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但以理書第四章拾穗

 

【但四1「尼布甲尼撒王,曉諭住在全地各方各國各族的人說:願你們大享平安。」

         全地」:就是王當時所認識的地域,由東面的瑪代至西面的地中海沿岸,以至埃及。亞述和巴比倫的皇帝都喜稱自己為「全地」的君王,雖然他們並沒有統治全世界。

         大享平安」:當時慣用的問安語(參大利烏的通諭,六25);使徒保羅書信中的問安也常用「願恩惠平安歸與你們」(林後一3;弗一3f)。「平安」是舊約的一個重要的詞彙。它的重點不是在沒有病痛或災難,而是「整全」,這「整全」源於我們與神、與人、與自己有和諧的關係;它強調積極和正面的好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各方……的人。《但以理書》第4章的事件以王室文告的形式記錄。現代的學者由於找不到這種公開宣佈改變信仰的相似記錄,就宣稱這樣文告在史學上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找不到並不等於沒有。王室改從新宗教或神明的事實際上是有發生的。例如埃及的阿孟霍特普四世就曾放棄其祖先和民族多神宗教,在王內大力推行新的一神宗教。他修建了新的首都,改了自己的名字,關閉了舊的廟宇,斥責舊的神明,建造新的神廟,千方百計推廣新的宗教。

         另外在聖經之外,人們對尼布甲尼撒的歷史知之甚少,故無法從當時的資料中查證他在位時所發生的一切事件。事實上除了聖經以外,我們並沒有其他同時代的資料證實尼布甲尼撒對耶路撒冷的毀滅,甚至他對推羅的長期征戰,儘管這些事件在歷史上是無可爭議的。所以在巴比倫文獻中找不到國王發瘋的記錄並不希奇。這些記錄略去了一位元民族英雄的不幸是很自然的事。本章從第一人稱轉到第三人稱,再轉到第一人稱(見第2-27節;參第28-3334-37節)可以解釋為或者這個文告是但以理奉國王的命命而寫的,或者但以理作為尼布甲尼撒的主要顧問給國王所寫的文告作了一些補充。文告反映了國王恢復理智後的感受。“這個一度驕傲的君王,變成了神謙卑的孩子”。

         大享平安。文告的引言中包括祝願的話。波斯國王後來發佈的文告也有相似的形式(見拉4:177:12)。西元前五世紀亞蘭語的埃利潘蒂尼書信的典型套語是“願天上的神賜……健康”。

         尼布甲尼撒曉諭住在全地各方各國各族的人說,願你們大享平安 如三29一樣,通知在其統治下的百姓。但在三29是國王的命令,含有嚴厲的警戒和威脅,而在此節國王是以文告的方式來祈願百姓得享平安,並告白神的權能和其永遠的國度。曉諭是通知詔示之意,在原文希伯來文聖經並沒有這個動詞。原文文字是尼布甲尼撒對住在地上各族、各國和說各種語言,意思是說尼布甲尼撒向在其統治下的各國、各族的人函告。各方各國各族的原文是各個民族,各個國家和說任何語言的人。這是一個慣用的片語。住在全地是指在其主權統治下的國境,而非指我們所了解的世界。

         願你們大享平安 本來是願平安越發增加在你們身上,意思是說願你們皆能享受平安(參拉五7)。

         1~3本節至3節是尼布甲尼撒經歷了437節所記諸事之後得到的結論。全章為一篇公開的詔諭,向全國的人民解釋何以他敬拜這位“至高的神”,雖然是他已征服的猶大國所信奉的神。

         1-37  王的自高與降卑:本章尼布甲尼撒王自傳性的詔書(一封公開信),敘述一件發生在他身上的神跡,說明為何他要敬拜他所征服的邦國(猶大)之神。

         本章是尼布甲尼撒所頒布的一個公告或公文。

 

【但12 諭旨】這一類的諭旨通常會記錄於石碑,立在顯眼之處。有時更會像大利烏的貝希斯敦銘文一般,謄錄抄本作傳播之用。這諭旨很多細節都與其他諭旨和亞蘭文書簡相似,但君王如此公開自己弱點的,卻甚罕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四2「我樂意將至高的神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宣揚出來。」

   暫編註解〕國王認為將他所體驗有關至高的神,在他身上所行的神蹟宣揚出來,是一件好事。

         我樂意 現代中文譯本譯文是「我很願意」。但原文之意是國王認為宣揚神的權能是件好事,所以他希望所有的百姓能和他同享他對神的認識。

         至高的神 (參照三26

         神蹟奇事 (參六29;申四34;賽八18),神蹟奇事並非完全超乎世上所有法則之外,而是指某些事情對某些人的信仰和生命的意義產生極大的影響,因而特別是藉這些神蹟奇事,使人對神的權能和啟示有更深遠的認識。

 

【但四3「他的神蹟何其大,他的奇事何其盛,他的國是永遠的,他的權柄存到萬代。」

         他的國是永遠的」:第一,回應他夢堥砸碎大像的大石,神要藉此石建立永遠的國度(二44);第二,透過神國的永遠長存顯出人國的短暫。──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他的國。第3節後半部分的祝頌在第34節中以大致的形式重現;參但7:14,18

         這節的主要內容在述說神的權能作為和神永遠的國度,這節是全章的主題(參詩一四五13)。這是以榮耀頌的詩體表達出來,以平行對句來表達。

         神蹟何其大 神在王身上所施出的神蹟是多麼偉大。奇事何其盛祂所行的奇事是多麼壯大。其實這上半節的思想主題是神的權能是多麼偉大,而在國王身上彰顯其偉大的神蹟,但希伯來詩是以平行對句來表達,前後兩小節以不同語詞來表達相同的主題。

         他的國……到萬代 神的國度是永遠的,而祂的權柄是永遠無盡的性質。這是這榮耀頌的主題,也是全章的主題(參四34;詩一四五13),這種真理是作者極欲宣達的信息。

 

【但四4「我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宮中,平順在殿內,」

         安居在宮中」:「安居」原指穩定、平安、沒有掛慮與擔憂;「宮中」代表王位,尼布甲尼撒安穩地在巴比倫作王;且在沒有任何威脅之情況下,過無憂無慮的日子。

         平順」:原指樹的生長,此處描寫王凡事順利,各方面都蓬勃發展,恰如一棵繁茂的樹(詩一3,九十二13);這棵樹轉瞬間祇剩下光禿禿的枝椏(14-15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本節說明國王穩定地控制著自己的國家。所以本章的事件發生在他四十二年在位的後半葉。國王在他巴比倫的王宮裡“平順”,像比喻中無知的財主那樣,田產豐盛(12:16-21),忘記了自己對給他帶來富裕的主所應負的責任。

         我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宮中,平順在殿 尼布甲尼撒以第一人稱來自述。他在南征北討後安逸地在其宮中享受其勝利和榮華富貴的生活。在詩卅七35和九十二1315,茂盛的樹木象徵飛黃騰達的義人。形容詞 vanan 在此是繁華滿足之意;而在詩篇是茂盛和興旺之意。和合本譯為平順實在不太達意。此節較好的譯文是「我尼布甲尼撒在我的宮殿中過又舒適又滿足的生活」。

 

【但四5「我作了一夢,使我懼怕,我在床上的思念,並腦中的異象,使我驚惶。」

         思念」:多指不好或帶有凶兆的思想,也可解作夢兆。4「驚惶」:比「懼怕」更甚,整個人都感到慌張和害怕。6.「召巴比倫的一切哲士」:這是二章二節的翻版。──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突然提出這一事件,說明了其意外性(見但2:1)。

         我作了一夢,使我懼怕,我在A上的思念,並腦中的異象使我驚懼 較好的譯文為「當我躺在A上睡覺的時候,作了一個噩夢,夢中的景象使我內心懼怕和困擾。」我作了一夢說尼布甲尼撒王作了一個恐怖的噩夢。A上的思念,並腦中的異象皆在描述夢的景象和意義。A上的思念是因國王在思索夢的含意。腦中的異象是國王回憶夢的景象。異象不是指平常所了解的異象,而是夢的景象或夢景。現代中文譯本的譯文太過於簡短而不達意。因它沒有充分表達作夢的人對夢的感受和探索夢的意義。

 

【但四6「所以我降旨召巴比倫的一切哲士到我面前,叫他們把夢的講解告訴我。」

   暫編註解〕留意這些“哲士”仍得到王的任用,縱然他們曾令他失望。

         參但3:29的語言。在但2章夢的記錄中,哲士是被召來的。但這次國王沒有忘記夢的內容。所以王對解夢的要求與但2:5的描寫是大不相同的。

         如第二章一樣,國王召集所有的智者術士來為他解夢。在這節哲士代表一切的智者術士,用法術的,行邪術的,和迦勒底人(參二2710)。這些人是王的顧問和參謀人員,這些人代表異邦人的智慧。

         我降旨 (參三29)國王命令之意。

 

【但四7「於是那些術士,用法術的,迦勒底人,觀兆的,都進來,我將那夢告訴了他們,他們卻不能把夢的講解告訴我。」

         觀兆」:顧名思義是憑觀察天象預測將來,教人如何趨吉避凶;也有學者把此詞解作法師或占卜家。「觀兆」原指「切開」,當時的占卜家把動物切開,憑其內臟的形狀預告將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術士。在本節的四類哲士中,“術士”和“用法術的”曾出現在但1:20(見該節注釋);“迦勒底人”曾出現在但2:2(見但1:4注釋);觀兆的曾出現在但2:27(見該節注釋)。

         卻不能把夢的講解告訴我。有人認為由於這些巴比倫哲士都是講解夢和超自然現象的專家,他們可能提供了一些解釋。事實上這個夢十分清楚,連國王自己都感覺到其中含有對他不利的信息,所以他很害怕。但古代的侍臣都慣於奉承他們的君主,避免直接告訴他們任何不快的事情。因此即使他們對夢內容和意義有所理解,也不敢說出自己的結論。他們就是提出了某種解釋,也是國王所完全不滿意的。他們肯定不會象後來但以理那樣,進行準確詳細的講解。“不能告訴我”英文KJV版為“沒有告訴我”,有人認為更好一些。確實在“哲士中沒有一人能解釋”那夢。

         當所有的智者、術士和哲人進宮朝見國王後,王便將夢景描述出來,但這些人沒有能力為國王解夢。在此,國王將夢景告訴這些人,而在第二章國王沒有將夢景告訴那些哲人術士。但同樣的,這些外邦的智慧者沒有能力為王解夢。

 

【但四8「末後那照我神的名,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來到我面前,他裡頭有聖神的靈,我將夢告訴他說:」

         他媕Y有聖神的靈」:「聖神」意即聖潔的神,或作「聖潔的上帝」。「聖潔」基本的意思是「分別出來」,特指分別出來歸給上帝(民十六38);而「上帝是聖潔」乃指上帝與人截然不同,祂沒有人的軟弱與缺點(何十一9);此處的「聖神」卻指超越自然,即是屬靈界,與人類不同的神。

         但以理「媕Y有聖神的靈」,意即他是一個屬靈的人,有屬靈的能力和透視力,比常人更勝一籌。故此,他淩駕所有的哲士之上,難怪王三次強調但以理媕Y有聖神的靈(8918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那照我神的名”:但以理被選入王宮後,太監長為他取名伯提沙撒(一7),意為“巴爾保護他的性命”。巴爾為巴比倫神祇瑪杜克的稱號,故說但以理是照“我神的名”取名。

         但以理沒有立刻出現,這也許出於他自己的選擇,又或者由於尼布甲尼撒沒有傳召他,恐怕但以理說出一些他不願意聽到的事情。“他媕Y有聖神的靈”。王可能只在承認他自己的神明在但以理生命堣u作,又或者(由於“神”應譯作單數)這堳出他已承認以色列的真神。

         「伯提沙撒」:是但以理入宮後太監長為他改的名字。名字的涵義不很確定,可能含有巴比倫某女神的名字(參創41:45)。

         伯提沙撒。在介紹但以理時,既提到他的同胞所熟悉的猶太名字,也提到他按尼布甲尼撒的主神所起的巴比倫名字(見但1:7注釋)。

         沒有解釋為什麼但以理作為“術士的領袖”(第9節),卻長期身處幕後。有人認為尼布甲尼撒是想在聽取不利的全部事實真相以前,先瞭解一般的迦勒底人對這個怪夢的看法(參王上22:8亞哈王的情況)。只有當術士階層的人無法滿足國王的要求時,他才召見那位以前已證明在解夢方面具有超人聰明和智慧的人(但2;參但1:17,20)。

         聖神的。亞蘭語的“神”是'elahin,常用來指假神(見耶10:11;但2:11,473:125:4),但也用來指真神(見但3:25注釋;參但5:11,14)。這句話說明國王信任但以理超人能力和聰明的原因。也說明了尼布甲尼撒對那位賜給但以理能力和智慧的神所持的觀念。但以理和他的朋友曾毫不猶豫地為他們所敬拜的神作見證。但4章第918節所重複的話說明尼布甲尼撒沒有忘記他以前所瞭解的這位猶太人具有傑出的預言恩賜,以及他與獨一真神的交往。

         迪奧多蒂翁將“他裡頭有聖神的靈”譯為“他裡頭有神的聖靈”。七十士譯本完全刪除了第5節下半節至第10節下半節。

         末後,那照我神的名,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 巴比倫的國神是瑪爾杜克,其尊稱為彼勒(Bel,主的意思),但以理官名為伯提沙撒(其意義參照一7

         他媕Y有聖神的靈 由於但以理智慧的表現,尼布甲尼撒在這書信中指出,但以理有神聖的靈和他同在。「聖神的靈」本文是神聖的神靈(創四十一38),而非三位一體論的第三位格聖靈。有神的靈同在的人是有智慧和有能力的人。當然作者希望指出這神聖的神靈是來自耶和華(參書廿四19;聖潔的神)。在下一節尼布甲尼撒王說他知道,至聖的神靈和但以理同在,為甚麼他知道但以理有﹝超然的能力之﹞神靈同在呢?是因為但以理曾經為尼布甲尼撒王解夢而表現其超於常人的智慧。

 

【但四9「術士的領袖伯提沙撒阿,因我知道你裡頭有聖神的靈,甚麼奧秘的事,都不能使你為難,現在要把我夢中所見的異象,和夢的講解告訴我。」

         為難」:原指「強逼」、「勉強」(斯一8),此處描述任何奧祕都難不倒但以理,他可輕而易舉地解答;正如以西結先知所說:「但以理有智慧,甚麼祕密都不能隱瞞他」(結廿八3)。──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尼布甲尼撒拜很多的神祇。他此時雖然不認識以色列的神耶和華,但確知但以理有一種出自聖神之靈的力量,能解明奧秘的事。

         術士的領袖。國王的這個稱呼可能與但2:48的“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同義。本節的“領袖”和但2:48的“總理”均譯字亞蘭語rab

         把我夢中所見的異象和夢的講解告訴我。王似乎要但以理把夢和解釋都說出來。他要但以理立即開始講夢(第10節)。七十士譯本現存的文稿中沒有這一節。只是很簡略地記述第1-9節的內容。迪奧多蒂翁的希臘文譯本為“請聽我夢中所見的異象,並告訴我夢的講解”。敘利亞語譯本意譯為“在我夢中的異象中,我看見一個我的頭的異象,請你將其解釋告訴我”。一些現代的注釋家(馬蒂,托裡等)認為迪奧多蒂翁的譯法最好,而蒙哥馬利等人則認為“的異象”的亞蘭語原文chzwy(原來是沒有母音標點的)本來是chzy(“看哪”),如埃利潘蒂尼的亞蘭語草紙文獻所證明的。這樣,該句就要如英文RSV版譯成 “這是我所見的夢;請告訴我其解釋”。

         術士的領袖 但以理被王稱為智者術士的領袖,這可能和第二章的故事有關。但以理因為王解夢而能被晉升為智者術士階層的領袖。讀者會奇怪為何智者的領袖但以理沒有被召來為王解夢。當然但以理也是被召,但作者將他和其他的哲人術士做個比較,以顯出神的智慧是優於異邦人的智慧。

         甚麼奧祕的事,都不能使你為難 奧祕的事是指世上人類宇宙的疑難問題(參二18192730)。因為但以理賦有天上神聖的智慧,使他能解決世上任何神祕和疑難的問題。在近東的傳統故事中,但以理的智慧是舉世聞名的。我們若將這節和結廿八3作比較,便知道兩者在思想上和文詞上有某些關連。「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甚麼奧祕事都不能向你隱藏」。當時人認為只有神或神人才有如此超然的能力和智慧。假如有人自認能明白一切奧祕的事情或解決世上任何問題,將如推羅王一樣,犯了自以為是「神化自己」的驕傲。這種自以為「神」的後果,將令世人唾棄和招致天譴。

 

【但四10「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我看見地當中有一棵樹,極其高大,」

         有一棵樹」:聖經常用樹象徵國家;以西結先知曾把埃及王比喻為一棵樹(結31章)。尼布甲尼撒在一塊雕刻在一幢樓宇的碑文上,也將巴比倫比喻為一棵日漸長高的大樹。他十分喜愛樹木,曾遠赴黎巴嫩觀賞香柏樹,且把木材運返巴比倫。

         地當中」:象徵在當時被視為世界的中心的巴比倫國,是中東最強大的國家。──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神憑著其智慧,往往用寓言和比喻作為傳達真理的方法。這種方法會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喻比其他任何方法更易使聽的人長期記住其信息和意義。參結31:3-14的比喻。

         古人慣于從每一次異常的夢中看出意義來。也許因此神這次就用夢作為媒介。

         A上腦中的異象 A上腦中是一種片語,睡覺時所做的夢。

         地當中有一棵樹 樹在神話故事中常象徵生命和宇宙,古時人認為生命和樹木有密切的關係;他們認為樹富含生命力並能供給一切生物生命的力量。原始人類棲息於山洞和樹頂之中,他們以樹的枝葉來遮風雨防日曬。他們以樹枝為狩獵和工作的工具。他們的食物有時靠狩獵。鳥獸的生長則賴於樹草。若沒有樹木,鳥獸就無法生存,而人類將間接無法生存。人自呱呱墜地,便置於木製的搖籃,衣食住行均和樹木有關,甚至死後身體也置於棺木之中。總括而言之,樹在現實人生佔有極重要的地位。

 

【但1012 世界樹】世界中心有一棵宇宙樹的概念,是古代近東文化共有的主題。以西結書三十一章也提及過它。這樹的根從地下海洋吸取水分,樹頂與雲層相連。這樣一來,這樹就將諸天、大地、冥界結合為一。在《艾拉與伊舜神話》中,瑪爾杜克論及「默舒」樹。這樹的根穿過海洋直入冥界,其頂高過諸天。蘇美史詩《盧加班達與恩默卡爾》(Lugalbanda and Enmerkar)中的「鷹樹」,也扮演相同的角色。在亞述文獻中,聖樹也是人所共知的主題。有人稱之為生命樹,也有人認為它就是這棵世界樹。在藝術中這樹的兩旁經常有野獸或人類、神祇的像。樹的上方中央之處通常有一個有翼的輪子。君王被形容為這樹化身為人。學者相信這樹是代表神明的世界秩序,但文獻中卻沒有討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四11「那樹漸長,而且堅固,高得頂天,從地極都能看見,」

   暫編註解〕古人以為樹不像其他植物,容易枯萎而死,反而如石頭那樣堅固。樹木似乎常勝死亡而復生。因為每年樹木曾經落葉枯萎,但不久它又能從枯死中再生萌芽。更有些傲立於寒霜冰雪,長青樹更顯出其無比的生命力。有時人看見大樹之高聳入天,奇大無比而感到有某種奇異不可思議的力量,進而視之為有神性的存在。又因樹的生長形態可以象徵宇宙。樹的地下部分象徵地下世界,地上樹幹、枝條象徵地上世界,而高入雲間的枝葉如天上世界覆蓋地上,如此而產生宇宙樹的聖樹崇拜。由於樹的生命力、生殖力、和其生長形態,產生生命樹,多產的儀式和宇宙聖樹的崇拜。

         從地極都能看見 古人視天覆蓋地面,土地被視為如平面的碟子一樣,而地極是為地的邊緣(參申卅三17;伯廿八24;詩廿二27,四十八10)。

         1112國王看見在大地的中心有一棵高大的樹;那棵樹漸漸生長,成為茁壯又高可頂天的大樹。它的樹葉茂盛,青翠美麗,樹上結滿果實,足夠養活一切的生物。山野的動物可在其樹蔭下躺息,空中的飛鳥可棲身在它的枝頭,一切生物都可吃它的果子。十節下半至十二節上半是以詩體來表達。

 

【但四12「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臥在蔭下,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凡有血氣的,都從這樹得食。」

         可作眾生的食物」:原文直譯是:「在它堶惘陪鼓奏鼎狾野耵哄v。這有兩種解釋:第一,眾生物可以在它堶惕鋮鴙鼓哄A或它能供應眾生物的食糧;第二,活在它堶悸熔野耵奕ㄠq它得到食物。

         凡有血氣」:尼布甲尼撒統管的人民。──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在這夢境中,顯而易見的,有古老的宗教神話的影響。這棵樹生長於大地的中心,宇宙的肚臍,支撐宇宙;它更具有生命樹的色彩,萬物可棲息於其枝葉和樹蔭之下。但最重要的,這棵大樹是象徵尼布甲尼撒本人和其強盛統治的國度。近東世界常認為統治者的統治力量恰如一棵大樹伸展至全世界。

         雖然這樹和原始宗教神話的聖樹有關,但它和先知以西結的思想似有更密切的關係。以西結將以色列比喻為香柏樹的兩枝嫩芽,被老鷹啄叼到貿易的城市。然後生長成為一棵低矮、枝葉茂盛的葡萄樹(結十七36)。以西結更宣揚神能使高大的樹枯倒;更可使矮樹高大堅壯(結十七2224)。在結卅一,埃及法老和亞述王均被喻為一棵高聳入雲的大樹,高大、堅壯、青翠美麗,一切生物從它得到生命和安息。但因它的驕傲和邪惡而將被砍倒,枯死而墜入陰間,主會使有權柄的失勢,使謙卑者高升。

 

【但四13「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見有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

         守望的聖者」:「守望」原是指儆醒,不會打盹睡覺(見詩一○一4),故用來描寫聚精匯神的守望者;「聖者」如本章八節的「聖神」,並非人類,而是屬靈界的(申卅三3;亞十四5)。──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守望的聖者”:天使的巴比倫的稱呼。

         “一位守望的聖者”。即天使(參看17,23節)。

         「守望的聖者」:指執行任務的天使。尼布甲尼撒在這裡可能按他自己巴比倫的神話名詞來稱呼天使。

         一位守望的。亞蘭語為`ir,源於動詞`ur(“守望”),相當於希伯來語的`er`er不是指“看守”,而是指“守望”或“醒著的人”,如亞曆山太抄本的旁注所解釋的。七十士譯本譯為aggelos(“天使”)。迪奧多蒂翁則沒有翻譯,而只是音譯為ir。猶太翻譯家亞居拉和辛馬庫譯為“守望者”。該詞在《以諾書》等次經裡指級別較高,警醒而不打盹的好天使或壞天使。本節用“守望的”來指天使,是《舊約》中所僅有的。有人認為迦勒底人可能知道這是指天使,儘管沒有證據來證明。“聖者”和“從天而降”進一步證明這個守望者是天使。可以確定的是:這位守望者是天上的神所任命的。

         見有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 守望者是儆醒不眠之意。從天上而來的守望者,是後期猶太教所指的天使ci^r)在舊約聖經只在此處和四17出現,但它出現於偽經,如以諾書八十5976,用於稱呼天使長和墮落的天使。以「神聖」的守望者來形容這個天上的使者是神的天使,而非異邦的神靈。天使是神的使者,為祂宣揚祂的啟示和執行祂的權能作為。

 

【但13 守望的聖者】守望者是很有名的一種超自然活物,出現於很多種類的兩約之間文學中,以諾一書、二書和死海古卷尤然。在上述文學中,它雖然主要是指墮落天使,卻不盡限於此。這話作為專門術語的例證,至今仍未在主前三世紀之前的文獻中發現。但美索不達米亞人是相信多種保護性之靈體或邪靈之存在的。最接近的對應例證大概是文獻中偶爾將上古七哲形容為守望者的話。此外,他們有時亦被形容為聖樹的管但人,因此與本節的上文下但也相符合。──《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四14「大聲呼叫說:伐倒這樹,砍下枝子,搖掉葉子,拋散果子,使走獸離開樹下,飛鳥躲開樹枝,」

   暫編註解〕大聲呼叫 因為這個短句,有人認為不只是一位天使,但從13節可知只有一位天使。

         1415這位從天而降的神使者大聲喊說:把這棵大樹砍倒,砍斷樹枝,剝落樹葉,搖落它的果子,將樹下的野獸和飛鳥驅散;祇留下殘根在地堙C更要以鐵條和銅條圈住,使它殘留於曠野的荒草地上。讓它受雨露滴濕;使他和地上的野獸一起吃草。在這兩節塈畯怓搢鴔@者從樹的象徵變換成為被奪去一切的受難的國王,他像一隻被鐵銅圍住的野獸。因牠會吃草,所以人認為牠是一條野牛,在神話和異象中,由人變成樹,再由樹變成動物是種常見的象徵表達方法。

 

【但四15「樹@卻要留在地內,用鐵圈和銅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喫草,

         樹不卻要留在地」:指樹幹被砍掉後所剩下的殘餘部份;這象徵尼布甲尼撒雖將會因喪失理智,而失去王位;但他的性命卻得以保留下來,且在遲些的時候重掌王權,就如殘餘的樹幹再一次發芽生長,變成大樹。

         用鐵圈和銅圈箍住」:這可有多種的解釋:(1)相傳當時所有瘋狂的人都被捆綁,免得他們到處走動,加害於人;故此,樹被「箍住」,代表尼布甲尼撒因失去理智而被捆綁。(2)樹不為鐵圈和銅圈箍住,有保護作用,免它為野獸所踐踏或吞食,預表王不會被滅,得以留存。 (3)指王因瘋狂所受的痛苦,包括失去了自主的能力。(4)預言王後來被人用金屬製成的鍊子鎖上。第二和第三種的解釋都有可能,尤其是第二種,與廿六節吻合。──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樹不卻要留在地內”:“樹木”為斫去樹的主幹之後留下的樹樁,因為根尚存留,可以再生新枝,喻尼布甲尼撒的王位有恢復可能(2022節)。

         “鐵圈和銅圈”。為了束縛(一個瘋人),或為了維護,免得樹樁被挖掘出來。

         「樹@」:指留在地裡的殘株。樹根猶存暗示王仍有複位的可能。

         「鐵圈」、「銅圈」:是用來制服精神錯亂的人。

         樹不卻要留在地。參伯14:8;賽11:1。對照第2636節,樹墩最後的發芽(見伯14:7-9),是象徵尼布甲尼撒的康復,而不是像一些注釋家所解釋的,指他王朝霸權的延續。整段的內容顯然是指個人,而不是一個國家。

         用鐵圈和銅圈箍住。許多注釋家認為這是指樹幹上的金屬圈,以防止它裂開,儘管這種做法沒有古代文獻的證實。七十士譯本沒有提到這些圈,只譯為“他如此說,其根之一要留在地內,好使他與地上的走獸一同在青草的山上吃草如牛”。迪奧多蒂翁譯本與馬所拉文本一致。解夢時沒有提到這些圈子,其意義只能憑猜測了。在第15,16節中,從“樹不”到樹墩所比喻的物件之間有一個過渡。有人把本句視為過渡,視這些圈為國王發瘋時捆住他的鏈子(哲羅姆)或象徵國王生病時施加於他的限制。但更自然的解釋似乎是把這些圈視為對樹墩本身的細心保護。

         @ 是殘株和樹根之意。

         用鐵圈和銅圈箍住 殘株和殘根應以鐵線和銅線圈住。這種語調暗示驕傲的國王將受之審判,在此象徵物已由樹木逐漸轉變成為動物。

         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使他和地上的獸一同喫草 將那野牛棄放於曠野之荒草中,讓它遭受雨水晨露的淋濕;使他如地上的動物(野牛),一起吃草。

 

【但15 箍住】被鐵圈箍住的究竟是樹的一部分還是王,難以斷定。所指的若果是樹,經文就是說它的主根(不是樹丕)要被箍住。古美索不達米亞雖然有時用金屬圈子裝飾樹木,卻從來沒有這樣對待樹丕,主根就更不用說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15 天露】在巴比倫文獻之中,露是從天上的星那裡降下,有時更被形容為星體降下疾病或醫治的機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四16「使他的心改變,不如人心,給他一個獸心,使他經過七期,〔期或作年本章同〕」

         使他的心改變」:「心」原意為「中央」,是人一切思想和動作的指揮官,也包括人的意志、情感、性格與思想。故此,人是由「身體」與「心」二部份組成,一個人沒有了人心,則失去理智,如行屍走肉般,已不是真正的人;如果「人心」變成「獸心」,則他祇是具有人一樣的身軀的野獸(箴廿三7)。本節的「心」代表「思想的能力」或「理智」。(創八21;申八5;賽四十四19──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七期”:七為完整的數目,“期”有“年”的意思,一年周而復始為一期。但此處意思難定,很可能指一段相當長的時間。

         “七期”。七年,因為這段時間足以讓他的頭髮長長(33節)。

         「期」:是指一段時間,但不能確定多久。

         他的心。這是樹的比喻到樹的比喻物件之間的過渡(見第15節注釋)。“心”似乎是指本性。國王將有野獸的本性。

         七期。古今大多數注釋家都把本節(以及第23,25,32節;但7:2512:7)的亞蘭語`iddan (“期”)解釋為“年”。七十士譯本直譯為“七年”。早期贊成這種看法的注釋家有約瑟弗斯(《上古史》x.10.6),哲羅姆,拉希,伊本以斯拉和耶弗。大多數現代注釋家也贊同這種看法。

         將他的心改變成為野獸的心,這種情況將經過一段極長的時間。這種神話色彩和時間上的預測是啟示文學的特色。

         使他的心改變,不如人心,給他一個獸心 使他失去心智和理性而如野獸一般,這是一種精神顛狂的狀態。

         經近七期 七十士譯本解為「七年」,但七期可能只表達一段不太短的時期。的數目在啟示文學中是一個約略而可伸縮的數目,並不是確實的數目。

         這是守望……命……令 這是守望的天使所要完成的使命,這個任務是由所有天上神聖的守望者共同判定的命令。是決定應執行之事,古人認為在天上有天上的議會,由許多守望者和天使組成(參伯一6,二17;詩八十九67)。對於尼布甲尼撒的懲罰是這些守望者共同決定的案件。在這節守望者和神聖者是複數而非如四14是單數。

         好叫世人…… 這是這個夢所要表明最基本的真理。神是歷史的主宰,祂能控制人類的歷史,操縱人類的國度。祂可將權柄和國權賜給祂所選擇的僕人。即使微不足道的人,神也可高升他,讓他掌權。

 

【但16 七期】假定這情況持續了七年是不應當的。本節亞蘭語的「期」字很特別。亞喀得語之同源字的意思是「特定時期」,可以是指疾病的「期」(階段)或週期性的時序。兆頭出現之時,經常會訂定效力發生的時間。有些「期」──如月相或吉日等──是每月發生一次的。有些則每年一度。又有一些,如日夜等長(春分、秋分)或至點(日間最長或最短的日子:夏至、冬至),則一年發生兩次。很多解釋都有可能。──《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四17「這是守望者的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

         守望者發出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天使把上帝的命令宣佈出來,這命令是上帝所定的旨意(24節「至高者的命」)。這堛滿u守望者」和「聖者」都是複數,這一個天使「集體」執行神的命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守望者”:看13節註解,他是執行神命令的使者(看24節)。

         守望者。見第13節注釋。採用複數形式表明天上議會的存在(見伯1:6-122:1-6)。

         世人。這句話說明神實施祂命令的目的。神對待巴比倫及其國王的事例,應讓其他的國家及其國王認識到接受或拒絕神對他們之計畫的後果。

         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在各國事務中,神一直“默默而耐心地實施自己旨意的計畫”。有時祂如宣召亞伯拉罕那樣,要安排一系列的事件來證明祂道路的智慧。有時祂如對待洪水以前的世代那樣,允許罪惡蔓延,成為反對正確原則之愚妄的例證。也有時祂如拯救希伯來人出埃及那樣,出面干預,免得邪惡的勢力戰勝祂為救贖世界而指定的代表。不論神安排,允許還是干預,“人間錯綜複雜的事件都在神的控制之下。”“歷代以來,神一直在運作祂控制一切的旨意”。

         “在神的偉大計畫中,祂給每一個國家都指定了一個位置”,使他們有機會“成就‘守望的聖者’的旨意”。在神的體制中,政府的作用是保護和鞏固民族,使百姓有機會實行創造主對於他們的旨意,並使其他的國家來效法,好讓所有的人都“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徒17:27)。

         一個國家的強大是與她是否忠心地履行神為她所定的旨意成正比的。她的成功有賴於她運用所託付給她的能力。她對神原則的順從決定了她的繁榮。她的命運取決於她的領袖與百姓是如何對待這些原則的。神賜智慧和能力給那些忠於祂的國家,使它們強大。但祂要拋棄那些將榮耀歸給自己的成就和作為,而不歸給祂的國家。

         “凡不願意接受神管理的人,完全沒有資格來管理自己的”。當一個國家不再保護人民,而成了驕傲殘酷的壓迫者時,其敗亡就是不可避免的了。當列國一個接著一個棄絕神的原則時,它們的榮耀就消逝了,它們的權勢就喪失了,它們就會被其他國家所取代。“所有人都藉著自己的選擇來決定自己的命運”。他們拒絕神的原則就是自取滅亡。“人間錯綜複雜的事件都在神的控制之下。那位坐在基路伯之上的主仍在指導著地上的事務”,並支配一切來“成就祂的旨意”見但10:13注釋。

         極卑微。亞蘭語為shephal。該詞在但5:22中譯為“自卑”,在但4:37中譯為“降為卑”。

 

【但四18「這是我尼布甲尼撒王所作的夢,伯提沙撒阿,你要說明這夢的講解,因為我國中的一切哲士,都不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惟獨你能,因你裡頭有聖神的靈。」

   暫編註解〕說明這夢的講解。見第7節注釋。

         聖神。見第8節注釋。

 

【但四19「於是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驚訝片時,心意驚惶。王說:伯提沙撒阿,不要因夢和夢的講解驚惶。伯提沙撒回答說:我主阿,願這夢歸與恨惡你的人,講解歸與你的敵人。」

         驚訝片時,心意驚惶」:「驚訝」原指「站立不動」,4手足無措,此處卻有「尷尬」的含意;但以理知道這夢對於王來說是個凶兆,於他不利,故感到難以啟齒。「驚惶」是煩躁不安,導致臉上露出憂戚的表情。

         這兩句話表明但以理和王的感情不錯,故他為王將遭遇的刑罰和痛苦感到難過。──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但以理聽到王說出的夢,知道是個凶兆,因此驚惶,不知應如何恰當地傳達這凶訊。

         “但以理驚訝片時”。不是因為夢境無法瞭解,而是由於他不願意向王宣告神的審判,他顯然已經對王產生愛慕。

         驚訝。亞蘭語為shemam。有“驚奇”,“困惑”或“為難”之意。最後一種含義可能更適合本節。因為要把夢的可怕含義告訴國王,但以理一定感到十分為難(見但2:5)。

         片時。亞蘭語為sha`ah。無法確定sha`ah 究竟指多久。可能很短,也可能長一些。參sha`ah 用於但3:6,154:335:5。但以理在國王面前“驚訝片時,心意驚惶”,想用適當的話語來告訴國王有關其未來命運的可怕消息。

         。尼布甲尼撒現在用第三人稱說話,並不能證實一些評論家的看法,認為要麼是別人在說他,從而表明這份文告是假的,要麼本節是插在文告中的一個史實評注。從第一人稱轉到第三人稱,或從第三人稱轉到第一人稱,在聖經其他經卷(見拉7:13-15;斯8:7,8)和古今聖經外的文獻中也有存在的(見拉7:28注釋)。

         國王看清但以理臉上的驚恐。他從夢中已得知不會有什麼好事。但他還是鼓勵他所信任的顧問說出全部的真相,不用擔心會引起他的不快。

         恨惡你的。但以理雖然被國王從家鄉擄來服侍外邦人,就是他同胞的壓迫者,但他對尼布甲尼撒卻不懷敵意。他的話語事實上證明了他對國王最高的個人忠誠。這可能與當時許多猶太人的看法相反。另一方面,但以理的話語也不一定理解為對國王仇敵的敵意。這只是出於一種東方式的禮貌。

         驚訝片時,心意驚惶 有古抄本寫成驚訝一個小時,但最好解為「一個短暫時候」。但以理明白夢的意義因而驚訝沉默,難以啟口說出夢的意義。

         願這夢歸於恨你的人,講解歸於你的敵人 作為國王的臣屬的但以理,知道國王的夢的意義時,本來不敢也不願說出來,但經國王的鼓勵,他終於決定要據實說出來,但他仍希望夢中的審判,不會臨到國王而轉移臨到國王的敵人。但以理可能利用近東的慣用語,以避免邪惡的語式,他希望災禍不會臨到國王,同時希望國王能因而謹慎,逃避將要來臨的厄運。

 

【但四20「你所見的樹漸長,而且堅固,高得頂天,從地極都能看見,」

 

【但四21「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住在其下,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

 

【但四22「王阿,這漸長又堅固的樹就是你,你的威勢漸長及天,你的權柄管到地極。」

   暫編註解〕就是你。但以理沒有讓國王久等,就明白地宣佈那樹代表國王本人,儘管國王無疑已猜到這一點。

         及天。有人認為先知描寫尼布甲尼撒偉大的話有些誇張,但我們須記得但以理是用他和國王都熟悉的東方宮廷的語言來說話的。這些語言與考古學家所發現國王碑文中尼布甲尼撒自誇的話十分相似,也與尼布甲尼撒的亞述先輩以及其他東方君主的話語很相似。

         王啊,這漸長又堅固的樹就是你 雖然心情困擾驚惶,可是但以理終以斷然的語氣說:這樹就是你(參二3637)。

 

【但四23「王既看見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說:將這樹砍伐毀壞,樹s卻要留在地內,用鐵圈如銅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喫草,直到經過七期。」

   暫編註解〕本節則簡要地重複聖潔的守望者的話。

 

【但四24「王阿,講解就是這樣,臨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於至高者的命。」

   暫編註解〕但以理明確地指出國王將遭遇到厄運,它是出自至高的神所決定的命令。雖然在17節記述那是神聖的守望者所決定的,但守望天使是在傳達或執行神的信息或命令。神是權威和力量的真正源頭。

 

【但四25「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喫草如牛,被天露滴濕,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

與野地的獸同居,喫草如牛」:他失去理智,變成一個人身獸心的動物;但他卻受到保護,可以與其他野獸同居而相安無事(他在這方面比那被鬼附著得不到平安的人優勝,(可五1-20)。──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這是他須從所受的懲治中學到的教訓。

         雖然天使的話語明確暗示了某種厄運,但術士無法確定懲罰的具體性質。這裡沒有說明國王被驅逐出社會的原因,但國王自己可能是心中有數的。根據本節對他未來所做的總體描述,以及下面“聰明複歸”(第34節)的話,我們可以推定懲罰指的是精神錯亂。評論家所說國王是被政府中的不滿分子所驅逐,或因一場革命而被驅逐,是沒有根據的。

 

【但四26「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樹@,等你知道諸天掌權,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

   暫編註解〕許多人奇怪為什麼精神錯亂的國王沒有被殺害,或者尼布甲尼撒國中的臣子和百姓在他喪失行為能力的時候,為什麼沒有立其他的人來填補那空缺的王位呢?有人解釋說,迷信的古人認為所有的精神病都是邪靈控制的結果。如果殺害精神錯亂的人,邪靈就會轉附到殺人者或指使者身上。如果他的財產被沒收,職位被頂替的話,嚴重的報應就會落在那些對這種不公正的行為負責的人身上。因此精神錯亂的人會被趕出社會,卻不會遭到其他淩辱(見撒上21:12至撒上22:1)。

         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樹@ 守望者命令殘根遺留於地下,表示有復國的希望。

         諸天 諸天在此是代表神之意(參3134節),這種以諸天代表神的用語,在舊約其他地方沒有發現,但在後期猶太文學(如瑪喀比傳上卷三1819;壹書九21),則很普遍。

         國王必從社會人群中被驅逐,而至曠野,和野獸同居,如野牛吃草,受風吹雨淋之苦。換句說話,國王將喪失理智,瘋狂而遠離人群,和野獸同居,如野牛吃草。這種瘋狂失去心智的狀況,將經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或作七年來了解)。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當你認識到真正的主權不在於塵世的君王而是在於至高的神時,你的國度會再賜給你。神有絕對的主權,祂可任意摧毀驕狂的,更會使謙卑順服的人得到祝福和權柄。

         學者對於尼布甲尼撒的顛狂議論紛紛。史料沒有記載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曾患顛狂而跑到曠野停留七年之久的記錄。有人認為這夢所描述的國王顛狂住在曠野的人,不是尼布甲尼撒,而是巴比倫最後的君王拿波尼度。他曾不理國事,跑到沙漠綠洲提瑪相當久的時間。這種故事可能傳入巴勒斯丁境內。作者便利用這種故事加以刪改,而藉此來宣揚其宗教信息。但這些只是一種臆測而已。然而,安提阿哥的驕狂及自詡為神,是猶太人所不能忍受的事實。

 

【但四27「王阿,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

         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施行公義」與「憐憫窮人」相應,「施行公義」是盡力行善,即一切正義的事,特別是賙濟窮困者;正如主自己對年輕的財主要求:「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可十21);在約帕的多加也是「廣行善事,多施賙濟」(徒九36);哥尼流同樣是「多多賙濟百姓」(徒十2)。無可否認,行善幫助有需要的人是優良的美德。──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但以理解釋夢境之後,便勸王停止專橫的行徑,而承認神的管治。

         絕罪過。這裡向那個驕傲的君主傳達了一項神聖的原則。神對人的懲罰可以因人的悔改而中止(見賽38:1,2,5;耶18:7-10;拿3:1-10)。所以神雖然向尼布甲尼撒宣佈了即將臨到的懲罰,卻給了他一整年的時間可以悔改,從而避開所預言的災難(見但4:29)。但國王沒有改變他的生活方式,結果懲罰就臨到他的身上。相比之下,得到四十天寬限的尼尼微人卻利用了這個機會,使他們和他們的城市倖免於難(拿3:4-10)。“主耶和華若不將奧秘指示他的僕人眾先知,就一無所行”(摩3:7)。神向人民和國家預先警告即將臨到的厄運。祂向現今的世界發出了信息,警告他們迅速臨近的結局。很少人注意這些警告。但由於已經傳達了充分的警告,到了災難的日子人們將無話可說。

         憐憫。這裡告誡國王對所有的臣民要秉公行義,憐憫受壓迫的人、不幸的人和窮苦的人(見彌6:8)。這些美德經常相提並論(見詩72:3,4;賽11:4)。

         讓人感到奇怪的是,但以理建議國王改變其生活態度,追求公義,斷絕邪惡的行為,如此或可避免將要臨到的厄運而得到平安。

         施行公義 這堛漱螂q似乎不是信仰團體所理解的公義,因為尼布甲尼撒不認識神,也不信仰神。這堜說的公義只是憐憫窮人的善行而已。不但如此,在這節有行善可逢凶化吉,避免遭受審判之意。這是兩約之間的文學常有的看法(參便西拉智訓廿九11;多比傳四711)。這不是舊約聖經普遍所了解的公義,因聖經中的公義是指人和神之間,親密正常的關係,且也表現在愛人、榮耀神的倫理生活。但在此,作者可能只期望異邦統治者能對猶太人表現友善的態度。

 

【但四28「這事都臨到尼布甲尼撒王。」

   暫編註解〕2829十二月後,這刑罰才降在尼布甲尼撒王身上。在這一長段時期中,他沒有依但以理的話施行公義、憐憫窮人(27節),反而更加高傲(30節)。

 

【但四29「過了十二個月,他遊行在巴比倫王宮裡,〔原文作上〕」

   暫編註解〕“王宮”。尼布甲尼撒正在欣賞那由他促進建成的大城;他可能是從著名的“空中花園”頂層觀看。

         不知道尼布甲尼撒是在哪一座王宮上觀看那城的。很可能是從著名的空中花園頂上或在新城區北部的新夏宮。空中花園厚實堅固的基牆已被發掘出來。而新夏宮的廢丘現在也叫巴比倫(Babil)。關於尼布甲尼撒時代的巴比倫,見本章補充注釋。

         在王宮 照文字直譯為「在其王國的宮殿堙v,國王漫步說話之處大都是在王宮的走廊和陽台。

 

【但29 巴比倫王宮】尼布甲尼撒在巴比倫的建築工程壯麗無比。他把幼發拉底河的河水導入幾條運河,在城中穿過。其王宮建於城北的伊施他爾門附近,是以最上乘的材料,佈置華麗。宮殿的花園由多層平臺組成,當時已馳名國際,後來更譽為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這個有圍牆的庭院,是個種滿了珍奇樹木的植物園。其他的建築工程又包括了廟宇和街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四30「他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要顯我威嚴的榮耀麼。」

         大巴比倫」:指巴比倫城;「巴比倫」的意思是「神明的城門」,這城是寧錄創建的(創十10),建築日期不得而知。主前六二六年,尼布甲尼撒的父親從亞述國奪得巴比倫城,再由尼布甲尼撒大興土木,使它成為中東當時最宏偉壯觀的城市。

         「大能大力」:原作「我能力的權勢」,與下句「我威嚴的榮耀」相應,反映出尼布甲尼撒的自負。他強調「我的權勢」與「我的榮耀」,竟忘記了人一切的能力權勢都是上帝所賜的,因為能力本屬乎祂(二20);他更忽略了人最高的目的乃是榮耀神,而不是炫耀自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尼布甲尼撒在京城之宏偉建設比他在軍事上的英勇更出名。

         研究古代巴比倫歷史的人在讀到國王的碑文時就會想起這些驕傲的話語。這些碑文原來埋在巴比倫的廢墟之中。傲慢的國王在一份碑文中宣稱:“於是我建造了王宮,就是我王權的所在處,是維繫人類的紐帶,是歡喜快樂的場所”(E·史拉德,《楔形文字碑文藏書》,第3冊,第2部分,第39頁)。他在另一份碑文中說:“在我所喜歡,我所愛的巴比倫城中,有王宮,令百姓驚奇,是維繫國土的紐帶。輝煌的王宮,是巴比倫大地權威的所在處”(同上,第25頁)。R·科勒得威的發掘證明,尼布甲尼撒有充分的理由為他的傑作而自豪,儘管發掘的細節並不完全符合古典作者對古巴比倫城規模的誇張描寫。

         尼布甲尼撒說自己“建”巴比倫,不應解釋為城是他造的。該城實際上是在洪水以後不久建造的(創11:1-9;參但10:10)。這裡所指的是由其父親尼波布拉色開始,並由尼布甲尼撒完工的巴比倫重建工程。尼布甲尼撒的建築活動的規模十分龐大,以致以前所有的成就都黯然失色了。據說重大的建築都是在他的時代建成的。就宮殿,神廟,城牆,甚至住宅而言,情況確實是如此。城市的規模因新市區的建設而比巴比倫舊城擴大了一倍多,郊區延伸到幼發拉底河兩岸。

         大巴比倫 這是指他的帝國京城,尼布甲尼撒不但是一個雄才大略的軍事家,也是一個傑出的建築家。巴比倫的雄偉堂皇,可從新約啟示錄知其梗概(十四8,十六9),它有美麗的王宮、廟宇、花園、和古代偉大的城市,尤其它雄偉堅固的城牆,更是名聞遐邇。它真是巴比倫人的榮耀。但他們都歸榮耀給他們的神瑪爾杜克。有人以為我的威嚴的榮耀可能是指瑪爾杜克的榮耀,但從卅六節可知那是在誇耀自己的能力和榮耀。

 

【但四31「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有聲音從天降下,說:尼布甲尼撒王阿,有話對你說:你的國位離開你了。」

   暫編註解〕參賽9:8。驕傲的話音剛一出口,國王就被降卑了。沒有說從天降下的聲音只是國王一個人聽見,還是也被他的隨從所聽到。

         有聲音從天而降 在十四節是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在這堿O天上的聲音從天上下來。這是聖潔的天使的聲音(如賽九8;太三17)。從天而降的聲音通常是神的啟示或是神審判的警告。後期強調神是一切的源頭,是歷史的主宰。人雖被貶為野獸或遭受懲罰,但若能悔悟而認識神的權能,將得到神的憐憫,使其恢復昔日的榮耀。保留殘幹樹根隱含神留給人悔改而復原的機會,守望的聖者的命令表示人類的權勢和榮耀是有限的。

         人、樹和動物的演變過程雖然神祕又複雜,但有其本體論的連貫性。不但如此,這種現象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表示人或國家的興盛和榮耀完全在於神的意願,而自然萬象自有本質上的連貫性。樹木及植物由於人的勞力和牛馬的耕耘而長大;而人和牛馬牲畜由植物樹木得到食物。這種理解常含有濃厚的神話要素。但以理書的作者在探討人類生存的源頭從何處來?毫無疑問的,他的信仰告白表明一切均源於神。人的獸性或是奇異的行為表現,皆是神對異教權勢的審判。作者期望看到人的悔悟,發揮人性的優美,棄惡從善,所以他警告國王或任何統治者不可像巴別塔的世人,和創三亞當與夏娃所犯自諭為神的罪。他建議國王改變其人生態度,秉行公義,眷顧受壓迫的人們。如此,或許能蒙神的憐憫而得到平安。

         你的國位離開你了 現代中文譯本的譯文是「你的王權已被奪走了」。經文指出尼布甲尼撒的國位不是被人篡奪,而是因他有異常的瘋狂行為而遜位。在1415節預告他(那大樹)將會傾倒,將遭受神的懲罰。

 

【但四32「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喫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

   暫編註解〕32節是重複25節,列出神對國王的審判;這個審判含有五個因素:(一)你必被趕出人群。(二)與野地的野獸一起生活。(三)像牛一樣吃草。(四)讓天露滴濕。(五)共經過七期。32節雖重複25節而列出審判的因素,但缺少了第四個因素。但最重要的是強調神的絕對主權。

 

【但四33「當時這話就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他被趕出離開世人,喫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

   據推測,王可能患了所謂「狼狂症」,即錯覺自己為野獸的癲狂病。顯然王並沒有接納但以理的勸諫,結果一如但以理所預言的,由君王之尊淪為野獸,正是「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  以色列的神在這位外邦君王身上彰顯了 的公義與尊榮。有關尼布甲尼撒暫時的遜位,史載不詳。(參考附注:狼狂症)

   死海古卷中發現了一卷亞蘭文的殘篇,名為「拿波尼度的禱告」。主角拿波尼度(伯沙撒的父親)自稱為亞述巴比倫王,曾有七年為邪惡的狂症所襲。當他認罪以後,有一個猶太人始將事情本末解給他聽。有學者認為此人即聖經所記載的尼布甲尼撒,但不能確定。(參考附注:拿波尼度的禱告)──《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吃草如牛”:許多學者認為此處所記為一種叫做“狼狂症”的精神症,患者幻想自己為牲畜,行為也象牲畜。醫學界的記錄顯示,此種症十分罕見,患者經過一段時間可以康復,恢復正常。尼布甲尼撒所患或為此疾,後來因謙卑承認神的至高權柄,疾病得到痊癒(34,37節。

         “如牛”。巴比倫王所患的病是狼狂症(boanthropy,一種精神病,以為自己是一頭野獸,行動也象野獸一樣),這種症狀在近代也有出現。在精神錯亂期間,他可能被關在一個王室的花園堙C

         據推測,王可能患了所謂「狼狂症」,即錯覺自己為野獸的癲狂病。顯然王並沒有接納但以理的勸諫,結果一如但以理所預言的,由君王之尊淪為野獸,正是「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6:18)。  以色列的神在這位外邦君王身上彰顯了 的公義與尊榮。有關尼布甲尼撒暫時的遜位,史載不詳。(參考附注:狼狂症)

         死海古卷中發現了一卷亞蘭文的殘篇,名為「拿波尼度的禱告」。主角拿波尼度(伯沙撒的父親)自稱為亞述巴比倫王,曾有七年為邪惡的狂症所襲。當他認罪以後,有一個猶太人始將事情本末解給他聽。有學者認為此人即聖經所記載的尼布甲尼撒,但不能確定。(參考附注:拿波尼度的禱告)

         應驗。許多注釋家認定尼布甲尼撒患的是一種精神病症。這種病人認為自己是野獸,並模仿野獸的生活方式。

         古時曾有過這種精神病症的例子。一份保存在大英博物館裡未曾發表的楔形文字泥版上,提到了一個吃草如牛的人(F·M·Th·迪裡亞格裡·伯勒,《Opera Minora》,1953年,第527頁)。我們不必對尼布甲尼撒的病情進行精確的認定,或將之與現今醫學上已知的任何病症等同起來。這個病歷可能是獨特的。敘述十分簡短。我們無法根據如此貧乏的信息進行準確的診斷。

         鷹毛。“毛”是後加的。頭髮因長期日曬雨淋而變得又硬又亂。

         國王聽受了從天而降的審判後,事情便立即發生在他身上。他被趕離人群,如牛一樣吃草,在野地和野獸同居。

         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 因孤身在野地和野獸同居,而且自己想像如野獸一般。這是一種將自己幻想成為狼或其他動物的精神病(lycanthropy)。這種情況經過幾年之久,身受風吹日曬,頭髮和指甲自然越生越長,成為山野的野人。有些學者認為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和亞希卡的故事有很相似的地方(這個文件是在尼羅河的一個山島叫伊里芬丁 [Elephentine] 所挖到的亞蘭文件)。亞希卡是亞述王希拿基立的一位官員,他曾說:「我的指甲像鷹爪一樣長」。

 

【但33 尼布甲尼撒的病症】尋找符合這些症狀的解經家將這疾病鑒定為變獸妄想狂(lycanthropy)。這是一種抑鬱性的精神病,患者幻想自己是野獸。但本段的特徵亦符合原始人或原生人類的形容。這些人缺乏但智(參較第3436節和合本之「聰明」,NIV:「神志」),並且有野獸般的特質和習性(16節)。在一些古舊的神話中,這是未開化人類的特質。後者可用于描述《吉加墨斯史詩》中的野蠻人恩基杜。從形容蘇美冒險家盧加班達(Lugalbanda)的遠古文獻,到亞述大臣阿希卡爾的晚期文獻,都形容與社會隔絕的人,漸而有了這些特徵。因此尼布甲尼撒的病症至少有一部分不是精神病,而是與文明隔絕(只有從野外收集的食物、無家、沒有個人衛生)的結果。一個片斷的楔形文字文獻顯示尼布甲尼撒可能因某些緣故,在一段時期之內不能照常負擔職責。在這段時期之內,執政的可能是他的兒子以未米羅達(巴比倫語稱為阿默珥瑪爾杜克)。但這文獻實在太含糊,難以作出肯定的結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四34「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神,他的權柄是永有的,他的國存到萬代。」

         舉目望天」:他得回了人的靈性,承認在天上的上帝是他權力的源頭,故舉目望天。根據詩一二三篇一至三節,「舉目望天」表示仰望上帝,等候祂施憐憫(比較詩一二一1)。當他仰望上帝,神智就清醒過來,理智也恢復了。

         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指屬靈的透視,而卅六節的「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是指該節下文的「榮耀、威嚴和光耀」。──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日子滿足。就是預言尼布甲尼撒瘋狂的“七期”或七年的結束(見第16節注釋)。

         舉目值得注意的是,國王的理智是隨著他承認真神而恢復的。當這位被降卑的國王虔誠地舉目望天時,他從一個野獸的狀態提升到帶有神的形象之人的狀態。這個多年以來無奈地臥在卑賤之中的人,重新恢復了神按自己的形象所賦予的人格尊嚴。發生在尼布甲尼撒身上的這一奇跡,其基本特徵仍在每一個悔改的罪人身上重現,儘管在形式上不那麼引人注目。

         我便稱頌至高者。國王在可怕的經歷之後,第一個念頭就是感謝神,讚美祂是永活的主,承認祂永恆的的統治,證明這個一度驕傲的國王有了真正的改變。

         日子滿足 經過了七期的時間;或是說經過了一段預定的時期。神藉此在教訓人,誰是宇宙的掌權者,當人了解這種教訓後,神便釋放了他,讓他見證他所得到的真理。

         舉目望天 國王舉目望天是謙卑悔罪的行為,當然讀者會質問瘋狂的人,已失去心智和理性,怎能悔罪仰望神呢?作者對此並沒有交代。

         我的聰明復歸於我 瘋狂的國王恢復了心智和理性,由於他在後面所表現的感恩表現,我們可確定他的復原是由於神的恩典憐憫。

         永遠的神 永遠存在的神,祂有永遠的權柄和國度(參詩一四五13)。世人不可褻瀆神,更不可以為神是不存在的。

         3437 尼布甲尼撒承認神的絕對主權後,他便復得國位。

         這個榮耀頌在告白至高的神,是永遠的統治者和絕對主權的支配者。一方面它在表明世人的微不足道,實無可驕傲自大的理由;另一方面也向世人宣揚,神有永遠的美意和主權,人不可因所受的苦難而背叛或輕視神的權能。祂不但是天上眾星辰和使者的主,也是世人的統治者,由於體驗到神的權能作為使他對神有更深的認識,而誠心獻上感恩和榮耀,給予至高的神。

 

【但34 拿波尼度的禱文】在昆蘭發現的死海古卷之中,有一篇名叫「拿波尼度的禱文」(4Q242,或作4QPrNab)。在這個文獻之中,患病的是巴比倫的末代君王拿波尼度,而不是著名的前任君主尼布甲尼撒。其相似之處包括七年的患病。使他康復的是一個(不知名的)猶太占卜家。內文涉及異夢,其結局是他崇拜正確之神。這卷軸沒有與野獸比較,但有部分釋經家修正其文字,包括了這一件事。按照這卷軸,這個七年的病症與拿波尼度在特瑪居留的著名史事有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四35「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或問他說:你作甚麼呢。」

         虛無」:微不足道,沒有甚麼份量或價值(賽四十17);人不能與上帝相比,更不可以限制祂的工作。

         在天上的萬軍」:耶和華在天上和地下作王,祂憑公義刑罰天上的使者和地上的君王(賽廿四21)。

         攔住他的手」:直譯是「打他的手」,指父親刑罰孩子,打他的手,後用來比喻刑罰和責g;亞蘭文的舊約聖經和猶太人的他珥目卻用此句象徵「干涉」或「攔阻」,變成了法律上一句術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參賽40:17。本節的後半部分與賽43:13非常相似。有人認為國王在他與但以理接觸時瞭解了以賽亞的話語,這時突然想了起來。從這個一度驕傲的君主口中發出如此的表白是很不尋常的。這是悔改者的見證,發自一顆通過經驗學會認識和尊敬神之人的內心。

         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虛無 世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參賽四十17),沒有任何成就可值得世人誇耀而冒瀆神。

         在天上的萬軍……你作甚麼? 天上的萬軍可能是指天上的使者和星辰。無人能攔住他手……甚麼說沒有任何人或力量能干涉或阻止神的作為。

 

【但四36「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

   暫編註解〕復歸於我。隨著尼布甲尼撒理智的恢復,他的君尊和王位也恢復了。為了說明理智的恢復和王權恢復之間的密切聯繫,本節重述了(見第34節)恢復的第一項內容。緊接著用閃族語言的簡略形式講述了第二項。“我的聰明複歸於我,我的王位和榮耀也都複歸於我。”

         來朝見我。“朝見”一詞並不意味著國王在精神錯亂期間可以隨意在荒野流浪,無人監管。這是指職務意義上的朝見。當大家得國王的理智已經恢復時,國家的攝政者們十分恭敬地把他迎回來,以便把政權歸還給他。在他精神錯亂的時候,這些人曾代管政府事務。

 

【但四37「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他所作的全都誠實,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他能降為卑。」

 

【思想問題(第4章)】

 1 尼布甲尼撒患病七載痊癒後對神的態度與先前有何不同?參34-37; 2:47; 3:28-29; 4:30。他何以有這種改變?

 2 本章給你什麽屬靈的功課?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中文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