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但以理書第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但三112驕傲的罪心】人類犯罪之始因,乃撒但引誘人說:「你們吃的日子……便如神能知道善惡。」(創三5b)於是人吃了,從此驕傲、自負、目中無神的性情存在心堙F就在人口多起來時,竟想建造一座通天塔,來傳揚他們的名(參創十一4)。現在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個金像,要人俯伏敬拜「它」,其用心又是在於:

思想 試想你每天所作的事情,有多少是為神和為人,還是只為自己。──《新舊約輔讀》

 

【但三10;可十六16;徒一8洗禮三階】

一、水洗──靈程階,進入與主同死、同埋、同復活,將自己完全奉獻給主,不再作罪奴,願順服聖靈作一個一舉一動有新生樣式的人,即基督的樣式,不浪費主恩了(可十六16)。

二、靈洗──得著天上超然的能力,要為主作見證,並且自己內心有實在的得勝經歷。在工作上為真理,為福音有勇敢、有能力,成為主的見證人(徒一8;路二四4749;賽四九57)。

三、火洗──十字架的破碎、對付、完全的捨己、不為自己只為神,為了成全父旨,甘願忍受死的痛苦,這個苦不僅是外面的,更重要的是靈裡的壓榨、孤單、剝奪、破碎,只能以信心仰賴主恩,沒有感官上的享受,更沒有身體和物質上的舒服,只有以靈為樂,以父旨為適,這是最大的洗,也是最重要的洗;非如此,就不能真的露出生命,就不能榮耀神。其實靈洗之後,緊跟的就是火洗,靈洗往往也就是要帶人進入火洗,因為見證裡就伴隨著十字架的對付與破碎。

洗也是:體(水洗)魂(靈洗)靈(火洗)的徹底成聖,至終引人進入火洗、進入完全,也只有經過火洗的人,才是真正成為神的見證人了。—— 李慕聖《晨光》

 

【但三1218基督徒不可敬拜有形或無形的偶像】我們今天切要提防生活中偶像的出現。政治權勢可以是偶像;上司的命令也可以是偶像,許多時候,我們指望升級的時候,可能每天都要仰仗老闆的臉色做人;家堛漱H也可以成為偶像,有些家長會在子女婚嫁和擇業的時刻,要求子女順命而行,否則勵行經濟封鎖;有些丈夫或妻子橫蠻無理,要求對方千依百順,他們的命令往往使我們違背原則,放下信仰,向他們屈膝下拜,他們無形中也成了我們的金像。耶穌基督也曾遇到類似的情形,撒但給衪一個引誘,只衪肯向牠跪拜,就能得到天下的榮華富貴;主拒絕了這要求,因為衪只向父神下拜。── 周永健《轉變世代中上帝子民的見證》

 

【但三13~23至死忠心】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人間最緊密的關係,莫過於夫婦,然而,在危急之際,也得放棄對方而獨自逃生;既是如此,要求僕人一生忠心於主人,相信更難。曾有一份雜誌記載一隻黃狗奮不顧身地走進充滿煙火的屋子去搶救主人的嬰兒,牠實在對家主至死忠心啊!

思想 在你屬靈生命的旅程中,曾否有退卻的時候,是為了甚麼呢?──《新舊約輔讀》

 

【但三1328冒險犯難】

當約翰弗雷傑牧師在某一主日站上講臺時,忽然發現他預備好的講章,像秋風掃落葉一般,消逝得無影無蹤。他努力想追憶其經文、題目和一些例證,但硬是想不起來。突然之間,有被拋進尼布加尼撒王的火爐的三個勇敢的希伯來人的書面(但以理書第三章),映入他的腦海,藉著聖靈之助,他即席講著個他未經準備的講章。會眾意外地被他的信息深深地感動,享受聖靈的恩膏。

弗雷傑牧師事先並不知道,會中當中有一位姊妹那天是冒生命的危險來參加禮拜的。她的丈夫是一個麵包師,揚言說,如果她再敢上教堂,他就要把她送進大型的烤麵包爐,活活燒死她。可是這位姊妹思之再三,認為寧可順服上帝勝於順服人,所以她還是在威脅的壓力下來做禮拜。牧師當天的證詞似乎被聖靈用來安慰那位姊妹,特提出上帝的幫助近在左右的保證。當她回到家門,看見怒火中燒的丈夫,手持一把尖刀站在那裡。她一面默禱一面得到上帝同在的印證,繼續向她丈夫那裡走去。她的丈夫忽然跪在地上痛苦地說:「請為我禱告,請為我禱告,我是一個邪惡的人!」她虔誠的勇氣終於感動丈夫悔改了。

朋友!你是否敢冒險犯難,不顧人的敵視而站到上帝這邊來。上帝會隨時來幫助你的。——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但三16~18忠心不移】

  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對王說:「……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中救出來……即或不然,……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見1718)他們正在危難當中,然而,神拯救的手卻是未見伸出。可見他們雖不知道神是否要拯救他們,但他們對神的心是至死不渝的。再者,「我們」一字在這三節堨X現五次之多,顯示同心合意對激發事奉神心志之寶貴。

  從他們的表現中,體會到信心不是建基於得見神蹟奇事,也不是在得忖j恩惠之後;乃是不為甚麼,單單專一相信那位愛我們的神。──《新舊約輔讀》

 

【但三17】「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阿!祂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

教會如何才能到達她終極的目的?只有借著行走在那條「從困苦到寬廣」,「從貧乏到豐富」的路徑上。你也許要問,從困苦到寬廣,這是什麼意思?當但以理那三位朋友被關在火窯裡時,三個人竟變成了四個人,這就是從困苦到寬廣的意義。有人覺得三個人擠在一個火窯裡,實在受不住,所以他們便尋出路,但也有些人泰然接受,他們這一接受下來,竟發現尚有空位容納那第四位。親愛的弟兄,永遠不要讓難處把我們從神面前擠出去,乃要讓難處把我迫到神裡面來。這就是借困苦達到了寬廣的意思。有人借著困苦,達到了神為他所預定的美好目標,但也有人卻在困苦中斷送了他屬靈的前途。有些人在困苦中死去了,但有些人卻借著困苦找到了豐滿的生命。有些人在試煉臨到時,滿口怨言,他們在試煉中所見到的,只是受壓、窘迫與死亡,但另有些人卻在試煉中不住的稱頌神!他們就在那繼續不斷的稱頌中,發現了那引到寬廣、釋放和豐盛生命的路徑。——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17~18險境“……我們所侍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侍奉你的神……”
這個故事真是奇妙!三個年輕人拒絕把國王當神看待,結果就被丟入火窯(但32125)。那火窯太熱了,以致負責燒火的人都被火燒死(22節),但這三位年輕人卻毫髮未傷。
許多英雄故事未必有如此精采的結局,有個宣教士被土匪捉去,儘管他作了許多禱告,還是被殺了。潘霍華為神的緣故而反抗納粹,但就在戰爭結束的前幾天,他被處死。那時,神為何不在火窯之中救他脫難?
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故事,也可能以暴死結束,那三位年輕人也知道有此可能,因為他們說:我們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侍奉你的神……”(但31718)我們也許不至於被丟入火窯,但我們卻會落入不舒服,甚至絕望的境地。若我們沒有從險境被拯救出來,我們是否仍把神當作神來看?或者我們覺得在我們有需要時,他沒有救我們脫險,所以我們受騙了呢?
這個故事刺激了我。我是否在得不到報酬時,還願意事奉神?我是否還會說我所事奉的神必解救我,即或不然,我也拒絕事奉其它的神
我看不到救主彰顯他旨意的手,
但我憑信心卻知道,他的應許必成就。
信心的本質乃是沒有保證下
仍甘心樂意事奉神。
──《生命語》

 

【但17~18良心與後果王啊,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我們決不侍奉你的神。
我們幾乎每天都要面對良心的問題。我們必須在神喜悅和投己所好之間做出選擇。
政府官員也許會受引誘接受賄賂,做出不道德的決定,職員有時被指示虛報數字或做假報告,學生常遇到作弊和抄襲的誘惑。
身為基督徒,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面對諸如此類的問候,便是良心的測試。這種測試能幫助我們看清自己,是否真正具備神要求的正直。我們知道,選擇有好或壞的後果,但當我們必須決定如何做時,真正的考驗就來了。
怎樣才能保證不做錯誤決定呢?相信神在我們不計後果地抉擇做正直之事時,他會保護我們。
在但以理書3章中,沙得拉及他的朋友決定不拜金像,是因為他們相信神。他們說即使神不來解救自己,他們還是要信靠他(17~18節)。
當我們面對良心的考驗時,堅持做合乎神旨意的事,而後果則讓神決定。
即使道路崎嶇荒涼,
終點也遙遠不得見;
或堅強或疲倦,要勇敢行走――
信靠神並做正確的事。
讓神的話引導你的良心,
成為你抉擇的指南。
──《生命語》

 

【但三18】「我們也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真正敬拜神,或是崇奉偶像,乃是決定以色列興衰存亡的因素。在希西家時候的複興,是由於敬拜的複興帶進來的。在所羅巴伯時候的複興,也是如此。被擄對以色列人是一個嚴厲的刑罰,但那更嚴重的還是在於他們終止了敬拜這件事上。因為神若沒得著祂的分,祂的子民也就要失去他們的分。人所受最重的懲罰,就是被禁止而不得事奉神。

「我們的神乃是烈火」,凡是在我們裡面能夠被燒去的,都要被燒掉。當我看到我們在印度的弟兄面伏于地敬拜主時,我常常受到感動。在神面前的「敬虔和畏懼」,是我們該有的合宜態度。我們若有這一個,而同時裡面與神的關系又是和諧無阻的,那我們這些作祂兒女的就不至被燒掉。這就是但以理那三個朋友的經歷。他們對於敬拜這首要的問題是最清楚的。他們很堅決的說,我們所事奉的神能拯救我們。尼布甲尼撒王那微不足道的火窖,對于那些在永恆烈火跟前順服主的人,是算得什麼呢?他們沒有什麼是世界之火可以燒毀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但三2430至高神的作為】

  半夜傳來鄰舍的呼叫聲:「救命呀!火燭呀!」作父親的就用繩捆起三歲兒子的腰,把他從六樓的窗子吊下,試問那兒子會否明白父親的行動?是否相信父親不會叫他跌死?同樣,我們能否在任何事情上,信靠至高父神的作為,皆是叫我們得有y就和益處。

思想 神的榮耀曾否因戍A的信心得此顯,叫外邦人無話可說呢?──《新舊約輔讀》

 

【但三25】「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

他們三個人都一定是被綁住的,他們的衣服等都穿在身上,被抬在火爐裡,仍在裡面,火不能焚燒他們,卻至少使他們得以自由,所以他們在白熱的火中自在地行動,好似走在樂園的芳草地上,其上有露珠晶瑩閃光。

試煉對我們多時也是這樣。我們有些習慣綁住我們,以為沒有多麼影響,但是逐漸我們會感到重量,應該放下,於是試煉來到,我們就真的擺脫了。聖靈的恩典使我們得以自由。不要怕火。它不能損傷你頭上一根頭髮,也不會在你身上留下什麼火熔的氣味,卻燒去你的捆綁與鐵鐐,我們的心靈必使被火鍛煉,一直成為堅固發亮的金鏈。潔淨的火與痛苦的爐都是可讚揚的福分。

但是主耶穌不會讓祂所愛的在火中單獨行走,如果火燒熱比尋常更加七倍,祂必更加真實的顯示,祂是我們永生榮耀的朋友,在聖徒的試煉旁邊,必有主的同在。親愛的,伸出你的手來,祂在那裡,煉銀的不僅在坩堝旁,祂必與你一起經受,與我們一同受苦。──邁爾《珍貴的片刻》

 

【但三25第四人】「看哪,我見有四個人。」

  三個人,被捆綁起來,丟在火焰猛烈的窯中,會有甚麼結果?這個算術題,並不難解答:減少到一堆骨頭,或甚麼都沒有。如果說:“火中的人不減少,反而增加了!”不是傻子妄言亂說,就必須是神蹟。
  巴比倫王就遇見過這樣的事。他不是傻子,承認是神蹟。

那時,尼布甲尼撒王驚奇,急忙起來,對謀士說:“我們捆起來扔在火堛滿A不是三個人嗎?…看哪!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游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但三:24-25

  那三個人為甚麼到了火窯堨h呢?不是行路不慎失足,掉在火中,也不是故意到火窯中去;雖然說來像是故意去的。
  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個百尺高的金像,立在京都以南約十公里的杜拉平原。這可能與他從前夢中的金頭巨像有關,在情感上與王自己認同。藉著敬拜這像,來驗定臣民是否對他效忠:因為古時的傳統,臣民要接受君主的宗教信仰,王立下規定,凡聽見奏樂的聲音,“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這是古老的君主獨裁制度,所施行最原始的刑罰:最早燒磚的民族(創一一:3),用磚來建造敵對神的文化,用燒磚的窯,來處決不順從的人。
  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知道王的命令,知道違背的後果,可能喪失性命;但他們寧肯遵守神的誡命,不拜偶像。嫉妒他們的本地人,早對他們有種族成見,怎肯放過這機會!立即向王報告。君王對反抗的人,從來不存憐憫;但看到那三個被帶來的人,是但以理的朋友,還是特地寬仁,願意給他們回頭的餘地:“你們…是故意的嗎?再聽見…各樣樂器的聲音,若俯伏敬拜我所造的像,卻還可以”(但三:8-15)。想見多少人羨慕他們得王的恩眷,多少人惋惜他們得幸免死!
  但他們智慧的作了最安全的決定,及早斷了魔鬼留給的退路:神能,即使祂不拯救,“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三:16-18)堅守真理不妥協,生死無悔。
  神與忠心信靠祂的人同在,是確定的實際;但在危難當中才顯明出來:第四個像神子的,同在火中行走,烈焰只斷開捆綁,不能傷他們,甚至身上也沒有火燎氣味。何等的見證!── 于中旻《但以理書箋記》

 

【但三25】「在火中遊行。」
  火並沒有制服他們;他們倒在火中遊行。那裡他們看見了神大能的異跡。神的拯救,不是免去患難的拯救,乃是經過患難的拯救。
  哦,我的神啊,當黑暗罩住我的時候,求你教導我知道︰我不過是暫時在隧道中,不久就會重見天日的。
  他們告訴我︰有一天我將站在橄欖山頂享受復活的榮耀。但是,父啊,我還要向你討一件東西——我要十字架一步一步領我上去。我要知道這世界的患難是一條進路——一條進入父家的路。求你叫我知道爬山的一段力氣是必須花的,因為你的家是在山上!我既能在火中遊行,患難怎能傷害我呢?——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馬得勝(George Matheson

【本章的兩個重點】第一,耶和華上帝是全能的,祂可以從火中拯救祂的僕人,祂的能力是無可置疑的;不但如此,祂是信實的,按祂的計劃拯救那些忠於祂的選民。

第二,但以理的三個朋友真心敬拜上帝,深信祂是全能的,祂如果願意必能從火@中把他們救出來;他們也尊重神的主權,無論祂拯救與否,他們寧死也絕不背叛祂。由於他們對上帝有信心,便能在任何環境之中仍對祂忠心耿耿,但除了信心和忠心以外,還須要加上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尊神為主,樂意接受祂一切的安排。──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但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