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阿摩司書第七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降災的預言警告並和假神祭司的對話】

   一、神預告降災和先知阿摩司的求情(1~9)

         1.神預告降蝗災,經求情後免去(1~3)

         2.神預告降火災,經求情後也免(4~6)

         3.神預告吊起準繩降兵災,先知不再求情(7~9)

   二、與偶像祭司亞瑪謝之間的對話(10~17)

         1.亞瑪謝向以色列王控告先知阿摩司(10~11)

         2.亞瑪謝勸說先知阿摩司不要在伯特利說預言(12~13)

         3.先知阿摩司申訴奉神選召說預言(14~15)

         4.先知阿摩司預言亞瑪謝必要受神重罰(16~17)

 

貳、逐節詳解

 

【摩七1「主耶和華指示我一件事:為王割菜〔或譯:草〕之後,菜又發生;剛發生的時候,主造蝗蟲。」

   〔呂振中譯〕主永恆主這樣使我看見看哪,在替王刈割了之後、就有了再生植物;看哪,在再生植物剛長起來之初,永恆主正在使蝗蟲形成呢。

  〔原文字義〕主」我的主;「指示」使看見,顯示;「一件事」(原文無此詞);「割菜」剪取,割草;「發生」生長;「剛」開始,起初;「造」製造,製作。

  〔背景註解〕「為王割菜之後,菜又發生」古時的賦稅制度,田地的首造農作物收成,須先按定額納入國庫,因此農民的生活來源,大多依靠次造收成。

  〔文意註解〕「主耶和華指示我一件事」意指神讓先知阿摩司看見一個異象。

         「為王割菜之後,菜又發生」指農民將首造收成按定額納入國庫之後,正全心期待次造的收成。

         「剛發生的時候,主造蝗蟲」指正當次造作物在生長的時候,神卻使蝗災發生。

  〔話中之光〕()神造菜蔬,神也造蝗蟲;神賜福,神也降災。神賜福或降災,都為成就神的旨意。

         ()「剛發生的時候,主造蝗蟲。」神手所安排的事,不早也不慢,剛剛適合時宜。信徒為神作事,應當仰望等候神,神動我們也動,神停我們也停。

 

【摩七2「蝗蟲吃盡那地的青物,我就說:『主耶和華啊,求你赦免;因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

   〔呂振中譯〕當蝗蟲幾乎將要吃盡了那地底青物時,我就說『主永恆主阿,請赦免哦!雅各怎能站立得住呢?他是這麼微小阿。』

  〔原文字義〕盡」消耗,了結;「青物」草本植物;「赦免」寬恕;「微弱」幼小,低微;「站立」立起來,堅守。

  〔文意註解〕「蝗蟲吃盡那地的青物」意指異象中蝗災的情況嚴重,次造作物全被蝗蟲吃光。

         「我就說:主耶和華啊,求你赦免」意指先知阿摩司代替百姓向神求告,不要讓這預言性的異象實現。

         「因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意指北國以色列經不起神在異象中所啟示的懲罰。

  〔話中之光〕()青物本為供人吃食,如今卻被蝗蟲吃盡。信徒得以享受一簞一瓢,全是神的恩典,故當感謝著領受(參提前四4)

         ()我們沒有資格與地位可以和神爭論,只能求神赦免,因祂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參來四15)

 

【摩七3「耶和華就後悔說:『這災可以免了。』」

   〔呂振中譯〕永恆主對這事改變了心意;主永恆主就說『這事不發生啦。』

  〔原文字義〕後悔」遺憾,懊悔;「這災可以免了」(原文無此片語)

  〔文意註解〕「耶和華就後悔」意指神以憐憫為懷,答應先知阿摩司的懇求。

         「說:這災可以免了」指神應允不降蝗災。

  〔話中之光〕()感謝神,祂免去我們許多的苦難。若不是萬軍之主給我們存留餘種,我們早已像所多瑪,蛾摩拉的樣子了(羅九29)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

 

【摩七4「主耶和華又指示我一件事:祂命火來懲罰以色列,火就吞滅深淵,險些將地燒滅。」

   〔呂振中譯〕主永恆主這樣使我看見看哪,主永恆主正在呼喚著火(傳統以火審判),火就吞滅了廣大深淵,並且將要把耕種地段也燒毀掉。

  〔原文字義〕指示」使看見,顯示;「一件事」(原文無此詞);「命」召喚;「懲罰」相爭,爭論;「吞滅」吃,吞噬;「深」許多,大量;「淵」深處,海;「險些」(原文無此字);「燒滅」吃,吞噬。

  〔文意註解〕「主耶和華又指示我一件事」意指神讓先知阿摩司看見另一個異象。

         「祂命火來懲罰以色列」這裡的「火」大概有兩種不同的解釋:(1)指旱災;(2)指敵國的侵凌,使百姓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火就吞滅深淵,險些將地燒滅」也有二意:(1)前句的火災若是指旱災,則本句的意思便是指包括地上河流和地下泉源的一切水源枯竭,幾乎導致田地全都乾旱龜裂;(2)若是前句指敵國的侵凌,則本句的意思便是指國家的資源幾乎全被耗盡,處於面臨崩潰的狀態。

  〔話中之光〕()將來一切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參彼後三10)

         ()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照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因為我們的神乃是烈火。(來十二27~29)

 

【摩七5「我就說:『主耶和華啊,求你止息;因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

   〔呂振中譯〕我就說『主永恆主阿,請停止哦!雅各怎能站立得住呢?他是這麼微小阿。』

  〔原文字義〕止息」中止,中斷。

  〔文意註解〕「我就說:主耶和華啊,求你止息」意指先知阿摩司代替百姓向神求情,不要讓這預言性的異象實現。

         「因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意指北國以色列經不起神在異象中所啟示的懲罰。

 

【摩七6「耶和華就後悔說:『這災也可免了。』」

   〔呂振中譯〕永恆主對這事改變了心意;主永恆主就說『這事不發生啦。』

  〔文意註解〕「耶和華就後悔說」意指神以憐憫為懷,答應先知阿摩司的懇求。

         「這災也可免了」指神應允不降旱災或亡國之災。

 

【摩七7「祂又指示我一件事:有一道牆是按準繩建築的,主手拿準繩站在其上。」

   〔呂振中譯〕主永恆主這樣使我看見看哪,主站立在一道牆邊(傳統在準繩的牆邊),手裡拿著準繩。

  〔原文字義〕準繩」鉛錘;「建築」(原文無此字);「站」立定。

  〔文意註解〕「祂又指示我一件事」意指神讓先知阿摩司看見另一個異象。

         「有一道牆是按準繩建築的」牆指以色列國;準繩指神公義審判的原則。全句意指北國以色列原是按照神公義的準則設立的。

         「主手拿準繩站在其上」指神以祂公義的準則來審判以色列民的所作所為。

  〔話中之光〕()因為祂來了,祂來要審判全地。祂要按公義審判世界,按祂的信實審判萬民(詩九十六13)

         ()神必以公平為準繩,以公義為線砣(賽二十八17)

 

【摩七8「耶和華對我說:『阿摩司啊,你看見甚麼?』我說:『看見準繩。』主說:『我要吊起準繩在我民以色列中,我必不再寬恕他們。」

   〔呂振中譯〕永恆主對我說『阿摩司阿,你看見什麼?』我說『準繩。』主就說『看吧,我必吊起準繩在我人民以色列中間;我必不再把他們放過去。

  〔原文字義〕阿摩司」負擔;「準繩」鉛錘;「吊起」放置,設立;「再」增加,再次;「寬恕」越過。

  〔文意註解〕「耶和華對我說:阿摩司啊,你看見甚麼?」指神要讓先知阿摩司認識這異象的意義。

         「我說:看見準繩」意指他看見了神衡量人事物的標準。

         「主說:我要吊起準繩在我民以色列中」意指神要衡量以色列民是否達到祂的標準。

         「我必不再寬恕他們」意指神不再法外施恩,若以色列民達不到神公義的準則,便要施以懲罰。

  〔話中之光〕()耶和華定意拆毀錫安的城牆,祂拉了準繩,不將手收回,定要毀滅。祂使外郭和城牆都悲哀,一同衰敗(哀二8)

 

【摩七9「以撒的邱壇必然淒涼,以色列的聖所必然荒廢。我必興起,用刀攻擊耶羅波安的家。』」

   〔呂振中譯〕以撒的邱壇必然淒涼,以色列的聖所必荒廢;我必起來,用刀攻擊耶羅波安的家。』」

  〔原文字義〕邱壇」高地;「淒涼」荒涼,荒蕪;「聖所」神聖的所在;「荒廢」荒廢,變乾;「興起」站起來;「攻擊」(原文無此字);「耶羅波安」百姓會爭論。

  〔文意註解〕「以撒的邱壇必然淒涼」以撒在此指以色列民(16);邱壇原是外邦人建在山丘上敬拜偶像的壇,又稱「高處」(參賽十五2;十六12),在此轉指以色列民仿效異教徒在大小山上所築的壇(參何四13)。神判定,以色列民仿效異教徒所築的邱壇是觸犯神律法的,必須除滅。

         「以色列的聖所必然荒廢」指以色列國在伯特利、但(參王上十二26~30)以及吉甲(參摩四4)所設立的敬拜中心將必被毀掉。

         「我必興起,用刀攻擊耶羅波安的家」耶羅波安是北國以色列的創始者(參王上十二20),又是北國敬拜中心的建造者(參王上十二26~30);耶羅波安的家指耶羅波安王室後裔。本句意指神將興起人來,擊殺耶羅波安的子孫,此事果然在耶羅波安的兒子撒迦利雅身上應驗了(參王下十五9~10)

  〔話中之光〕()願一切侍奉雕刻的偶像、靠虛無之神自誇的,都蒙羞愧。萬神哪,你們都當拜祂(詩九十七7)

         ()我所親愛的弟兄啊,你們要逃避拜偶像的事(林前十14)

 

【摩七10「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打發人到以色列王耶羅波安那堙A說:『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圖謀背叛你;他所說的一切話,這國擔當不起;』」

   〔呂振中譯〕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打發人到以色列王耶羅波安說『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圖謀背叛了你;他所說的一切話、這國擔當不起。

  〔原文字義〕伯特利」神的家;「亞瑪謝」耶和華是全能;「打發」送走;「圖謀」同盟,共謀;「背叛」(原文無此字);「擔當」容納,理解;「不起」沒有能力。

  〔文意註解〕「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他是北國以色列在伯特利敬拜中心的宗教領袖,但他卻不屬利未人,而是一般「凡民」(參王上十二31~32;十三33)

         「打發人到以色列王耶羅波安那堙A說」指差遣人去向以色列王耶羅波安告發。

         「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圖謀背叛你」指先知阿摩司在北國向以色列民所傳講的預言,對耶羅波安的王朝不利,故以政治叛逆的罪名控告他。

         「他所說的一切話,這國擔當不起」意指先知阿摩司的言論,是國家當權者所不能容忍的。

  〔話中之光〕()伯特利表徵神的家──教會,祭司表徵事奉神的人──傳道人;教會中的傳道人若在真神之外另有所崇拜,就會迫害真正愛神的人。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麼?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10)

 

【摩七11「因為阿摩司如此說:『耶羅波安必被刀殺,以色列民定被擄去離開本地。』」

   〔呂振中譯〕因為阿摩司這麼說『耶羅波安必死於刀下,以色列民一定流亡、離開本地。』

  〔原文字義〕殺」殺死,殺害;「定被擄(原文雙同字)」擄掠,揭開;「離開」(原文無此字)

  〔文意註解〕「因為阿摩司如此說」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錯誤地引用先知阿摩司所說的預言,半真半假。

         「耶羅波安必被刀殺」先知阿摩司實際的話是:「用刀攻擊耶羅波安的家」(9)

         「以色列民定被擄去離開本地」先知阿摩司先警告以色列家,神將討伯特利和吉甲祭壇的罪(參三14;四4),然後預言他們將被擄到大馬色以外(參五27)

  〔話中之光〕()半真半假、似是而非的話,有時更容易誤導別人。

         ()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一3032)

 

【摩七12「亞瑪謝又對阿摩司說:『你這先見哪,要逃往猶大地去,在那婼k口,在那婸★w言,」

   〔呂振中譯〕亞瑪謝又對阿摩司說『見異象的人哪、走吧,逃往猶大地去吧!在那裡找口飯吃,在那裡傳神言吧!

  〔原文字義〕先見」先見,異象;「逃」逃走,逃脫;「糊口(原文雙字)」吃,吞噬(首字);麵包,食物(次字);「說預言」預言(動詞)

  〔文意註解〕「亞瑪謝又對阿摩司說:你這先見哪」先見是先知的別稱(參撒上九9),原意是「看見神異象的人」,但在亞瑪謝口中,含有蔑視的意味,指他是「有幻覺的人」,嘲諷他是幻想家,胡言亂語。

         「要逃往猶大地去」叫他逃往南國猶大去,因為阿摩司原是提哥亞牧人(參一1),而提哥亞位於耶路撒冷南方約二十公里,屬猶大支派範圍。

         「在那婼k口,在那婸★w言」意指先知阿摩司專靠說預言謀生。

  〔話中之光〕()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徒十七28)。我們事奉的疆界,也是祂所派定的。

         ()服事神的人,要照著神所量給的界限,不要超過自己的界限,而到別人的界限之內(參林前十13~1416)

 

【摩七13「卻不要在伯特利再說預言;因為這埵酗的聖所,有王的宮殿。』」

   〔呂振中譯〕在伯特利嘛,可別再傳神言了;因為這裡有王的聖所,這裡有王國的宮殿。』

  〔原文字義〕伯特利」神的家;「再」再次,增加;「說預言」預言(動詞);「王」君王(首字);王國,主權,統治(次字);「宮殿」房屋。

  〔文意註解〕「卻不要在伯特利再說預言」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雖然打發人向以色列王控告先知阿摩司(10~11),但當時王室所在的示劍(參王上十二25),距離伯特利尚有一段路程,同時他也不能肯定耶羅波安會採取行動殺害先知(參王上十三6;十四2),所以自作主張,勸告先知離開伯特利(12),免得自己的管區生亂。

         「因為這埵酗的聖所」指王出資或王自己所建造的聖殿和祭壇(參王上十二26~33)

         「有王的宮殿」指王的聖所或王前來伯特利獻祭(參王上十三1)時所住的臨時行宮。

  〔話中之光〕()若有神清楚的引導,任何危險的地方,也在所不懼怕。

         ()主的話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十28)

 

【摩七14「阿摩司對亞瑪謝說:『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門徒〔原文是兒子〕。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

   〔呂振中譯〕阿摩司回答亞瑪謝說『我不是神言人,也不是神言人的弟子;我乃是牧人,又是整理無花果樹桑樹的;

  〔原文字義〕先知」發言人,說話者;「門徒」兒子;「修理」採集果子,照料果樹;「桑樹」桑樹,無花果樹。

  〔文意註解〕「阿摩司對亞瑪謝說」下面是先知阿摩司的自我申述並附加警告預言(14~17)

         「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門徒」意指阿摩司自己不是按傳統,正式受過先知訓練(參撒十九20;王下二515),出來為神說話的人。

         「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指他原來的身分是牧人兼農夫。修理桑樹是一種季節性的工作,修剪樹枝使果子成熟。

  〔話中之光〕()事奉神不怕出身低微,只怕沒有神的呼召。

         ()事奉神的人受過神學教育固然是一件好事,但並非必要,因為一個人存心若是不正,神學教育有時反而會害事。

 

【摩七15「耶和華選召我,使我不跟從羊群,對我說:『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說預言。』」

   〔呂振中譯〕永恆主選取了我、使我不趕羊;永恆主對我說『你去向我人民以色列傳神言。』

  〔原文字義〕選召」拿取,挑,帶走;「跟從」在之後;「說預言」預言(動詞)

  〔文意註解〕「耶和華選召我,使我不跟從羊群」意指神將他從羊群中呼召出來。

         「對我說: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說預言」意指他向以色列民所說的預言,完全出於神的啟示和命令。

  〔話中之光〕()一個人是否放下原來的職業去事奉神,全在於有沒有神的選召;有神的選召,就不在乎原來的職業高尚或低微。

         ()「向我民以色列說預言,」就是向神的子民說出神的話;一個人能否為神說話,乃在於他有沒有得著神的話。

 

【摩七16「亞瑪謝啊,現在你要聽耶和華的話。你說:『不要向以色列說預言,也不要向以撒家滴下預言。』」

   〔呂振中譯〕如今呢、你要聽永恆主的話。你說『不可傳神言攻擊以色列,不可發神言攻擊以撒家。』

  〔原文字義〕說預言」預言(動詞);「滴下預言」落下,滴下,滲出,預言,傳講,論述。

  〔文意註解〕「亞瑪謝啊,現在你要聽耶和華的話」意指他現在要將神放在他裡面的話述說出來。

         「你說:不要向以色列說預言」意指亞瑪謝禁止他向以色列民說預言,乃是直接違犯神的啟示和命令。

         「也不要向以撒家滴下預言」以撒家亦即指以色列家,所以前後兩句乃同義語;滴下含有繼續不斷地傳講的意思。

  〔話中之光〕()要看重神的話,過於人的話;要聽從神的命令,過於人的命令(參徒四19~20)

         ()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的滅亡(彼後二1)

 

【摩七17「所以耶和華如此說:『你的妻子必在城中作妓女,你的兒女必倒在刀下;你的地必有人用繩子量了分取,你自己必死在污穢之地。以色列民定被擄去離開本地。』」

   〔呂振中譯〕故此永恆主這麼說『你的妻子必在城中做妓女,你的兒女必倒斃於刀下,你的土地必被測量繩所瓜分;你自己呢、必在不潔淨之地死掉,以色列民一定流亡、離開本地。』

  〔原文字義〕作妓女」行淫,犯姦淫;「倒」倒下,躺下;「繩子」繩索,疆域;「分取」分開,分配,瓜分;「污穢」不潔;「擄去」揭開,移動;「離開」(原文無此字)

  〔文意註解〕「所以耶和華如此說」先知在此宣佈神對祭司亞瑪謝的審判和刑罰。

         你的妻子必在城中作妓女」原本身分尊貴的祭司妻子,只能賣淫苟活;本句也可指被攻佔城邑的敵人強暴(參賽十三16;哀五11)

         你的兒女必倒斃於刀下」指祭司的子女必慘遭殺戮。

         「你的土地必被測量繩所瓜分」指祭司的個人產業必要被奪;被測量繩所瓜分意指被多人佔據瓜分。

         你自己必死在污穢之地」污穢之地原指因拜偶像、行淫、謀殺等罪惡而被玷污之地(參利十八24~2527;耶三9;結三十六18);本句也可指祭司本人必死於外邦人之手。

         以色列民一定流亡、離開本地」指殘餘的以色列民必被擄到外邦人之地。

  〔話中之光〕()假借神的名說話行事,誤導神子民的,不但他們自己和家人的結局悲慘,並且還連累被他們誤導的人,假先知、假教師害己害人,實在可惡!

         ()「以色列民定被擄去離開本地,」表面看,好像他們是無辜的受害者,其實他們自己也有該負的責任,因為他們不拜真神,反去敬拜偶像假神。今天在基督教中,也有不少基督徒崇拜各種偶像,一窩蜂地跟隨偶像人物,他們的後果實在堪虞。

 

叁、靈訓要義

 

【誰是真實事奉神的人?】

   一、有否神的話?

         1.真先知有從神來的「指示」(147)

         2.假神祭司心中有王沒有神(10)

   二、是否真正為著神的子民?

         1.真先知為民求情,唯恐他們「站立不住」(2~35~6)

         2.假神祭司表面怕「這國擔當不起」,實際只考慮王的權益(10~11)

   三、是否看重神公義的作為?

         1.真先知看見神手中的「準繩」,就默然不語(7~9)

         2.假神祭司只在意對王和對己是否有利(13)

   四、有否神的選召和命令?

         1.真先知一奉神的選召和命令,就毅然放下自己的職業(14~15)

         2.假神祭司以為先知說預言僅是為著「餬口」(12)

   五、是否有所避諱而不敢直說?

         1.真先知按照神的話直言不諱(17)

         2.假神祭司顧慮到「說預言」的地點和對象(16)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阿摩司書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阿摩司書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