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何西阿書第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何七8「“以法蓮與列邦人攙雜;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

         這裡開始論述新的一項,指以法蓮在列邦,與他們混雜,不再保持神的選民獨特的身分。這是最失敗的外交政策,政治的妥協,文化的隨俗,宗教的墮落,使他們完全失去重心,在萬國中拋來拋去。

         沒有翻過的餅,是指政治的偏差,也形成宗教道德的生活失去平衡。以法蓮在錯誤的一邊,一直苟且殘延著,不知回轉,執迷不悟。──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何西阿書》

 

【何七8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這句話是神給我們一個生活的原則。如果一個人對於一件事,有了過度的注重,就是沒有翻過的餅。只有這一面讓火燒,固然可以叫這一面成熟;但是,如不把那一面也翻過來燒,就反而無用。在我們基督人生活中,最要緊的是兩面平均。

         基督徒要作一翻過來的餅。翻過來的意思,就是這一面烤一烤,那一面也烤一烤。這是聖經中的一個大原則。基督徒對於許多事都得兩邊注重,不能只注重一邊。── 倪柝聲

 

【何七8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一塊餅在火上專烤一面而不翻過來烤另一面,這塊餅必定是一面焦得不能吃,一面還是生面,也不能吃。有許多基督徒過的生活就像沒有翻過的餅。例如:有人專注重屬靈的生活,而忘掉他在地上作人的本分;有人專注重地上的生活,而忘掉‘上面的事。’(西三1。)有人太注重公義,而一點恩典都沒有;有人太注重恩典,而一點公義都沒有。也有人頂注重客觀的真理,而忘了聖靈在人裡面所作的工;也有人太注重主觀的經歷,而忘了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已經成功的。還有人注重知識而忽視生命;還有人注重生命而忽視知識。總之,人很容易只見一面而不見全面,很容易偏於某一點真理而忽視其他的真理。神要求我們不是偏重一面的,乃是注重全面的。祂要我們有了信心,也有行為;有了生命,‘又要加上知識;’有了愛心,還得有‘不喜歡不義’(林前十三6)的心…。一塊沒有翻過來的餅不能充饑,照樣,一個偏重一面的基督徒是不能供應生命去滿足人的需要的。── 倪柝聲《聖經提要》


810一半的基督徒“……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他們仍不歸向耶和華他們的神……”
先知何西阿用以色列北帝王國的以法蓮為例子,形象地把以法蓮形容為沒有翻過的餅(何78)。
如用現代的術語說,何西阿可能稱以法蓮為半生的。他們像半生熟的剪餅,只有一半是熟的。雖然他們蒙受了神的恩典,但卻不真心尋求他。當他們需要幫助的時候,反而向別處求援(1011節;1416節)。神認為他們愚昧無能,所以必須審判他們。
耶穌驗證了這位先知的話。他雖然對認罪的罪人口氣很溫和,但對那些驕傲、自大而且隨自己高興生活的人,卻予以嚴厲譴責。他對那些虛偽的宗教領袖非常憤怒,因為他們好話說完,轉頭就去欺壓百姓(太231330)。神對罪惡絕不心軟。他差遣他的獨生子降世,是要救贖我們脫離罪的刑罰(約316)。我們不要做半生半熟的基督徒,一方面懇求神的赦免,一方面卻又過著偏行己路的生活。我們要回報神的憐憫與恩典,唯有以謙卑和摯愛的心去事奉他。
想一想:
我們得救是因為什麼?(弗289
我們要如何回報神的恩典?(10節)
神如何管教他的兒女?(來12511
神的恩典並不是讓你任憑己意地生活。
──《生命語》

 

【何七816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他們如同翻背的弓。」

         這堥潀葩ㄗ魽u翻」字。我們知道烤餅是應該時常翻的,否則一定是一面焦黑而另一面仍是生的;弓是不應該翻的,可是他們卻將它翻過來了。這種該翻未翻、不該翻卻翻的現象,正是今日基督徒的缺點。例如:恩賜與知識不平衡,有恩賜而沒有知識,或有知識而沒有恩賜;又如:信心與生活不平衡,所傳的與所活出來的不一樣;公義與愛心不平衡,今天有多少人學會在講臺上責備人,但是對教會的愛心不夠,這樣的人怎麼能牧養神的教會呢?──唐崇榮《扎根與結果》

 

【何七9外邦人吞吃他勞力得來的,他卻不知道;頭髮斑白,他也不覺得。

         勞力原意為體力,尤其是生殖的力量。這裡可能指地土使糧食增多。那繁殖的出產要給外邦人進貢,本身的經濟必受損害。但是他們進貢是不得已的,只求一時的安全,沒有顧及民族的整體。那不堪的後果他們竟然沒有覺察。──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何西阿書》

         「頭髮斑白,他也不覺得。」(9節下)這是年紀衰老的象徵,但自己還不覺得。自己的軟弱,也不知道。自己屬靈的失敗,沒有長進,愛心減少,但心靈麻木,沒有感覺。屬靈生活衰老,這是多麼可憐的現象。── 鮑會園《何西阿書信息》

 

【何七9「頭髮斑白,他也不覺得。」】

罪在最壞的情形之中,是有機隱秘的破壞力,往往人們沒有意識到,他們自以為國家還在興盛裡,不致有什麼問題,其實他們不知道國力已經喪敗,漸入老化的境地,士師參孫的例證十分顯著,他不知道力量已經失去,衰敗的過程是內在的,沒有意識,卻已經離去了。

在我們退後的階段,豈不是也是這樣嗎?一開始的時候我們並不覺察,逐漸我們就不再審斷自己的思想,也不再注意信徒的情況,失去對神家的興趣,沒有關心別人的救恩,我們的良知已經不再敏感,我們沒有發現,也不關心。白蟻正侵蝕我們的傢俱,蟲類也正破壞我們的房屋。我們的精力消耗,頭髮變白,別人都已注意,而我們自己卻一無所知,我們屬靈的衰敗是程度上的,逐漸地低落,這好似夏天的後期已步入秋季。其實我們若在神話語的明鏡,必會看見自己的光景。

當生命的洪流衝激的時候,那麼確實又那麼迅速,我們不大注意其中有多少改變,有多少東西都隨之消逝了。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