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何西阿書第七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背道的百姓()

   一、神抱怨約民虛謊詭詐(1~2)

   二、明喻審判︰燒熱的火爐(3~7)

   三、暗喻審判︰沒有翻過的餅(8~10)

   四、明喻審判︰愚蠢無知的鴿子(11~12)

   五、悖逆抗拒的雙重責備(13~16)

 

貳、逐節詳解

 

【何七1「我想醫治以色列的時候,以法蓮的罪孽和撒馬利亞的罪惡就顯露出來。他們行事虛謊,內有賊人入室偷竊,外有強盜成騷擾。」

   〔呂振中譯〕我醫治以色列的時候,以法蓮的罪孽就顯露,撒瑪利亞的壞行為就現出來;因為他們行虛假,內有賊人進屋,外有強盜群襲擊。

  〔原文字義〕醫治」醫治,痊癒;「罪孽」罪惡,不公正;「撒馬利亞」看山;「罪惡」壞的,惡的;「顯露」揭開,露出;「行事」實行,製造;「虛謊」欺騙,虛假;「賊人」盜賊;「入室」進入,來到;「偷竊」(原文無此字);「強盜」(原文無此字);「騷擾」剝去,侵襲。

  〔文意註解〕我想醫治以色列的時候」按原文語法,本句和上一句「猶大阿,我使被擄之民歸回的時候」(參六11)可視為平行同義子句,故本句不僅表明神的心願,且已經著手進行醫治。醫治指使其恢復正常的情況;以色列指北國。

         「以法蓮的罪孽和撒馬利亞的罪惡就顯露出來」以法蓮和撒馬利亞均代表北國,前者是北國的主要支派,後者是北國的首都;罪孽和罪惡均指背棄神。

         「他們行事虛謊,內有賊人入室偷竊,外有強盜成騷擾」意指他們的行為不正直,明搶暗奪,損人利己。

  〔話中之光〕()我們無論作甚麼事,都逃不過主的眼目,所以行事為人應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參弗四1)

         ()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提後三5)他們行事虛謊,暗竊明搶,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參提前六5)

 

【何七2「他們心堥瓣ㄚ銩Q我記念他們的一切惡;他們所行的現在纏繞他們,都在我面前。」

   〔呂振中譯〕他們心裡並不想著說他們的壞行為我都記得;他們並不以為所行的、如今正纏繞著他們的、都在我面前。

  〔原文字義〕思想」心裡說,發言;「記念」記得,記憶;「惡」壞的,惡的;「纏繞」圍繞,環繞。

  〔文意註解〕他們心堥瓣ㄚ銩Q我記念他們的一切惡」意指他們雖然明知神對他們所行一切邪惡的事必然會施以懲治,卻絲毫不以為意。

         「他們所行的現在纏繞他們,都在我面前」意指神明察秋毫,必照他們所行的給予報應。

  〔話中之光〕()神無所不在,又無所不知,凡我們心堜珓銎尷漫M一切所行的,祂都歷歷在目,並且清楚記得。

         ()心裡沒有神的人只顧現在,而不顧將來;相信神的人行事之前,先考慮到是否會得罪神。

 

【何七3「他們行惡使君王歡喜,說謊使首領喜樂。」

   〔呂振中譯〕他們用他們的壞行為使王歡喜,用他們的騙術使首領喜樂。

  〔原文字義〕行惡」壞的,惡的;「歡喜」歡喜,快樂;「說謊」謊言;「首領」首領,統治者,族長;「喜樂」(原文無此字)

  〔文意註解〕他們行惡使君王歡喜,說謊使首領喜樂」意指他們只在意討好領袖階層,卻不在意神的心意。

  〔話中之光〕()使徒保羅說,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麼?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10)

         ()討人的喜歡,會叫我們陷在罪裡;討神的喜悅,會令我們行事端正,持守自己。

 

【何七4「他們都是行淫的,像火爐被烤餅的燒熱,從摶麵到發麵的時候,暫不使火旺。」

   〔呂振中譯〕他們都是犯姦淫的,像火爐被烤餅者燒熱,從摶麵到發酵時暫不使火著旺。

  〔原文字義〕行淫的」犯姦淫;「烤餅」烘焙;「燒熱」燃燒,點燃;「摶」揉,搓;「發」發酵;「暫不」中止,停止;「著旺」醒起,激動。

  〔背景註解〕像火爐被烤餅的燒熱,從摶麵到發麵的時候,暫不使火旺」古時以色列人烤餅時,先在前一夜搏麵,然後將生麵團放在用悶火預熱的火爐上,經過一整夜之後,生麵團便發酵完成,次日早晨才挑旺爐火,將已發酵的麵團烤成餅。

  〔文意註解〕他們都是行淫的,像火爐被烤餅的燒熱」行淫指在神之外另有喜愛;全句意指他們熱衷於拜假神偶像,邪淫之慾火焚身,有如被烤餅師傅燒熱的火爐。

         「從摶麵到發麵的時候,暫不使火旺」意指他們從犯罪的意圖到計劃成熟,都一直在暗中發展,看不出其火熱的情形。

  〔話中之光〕()信徒應當靈裡火熱,常常服事主(羅十二11原文),而不應當被慾火焚身,行出惡事來由不得自己(參羅七18)

 

【何七5「在我們王宴樂的日子,首領因酒的烈性成病;王與褻慢人拉手。」

   〔呂振中譯〕在我們的王宴樂的日子,首領們因酒的烈性而生病;王伸手拉攏褻慢人,

  〔原文字義〕宴樂」(原文無此字);「烈性」烈怒,熱氣;「成病」軟弱,生病;「褻慢人」嘲笑者;「拉」拉,拖,抓住。

  〔文意註解〕在我們王宴樂的日子,首領因酒的烈性成病」意指北國的上層階級,喜愛宴樂醉酒,形成病態。

         「王與褻慢人拉手」褻慢人指不敬畏神的人;全句意指國家統治者與敵擋神的人聯手作惡。

  〔話中之光〕()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參提後三1~4)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詩一1~2)

 

【何七6「首領埋伏的時候,心中熱如火爐,就如烤餅的整夜睡臥,到了早晨火氣炎炎。」

   〔呂振中譯〕但他們懷著陰謀走近前來,心中就如火爐;他們的怒氣(傳統:酵餅的。今參他古米敘利亞譯本改點母音譯之)整夜冒著煙(傳統:睡覺。參申2019]);早晨便著起來像發旺的火。

  〔原文字義〕埋伏」潛伏;「熱」靠近,接近;「烤餅」烘焙;「睡臥」睡著的;「火氣」火焰;「炎炎」燃燒,點燃。

  〔背景註解〕熱如火爐,就如烤餅的整夜睡臥,到了早晨火氣炎炎」(請參閱4節「背景註解」)

  〔文意註解〕首領埋伏的時候,心中熱如火爐」意指預謀反叛的領袖人物,他們的心如同悶燒的火爐,奪權的慾望越過越熱。

         「就如烤餅的整夜睡臥,到了早晨火氣炎炎」意指他們等到時機成熟,一鼓作氣,挑旺熱火,實現其陰謀。

  〔話中之光〕()邪惡的世界,有一個奇怪的現象,越是邪惡的人,作事就越殷勤且火熱,並且往往奮不顧身,雖死不悔。

         ()基督教界也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很多異端邪派的跟從者,熱心禱告,熱情投入他們所信仰的;反而很多正派基督徒,對於該作的事好似不感興趣,顯得懶洋洋的樣子。

 

【何七7「眾民也熱如火爐,燒滅他們的官長。他們的君王都仆倒而死;他們中間無一人求告我。」

   〔呂振中譯〕眾民都熱熱如火爐,燒滅他們的官長;他們的王都倒斃了,其中並沒有一個向我呼求。

  〔原文字義〕熱」變暖和;「燒滅」吞噬,燒毀;「仆倒」仆倒,倒下;「求告」招喚,呼喚,宣告。

  〔文意註解〕眾民也熱如火爐,燒滅他們的官長」意指一般百姓也上行下效,預謀反叛那些審判治理他們的官長,等到時機成熟,也照樣一鼓作氣,挑望熱火,將官長推翻(6)

         「他們的君王都仆倒而死」在北國的歷史上,短短的最後二十年中,先後共有四位君王被弒(參王下十五8~9);另在前期也有五位君王被謀殺、暴斃或神秘死亡。

         「他們中間無一人求告我」意指前述所有的被害者,因為都不認識真神,所以也都不曾倚靠祂,求祂保護。

  〔話中之光〕()專門作壞事的人,大多深思遠慮,等候時機成熟,趁人不備,突然下手。

         ()「好為首」的人相當孤寂,他們的跟從者大多數表面奉承,內心卻不服,巴不得取而代之,因此這些領袖人物的結局,大多不得善終。

 

【何七8「以法蓮與列邦人攙雜;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

   〔呂振中譯〕以法蓮在列族之民中容許自己被攙雜;以法蓮成了個烙餅、沒翻過的。

  〔原文字義〕列邦人」國家,百姓;「攙雜」混和,混淆;「翻過」轉動,轉向。

  〔文意註解〕以法蓮與列邦人攙雜」以法蓮是北國的主要支派,故代表北國;北國以色列民與外邦人結盟、交往或通婚。

         「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意指北國以色列民因受外邦偶像假神的影響,信仰和生活風氣敗壞,在神眼中如同沒有翻過的餅,一面被烤焦,另一面則仍是生的,兩面都不能享用。

  〔話中之光〕()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甚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林後六14~16)

         ()教會若與世界的潮流和風氣攙雜,就會在地上失去該有的見證,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恐怕會導致主將燈台從原處挪去(參啟二5)

         ()「沒有翻過的餅」表示單對某一方面過度注重,而忽略了另一方面,結果造成失去平衡,一面烤焦一面仍是生的。基督徒在生活中,對於許多事都得兩面均勻地注重,才不至於偏激。

         ()我們對於真理的看法,也不宜太過強調某一方面的真理,而忽略了另一方面的真理。許多基督徒領袖自以為是,其實,在神眼中仍是「沒有翻過的餅」。

 

【何七9「外邦人吞吃他勞力得來的,他卻不知道;頭髮斑白,他也不覺得。」

   〔呂振中譯〕外族人吞吃了他的力量,他卻不知道;斑白頭髮散佈他頭上,他也不覺得。

  〔原文字義〕外邦人」疏離,陌生;「吞吃」吃,吞噬;「勞力」力量,能力;「得來的」(原文無此字);「知道」認識;「頭髮斑白」灰白頭髮,老年;「覺得」認識。

  〔文意註解〕外邦人吞吃他勞力得來的,他卻不知道」意指以色列國將辛勞作工所得財富拿去向外邦納貢,還以為受外邦保護(參王下十五17~20)

         「頭髮斑白,他也不覺得」意指以色列國在不知不覺中衰弱,終至滅亡。

  〔話中之光〕()世人講求不作勞而無功的事,但我們基督徒生活的態度,一面不白吃人的飯,倒是辛苦勞碌,晝夜作工(參帖後三8);一面卻要注意,凡事為主而作(參西三23),不是為自己而作。

         ()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我們的勞苦在主堶惜ㄛO徒然的(參林前十五58)

 

【何七10「以色列的驕傲當面見證自己,雖遭遇這一切,他們仍不歸向耶和華──他們的神,也不尋求祂。」

   〔呂振中譯〕以色列的狂傲當面見證他自己的罪;雖遭遇了這一切,他們仍不回歸對永恆主他們的神,也不尋求他。

  〔原文字義〕驕傲」驕傲,升高;「見證」回答,作證;「雖遭遇這一切」(原文無此片語);「歸向」返回,轉回;「尋求」渴求,堅求。

  〔文意註解〕以色列的驕傲當面見證自己」意指以色列國雖然被外邦所欺凌(9),但仍怡然自得,不肯謙卑,這在神看來,是自己見證自己的不是。

         「雖遭遇這一切」意指以色列國雖然遭受損失,國力衰敗(9),仍不自知。

         「他們仍不歸向耶和華──他們的神,也不尋求祂」意指以色列國因為不認識真神,所以仍不回轉歸向他們的先祖所信奉的真神,而不向祂求告。

  〔話中之光〕()驕傲的人看不見別人,更看不見自己;看不見別人的長處,也看不見自己的短處。

         ()驕傲的人不容易尋求而歸向神,因為看不見自己的貧窮和需要(參啟三17);主的話忠告我們,應當向主買眼藥擦眼睛,使我們能看見(參啟三18)。真求聖靈照明我們心中的眼睛(參弗一18),使我們能看見自己可憐的光景。

 

【何七11「以法蓮好像鴿子愚蠢無知;他們求告埃及,投奔亞述。」

   〔呂振中譯〕以法蓮好像鴿子愚蠢無心思呼求埃及,投奔亞述。

  〔原文字義〕愚蠢」簡單,單純;「無知」心思,理解力;「求告」呼喚,呼求;「埃及」兩個海峽,雙重難關;「投奔」行,走;「亞述」一個階梯。

  〔文意註解〕以法蓮好像鴿子愚蠢無知」意指以色列國好像頭腦單純的鴿子,容易受騙。

         「他們求告埃及,投奔亞述」他們一會兒向埃及求援,一會兒投靠亞述(參王下十五19~20;十七4),在南北方兩強國之間搖擺不定。

  〔話中之光〕()鴿子的長處是眼光單一純潔,短處是愚蠢無知;信徒應當像小孩子那樣的單純要主(參太十九13~14),卻不可像小孩子那樣的不能分辨好歹(參來五14;弗四14)

 

【何七12「他們去的時候,我必將我的網撒在他們身上;我要打下他們,如同空中的鳥。我必按他們會眾所聽見的懲罰他們。」

   〔呂振中譯〕他們一去,我就將我的網子撒在他們身上;我必將他們打下來如同空中的飛鳥;我必按他們壞行為之貫滿(傳統按他們會眾所聽見的)懲罰他們。

  〔原文字義〕撒」鋪,攤開;「打下」墜落,取下來;「會眾」會眾,群落;「懲罰」懲戒,訓誡。

  〔文意註解〕他們去的時候,我必將我的網撒在他們身上」意指當他們向兩大強國求援之際(11),神已定意要向他們問罪。

         「我要打下他們,如同空中的鳥」意指神定意不再讓他們自由自在,使他們過被擄的籠中生活。

         「我必按他們會眾所聽見的懲罰他們」意指神要照著先知們預先向他們所說的話,應驗在他們身上,藉以懲罰他們。

  〔話中之光〕()當人執意要自行其是的時候,神一面會任憑他們(參羅一2426),另一面卻撒網捉住他們,使他們逃不脫該得的審判和報應(參羅一27;二5~6)

 

【何七13「他們因離棄我,必定有禍;因違背我,必被毀滅。我雖要救贖他們,他們卻向我說謊。」

   〔呂振中譯〕他們有禍阿!因他們飄離了我;他們必遭毀滅哦!因他們背叛了我。我,我雖要贖救他們,他們卻說謊言來敵對我。

  〔原文字義〕離棄」撤退,逃跑;「禍」悲哀,因悲傷絕望而痛哭;「違背」背叛,反叛;「毀滅」蹂躪,毀壞;「救贖」贖回,救回;「謊」謊言,虛假。

  〔文意註解〕他們因離棄我,必定有禍」意指他們因故意遠離真神,前途必遭致禍患。

         「因違背我,必被毀滅」意指他們因不尊重神,必然遭致滅亡。

         「我雖要救贖他們,他們卻向我說謊」上半句按原文是過去完成式,指神曾經一度拯救他們的祖先脫離埃及法老的手,雖然如此,但他們仍舊向神虛與委蛇,從未真心對待。

  〔話中之光〕()悖逆離棄神的人,自惹其禍;違背神命令的人,自取滅亡(參書二十四20)

         ()人對神所預備的救恩,最要緊的是要誠實信靠;千萬不可虛與委蛇,將信將疑,或裝模作樣。

 

【何七14「他們並不誠心哀求我,乃在上呼號;他們為求五榖新酒聚集,仍然悖逆我。」

   〔呂振中譯〕他們並不誠心向我哀呼,只是在床上呼號罷了;為求五穀新酒而割傷自己(傳統『聚集』。今據二十古卷又參七十子譯之),他們仍然悖逆我。

  〔原文字義〕誠心」心,內在的自我;「哀求」哭,呼求;「A上」躺臥,床禢;「聚集」爭吵,引起爭端;「悖逆」轉變方向,離開。

  〔文意註解〕他們並不誠心哀求我」意指他們求告神乃是有口無心,有呼求的外表,卻無懇切的心意。

         乃在上呼號」本句有兩種意思:(1)因病痛或受傷而躺臥床上,逼不得已而哀求神;(2)在假神的廟中,與廟妓躺臥在床,卻仍以為是在崇拜神。

         「他們為求五榖新酒聚集」本句也有兩種意思:(1)為求豐收而聚集過節,重視物質生活的享受;(2)為求豐收而照異教儀式割傷(「聚集」的原文含意)自己。

         「仍然悖逆我」意指雖有求神的行為,卻沒有敬畏神、順從神的實際。

  〔話中之光〕()「心誠禱告則靈」;禱告最重要的是,誠心求神,並不在乎言語動聽,也不在乎舉止感人。

         ()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我們要躲開(參提後三5);教會中有許多人口是心非,又要屬靈,又要屬世。

 

【何七15「我雖教導他們,堅固他們的膀臂,他們竟圖謀抗拒我。」

   〔呂振中譯〕雖是我教練了他們,加強他們的膀臂,他們竟自圖謀了壞事來跟我作對。

  〔原文字義〕教導」指導,糾正;「堅固」堅定,使強壯;「膀臂」手臂,肩膀;「圖謀(原文雙字)」盤算,籌劃(首字);壞的,惡的(次字);「抗拒」(原文無此字)

  〔文意註解〕我雖教導他們」意指神一面藉先知教導他們,一面藉環境遭遇管教他們,要叫他們信靠神。

         「堅固他們的膀臂」意指神的教導和管教,是為增強他們的能力。

         「他們竟圖謀抗拒我」意指神盡心竭力的幫助他們,但結果竟然換來他們的敵意,同心抗拒神。

  〔話中之光〕()神所愛的,祂必管教我們,使我們得益處(參來十二610);然而我們若向著神存心不正,就會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參提後三7)

         ()教會中一切教導的最重要目的,是要堅固信徒的信心,使他們站立得穩,所以傳道人應當注意,凡是會動搖信徒之信心的言行,一概不說不作才好。

 

【何七16「他們歸向,卻不歸向至上者;他們如同翻背的弓。他們的首領必因舌頭的狂傲倒在刀下;這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譏笑。」

   〔呂振中譯〕他們轉向于巴力(即外國人的神。『巴力』一詞系經點竄翻譯的);如同乖張的弓;他們的首領必因其舌頭之傲氣而斃於刀下這在埃及地必成了人們嗤笑的物件。

  〔原文字義〕歸向(首字)」返回,轉回;「歸向(次字)(原文無此字);「至上者」上面的;「翻背」欺騙,鬆散;「狂傲」厭惡,憤恨;「譏笑」譏笑,嘲笑。

  〔文意註解〕他們歸向,卻不歸向至上者」意指他們轉向偶像假神,卻不歸向至高的真神。

         「他們如同翻背的弓」意指他們的弓弦鬆弛,毫無拒敵的能力。

         「他們的首領必因舌頭的狂傲倒在刀下」意指他們的官長只會高談闊論,將國家引至錯誤的方向,卻又咒罵先知,結果自己反而死在刀下。

         「這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譏笑」意指在世人眼中成為笑柄。

  〔話中之光〕()悔改乃是心意轉變歸向神(參徒二十六20)──不是改好向善,不是歸入宗教團體,也不是歸信教條信仰,乃是歸向神自己,祂是至高無上的主宰。

         ()人若不歸向神,就如同翻背的弓,無法抵擋仇敵撒但的攻擊,而失敗墮落;惟有神自己才是我們良善、穩固、堅信的源頭。

 

叁、靈訓要義

 

【真實的悔改是尋求神並歸向神(10)

   一、歸向神才能脫離虛謊(1~3)

         1.人裡面的本性是罪惡,外面的行為是虛謊(1)

         2.人裡面的罪性,和外面的罪行,通不過神的審判(2)

         3.人行惡為要討人的喜歡,不討神的喜歡(3)

   二、歸向神才能脫離詭詐(4~7)

         1.詭詐的人暗中籌劃惡事──像火爐燒熱(4)

         2.詭詐的人結交損友──與褻慢人拉手(5)

         3.詭詐的人伺機行動──早晨火氣炎炎(6)

         4.詭詐的人相咬相吞──燒滅、仆倒而死(7)

   三、歸向神才能免受偶像假神的害(8~11)

         1.才不至和異教信仰攙雜──是沒有翻過的餅(8)

         2.才不至受害而不自知──不知道也不覺得(9)

         3.才不至傲慢不肯受教──驕傲當面見證自己(10)

         4.才不至愚蠢無知──好像鴿子(11)

   四、歸向神才能免受神的懲罰(12~16)

         1.神已定意要審判懲罰人──撒網捕捉(12)

         2.離棄神的必不得神的救贖──終必滅亡(13)

         3.不誠心哀求,神必不聽──床上呼號,卻仍悖逆(14)

         4.不顧神的管教與堅固──竟圖謀抗拒(15)

         5.歸向神之外的人事物,必至敗亡──如同翻背的弓(16)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何西阿書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何西阿書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