六7)及擄走朝中的精英分子。但以理等人即在其中。──《串珠聖經注釋》

 
【但一1「猶大王約雅敬」:約西亞王在米吉多陣亡之後,猶大人擁立他的兒子約哈斯作王(王下二十三30)約哈斯在位三個月就被埃及王尼哥所廢,應驗了耶利米的預言(耶二十二1112)。埃及王尼哥另立約哈斯的二哥以利亞敬作王,將之改名為「約雅敬」。這個王人品不佳,舊約聖經(耶二十二1317王下二十三35)對其評語不佳,猶太史家約瑟夫直接評論其性情奸惡,對上帝和人都不敬。

  「約雅敬在位第三年」:西元605年,依照猶太的記年法是「約雅敬在位第四年」、依照巴比倫記年法是「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就看登基作王那一年剩下的月份有沒有算進去第一年,也就是跟中國人的虛歲、實歲差異一樣)。──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一1記載尼布甲尼撒圍困耶路撒冷,經文提及的年份是否錯誤了?】

     但以理書一1指出,尼布甲尼撒首次進攻巴勒斯坦,是在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耶利米書四十六2則記載,尼布甲尼撒在位的第一年,是在約雅敬作王「第四年」。究竟那個年份正確呢?事實上,兩者皆對。主前六O五年,尼布甲尼撒於巴比倫被加冕為王,依照巴比倫傳統,主前六O五年是尼布甲尼撒的加冕年,到了主前六O四年,才算為他在位第一年。另一方面,根據猶太的傳統,登基年即此王在位第一年。約雅敬於主前六O八年被法老尼哥封為猶大王,於是,主前六O五年即是他在位的第四年,這個年號出現于耶利米書,因為耶利米是耶路撒冷居民,他當然會沿用猶太人計算君王年號的傳統。至於但以理書一章一節的記載,就歸因於但以理居於巴比倫,便應用巴比倫的傳統,而將六O五年視為約雅敬的第三年」(六O八年是約雅敬登基年,六O七年才是他在位「第一年」)。由此看來,但以理書及耶利米書的記載都正確,而兩者皆指出同一事實;尼布甲尼撒于迦基米施大獲全勝,此役發生於主前六O五年。──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但1 尼布甲尼撒】尼布甲尼撒二世(主前605562年在位)是以巴比倫為中心,統治近東幾達一個世紀的迦勒底王國的第二位君王。他的父親迦勒底人拿布波拉撒於主前六二六年脫離亞述宣告獨立。尼布甲尼撒在位四十三年,他敉平了埃及(但不能成功地把它征服),並且徹底重建了巴比倫。實際上現代考古學家所挖掘到的巴比倫城,絕大部分都可以上溯到尼布甲尼撒年間。迦勒底王國可說是由他所開創,並且在他死後一代便即覆亡。很多文化的傳統都保存了這位大王的史料,希臘(視之為傑出的建築家)和以色列(除了聖經材料以外,尚有後期的拉比史料)是其中之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12 年代小注】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就是主前六○六至六○五年(按照提斯利曆法和登基年系統;前者見:耶三十二1的注釋,後者見:但二1的注釋)。這時尼布甲尼撒的身分仍是代父率軍的太子。他父親拿布波拉撒于同年八月中駕崩。主前六○五年初夏,尼布甲尼撒與瑪代盟軍在迦基米施攻取了亞述的最後一座孤城。巴比倫與瑪代接而瓜分亞述帝國。尼布甲尼撒在敘利亞自居為霸主,于利比拉設立大本營(見:王下二十三33),開始向新得的臣民收取貢物。猶太是巴比倫所分得之土地的一部分,尼布甲尼撒於主前六○四年底再度回到此地。主前五九七年之前,歷史並沒有耶路撒冷被巴比倫人直接圍攻的記錄。但第1節用語籠統,可以有好幾個不同的但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12 約雅敬】約雅敬是約西亞王的兒子,試圖控制敘利亞─巴勒斯坦的埃及法老尼哥立他為王。約西亞戰死沙場之後,百姓擁立他兒子約哈斯為王,約哈斯是反埃及派的代表。這情勢只維持了三個月(尼哥當時在哈蘭不能抽身),尼哥便把他罷黜,並把他俘虜到埃及。親埃及的約雅敬被立為王,預期他會成為埃及的忠心藩屬。迦基米施失陷,尼布甲尼撒控制了整個地區之後,形勢發生了重大轉變。約雅敬滿不情願地做了幾年巴比倫藩屬,但主前六○一年尼布甲尼撒侵略埃及未能成功時,他再度與巴比倫決裂,向埃及尋求援助。這種不忠的行為最後導致致命的後果,巴比倫於主前五九七年圍攻耶路撒冷(見:王下二十四101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1~8潔淨自守的生命】

  巴比倫王處處想把但以理和他三位朋友同化,首先是教他們迦勒底的言語(4),其次是給他們改名(7),甚至王派定將自己所用的膳和所飲的酒給他們(5);無疑,言語和名字也不叫生命受損害,但若不用王的酒膳,就要面臨因飢餓而死。然而,「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8),原因可能是那些飲食不符合猶太律法的潔淨條例,或曾祭過異教偶像(參出三十四15;結四13)。──《新舊約輔讀》

 

【但一2主將猶大王約雅敬,並 神殿中器皿的幾分交付他手。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廟堙A放在他神的庫中。」

       器皿的幾分」:聖殿器皿的一部份,不是全部;尼布甲尼撒祇帶走了一些器皿。

         示拿地」:巴比倫的古稱;作者稱巴比倫為示拿地,暗示這城從古時就與神為敵(參創十10,十一2),撒迦利亞曾描繪天使把罪惡和刑罰從猶大國搬遷到「示拿」(亞五11)。

         收入他神的廟」:「他神」可能指巴比倫至高神「瑪度」,把耶和華殿中的器皿(戰利品)放入瑪度神廟,藉此向瑪度表示感恩,多謝瑪度幫助巴比倫軍所向無敵,每戰皆捷。另一方面,耶和華殿中器皿放入瑪度廟中暗示瑪度比較耶和華更威武,更厲害;「他神的庫中」:神廟的倉庫,用來放置廟內的貴重器具;聖殿也有一庫房(王上七51)。──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示拿地”為巴比倫國所在地,有的譯本即作“巴比倫”。

         以色列人因拜偶像和未能給土地守安息年而導致被擄。參看歷代志下三十六章1421節的腳註。“神殿中器皿”。被取去作為掠物,也作為尼布甲尼撒諸神能力的明證(參看王上七4851;王下二四13;但五13)。“示拿”。巴比倫尼亞(參看創一○10;一一2)。

         器皿的幾份。尼布甲尼撒無疑掠走了最貴重最精美的聖殿器皿,用來侍奉他的馬杜克神。他自然只留下耶路撒冷聖殿的日常禮儀中所必不可少的器皿。迦勒底人曾三次將聖殿器皿掠到巴比倫:一,在本章所記錄的戰役中。二,在約雅斤統治的末年,即西元前597年耶路撒冷被攻克時(王下24:13)。三,在西底家統治的結束時,就是耶路撒冷經過長期圍困後於西元前586年被攻陷和毀滅時(王下25:8-15)。巴比倫軍隊掠奪耶路撒冷的財寶,應驗了以賽亞近一個世紀前所發出的預言(賽39:6)。關於約櫃的命運,見耶37:10注釋。

         示拿地。過去的注釋家認為該詞即mât Sumêri(“蘇美爾之地”),或巴比倫南部,但這種解釋現在已普遍放棄了。示拿在《舊約》中大都代表巴比倫。“示拿”來源不明(見創10:10注釋)。但在創14:1,9中,示拿似乎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在楔形文獻中稱為散哈爾(Sanhar)。和創11:2,賽11:11和亞5:11一樣,但以理所提到的示拿就是指巴比倫。

         他神。巴比倫人的主神是馬杜克,從一千多年前的第一王朝起,該神一般被稱為彼勒(Bêl,“主”)。他的主要神廟稱為以撒基拉(Esagila),在其院中矗豎著高大的殿塔以特米南奇(Etemenanki)。該廟位於巴比倫城的中心(見第4章補充注釋)。

         庫。巴比倫楔形文獻經常提到馬杜克的大廟以撒基拉(Esagila)的寶庫。不清楚神廟建築群裡的哪一座是用來儲藏財寶的。但在王宮建築群裡發掘出一座世俗性質的庫房。發掘者把它稱為王宮博物館,因為他們在那裡發現了許多從被征服的城市掠來的雕塑和碑文。和現代的博物館中一樣,這裡展示了來自帝國各地的物品。雖然這座建築是對公眾開放的,但據當時的一個碑銘規定,“惡人”不得入內。來自耶路撒冷的許多財寶,特別是來自王室寶庫的財寶,不是沒有可能收藏在這座王宮博物館裡供眾多的遊客觀賞的。

 

【但2 神殿中的器皿】這些器皿是很具吸引力的戰利品,不但因為是用貴重金屬製造,更因為它是奉獻給耶和華神,在祂殿中作奉行儀式之用。當時的人相信奪取對神明最有價值的事物,就表示能力在他之上。一部分這些器皿的描述,可參看:歷代志下四章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2 收入他神的廟裡】按照馬里文獻和古列圓柱所提供的資料,一個民族被征服之後,他們的聖物──包括偶像和崇拜中使用的多種器皿──都會被擄為質。顯示自己的神祇比被征服民族的神祇優勝的方法之一,是褻瀆他們的聖物,或把它放在臣服的地位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2 他神】瑪爾杜克是巴比倫的主神,也是其諸神系統之首。巴比倫的創世史詩《埃努瑪埃利什》其實是詳述他如何擢升到這個地位的神話,發生時間相信在主前第二千年紀末。他被視為恩基的兒子;恩基是上古最具威嚴之三神組合其中一位元,也是埃裡杜城的守護神祇。在聖經中,巴力雖然被形容為耶和華的主要敵手,主前第一千年紀時沒有一名神祇在政治上,比瑪爾杜克更具影響力。他的廟宇是有名的厄薩吉拉廟,連同廟塔厄特默南基(Etemenanki)是美麗的巴比倫城中最宏偉的建築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2示拿地為何地?神的廟是什麼廟?】

         答:示拿地--示拿意即吼獅之地,最古之希伯來文,以此名稱為巴比倫,後始改稱為巴別。其地包括宇錄諸城,如以力、亞甲、甲尼等地(創十10)。希伯來民族東遷至此時,見地勢平衍,遂建城居住,並築高塔以為紀念(創十一29)。先知但以理以此名稱為巴比倫地(但一1)。在上古亞伯拉罕時代,其王為暗拉非,即曾頂示四王同盟之戰者,是最古之城(創十四19)。神顯示猶大人必要被擄至示拿、哈馬等,其後果然應驗(賽十一1011,亞五11)。古代的楔形文字,通行亞西亞的西部,就是發源於此的。神的廟--巴比倫人崇拜多種神,諸如尼波為巴比倫最著名的一神(賽四六1)。搭模斯原屬巴比倫神,後為腓尼基、亞述、埃及所崇拜的神(結八14)。亞拿米勒原名亞努,即君之急,此神與亞得米勒並記(王下十七31)。再者,還有守護神彼勒Bel,亦名米羅達,即日神之意,與腓尼基人之巴力同,在春季裡奉此神為大節(賽四六1,耶五十2)。在巴比倫境內建有宏大的彼勒神廟,此廟與巴比倫塔(即巴別塔?)相連,是伯拉大河最著名的神廟,內有彼勒的金像及一金桌,共重約五十萬磅,廟頂有彼勒與伊施他lshtar神的金像上、二金獅,及長四十尺寬十五聽的金桌,另有高達十八尺全金的人像。巴比倫亦成為一金城(但二3228),居民篤信宗教,共有五十三所廟宇。伊施他神擁有一百八十個祭壇,本節所說神的廟,想必就是指此廟而言;巴比倫王所造的金像,可能就是立於巴比倫塔與其王宮之間的平原上(但三1)。――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但一3王吩咐太監長亞施毗拿,從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冑中帶進幾個人來,」

       太監長」:「太監」一詞源於亞甲文,本指「皇帝的頭」,即皇帝的顧問,後來發展成為「皇帝的寵臣」,是皇帝的得力助手,負責皇宮大小事務。故此,「太監」不像中國古時的太監,不能娶妻生兒育女:和合本把創世記卅九章一節的同一個字譯作「內臣」,因那堛滿u波提乏」是有妻室的。

         宗室和貴冑」:「宗室」直譯是「王國的種子」,乃指皇室的後代,「貴冑」即是貴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太監”亦作“官長”(王下二十18),是在御前服侍的宦官。

         “太監”。這詞確實指被閹割的人;但也指一般的官員。但以理和他的夥伴有否被閹割難以確定(參看王下二○18)。

         亞施毗拿。在一份西元前五世紀的尼普爾楔形文獻中,有一個相似的名字亞施帕贊達(Ashpazanda)。同樣來自尼普爾的亞蘭語咒語文獻中,也有亞斯毗拿(Aspenaz)的名字。儘管這個名字的意思不清楚,但人們認為它源于波斯。這位高級官員可能是一個波斯人。許多外國人都在迦勒底擔任顯赫的職務。

         太監長。希伯來語rab-saris(“太監長”)也出現在一份西元前682年的亞蘭語文獻中。在巴比倫銘文中有相應的頭銜rab sha rēshi,直譯為“(國王)頭上的長官”,指王室的心腹。

         關於saris 一詞只是指太監,還是指所有的王室官員,存在著不同的意見。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答案。但亞述人宮廷生活的繪畫表現了面部特徵的細節,如有沒有鬍子,說明國王周圍的人既有太監,也有非太監,但太監似乎占了多數。亞述歷史上的一些重要人物也屬於這一階層,如戴安亞述(Daiân-Ashshur),撒縵以色三世的宰相,許多軍事將領和其他高級官員。以賽亞預言希西家的一些後代將成為巴比倫宮廷的太監(賽39:7)。有些注釋家認為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也包括在這個預言中。

         以色列。西元前723/722年撒瑪利亞毀滅以後,北方的十個支派不再作為一個國家存在。猶大國成了雅各或以色列後裔的唯一代表。因此“以色列”在被擄和回歸後常用來指南方猶大王國的代表(見結14:117:2等;拉3:1,11等)。

         宗室。尼布甲尼撒在西元前605年攻取耶路撒冷後,從猶大王室和這個不幸國家的貴族中帶走一些人質。征服者把對方宗室的人帶走作為人質,這種古老的習俗是為了保證被征服之敵人的效忠。埃及圖特摩斯三世的編年史也記載了這種習俗。他在西元前十五世紀的米吉多戰役中打敗了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的聯軍以後,允許戰敗的國王保留他們的王位,但各帶走他們一個王子,讓他們在埃及接受埃及生活方式的教育。當巴勒斯坦或敘利亞的屬王去世後,在埃及受過教育並且對法老友好的王子就可以繼承王位。

         貴胄。希伯來語為partemim,來自古波斯語fratama(“貴族”),其基本含義是“最重要的”。聖經的其他地方只有《以斯帖記》出現Partemim 一詞(斯1:36:9)。在《但以理書》中出現該詞和其他波斯語外來詞,很可能是因為《但以理書》第一章是在居魯士元年,即波斯的影響力十分強大的時候寫的(見但1:21)。

 

【但3 亞施毘拿的官職】西拿基立差派與希西家對峙的三名官員之中,有一名的官銜與本節譯作「太監長」的相同(見:王下十八17注釋;和合本在該處經文譯作「拉伯撒利」)。譯作「太監」的希伯來字眼有時可以是指宦官(見:賽五十六\cs1645注釋)。但究竟何時是特指宦官卻難以斷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4就是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達各樣學問、知識聰明俱備、足能侍立在王宮堛滿A要教他們迦勒底的文字言語。」

       迦勒底的文字言語」:「迦勒底」一詞在但以理書可指「巴比倫人」(五30)或「占星家」(二2-5,四4,五711)──迦勒底人善於偵測天象、研究命理和占卜,故「迦勒底」一詞被用來描述這一類的專家。這堙A「迦勒底的文字言語」不單包括有關占卜的學問,更包括了巴比倫的文字和該國的一切文化資源。──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教他們迦勒底的文字言語”:巴比倫人訓練一班猶太青年到朝中服務,以贏得被擄的猶太的民心,歸順朝廷。所用手段包括:1,給他們取巴比倫的名字,建立歸屬感;2,給三年訓練;3,學習巴比倫的語文,包括甚難拼寫的古代蘇默和亞喀得楔形文字,和當時通用容易拼寫的亞蘭文;4,享用上好的飲食。但是但以理和三友雖入選,卻拒絕酒肉,寧可進素食,遵守律法不食不潔淨或祭過偶像的食物。他們這種嚴謹的態度,當和猶大國因違背律法而受被擄刑罰有關,寧死不願重蹈覆轍。

         “文字言語”。不同的科目如農業、占星學、天文學、數學和亞甲(Akkadian)語。

         「迦勒底的文字」:即巴比倫文。

         年少。希伯來語yeladim。在這裡是指“年青”,“青年人”。與耶羅波安一同長大的年輕謀士也被稱為yeladim(少年人,王上12:8)。該詞還用來指三十歲左右的便雅憫。那是在他前往埃及以前不久。他已經是十個兒子的父親了(創44:20;參創46:21)。至少但以理當時已十八歲了。值得注意的是色諾芬後來說到未滿十七周歲的青年人不能進入波斯宮廷服務。

         沒有殘疾。身體健康,形體俊美在古代東方被認為是擔任高級官員不可缺少的資格,在現代東方也被認為是極其理想的條件。

         迦勒底。(阿卡德語為Kaldu)指早期定居在下美索不達米亞,並在尼波布拉色建立新巴比倫王朝時統治巴比倫的一個亞蘭部族的成員。該詞也指巴比倫宮廷的一類學者。他們是當時最傑出的天文學家。這些學者也精通數學等其他精密科學。但他們的活動還包括法術和占星術。關於“迦勒底的文字言語”,有不同的解釋。以前的教父們認為這是指亞蘭的語言文學。而許多現代注釋家則認為是指迦勒底人的科學語言知識。所有已知的當時科學著作都是用巴比倫楔形文字刻在泥版上的。所以“迦勒底的文字言語”除了亞蘭口語之外,還包括該國古典語言和文字的充分訓練──就是學習巴比倫語和楔形文字的書寫。要精通含有數百個字元的楔形文字並非易事,所以良好的教育背景,迅速掌握新語言的天賦,成為進入培養將來侍臣之王室學校的先決條件。

 

【但4 迦勒底的語文】新國際本之「巴比倫人的語文和文學」,和合本作「迦勒底的文字言語」。巴比倫的傳統語言亞喀得語,是個複雜古舊的語文,用楔形文字(用蘆竿在泥板上壓出楔子形狀的文字)寫成,每個符號代表一個音節。巴比倫人大部分的經典都是用亞喀得文寫成。學者因此必須受該種文字的訓練。此外,亞喀得語有無數方言,但可能不少古籍皆已抄譯成當代的方言。然而執政的王朝並不是巴比倫本土人,而是屬於迦勒底民族(見:賽十三19注釋)。當時他們的語言和外交通用語是亞蘭語,用來書寫的是類似希伯來文的字母文字。亞蘭語在當代世界普遍使用,因此,但以理及其友人可能已經相當流利。另一個可能,是經文中「迦勒底文字言語」所指的並不是迦勒底民族的語言,而是一個占卜祭司行會的名稱。從某個時代開始,這些人亦開始被稱為迦勒底人。在但以理書中,這名字兼有兩個功用(種族和專業行會的名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4 迦勒底的文學】難以確定的一點,是他們所受的訓練,究竟好像文士或普通教育一樣,包括各樣的文學,還是集中於占卜所用的專門文獻。觀兆文獻代表了占卜者的首要文學。學者所列的資格都是說他們精通觀兆系列。這些文學是千多年經驗的累積,觀察各種的現象,並且記錄它們所預兆的吉凶事件。除此以外,這些文獻又包括使用說明,以及這些專家向王作出報告的公文。有些預兆如異夢或天文現象等,只是將觀察付諸文字而已。在其他情況下卻需有產生預兆的機制(藉祭牲的腸髒占卜),或牽涉交鬼者。預兆本身早在舊巴比倫時代(主前第二千年紀初葉)已經開始記錄,記載的方式主要是「如果……則……」。驅邪者也有其獨特的文學;但以理似乎被歸入這一類,並與其他驅邪者評價(見一20注釋)。這些專業人員專門負責辨識各種前兆所代表的危險(天文現象、異夢、怪胎),然後施行禮儀提供保護。南布林布文獻是這種防衛性法術的代表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45 侍立在王宮】這些年輕人將要受到的訓練,是預備他們將來在御前服務。他們以朝臣的身分,能夠擔任文士、顧問、哲士、外交官員、省長,以及王室成員的隨從等職位。按照主前七世紀致亞述王的書簡,專門學者事奉王的五個主要種類,是占星者/文書、占卜者、驅邪者(本章20節用這字形容及評價但以理和他三友)、醫生,和吟唱哀歌之人。一個人同時受幾樣學科的訓練,並沒有反常之處。訓練外族人擔任這些職位,自然會導致下一代的精英被他們同化。這樣一來,他們技能的受益人便是巴比倫人,而非他們的敵人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5王派定將自己所用的膳和所飲的酒,每日賜他們一分,養他們三年。滿了三年,好叫他們在王面前侍立。」

       王膳」:原是一個波斯字,指「分派的一份」,此處明顯是指分派給這些青年的膳食;「養他們三年」:柏拉圖曾提及波斯青年受正規教育三年。尼布甲尼撒相信他們若接受三年巴比倫文化的訓練,便可肩負宮廷的重任。──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尼布甲尼撒登基那年是這些少年人受訓的第一年;尼布甲尼撒在位完整的第一年是他們受訓的第二年;他在位的第二年是他們受訓的第三年。

         派定。作為培養侍臣之王室學校的學員,這些青年獲得王室供應的膳食。這種習俗在後來波斯時期也有存在。我們所擁有那個時期的文獻要比新巴比倫時期多。

         所用的膳。希伯來原文為pathbag,來自古波斯語patibaga(“份額”或“佳餚”)。關於這些外來語的使用,見第3節注釋。Pathbag 在《但以理書》中出現了六次(但1:5,8,13,15,1611:26)。

         三年。根據內含式紀年法,從尼布甲尼撒即位,就是但以理被擄那一年(見第1節注釋),到國王在位第二年(見第18節注釋)。

 

【但5 王所用的膳】本節(以及全章)所用的字眼(patbag)在波斯語亦有出現,相信是個借詞。它所指的是王分配給食客的食物。認定這是葷菜是沒有根據的。後來希臘人按照手頭上之波斯文學對這些食物的形容,指出這是大麥和小麥烘烤而成的麵包製品,與酒一同賜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5 每日賜他們一分】很多人都蒙賜食用王膳的權利。這個級別並不表示他們可以舒舒服服地與王共宴,只是說他們如今是受國家扶養的人而已。新巴比倫時代得到這種食物配給的人,包括某些政府高級官員、技工、巧匠(本地及外邦者)、外交官員、商人和藝人、政治難民,以及被擄到巴比倫或在此被囚為質的外國王室成員。他們有些只得大麥和油的配給,有些則蒙賜美酒佳餚,這是視他們個別的地位而定。他們所得的供養亦包括衣著和住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5 養他們三年】文士所受的正規訓練為期三年。按照現存舊巴比倫時代的文學記載,訓練的課程包括語言和上述的文學範疇,以及數學和音樂。占卜者的訓練期有可能更長。但文學中並沒有提供準確的提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6他們中間有猶大族的人: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

       但以理」:原意是「神審判」。(代上三1、拉八2、尼十6、結十四14

         哈拿尼雅」:「耶和華施恩」(尼十23)。

         米沙利」:「誰像神」(尼八4),或「誰屬於神」。

         亞撒利雅」:「耶和華幫助」(尼十2)。──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他們中間有說明除了提到名字的這四個人以外,還有其他青年被揀選接受訓練。提到這四個人無疑是因為他們的獨特經歷。他們對神不動搖的忠誠,使他們在屬世的尊榮和屬靈的福惠上都獲得了極大的獎賞(見但2:493:306:210:11)。

         但以理。意為“神是我的審判者”,在《舊約》中最先作為一個大衛兒子的名字出現(代上3:1),也是西元前五世紀一個祭司的名字(拉8:2;尼10:6)。在西元前1500年左右的烏加列(現為沙姆拉角),有一個傳說中的義王名叫但以理。有些學者把他誤認為以西結所提到的但以理(見結14:1428:3)。但以理是閃族人的常用名,因為在巴比倫人,南阿拉伯的撒巴人,拿巴提人(以東人的後人)中和北阿拉伯的帕米拉人中,都有叫但以理的。

         哈拿尼雅。意為“耶和華是有恩典的”。哈拿尼雅是希伯來的常見名。在《舊約》中至少有14個不同的哈拿尼雅人。這個名字在阿卡德語中拼為Hananiyama ,是一個在西元前五世紀住在尼普爾的猶太人。在另一份從尼普爾出土的楔形文獻中,這個名字用亞蘭語刻在泥版上。這個名字也出現在後來的猶太碑文和埃利潘蒂尼出土的亞蘭語草紙文獻中。

         米沙利。意思可能是“誰屬於神?”在猶太人被擄的前後,好幾個聖經人物都取這個名字(見出6:22;尼8:4)。

         亞撒利雅。意為“耶和華幫助”。這個名字經常出現在聖經中。除了聖經,這個名字還刻在巴勒斯坦出土的罐柄上。在楔形文獻中亞撒利雅拼為Azriau

 

【但一6這本書堜狴峈滿A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的希伯來文名字,也見之於尼希米記的名單之中,這可能是作者存心使用在那個時代,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太人所熟知的名字的緣故。不過,更值得我們注意的,就是在別處所見到的但以理這個名字(代上三1,拉八2和結十四14;廿八3)。以西結書廿八章八節特別值得注意,在那媞晹以理在當時看起來是一位智慧人,(聖經指推羅王說:『看哪,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甚麼秘事都不能向你隱藏』):聖經也稱他與挪亞、約伯在上帝面前的義行稱著(請看十四1420)。

         有許多學者對於這一段經文稗史傳說的一位,在古代就非常著名的人物,曾經費了許多的功夫來研究。有一個推測說,在敘利亞的北部、烏格烈(Ugarit)地區,撒瑪拉kRas Shamra)的泥版記錄中,有反映迦南地古代傳說的事項。那奡ㄗ鴞酗@位但以理(Dan'el,譯者注,這些英文字母和但以理書的作者不完全相同),他以看顧孤兒與寡婦之義行,而享有美名(請看本書緒論──假名{\LinkToBook:TopicID=106,Name=假名})。這些資料似乎說明,這卷書中的英雄人物,和古代取名叫但以理的人,在名字上無論怎樣總有點關連。希登認為:『如果但以理書的作者,真的借用古代英雄的名字的話,那麼他很可能也借用了與那傳統有關的一些意義』,他總結起來說,借用那名字,『對於作者的筆法陳述,雖然不增加任何資料』,但是『它加強我們對它的回應,並且容易使我們對他那種無從捉摸的學問,以及用作媒介來傳播的,深奧的神學思想,會更充分的同感。』

 

【但一6~7改名】他們的希伯來文的名字,是見證他們祖宗的上帝耶威(或稱為耶和華),也見證他們對祂的信仰。這四個人之中,有兩個人的名字有『以利』EL字母(譯者註,但以理'Dani-el',米沙利Misha-el);『以利』是『上帝』的意思。另兩個人的名字之中有"Yah",哈拿尼雅是:Hanani-ah,亞撒利雅是Azari-ah,它是上帝的聖名耶威Yahweh的一種方式。因他們現在負起新的任務,所以太監長給他們新的巴比倫人的名字;這些名字含有,或者與巴比倫的神祇有關。這樣,『但以理』這個名字原意是『上帝已施行了審判』;現在變成『伯提沙撒』,則是『願他(是否指外邦神巴力Bel呢?)保護他的生命』。『哈拿尼雅』本來是『耶威曾以恩慈待他們』的意思;現在變成『沙得拉』,這是一個不太著名的名字,不過它顯然與巴比倫人的大神瑪爾杜克(Marduk)的名字有關連。『米沙利』本來是『誰像上帝的意思呢?』;現在變成『米煞』,是一種語音轉訛,而它的意義也是令人難解:『亞撒利雅』,原來的意思是『耶和華曾賜下幫助』,現在變成『亞伯尼歌』,這可能是『亞伯.尼波』(Abed, nebo誤讀成Abed-nego),它是在以賽亞書四十六章第一節所提到的、巴比倫之神『尼波』;而亞伯尼歌則是『尼波的僕人』之意。――《每日研經叢書》

 

【但一7太監長給他們起名:稱但以理為伯提沙撒,稱哈拿尼雅為沙得拉,稱米沙利為米煞,稱亞撒利雅為亞伯尼歌。」

         太監長給他們起名」:在舊約時代,「名字」佔很重要的地位,改名象徵著生命歷程的改變(參亞伯拉罕、雅各、使徒保羅等);另一方面,當一個人在異國的皇宮堣u作,也另改名字(參約瑟、以斯帖)。

         伯提沙撒」:「瑪度太太(女神),求你保護皇帝」,瑪度是巴比倫的大神。

         沙得拉」:「我害怕神」,這神可能也是瑪度。

         米煞」:「我沒有任何價值」。

         亞伯尼歌」:「尼波的僕人」,「尼波」是巴比倫偶像的名字(賽四十六1)。──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太監長給四人取的巴比倫名字,都有其意思。但以理為“神審斷”之意,新名“伯提沙撒”義為“巴爾保護他的性命”(“巴爾”是巴比倫神祇瑪杜克的稱號)。哈拿尼雅原為“耶和華是榮耀的”,新名“沙得拉”則有“阿古(月神)的命令”之意。米沙利義為“與神一樣”,新名“米煞”義為“與阿古(月神)一樣”。亞撒利雅意為“耶和華幫助的人”,新名“亞伯尼歌”則為“尼布(巴比倫神)的僕人”。

         為了使這些少年人更象巴比倫人,他們的名字也改換了(比較創四一45的約瑟和斯二7的以斯帖)。“但以理”的意思是“神是審判者”。“伯提沙撒”的意思是“願彼勒(B e l)保護他的性命”。“哈拿尼雅”的意思是“耶和華是仁慈的”。“沙得拉”的意思可能是“亞古(月神)的命令”。“米沙利”的意思是“誰是神”。“米煞”的意思是“誰是亞古”。“亞撒利雅”的意思是“耶和華所幫助的”。“亞伯尼歌”的意思是“尼波神的僕人”。他們每一個人的希伯來名字都有真神的含義(耶和華的簡寫是el以、利〕或iah雅〕),而巴比倫名字卻有一個異教神的含義。

         起名。給希伯來青年起新名,標誌著他們被接納到巴比倫宮廷。在聖經歷史中有好幾個改名的例子。約瑟在進入埃及宮廷時取了埃及名字(創41:45)。哈大沙成為王后時改名為以斯帖(斯2:7)。古代的文獻證明,這種做法在巴比倫人中也有存在。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在成為巴比倫國王後改名為普勒(見代上5:26注釋)。撒縵以色五世在成為巴比倫國王後似乎改名為烏魯來。

         伯提沙撒。源于希伯來語和亞蘭語,是後來馬所拉學者對一個巴比倫名字的拼法。儘管學者們提出了好幾個巴比倫語的對應形式,但沒有一個是完全令人滿意的。鑒於尼布甲尼撒許多年以後曾說但以理的巴比倫名字是“照著我神的名”而起的(但4:8),第一個音節“伯”顯然是指彼勒。那是巴比倫主神馬杜克的俗稱。因此它不可能等同於Balât-sharri-usur(“保護王的性命”)或Balâtsu-usur(“保護他的性命”),儘管亞述學家們堅持認為這兩種形式與希伯來語形式最為接近。R·D·威爾遜認為伯提沙撒就是Bêl-lit-shar-usur(“彼勒,國王人質的保護者”),這也不會是正確的,因為根據我們在楔形文獻中所找到的上千個巴比倫名字,可以斷定巴比倫人不大可能給一個俘虜起這樣的名字。最合適是似乎仍然是德里慈的看法,即認為伯提沙撒是Bêl-balâtsu-usur(“彼勒保護他[王]的性命”)的縮略形式。

         沙得拉。這個名字在巴比倫語中含義不明。有些學者認為這個名字是“馬杜克”的訛用。還有人試圖用蘇美爾詞彙來進行解釋。詹森認為這是以攔神舒特魯克(Shutruk)的名字。但很難解釋為什麼巴比倫人會起以攔的名字。

         米煞。這個名字至今沒有一個滿意的解釋。米煞和沙得拉一樣(見上文)也不是巴比倫名字。

         亞伯尼歌。一般認為這個名字代表以伯得尼波(`Ebed-Nebo,“尼波[神]的僕人”),在埃及發現的一份亞蘭語草紙文獻裡有這個名字。

 

【但7 新名字】更改一人的名字,也是行使淩駕此人及其命運之上的權柄。貫穿聖經時代,外族的統治者都有這個傾向。由於同化是但以理所參與之課程毫不諱言的目標之一,給他另起巴比倫名字是合但的。同樣,由於名字往往顯示所崇拜的神,巴比倫名字至少在某種微妙的程度上,強逼這些年輕人承認巴比倫的神祇。──《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8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所以求太監長容他不玷污自己。」

         立志」:直譯是「放在心上」(賽四十七7,五十七111;瑪二2),而「不放在心上」即是「不介意」(賽四十三25;和合本、呂本),「麻本不仁」(現中)。但以理對於「玷污自己」很敏感,決心不讓這事發生。

         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 「玷污」指「污染」成為汙穢、不潔淨(尼十三29;賽五十九3;瑪一7)。──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不玷污自己”:這些食物原為尼布甲尼撒王所用,用前先獻一部分給偶像。王飲的酒也先澆奠一部分在拜偶像的壇上。而且肉食所用牲畜有禮儀上不潔的動物,更未依律法規定屠殺或烹製(利十一章,比較民二十五2),但以理等怕玷污自己,拒絕食用。

         “不……玷污自己”。拒吃沒有按摩西律法宰殺的牲口;而且這些肉顯然也連同酒一起奉獻給異教的神(比較出三四15)。

         但以理在飲食方面嚴謹的態度,主要是遵守摩西律法之故:王的飲食可能不符合猶太律法中的潔淨條例,或曾祭過異教偶像(參出34:15; 4:13)。 但以理知道以色列人被擄乃因違背律法,如今他們必須在真道上站立得穩;即使是在次要的細節上都須謹慎順服。

         虔誠的猶太人不吃王膳有下列原因:一,巴比倫人和其他異教民族一樣食用不潔淨的動物。二,動物沒有按照摩西律法的規定宰殺(利17:14,15)。三,所吃的一部分肉原先是獻給異教之神為祭的(見徒15:29)。四,大量享用不健康的飲食違背嚴格節制的原則。五,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不想吃肉。這些希伯來青年決心不做任何妨礙身體,心智和心靈發展的事。

 

【但8 王膳玷污人】但以理及其三友為何拒絕王膳的問題,已有學者作出極詳細的討論,提出過各樣的但由。大部分所根據的假定,都是食肉和素菜的對比(有關這但論的問題,可見一5,一12的注釋)。分享王的食物的確是表示一定程度的效忠。但他們無論吃什麼,這都是無可避免的。猶太人的飲食律法(希伯來語稱為「科舍爾」〔kosher的規條,意即「正當」)雖然很可能將肉類視作不潔,但貯藏或烹調不得其法,別的食物也會不潔。再者,猶太人的飲食律法並不禁酒。王宮中最上等的肉類無疑是廟宇供應,曾經獻給偶像的(酒亦在這些神祇面前澆奠),但任何食物都可以循這途徑到來。他們的決定肯定與素食,或基於健康但由戒食油膩無關(見十3)。兩約之間文學中有無數案例,猶太人覺得有必要不吃外邦人所供應的食物(多比雅書、猶滴傳、禧年書)。但問題主要不是食物能玷污人,而是它是整個同化計畫的一部分。這時他們生命中每個細節都在巴比倫政府掌握之下,他們沒有什麼辦法抵抗這種控制他們的同化力量。這是他們仍有選擇權利的少數幾方面之一,他們抓緊這一樣,是要保存他們獨特的身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8「玷污自己」:看起來但以理似乎不是為要遵守舊約的食物律法而拒絕王所賜的飲食,因為舊約律法並不禁止飲酒。有也可能是因為當時巴比倫王的膳食都是先祭拜過偶像,所以但以理等人不願意吃。另一個可能是吃王的食物和酒表示與王結盟、聯合,他們不願意與神以外的勢力有這樣的關係。不過如果但以理和委辦對換食物,吃委辦的素菜,那倒有可能沒有拜過偶像。──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一9神使但以理在太監長眼前蒙恩惠,受憐憫。」

         「恩惠」與「憐憫」在舊約常用來描寫神自己的屬性,「恩惠」指神忠於祂和選民所立的盟約,拯救落在患難中的子民;「憐憫」與「母腹」有關,強調神那種像母親對新生嬰兒所產生的憐愛。──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參約瑟(創39:4,21),以斯拉(拉7:28)和尼希米(尼2:8)的經驗。這些人博得上司的好感,無疑的是因為他們所表現的溫柔,禮貌和忠誠。同時他們也把自己的成就歸功於神的賜福。神會配合那些與祂合作的人。

 

【但一9~13輕看享受的生命】

  但以理不因物質的享受,於美酒佳餚之中墮落;反之,他情願求得素菜和白水,存著莫大的信心仰賴神而活(1213)。──《新舊約輔讀》

 

【但一10太監長對但以理說:『我懼怕我主我王,他已經派定你們的飲食;倘若他見你們的面貌比你們同歲的少年人肌瘦,怎麼好呢?這樣,你們就使我的頭在王那媄曮O。』」

         肌瘦:這詞本描寫波浪翻騰(拿一13),也用來描寫人因內心翻騰所帶來的沮喪和害怕,以致臉容憔悴枯槁,色澤全無(創四十6譯作「滿臉愁容」)。此詞在這堣]是指但以理如果不用王膳,會落得瘦弱乾癟,面如菜色,無精打彩(太六16)。──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使我的頭……難保。直譯是“你們就使我的頭在王那裡受罰”。不一定是指死刑,而是象詹姆士·A·蒙哥馬利所指出的,只是說如果交給太監長的人體質下降的話,他將承擔責任。

 

【但一11但以理對太監長所派管理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的委辦說:」

         委辦」:監護人、看管者;他是太監長指派監管但以理和他三個朋友的官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委辦」:是太監長的手下,負責監管但以理和他的朋友。

         委辦。希伯來語是melsar。根據最近發現的巴比倫楔形文獻,該詞顯然源于阿卡德語massaru ,意為“看守”。原文前面有定冠詞,說明它不是一個專有名詞。故我們不知道這位負責管理希伯來學員的下級官員的名字。雖然亞施毗拿對但以理的請求十分理解和同情,但他不敢貿然幫助這個年輕的俘虜。所以但以理去找直接負責的官員,向他提出具體的請求。

 

【但一12「求你試試僕人們十天,給我們素菜吃,白水喝,」

         十天」:這是一個約數(參摩五3;亞八23),下文的「十倍」(20節)也是一樣。

         素菜」:由種植而得的食物(與賽六十一11的「使所種的發生」同一字根);猶太教認為種植的子粒是聖潔的,就算與已死的不潔淨物體接觸,仍是潔淨(利十一37)。故此,「素菜」象徵聖潔,反映出但以理和三友決心在汙穢的環境中持守聖潔。這是本書重要的中心思想。「素菜」包括大麥的子粒和豆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素菜”。原文作:豆類。

         十天。時間似乎很短,不足以在外貌和體力上發生可以察覺的變化。但嚴格節制的習慣已使但以理和他的朋友有了基本健康的體格,足以回應適當飲食的益處。他們從猶大經過長途跋涉的艱辛以後,體能的恢復無疑要比其他沒有養成節制習慣的俘虜要明顯得多。在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身上,神的大能和人的努力結合在一起,其結果是非常顯著的。神祝福這些青年人不以王膳玷污自己的高尚心志。他們知道沉溺於刺激性的飲食將阻礙他們獲得在身體和心智上最高的發展。委辦認為“節制的飲食會使這些青年人憔悴而病態……,而豐盛的禦膳則會使他們面色紅潤而俊美,獲得超人的體力”。當他看到相反的結果時感到非常驚奇。

         神尊重這些青年人,是因為他們毫不動搖地做正確的事情。他們視神的嘉許,比世上最有權勢之君王的寵眷更為寶貴,甚至勝過自己的生命。這種堅定的決心不是在當時環境的壓力下產生的。這些青年人從小就養成嚴格節制的習慣。他們知道刺激性食物的不良影響,早就決心不因放縱食欲而削弱自己的體力和智力。這段時期結束以後,他們的容貌,體力和智力上都勝人一籌。

         但以理拒絕禦膳,不是為了顯得與眾不同。許多人認為在當時的情況下完全有理由偏離對原則的嚴格堅持。但以理是不是太狹隘,固執和吹毛求疵了。但以理願意與所有的人友好相處,並盡可能地與上司合作,只要這種合作不使他犧牲原則。但當涉及對耶和華的忠誠時,他就願意犧牲屬世的尊榮,財富,地位,甚至是生命。

         素菜。希伯來語是zero`im,指五穀和蔬菜。根據猶太教的傳統,它還包括漿果和椰棗。由於椰棗是美索不達米亞的主食之一,故很可能包括在這裡的素菜中。見第8節注釋。

         求你試試僕人們十天 但以理和其朋友請求那管理員讓他們試試不食皇宮的伙食,而只吃蔬菜和清水十天之久。多數學者認為十天不一定是確切的十天,而是一個大約的數目(參摩五3;創廿四55),這可能是數日或一段時期的意思。僕人是部屬對長官謙卑的自我稱呼。

 

【但12 素菜】這裡所用的字眼通常是指用作牲畜飼料或供種植的穀種。亞喀得語和希伯來語中都不把它用來形容人的食物,但經文並沒有說他們得到餐館式熟食的供應。上文(一5注釋)已經提過,吃王膳不過表示他們的食物是來自王室的開支而已。譬如軍隊的口糧就只不過是定量的五穀,士兵要自行用來煮食。穀粒可以磨碎搗爛,加水煮成粥。故此,這樣做所需的糧食分量和一章5節可以是相同的,只是煮食者是他們,而不是禦廚而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13然後看看我們的面貌和用王膳那少年人的面貌,就照你所看的待僕人吧!」

   暫編註解〕就照你所看的待僕人罷 但以理和其朋友以無比的信心請求管理員接受他們的要求而加以試驗。雖然他們也不確知試驗的結果將如何,卻仍爭取機會服管理員准許他們去嘗試。他們告訴管理員,如果試驗的結果是他們的健康情形不如其他的人,那麼,他們願意接受管理員的任何處置。

 

【但一14委辦便允准他們這件事,試看他們十天。」

 

但一14~21神奇的恩福】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是一句中國箴言;說這話的人,用意大底是安慰那些有所失的人莫太難過,誰知失去的東西不會帶來更大的祝福呢?無疑,有人認為那個只是「阿Q精神」,自我安慰的話,失去的始終是失去,若想失去之後有更大的得著,乃是夢想或只能期待神蹟出現。

  本書中,但以理確實經歷失去之後,得著更大的祝福:

思想 甚麼是你最深愛的呢?你能為神的緣故放棄它嗎?──《新舊約輔讀》

 

【但一15過了十天,見他們的面貌比用王膳的一切少年人更加俊美肥胖。」

         俊美肥胖」:「俊美」原是「更好」,故現中譯作「更健康」,描繪他們紅光滿臉,迸發出健康的氣息;「肥胖」指他們滿身肌肉、體格結實魁梧,是名副其實的「大隻佬」──(即魁梧)。──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更加俊美肥胖 他們試驗的結果是比所有吃皇宮食物的青年人更英俊,更健康。

 

但一15~21得著神奇恩福】

  神奇地,過了十天,但以理和他三位朋友的面貌竟比用王膳的一切少年人更加俊美肥胖(15),那真是神所賜的恩福。雖然他們失去肉身的享受,但他們的信心卻得著神的喜悅,以致「神在各樣文字學問上賜給他們聰明知識;但以理又明白各樣的異象和夢兆。」(17)王也因著他們的談論和見識超卓,就留他們在他面前侍立(1920)。

  總括來說,但以理甘願失去暫時的享受,專心仰望神,結果得著神的厚恩賜福,也得著王的賞識。──《新舊約輔讀》

 

但一16失去美酒佳餚】

  王的酒膳相信比眾人的豐富和美味;然而,但以理立志不用王的膳和不飲王的酒,免得玷污自己;因他的拒絕而失卻品嚐各樣美食的機會,換來的只是素菜和白水。表面看來他的失去並沒有得著更大的。無論如何,但以理並不因失去王室的享受而感到有所缺;反之,他滿足於所享有的,更為此向巴比倫的太監作一大膽的見證,就是他吃素菜和喝白水,面貌不會因此而飢瘦。──《新舊約輔讀》

 

【但一17這四個少年人,神在各樣文字學問(學問:原文是智慧)上賜給他們聰明知識;但以理又明白各樣的異象和夢兆。」

         聰明知識」:不但很快學會巴比倫的學問,更能加以分辨;無可置疑,他們所學的包括了巴比倫有關占星預兆的學問。另一方面,他們的「聰明知識」乃源於神自己,是神賜給他們的(參西一9,二9)。

         「異象」本描寫一個人魂遊象外所見的東西,不是一般人肉眼所能看得見的,這詞後來包括了神的啟示(賽一1,和合本多作「默示」)。「夢兆」也是神向人顯明心意的工具(包括向以色列人,例如王上三5;以及外邦人,創二十3)。故此,「異象」與「夢兆」分別不大,都是神啟示的管道(民十二6)。──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只有神的智慧,而不是人的智慧,能教導人準確地解釋“異象和夢兆”。

         這四個少年人。見第4節注釋。

         聰明知識。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所接受的教育也是對他們信仰的考驗。迦勒底人的智慧與偶像崇拜和異教的習俗摻雜在一起。巫術與科學,知識與迷信混為一談。這些希伯來學生超脫了這一切。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他們是怎樣避開矛盾的。但儘管周圍是腐敗的影響,他們依然堅持他們列祖的信仰,正如後來他們在忠誠受到考驗時所表現的。四位年輕人既學到了迦勒底人的技能和學問,又沒有接受其中的異教成分。

         這些希伯來人在信仰上堅貞不渝的原因如下:一,他們堅決忠於神,不僅有向善的願望,而且願意行善和抵制罪惡。只有藉著意志的正確運用,才能取得勝利。二,他們依靠神的大能。他們雖然重視人的能力並認識到人努力的必要性,但知道這一切並不能保證他們成功。他們承認除此之外還得謙卑而完全地信賴神的大能。三,他們拒絕因放縱食欲而麻痹他們屬靈和道德的性能。他們知道稍微偏離原則,就會削弱他們的是非觀,並導致其他的錯誤,最後是完全背道。四,他們一貫的禱告生活。但以理和他的青年朋友認識到祈禱的必要性,特別是因為不斷包圍他們的罪惡氣氛。

         異象和夢兆。雖然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和他一樣賦有特別的智力,和他一樣忠於神,但他卻被選為神的特使。一些現代的學者否認預言的恩賜,認為本節是指但以理善於學習迦勒底人解釋異夢和異象的方法,這門學科的成績超過了其他同學。但以理並不屬於這類解夢者。他說預言的恩賜不是出於王室觀兆,邪術和巫師的學校。他蒙神的宣召從事特殊的工作,成為歷代以來一些最重要預言的領受者(見但7-12)。

         各樣的文字學問上 意指各樣學問和智慧。這些猶大青年必須學習各種文學和不同的知識。神不但賜給他們健康俊美的身體,更賜給他們超然的智慧和豐博的知識。在此,很難清楚指出是何種智慧或何種知識,但是文字學問大概是巴比倫的文化禮儀以及神祕的星象和神話。

         但以理人明白各樣的異象和夢兆 作者特別提到但以理夠明白各種的異象夢兆。這種智慧是「如神的智慧」(五11)而有「圓夢,釋謎語,解疑惑」(五12)的能力。這種突出人物的介紹為要使人有較深刻的印象,以便更能了解作者後來要敘述的故事。異象夢兆皆屬神祕的宗教現象;但以理不但有世上各樣的學識,更能解釋異象和夢兆等神祕的宗教現象。這種超然的屬靈智慧是出自神特別的恩賜。作者在此並沒有提及但以理能夠說預言,而只道出他能明白異象和夢兆,因為作者生存的時代,人們認為預言的靈感已止息了。而人們最高的智慧只表現於解說先知的預言和人們所得的異象和夢兆。作者也沒有顧到在七章以後的默示異象,但以理似乎不能明白一切的異象和默示。

 

【但17 異象和夢兆】主前第三千年紀以降,初民已經相信夢的重要性,在於它能啟示神明的工作。它被視作靈界使者所傳達,來自神明的信息。在亞喀得文獻中,這使者名叫劄基庫。他們有時更嘗試在夢中尋求信息(見:代下一712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18尼布甲尼撒王預定帶進少年人來的日期滿了,太監長就把他們帶到王面前。」

         日期滿了」:三年受訓完畢,太監長帶領所有經過訓練的青年去見尼布甲尼撒,讓他親自考問他們。口試結果,但以理和三友脫穎而出、獨佔鰲頭,獲選留在皇宮伺候皇帝。──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有些解經者認為,國王在位第二年召見他的哲士為他解夢時(但2:1)沒有召但以理到會,是因為他的學業還沒有完成。他和他的朋友們與這些哲士一同被判處死刑是因為他們也是這一行的,儘管還不是正式的成員。這種觀點是不正確的。年輕的學生要接受三年的訓練,才能“在王面前侍立”(但1:5)。“日期滿了”才可以帶到國王面前接受考試,再“留他們在王面前侍立”(見第19節注釋)。這說明三年的培訓結束以後,王才面試他們,“見”他和他的三個朋友比所有其他的候選人都更加優秀。這不可能發生但以理獲得尊榮,被提升為省長並掌管一切哲士,其他三位也被授予高級職位之後(但2:46-49)。不論從邏輯還是從時間來看,但以理的三年訓練都會在尼布甲尼撒第二年做異夢之前結束。

         所以這三年一定是包括頭尾在內的:第一年是尼布甲尼撒的登基年(見第2節注釋),就是這些希伯來俘虜到達巴比倫開始接受培訓的那一年;第二年是尼布甲尼撒王元年,就是從他即位後的下一個新年開始的一整年;第三年是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就是但以理畢業並侍立“在王面前”,和他解釋異夢的那一年(見但2:1)。

         如果採用古代所常用包括頭尾的紀年方法,就可以排除現代注釋家所提出的第1章和第2章在年代上的矛盾,也不必求助於許多聖經注釋中離奇而勉強的解釋了。例如哲羅姆聲稱但2:1的第二年是指的是征服埃及後的第二年。猶太學者伊本·以斯拉認為異夢發生尼布甲尼撒毀滅耶路撒冷後的第二年。

         豫定帶進少年人來的日期滿了 三年的訓練已經完滿結束,這些受訓的青年都被帶進王宮拜見國王。從這句詞語,好像在這三年間,這些受訓的青年人都沒有見到國王的機會。

 

【但一19「王與他們談論,見少年人中,無一人能比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所以留他們在王面前侍立。」

   暫編註解〕與他們談論。培訓期滿,太監長把畢業生帶到王面前,由尼布甲尼撒親自考試進行。結果證明四位年輕的希伯來人比其他所有的人都更加優秀。“他們的體力,容貌,智力和文學造詣方面,都是無人可比的”。沒有說明考試的形式。從後來伯沙撒的母親(很可能是尼布甲尼撒的女兒)對但以理的能力的描述中,我們得知但以理是一個能“釋謎語、解難題”(但5:12)的人。考試可能包括解釋謎語。這是東方宮廷所喜愛的遊戲。也可能包括數學和天文學的問題。這些都是巴比倫人所擅長的,正如他們的文獻所顯示的。也許還考他們對於艱深的楔形文字閱讀和寫作的能力。

         但以理和他青年朋友出眾的智慧不是由於意外或運氣,甚至不算人們通常所理解的神跡。這些青年人專心勤奮地學習。神祝福他們的努力。任何事業的真正成功都需要神與人的合作。單靠人的努力是一事無成的。同樣,神的大能也需要人的配合作。

         無一人能比。可能指其他與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一同被帶到巴比倫的以色列青年(第3節),但無疑也包括來自其他國家並接受同樣訓練的青年貴族俘虜。

         在王面前侍立。對照第5節和但2:2。就是參加宮廷的服務。關於“侍立”的相似用法,見創41:46;撒上16:21,22;代下9:710:6,8(參民16:927:21;申10:8;代下29:11)。

         王與他們談論 王和所有的青年人見面談話來測驗他們。談論可能不是平常會話式的談話,而是測驗式的考問。

         面試的結果,國王只看中這四個猶大青年。也許是他們比其他的青年人更俊美,但更重要的是因他們比其他的人更具有智慧和能力。所以國王便留下他們,使他們成為他的謀士或臣屬,在王宮伺候。可能還有其他的青年人被錄用為王服務,但這不是作者所關心的。

 

【但一20王考問他們一切事,就見他們的智慧聰明比通國的術士和用法術的勝過十倍。」

         術士、和用法術的」:「術士」這詞源於埃及,描寫在宮廷服務的魔術師(參創四十一824);「術士」是懂得邪術的巫師。

         用法術」:以前被解作占星家,現多視為懂得法術的術士;這字在巴比倫文可指「驅魔人」,後為敘利亞人借用來描寫用音樂驅使蛇跳舞的魔術師。──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智慧聰明。直譯是“聰明的智慧”。有些注釋家認為原文的結構是想表示最高形式的知識和學問,或說明智慧是由悟性所決定或調整的,所以不包含巫術或靈學。這表明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在精密學科,如天文學,數學和語言學上勝過專業的學者。他們精通楔形文字,巴比倫和亞蘭語言,以及亞蘭語的方形文字。

         術士。希伯來語為chartummim。該詞只出現在《摩西五經》(創41:8,24;出7:11,228:7,18)和《但以理書》中(本節和但2:2)。源於埃及詞cheri-dem cheri 意為“首領”或“傑出人士”;dem 意為“用巫術提名”。所以cheri-dem 意為“巫術長”或“術士長”。根據我們現有的知識,該詞沒有用於巴比倫或任何楔形文字。顯然但以理是從《摩西五經》中認識這個詞的,而不一定需要瞭解埃及的術語。但以理非常熟悉摩西的著作。他認真學習祖國的聖書(見但9:2)。使用希伯來語中的這個埃及詞,說明作者的風格和措辭是如何受當時聖經詞彙所影響的。

         用法術的。希伯來語為'ashshaphim。源于阿卡德語ashipu(“驅邪者”)。

         占卜、巫術、驅邪術和占星術在古代民族中相當普及。但在巴比倫等國家,它們是由有學問的人實施的。他們藉著觀察祭牲的內臟或鳥類的飛行來預測將來的事件。占卜主要是通過觀察祭牲的肝臟(髒蔔學)並將之與刻在泥版上的肝臟模型相比較。這些模型就象現代的手相術手冊,詳細說明其各種形狀和方位的意義。在美索不達米亞遺址的發掘中,發現了許多泥制的肝臟模型。古代的占卜者有許多方法。他們有時把油倒在水面上,解釋油擴散的形狀(占油學),或借著搖晃箭袋,看第一支掉出來的箭指向什麼方向(占箭學)。見結21:21

         占卜者也解夢,發明了據說能驅除邪靈或疾病的咒語,並向亡靈請教(招魂術)。每個東方君主都有許多占卜者和術士在宮廷中侍奉。他們在各種場合中都要在場,跟隨國王出征,狩獵和外訪。王在作出各種決定時要請教他們,如行軍的路線,向敵人進攻的日期。王的生活大都受這些人所支配。

         說這些巴比倫的哲士只能占卜和法術是不對的。他們雖然精通法術,但也是真正意義上的學者。正如在中世紀,煉金術是由真正受過學術教育的人實行的,占星術是由在其他方面從事科學研究的天文學家實行的,這些古代的驅邪者和占卜者也經過嚴格的科學訓練。他們的天文知識已經達到了驚人的水準,儘管巴比倫天文學是在被波斯人征服以後達到高潮的。天文學家能通過計算預測日蝕和月蝕。他們的數學技能也相當發達。他們所發明的數學公式,後來普遍被誤認為是希臘數學家上所發明的。他們還是優秀的設計師,建築者和合優秀的醫師。,他們通過經驗發現了許多治療疾病的方法。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一定是在這些學科上超過了巴比倫的術士,天文學家和學者。

         王考問他們一切事 後來國王再以不同的問題考問他們,竟然發現這四位猶大青年不但比其他的青年人更有智慧和能力,他們甚至比全國所有的智者、術士更有智慧和能力。

         術士和用法術的 術士本是指在江湖上以魔術、法術,或其他的神祕技術為人解決疑難雜症的江湖術士。這種人通常能從自然的現象,人們的外貌或談吐表現來猜斷人們的未來命運。古時國王常常喜歡詢問這類人物,企圖預知本身和國家的重大事件的將來結果。從本書的幾處經文(一21,二211),可知古時東方的宮廷生活中,這類宗教家和江湖方士,的確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們有的能玩弄魔術和數字,吞火吞劍,玩蛇馴獸以娛群眾;有的也曾被王宮請去娛樂國王或賓客。傑出的智者和術士常被國王聘為隨從參謀。

         勝過十倍 作者以此節來做結語表示這些青年人的智慧和能力勝過異邦的智者和術士。十倍意為「很多」,而不是確指的數目(參一14)。不論國王以任何問題考問他們,均能得到圓滿的回答。

 

【但20 術士和用法術的】本節所用的第一個字眼,是指埃及的圓夢者。創世記四十一8;出埃及記七11用的也是這字眼。歷史記載巴比倫人朝廷的顧問中,習慣包括埃及的圓夢者。第二個字眼所指的,則是美索不達米亞的驅邪者。他們的責任是對於不利的兆頭或異夢,採取防禦措施。後者的技藝在於辨識威脅的跡象,斷定轉離惡事應當採取什麼步驟,以及施行驅邪儀式和念咒使危險轉移。疾病也算是一組威脅跡象的部分,因此驅邪者在巴比倫社會中被視作「專業醫療工作者」。這兩個字眼清楚表達但以理的技藝勝過外來的專家以及本地的從業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21到古列王元年,但以理還在。」

         古列王元年」:這是主前五三九年;但以理由主前六○五年一直做官至古列王元年。──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到古列王元年,但以理還在』這句話很可能單單說,一直到那個時候,但以理『還繼續的存活』。不過這種解釋就會與十章一節的解釋相矛盾,那婸﹛A到了古列王第三年,但以理仍然活著。更有可能的一種看法則是說,這一節經文指,古列王在主前五三八年頒發紹書,准許被擄之人回到他們的故鄉的時候,但以理也在回到巴勒期坦的猶太人之中(請看:拉一1)。這樣的說法,會給予被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忠信的猶太人,以活潑的盼望,就是說上帝將來會聚集祂的百姓,使他們得以歸回──這是一種一直存留到目前盼望。

 

【但21 古列王元年】這話最有可能是指由古列開始統治巴比倫的第一年(主前五三九年十月)。換言之,但以理服務的年日超過了六十五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一21「古列王元年」:西元前539年,那一年巴比倫滅亡,古列王准許以色列人由巴比倫回國,結束整個被擄時期。但以理存活的時間比巴比倫還久一些。這一個記載與十1看似矛盾,不過一21並沒有但以理死于古列王元年,很可能這裡只是要說明但以理活過了整個被擄時期,比侵略者巴比倫長壽,甚至以色列人的歸回跟但以理也有關係。──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思想問題(第1章)】

 但以理與他三位同伴將自己「分別」出來。你認為這種做法是否必須?

他們這次的表現與日後在巴比倫王前的見證(參3, 6)有否關連?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中文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