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但以理書第十一章拾穗

 

【但十一1「又說:當瑪代王大利烏元年,我曾起來扶助米迦勒,使他堅強。」

   暫編註解〕表明該使者曾在大利烏元年,就是巴比倫亡國之時,協助過米迦勒。

         本節是但10:21天使話語的繼續。在這裡分章並不合適,會讓人誤會本節開始了一個新的部分。其實敘述顯然仍在延續。加百列告訴但以理,瑪代人大利烏曾受到上天的尊重。本異像是在居魯士第三年賜下的(但10:1)。天使告訴但以理髮生在大利烏元年的事。瑪代人大利烏那年有幸得到天使加百列的造訪,“使他堅強”。

         說……元年 又說這兩個字是不必要的。十一1所顯示的歷史標題可能是如七1,八1,九1和十一1的標題一樣,指出異象前後兩部分是平行相對的。奇怪的是天使以一個異國王朝來標示其行動;那行動是指米迦勒幫助加百列的戰鬥。現代中文譯本省略了瑪代王大利烏元年,也改寫了和合本的譯文。這種省略和意譯使經文意義較清晰明瞭。

         我曾起來扶助米迦勒,使他堅強 這節是後人所加的,為要指出那位幫助米迦勒的天使,是神的使者加百列(參八15)。加筆者不明白十章和十一章是連續的,而任意加上歷史的標題。這個歷史標題如前面的歷史標題一樣,沒有顯著的歷史價值。

         本章記波斯和希臘爭霸的事,但著重預言世局演變中的希臘。

 

【但十一1~15南北兩國之爭】

  當亞歷山大大帝死後,他的國被四位將軍分奪,不歸王的後裔。南王就是指埃及王(主前323年),北王是敘利亞王(主前312年)。南王曾以女兒給北王為妻,作為兩國聯盟之表現。不久,北王又重立廢后,反把南王之女處死,以致兩國不睦。南王曾起大兵攻北國,大打勝仗;北王雖屢次進攻南王,終不得勝。其後南王驕侈放蕩,不敢再戰,就被北王攻擊,站立不住。──《新舊約輔讀》

 

【但十一2「現在我將真事指示你,波斯還有三王興起,第四王必富足遠勝諸王,他因富足成為強盛,就必激動大眾攻擊希臘國。」

         波斯還有三王興起」:「三王」指甘拜西、大利烏一世、亞哈隨魯(又名薛西斯)。在甘拜西和大利烏一世之間還有一位術士,他在甘拜西遠征巴勒斯坦的時候,假冒自己是甘拜西的親兄弟士每弟、就是甘拜西在若干年前祕密暗殺的。

         第四王」:指亞哈隨魯,他曾擁有極大的財富,他「從印度直到古實統管一百二十七省」(斯一1),故徵收了很多稅項,擁有金銀製成的床塌和飲酒的器皿(斯一6-8)。

         攻擊希臘國」:亞哈隨魯曾於主前四八○至四七九年率領強大的軍隊進攻希臘(參八6的詮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前三位波斯王很可能是古列二世(主前550530年;代下三十六2223;拉一1);甘比西斯(主前529522年;舊約中沒有提到他);大利烏一世(主前521486年;拉五∼六章)。這第四位王可能是《以斯拉記》四6的亞哈隨魯(主前486465年),也可能是《以斯拉記》七1126的亞達薛西一世(主前465426年)。

         這媔}展詳細講述預言的部分,首先談到波斯(2節),跟是亞歷山大大帝(3,4節),安提阿古依比芬尼之前的多利買和西流古(520節),最後是安提阿古依比芬尼(2135節)。這一切預言從那時開始都準確地一一應驗了。其後但以理講述仍有待應驗的敵基督的預言(3645節)。“有三王”。剛比西斯(C a m b y s e s,主前530522年),偽斯麥爾地(Pseudo-Smerids,主前522521年),大利烏一世舒士他斯伯(Darius I Hystaspes,也稱為大利烏大帝,主前521486年;比較拉五;六)。“第四王”。薛西(Xerxes,主前486465年),在某些以斯帖的譯本媞椄馬哈隨魯。

         真事。《但以理書》第四個偉大啟示的主要內容是從本節開始的。前面從但10:111:1都是背景和引言。

         波斯還有三王。本異像是在居魯士第三年賜給但以理的(但10:1),所以這裡無疑指居魯士以後登上波斯寶座的三個國王:岡比西斯(西元前530-522年),篡位的偽王斯默狄斯(高墨塔,其巴比倫名字叫巴狄雅,西元前522年),大利烏一世(西元前522-486年)。

         第四王。注釋家普遍認為,根據上下文這裡的“第四王”是指薛西斯,但對於其他幾個王的身份有不同意見。有人認為“第四王”實際上是將來所“興起”三王中的最後一位。他們把居魯士當作四王中的第一位,並排除了偽王斯默狄斯,因為他不是合法的王系,在位僅幾個月時間。也有人不把居魯士列為四王中的第一位,而把偽王斯默狄斯作為居魯士之後三王中的一位。這兩種看法都視薛西斯為“第四王”。其中第二種看法似乎更符合上下文的思路。

         富足遠勝。薛西斯應被認定為《以斯帖記》中的亞哈隨魯(見斯1:1注釋)。聖經說他特別以“他榮耀之國的豐富”而自豪(見斯1:4,6,7)。希羅多德曾生動而詳細地記錄了薛西斯的軍事力量(vii.20,21,40,41,61-80)。

         激動大眾。有兩種譯法。一種譯法是薛西發動世界各國攻擊希臘。這是眾所周知的史實。在薛西斯的時代以前,希臘半島是地中海東部唯一不受波斯控制的重要地區。西元前490年薛西斯的前任大利烏大帝曾想征服希臘人,卻在馬拉松受阻。薛西斯登基之後,制訂了征服希臘的龐大新計畫。希羅多德(vii61-80)列舉了四十多個為薛西斯提供軍隊的國家。在這支龐大的軍隊中,有來自分佈遙遠的國度,如印度,埃塞俄比亞,阿拉伯和亞美尼亞等國的士兵。連迦太基人似乎也受到引誘,藉著攻擊希臘在西西里的殖民地錫拉丘茲而加入了這場進軍。

         希臘。希伯來語為Yawan,在創10:2中譯為“雅完”(見該節注釋)。希臘人或愛奧尼亞人是雅完的後代。見但2:39注釋。

         2-45  南王北王之爭:本章除了第2節提及波斯四王外,重點是放在希臘,直到本章之末。波斯的四王依次是:1 古列(主前五三九至五三○,參拉1:1);2 甘比西斯(主前五二九至五二二);3 大利烏(主前五二一至四八六,參拉5:6);4 亞哈隨魯(主前四八五至四六五,參拉4:6)。

         第四王時,波斯與希臘的仇恨逐漸加深。

         我將真事指示你 真事原文是「真理」、「真理書」之意。天使要將「真理書」上的事告訴但以理。啟示文學家認為神統治世界是按照祂的神聖計畫來執行。這些計畫是記錄在「真理書」上。因此,「真理書」是過去的歷史和將來的事件的記錄。在舊約其他地方,個人的行為和命運也被記錄在神的書堙]參出卅二3233;詩四十8,一三九16)。有人認為「真理書」是「命運書」或「生命書」。我們無法確知「真理書」是甚麼?也許是聖經作者的文學杜撰或神學假設。但重要的是,作者清楚表示,世上的歷史和將來的事件皆在神的主權控制之下。神是歷史的主宰;忠貞的信徒,不管遭到任何橫逆迫害,他們終會得到神的讚賞。

         波斯還有三王興起……希臘國 作者對波斯時期只概要地講述。學者對波斯帝國的君王素存有不同的看法。古列大帝是波斯第一位國王;在他後面有三位國王相繼統治波斯帝國。如果第四王是指自古列以下的第四位國王,則波斯帝國自開國後僅有四位君王。但第四王若指那三王以後繼起的國王,則波斯帝國自開國後有五位君王。從波斯帝國不只有五位君王(參前面歷史年錄表{\LinkToBook:TopicID=106,Name=但以理書歷史年錄表})來看,作者甚為熟悉第七章的經文和意義,在七6中波斯被形容為四個頭的豹子,我們認為四個君王較合經文的意義。在波斯古列大帝以後的三個統治者是:剛比亞斯(Cambyses),大利烏一世(Darius I)和薛西一世(Xerxes I)。作者不太關心這段歷史,而且他可能利用不太可靠的歷史資料。所以我們不必為無法解決的歷史花費時間去爭論。從史料(參 Herodotus vii 2021)可知,薛西一世(主前四八六至四六五年)是位雄才大略的統治者,在他的統治下國家富強,社會安定,可說是波斯帝國的黃金時期。他在主前四八零年至四七九年曾率領強大的軍隊進攻希臘,而且他曾擁有極大的財富。

 

【但十一2 波斯四王】這異象發生時古列已經在位,因此不算是四王之一。他最初幾位的繼承者依次是剛比西斯二世、士梅爾迪(Smerdis;波斯語名字巴爾迪亞〔Bardiya,其實是高馬他〔Gaumata冒名篡位)、大利烏一世、亞哈隨魯(薛西)、亞達薛西。在被亞歷山大大帝所滅之前,這王族接著還有七名君王。末代君王名叫大利烏三世。諸位君王之中亞哈隨魯大概是最富有的一個,與希臘人打仗的次數亦最多。本節的四王大概包括了七十年的波斯歷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2~30波斯四王與南北諸王是誰?】

答:這是但以理先知蒙天使的指示,關於波斯,希臘,埃及,敘利亞諸王興起爭戰的預言。在但以理書第十一章中描述最為詳細,可以從下面幾節經文的情形,來明白所說的預言,是與歷史事實極相符合的。

1 波斯的四王興起⑵一是指古列Cyrus(主前五三八—五二九年),他於主前五三六年戰勝巴比倫,稱霸於世界,為第一王(賽五四1)。克比色斯Cambyses(主前五二九—五二二年),一般認為他是亞達薛西王,他曾命令停止重建聖殿工作,為第二王(拉四71123)。大利烏亥斯特比斯Darius Hystaspis(主前五二一—四八五年),他曾准許重建聖殿之工得以完峻,為第三王(拉六11215)。第四王必富足強盛,乃指薛西斯Xerxes(主前四八五—四六五年),或稱為亞哈隨魯Ahasuerus,王后是以斯帖,(斯二1617)。他是波斯王中最強者,曾率領大軍進攻希臘本土,但未得勝。

2 必有一勇敢的王興起(3 4)—乃指希臘第一個王亞力山大帝Alexander。他於主前三三一年創立帝國,擊破波斯,年廿歲登基執掌王權,隨意而行。數年之間,征服整個小亞細亞,甚至遠達印度。於卅二歲去世以後,國被手下四個元帥所分裂,而成為迦勒底,希臘,埃及,和敘利亞等四國。(參一七三題)。

3 南方的王必強盛⑸—乃指從希臘所分出來的埃及王多利買一世Ptolemyi Ⅰ。他將中必有一個比他更強盛—乃指西流古斯尼卡特Seleucus-Nicator原為多利買手下的官,被派任巴比倫省長。後來背叛成為北方敘利亞王,他的權柄甚大,是繼亞力山大帝以後王中之最強者。

4 南方王的女兒就了北方王⑹—系指埃及王多利買二世之女,名叫比利尼斯Berenice。曾嫁北方敘利亞王安提阿古二世AntiochusⅡ,後被謀害而死,此事約在主前二五○年。

5 女子本家必另生一子⑺—系為比利尼斯之弟,多利買三世,他曾為姐姐復仇入侵敘利亞,擄掠財寶,獲得勝利。

6 北方王的二子必動干戈⑽—乃指敘利亞王西古流斯第二SeleucusⅡ之子,西古流斯三世與安提阿古三世AntiochusⅢ(即安提阿古大帝)。此二人曾招聚大軍攻打南方的城池迦特,此時約在主前二一八年。

7 他將女兒給南方王為妻(1719)—乃指北方敘利亞王安提阿古。因有羅馬出來阻擋爭戰,所以將自己的女兒克留尼特拉Cleophtva給南方埃及王的幼主多利買五世為後,欲以藉之引誘埃及王歸向自己。但這計謀卻不得成就,其女兒竟與其夫同心反對他。此後安提阿古進攻小亞細亞與希臘,於主前一九○年左右,被羅馬的軍長西彼阿亞細亞迫克ScipioAsiaticus戰敗。歸國後,因想佔有廟中財寶而被人刺殺身亡。

8 必有一人興起接續他為王—乃指北方王安提阿古死後,西流古斯非羅巴特Seleucus-Philopater繼續王位,(主前一八七—一六七年)。因前王戰敗,他要繼續給羅馬賠款,使他橫征暴歙,並且派人在各地收聚錢財。甚至奪取聖殿中之寶物,但不久即被他所派之人毒死,歸於滅亡。

9 必有一個卑鄙的人興起接續為王(21 30)—乃指北方敘利亞王安提阿古衣皮凡尼絲Antiochus Epiphanes。他並非是合法的皇嗣,但其為人卑鄙殘忍,詭計多端,趁人無備之時,陰謀登位。他曾屠殺猶太人,污穢褻瀆聖殿,三次進攻埃及,(232529 30),時在主前一七三—一六五年間,但其勝利僅是暫時的。——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但十一3「必有一個勇敢的王興起,執掌大權,隨意而行。」

         勇敢的王」:即亞歷山大大帝(336-323 B.C.)。──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這位“勇敢的王”指馬其頓(希臘)帝國創立人亞歷山大大帝;他在主前323年去世。七6;八58,2122也提到他。

         「一個勇敢的王」:指亞歷山大。他終於征服波斯,然而他死後國家分裂為四,後來演成南北對峙的局面。南北王之爭主要是爭奪巴勒斯坦的統治權。南方是埃及的多利買,北方是敘利亞的西流古王朝。

         一個勇敢的王。希伯來語為melek gibbor。英文KJV版為“一個大能的王”。顯然指亞歷山大大帝(西元前336-323年)。

         大權。亞歷山大的領土從馬其頓和希臘到印度的西北部,從埃及到裡海以東的錫爾河,是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帝國(見但2:397:6注釋)。

         勇敢的王 是希臘帝國的亞歷山大大帝。作者只提起亞歷山大所建立的權勢,國勢強盛舉世無匹,致使他能任意而為。隨意而行可能指他的希臘化政策。雖然亞歷山大擁有廣大富強的帝國,他可隨意而行,但作者認為人類永遠無法保持所擁有偉大的成就。在亞歷山大的權勢達顛峰之際,他突患熱病而亡,享年只三十三歲。輝煌的遠景和理想的目標,亦因他的死去而煙消雲散。

         3~4 “一個勇敢的王”。亞歷山大大帝。參看第八章8節的腳註。

         由於3-45節很詳盡、正確地預言南北國的爭戰,不信聖經能准確地預言將來要發生之事的人常以本段為根據,認為本段乃主前第二世紀的人冒但以理之名寫的(參簡介)。但事實上,整個人類的歷史都在神的掌握中,諸事都按著神的計劃應驗。21-25有關依比芬尼的事蹟有很詳細的描述 主要乃因他與神的選民有密切的關係。

 

【但十一3「一個勇敢的王」:指亞歷山大。他終於征服波斯,然而他死後國家分裂為四,後來演成南北對峙的局面。南北王之爭主要是爭奪巴勒斯坦的統治權。南方是埃及的多利買,北方是敘利亞的西流古王朝。

   由於345節很詳盡、正確地預言南北國的爭戰,不信聖經能準確地預言將來要發生之事的人常以本段為根據,認為本段乃主前第二世紀的人冒但以理之名寫的(參簡介)。但事實上,整個人類的歷史都在神的掌握中,諸事都按著神的計畫應驗。2125有關依比芬尼的事蹟有很詳細的描述 主要乃因他與神的選民有密切的關係。──《串珠聖經注釋》

 

【但十一3 勇敢的王】這名勇敢的王除亞歷山大大帝以外別無他人。經文跳過亞哈隨魯之後的一百三十年,到主前三三六年。當年亞歷山大登基為馬其頓王。他英明武勇,五年之內便殲滅了波斯帝國。希臘帝國時代由此開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4「他興起的時候,他的國必破裂,向天的四方〔方原文作風〕分開,卻不歸他的後裔,治國的權勢也都不及他,因為他的國必被拔出,歸與他後裔之外的人。」

   暫編註解〕亞歷山大大帝死後,他的帝國被四名將領瓜分:加山得(Cassander)統治馬其頓本土;呂西馬古(Lysimachus)統治色雷斯(Thrace)及小亞細亞;托勃密(舊譯“多利買”,以下同)(Ptolemy)統治埃及,主前32330年這段期間,埃及政權稱為“托勃密王朝”;塞硫古(Seleucus)統治敘利亞及近東其他地區。在他以後到主前65年,這國的政權稱為“塞硫古王朝”。在《但以理書》預言中,托勃密王朝的埃及稱為“南方王”(十一56)、塞硫古王朝的敘利亞稱為“北方王”(十一6)。這兩個王時常互相攻伐,爭奪霸權。在巴勒斯坦的猶大地則周旋於兩大霸權之間。

         他興起的時候。亞歷山大還遠未達到其權力的顛峰,就被砍倒了。西元前323年,這個統治從亞得里亞海到印度河的國王突然病倒,十一天后就去世(見但7:6注釋)。

         必破裂。亞歷山大的近親中沒有一個人能把他所征服的土地統一起來。在一段時間裡,一些主要的將軍試圖以亞歷山大同父異母的兄弟和他遺腹子的名義(均受攝政者的控制)保持帝國的完整。但在亞歷山大死後不到二十五年,四位將領聯合起來打敗了最後一位有控制整個帝國野心的安提柯。亞歷山大的領土被分為四個王國(後來減為三個)。關於這次分裂,見但7:78:22注釋。

         四風。代表地的四方。豹的四個頭(見但7:6注釋)和公山羊的四個角(見但8:8,22注釋)也象徵這樣的分裂。

         不歸他的後裔。亞歷山大的遺腹子雖然被稱為王,但他還是個孩子時就在將軍們爭奪帝國的實際統治權時被殺死了。所以亞歷山大沒有後代掌權。

         他的國必破裂,向天的四方分開 亞歷山大死後,帝國被他的將領所瓜分。雖然有許多將領據地而自封為王,但重要的有四位將軍建立四個較具規模的國家。從這時候開始,權力和管轄地區之爭頻頻發生。到了主前三○一年在弗呂家(Phrygia)的葉索士(Ipsos)所發生決定性的戰爭,情勢漸趨明朗。利絲馬哥(Lysimachus)控制了特瑞斯(Thrace)和小亞西亞,迦散達(Cassander)控制馬其頓和希臘本土。多利買(Ptolemy)控制埃及和巴勒斯丁,而西流古取代安提格奴統治巴比倫和敘利亞。天的四方如八8一樣指天地的四個方向,東南西北。

         卻不歸他的後裔 亞歷山大大帝的後嗣或親戚沒有獲得任何權位和版圖。他的兄弟,腓立普.亞希戴斯(Philip Arshidaes)在主前三一七年被殺。他的兒子亞歷山大(從 Roana 所生)和里拉克勒(Herakles 為使女巴琪拿「Barsine」所生)先後被其部屬將士所殺。希臘帝國便如此被瓜分而歸於別人。

         因為他的國必被拔出 作者認為亞歷山大是受到神的審判,他的帝國便被人瓜分而四分五裂。

 

【但十一4 向天的四方分開】亞歷山大崩於主前三二三年。長達二十年的繼承鬥爭終於導致帝國四分(見八22注釋)。分裂出來的國有兩個在愛琴海地區(卡桑德爾統治希臘和馬其頓,利西馬科斯統治色雷斯)。其餘兩個則瓜分近東(托勒密統治埃及和巴勒斯坦,西流古統治敘利亞、美索不達米亞、波斯)。「南方王」所代表的是托勒密王朝,「北方王」則代表西流古王朝。──《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5「南方的王必強盛,他將帥中必有一個比他更強盛,執掌權柄,他的權柄甚大。」

         南方王」:指多利買一世(323-285 B.C.統治埃及)。「將帥中有一個比他更強盛」:指西流古一世,他本是巴比倫的總督(321-316 B.C.)但在三一六年他躲避敘利亞總督安提崗的追殺(安提崗想佔領亞洲地區,要吞併巴比倫),逃至埃及為多利買一世收留,且任埃及軍隊的統帥。──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南方的王”指在主前323285年掌權的“救主”托勃密一世(Ptolemy I Soter)。“比他更強盛”的一王指在主前311280年掌權的塞硫古一世尼加鐸(Seleucus I Nicator),他是亞歷山大帝國中最強的一位統治者。他的繼承人是安提阿哥一世蘇他(Antiochus I Soter),在主前280261年掌權。

         南方的王。從本節開始,本章的大部分預言都集中在與神的子民猶太人關係最為密切的,從亞歷山大帝國中崛起的兩個王國。這就是塞琉古王朝統治下的敘利亞和托勒密王朝統治下的埃及。就巴勒斯坦的地理角度而言,前者是在北邊,後者是在南邊。最早的希臘語譯本把“南方的王”譯為“埃及王”。第8節也指出埃及就是南方王。類似的稱呼可以從歷史文獻中得到證明。一份著名的南阿拉伯碑文(格拉澤第1155號)提到了波斯和埃及之間的一場戰爭,分別稱雙方的王為北方的主和南方的主。

         在本節中所指的歷史時期中,埃及國王是托勒密一世(又稱為拉各斯之子,西元前305-283年)。他是亞歷山大最出色的將領之一,創建了歷史最長的希臘王國。

         他將帥中必有一個。顯然指塞琉古一世(西元前305-281年)。他也是亞歷山大的一員將領。他成為帝國亞洲部分大多數地區的統治者。他在這裡被稱為“他(托勒密)將帥(“sarim,”見但10:13注釋)中必有一個”可以從他與托勒密關係的角度來理解。西元前316年,塞琉古被他的對手安提柯從他自西元前321年起就控制的巴比倫驅逐出去(見但7:6注釋)。從此塞琉古就聽從托勒密的指揮。托勒密幫助他於西元前312年在加沙打敗了安提柯的兒子德米特裡。不久以後,塞琉古又重新獲得了他在美索不達米亞的領土。

         比他更強盛。即塞琉古。他曾被視為托勒密的“將帥”之一,後來變得比埃及國王更加強大。當塞琉古於西元前281年去世時,他的領土從赫勒斯滂海峽一直延伸到了印度北部。研究這個時期的主要古代歷史學家阿利安說,塞琉古是“繼亞歷山大之後最偉大的國王,最具有國王的頭腦,統治著僅次於亞歷山大的最廣大的領土”(《亞歷山大遠征記》vii.22)。

         南方的王 指統治埃及和巴勒斯丁的多利買王朝。在主前三○五年多利買,拉結(主前三二三至二八五)自立為王,國勢甚強。

         他將帥中必有一個比他更強盛,執掌權柄 西流古.尼克達(Seleucus Nicator)本來是巴比倫的總督,但在主前三一六年為要逃避敘利亞總督安提格奴(Antigonus)的追殺而逃到埃及,要求多利買的保護。西流古使成為多利買的將軍。在他服侍多利買三、四年後,在主前三一二年得到多利買的幫助,在迦薩打敗安提格奴的兒子低米丟(Demetrius),再次取得巴比倫的統治權。後來他又在主前三○一年在葉索士的戰爭中殺死安提格奴。如此,他也控制了敘利亞;後來更擴張其版圖直達印度邊境。他建都敘利亞的安提阿,帝號為西流古一世,他統治了二十年,國勢強盛,是希臘帝國分裂後最成功的統治者。作者描寫他是比南方的埃及王更出色的統治者。

         520 這段敘述南方(埃及的多利買王朝)和北方(敘利亞的西流古王朝)諸王的爭鬥。第5節“南方的王”是統治埃及的多利買一世(主前323285年),“他將帥中必有一個”是指西流古一世尼卡託(Seleucus I Nicator),他的王國最終從巴勒斯坦伸展到印度。

 

【但十一5 托勒密一世索特爾】Ptolemy I Soter;主前305285年)經文如今集中討論把巴勒斯坦夾在當中的兩個王國(托勒密的埃及和西流古)。在二十年繼承鬥爭的大部分時間中,托勒密都是扮演權力掮客和煽動者的角色(由主前321年開始已是要角),但到頭來西流古卻最是強盛,版圖也是最大。托勒密於主前三二一年發動的軍事行動破碎了亞歷山大死後接掌權力的三人聯盟。他少數的幾個錯誤之一發生在主前三○九年。他試圖攻打安提柯(被西流古取代者),但到主前三○六年明顯後援不繼,因此被逼撤退重整旗鼓。但他仍能於主前三○六年在埃及自立為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5 西流古一世尼卡托爾】Seleucus I Nicator;主前312280年)亞歷山大死後佩爾迪卡斯成為軍隊總司令,西流古是他屬下的將領。他也是佩爾迪卡斯的刺殺者之一。西流古控制了巴比倫一段短時期,但當佩爾迪卡斯繼任人安提柯於主前三一六年向他發動攻勢時,卻被逼逃亡。主前三一六至三一二年他是托勒密手下的將軍。他們在迦薩之役並肩作戰,對抗安提柯。安提柯在迦薩被擊敗之後,西流古重新控制巴比倫,並以之為權力中心。第45節從亞歷山大駕崩開始,記載這兩個帝國開國君王的事蹟,共約四十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5「將帥中」:指多利買一世的將軍,後來成為北國西流基王朝第一任君王的西流基一世。他本是巴比倫總督,逃亡到南朝之後獲得援助,於西元前301年打敗逼迫他的敘利亞總督,建立橫跨巴比倫、波斯、敘利亞的帝國。──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6「過些年後,他們必互相連合,南方王的女兒,必就了北方王來立約,但這女子幫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這女子和引導他來的,並生他的,以及當時扶助他的,都必交與死地。」

         過些年後」:大約是在主前二八○至二四八年,南方(埃及)由多利買二世(285-246 B.C.)執掌王權,北方(敘利亞)的皇帝乃是安提阿哥二世(260-246 B.C.)。──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歷史上的這位“南方王”是在主前285246年掌權的托勃密二世非拉鐵非(Philadelphus),他的女兒名叫百尼基(Berenice),嫁給安提阿哥二世色奧斯。

         多利買二世(主前285246年)把女兒嫁給西流古王安提阿古一世,但安提阿古遺棄了她,後來被謀殺了。

         史載南方王多利買二世之女兒比利尼斯曾嫁給北王安提阿古二世、逼其與元配老底嘉離婚。但南王死後北王又恢復老底嘉的後位,將比利尼斯處死,引起比利尼斯的兄弟之報復(7)。

         過些年後。預言的視線接著集中在塞琉古一世去世約三十五年後的一場危機。

         他們必互相連合。為了鞏固兩國之間經過漫長而代價慘重的戰爭後而建立的和平,塞琉古一世的孫子安條克二世(西元前261-246年)娶了埃及國王托勒密二世的女兒貝勒納斯為妻。安條克還取消了他原先的妻子兼妹妹勞底斯的優先地位,並禁止她的兒女繼承王位。

         北方王。該詞在這段預言中第一次使用。在上下文中,該詞指塞琉古國王,其領土位於巴勒斯坦以北。現在的“北方王”是安條克二世和勞底斯所生的兒子塞琉古二世(西元前246-226年)。關於“北方王”和“南方王”,見第5節和賽41:25注釋。

         力存立不住。安條克新婚生一個兒子以後,與勞底斯和解了。

         也不能存立。安條克突然被毒死。據說是被勞底斯毒死的。

         他所依靠之力。七十士譯本和KJV版為“他的膀臂”。的讀法。若干古版藉著改動希伯來原文的母音(迪奧多蒂安譯本,辛馬庫譯本,武加大拉丁文譯本)譯為“他的後裔”。若是這樣,那就是指被勞底斯所殺害的安條克和貝勒納斯的兒子。

         交與死地。貝勒納斯和她的幼子一同被勞底斯的黨羽所殺害。

         引導她來的。貝勒納斯的許多埃及侍女與她一同被殺。

         生她的。希伯來語為yoledah,根據馬所拉的傳統,是“她的生父”,當然指貝勒納斯的父親托勒密二世。他不久前死於埃及。不知道為什麼在這裡提到他的死,因為這與勞底斯的報復毫不相干。一些古代譯本為yaldah(“使女”),無疑指貝勒納斯的隨從人員。稍微改動母音標點就成了“她的孩子”(見英文RSV版),當然是指勞底斯所下令殺害的她的兒子。

         扶助她的。可能指貝勒納斯的丈夫安條克。

         過些年後,他們必互相連合……死地 過了數年間,約在主前二八○年到主前二四八年之間,南北二國的統治者均已易位換人。埃及是由多利買二世(Ptolemy II Philadelphus 主前二八五至二四六年)統治;敘利亞則由安提阿哥二世(Antiochus II Theos 主前二六一至二四六年)統治。多利買二世假藉為阻止兩個國之間不斷的戰爭,提議一個政治性的婚盟,實則為施展其野心政治。他將其女兒白蕊妮絲(Bernice)嫁給敘利亞王安提阿哥二世。但這個婚姻是有條件的,就是安提阿哥二世必須和其王后拉歐笛絲(Laodice)離婚,並且驅逐他們所生的二個兒子。不但如此,安提阿哥二世應保證,惟有白蕊妮絲所生的兒子是合法的王位繼承者。出乎意料之外,安提阿哥二世竟然接受這些條件(附有龐大嫁妝)而決意娶白蕊妮絲為皇后。但多利買二世死後(主前二四六年)安提阿哥二世違約,而將其皇后白蕊妮絲打入冷宮,重新迎回廢后拉歐笛絲並恢復其王后的身分,重修舊好。拉歐笛絲王后表面上雖然迎合安提阿哥二世,其實她已不再信任他了。她處心積慮計畫報復以前所遭到的冷落。她毒死了皇帝安提阿哥二世,派人殺死白蕊妮絲和她的兒子以及她的埃及隨從人員。她讓她的兒子西流古二世(Seleucus II Calliuicus 主前二四六至二二六年)登基為王。這是第六節所隱含的歷史事實。

 

【但十一6 托勒密和西流古聯盟失敗】(主前246年)經文在此向前一跳四十年,第一次和第二次敘利亞戰爭在這期間發生(主前274271年,260253年),爭奪的主要是敘利亞商道、港口,和自然資源的控制權。在第二次戰爭之後雙方都有意求和,經文如今集中討論歷史中的這個關鍵性時刻。大約在主前二五二年,托勒密二世非拉德弗斯(Ptolemy II Philadelphus;主前285246年)把女兒百尼基(Berenice)和大批隨從送到西流古王安提阿古二世塞奧斯(Antiochus II Theos;主前261246年)那裡,兩國和親結盟。這聯盟本來會容許托勒密控制敘利亞,安提阿古控制小亞細亞。但這個脆弱的關係只維持了兩個年頭,百尼基便生了一個兒子。安提阿古的前妻老底絲(Laodice)大概是因為幾個兒子不得繼位,據說毒死了安提阿古,然後謀殺了百尼基和她的兒子(以及她的很多隨從)。托勒密二世亦于同年崩殂。這聯盟不用說是化為泡影,此後五十年兩國之間戰亂頻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6「幫助之力存立不住」:安提阿哥二世被先前廢掉(為了娶貝尼絲)的皇后魯迪絲(老底嘉城因她命名)毒死,貝尼絲及其所生之嬰兒也被殺。魯迪絲的兒子登基為西流基二世,南北兩國戰爭繼續爆發。──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7「但這女子的本家,〔本家原文作根〕必另生一子〔子原文作枝〕繼續王位,他必率領軍隊進入北方王的保障,攻擊他們,而且得勝。」

         另生一子」:指百尼基的弟弟多利買三世(246-221 B.C.)。當他得悉姊姊的悲慘下場,便帶兵攻打北國,直闖北國首都安提阿,殺了拉奧迪斯;西流古二世被迫求和。──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本家”的另一子為這個女子的兄弟(79節)是在主前246222年掌權的托勃密三世烏愛及底(Ptolemy Ⅲ Euergetes)。

         「一子」:指多利買三世。他率軍侵入北國,獲勝一時,北王西流古二世還擊,結果雙方爭戰不休。

         這女子的根必另生一枝。托勒密二世的兒子托勒密三世,即貝勒納斯的兄弟于西元前246年繼承王位。他入侵敘利亞為妹妹的被殺報仇。

         得勝。托勒密三世討伐塞琉古二世似乎大獲全勝。他向內地進軍,至少遠達美索不達米亞。但他自誇說已經深入大夏國。他確立了埃及在地中海的海上勢力。

         但這女子的本家,必另生一子 白蕊妮絲的娘家埃及王室,必有一位王子繼位為王。這位埃及統治者是白蕊妮絲的兄弟攸爾基斯(Ptolemy III Euergetes 主前二四六至二二一年)。正當北國皇室發生殘忍的流血事件,南方的埃及王多利買三世得悉北方皇室內部的危機,乃率領軍隊攻擊北方許多重要城鎮。雖然他的軍隊節節勝利,攻克許多城鎮,仍未能及時阻止其姊姊白蕊妮絲殺身之禍。後來他的軍隊攻破了西流古的首都安提阿,並殺死王后拉歐笛絲為其姊姊報仇。西流古二世抵擋不住埃及軍的攻勢,節節敗退,使埃及佔領了小亞西亞北部大部分的領土。

         7~8 “這女子的本家(本家原文作:根)必另生一子(子原文作:枝)”。多利買三世(主前246221年)於主前246年入侵敘利亞。

 

【但十一7 托勒密三世尤爾格特斯】Ptolemy III Euergetes;主前246221年)百尼基收到安提阿古死訊之後,將已經在埃及登基的兄弟托勒密三世請來敘利亞,為她兒子繼位斡旋。但他未能在外甥和姊妹被謀殺之前掌握敘利亞的大局。主前二四五年他出兵侵略敘利亞(第三次敘利亞戰爭),成功攻取了敘利亞的兩個首都安提阿(位於奧朗底河畔)和西流西亞(敘利亞的西流西亞比埃裡亞〔Seleucia Pieria),大肆劫掠。但托勒密班師回埃及之後,西流古二世迅速取回二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8「並將他們的神像,和鑄成的偶像,與金銀的寶器掠到埃及去,數年之內,他不去攻擊北方的王。」

   暫編註解〕埃及。這是第42節以前唯一一次提到“南方王”的真實國名,無疑證實了該國的位置。

         他們的神像。《卡諾帕斯諭旨》(西元前239/238年)讚美托勒密三世說:“國王發動遠征,把被波斯人從國中掠走的聖像帶回埃及,放在原來的神廟裡”(譯文引自J·P·馬哈菲,《托勒密王朝下的埃及史》,紐約:查理斯·施克裡布納眾子出版社,1899年版第113頁)。傑羅姆(《但以理書注釋》第十一章,引自J·P·米格尼《拉丁教父著作集》第25冊第561頁)說,托勒密三世把大量的戰利品帶回埃及。

         數年之內,他不去攻擊北方的王。這是希伯來語的直譯英文KJV版為“他必比北方王多延續幾年”。托勒密三世在塞琉古三世死後不到兩年就於西元前222年去世了,故KJV版的譯法意義不大。另一方面,托勒密在晚年並沒有發動任何重要的戰爭,所以希伯來文的直譯似乎更加合理。

         並將他們的神像……他不去攻擊北方的王 多利買三世突然決定班師回埃及(也許是埃及內部發生的叛變),因而使他不能乘勢消滅西流古王國,也不能妥善地處理所攻克的城鎮和領土。但他卻帶走了無以數計的戰利品,包括金、銀、神祇和寶器。正因為他輝煌的戰績和掠擄的戰俘及戰利品,埃及人便尊稱他為攸爾基斯(euergetes),即大善人(benefactor)的意思。

 

【但十一9「北方的王〔原文作他〕必入南方王的國,卻要仍回本地。」

         北國的王」:指西流古二世。他東山復起,於主前二四二至二四○年帶兵進攻埃及,卻被多利買三世擊退,無功返回首府安提阿。──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南方王。希伯來原文既可象英文KJV版,武加大拉丁文譯本和敘利亞譯本那樣把“南方王”理解為句子的主語,譯成“南方王必進入他的國”,也可以象七十士譯本,迪奧多蒂安譯本,英文ASV版和英文RSV版那樣將“南方王”當作“國”的定語,譯為:“他必入南方王的國”。這種譯法似乎更好一些,因為它更符合希伯來原文的自然語序。在“國”不必加上“他的”,使本節顯得更有意義、更加簡潔。如果採用這種譯法,本節無疑就是指托勒密三世回埃及以後,塞琉古重整旗鼓進軍埃及,想奪回財富和名譽。

         仍回本地。塞琉古被打敗後只好空手返回敘利亞(約於西元前240年)。

         北方的王必入南方王的國,卻要仍回本地 由於埃及沒有徹底毀滅敘利亞,給予西流古二世有振興國勢的機會。他東山再起,招兵整軍收回了許多的國土。甚至舉兵進攻埃及的領土,然而受到埃及強烈的反擊,無功而返回安提阿(主前二四二至二四○年)。後來西流古三世(Seleucus III Ceraunus 主前二二六至二二三年)繼位為王。幾年後在小亞西亞的一次戰役中被人謀殺而死(主前二二三年),乃由其弟安提阿哥三世(Antiochus III the Great 主前二二三至一八七年)繼位為王。繼位後他清除內部危機,重振國勢;對外他征服南敘利亞(包括巴勒斯丁和腓尼基),其最大的敵人乃是南方的埃及王(Ptolemy IV Philopator 主前二二一至二○三年),安提阿哥三世乃於主前二一九年起兵攻打埃及,奪回安提阿之重要海港(Seleucia&),而後揮軍南下,大敗埃及軍而控制巴勒斯丁。在他的統治期間,國家復興,國勢富強。

         913 這奡y述西流古王與多利買王在主前223200年間的拉鋸鬥爭。

 

【但十一9 西流古二世卡利尼古】Seleucus II Callinicus;主前246226年)老底絲的兒子西流古二世成了他母親一切陰謀詭計的受益人。主前二四三年他試圖爭取敘利亞南部和巴勒斯坦的控制權,可是非但不能成功,反而戰況逆轉,折損了土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10「北方王〔原文作他〕的二子必動干戈,招聚許多軍兵,這軍兵前去,如洪水氾濫,又必再去爭戰直到南方王的保障。」

         北方王的二子」:指西流古三世(226-223 B.C.)和他的弟弟安提阿哥三世(223-187 B.C.)。他們二人計劃替父親雪恥;後因西流古三世在小亞西亞一次戰役中被人殺害,報仇的責任落在弟弟安提阿哥三世的肩頭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北方王塞硫古二世的“二子”,一位是塞硫古三世色朗努(Seleucus Ⅲ Ceranus),他又改名為蘇他(Soter),掌權時期是主前226223年。另外一位是在主前223187年掌權的安提阿哥三世大帝(Antiochus Ⅲ the Great),從這裡到19節都是記他的歷史。

         他的二子。即塞琉古二世的兩個兒子:在位不久就被謀殺的塞琉古三世(西元前226/225-223/222年)和安條克三世大帝(西元前223/222-188/187年)。

         如洪水氾濫。西元前219年,安條克三世藉著奪回安條克的港口塞琉西亞而出征敘利亞南部和巴勒斯坦。接著他發動了一系列戰役要從他的對手托勒密四世手裡(西元前222-204年)奪取巴勒斯坦。在此期間,他深入到了外約旦。

         北方王的二子 這是指北方的敘利亞王西流古三世(Seleucus Ceraunus 主前二二六至二二三年)和安提阿哥三世(Antiochus III the Great 主前二二三至一八七年)。這兩位都是西流古二世的兒子。這兩王的事蹟於前節已有交代。安提阿哥三世具有超人的智慧和能力,一心一意指望能擊敗南方的敵人埃及王。

         必動干弋,招聚許多軍兵 西流古二世的兩位兒子先後為要振興國勢,他們招兵買馬剷除異己準備向外侵略。西流古三世因其突然的死亡而未能如願地舉兵攻擊埃及。實際上,安提阿哥三世才是作者描述的對象。他繼位後,雄心勃勃地擴大軍備,屯積兵糧,招募傭兵,鼓舞軍隊士氣。然後依其計畫,伺機行動,打擊敵人。作者生存於安提阿哥三世的時代,所見的都是極為可靠的歷史資料。從十節至十九節大部分是描述安提阿哥三世一生的重要事蹟。希臘文七十士譯本將十一10二子改為「他的兒子」。本節所說的干戈可能是指安提阿哥三世在主前二一九年和主前二一七年對埃及的兩次戰爭。

         如洪水氾濫 是形容敘利亞軍隊銳不可當的強盛攻勢。主前二一九年安提阿哥三世興兵攻擊埃及,擊潰多利買四世的軍隊,奪回安提阿的重要海港和巴勒斯丁大部分領土。

         又必再去爭戰,直到南方王的保障 主前二一七年安提阿哥三世再次領軍攻擊在迦薩(Gaza)南方的埃及邊境要塞拉腓亞(Raphia)。

 

【但十一10 西流古三世】Seleucus III;主前226223年)西流古二世於在位的最後十五年中,不斷與弟弟安提阿古希拉克斯(Antiochus Hierax)爭鬥。兩人差不多同時去世,西流古三世繼位。第10節概述了以後十年所發生的事。西流古三世在小亞細亞攻打別迦摩的戰事中陣亡。弟弟安提阿古三世繼位,開始厲兵秣馬,準備向托勒密四世發動第四次敘利亞戰爭(主前221217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10 安提阿古三世大帝】Antiochus III the Great;主前223187年)接下來的九節都是討論安提阿古三世的作為,前後包括了三十年。對於但以理書來說他的統治十分重要,因為他從托勒密的控制下奪取了巴勒斯坦,把它拼入西流古王國,結束了托勒密對以色列一個世紀之久的統治。此事在主前二一八年開始,當年他成功地侵入了加利利和撒瑪利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11「南方王必發烈怒,出來與北方王爭戰,擺列大軍,北方王的軍兵必交付他手。」

   暫編註解〕這裡的“南方王”是主前222203年掌權的托勃密四世非羅帕德(Ptolemy IV Philopator)。

         南北王在此分別為多利買四世與安提阿古三世。

         發烈怒。關於這句話的意思,見但8:7注釋。西元前217年,托勒密四世在靠近巴勒斯坦與埃及邊境的拉菲亞與安條克遭遇。

         擺列大軍。本節原文所採用的是逆向對偶,第一和第四個成分,第二和第三個成分是平行的。

         大軍。古代記錄這段時期的主要歷史學家波利比奧斯說,安條克的軍隊有步兵62,000人,騎兵6,000人,大象102頭。托勒密的兵力似乎差不多。參第12節的“萬人”。

         交付他手。安條克三世與托勒密四世之間的拉菲亞戰役(西元前217年)致使安條克三世慘敗,據說他損失了一萬名步兵和三百騎兵,另外四千人被俘。

         南方王必發烈怒……交付他手 多利買四世看到安提阿哥三世的野心甚是震怒,親率精銳大軍出來應戰。在他和他的將軍尼古老斯(Nicolaus)的領導下,埃及軍擊潰了北方敘利亞軍,再次收回巴勒斯丁和腓尼基。但埃及王未能趁勢北伐,只收回了失去的領土而和北方言和,這可能是埃及王的優柔寡斷的個性使然。

 

【但十一11 托勒密四世非羅帕托】Ptolemy IV Philopator;主前221203年)在第四次敘利亞戰爭的大部分時候,托勒密四世抵抗安提阿古大帝並沒有什麼軍事上的成就,僅能一再藉外交手段牽制他南下而已。安提阿古的成就很多都是歸功於叛徒的協助,而不是因為他的兵力或軍事才華。實際上他缺乏衝勁的戰術,使托勒密有機會徵召訓練軍隊,於主前二一七年集結可觀的軍力。──《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1113 第四、第五次敘利亞戰爭】主前二一七年托勒密四世與安提阿古三世在拉非亞(Raphia)決戰。這場戰役成為了第四次敘利亞戰爭的高潮。拉非亞是巴勒斯坦和埃及之間的傳統分界,大約位於迦薩西南二十哩的地中海岸。安提阿古大軍以號稱七萬之眾的多數兵力,仍然慘敗於埃及人的手下。這次勝利使敘利亞─巴勒斯坦重新落到托勒密王朝的手上。這狀態維持到主前二○四年托勒密四世駕崩為止。托勒密四世死因可疑(只有三十多歲),六歲的兒子托勒密五世伊彼芬尼(Ptolemy V Epiphanes;主前204180年)繼承埃及的王位。安提阿古趁著對方爭權奪位時,與馬其頓王腓力五世(Philip V)聯盟,發動第五次敘利亞戰爭(主前202200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12「他的眾軍高傲,他的心也必自高,他雖使數萬人仆倒,卻不得常勝。」

   暫編註解〕。即托勒密四世。

         卻不得常勝。懶惰放蕩的托勒密未能充分利用他在拉菲亞的勝利。西元前212-204年,安條克轉而收復了其東部的領土,一直打到了印度邊境。托勒密四世和他的王后神秘地死去。年僅四五歲的兒子繼承了他的王位,即托勒密五世(西元前204-180年)。

         他的眾軍高傲,他的心必自高 埃及王和其軍隊因戰爭的勝利而驕傲。埃及王擄獲許多戰利品並收回失土。王也殺死了許多敘利亞軍士,但他的勝利只是短暫的。有人以為12節是後期一種解釋性的加筆。

 

【但十一13「北方王必回來擺列大軍,比先前的更多,滿了所定的年數,他必率領大軍,帶極多的軍裝來。」

         北方王」:指安提阿哥三世;他在主前二○三年(即是多利買四世去世的那一年,年幼的兒子多利買五世剛繼位)帶兵攻打埃及。多利買五世由主前二○三至一八一年作南方王。──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必回來。安條克三世乘幼王托勒密五世即位之機對埃及人進行報復。西元前201年,他再次入侵巴勒斯坦。

         滿了所定的年數。可能指約從拉菲亞戰役(見第11節注釋)到安條克第二次南征的十六年時間(西元前217-201年)。

         北方王必回來擺列大軍,比先前的更多 安提阿哥三世雖然戰爭失利,但和埃及訂立和平協定,這種關係維持十四年。在這期間,他領兵向小亞西亞和波斯國進犯,節節勝利,版圖直達印度邊境。由於他成功的擴展領土,國庫充實,國勢強盛,使他聲譽隆盛而被尊稱為「大帝」。

         滿了所定的年數 原文為「在某些時間,數年的終期」。有人認為時間和數年是詞義上的重複,有的則刪掉「時間」,有的則刪掉「數年」。但這個詞語所要表達的是在戰爭失敗的數年後,反擊的時機已到了。在主前二○三年多利買四世死後,他五歲的兒子多利買五世(Ptolemy V Epiphanes 主前二○三至一八一年)繼位不久,敘利亞王安提阿哥三世認為這是攻擊埃及的最好時機。

         他必率領大軍帶極多的軍裝來 安提阿哥三世在適當的時機,以優良的軍力和裝備向埃及進攻。這些裝備可能是指從東征所得的戰馬和大象。

 
【但十一13「北方王必回來擺列大軍」:西元前202197年,北朝的安提阿哥三世勵精圖治,等到五歲的多利買五世繼位,並聯絡馬其頓王朝一同來攻擊南朝埃及。──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14「那時必有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並且你本國的強暴人必興起,要應驗那異象,他們卻要敗亡。」

         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馬其頓王腓力和埃及一些叛臣支持安提阿哥三世攻打年輕的多利買五世。

         本國的強暴人」:埃及的猶太人;他們看見埃及形勢不大好,就不再去支持埃及,轉而臣服北國的安提阿哥三世。「強暴人」是指不守法的人。

         要應驗那異象」:指這些猶太人助紂為虐,幫助安提阿哥三世,以致應驗本章廿一至四十節所記載安提阿哥四世逼害猶太人的異象,祇是迫害者終必滅亡,故計劃「必要敗亡」,不會成功。──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這位“南方王”是托勃密五世伊比法(Ptolemy V Epiphanes),他的統治時期為主前203181年。從這裡到24節都是記他的歷史。

         那時。從這一節起,本章剩餘部分的解釋存在很大的分歧。一些注釋家認為第14-45節是繼續講述塞琉古和托勒密國王的歷史。另一些注釋家認為從第14節開始,下一個大帝國,即羅馬帝國登上了舞臺;第14-35節概述了羅馬帝國和基督教會的歷史。

         你本國的強暴人。可能指猶太人中那些視當時的國際爭端為促進民族利益的機會,為了實現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人。這句話也可理解為 “對你的百姓實施暴力的人”。那就是羅馬人。他們最終(西元前63年)剝奪了猶太人的獨立,後來(西元70135年)又摧毀了聖殿和耶路撒冷。事實上在安條克三世統治時期(見第10-13節注釋),羅馬人就曾出面保護其盟友別迦摩,羅得,雅典和埃及的利益,在敘利亞和埃及的事務中斬露頭角。

         那時必有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 這句話表示多利買五世所遭遇的憂與外患。年幼的埃及王必須擺脫國內的攝政大臣的控制,並建立他的權威形像。他更擔心北方強敵的侵犯。

         並且你本國的強暴人必興起 當安提阿哥大帝在主前二○三年聯合馬其頓王腓立浦進兵攻打埃及時,有些猶太高階層人士贊助安提阿哥大帝的侵略行動。作者認為反埃及的猶太人,是自私自利的人。作者認為由於這些人的贊助使敘利亞軍得到勝利,使猶太人成為西流古王朝的殖民地。這是造成安提阿哥四世宗教迫害的間接因素。

         要應驗那異象 這個詞語的意義很不清楚。或許這是指古代眾先知所預言國家復興的異象。那些幫助安提阿哥大帝的猶太人,認為幫助安提阿哥大帝可使猶太人脫離埃及的桎梏,更期望建立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他們未曾料到這種行動是導致猶太人遭到安提阿哥四世暴政的遠因。有些學者則認為猶太人的不智行動,正應驗但以理在本章所看到的異象。

         他們卻要敗亡 雖然猶太人的幫助,可是埃及軍在司果帕(Scopas)將軍的領導下擊潰了敘利亞軍。他們背叛埃及沒有成功。敗亡是失敗的意思,而不是死亡的意思。

 

【但十一14 強暴人】馬喀比三書記載托勒密四世在拉非亞戰爭後到訪耶路撒冷,在試圖進入聖殿時,受到十分惡劣的待遇。但這記載的歷史性卻受到質疑。這時代的猶大部有親西流古(由大祭司奧尼亞二世〔Onias II所領導)和親托勒密(來自大有權勢的多比亞德〔Tobiad家族,大祭司職位的爭奪者)的黨派。史料並沒有提供足夠的資料,供斷定本節所指的是哪一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1416 安提阿古三世佔領巴勒斯坦】主前二○一年迦薩之役使安提阿古暫時控制了巴勒斯坦。但他又再次被斯科帕斯(Scopas)領導下的埃及軍隊逼退。然而翌年在帕尼翁(Panion;位於約但河源頭之一,即新約時代的該撒利亞腓立比,今名班雅斯)一役中安提阿古擊敗了埃及人,從此在他們手上奪取了巴勒斯坦。在同一時間,羅馬人在第二次馬其頓戰爭中,在希臘找到了根據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15「北方王必來築壘攻取堅固城,南方的軍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選擇的精兵〔精兵原文作民〕也無力站住。」

         北方王必來築壘」:主前二○○年安提阿哥三世大敗埃及軍,埃及統帥司各巴逃往西頓城,北軍築壘攻城,南方雖加派三位將軍援助,仍然無濟於事,司各巴終被俘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北方王。在第14節的插話以後,本節繼續13節所開始的安條克第二次出征巴勒斯坦。

         。希伯來語為solelah。“土墩”,即“攻城工事”。

         堅固城。希伯來語為`ir mibsaroth,可能是加沙。該城於西元前201年,經過一番艱難的圍攻之後,最終落入安條克三世的手中。有些注釋家認為本節是指西頓。安條克曾在這場戰爭中包圍了西頓的埃及軍隊,最後迫使埃及人投降。

         軍兵。英文KJV版為“膀臂”。象徵力量(見第22,31節)。

         堅固城 司果帕率領埃及軍攻取西頓這個城鎮要塞。後來司果帕將軍在主前一九九年在巴尼亞戰敗,帶領殘兵退守於這個埃及要塞。安提阿哥大帝在主前一九八年攻破西頓城,俘擄了司果帕將軍。

         1520 安提阿古三世(大帝)在西沿海頓打敗了埃及的軍隊(15,16節)。他與多利買五世立約,並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17節)。他併吞了小亞細亞的地帶,但試圖入侵希臘的時候失敗了(18節)。主前190年,他在馬內夏(Magnesia)被羅馬人打敗,被迫向羅馬納貢;他不久就死了(19節)。其位由兒子西流古四世(斐羅帕託)繼承,這王向以色列人征重稅(20節)。

 

【但十一16「來攻擊他的,必任意而行,無人在北方王〔原文作他〕面前站立得住,他必站在那榮美之地,用手施行毀滅。」

   暫編註解〕“榮美之地”指迦南。

         榮美之地。即巴勒斯坦(見但8:9注釋)。按照第14節是指羅馬人的觀點,這裡所描寫入侵巴勒斯坦的,據認為是龐培。他在西元前63年出面解決希爾卡納斯與阿裡斯托布魯斯兩兄弟的猶大王位之爭。守城的人躲在聖殿的防禦工事後面,抵抗羅馬人長達三個月之久。據約瑟弗斯記載(《上古史》xiv.4.4),龐培曾掀開幔子窺視至聖所,裡面當然是空的,因為約櫃從被擄巴比倫的時代起就被藏起來了(見耶37:10注釋)。

         來攻擊他的 安提阿哥三世(大帝)來攻擊埃及的多利買五世。這是指主前一九九年巴尼亞的戰爭。安提阿哥大帝自從這次戰役之後,周圍的國家已沒有能力可以抵擋他的強大軍隊。因此,他可任意而行(參照第3節)。埃及已退守埃及本土,巴勒斯丁當然成為安提阿哥大帝的統治地區。

         榮美之地 如八9:指巴勒斯丁。

         用手施行毀滅 這是根據希伯來馬所拉經文所得的譯文。若是根據此經文,這個句子意思指安提阿哥大帝的強大軍隊,在巴勒斯丁造成極大的毀壞。近來學者認為安提阿哥大帝,並沒使巴勒斯丁遭受重大的毀壞。且他們認為文章脈絡不太貫串,所以他們依照七十士譯本,將 Ka{la{h(毀壞)譯成 Kulla{h(它的全部)之意。用手的原文也可譯成「在他的手中」,「在他控制之下」。因此,這句應譯成「全地在他的控制之下」,或「他控制了全地」。這種修正後的經文較適合文章的脈絡。

 
【但十一16「手施行毀滅」:安提阿哥三世並沒有苦待猶太人,而且還減少稅收,捐款給聖殿。這個「毀滅」原文也可以解釋成「被完全」、「完全」。所以也可能是指「完全落入其權勢(手)之下」。──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16~19北國的結局】

  北王戰勝南國後,接著取得許多堅固城牆,甚至經過「榮美地」──即猶大,使猶大受大損害(16)。北王又將女兒給南王,企圖敗壞埃及,那知弄巧反拙,自己的女兒反與丈夫一起來反對他。於是北王向地中海沿岸地區進攻,卻被「一大帥」(指羅馬軍隊)打敗。最後北王回到自己的地方,很快就死亡了,一切歸於無有(19)。──《新舊約輔讀》

 

【但十一17「他必定意用全國之力而來,立公正的約,照約而行,將自己的女兒給南方王為妻,想要敗壞他,〔或作埃及〕這計卻不得成就,與自己亳無益處。」

   暫編註解〕安提阿哥在主前194年把女兒克麗奧佩特菈嫁給了托勃密五世。

         北王將女兒嫁給南王多利買五世,企圖敗壞埃及。那知弄巧反拙,自己的女兒反與丈夫起而反對他。

         公正的約。希伯來原文為yesharim。含義不明。直譯為“正直的(人)必與他同在,他必進行”(英文KJV版)。有些版本將yesharim 作為mesharim(“正直”或“公正”)的同義詞。Mesharim 在第6節指北方王與南方王的和約。如果是mesharim 的話,那就可能是指托勒密十一世於西元前51年去世時,讓他的兩個兒女克婁巴特拉和托勒密十二世接受羅馬的監護。

         自己的女兒。英文KJV版為“婦人的女兒。”這是一種不尋常的說法,可能是為了強調女性特徵。有人認為這是指托勒密十一世的女兒克婁巴特拉。她於西元前51年受羅馬的監護,三年後成了入侵埃及的尤裡烏斯·凱撒的情婦。當尤裡烏斯·凱撒被刺以後,克裡奧派特拉移情於凱撒的繼承人屋大維的對手馬可·安東尼。屋大維(後稱奧古斯都)在阿克興角打敗了克婁巴特拉和安東尼聯軍(西元前31年)。次年安東尼的自殺(有人說是克裡奧派特拉策劃的)為新的勝利者鋪平了道路。當克婁巴特拉發現自己無法討好屋大維時,也自殺了。

         埃及的托勒密王朝隨著克裡奧派特拉的死亡而告終。從西元前30年起,埃及成了羅馬帝國的行省。克婁巴特拉的曲折生涯十分符合本節後半句的描述,因為克婁巴特拉並不支持凱撒。她只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

         他必定意用全國之力而來 安提阿哥大帝決意要征服埃及,因此他策動全國的兵力,攻擊埃及在小亞西亞南方的三個沿海城市(Cilicia, Lycia, Caria),然後他率軍經巴勒斯丁遠征埃及。雖然他攻破了埃及邊境要塞迦薩城,但不知為甚麼他沒有繼續進攻埃及的本土。學者猜想他可能害怕羅馬的干涉;羅馬和埃及似有密切的關係。

         立公正的約,照約而行 這句話的原文令人困惑,不知道是甚麼意思。好像是:他要和他建立公正的約。學者根據七十士譯本而讀成:「他和埃及建立了和平的盟約」。安提阿哥大帝不能以軍事力量攻擊埃及,所以他想以和平的滲透戰略消滅埃及。他和埃及建立和平的協定,並將自己的女兒嫁給年輕的埃及王。

         想要敗壞他,這計卻不得成就 安提阿哥大帝想藉他的女兒克麗佩脫拉(Cleopatra)來控制埃及。但他的計謀徹底的失敗,因他的女兒背叛他。克麗佩脫拉深愛她的丈夫和她的國家。她甚至鼓勵多利買五世和羅馬結盟。如此,由於她的忠實和智慧摧毀了她的父親的迷夢——建立一個如亞歷山大所統治的偉大帝國。

 
【但十一17「自己的女兒」:指安提阿哥三世的女兒「克利佩蒂拉」嫁給南朝的多利買五世,不過克利佩蒂拉與丈夫感情很好,反倒沒有為北國設想,還鼓勵丈夫向羅馬求助對抗北國。所以安提阿哥三世的計謀失敗。──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1719 安提阿古三世被羅馬將軍西庇阿擊敗】(主前191190年) 主前一九六年所簽訂的和平協議,令希臘更受羅馬支配。不滿意這現狀的希臘人與安提阿古相談,請他來幫助他們。安提阿古知道這時必須抵消埃及方面的威脅,遂與他們和親結盟,將女兒克裡奧派特(Cleopatra)嫁與托勒密五世。他同時希望她能夠成為有用的間諜,但她轉向丈夫效忠,使父親失望。但無論如何,他總能在主前一九二年發兵前往希臘,但不斷轉換盟友的習慣終於使他自受其害,他一萬大軍一大部分主前一九一年在塞莫皮萊離他而去。安提阿古只得乞靈於海戰,希望能防止羅馬入侵小亞細亞,但也不能成功。主前一九○年西流古七萬援兵開到,加強了安提阿古的實力。人數只及他一半的羅馬軍隊在西庇阿(Scipio)統率之下在瑪內西亞(Magnesia,位於以弗所以北五十哩)與他交鋒。然而由於西流古軍隊訓練不足,加以用兵失策,安提阿古被擊敗,大部分軍隊遭屠殺。投降條款極盡侮慢嚴苛,但他只得無異議接受。──《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18「其後他必轉回奪取了許多海島,但有一大帥,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並且使這羞辱歸他本身。」

         他必轉回奪取了許多海島」:主前一九七年安提阿哥三世曾帶兵侵佔埃及在小亞細亞的許多城市和島嶼。

         有一大帥」指羅馬將軍路西史奇彪;主前一九一年安提阿哥三世曾在特摩比裡被羅馬軍擊敗;翌年,他的海軍在愛琴海又吃敗仗,羅馬兵乘勝追擊,在路西史奇彪率領下把安提阿哥三世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安提阿哥三世只好接納羅馬提出的苛刻條件;他除了割讓部份領土給羅馬外,還要賠款一萬五千他連得。他本準備叫羅馬受「羞辱」,結果,他反被羅馬所「羞辱」。──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北王進攻地中海沿岸地區,被羅馬軍隊打敗。最後他自取滅亡,在廟中被刺(19)。

         海島。希伯來原語為'iyyim。或“海岸”。帝國其他地方的戰爭使尤裡烏斯·凱撒撤離埃及。龐培的軍團很快就在非洲沿海被打敗。在敘利亞和小亞細亞,凱撒打敗了辛梅裡安人的博斯普羅斯國王法納西斯。

         一大帥。希伯來語為qasin,泛指掌權者,如賽1:10,或特指軍事統帥,如書10:24

         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含義不明。以下的譯文可能表達了原意:“他確實把他的羞辱歸到自己身上。”

         其後他必轉回奪取了許多海島 安提阿哥大帝以為他不費一兵一卒便可征服南方的埃及,所以他專心致力於西部的國家。在主前一九六至一九二年,他先後征服了小亞西亞的幾個重要城鎮和特瑞斯(Thrace,本來是利絲馬哥的統治地區)。他也佔領了馬其頓的幾個城鎮,後來馬其頓王腓力蒲才出兵擊敗敘利亞軍。在特瑞斯,羅馬的使者曾警告安提阿哥大帝必須遠離小亞西亞,但他也警告羅馬不必干涉小亞西亞的情勢。

         但有一大帥,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 主前一九二年安提阿哥大帝不理會羅馬的警告而進兵攻擊希臘,意圖侵略歐洲。敘利亞軍遇到頑強的抵抗。一年後,希臘得到羅馬的幫助,在帖模派里(Thermopylae)大敗敘利亞軍隊。羅馬的艦隊也在海上擊敗安提阿哥大帝的艦隊。主前一九○年,羅馬的將領斯吉比阿(Lucius Corneius Scipio)率領大軍在士每拿(Smyrna)的馬內夏(Magnesia)徹底地擊潰敘利亞軍,將他們逐出小亞西亞的地區。這次的戰爭使安提阿哥三世完全失去雄風霸勢,更粉碎了他建立大帝國的夢想。羅馬人侮辱他,要求大量的賠款和土地,且命令他將他的王子送到羅馬當人質(安提阿哥四世便是在這次的戰役被送到羅馬為人質的王子)。安提阿哥三世完全接受羅馬的要求,灰心喪志地返回本國湊集賠償金。有一大帥係指羅馬將領斯吉比阿,他是馬內夏之役的統帥。

         並且使這羞辱歸他本身 學者認為這個結語是後期的加筆,改述前面的子句。加筆者以這個結語,強調安提阿哥三世所受的羞辱和應負的責任。斯吉比阿不但制止安提阿哥三世的驕狂和野心,更迫使他接受該得的懲罰。

 

【但十一19「他就必轉向本地的保障,卻要絆跌仆倒,歸於無有。」

         絆跌僕倒」:安提阿哥三世回國籌募賠款,向各地的廟宇打主意,因為當時的廟宇有如今日的銀行,藏有大量財寶;主前一八七年,他在彼勒神廟掠取財寶時被人暗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絆跌僕倒。西元前44年,尤裡烏斯·凱撒在羅馬遇刺身亡。

         他就必轉向本地的保障,卻要絆跌仆倒,歸於無有 安提阿哥三世戰敗後便帶殘兵退回本土。主前一八七年當他到以攔之伊力買斯(Elymais Elam)的彼勒(Bel)神廟,劫取神廟寶器時,被人刺殺而死。他一生南征北戰,威名顯赫,被人尊稱為「大帝」,但因野心和驕狂使其飲恨而終。

 

【但十一20「那時必有一人興起接續他為王,使橫征暴斂的人,通行國中的榮美地,這王不多日就必滅亡,卻不因忿怒,也不因爭戰。」

         必有一人」:就是安提阿哥三世兒子西流古四世(187-185 B.C.);為了按時清還賠款給羅馬,西流古四世派出收稅員往各地去強課重稅、橫征暴歛。他派遣親信希略多路前往耶路撒冷(「國中的榮美地」)掠奪聖殿的財寶(瑪加比的書第三章)。

         這王不多日就必滅亡」:西流古四世於主前一七五年被人殺死。6521.「必有一個卑鄙的人」:指安提阿哥四世;他卑鄙,因他用不正當的手段搶奪屬於姪兒的王位。

         用諂媚的話得國」:「諂媚」指狡滑的手段(詩卅五6,七十三18),暗示安提阿哥四世如何遊說別迦摩王尤米尼二世派軍幫助他,以及他怎樣以曲意的解釋和諂媚的態度說服敘利亞人接受他的統治(雖然他不是合法的王位繼承人);他殺掉希略多路,宣稱祇會攝政為王,且最後必把王位交還他的姪兒,故他大受安提阿哥城的居民歡迎。──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這位接續他為王的是塞硫古四世非羅帕德(Seleucus IV Philopator),統治時期是主前187175年。

         接續者為費路巴德(西流古四世)。他是個橫征暴 的人,結果為屬下毒殺。

         橫徵暴斂的人。希伯來語為ma`abir noges,直譯為“使一個壓迫者經過的人”。分詞noges源於動詞nagas(“壓迫”,“強征”),用來指的以色列在埃及的督工(出3:7)和外國壓迫者(賽9:4)。所以本段是指在國中派遣壓迫者或強征者的國王。大多數注釋家認為這是指稅吏。古代一般人都認為稅吏是國王壓迫的代表。路2:1記載說,“當那些日子,凱撒奧古斯都有旨意下來,叫天下人民報名上冊(見對路2:1注釋)。”尤裡烏斯·凱撒的繼承者奧古斯都被認為是羅馬帝國的創建者。他在位四十多年後於西元14年善終。

         必有一人興起接續他為王 安提阿哥大帝死後,他的兒子非羅巴達(Seleucus IV Philopator,主前一八七至一七五年)繼位為王。因他昏庸無能,使戰敗後的國家處境益形窮困惡劣。

         使橫征暴斂的人,通行國中的榮美地 敘利亞國庫空虛,又須繳納龐大的貢錢給羅馬,所以國王必須派員到各地,去湊集錢財以充實國庫。因此,稅吏強課重稅,橫征暴歛,搜刮民膏,使人民窮苦困厄,生活疾苦。

         橫征暴斂的人,是指那些被派到各地的稅官。榮美地可能是指猶太地,或巴勒斯丁。學者根據瑪喀比傳下卷三140,敘利亞的財政官員希利奧多魯(Heliodorus)曾被派至耶路撒冷聖殿,欲奪取殿中的金銀寶器。據說,當他想奪取那些金銀寶器時,突然遭到超自然的干預而未能如願。

         這王不多日就必滅亡 主前一七五年腓羅巴達被人暗殺。不多日是指短時期或不久的意思。雖然他統治了十二年,可是將他的父親三十六年的統治互相比較,這十二年的統治可形容為「不久」或不多日了。

         卻不因忿怒,也不因爭戰 這個片語可能受到亞蘭文的影響。be'appayim 雖是忿怒的意思,這字是 'aph「鼻子」的複數,但亞蘭文 be'appin 意思為「在面前」或「公開的」,意思是他不是公開地光榮戰死於沙場,他的死因不是和政敵光明正大的對決,或光榮地戰死於沙場,而是被人陰謀刺殺。他是被他的財政官希利奧多魯所殺。史家認為這次的暗殺是安提阿哥四世所設計的陰謀。當時他正由羅馬返回敘利亞的途中,可能是在雅典。

 

【但十一20 西流古四世非羅帕托】Seleucus IV Philopator;主前187175年)安提阿古三世的這個兒子的統治大致和平安樂,並且似乎與耶路撒冷保持良好關係。本節所提到的例外,在他差派屬下大臣希流多魯斯(Heliodorus)前往耶路撒冷,沒收多餘或被反西流古黨扣留的款項之時發生。在大祭司奧尼亞三世有機會前往安提阿上訴及辯解之前,西流古四世卻遇刺身亡。下手的是希流多魯斯,但史家卻懷疑與他同謀的是安提阿古四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21「必有一個卑鄙的人興起接續為王,人未曾將國的尊榮給他,他卻趁人坦然無備的時候,用諂媚的話得國。」

   暫編註解〕這位新興起的北方王就是在歷史上因逼迫猶太人而惡名昭彰的安提阿哥四世伊比法(Antiochus Ⅳ Epiphanes),統治期為主前175164年。

         接著是安提阿古四世(依比芬尼)。他就是 8:9 所指的小角;為人卑鄙、殘忍、詭詐。先是以巧言取得王位,然開始一連串的侵略行動,主要目標乃是埃及。

         一個卑鄙的人。也就是被人藐視的人。奧古斯都的繼承人是提比略(西元14-37年)。有些歷史學家認為主張蘇埃托尼烏斯,塞內加和塔西圖故意醜化了提比略的人格。他們的描寫無疑是有些過分,但有充分的證據證明提比略是一個乖僻,不可思議和不討人喜歡的人。

         人未曾將國的尊榮給他。可能指提比略原來不屬繼承王位的家系。他是奧古斯都的繼子,到了中年才被確定為帝國的繼承人。

         趁人坦然無備的時候。奧古斯都去世後,提比略順利地繼承了王位。他只是奧古斯都的繼子,登上王位主要靠他母親利維婭的策劃。

         必有一個卑鄙的人興起,接續為王 西流古四世被人殺死後,他的弟弟安提阿哥從羅馬回國繼位為王。作者形容他為卑鄙的人,可能是指他的陰險詭詐,殘酷狂傲的性格。

         人未曾將國的尊榮給他 安提阿哥四世本是安提阿哥大帝的次子;他被送到羅馬當人質。後來,西流古四世改派其長子底米丟(Demetrius Soter)去羅馬代替安提阿哥四世為人質。改派人質的原因為何並不清楚,也許是要讓他的弟弟回國幫助他治理國家,以度過難關。但安提阿哥返國途中卻在雅典停留了二年之久。當他獲悉西流古四世被人暗殺後,便從雅典返回安提阿。他不是合法的王位繼承人;在羅馬的底米丟才是真正的王位繼承者。

         他卻趁人坦然無備的時候,用諂媚的話得國 安提阿哥從雅典返回敘利亞時,希利奧多魯正陰謀擁護西流古四世的幼子登基為王(實際上,他想奪取政權代理幼王來攝政)。安提阿哥回來後很快地平息這個陰謀;希利奧多魯隨即潛逃到國外。安提阿哥以陰險狡猾的手段殺死其侄兒而篡奪王位,並且以曲意的說詞和諂媚的態度來贏得人民的擁護。作者敘述他如何以不正當的手段奪取王位。

         2135 這段描述安提阿古四世(依比芬尼,主前175164年)的冒起,他借陰謀取得王位(21節),曾多次出征埃及(2427節),後來把他的仇恨轉移在以色列人身上(28節)。“基提戰船”(30節)指羅馬的軍隊,他們從西方經過基提(賽普勒斯)而來,在埃及把安提阿古打敗。安提阿古把怒氣發洩在猶太人身上,宣佈摩西律法堛甄宏鰬陘ㄕX法,並在聖所樹立一宙斯象(31節)。有些猶太人起來反抗,結果犧牲了(32,33節)。

 

【但十一21 安提阿古四世伊比芬尼】(主前175164年)西流古四世的弟弟安提阿古四世原本在羅馬作為人質,哥哥被弒時他正在返國途中(他已經走到雅典)。他的目標之一是將耶路撒冷改變為希臘文化中心,幫助猶太人轉變成希臘公民,接受希臘人的生活方式。他所參與的陰謀多得無數,但對於耶路撒冷而言,最主要的一個卻是他如何對待大祭司(參看下一段注釋)。經文稱他為「卑鄙的人」,他誠然卑鄙。他的王號「伊比芬尼」(Epiphanes)是「神明顯現」的意思,但他的百姓卻稱他為「伊彼曼尼」(Epimanes)──即「狂人」。他雖然是王裔,但國位原本是屬於西流古的兒子底米丟的(他卻在羅馬代安提阿古作為人質)。另一個陰謀則與王位有關。他與侄兒(還未成年)共同執政,但侄兒卻在幾年之後被謀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21「用諂媚的話得國」:西流基四世死時,他的兒子底米丟已經被送去羅馬代替安提阿哥四世作人質。安提阿哥四世找了別迦摩王幫助,藉口為兄長報仇,殺了國師希略多路(罪名當然是「弒君」)。之後不但在羅馬作人質的底米丟,自己擔任攝政王,自己的另一個侄子(也叫安提阿哥)當國王。西元前170年,當國王的侄子去世(可能是被安提阿哥四世暗殺的),他自己用諂媚的話籠絡北朝的重臣,取得王位。──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22「必有無數的軍兵勢如洪水,在他面前沖沒敗壞,同盟的君也必如此。」

         無數的軍兵」:指鄰國(尤其是埃及)與他作對的軍兵。「同盟的君」:原作「盟約之君」(呂本:「盟約的人君」);由於「君」可指大祭司,而「盟約」是指上帝與猶太人所立的約,故「同盟之君」乃是大祭司亞尼亞三世(和合本把此句譯作「同盟之君」很易叫人誤會這君與安提阿哥四世同盟,原文卻無此意)。──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同盟的君王”指伊比法時代,耶路撒冷的大祭司安尼亞三世(Onias Ⅲ.

         「同盟的君」:有學者以為指猶太人的祭司阿尼亞。安提阿古四世後來把他廢掉,改立耶和華耶孫為祭司。

         軍兵勢如洪水。英文KJV版“洪水的膀臂”。“膀臂”象徵力量,特別軍事力量(見第6,15節)。這裡顯然指象洪水一樣的軍兵(見但9:26)。提比略的許多軍事行動都取得了輝煌的戰果,不論在日爾曼還是在東方亞美尼亞和帕提亞的邊境。

         同盟的君。就是但9:25-27中堅定盟約的君(見但8:11)。但9章的預言說明祂就是彌賽亞耶穌基督。西元31年提比略在位的時候(西元14-37年),猶大巡撫本丟彼拉多下令將耶穌釘十字架。

         必有無數的軍兵勢如洪水,在他面前沖沒敗壞 安提阿哥四世奪取王位以後,便開始整肅異己。他殺死了許多反對他的政客和軍人。作者形容這些軍人被國王剷除如被大水淹沒而失敗。

         同盟的君 和合本誤譯為同盟的君;應該是「契約的王子」。耶路撒冷的大祭司烏尼亞三世後來被他害死。烏尼亞三世在主前一七五年,被安提阿哥四世廢除大祭司的神聖職務,並在主前一七一年被門尼老斯殺死。

 

【但十一22 同盟的君】奧尼亞三世被安提阿古扣留,在這期間他兄弟耶孫密謀篡奪其職權。他送給安提阿古大筆金錢,同時表示願意支持將猶大希臘化的計畫(推行希臘文化,消除猶大習俗)。三年之後大概得到多比亞德家族支持的曼尼雷厄斯,付出更大的數額。由於已有先例,大祭司一職就從耶孫轉到他手上。按照馬喀比二書的記載,奧尼亞於主前一七一年左右被謀殺。很多人認為他就是本節所述的「盟約之君」(和合本:「同盟的君」),其他人則認為這是指托勒密六世(見下文)。無數的軍兵可說是代表反對安提阿古四世統治的人。這些人包括內部的政敵、猶太的對手,或在埃及等外國中組織的仇敵。──《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23「與那君結盟之後,他必行詭詐,因為他必上來以微小的軍〔原文作民〕成為強盛。」

   暫編註解〕有些注釋家認為,但以理在這裡是指猶太人與羅馬人在西元前161年所結成的互助友好同盟(見約瑟弗斯《上古史》xii.10.6)。這種看法假定第24節的“暫時”是預言的“載”,即360年(見但7:2511:24注釋)。其他主張但11章預言時間連續性的人認為,這是指羅馬策劃友好互助協定的謀略,例如與猶太人的互助友好同盟。在這些條約中,羅馬人承認締約國為“盟國”,以保護和促進相互的利益。羅馬就這樣以朋友和保護者的身份出現,實際上是“行詭詐”,使這些條約為自己服務。羅馬經常將征戰的重擔加在“盟國”身上,卻往往將勝利的成果留給自己。這些“盟國”最後都被羅馬帝國吞併。

         君結盟之後 這子句的受格錯誤,應改「其他國家」。譯文應是:「當他和其他國家締結盟約後」。安提阿哥四世曾主動地和其他國家締結友好關係。但他暗地堳h以陰謀欺詐從中謀求私益。他和埃及王,也就是他的妹妹克麗佩脫拉的兒子非羅密多(Ptolemy VI Philometor, 主前一八一至一四六年)聯盟,而從埃及奪取許多屬於埃及的巴勒斯丁城鎮,使其國家漸漸富強。他利用權勢、財物和世上的榮華富貴以贏得某些人的支持。雖然如此,作者鄭重的告訴讀者,這神祕怪異陰險而又狡詐的統治者只能炫耀一時,神將要滅除他。

         因為他必上來以微小的軍成為強盛 譯文可修改為:「他必從微弱的國勢,逐漸變成為強大的國家」。

 

【但十一24「趁人坦然無備的時候,他必來到國中極肥美之地,行他列袓和他列袓之袓所未曾行的,將擄物,掠物,和財寶,散給眾人,又要設計攻打保障,然而這都是暫時的。」

   暫編註解〕暫時的。希伯來語為`ad-`eth(“到了一個時候”)。指這裡所提到之權勢的策略破除之時。`eth(“時”)在本節可能不是指一個具體的時間,也不是指一段預言的時間。但4:167:25“載”的亞蘭語原文是`iddanin。但12:7“載”的希伯來語原文為mo`adim`Ad-`eth似乎是指今後一個不確定的時間。邪惡的勢力要一直活動到神所規定的期限滿足之時(見但11:27;參但12:1)。

         那些相信這是指預言時間的人,認為本段所記述的事件發生在羅馬作為帝國首都的時期:始于進行阿克興角戰役西元前31年。那一年,奧古斯都戰勝了馬可·安東尼和克裡奧派特拉。從西元前31年起加上360年,就到了西元330年。那一年帝國的首都從羅馬遷到了君士坦丁堡。

         有人認為本節的話語預言了羅馬對待帝國中被征服地區的策略。歷史記載貴族和軍官分到了大量的戰利品,就連普通士兵也往往分到一塊被征服地區的土地。“暫時的”實際上時間相當長。沒有任何“保障”能頂得住羅馬軍團戰無不勝的強大攻勢。

         他必來到國中極肥美之地 他必遍行國內各個富庶地區,搜刮財物和寶器,特別是他搶奪各個神廟的金銀寶器。他將掠奪的財物充實空虛的國庫,也將其中的一部分犒賞他的部屬。作者當然也暗示安提阿哥四世在耶路撒冷聖殿的搶奪。

         又要設計攻打保障 他也計畫以軍事奪取其他國家的城鎮要塞。「保障」是指堡壘要塞地。讀者可能知道作者心中所想到的要塞堡壘。現代的解經者皆同意那可能是埃及的邊境要塞。主前一六九年安提阿哥四世曾率兵奪取埃及的要塞地裴鹿秀(Pelusium)(參十一25)。

         然而這都是暫時的 雖然安提阿哥四世是狡猾、富裕和擁有強大的軍力,但他的日子不會長久,一切均操在歷史的主宰的手中。

 

【但十一25「他必奮勇向前,率領大軍攻擊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極大極強的軍兵與他爭戰,卻站立不住,因為有人設計謀害南方王。」

         率領大軍攻擊南方王」:主前一七○年至一六九年,年輕的多利買六世按照兩位大臣歐拉尤斯和列拿尤斯的建議向安提阿哥四世宣戰;安提阿哥四世率領大軍迎頭痛擊埃及軍,首先侵佔了埃及的邊防要塞怕路仙,再乘勝追擊至門斐斯;多利買六世又在兩位大臣的慫恿下逃走,結果,被擒獲成為安提阿哥四世的階下囚(瑪加比壹書一16-19)。

         有人設計」:指兩位大臣的陰謀,其實他們已和安提阿哥四世暗地堶q下休戰條件。──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奮勇向前。根據前面的一種解釋(見第24節注釋),本節是指奧古斯都與安東尼之間的鬥爭,結果導致阿克興角戰役和安東尼的失敗。

         因為有人設計謀害南方王 南方埃及王非羅密多是安提阿哥四世的外甥。他的母親克麗佩脫拉(Cleopatra)曾以其超群的才智和良好的外交方針,協助她的兒子振興國勢,穩定民心。那時北方的安提阿哥四世不敢輕舉妄動去攻擊埃及。主前一七二年埃及皇后克麗佩脫拉死後,年幼的埃及王聽信兩位野心的奸徒煽動,竟出兵侵巴勒斯丁。這兩人是太監尤拉尤斯(Eulaeus)和利拿尤斯(Lenaeus 他是敘利亞人)。作者沒有說明這兩位擁有實權的埃及要員,為甚麼要設計陷害埃及王,或許只是由於他們的無知和野心。

         25~28本節至28節記載安提阿哥四世伊比法南征埃及的戰役。“南方王”是埃及的托勃密六世。(Ptolomy Ⅵ.

 

【但十一25 第一次埃及戰爭】(主前169年)安提阿古想要將埃及納入版圖的夢想,終於在主前一六九年實現。侵略的導因是埃及日漸增強的敵意,更可能是對埃及軍事行動的回應,因為第一次的衝突是在佩盧西翁和迦薩之間發生(主前170年十一月)。無論如何,安提阿古成功地攻取了孟斐斯,並且接受了托勒密六世的投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26「喫王膳的,必敗壞他,他的軍隊,必被沖沒,而且被殺的甚多。」

   暫編註解〕吃王膳的。有人認為這是指國王所寵愛的人。從帝國的初期起,羅馬皇帝的興衰一直交織著宮廷的陰謀。特別是到了後來,一個又一個的軍官登上了凱撒的王位,往往以其前任的性命為代價的,應驗了國王所寵愛的人將起來“敗壞”善待他們的人,“被殺的甚多”的預言。在古代東方,人應該效忠於提供他食物的人。

         他的軍隊必被沖沒。根據上文的一種解釋(第24節),本節是描寫安東尼的命運。克裡奧派特拉被戰場的喧囂所嚇倒,帶著埃及海軍的六十只戰艦撤離了阿克興角。安東尼隨之逃跑。奧古斯都獲得了勝利。安東尼的支持者都投向了奧古斯都。安東尼最後自盡身亡。而那些主張本章年代延續性的人(見第23節注釋),認為本節是預言從尼祿至戴克裡先帝國不穩定的政治局面。

         喫王膳的,必敗壞他 埃及王最親密,信賴的人竟然煽動國王出兵攻擊巴勒斯丁和敘利亞。安提阿哥四世獲得情報,便率領軍隊經過腓尼基和耶路撒冷。主前一六九年,安提阿哥四世的軍隊擊敗入侵的埃及軍隊,奪取了埃及邊境要塞裴鹿秀(Pelusium);大軍進入埃及境內。那兩位煽動者眼看大勢已去,便勸埃及王逃向撒摩瑞斯(Samothrace)。但是他們遭到敘利亞軍的追擊而被擄。非羅密多被他的舅父安提阿哥四世軟禁,刻意保護。但當時埃及的貴族便擁立王弟腓斯孔(Ptolemy VII Euergetes II Physcou )在亞歷山太城登位為王。非羅密多的失敗實因其採信不妥的建議。

 

【但十一2628 托勒密六世非羅默托】Ptolemy VI Philometor;主前181146年)托勒密六世登基時年紀尚幼。輔助他的兩名大臣尤拉烏斯(Eulaeus)和萊納烏斯(Lenaeus)煽動對敘利亞的敵意。學者相信託勒密在第一次埃及戰爭受辱,是因為這兩名顧問蓄意削弱他的權力,所以才給他不良的意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27「至於這二王,他們心懷惡計,同席說謊,計謀卻不成就,因為到了定期,事就了結。」

         至於這二王,他們心懷惡計,同席說謊」:「二王」指安提阿哥四世和多利買六世;前者俘擄了後者,強逼他簽署和約,使安提阿哥四世成為埃及地的保護者。

         計謀卻不得成就」:多利買六世和多利買八世兩兄弟和好如初,共同對抗安提阿哥四世,故他的詭計失敗。

         因為到了定期,事就了結」:應作「因為距離所指定的末期,還有一段時間」,即埃及被滅絕的時候未到,故安提阿哥四世的陰謀不能實現。──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心懷惡計。有人認為這是指屋大維(後來的奧古斯都)和安東尼的陰謀。他們都有統治全世界的野心。也有人認為是指戴克理先(284-305年)在位最後幾年和從戴克理先去世到君士坦丁大帝在位(306-337年)年間的權力鬥爭。君士坦丁大帝最終把帝國重新統一了起來(323年或324年)。

         定期。惡人和他們的陰謀只能延續到神容忍他們的時候。整部《但以理書》顯示了歷史的真哲學。“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軍民中”,神“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但4:35)。

         至於這兩王,他們心懷惡計,同席說謊 這兩王是安提阿哥四世和被他俘擄的埃及王非羅密多。當腓斯孔在亞歷山太城登基時,安提阿哥四世帶兵乘勝追擊埃及軍,攻取了孟非斯(Memphis),再揮軍逼近亞歷山太城,可是徒勞無功。因此,安提阿哥四世便利用埃及王位的權力鬥爭來挑撥埃及人。他故意釋放埃及王非羅蜜多,以盛大的宴會來招待他。而且他毛遂自薦,志願為非羅蜜多王冠的保護者。非羅蜜多雖然年輕,卻深知其舅父的陰險狡詐,看他是個極可怕的敵人。他洞悉敵人的陰謀,卻不道破,反而將計就計,欣然同意接受安提阿哥四世的建議,兩人聯合起來公開反對腓斯孔。

         計謀卻不成就 安提阿哥四世的惡計不能如願達成。因為他的外甥女克麗佩脫拉(Cleopatra II)妥善地調解兩個兄長之間的誤會和敵意,使他們聯合統治埃及。這種結果使安提阿哥四世恨得咬牙切齒。作者以其宗教性的斷言,強調神是控制歷史的主宰,祂不會讓安提阿哥四世的惡謀得逞。

         因為到了定期,事就了結 和合本的譯文不太妥當。這句可譯為「因為到了特定的時候,還有一段的時候」。君的猖狂和暴行不會長久的,不久將被消滅;只是時候未到,而不是神不會審判他。作者以命定論的語氣表示君遭受審判的日子還沒有到,但不會太長久。

 

【但十一27 圍攻亞曆山太未能成功】安提阿古成功攻取孟斐斯後,亞曆山太城的居民起而抵抗,擁立托勒密的弟弟為王。安提阿古迅速平定了他們的起義,但卻不能攻取這城市。他一回到敘利亞,托勒密六世立刻公佈放棄對安提阿古效忠,重新與弟弟共同執政。──《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27「這二王,他們心懷惡計」:多利買六世被擄後,埃及改立其弟多利買八世為王。於是安提阿哥四世與多利買六世簽訂和約,要將埃及納為藩屬國,然後放多利買六世回國。回國前安提阿哥四世盛宴款待多利買六世,席間兩王當然口蜜腹劍,各懷鬼胎。後來多利買六世回國後在妹妹的調停下與多利買八世消弭敵意,共同對抗安提阿哥四世。──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28「北方王〔原文作他〕必帶許多財寶回往本國,他的心反對聖約,任意而行,回到本地。」

   暫編註解〕“反對聖約”:指他反對以色列民的信仰。

         北方王(原文作他)必帶許多財寶回往本國。有些注釋家認為這是預言西元70年提多圍困和毀滅耶路撒冷。而那些主張預言年代延續性的人(見第23節注釋),則認為這是進一步描述君士坦丁大帝的工作。

         反對聖約。基督被稱為“同盟的君”(第22節)。祂要在一七之內“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但9:27)。這約就是救恩的計畫,是從亙古就制定,並因基督受死的歷史之舉而得以確立的。所以這裡所指的,自然是從心裡反對救恩計畫的勢力。該勢力反對救恩的計畫在人心中和生命裡運作。有人認為這裡所指的是西元70年羅馬人入侵略猶大,攻佔和毀滅耶路撒冷。也有人認為這段預言的主題是君士坦丁。他們說,雖然君士坦丁自稱皈依了基督教,實際上卻是“反對聖約”的。他的目的是要利用基督教作為統一帝國和鞏固其統治的工具。他給予了教會很大的優惠,希望教會也能支持他的政策。

         北方王必帶許多財寶回往本國 安提阿哥四世將帶回許多戰利品返國。這些戰利品有些是他停留在耶路撒冷時所掠奪的。安提阿哥四世的奸計失敗,致未能如計去顛覆埃及。那時,羅馬已正式出面干涉他的侵略行動。雖然他心堳雂ㄔ昉@,且非常生氣,但也不得不命令撤軍返國。

         他的心反對聖約,任意而行 在耶路撒冷有人謠傳安提阿哥四世已在埃及戰死了。耶孫想重新奪取大祭司的職務,便和他的黨徒殺死許多門尼老斯的支持者。耶路撒冷的情勢非常混亂。安提阿哥四世在其返國途中,聽到耶路撒冷混亂的情形,便揮兵進入耶路撒冷。他屠殺了許多猶太人,搶奪了許多聖殿的寶器。他為要樹立權威而重申門尼老斯的地位,恣意反對真正的宗教,因他關心的不是真理而是權威的問題。所以作者指出他反對聖約(宗教),任意而行。

 

【但十一28 反對聖約】羅馬、希臘、猶太史料在這一點上記載分歧。安提阿古毫無疑問是在埃及歸回的途中劫掠了聖殿的寶藏,但由最有可能是收集款項作為維持軍事活動的經費。史料不能同意這事件是發生在第一次埃及戰爭(主前169年九月)還是第二次戰爭之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28「反對聖約,任意而行」:猶太人誤以為安提阿哥四世已經戰死沙場,於是前任大祭司回耶路撒冷爭奪大祭司職位,造成耶路撒冷陷入混亂。安提阿哥四世對此十分憤怒,到耶路撒冷屠殺猶太人,重新整頓秩序,重立孟尼魯斯為大祭司,並掠奪聖殿中的金銀寶物而去。──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28~31試煉的面目】

  北王安提阿古本和猶大立約,但得勝埃及、搶得許多財寶後,就違背盟約,統兵攻擊耶路撒冷;又往攻南方,卻大敗而回,途經巴勒斯坦便拿猶太人出氣,「惱恨聖約」(30),他「興兵」到處破壞,又繼續污穢「聖地」,除掉「常獻的燔祭」。建立「那行毀壞可憎的」,就是建立一個代替聖壇的壇;更用巧言拉攏早已棄掉聖約的人,使他們更深的敗壞,鼓勵他們完全放棄神賜的信仰(30b32a)。可見試煉有時是以剛強之貌,有時是誘惑之面出現,所以信主的人當小心,免得在其中跌倒。──《新舊約輔讀》

 

【但十一29「到了定期,他必返回,來到南方,後一次,卻不如前一次,」

   暫編註解〕於第二次戰役,依比芬尼沒有什麽收穫、反受羅馬駐居比路(30的「基提」)的戰船攻擊,大敗而回。途經巴勒斯坦,便遷怒於猶太人,極盡褻瀆聖殿。神的百姓大遭逼迫,終於爆發瑪加比的叛變。在大試煉中,有許多人信心跌倒,有的人卻始終站立得穩。

         卻不如。有人認為這裡是描寫君士坦丁的活動:他雖然盡力想恢復羅馬帝國先前的榮耀和權柄,卻只能取得部分的成功。

         後一次卻不如前一次。有人認為這是指帝國遷都君士坦丁堡。這次遷移標誌著帝國的衰落。

         到了定期,他必返回,來到南方 作者認為一切皆操在神的手中,所以安提阿哥四世的軍事行動也在神的計畫中。可是對安提阿哥四世來說,他判斷那是出兵攻擊埃及的最佳時機。安提阿哥四世回國後,聽到南方的前埃及王非羅密多不但和其弟弟腓斯孔和好,共同治理埃及,且他們並聲明要同心協力和敘利亞奮戰到底。憤怒無比的安提阿哥四世不理會羅馬的警告,於主前一六八年第二次出兵南侵埃及的亞歷山太城。但這次的情況跟以前不同,因埃及得到羅馬的幫助。

 

【但十一29於第二次戰役,依比芬尼沒有什麼收穫、反受羅馬駐居比路(30的「基提」)的戰船攻擊,大敗而回。途經巴勒斯坦,便遷怒於猶太人,極盡褻瀆聖殿。神的百姓大遭逼迫,終於爆發瑪加比的叛變。在大試煉中,有許多人信心跌倒,有的人卻始終站立得穩。──《串珠聖經注釋》

 

【但十一2930 第二次埃及戰爭】主前一六八年春安提阿古再度需要圍攻孟斐斯。他成功取城,控制了下埃及。在他預備圍攻削弱了的亞曆山太城之時,甚至自立為埃及王。但這次情況有所不同。埃及向羅馬求助,正當他向亞曆山太進軍時,羅馬戰船抵埠。羅馬執政官該猶.波皮利烏.拉納斯(Gaius Popillius Laenas)在亞曆山太城下與他相會,命令安提阿古離開埃及。安提阿古回答說要與顧問商量時,羅馬執政官在王周圍的地上畫了一個圓圈,堅持要他在踏出圈子之前作出答覆。大受屈辱的安提阿古只得承認羅馬的權柄,垂頭喪氣的動身回國,想法子發洩內心的怨憤。當時大約是主前一六八年七月。──《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30「因為基提戰船,必來攻擊他,他就喪膽而回,又要惱恨聖約,任意而行,他必回來聯絡背棄聖約的人。」

         基提戰船」:「基提」指居比路(今日的賽普勒斯),當時屬羅馬管轄,故「基提戰船」即是羅馬軍艦。當安提阿哥四世兵臨亞歷山大城時,羅馬戰艦亦駛近亞歷山大港口。

         又要惱恨聖約」:安提阿哥四世因在埃及受羅馬的羞辱而怒氣膺胸。當他接到耶路撒冷的猶太人不滿他推行希臘化政策的消息,更是火上加油;於是,向猶太人發洩怒氣,他縱容軍隊在耶路撒冷大施屠殺,把居民擄去賣為奴僕,並搶掠和破壞全城,城牆也被拆毀,另建亞基拉城堡,控制聖殿地區,派兵長駐該城。

回來聯絡背棄聖約的人」:此句的「聖約」卻指上帝和選民所訂立的盟約,當時有一猶太人棄掉自己的信仰,採取希臘的習俗,且游說同胞仿效他們接受「希臘化」;這些投機的猶太人與安提阿哥四世妥協,成了他的幫兇,助他橫征暴歛,倒行逆施迫害那些忠於上帝的同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基提”原是地中海賽普勒斯島的古名(賽二十三1),一般用來指在巴勒斯坦以西的地方。這裡的“基提的戰船”:按歷史來說是指從羅馬而來的干預。

         基提。《舊約》和後來的猶太古籍曾多次提到基提。在創10:4中(見該節注釋;參代上1:7),基提是雅弗的孫子、雅完的兒子。基提的後代所佔據的可能就是賽普勒斯。賽普勒斯的主要腓尼基城市位於其東南沿海,在腓尼基語中是Kt,在希臘語中是Kition,在拉丁語中是Citium。巴蘭曾在預言中(民24:24)提到“必有人乘船從基提界而來,苦害亞述”。有人認為這段預言是指美索不達米亞的波斯被來自地中海沿岸的亞歷山大大帝所推翻(見民24:24注釋)。耶2:10和結27:6的“基提海島”顯然也是指地中海沿岸地區。

         約。見第28節注釋。有人認為這裡所描寫的惱恨是指羅馬借著抵制聖經和逼迫相信聖經的人來詆毀聖約。

         基提戰船 基提(kittim)是指塞浦路斯(Cyprus 和合本譯為居比路),在死海抄本基提指羅馬人。羅馬派遣波比留(Popillius Laenas)率領戰船來協助埃及攻擊敘利亞軍。

         他就喪膽而回 波比留遞給安提阿哥四世一張羅馬政府的信函,命令他停止攻擊埃及。史家指出這波比留在眾人面前侮辱他,譏笑安提阿哥四世曾在羅馬為人質。波比留叫安提阿哥四世到海邊沙灘,畫一個圓圈,命令安提阿哥四世在退出圓圈以前必須答應不再攻擊埃及。安提阿哥四世非常惱怒,可是又不敢得罪羅馬人而不得不屈服。喪志、惱怒的安提阿哥四世,極不甘心地帶兵回國。

         又要惱恨聖約,任意而行 在失意返國途中,安提阿哥四世滿懷怨恨地尋找發洩的對象。他聽到猶太人不滿其政治和文化措施而常有抗議的行動,乃揮軍直入耶路撒冷。他讓其將士任意殺人,搶掠放火,姦殺婦女,污損聖殿和拆毀部分城牆。他命令其將士搜捕抗議分子,凌辱而處死他們。

         他必回來聯絡背棄聖約的人 自從安提阿哥四世控制巴勒斯丁後,猶太人形成兩個對立的黨派。保守派是由大祭司烏尼亞所領導的;他們堅守傳統的信仰和生活方式,排斥希臘或異族的宗教和文化習尚。對於希臘化政策,他們採取不妥協的態度,忍受權威的迫害(瑪喀比傳上卷一1315)。另外一派是親皇黨,以多比雅、耶孫,和門尼老斯等為領導者。他們是背棄信仰,投機,自私自利之徒。他們不但接受官方的希臘化政策,更致力推行希臘文化習尚。安提阿哥四世便利用這些背信投機的猶太人,幫助他橫征暴歛,倒行逆施地欺壓善良的百姓。

 

【但十一30 惱恨聖約】耶路撒冷謠傳安提阿古死於戰場。失去大祭司職權的耶孫乘機作亂,背叛當時的大祭司曼尼雷厄斯(見十一22注釋)。安提阿古聽到動亂的消息後,可能親自來到耶路撒冷平亂。數萬猶太人在戰亂中被屠殺,聖殿遭洗劫(曼尼雷厄斯大概與掠兵合作)。另一個報告(可能是稍後發生的事)說安提阿古派遣阿波羅尼奧斯率兵鎮壓耶路撒冷的暴動。按照馬喀比書的記載,他的方法是首先裝作安撫,接以大肆殺戮。這可能是另一個場合,而且這些事件和十一章28節注釋所提的事有什麼關係也很難確定。大概也是在這時候,敘利亞士兵在聖殿山邊緣設立衛樓(稱為阿克拉〔Akra)。──《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30「惱恨聖約」:安提阿哥四世在羅馬的壓力下由埃及退兵,正好遇到猶太人抗議他的希臘化政策,於是猶太人就成為他的泄忿對象。他任由官兵在耶路撒冷搶奪、殺人放火,他又建立亞基拉城堡以便監管聖殿。──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31「他必興兵,這兵必褻瀆聖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獻的燔祭,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

   暫編註解〕他必。希伯來語為mimmennu。即屬於這個勢力的軍兵(見“聖地”注釋)將起來實施褻瀆的工作。

         興起。即“站起來”。

         褻瀆。希伯來語為chalal。指把聖物變成俗物。該詞曾用來表示在石壇在上頭動工具而褻瀆它(出20:25),也用來表示干犯安息日(出31:14)。該詞還指獻兒女給異教之神,從而褻瀆神聖名的行為(利20:3)。關於這種噁心的習俗,見利18:21注釋。

         聖地。還有“避難之所”的意思。英文KJV版為“力量的聖所”。有人認為這是指古代世界權力的中心羅馬。它是“力量的聖所”。因此他們認為本節是預言蠻族勢力的毀滅性攻擊。

         常獻的。見但8:11注釋。

         行毀壞可憎的。指羅馬教的活動。《但以理書》9:27中有類似的說法:“那行毀壞可憎的”(或作“使地荒涼的”)。七十士譯本為“在聖殿中毀壞可憎”。基督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太24:15),可以視為引用但927,而不是但11:31。在論到西元70年耶路撒冷即將來臨的毀滅時,耶穌稱包圍聖城的羅馬軍隊為“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太24:15;參路21:20)。

         他必興兵,這兵必褻瀆聖地 主前一六九年,安提阿哥四世從埃及戰勝班師返國途中,曾選派一位殘酷冷血的腓力浦為耶路撒冷的總督(參瑪喀比傳下卷五22)。但是猶太人的反對行動使腓力浦難以應付。主前一六七年他調派阿波羅紐(Apollonius)率領精兵到耶路撒冷幫助腓力浦(參瑪喀比傳下卷五2326)。殘暴嗜殺的阿波羅紐命令其部屬恣意屠殺,搶掠縱火,姦殺婦女,褻瀆聖殿和損毀部分城牆。他又在聖殿附近建築一個警森嚴的營房。猶太人稱它阿克拉(akra),即可憎可恨的象徵。因在表面,猶太人看到邪惡殘忍的敘利亞人和那些賣國求榮,背信負義的猶太奸徒。這種迫害自主前一六七年持續到一六四年。

         就是保障 有的譯本將就是讀為「和」,即「褻瀆聖殿和保障」。這保障不是那個阿克拉,而是聖殿或聖城的意思。

         除掉常獻的燔祭 腓力浦和阿波羅紐的任務,一方面是積極推行希臘化政策,捕殺反抗或不妥協的猶太人。另一方面,國王命令他們要禁止猶太人的宗教活動。

         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 阿波羅紐廢除聖殿的祭儀,更在聖殿內豎立丟斯(Zeus)神像(參八13,九27)和異邦祭壇,強迫猶太人去崇拜和獻祭。這個異邦偶像使聖殿荒廢,也使聖殿遭受極大的污穢。

         31~35本節至35節記載了安提阿哥伊比法毀壞耶路撒冷聖殿的惡行。

 

【但十一31 褻瀆聖地】按照馬喀比書,安提阿古派來廢除猶太宗教活動的人名叫蓋隆(Geron)。這樣改變聖殿部分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敘利亞駐軍需要地方進行自己的崇拜活動。主前一六七年十二月他們開始有系統地積極推行希臘的宗教習俗,同時杜絕猶太人的宗教活動。獻祭系統、安息日、奉行節期盡皆中止。崇拜地點在全國各地設立,割禮遭禁。聖殿分別為聖給宙斯,並且成為多神崇拜和廟妓的中心。──《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31 行毀壞可憎的】一般看法認為這是指立於聖殿的奧林匹斯神祇宙斯之偶像,安提阿古將他至愛的宙斯神,與他的敘利亞裔百姓諸神系統的主神巴力沙門認同(見九27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31「興兵」:指的是西元前167年,安提阿哥四世派阿波羅修領兵進入耶路撒冷任意燒殺,又廢除各項宗教節期、禮儀、割禮。西元前16712月在聖殿內設立宙斯神像,獻豬只為祭豬血污穢祭壇、器皿。又命令猶太人向宙斯下拜。── 蔡哲民《但以理書查經資料》

 

【但十一32「作惡違背聖約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獨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強行事。」

         認識上帝的」:指那些真心以上帝為獨一真神的猶太人;希伯來文的「認識」不僅包括頭腦上的「知道」、「瞭解」,更是心堙u接受」和「承認」,創世記的作者曾用這個詞描寫人間最親密的關係,就是夫婦的性關係(創四1,「亞當和夏娃同房」原作亞當「認識」夏娃)。──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見第28節注釋。

         。指羅馬教。

         巧言。希伯來語為chalaqqoth(“圓滑的東西”,見但8:25)。撒但一貫的策略就是使自己的方法顯得比神的方法更加容易。在整個基督教的歷史中,神的子民一直堅持走基督所指引的道路:“引到永生……路是小的”(太7:14)。

         行事。希伯來語為`asah。參第28節。本節無疑指那些在羅馬管轄的領域內外抵制羅馬教的侵蝕、保持明確信仰的人,如瓦典西人,亞爾比派等。

         真教會不僅體現在神的子民抵制試探、反對罪惡,更體現在他們積極為祂而採取行動。基督教不是消極的。神的每一個兒女都有任務要執行。

         作惡違背聖約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 那些背叛傳統信仰的人為要贏得權威者的喜悅,便用威迫利誘,甜言蜜語去勾引人背棄信仰和認同。這些是喪失良知信仰,投機迎合之徒,他們貪生怕死,為虎作倀,專務告密諂媚坑人的臭事。

         惟獨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強行事 作者期望那些信實忠貞的神子民,能在迫害的危困中,堅強智慧地表現出忠貞勇敢的生活見證。這些人大部分屬於熱心黨的人士,他們的勇氣和犧牲的精神,將會使他們`弱而欠缺信仰的同胞,發揮焚而不燬的信仰情操。

 

【但十一33「民間的智慧人,必訓誨多人,然而他們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燒,或被擄掠搶奪。」

         民間的智慧人」:就是那些「認識上帝」的人,他們不但自己「剛強」,還鼓勵同胞剛強壯膽,務要持守列祖所傳下來的信仰。「倒在刀下」:當時候安提阿哥四世下令:凡繼續奉行猶太人信仰的人必受重罰,那些為嬰孩行割禮,和收藏律法書,以及拒絕在異教祭壇獻祭和不吃在祭壇上獻過的豬肉的人,都要被殺(瑪比加壹書一60-63;瑪比加A書六18-42)。──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必訓誨多人。基督的託付:“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28:19),不論是在逼迫的時代還是在和平時期都必須執行,而且往往在逼迫的時代更有成效。

         。在神的真子民遭受最殘酷逼迫的世代,那些勇敢地站出來為信仰作見證的人成了被殺的主要對象。

         多日。希伯來原文,七十士譯本和迪奧多蒂安譯本都只是“日”。但有些希伯來語抄本確實含有rabbim(“多”)。這裡顯然是指但7:2512:712:6,1413:5說的一千二百六十日。在這段時間裡,離道叛教的勢力囂張地褻瀆神,運用所篡奪的權柄,逼迫那些不贊同其權威的人(見但7:25注釋)。

         民間的智慧人,必訓誨多人 智慧人是那些認識神忠貞的子民。他們平時是人們生活和信仰的指導者;在迫害中,他們是反抗暴政的領袖。在迫害的危機中,許多人徬徨迷惘,這些智慧者便以其信仰和智慧來教導人應該如何生活,才能得到神的喜悅。他們的信仰和勇氣使他們常遭到殺身之禍。「多日」是指抗暴運動的某些時候。這些忠貞人士將遭到殺戮、擄掠、火燒和搶奪之禍。

 

【但十一34「他們仆倒的時候,稍得扶助,卻有許多人用諂媚的話親近他們。」

   暫編註解〕雖然神憑著祂的智慧不一定都拯救祂的聖民脫離死亡,但每一位殉道者都有機會知道,他的生命是“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裡面”(西3:3)的。

         在但11:33所描寫背道和逼迫的苦難歲月裡,神不斷地借著那些在黑暗中敢於伸張正義,要求恢復聖經原則的領袖人物,使祂飽受壓迫的子民“稍得扶助”,其中包括十二世紀以來的瓦典西派的傳道人,英國十四世紀的約翰·威克裡夫,十五世紀在布拉格的約翰·胡斯和耶羅。十六世紀的歐洲在政治,經濟,社會和宗教生活方面的劇變,在屬靈方面釀成了宗教改革,為更多的人加入以前世代忠心者的隊伍開闢了道路。

         他們仆倒的時候,稍得扶助 當他們從事抗暴的活動時,遭受迫害和殺戮,但他們卻願意為民族和信仰而犧牲殉道。他們的犧牲和受苦對抗暴運動將有所貢獻。當然瑪喀比運動稍有成就,可是作者認為這種人為的成就只是一點點的幫助。重要的是,這些人的犧牲可鼓勵信仰,激發抗暴勇氣。

         有許多人用諂媚的話親近他們 有許多猶太人以不誠實的態度和言語來附和他們。瑪喀比的革命志士曾以殘酷的手段,去對付那些出賣民族和信仰的小人,所以有些人支持他們,但這些支持只是形式上的贊同而已。因為其中有些人是搖擺不定,投機取巧的人。

         為要熬煉其餘的人,使他們清淨潔白 忠貞志士所流的血不但鼓舞人心,更是為淨化團體,洗淨團體的污穢。作者認為這些人的死亡不是神對他們的審判,而是出於神的神聖計畫。這種迫害將會持續,直到神所定的終期;這個終期不久便會來臨。

 

【但十一35「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為要熬煉其餘的人,使他們清淨潔白,直到末了,因為到了定期,事就了結。」

         熬煉其餘的人」:這是上帝准許猶太人經歷迫害之目的;那些忠貞於上帝的選民藉著迫害得了磨煉,成為「清淨潔白」,而那些不真心「認識」上帝的選民便在迫害中「僕倒」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指在兩約之間時代,為殉道而犧牲的以色列人。

         使他們清淨潔白。神有時允許祂的兒女受苦,甚至受死,為了使他們的品格得到淨化,以適應天上的生活。連基督也曾“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來5:8)。參6:11

         末了(參但8:1711:4012:4,9)。希伯來語為`eth qes。本節的eth qes似乎與一千二百六十年有關,指這段時期的結束。

         定期。希伯來語為mo`ed,源於動詞ya`ad(“指定”)。Mo`ed是希伯來語的常用詞,指以色列人與神定期的相會(出23:15;見利23:2注釋)。該詞既表示會面的時間(何12:9)也表示會面的地方(詩74:8)。在本節中是指時間。“定期”二字更為重要。“末時”在神大事的計畫中有一個指定的時間。

 

【但十一36「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又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畢,因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暫編註解〕本章320節預先講明瞭從亞歷山大大帝的國分裂出來的敘利亞和托勃密兩個國與巴勒斯坦地及以色列民的關係,一直講到安提阿哥伊比法的興起。2135節講伊比法的事情。本節的預言不是普通的歷史,而是特別和以色列民及聖地有關的歷史。安提阿哥伊比法在歷史上不是一個顯赫的人物,可是伊比法苦待神的百姓、褻瀆聖殿(在神的祭壇上獻豬),這些事與以色列民有關,因此令他成為預言中的重要人物。

         以後的預言似指更遙遠的將來,不少學者認為有雙重的應驗。它不單指依比芬尼,更是末世敵基督的預表(參太24:15注)。另一些學者卻認為36-45也同樣應驗在安提提阿古四世的身上。

         任意而行 正如亞歷山大和安提阿哥三世,安提阿哥四世隨心所欲,為非作歹。對作者來說,君的所做所為是神人共憤的事。

         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 自誇他比國內任何神明更偉大,甚至高過創造和歷史的神。這種心態充分表現其瘋狂無知的行動。作者並不是承認在主神之外還有其他神明的存在。他只是為要指出安提阿哥四世的自大,冒犯以色列的神。從世俗宗教立場來看,安提阿哥四世不是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只是他以為自己是丟斯神的化身。因而輕視其他宗教的神明。根據這種想法,難怪他敢到國內各個神廟奪取寶器和財物。

         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 我們不知安提阿哥四世究竟說過甚麼狂言,攻擊以色列的神,但不容置疑的,因猶太人的信仰反抗,他一定會說些狂妄、無知的話來褻瀆猶太人的神。

         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畢 他必繼續狂妄自大,為所欲為,似乎毫無阻擋。作者確信神忿怒的審判不久將會臨到他身上,縱然他猖狂一時。

         因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神的神聖計畫必定實現。敘利亞的終局已快來臨了,君將遭到神聖的審判。

         3645 這段詳述敵基督將來如何冒起。有些人認為這堨u是談及安提阿古,但所涉及的範圍也有關以色列末後日子的細節(一○14;一二1,2)。

 

【但十一36以後的預言似指更遙遠的將來,不少學者認為有雙重的應驗。它不單指依比芬尼,更是末世敵基督的預表(參太二十四15注)。另一些學者卻認為3645也同樣應驗在安提提阿古四世的身上。──《串珠聖經注釋》

 

【但十一3639這幾節如果仍是討論安提阿古,它就是聖殿遭褻瀆之艱難時期的概述。安提阿古的狂傲,大手筆地資助某些廟宇,將土地重新分配給支持者,都很容易可以看出是這時期的特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37「他必不顧他列袓的神,也不顧婦女所羨慕的神,無論何神他都不顧,因為他必自大,高過一切。」

         他必不顧他列祖的神」:安提阿哥四世尊崇希臘的丟斯神遠超過北國敘利亞素來敬拜的神明(例如阿波羅神);另一方面,他曾掠奪自己神明廟宇的財寶,故是「不顧他列祖的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列祖的神”。更可作:列祖的諸神。敵基督不尊重宗教或宗教的遺產。這說法不代表敵基督必定是猶太人。他將會是殘忍不仁和寡情薄義的。

         「婦女所羡慕的神」:可能是搭模斯神(結8:14)。

         婦女所羡慕的神。那些相信本段所描寫的勢力是指法國的人,認為這句話應驗在革命黨人所鼓吹的婚姻只是一種民事合同,不需要任何正式手續就可以一方任意終止。

         那些相信本段是描寫羅馬教的人認為,這可能是指該勢力宣導的獨身和童貞。

         無論何神他們都不顧。有人認為這是指法國革命時的無神論勢力,試圖廢除國內所有的宗教(見第36節注釋)。也有人認為這句話應從相對的意義上來理解;即所描寫的勢力不是指無神論,而是指自命為神的代言人,不給予神應有尊敬的勢力。它狂妄地想要代替神(見帖後2:4)。

         他必不顧他列祖的神 因他受到希臘文化的影響,只崇拜丟斯,放棄他列祖的神明如阿波羅和塔模斯。

         婦女所羨慕的神 塔模斯是近東婦女所喜愛崇拜的神明(參結八14)。他是農業生產的神明。婦女常為他的死在河邊哭泣。

 

【但十一37 諸神】安提阿古之前的西流古諸王尊崇阿波羅神,托勒密王朝則推崇阿多尼斯(Adonis;他是愛神亞富羅底特所迷戀的美少年,因此本節中婦女所羡慕的神大概就是指他)。安提阿古對他們置之不但(但不是棄絕他們),專崇奧林匹斯神祇宙斯。他在所鑄的錢幣中自稱為「神明顯現」,就足以證實本節對他的評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38「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銀寶石,和可愛之物,敬奉他列袓所不認識的神。」

         他們要敬拜保障的神」:就是丟斯神,安提阿哥四世用大量的金銀寶物為丟斯興建了美輪美奐的廟宇。

         贊成「他」是敵基督的學者卻認為「保障的神」就是戰爭的神,暗示敵基督性喜爭鬥,到處與人為敵。而且,他要用「金銀寶石」去支持昂貴的戰爭。──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敵基督的“神”將會是一種軍事勢力與活動。

         保障的神。希伯來語為'eloah ma`uzzim。注釋家對這個詞的解釋存在著很大的分歧。有人視之為專有名詞(“瑪烏茲神”)。但聖經其他地方從未提到這樣的神。ma`uzzim(瑪烏茲)顯然是希伯來詞ma`oz(“避難所”,“保障”)的複數,而ma`oz 在本章又不斷出現(第7,10,19,31節),所以該詞最好應理解為“保障的神”或“避難所的神”。

         可愛之物。希伯來語為chamudoth,“理想寶貴的東西”。一個來自同一詞根的類似詞語在賽44:9中指異教徒偶像的貴重飾物。有人認為這句話是指聖母和聖徒像上的貴重裝飾(見17:418:16)。

         保障的神 學者對「保障的神」的意義沒有確切的了解。但他們大致同意那是指希臘神話中象徵戰神的丟斯。安提阿哥四世在安提阿為丟斯建立輝煌雄偉的神廟,在全國許多地方也興建丟斯神像和祭壇,讓人供拜獻祭。他自認為丟斯神的化身,而丟斯比任何神明更偉大。

         敬奉他列祖所不認識的神 如果安提阿哥四世所敬奉的神是奧林比亞的丟斯,而丟斯是西流古王朝所不認識的神,西流古王朝的族神可能是阿波羅。

 

【但十一39「他必靠外邦神的幫助,攻破最堅固的保障,凡承認他的,他必將榮耀加給他們,使他們管轄許多人,又為賄賂分地與他們。」

         凡承認他的,他必將榮耀加給他們(十一39」:瑪加比書的作者記述安提阿哥四世善待那些聽從他話的人。有一次,一個猶太婦人與他的六個兒子寧死不屈,不肯依照他的話放棄敬拜上帝,結果都被殺死。安提阿哥四世對剩下的最年幼孩子說:「如果你肯棄掉你祖先的習俗,我便賜給你許多財富,又給你高位」(瑪加比A書七24)。他常用權勢和財物來拉攏迎合他的小人。

         另一方面,那些認為「他」是敵基督的學者卻指出本節敘述敵基督攻打最堅固的保障,戰勝後會讓那些尊崇他的人管轄保障,又分地給他們,以贏取他們的忠誠。──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攻破最堅固的保障。這句話含義模糊,有好幾種譯法。本節“攻破”的原文是`asah,意為“工作”,沒有直接賓語,而是帶兩個介詞:le(“對”或“為”)和`im(“同”)。在創30:30;撒上14:6和結29:20中,`asah不帶賓語而象在這裡一樣帶介詞le,意為“為(某人)工作”。撒上14:45`Asah 帶介詞`im,意為“一同工作”。鑒於上述用法,我們似乎可以把這句話譯為“他必與一個外邦神一同為最堅固的避難所(ma`uzzim)工作”。“保障的神”('eloah ma`uzzim,第38節)似乎與“他列祖所不認識的神”平行,所以它們在這裡都可能是指“外邦神”。

         他必靠……保障 這半節的經文和意思很難了解。按照馬所拉的經文可讀:他和外國的神明做成堅固的堡壘。但這個文句很不達意。所以有人將「和」('im)改其母音為 'am,即人民而譯為:他將安置很多崇拜外國神明的人在他的堡壘內。另有人譯為;他將讓供奉外國神明的人來護他的堅固堡壘。在38節,安提阿哥四世崇拜「保障的神」丟斯,以寶貴的財物來供奉他。安提阿哥四世曾派敬拜外國神明的外邦人或軍隊,住在耶路撒冷和其他猶太地重要城鎮(瑪喀比傳上卷一33,三36)。

         凡承認他的,他必將榮耀加給他們……分地與他們 安提阿哥四世以威迫利誘的手段來應付他的部屬。他對其部屬或親近他的猶太人非常慷慨。他所喜悅的人,他便封賜高官厚祿,並常以貴重禮物和土地賄賂他們(瑪喀比傳下卷四810,七24)。

 

【但十一40「到末了,南方王要與他交戰,北方王必用戰車,馬兵,和許多戰船,勢如暴風來攻擊他,也必進入列國如洪水氾濫。」

         到末了,南方王要與他爭戰」:「末了」指那預定的末期(2735節);「南方王」是埃及王多利買六世;這一次爭戰安提阿哥四世大獲全勝。──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這裡的南北之戰,似乎不再是本章上半部所論述的,而是指最後的爭戰。北王是世界末了的統治者,他的權勢極大、猖獗一時,有世界性的霸權,無人能遏止其惡勢力。

         到末了 這是作者認為君的末日已到了。

         南方王 是指埃及王多利買六世,非羅密多。

         4045 在大災難時期,“南方王”與“北方王”試圖向敵基督採取鉗形攻勢(40節)。但他以巴勒斯坦為基地(41節),會首先打敗埃及,跟是呂彼亞和古實(蘇丹)。“都必跟從他”。將要成為他領土的一部分。“從東方和北方必有消息”。可能指啟示錄九章1321節和十六章12節的軍隊。這些軍隊的威脅使敵基督返回巴勒斯坦,在耶路撒冷和地中海中間設立總部(45節)。然而,他的生命將要在得勝、再來的基督手媯異禲]啟一九1121)。

 

【但十一4045 最後之戰】已知的歷史之中,並沒有與本節次序相符的記載。安提阿古四世於主前一六四年十二月在波斯戰死沙場。很多研究但以理書的解經家都認為本段(有可能從第36節開始)很可能是描述遠在將來的事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但十一41「又必進入那榮美之地,有許多國就被傾覆,但以東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亞捫人,必脫離他的手。」

         以東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亞捫人」:他們歷來都與猶太人為仇,故自然支持安提阿哥四世,也因此不用遭受他的攻擊。如果「他」是敵基督,他也不會加害那些與選民為敵的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榮美之地”:看16節注。

         「榮美之地」:乃指應許之地──迦南。

         「一大半」:或作「最優秀的」。大概是指亞捫人的領袖。

 

【但十一42「他必伸手攻擊列國,埃及地也不得脫離。」

 

【但十一43「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銀財寶,和各樣的寶物,呂彼亞人,和古實人,都必跟從他。」

         呂彼亞人、古實人」:「呂彼亞」位於埃及的西面,「古實」在埃及的南方;作者用這兩國表徵全埃及都臣服北方王或敵基督。──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呂彼亞”在非洲北部。“古實”也在非洲,位於埃及之南。

         「呂彼亞」:位於埃及的西部。

         「古實」:在埃及南面,即今天的埃塞俄比亞。

         呂彼亞人和古實人 呂彼亞(利比亞)是在埃及的西部,而古實(埃提阿伯)是在埃及南方的國家。

 

【但十一44「但從東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擾亂他,他就大發烈怒出去,要將多人殺滅淨盡。」

         東方和北方」:是指安提阿哥四世臨終前進攻東面的帕提亞和北面的亞美尼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暫編註解〕但從東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擾亂他 當安提阿哥四世在埃及作戰的時候,他本國北方和東方(亞美尼亞和帕提亞)產生危機,使他突然決定撤軍。

 

【但十一45「他必在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然而到了他的結局,必無人能幫助他。」

         海和榮美的聖山」:地中海和錫安山,即是在以色列國境內。「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在以色列國境內設置堅固壯麗的營房。

         必無人能幫助他」:回應八章廿五節「至終卻非人手而滅亡」,安提阿哥四世於主前一六四年十一月二十日至十二月十九日那一段日子病逝於波斯的塔比。如果「他」是敵基督,這乃記述敵基督被毀滅(啟十九20-21)。──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

 

【但十一45「聖山」:指耶路撒冷的錫安山。這君王圍攻耶路撒冷,卻沒有人幫助他,導致被毀。那些以自己為神的人可能在歷代、各處以不同的形態出現,然而最終的結局都是滅亡。因為神公義的審判必臨到他們(參帖後二8)。──《串珠聖經注釋》

 

【但十一章  詳述主前三至二世紀時的事蹟,顯出此書卷乃於主前一六O年左右寫成,對嗎?】

     但以理書第十一章就像幾幅連串的活動晝景,展示了古列大帝以後的世界歷史,以迄末日的獸或敵基督的出現(敵基督出現後,就是哈米吉多頓大戰及基督再來)。十一2記載,波斯於主前四八O年進攻希臘以先,有三個王(就是甘拜西、大利烏及薛西)。第三節預言亞歷山大大帝於三三O至四O年會建立的霸業;第四節繼而指出,亞歷山大死後,其帝國被分裂成四份;第五至九節概述多利買與西流基之爭,由三二O年左右開始,直至西流基三世於二二三年去世為止;第十至十九節預告了安提阿三世(即安提阿大帝)的功業;二十節則提及其承繼者西流基四世;二十一至三十五節描述安提阿哥四世(伊比法尼)設法破壞以色列的傳統,引致他們改信希羅的異教,拜偶像。這段經文描寫得非常詳盡,栩栩如生。

    那些理性主義的學者,不接受帶有超自然成分的預言,認為但以理無可能預言三百六十五年之後的事。於是,當他們閱讀聖經,直至這章的三十五節時,必須對這些事蹟作出解釋,指但以理書作者是主前一六O年左右的人物,卻不是主前五三O年的先知但以理。但理性主義者的這種論調,不能解釋三十六至四十五節所記載的一連串事件。這段經文,與我們所知安提阿哥伊比法尼的事蹟不吻合。有關這段經文的詳細解釋,並與將來敵基督的關係,可參看Leon Wood,A Commentary on Daniel (Grand RapidsZondervan1973pp304-14

    但以理書十一40有一句具重要意義的經文——「到末了」。這句經文,毫無疑問是指世界末時,而不是主前一六O年左右的事件。經文提及「北方王」,其特點與所施政策,不符合安提阿哥的作風。而且,「北方王」死時的情況及地點,都與安提阿哥所經歷的大大不同。當安提阿哥計劃攻以利米亞斯(Elmais)之廟而不果,後來就死于波斯的提比爾(Tabae),此城距巴勒斯坦二千哩之遙。但以理書十一45則指出:「他(北方王)必在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然而到了他的結局,必無人能幫助他。」上述經文的含意是,這未世暴君會死于地中海和死海之間,臨近聖殿山之處。假如像馬迦比成書說而言,謂第45節是指安提阿哥伊比法尼,就難以解釋經文所記載的,為何與事實相去千里。

    最後必須指出,從但以理書二章至七章,都透露出作者的角度,乃將羅馬視為第四個國(即但以理書第二章,有關連續四國預言的第四個國)。伯沙撒王宮牆壁上的字句,亦否定了波斯帝國之前有一獨立的瑪代帝國,因為但以理將這段的第三個字PERES解釋為「你的國分裂(perisat,此動詞源於字根P-R-S)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Paras)」(五28)。這節經文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作者但以理認為,巴比倫的霸業,將被瑪代波斯聯邦所取代——卻不是先敗給瑪代帝國,之後才是波斯(但馬迦比時期成書的假設,卻要求這樣錯誤的理論)。但以理書的作者,深信第二個帝國是瑪代波斯;第三個是希臘帝國,由亞歷山大大帝建立;第四個是羅馬帝國,直至主前六十三年,羅馬才完全掌握近東的控制權。上述因素,令馬迦比時期成書的假說不能成立。

         於是,我們必須面對唯一的可能性了。但以理書的作者,直接從神處得到默示,預知由古列大帝以至羅馬帝國的歷史。再沒有其他理論,可以符合經文資料及歷史事實這兩方面的要求了。──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亞喀得的啟示文學】

  在亞喀得文學中有好幾篇著作(源自主前十二世紀至第三或第四世紀)被歸入啟示文學一類。它們是瑪爾杜克預言(Marduk Prophecy)、舒珥吉預言(Shulgi Prophecy)、烏魯克預言、朝代預言,和A文獻(Text A)。學者成功證實了部分這些作品和(天象)觀兆文獻,有文學上的關係,換言之這是但以理的專長。這些著作的主要特徵之一,是公然預報一系列無名君王的興起,同時列舉他們一兩件的作為。這些作為往往不是好事,著作的用意是譴責這些王。但每個系列的結局,都是一位君王興起,復興萬事(朝代預言可能是個例外,但其結局殘缺不全,因此難以肯定)。學者認為這些著作都是最後一位王在位年間製作的宣傳品,新王利用這種體裁來貶損前任君王,同時證實自己的統治合法。因此這些著作皆可稱為「偽預言」,因為它所作出的「預報」都是事情發生後偽造的。但以理書十一章不能否認與這體裁有些共通之處,它也是列舉一系列的無名君王,同時概述其年間發生的事。然而但以理到了最後卻沒有一位君王讓他宣傳。事實上,但以理書是反面的情形:因為最後一名君王安提阿古•伊比芬尼是其罪魁首惡。如此,但以理在此也是和本書其他部分一樣,使用既有的主題,但把它改頭換面來滿足其獨特用處。有關啟示文學的一般性資料,可參看:哈該書二章的附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思想問題(第11章)】

 1 本章的預言詳細準確,這對日後在所預言的日子受逼迫的聖民有何幫助?

 2 留意從21節起有關依比芬尼的預言。雖然他擁有權勢並任意而行,褻瀆聖地,但這是否表示他不受神的管制呢(參4:25, 35, 37)?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中文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