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但以理書第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但八114「爭鬥」何時了?】「戰爭」這兩個字,相信沒有人會感陌生。縱然你生活在繁榮的社會堙A或多或少也瞭解到戰爭所帶來的悲劇;因為每天翻開報章,你會發現不是某某國家有鬥爭,就是某某地方有暴亂動盪,而社會經濟、人民生活也遭到極大的傷害,更慘的是生命的摧殘。事實上,戰爭無人喜歡,但是為甚麼人仍要不斷爭鬥?

思想 在日常生活中,你有否存敬畏神的心,以謙讓的態度待人呢?──《新舊約輔讀》

 

【但八3~8人性之弱肉強食,好戰鬥狠】

  首先是「公綿羊往西、往北、往南牴觸。獸在牠面前都站立不住」(4);接收O有一隻公山羊,向那公綿羊發烈怒,牴觸牠,折斷牠的兩角,綿羊在牠面前站立不住(7),後來公山羊的大角折斷,卻由四個非常的角取代(8)。那樣一朝復一朝,弱肉強食的事,在但以理的異象中看見,也在現今的世代發生。無他的,人總是欺善怕惡;沒有人喜歡被人欺負,然而,卻想比別人強,佔人家的便宜。──《新舊約輔讀》

 

【但八3~14人性的自高自大,目中無神】

  「公綿羊……任意而行,自高自大」(4),「這山羊極其自高自大」(8),「牠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1112);那樣目中無神,把自己放於神的位置上的統治者,在二十世紀的今天仍然存在,這實在叫人民身受壓迫,心靈消沉呢!更由於他心堥S有神,就毀壞屬神的教會和殺害屬神的人(13)。

  為此,千萬靈魂向天發出類似但以理的呼求:「這些罪惡禍患要到幾時才停止呢?」(參13)感謝神!神必按祂的時候施行審判,正如他在異象中給但以理的應許(14)。──《新舊約輔讀》

 

【但八27】「然後起來辦理王的事務。」

很少人好像但以理有那麼多異象與啟示,關於將來的事以許多不同的方式重複地向他顯示,但是他在經歷這些之後,讓穩健地辦理王的事務,不受起伏不定的感受所影響,似乎這些事都不容許他憂苦與猶豫。在他屬靈的生命中這些也不能留有什麼痕跡,他也不讓這些事干預他在異族的王面前工作,他的生命藏在神裡面,他能有更好的事奉。

在這一切,都給予我們很多建議或警戒。我們也必須有異象山,從山谷望去,看見有福的盼望——我們主耶穌榮耀的顯現,我們也必須有早晨與晚上的異象。但是那也不夠,在世上還有我們的工作,我們不只仰望星辰,卻跟隨星光行,我們不只站在視窗,應該來往在王的家中,看一切都就緒,各人鷗盡職,飲食都妥善。我們不是只在變像山上,也到處注意人們伸手向我們求援。

同時,我們有異象,工作會做得好,工人若明白主人的心意,必可做得美善。主召我們不是只做祂的僕人,而是朋友。我們事奉祂,深切地欣賞祂的心思與計畫。我們的工作必定改善、殷勤與智慧,在山上找到樣式,就可建造了。──邁爾《珍貴的片刻》

 

【但八19末後的定期】「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

  末期的預言,是非常重要的事,不是隨便甚麼人都可以見異象,滿足自己和聽眾的好奇心,更不是要誰因而得利。
  神的奧秘事,祂隨便要指示甚麼人都可以,但不是無價值的,指示給隨便的人。
  先知但以理的聖潔,信心,忠心,是經過試驗的。他不是為了自己生活;他關心國家的復興,在神的面前禁食禱告。他是神所揀選,可信託的奧秘事管家。
  但以理在異象中,“雙角的公綿羊站在河邊,兩角都高。這角高過那角,更高的是後長的。”是表明瑪代波斯。在尼尼微衰落後,瑪代淹有其大部分領土;埃斯亞治王封在屬國波斯的外孫古列興起,放逐了外公,併了瑪代(約550 B.C.),就是聖經所說的古列王(在位559-530 B.C.)。就是雙角中後起而更高的角。古列先征服小亞西亞,然後往北,往南,佔有米所波大米,使波斯成為有史以來世上最大的帝國(但八:3-4)。
  “有一隻公山羊從西而來”,是希臘的亞力山大,率軍東征,三年之內征服波斯,進抵印度河(327 B.C.);逝於巴比倫時,年僅三十三歲(356-323 B.C.),是那折斷的大角。他的將軍們經過內爭,分裂成四國。其中之一,“長出小角”,就是安提阿古(Antiochus IV Epiphanes,在位175-164 B.C.),統治敘利亞。他自以為神(Epiphanes是“宙斯神顯現”的意思),施行毀壞的罪過,踐踏聖所,廢止獻給神的祭,強行希臘化,是敵基督者的預象。“聖所就必潔淨”,應驗於馬克伯起而反抗(164 B.C.),猶太獲得獨立,至被羅馬征服(但八:5-14)。不過,這“小角”與前章的“小角”不同,那是“行毀壞可憎的”敵基督者(太二四:15),它的結局是被毀滅,神行審判的時候就到了;那打碎一切的石頭,成為大山,充滿天下: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基督的國,直到永遠。
  但以理不明白異象的意思,他不敢強加解釋,願意明白。神的使者加百列,就奉差使他明白這關於末後的事。加百列的職務,是傳達有關救恩的信息,聖經中共提到四次(但九:21;路一:19,26)。加百列解釋異象的意義,後來也照樣成就,是歷史的預先宣告,顯明掌管萬有的神,有至高的主權。
  感謝主,神先將奧秘的事,顯明給祂忠心的僕人。── 于中旻《但以理書箋記》

 

【但八章】從二章四節下半部起,一直就以亞蘭文講述他自己,從現在起他改用希伯來文來描述。我們記得,言語是傳揚真理的一個重要的工具,說話是『口語的訊號』傳達意義,有時清楚,有時令人聽不明白。除了言語以外,當然也有其它的工具與表號傳達真理與意義。例如,凱勒.海倫(Helen Keller),她既盲,又聾、又啞,她的言語就是用手觸摸。貝多芬,他拙於言辭與寫作,他所使用的言語就是音樂。不過,在大多數人來說,乃是用說話──口述的或書面寫出來的──的言語,作為表達思想及內心的最好的工具。言語依它的性質,當然有它的領悟力與表達力限制。俄利根在他所著的原則(Origen, De Principiis)一書中說:『有某些事物,它的意義不能用人類的任何話語來完全透露,但是藉看簡單的領悟力,卻遠勝於任何適當的語言。』――《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