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阿摩司書導論拾穗

 

阿摩司書提要

 

壹 關於先知阿摩司

一 聖經中有兩個阿摩司:一個是寫本書的先知,另一個是主耶穌的祖先。(路三25,和合本聖經譯作‘亞摩斯,’其實在原文和‘阿摩司’是同一個名字。)

‘阿摩司’和以賽亞的父親‘亞摩斯’(賽一1)在希伯來文中是兩個不同的名字,前者的字義是‘負擔,’後者的字義是‘強壯。’

二 先知阿摩司是猶大國的提哥亞人。那地是在耶路撒冷附近,至今還在,仍用舊名。它離耶路撒冷有三十餘裡,離伯利甯糷G十裡。

三 阿摩司雖然是猶大國人,可是他說預言的地方和主要的對象卻都是北方的以色列國。(摩一1。)

四 先知阿摩司並不像以賽亞是一個朝臣,也不像耶利米是一個祭司;他是一個牧人,(一1,)又是修理桑樹的人,(七14,)在當時被人看為低微。但是神常‘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林前一27,)所以祂揀選一個牧人作祂的先知去警告一個正在全盛階段的大君王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

五 阿摩司說的預言是神託付他的職事。當他作牧人的時候,耶和華選召他,對他說,‘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說預言。’(摩七15。)所以他的職事就是他的‘負擔,’他說出的預言對以色列百姓也就是他們的‘負擔。’這就是‘阿摩司’這名字所包含的見證。

六 按照時間的推算,阿摩司是與何西阿同時代。

 

貳 時間和地點

一 時間:

()按照一章一節所說,阿摩司作先知的時候是在猶大王烏西雅和以色列王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年間,也就是在‘大地震’前二年。

()關於‘大地震’發生於那一年,經內、經外均無稽考。可是那次地震必定是非常劇烈,因為先知撒迦利亞在二百餘年後還題及這件令人難忘的事。(亞十四5。)阿摩司自己也預言這兩年以後必要發生大地震。(摩六11,八8,九5。)

()耶羅波安作以色列王共四十一年,烏西雅作猶大王共五十二年,二王同時代有若干年。據解經家的推究,阿摩司說預言是在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的晚年,約在主前七八七年。

二 地點:阿摩司說預言是在以色列國的伯特利,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鑄造的二隻金牛犢中,有一隻就安在那裡。

 

參 體裁

阿摩司書的體裁與前一卷約珥書的體裁各有不同。約珥書是精美、文雅、溫柔,阿摩司書是直率、猛烈、懇切;前者富有詩意,後者多以田野間的生活作譬喻。(一2,二13,三12,七1等。)

 

肆 背景

初讀聖經者讀阿摩司書時,必須參考王下十四章二十三至二十九節。阿摩司作先知的時候,正是以色列王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全盛時期。耶羅波安是以色列諸王中最強的一個,也是作王年代最長的一個,他作王四十一年。他在位年間,收復了以色列邊界之地,從哈馬口直到亞拉巴海。那時耶和華神也憐憫以色列,‘因為耶和華看見以色列人甚是艱苦;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沒有了,也無人幫助以色列人。耶和華並沒有說要將以色列的名從天下塗抹;乃藉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拯救他們。’(王下十四2627。)

可是在這樣全盛的時期中,以色列國卻是危機隱伏,不久災禍即將爆發。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的罪始終沒有除掉,道德墮落,犯罪的事增多,這些事都惹起神的忿怒。可是神在審判之前,還差祂的先知到以色列國中題出警告。他預言的口氣很像路加十七章二十六至三十七節,帖前五章三節。最可惜的事就是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在政治上、軍事上都有成功,在宗教上卻是失敗的,他自己拜偶像,也沒有接受阿摩司的忠告,把百姓帶回到神面前去。他在位的日子雖然看不見什麼,但是在以後的五十年中,神的審判臨到,以色列亡國。

 

伍 幾處可注意之點

一 一章一節是阿摩司自己的介紹。一章二節是他預言的小引:‘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一2,參讀珥三16,耶二五30。)每一次聖經中有這一類的話,都是表示神的震怒臨到,神的審判開始,底下必有嚴重的事發生。

二 為要引起以色列的注意,所以阿摩司先題起神對於列國的審判,計有七國:敘利亞、(一35、)非利士、(68、)腓尼基、(910、)以東、(1112、)亞捫、(1315、)摩押、(二13、)猶大。(45。)

題到列邦的罪,都是指違背道德的罪,和違背是非之心的罪。題到猶大的罪,就與列國有所不同了。猶大的罪是厭棄神的訓誨,不守神的律例,事奉偶像…。神要追討列邦的罪,神更要追討祂自己選民的罪。猶大七十年的被擄,就是應驗了這裡的預言。

以色列是本書的主要對象,所以從二章六節起,至九章十節止,都是講到以色列的罪。神指責列國的話,話語比較簡單;惟獨對於那些被帶出埃及、領進迦南、承受產業、多蒙祝福的以色列人,神是更嚴厲的、更詳細的數說他們的罪。這就是‘僕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卻不預備,又不順他的意思行,那僕人必多受責打;惟有那不知道的,作了當受責打的事,必少受責打;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托誰,就向誰多要。’(路十二4748。)這也就是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迦百農還容易的原因。(太十一2324。)我們新約時代的信徒所領受的和享受的,遠超過當初神的選民。如果我們蹧蹋神的恩典,違背祂的心意,我們豈不將受神更嚴、更重的審判麼?如果我們不能以我們所受的恩典來榮耀祂,那麼神必以祂所有的公義來榮耀祂自己。

三 新約聖經引用本書的話語計有兩次:()五章二十五、二十六節,比較行傳七章四十二、四十三節;()九章十一節,比較行傳十五章十六、十七節。

四 以色列在許多罪中有一件特別的罪,就是神在他們子弟中間興起拿細耳人和先知,他們不但不感謝神,反而是百般阻撓。他們勉強拿細耳人喝酒,禁止先知說預言,因為這兩種人的見證都是定他們罪的。在教會中間,在基督徒的家庭中間,也常有類似的事發生,作父老的或作父母的,非但不鼓勵自己的子女熱心、追求神,反而阻止他們奉獻、走窄路。這樣的罪是嚴重的,是惹起神的義怒的。

五 從神的話語中,我們可以看出先知阿摩司實在是一個模範的主的工人。讓我們注意下面幾點:

()他的謙卑:他說,‘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門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摩七14。)按當時的人看來,牧人或修理桑樹的並不是一種高貴的職業,可是他並不隱藏他的資格和出身。他沒有己的誇張、榮耀。他儘量說出他的不配,他之所以能在這裡說預言,完全是出於耶和華神的恩典。

()他的智慧:他說預言常用淺顯的話語,使大眾都能明瞭。他要說神對以色列的審判,先說神對列國的審判,以引起神百姓的注意。

()他的忠心:他在拜偶像的君王和百姓面前說預言,不奉承、不諂媚,把前面可怕的審判忠實的告訴他們。

()他的勇敢:他受事奉偶像的祭司亞瑪謝的威脅之後,他不退縮,始終站住,不肯輕易離開神所委託他的職事。

()他的信息:他不傳自己的話,只傳神的話;而且他所傳的話是直接從神而來的,所以本書中常有‘耶和華如此說,’(一3,)‘主耶和華指示我一件事’(七1)等類的話。

六 以色列還有一件特出的罪,就是欺壓貧窮。(二6,四1,八4。)貧窮的人是在神心坎上,為神所紀念的。‘窮乏人呼求的時候,祂要搭救,沒有人幫助的困苦人,祂也要搭救。祂要憐恤貧寒和窮乏的人,拯救窮苦人的性命。’(詩七二1213。)‘神豈不是揀選了世上的貧窮人…麼?’(雅二5。)福音特別是傳給他們聽的。(路四18。)因此,‘憐憫貧窮的,這人有福;’(箴十四21;)‘他施捨錢財,賙濟貧窮;他的仁義存到永遠;’(林後九9;)‘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箴十四31;)‘憐憫貧窮的,就是借給耶和華;他的善行,耶和華必償還。’(十九17。)凡欺壓貧窮的,神必討罪,為之伸冤。‘貧窮人,你不可因他貧窮,就搶奪他的物;也不可在城門口欺壓困苦人;因耶和華必為他辨屈;搶奪他的,耶和華必奪取那人的命。’(二二2223。)以色列欺壓貧窮,惹起神的義怒,祂要施行審判。

七 ‘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摩三3。)我們羡慕‘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的經歷。(創五24。)我們必須記得,與神同行的必要條件就是同心,沒有同心,絕不能在神所指定的路上與祂同行。要與神同心,必須‘不再是我,’(加二20,)並‘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二5。)

八 ‘你當預備迎見你的神。’(摩四12。)這是一個嚴重的信息。人在地上的生活都是有意的、無意的預備迎見神。今天若不能因恩典而迎見祂如同慈父一般,他日必定就公義而迎見祂如同審判者一般。特別是神的僕人們,要‘預備迎見你的神。’‘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林後五10。)那時,‘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有人用金、銀、寶石來建造,有人用草、木、禾楷來建造;前者經得起試驗的火,後者經不起試驗的火,要全被燒毀。(林前三1315。)究竟我們有否預備好隨時迎見我們的神,向祂交出我們所建造的工程?

九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太四4。)神的話就是我們屬靈的糧食,維持我們屬靈的生命,滿足我們屬靈的需要。可是,有時候因著有罪的緣故,神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撒上三1,)以致在祂子民中間缺少供應,造成屬靈的饑荒。本書八章十一至十三節所記的是一次厲害的饑荒,人們饑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他們往來奔跑尋求耶和華的話,卻尋不著,以致發昏。願有更多的‘童子’出來,把自己獻作‘五餅二魚’交在主手裡,(約六9,)由主祝謝,擘開,分給眾人,滿足大家屬靈的需要。

十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摩九11,徒十五1617。)阿摩司在猶大國王烏西雅極強盛的時候,就已經看到有一天大衛家的帳幕要倒塌,王冠和寶座要離開他的家;果然,過了不久,就應驗在七十年被擄的事實上。但先知在此也預言到,有一天神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重新修造那破壞的,使大衛的後裔一直在他的國位上。這預言應驗在基督降臨的事實上,因為天使加百列曾作見證說,‘主神要把祂祖大衛的位給祂;祂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遠;祂的國也沒有窮盡。’(路一3233。)神是藉主耶穌修建了‘大衛倒塌的帳幕。’在這帳幕裡,不只包括真的以色列人,也包括了在外邦中稱為主名下屬靈的以色列人。我們的得蒙拯救也是根據於這個應許。(徒十五1617。)這個預言要等國度中才完全應驗。

十一 本書正和其他的先知書一樣,不管指責是如何嚴厲,審判是如何可怕,到最末了總是有一個光明燦爛的前途,等著神的兒女。九章十一至十五節是神給他們的應許:()國度的恢復;(1112;)()興旺、繁榮;(1314;)()存到永遠。(15。)

 

陸 信息

阿摩司抱著一個負擔,就是向那正是在全盛時期的,又是奢華、放肆的以色列傳一個厲害的信息-神的審判。他在本書中指出國家的罪惡,就等於對國家的審判。個人的罪是要留到寶座前審判,國家的罪是在這世代裡就受審判。

 

柒 鑰字和鑰節

一 鑰字:‘刑罰。’(八次。)

二 鑰節:

()‘你當預備迎見你的神。’(四12。)

()‘你們要尋求我,就必存活。’(五4。)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九11。)

 

捌 分析

本書根據內容可以分作四大段:對四周列國的審判、對猶大和以色列的審判、神和雅各家的爭辯、大衛國度的繁榮。

 

1 對四周列國的審判(一章一節至二章三節)

一 小引。(一12。)

二 對敘利亞的審判。(一35。)

三 對非利士的審判。(一68。)

四 對腓尼基的審判。(一910。)

五 對以東的審判。(一1112。)

六 對亞捫的審判。(一1315。)

七 對摩押的審判。(二13。)

 

2 對猶大和以色列的審判(二章四至十六節)

一 對猶大的審判。(45。)

二 對以色列的審判。(616。)

 

3 神和雅各家的爭辯(三章一節至九章十節)

一 三次指責以色列的話。(三∼六。)每次都是以‘聽’字開始。(三1,四1,五1。)

二 五個含有嚴重警告的異象:()蝗蟲;(七13;)()火;(七46;)()準繩;(七79;)()夏天的果子;(八;)()祭壇旁的主。(九110。)

三 在第三個和第四個異象中間,插入了一段事奉偶像的祭司亞瑪謝的恐嚇。(七1017。)

 

4 大衛國度的繁榮(九章十一至十五節)

一 國度恢復。(1112。)

二 興旺、繁榮。(1314。)

三 永存。(15。)

—— 倪柝聲《聖經提要》

 

耶和華的吼叫——阿摩司書

 

讀經:

 

「當猶大王烏西雅,以色列王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在位的時候,大地震前二年,提哥亞牧人中的阿摩司得默示論以色列。他說,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牧人的草場要悲哀,迦密的山頂要枯乾」(摩一:12

 

「以色列人哪,你們全家是我從埃及地領上來的,當聽耶和華攻擊你們的話。在地上萬族中,我只認識你們;因此,我必追討你們的一切罪孽。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獅子若非抓食,豈能在林中咆哮呢?少壯獅子若無所得,豈能從洞中發聲呢?若沒有機檻,雀鳥豈能陷在網羅裡呢?網羅若無所得,豈能從地上翻起呢?城中若吹角,百姓豈不驚恐呢?災禍若臨到一城,豈非耶和華所降的麼?主耶和華若不將奧秘指示他的僕人眾先知,就一無所行。獅子吼叫,誰不懼怕呢?主耶和華發命,誰能不說預言呢?」(摩三:18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是以色列人得以東所餘剩的,和所有稱為我名下的國;此乃行這事的耶和華說的。耶和華說:日子將到,耕種的必接續收割的;踹葡萄的必接續撒種的;大山要滴下甜酒,小山都必流奶,我必使我民以色列被擄的歸回,他們必重修荒廢的城邑居住,栽種葡萄園,喝其中所出的酒;修造果木園,吃其中的果子。我要將他們栽於本地,他們不再從我所賜給他們的地上拔出來。這是耶和華你的神說的。」(摩九:1115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實在感謝讚美你!借著你的愛子我們的主耶穌,我們可以在神聖的坦然無懼中來到你的面前。主啊!在這裡我們等候你,來聽你向我們說的話,主啊!我們求你,賜給我們一個敞開的靈,一個受教的靈,一個能聽並且順服的心。我們將這一段時間交在你的手中,並且仰望你的聖靈,來將你的話語向我們的心點活。願讚美歸給你!奉我們主耶穌的名。阿們!

 

阿摩司這詞的意思是背負著或是沉重的,所以他的名字意思就是背負重擔的人。他背負一個負擔,不是他自己的負擔乃是主的負擔,這使他成為一個先知。他乃是提哥亞的一個牧人。提哥亞位於猶大地,在南國,是伯利琲F南幾哩之外的一個城。這城是一個沙土不毛之地,不能耕種為農田,所以牧人就在那裡牧放他們的羊群,而阿摩司就是這裡的一個牧人。牧人的意思實際上是羊的主人,但他並不是一個富有的主人,他所擁有的羊群可能並不很多。因此之故,他必須採收桑樹的果子來貼補生活,他必須栽培桑樹,然後從樹上採收甜美多汁的果子;所以阿摩司是一個牧人又是一個採收桑葚的人。

 

神聖的揀選

 

似乎他的生活已經得著豐富的供應,他相當滿意於只作一個牧人和一個採收桑果的人,並沒有一點意圖要作一個先知,他也不是先知之子。在舊約中,凡提到先知之子的時候,意思乃是指著先知的學生或門徒,在先知的學校裡受教要成為一個先知。阿摩司並沒有接受職業的訓練來成為一個先知;但是當他在牧放羊群的時候,神的呼召臨到他。神呼召他離開他自己的國家,就是南國猶大,到北國以色列,向住在北國的以色列人釋放這個信息。借此,我們知道他曾經蒙神的呼召來作為一個先知。這事乃是神聖的揀選,而不是借著繼承或者職業。

 

阿摩司像以利沙一樣。你記得在舊約中,以利沙用十二對牛耕種田地,正忙碌於他自己的工作,忽然之間,以利亞來了,便將外衣搭在他的身上,意思就是他被神呼召來作一個先知;所以他撇下了一切來跟隨以利亞。阿摩司幾乎完全和以利沙一樣,因為他正從事自己的工作,或者在他的事業中的時候,神卻來呼召他成為一個先知。

 

阿摩司說預言的時期是烏西雅王治理南國猶大,耶羅波安二世治理北國以色列年間。如果你讀猶太人的歷史,你會發現這兩位同時作王,差不多有廿七年的時間,一個在北邊,一個在南邊。很明顯的,阿摩司是在那個時間說預言。記載上說,那是在大地震之前的二年;那次地震是發生在烏西雅王治理的年間,所以我們得知先知說預言的確切時間。

 

興旺被誤解了

 

這段時間乃是物質昌盛的時期,南國猶大和北國以色列都是一樣的;烏西雅擊敗了以東人、非利士人和亞捫人,他的名聲甚至遠播到埃及的邊界。

 

北國以色列在耶羅波安二世的治理之下,亞蘭人被制服了,而國家的版圖恢復到哈馬地直延伸到亞拉巴海(參看王下十四章)。所以實際上那是一個軍事武力強盛的時代,一個物質昌盛的時期。

 

耶羅波安二世乃是一個惡王,他在主的眼中行惡,為什麼卻在他作王的時期,神賜給他們物質的昌盛和今世的成功呢?若你回到列王紀下十四章,會發現那正是約拿說預言的時期,他預言到神察看自己的百姓,看見他們甚是艱苦並且無人幫助,沒有自由。因為神曾經說過他不會從地上塗抹以色列的名,所以在他琱[的忍耐和憐憫中,就許可耶羅波安在軍事上成功勝利。這是借著神的憐憫;因為神的心向著他自己的子民,尤其當他們處於艱困中的時候。

 

神賜給他們成功和昌盛有一個意願,就是希望他們能夠認識神的憐憫而悔改,但是他們非但沒有如此行,反倒認為他們如此成功是因為他們軍事的力量;並且因為在那段時期他們有平安,所以非但沒有歸向神,而且尋求豐富、錢財和奢侈,因而有了不公平和不道德的事情,窮人被富人欺壓,全國之中盛行各樣的罪惡。

 

我們常認為興旺乃是神贊許或神祝福的一個證據,然而事實未必是對的。相反的,我們發現人性乃是當興旺昌盛的時候,就傾向於忘記神,傾向于道德的敗壞,這似乎是一種定律。所以在那個時期,從外表上來說,以色列國是興旺的,但是內在來說,它奈何死腐敗的;事實上,他們正走向罪惡滿盈的境地。

 

神差遣阿摩司到北國以色列,來警告他們將要臨到的事情。在那個時期,人們是如此的平安、如此的昌盛,就認為他們在神的祝福之下,絕不會認為刑罰即將臨到他們。所以神的差遣對他們來說乃是一個震驚、一個意外。阿摩司到他們中間,宣告說,若他們不悔改,神的手就要臨到,而全國都將被擄。

 

阿摩司從南國被打發到北國去,那乃是一件非常不尋常的事。並不是在北國沒有先知;事實上,阿摩司與何西阿是同時代的人,而何西阿正在北國說預言,可能阿摩司比何西阿略早一些,但是實際上,他們幾乎是在同一年開始的;並不是因為在北國中沒有先知,所以神才差遣一個先知去。在此之前,這樣的事只發生過一次,那乃是在北國以色列開頭的時候。

 

在列王紀上十二、十三章,在那個時期國家開始了分裂,羅波安作了南國君王,而耶羅波安作了北國的君王。在耶羅波安從猶大分裂出來之後,有十個支派跟隨了他而兩個支派留下了跟隨了羅波安。

 

撒在一座偽殿上的灰

 

耶羅波安在北方建立他的國度之後,發現跟從他的十個支派的人們仍然上耶路撒冷的聖殿去敬拜神,所以他開始思想,若是人們繼續這樣作,很可能的,他就會失去他的國度。所以出於政治的考慮,他就造了兩個金牛犢。這並不希奇,因為以色列人出埃及時,在曠野中他們就製造了兩個金牛犢,所以這不過是歷史的重演;他們將一個安置在伯特利,一個安置在但,並且向百姓說,這就是耶和華!這就是你們的神!你們不需要再上耶路撒冷去,你們可以去伯特利或者去但敬拜神。他認為這樣就可以攔阻百姓們到南國去。借著這個,他企圖鞏固自己的國度。他採用了敬拜耶和華所有的禮儀和祭祀;他使凡民做為祭司,而不是利未人;他設定了歌中的節期使百姓們有一段歡樂的時間;他模仿了每一件屬耶和華的敬拜動作,而且甚至於稱之為「耶和華」;但是事實上,那乃是自然的崇拜,而不是屬耶和華的敬拜。

 

正當伯特利的祭壇還在獻祭的時候,神從南方差遣一個不具名的先知到伯特利,向著那個壇說預言。他說到有一日這壇必破裂,壇上灰必傾撒。這乃是頭一次神從南方差遣一個先知到北方。而阿摩司是被差遣的第二個人,來到耶羅波安那裡,為要警告全國將要臨到的事。所以阿摩司乃是照著神的命令而去的。

 

神的嚴厲

 

阿摩司與何西阿是同時代的人;但是你讀何西阿書,會看見他向百姓所發信息的重點乃是神的慈愛。神是如此的愛他的子民,他試著要把他們勸回來,用慈繩愛索牽引他們回來;那就是何西阿的信息。但是阿摩司的信息正好相反,神差遣他到北國去,告訴他們神將要非常嚴厲的審判他們;他乃像獅子的吼叫——神的嚴厲。

這兩位先知是否彼此矛盾呢?一點也不!神常常使用相反的事來完成他的目的。若是你讀羅馬書十一章22節,就看見神對那些跌倒的是嚴厲的,對那些忠心的是恩慈的。換言之,那些跌倒並且拒絕悔改的可以預期神的嚴厲,但是對那些住在他裡面的人就會看見主的良善和恩慈,所以這兩個信息並不是互相矛盾的;事實上,二卷是互相補足的。不論是嚴厲的,或是恩慈的,都是從神慈愛的心中出來的。

 

我們知道阿摩司在約珥之後說預言,約珥乃是十二個小先知中的第一位。事實上,在他的預言中,阿摩司用約珥的結尾來開始他自己的預言;並且他也用了約珥預言中結尾的話語來結束他的預言。換言之,他用了約珥的一些話,而這些話變成了他所有預言的內容。

 

我們曾經提過約珥書三章16節 ,「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而在阿摩司書一章2節中說:「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約珥的說法乃是「耶和華必將吼叫」;但是阿摩四別說「耶和華吼叫」;然後他像約珥一樣結束了他的預言。

 

在約珥書三章18節,他說到當主回到他們中間並且恢復他們,「大山要滴甜酒,小山要流奶子」;在阿摩司書九章13節中,他說了同樣的事,「大山要滴下甜酒、小山都必流奶」。所有這些預言是一致和諧的。

 

若是你想為阿摩司書定一個主題,你可以說:「耶和華的吼叫」、或者「獅子吼叫」。在第三章中他說,「獅子若非抓食,豈能在林中咆哮呢?」在第八節中,又說:「獅子吼叫,誰不懼怕呢?」這裡的獅子是說到耶和華神。換言之,神從錫安吼叫;因為錫安乃是君王居住所在,這吼叫乃是因著他子民屬靈的墮落。神實在一次又一次的警告他們,但是他們卻不肯回轉,因此,主吼叫了!誰能不懼怕呢?事實上阿摩司預言攻擊北國以色列的所有預言,僅僅在六十年之後就都應驗了,就是北國以色列被亞述所滅的時候。

 

整個的預言可以分為三部分:第一、二章形成第一部分;第三到第六章形成第二部分;第七到第九章形成第三部分。

 

主管治並且統管一切

 

在第一部分裡,第一、二章中,「耶和華如此說」這一句話重複了八次。主說話,他向不同的國家說話;這些乃是和以色列接鄰的國家。神從外面開始,而逐漸的,這些預言越來越趨向中心,直到他們摸著了以色列國。

 

神乃是全地的神,他有權利向列國說話。我們忘記了神有全地的主權,外表來看,不同的國家各有自己的政府,有些時候,我們甚至會認為撒但——抵擋者,乃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而忘記了神並沒有放棄他對這個地的所有權;神也沒有放棄對全地行政的管治。他仍然是全地的主,他仍然是列國的主宰。政權擔在他的肩頭上,他仍然在人類的事務上管治一切;所以神有權說話發言。全地的神豈會不義不公平嗎?當神定意要毀滅所多瑪、蛾摩拉的時候,亞伯拉罕來到神面前說,全地的神豈能行不義馬?當然他不會這樣!我們神乃是一位公平公義的神;而因為他是公義的神的緣故,有一日他要照著他的公平和公義來審判全世界。很不幸的,人們忘記了;因為神琱[的忍耐,因著他極大的愛。因為他的忍耐,人們就開始忘記了,他是一位公義的神!他乃是全地的主宰!

 

在這兩章中,有一句話是一直重複的:「三番四次的犯罪」。對每一個國家他都是這樣宣告的。這並非是一個公式。相反的,這顯示了兩件事情,一件就是神琱[忍耐;而另一件就是罪惡滿盈。一面來說,當一個國家犯罪的時候,一再的犯罪,將會受到從神來的報應。人種什麼就收什麼,這對於各人或者國家都一樣的是真實的。若是你順著肉體撒種,你就要照著肉體收敗壞;若是你順著聖靈撒種,你就要照著聖靈收永生。因為我們的神是一位公義的神,我們的神是一位琱[忍耐的神。愛是琱[忍耐,從他的愛中,他一直忍耐,似乎他允許這樣的事一直延續下去;似乎他很遲緩的伸出他的手來。這並不是因為神不要審判,這也不是神任憑這個世界,也不是神放棄了神行政的管治,那乃是因著神琱[的忍耐。

 

罪惡滿盈

 

另一面,有一件事被稱作「過犯罪惡的滿盈」,他要等到罪惡已經滿盈了,然後他的手就要臨到那個國家。在整本聖經中,有許多這樣的例證和說明。

 

在創世記十五章中,當神與亞伯拉罕立約的時候,說到他後裔得著所賜的那地之前,將在外邦之地寄居四百年,乃是因著那地的居民罪惡的緣故,就是亞摩利人的罪孽還沒有滿盈。換言之,有些時候看起來人們似乎可以繼續犯罪,一個國家可以繼續犯罪,道德的敗壞可以持續,好像沒有神,也好像神並不在乎。不是這樣!神的等待是要他們罪孽滿盈;神的等待是盼望他們悔改。若是他們不肯悔改繼續犯罪,直到罪惡滿盈了,那麼神的手就要忽然臨到那一個人,或那個國家;因為神乃是一位公義的神。神公義的轉輪雖然緩慢卻是確定的。所以在這裡你看見每一個國家都被提起,而且是因著三番四次的犯罪,神的審判就要臨到那個國家。

 

這不止在那些日子才如此,就是今天也是這樣的。在頭兩章中,你看見神為著他們的罪孽審判了那些國家。在這裡特別提到了一個罪,就是他們犯罪抵擋神的百姓。當然的,神的選民們所犯了罪,就是他們背逆了神。換言之,當神審判的時候,神要照著你的過犯和你抵擋神子民的罪來審判你。所有這些預言應驗了,當亞述人來攻擊這地的時候,他們毀滅了這所有的國家。但是我們知道這不過是一個表徵。

 

有一日,當我們的主耶穌回到這個地上來的時候,他要審判列國。若是你讀馬太廿五章,你看見神要將列國分成綿羊的國和山羊的國,他要照著一件事情來審判他們,就是他們怎樣對待他的小子,小弟兄。他們是善待小弟兄呢?或是虐待小弟兄呢?誰是這個小子呢?有些人說,這些小子是指著猶太人說的,有些人說是指著基督徒說的,可能那也是指著兩者說的;所以有一天,神的審判要臨到列國。在那之後,公義就要在全地掌權。

 

今天乃是恩典的日子。但是人們經常不領會恩典而濫用它,以為是在恩典之下,所以不會有審判。若是沒有審判,神就是不義的。神琱[忍耐;然而有一天審判要臨到這地,審判將要臨到全地上的列國;但是神的審判在他自己的子民身上是最沉重的。

 

當預備迎你的神

 

在第三章到第六章中,你看見又有同樣的話重複了三次,就是「當聽這話!」為什麼呢?因為以色列人本是神的選民,他們應該有耳朵可以聽他。所以神三次這樣說:「當聽這話!」「當聽我要向你們說的話!」主說:在世上的萬國中你們乃是我惟一揀選的子民,我只認識你們;因此之故,我心追討你們一切的罪孽審判你們。

 

有些時候,我們認為我們是屬於主的,因此,他會容許我們去作我們所想作的任何事;因為他愛我們,他已經揀選了我們,他給我們如此豐富的恩典。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你們知道權利意味著責任嗎?他多給誰他就向誰多取,多托給誰就向誰多要!

 

以色列人乃是神自己的子民。神提醒他們,他怎樣將他們從埃及拯救出來;他如何許可他們勝過比他們強壯的亞摩利人,並且神如何呼召他們成為他自己的子民,作為拿細耳人和利未人來事奉他。他們是一班有特權的百姓;但是儘管有這許多的特權,他們卻遠離了神。外表來說,他們仍然敬拜神,但是事實上,對耶和華的敬拜已經變質成為自然的敬拜;他們敬拜金牛犢,稱那金牛犢為耶和華。他們採用了摩西所吩咐的一切禮儀和節期,但是他們卻把這些改變了。那乃是人的方法、人的意念,而不是照神所賜下的樣式;然而他們卻說:我們是神的選民,所以我們沒有問題;當審判臨到時,只會臨到列國而不會臨到我們。所以神差遣阿摩司到他們那裡,向他們說:因著你們是我的子民,因此我將要更嚴厲的審判你們;若你們不悔改,你們所受的審判更甚於任何一個國家。因為你們是我的百姓,我的名交托給你們,而你們使我的名受了羞辱。

 

主呼召他們並且說:「當預備迎見你的神!」許多時候我們用這話來傳福音,告訴人們當預備來迎見你的神。當然,罪人應當預備好來迎見他們的神,因為神乃是造他們的主,遲早他們必定會遇見他。若是他們今天不遇見他,他們要在白色大寶座前遇見他。當預備迎見你的神,惟一遇見的方式就是悔改,並且信主耶穌作你個人的救主。然而,若是你讀上下文,你看見這句話乃是向信徒說的,向以色列人說的;就是向他所有的選民。神說:我已經給你們足夠的警告,然而你們仍然不悔改。若你們不悔改,那麼當預備迎見你的神;而那將是一個可怕的日子。我們知道以色列人被擄了,並且亡國了。但是神仍然這樣說:尋求我,你們就可以得生命;不要作惡,但要尋求良善!神仍在那裡呼召他們要回轉歸向他。我們的神是何等的忍耐!

 

恢復而不是毀滅

 

在最後的三章,就是七到九章,我們看見神賜給阿摩司的一連串的異象。神指示他將要毀滅這國。阿摩司禱告並且向神懇求說:神啊!若是你的手像這樣的來到,那麼就不再有指望了;以色列是如此的微弱,她就不能再恢復了;神就說,好罷!我就不這樣行。一而再的神說,「好罷!」但是因著百姓不肯悔改,神就用一個準繩、一個量竿來測量他們。最後,他們好像一個爛掉的果子;因著他們不悔改,將要被完全毀滅。

 

在預言末了,他說到大衛倒塌的帳幕將要再被建立。這一部分的經文,在使徒行傳十五章被雅各引用過。有一些在耶路撒冷的猶大人到了安提阿,告訴那些信基督的外那人說,他們必須受割禮,並且要守摩西的律法。換言之,他們在成為基督徒之前必須先成為猶太人,要不然他們就沒有得救;因此之故,就有了大的爭辯,最後他們就打發保羅到耶路撒冷,與在那裡的使徒和長老商議。在那次耶路撒冷的會議中,他們討論外邦人若要作基督徒是不是應當先猶太化的這件事情,雅各在最末了說:大衛帳幕要被恢復,而列國將要求告主的名。

 

就屬靈來說,大衛的帳幕就是今日的教會,因為我們的大衛就是主耶穌,而教會就是他的帳幕。她被稱做帳幕因為她還沒有到終結,我們仍然在天路上,有一日她將要是新耶路撒冷,那聖城;然而今天她乃是大衛帳幕。大衛帳幕已經建立起來,並且萬國已經被召聚在一起,凡求告主名的都必得救。不論他們是猶太人或是外邦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所以就著屬靈來說,這在教會中已經應驗了。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最後這要發生在以色列國中;在千禧年時,這事仍然要應驗。

 

雖然神在他的對付中好像是嚴厲的,但我們知道他對付他的百姓不是為著毀滅而是為著恢復。在這裡有一個區別:對那些不認識主的人來說;對那些不認識主的列國,當神的審判臨到他們,那就是結局。但對那些認識主的人,他們是屬於主的,當神管教的手臨到我們的時候,還不是結局。有些時候,看起來好像是結局,其實不然,因為那是為著恢復而不是為著毀滅。

 

在聖經中,我們看見我們的神、我們的父,是如此的愛我們!因著他愛我們的緣故,他管教我們。在希伯來書十二章,你看見若是他不管教我們,那就是私子而不是兒子。因為我們是他的兒子和女兒,他要我們能夠被模成他愛子的形像,因此必須來管教我們,必須來訓練我們,必須來懲誡我們;但是他的懲誡並不是要毀滅我們,乃是要成全我們,使我們成熟,並且帶我們進入模成神愛子的形像裡。

 

為什麼阿摩司書要放在聖經中讓我們來讀呢?它被放在聖經中是為作我們的一個教訓,借此神向我們說話。我們曾經提過,以色列國的歷史,粗略的說:南國猶大,在屬靈意義上代表著那沒有離教背道教會,教會可能不是在她該是的光景中,但是她還沒有墮落到離教背道的情形。這可借著猶大來作代表。所以,當我們看見關乎猶大國的預言,我們可以把它作為對這樣教會的一個教訓。而北國以色列,從他們歷史的一開頭到最後的結束,乃是一個離道背教的國家。從一開始耶羅波安將對耶和華的敬拜改變為自然的敬拜,而這成為這個國家整個歷史過程的罪惡。在北國以色列中沒有一個好王,所以他代表著離道背教的教會,在背道光景中的教會。當然,其它的國家,像以東和尼尼微代表著世界。當你讀預言的時候,若是你記住這個,那麼你就可以適當的來應用它。

 

離道背教的基督教

 

在北方的以色列國代表著離道背教的教會。背道的教會在那裡呢?什麼是背道的教會呢?若是你回到教會歷史中,在開始的時候,五旬節那日,教會在如此的榮耀光景出生;主的名被高舉,聖靈的同在是如此的真實!弟兄的愛是如此的堅強!向世界的見證是如此的剛強!一面來說,百姓都懼怕他們;但是另一面,又被他們所吸引。教會是在神心意中原初的光景;因此之故,教會就在世界手中受苦。世界並不瞭解他們,因為他們不跟隨世界;因此,你就看見幾個世紀以來教會就在逼迫中。但是從教會歷史中,我們看見到第四個世紀的時候,當康士坦丁大帝信奉了基督教,立刻每一件事都有了改變,基督教的本質開始由耶和華的敬拜改變為自然的敬拜。為著政治的理由,世界的政治進入了基督教,而開始改變了它的本質;漸漸的,基督教就從神原初的設計中漂離開了。外表上看,他們仍然在敬拜神,他們仍然求告主的名,每一件事仍然像沒有發生任何改變過的進行著;其實是已經改變 ,不再是神的敬拜,而變成人的敬拜;不再是神的道路,變成了人的道路。基督教從一粒芥菜種長成為一棵大樹;雖然是活的,但是芥菜是一種蔬菜而不是樹。各從其類乃是神神聖的秩序。

 

教會在世界中應該是一個小群;然而因著撒但的詭詐,他開始了基督教好像受歡迎的時期,而逐漸變成一個政治的權勢、一個世界的權勢;變成一棵大樹,滿了能力和影響力。外表來說,他是興盛的並且物質上豐富的。我們試看那些宏偉的建築,一切最好的、最華麗的、最富有的都是屬於教會的。你可以看見有一切典禮敬拜神,但是神卻說:「我厭惡你們的節期,也不喜悅你們的嚴肅會。你們雖然向我獻燔祭和素祭,我卻不悅納;也不顧你們用肥畜獻的平安祭。要使你們歌唱的聲音遠離我;因為我不聽你們彈琴的響聲。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摩五:2124)。

 

神所要的乃是公義和公平,神所要乃是向神的愛和敬拜,並且向善人的公義公平和愛。神並不要這些祭物。神說:我厭惡這些事物,我不要聽你們的歌唱和你們的音樂,我並不要這些事情。這乃是背道的基督教,人們卻並不覺察明白,他們說:我們乃是神的選民,我們蒙神祝福!物質的興旺就是神的祝福,表示我們乃是蒙神贊許的。弟兄姊妹們!我們何等誤會了神慈愛的心懷!因著神琱[的忍耐,他允許耶羅波安二世成功,國家富足,乃是因為神不願意讓他們全然除滅,要給他們更多的時間來悔改;但是他們卻不能明白,他們卻每況愈下。

 

這豈不是今日基督教的光景嗎?我們好像老底嘉的教會,沒有覺察主是在門外;我們把他推出去了。因此,神的呼召乃是誰肯開門,他就要進來與他一同坐席、與他一同交通。許多時候,我們想到神的憐憫;他是有憐憫的,但是我們有需要用他的嚴厲與其平衡。落在永生神的手中,是一件可怕的事!

 

在歷史中,我們看見基督徒們有些時候個別的變成背道的。在新約聖經中,保羅、彼得、約翰和猶大都說到背道離教的事。在末後的日子中,就是我們今天所在的末世,背道的事是隨處可見的,人們甚至否認用寶血買他們的主!當你讀聖經,你發現神管教的手在背道的事上是非常沉重的。感謝神!在教會歷史中,我們看見有一些人他們變成離道背教,但是到了最後他們回轉了;但是也有另外一些人,他們從來沒有歸回;若是他們沒有歸回,神管教的手就要臨到他們,那是非常沉重的。

 

我們該受警戒,我們不應該隨便,我們不應該認為我們是屬於主的,所以可以作我們任何想作的事心裡還過得去。你現在可能過得去,你卻不知道可以這樣維持多久!所以只要神還賜給我們生命氣息,只要仍然有今天,讓我們回轉歸向神,讓我們與他有一個“對”的關係,你會發現神那永遠的意念乃是恢復。有一日,大山要滴下新酒,而所有的小山都必流奶。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實在感謝讚美你,因為你是全地的審判者。因此之故,你是公義公平的。我們實在感謝讚美你!因為你是琱[忍耐,等候人們悔改。哦!主啊!求你使我們成為一班的子民,永遠保持一個悔改的靈好使我們能嘗到你的美善,並且使我得以脫離神的嚴厲。哦!主啊!我們實在求你紀念你在地上各處的子民!哦!主啊!我們的禱告就是求你轉動你子民的心,免得他們落在你的手中。奉我們主耶穌基督名禱告。阿們!── 江守道《神說話了──舊約各卷精華》

 

重新建立一阿摩司書

阿摩司書的結構和以賽亞書幾乎是相同的。在第—、二章共有八次[……三番四次的犯罪]的句子,前六次是指著外邦的六國:到了第二章第四、六節則指猶大人和以色列人三番四次的犯罪。前面說外邦人得罪神,後面說以色列人得罪神。以賽亞書是先寫以色列人,後講外邦人,最後說:全地都污穢了。這就叫我們想起羅馬書。羅馬書一開始就說外邦人怎樣得罪神,以色列人怎樣得罪神。到羅馬書三章廿三節,很清楚的:“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而阿摩司書重要的預言在第九章第十一節: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那麼, [大衛倒塌的帳幕J是指著什麼說的呢?是指著大衛的家和寶座說的。以列人被擄了,沒有人坐在上面。但是這裡說:祂要[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

嚴格的說,這是指著主耶穌第一次來:因為主耶穌第一次來,神已經立祂為主、為基督,祂已經在天上登基;因祂就是我們的主!祂在天上登基,不是在耶路撒冷登基。所以,什麼時候大衛的帳幕重新建立起來呢?那就是借著耶穌基督的工作,我們的主就把它重新建立起來了!

你如果去美國,問那些長老會的弟兄,他們會告訴你,就是這個意思。可是弟兄會的弟兄們;所謂千禧年前派的弟兄姊妹,他們就會告訴你,這是指著主耶穌將來要作雅各家的王說的。其實,千禧年的時候,我們的主是要在地上作王。其實,兩個說法都對,一個是屬天的,一個是屬地的。可惜的是,有的人只相信這個,有的只相信那個;而神的兒女因此就分別了。然而,根據以賽亞所給我們看見解經的準則,兩邊都是對的,這是最後的復興。

今天也是一樣,現在教會荒涼了,等到主回來時,祂要重新建造,好像古時一樣。阿摩司書的預言可以用在我們身上,也真正講到將來我們的主第二次回來的時候,的的確確是要應驗的。而以色列人也是有盼望的,因為根據大衛的約和亞伯拉罕的約,最後這件事一定要發生在他們的身上。所以,阿摩司書對以色列人來講是福音,對我們來講也是福音。這裡,要重新建造的那一位是誰呢?是耶穌基督!因此,先知預言的靈,是為耶穌基督作見證。── 陳希曾《毗斯迦山——舊約》

 

阿摩司書──神手中公義的箭

 

阿摩司之名意:神背負的

    鑰節:你當預備迎見你的神 [12]

  在教會背道罪惡之中,當活在審判台的亮光中,當如何迎見我的神?

及時悔改認罪,或剛硬到底,忽略神是烈火?

  大綱:

    一,以「耶和華如此說」分八段,審判六列國與猶大,以色列 一∼二章

    二,以「聽」分四段,指出審判的原因          三∼六章

    三,以「耶和華指示我」,分五個審判異象  七章∼九章10

    四,審判後的救恩                       九章1115

審判六列國及猶大,以色列:

  一,大馬色因打基列遭火燒被擄      一章35

  二,非利士擄掠選民交以東人遭火燒滅亡     68

  三,推羅將選民交以東遭火燒         910

  四,以東刀追兄弟以色列遭火燒        1112

  五,亞捫剖基列孕婦奪地遭火燒被擄      1315

  六,摩押燒以東王骸骨,遭火燒死亡    二章13

  七,猶大屢次厭棄神命令,遭火燒         45

  八,以色列行淫遭被擄             616

 

  [三章12] 以色列當聽耶和華攻擊的話

 [1315] 當聽耶和華警戒的話

  [四章] 住撒瑪利亞山的以色列人當聽耶和華聖潔的起誓

  神任憑以色列犯罪,知道他們不會有悔機。

  「任憑」即放棄(參羅一24, 26, 28三個任憑),任憑他們去伯特利拜金牛犢,任憑他們帶著罪惡的外表敬拜神。

  神使天災人禍臨到祂民,使祂有機會進入,使人悔改歸向神。

    祂降八災,人仍無轉機:

    (1) 使糧缺乏,人饑餓無食   (2) 使天不下雨,田枯乾,無收割

       (3) 使剪蟲吃農作物      (4) 旱風,黴爛襲擊

       (5) 瘟疫降臨            (6) 戰爭刀殺

    (7) 屍首臭氣            (8) 傾覆城市。

  [五∼六章] 以色列家當聽耶和華作的哀歌

   神厭惡音樂,節期的形式敬拜,卻在生活上貪享安逸不為教會苦難擔憂的人。

   愛宴樂的社交教會,首先被擄,神憎惡要消滅。(提後三14)  指出教會愛宴樂不愛神危險的日子。  

  [五章24]  公義和公平是神寶座的根基,神注重人暗中的事情。(詩8914

    主所愛的,祂必管教。接受管教的人將得著恢復。 (來十二5)

  [七章13] 審判的刑罰管教,如同蝗蟲吃盡青物。,

 [46] 如火燒去一切屬於地的東西,使神的自己得以建立。

 [ 79] 如準繩量出不合神的東西,以基督測量我們祂佔有多少地位?

   多少是在基督裡?是否接受糾正?

  [八章13] 如夏天的果子熟了,審判的日子已經來到,不再延遲。

  [九章14] 擊打祭壇,失去事奉神的機會,柱頂壓,刀殺戳,手取出,拿下來,搜尋捉,命蛇咬,遙指啟六章1217節揭開第六印時人躲避寶座者的忿怒,無法逃脫神的審判。

 [九章1115] 直到大衛的後裔主耶穌來的那日,得著更豐盛的生命,堵住仇敵撒但毀壞的一切破口,恢復人向神的事奉。 (來二14;約十10)

   主撒的生命種子,必收割生命果子,麥種落在地死後,結出更多的麥穗(約十二23

  葡萄收割,踹成酒,又產生新生命的果子。頑石的肉心接受生命,滴下基督的生命如甜葡萄酒。小山流出生命的精華奶汁。人因聯於生命的源頭基督,永不枯乾。

—— 張向晨《聖經六十六卷》

 

壹、書名

 

卷名 像其他小先知書一樣,《阿摩司書》以其作者阿摩司命名。該名的希伯來文(Amos)其詞根是動詞 amas,意思是“挑擔子”。所以“阿摩司”的意思是“挑擔子的人”。這與先知蒙召所傳遞重大嚴肅的信息相稱。《舊約》其他地方沒有這個名字。──《SDA聖經註釋》

 

貳、作者

 

【本書作者】

先知阿摩司是猶大國提哥亞地的一位牧人。其地距耶路撒冷南約20公里。他牧羊之外又修理桑樹,以維生計(一1;七1415);雖出身畎畝間。家世沒有以賽亞、耶利米那末顯赫,但生活在貧苦的大眾中,親歷民間疾苦,因而能成為替受壓迫的人說話的先知。

這位牧人是在照料羊群時蒙神選召(七15),放在直接得神啟示向民宣告先知之列。他不是一個普通的牧人,他歷史知識豐富,對當代社會經濟問題認識深刻,而文字技巧尤為出色。所說預言範圍雖廣,但條理分明,先後連貫,讀來天衣無縫。

他雖是南國猶大人,卻蒙召在北國以色列作先知的侍奉,果敢為神發言,宣告刑罰,激起反應甚大,在伯特利當王聖所祭司的亞瑪謝甚至控告他圖謀背叛(七1013),因而被迫回到南國,將預言寫成書,同時向北、南二國發言。

──《啟導本聖經註釋》

 

叁、寫作時地

 

【本書寫作時期】

根據一1及七1013,可知阿摩司是主前八世紀中葉的人,那時猶大國的王是烏西雅(即亞撒利雅,王下十五17,13),而以色列國的王是耶羅波安第二。

烏西雅在位52年(主前792740年),曾打敗猶大的敵人,修理耶路撒冷的城牆;在他治下國家強盛(代下二十六115)。耶羅波安第二在位約40年(主前784753),為北國極能幹的一位王,成就遠逾烏西雅、阿摩司侍奉的時期當在主前760750年間。

──《啟導本聖經註釋》

寫作日期:主前755──《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

 

肆、主旨要義

 

主題 阿摩司攻擊百姓在社會上的罪惡和他們的異教膜拜,緊急地呼籲他們悔改,因為那是逃避即將來臨之審判的惟一方法。阿摩司談到,以色列人專有的地位應該是他們過公義生活的激勵,而不是犯罪的藉口。一些受人喜愛和重要的經節包括:三2;三3;五24;九11──《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

【主題】

  《阿摩司書》的主要目的是讓上帝的子民認識到自己的罪,並盡可能地勸他們悔改。正如保羅看見雅典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裡著急,阿摩司也因他所描述的那些奢侈和罪惡而心裡著急。他斥責源于物質繁榮的奢侈、富人的浪費、狂歡和放蕩。他們之所以有這種享受,是靠壓迫窮人、行賄敲榨、曲枉正直。阿摩司比何西阿更加注意犯罪的細節和環境。他處處用生動的語言描述百姓日常生活事件中的過犯。沒有什麼罪惡的行為似乎能逃過他的眼睛。他覺得自己有責任警告以色列、猶大和周圍的列國,如果他們怙惡不悛,上帝的懲罰就一定會臨到。但他在書的最後描繪了公義最後戰勝罪惡的光榮景象。──《SDA聖經註釋》

 

伍、寫本書的動機

 

本書的主要人物是阿摩司,我們將在七章十四至十五節中對他有更多一點瞭解。但在這兩節裡我們僅知道大概的背景,作者並未用一般格式描寫他是一位先知;稍後,他本人甚至否認他是一個專職的先知。這裡只簡單地把他說成是提哥亞的牧人之一{\LinkToBook:TopicID=144,Name=阿摩司其人其事},一個從事農業和畜牧業的人。阿摩司是一個普通人,他不是作職業傳道的。

然而,他卻承擔了傳道的工作,因為他所講的話是從神而來,他得到神的默示,要「論關於他所看到的以色列」。作為一個猶大人,他將論以色列的事,這表明他要以一個外國人的身分,在以色列人中講話;給他們一個即使在最合適的時候也不會受歡迎的信息。── 文牧《阿摩司書講義》

 

陸、本書的重要性

 

【為什麼要讀阿摩司?】

Ø  任何人若想要明白神如何在審判中彰顯祂自己的聖潔(四2)與公義(五24,而使知道當如何預備迎見祂再來的日子,就必須讀本書。

Ø  阿摩司書正說出現今時代的實況。現代人崇尚物質享受、自私、狂妄、欺壓、狡詐,甚至連神的子民的道德信仰也受影響,屬靈生活不正常,慢慢腐敗糜爛。願神的教會及早認識神的恩慈和嚴厲,在這黑暗世代發出燈台的光,傳揚神的福音以解決世人真正之需要,好叫教會的復興和主再來的日子早日臨到。── 楊震宇《每日讀經》

 

柒、本書的特點

 

【特點】
    (一)最早被記載的先知書。
    (二)信息內容多用「詩」的形式寫成。
    (三)先知書中,運用希伯來文最好的一卷。

── 蔡哲民等《查經資料》

【特 色】

1.阿摩司的作法

  阿摩司針對當時北國的各種罪惡,宣佈神要審判他們;如果他們肯悔改,神就施恩。

  他不因自己沒有受過訓練而不敢說話。他傳神的信息,不畏不驕。他雖然沒有進入先知學校,但他是受聖靈引導的。他用了許多美妙的語句(131427133512425197788121199)。

2.本書的文體

  本書為完整的著作,文體極美。大部分有言談式的詩體、有傳記式的散文(710―17)以及自傳式的散文(7―9章)。

1)傳神的信息用第一人稱“我”。

2)以見證人的言詞介紹耶和華真理的時候,就稱第三者。

3)以觀察者的言詞來報告所見的異象:

  這時就說:“這是耶和華說的”(21631543597)。這句話原文是“耶和華的聖言”。

── 林獻羔《阿摩司書講義》

 

捌、本書與其他聖經書卷的關係

 

【與其他經卷的關係】
A.與申命記的關係——兩卷有多處經文類似,互相映照,如:
1
.論神引以色列人出埃及之恩(二10;申廿九5)。
2
.神之應許與以色列人之悖逆(四1~10;申四31,三十2~3)。
3
.神刑罰中之恩慈,以色列之頑梗(四11;申廿九23)。
4
.神的報應(五11;申廿八30~39)。
B
.預言大衛帳幕必重建(九11——為雅各所引用(徒十五16~18)。
C
.預言以色列人被擄(五25~27——為司提反引用(徒七43)。
D
.論奧秘由神啟示(三7——啟十7引用。
── 陳終道《阿摩司書講義》

【與新約的關係】

  一、缺乏 神的話,人就乾渴飢餓,唯有 神的話才能真正滿足人的需要(8:11)。耶穌受試探時,同樣肯定人活著是靠 神的話語(太4:4)。

  二、創造天地的主有權柄審判萬國萬民, 神將這權柄交給耶穌(約5:22;徒10:42)。 神審判選民以色列,也審判列國,將來的審判也將從 神的家開始(彼前4:17)。

  三、 神讓以色列家經歷難處,這是 神的管教,為要他們回轉歸向 神(4:6~13)。新約基督徒蒙受基督救贖的恩典, 神也會施行管教,因為祂所愛的祂必管教,使人和祂建立更親密之關係(來12:5~11)。

  四、 神嚴厲警告以色列人,不要自滿於今生的安逸和舒適,缺乏國度的眼界和愛同胞的心(6:1~7)。耶穌嚴嚴警告貪愛今生富足的人,當有屬天永恆的視野,不要沉迷於今生的安逸(路6:24~2512:13~21)。

──《聖經新譯本》

 

玖、鑰節

 

Ø  【本書鑰節】

Ø  【摩一12】「當猶大王烏西雅,以色列王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在位的時候,大地震前二年,提哥亞牧人中的阿摩司得默示論以色列。他說,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牧人的草場要悲哀,迦密的山頂要枯乾。」

Ø  【摩四12】「以色列啊!我必向你如此行。以色列啊!我既這樣行,你當預備迎見你的神。」

Ø  【摩九11】「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

Ø  ── 楊震宇《每日讀經》

        本書金句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5:24)

鑰節(37―8412)。

 

拾、鑰字

 

Ø  【本書鑰字】刑罰(6) ,全書共八次。── 楊震宇《每日讀經》

鑰字:警告。

鑰句:“耶和華吼叫”(12)。

 

【摩一1何謂阿摩司書?作者是誰?】

答:1  阿摩西書Book Of Amos是列為舊約十二小先知書的第三卷(何、珥、摩)。書中論到古時八國的審判——大馬色(亞蘭),非利士,推羅,以東,亞捫,摩押(一3∼二16),三次對以色列責備儆誡的演講,(三∼六)。五個默示的異象—蝗災,火災,準繩,夏果,祭壇(七1∼九10),以及大衛國度將來的繁榮復興,(九115)。本書是用詩的體裁,以直率,猛烈,懇切的語氣,來向正在全盛時期奢華放肆的以色列,發出一個嚴厲神的公義審判信息。其中罪字提過十七次,故本書是以色列的罪為主題。

2  本書為猶太國提歌亞(距耶路撒冷12哩,離伯利6哩)人阿摩司Amos(意背重擔)於主前787年,在以色列伯特利所寫。其對象為北國以色列。他是平民出身,作過牧人,是修理桑樹的。被神選召作先知的時候,是在猶大王烏西雅Uzziah(神的力量,主前787735年),以色列王耶羅波安Jeroboam(人民眾多,主前790744)的年間,(摩七14,一1)。他約約拿,何西阿同時為被擄前期作以色列的先知。當時耶羅波安王政權強騰,國土擴張,在軍政方面都極成功,(王下十四2329),但在宗教上卻是失敗。他使以色列國崇拜偶像,與巴力之風甚熾(三14;四4;八14)。許多罪惡明知故犯,正是走向滅亡之路,因此神與起這幾位先知來挽救國家危亡之命連。

3  在聖經中與阿摩司同名的有馬提亞的父親(路三25,中譯亞摩司,希伯來原文同為一個字)。他和以賽亞父親亞摩斯Amoz(意強壯,賽一1),因原文不同一字,是另一個人。先知阿摩司不是一個正式授職的先知,但他的人格與靈性,堪為今日神的僕人模範。他為人謙卑,存心聖潔,勇敢傳道,忠心職事,滿有愛心,實為吾人所當效法。他深人民間,與鄉民打成一片,藉著所見所聞民間情形,社會上的罪惡,以農村田野間生活景物作比喻。把他所要傳的信息描寫出來,因此所講論均與人們實際生活發生密切的關係,所以感人至深,故有鄉村先知之稱。——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時代背景】本書的背景是在亞蘭的強權時期(參閱四3,五27)。在主前九世紀,以色列屢受亞蘭的侵略(參閱王下十三7及十3233)。但是第八世紀初葉,亞蘭已經被亞述攻擊,約在那時,亞蘭的首都大馬色曾被侵佔,被亞述的首領亞達尼拉利三世(Adad-nirari III)征服。但是阿氏去世之後,強權移轉至烏拉圖王國(Urartu, 首領為Argtisti I, Sardur III),亞蘭又恢復自由。大馬色的軍隊進駐以色列的基列(一3),基列以後又被亞捫所侵犯(一13)。當亞述的強權再度興起,再與亞蘭爭雄,以色列才逐漸複元。

在那國際情勢矛盾,列強爭奪的時期中,以色列是最好復興的機會。耶羅波安二世得以取他父王約阿施的戰果。那時商業極為繁盛(八5),國際貿易也大為發展(三9),到處大興土木,盛況空前(三15,五11,六8),力求考究奢華(三1215及六4)。農業與畜牧十分發達(五11及六4)。所以在都市中生活豪華,窮奢極惡,道德低落(四1,六46及二7),尤其是商業道德已經消失,人多以不正當的方法獲取財利(八5)。社會問題叢生,為富不仁,富者更富,而窮者更窮。資本主義在畸形發展之下,土地侵佔的事情迭起,是迦南人的欺詐交易手段。人為欠債賣身為奴,奴隸制度也更為淪落(二6,八6)。社會中無助者備受欺壓淩辱(二7,四1,八4)。司法行政以賄賂、屈枉正直,是非顛倒(二7,五1012)。社會不安情形使先知憂憤。

宗教方面,外表似極興旺,他們獻祭眾多,大量奉獻(四45,五2122)。守節的盛況尤其驚人。但是神壓惡不喜悅,也不願接納他們的奉獻,不想聽他們歌唱彈琴的聲音,因為他們沒有真實的虔誠,他們的不虔帶來不義。事實上,在北國的宗教中心,即伯特利與吉甲兩大聖所,敬拜已經偏差,因為滲雜了迷信及混合的宗教,為先知所不容。所以從當代背景來分析,先知的聲音實在十分需要,阿摩司那種嚴正的態度,宣佈神公義的審判,是針對時代的信息。——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阿摩司書》

 

【先知生平】出身:阿摩司是南方人,家鄉在提哥亞。提哥亞是在海拔二千七百呎的高原,不易有桑樹,桑樹最多在一千呎左右(參閱王上十27;代上廿七28)。提哥亞在南方的沙漠地帶,自然的景色必十分壯麗,以致孕育這個偉大的心靈。提哥亞以智慧聞名(撒下十四2),可能與亞拉伯的文化有所接觸,本書還可找到亞拉伯文的成語(四10),以致提哥亞被認為是以色列與亞拉伯的文化中心,是約伯記著作的環境。

他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七14)。修理桑樹的,似是卑微的行業,除非他擁有農場,大批栽種桑樹,只督導工人。但他也是牧人,在一章一節的「牧人」不是指尋常的牧人,甚至可推測他大量牧畜群羊,專為產羊毛,是相當大規模經營的行業。在七章十四節「牧人」也指大量的牧畜,可見他的經齊狀況必在小康之上。

準備:先知在他的職事以前,已有充分的準備。在寂靜的大地,空曠的山野,他必有屬靈的感受與操練,深體人的渺小與無助。有時到羊毛市場,或城市各處,看到不義不法的事層出無窮,對鄰邦的人民與事件也有相當的觀察與認識(一3-8,一13-3,三9及九7)。他深感時勢邪惡,尤其從鄉鎮來到城市,人們的偽善與奸詐,奢侈與縱欲,社會的道德淪落,更使他怒氣胸,幾乎無法保持緘默。

他在信仰的體認上也很有深度,他認識神的公義與慈愛,深感未來的審判無可避免。他觀察人心敗壞墮落,幾乎無可救藥,使他的內心如焚,有無限的憂戚。他憂國之情十分沉重。雖然他以南國的人民身分還可稱為客觀分析北國的前途。——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阿摩司書》

 

【阿摩司其人其事】他的家在一個名叫提哥亞\cs8的地方,位於南國猶大的境內。提哥亞既指一個村莊,又指一個區域。這個村莊座落在耶路撒冷以南約十二裡的地方,這個地區則伸展到該村莊以東二十裡,包括死海西北沿岸。提哥亞這個村莊(現代亞拉伯人稱之為提古亞)位於海拔二千七百尺以上,而提哥亞的曠野則向東陷進四千尺,進入死海。這是一個可怕的地區,一個『荒蕪和淒涼的曠野』。這就是阿摩司的家,他工作生活過的地方,可以想像這些景象深遠地影響到先知的感覺和異象,並在他的著作的形式和內容上表現出來。

他平常的工作有三方面:第一、牧人(一1),雖然在希伯來原文中的這個字,不同于普通的牧羊人;它好像有點羊群的擁有者,或者經營羊群的意思。第二、牧畜者,同樣,希伯來原文的這個字用在七章十四節中,可能他擁有大批甚至成群的家畜。第三、果農,短時間從事水果的種植工作,培養和收成一種較苦的水果,這種水果生長在死海周圍村莊的無花果桑樹上(參七14)。換一句話說,阿摩司實際上是個雜農。可能正為了他的事業,需要他常常從老家提哥亞,旅行到北國以色列。因此,阿摩司當先知是在以色列,而不是猶大。——《每日研經叢書》

 

【阿摩司書的信息】先知阿摩司所傳講的信息主要被他對上帝正直和公義的認識支配著。當他探訪北方的以色列時,他感覺到至少表面上,這個國家的經濟和軍事都是強盛的。但是阿摩司有透過現象看本質的能力。他知道一個真正健康的社會,不能僅僅用經濟財富來衡量,而必須從這個國家的道德水準來正確評估。從道德上看,他覺察到這個國家正處在崩潰的邊緣,有許多的深溝隔絕富人與窮人,商人與顧客,祭司與平民,審判官與無辜的被告。

軍事力量和財富只在少數人手裡,廣大的百姓是處在被壓迫和剝削之中。先知對以色列社會的癖病的分析,激起他不可避免的一定要宣佈上帝的審判。任何社會,只要它離開基本的正義之標準太遠,只要它徹底地背棄自己締造的條約,必會導致公義的上帝的干涉和審判。因此,驟眼讀起來,阿摩司書是一本灰暗的作品,被審判的烏雲籠罩著。但是真正的幽暗不是因為宣告審判,而是因為社會的邪惡,這種邪惡必引致這樣的審判。

以色列社會中的邪惡還被假冒偽善的宗教滲雜著,這種宗教使得社會不義的行為,得以掩飾起來。因此,我們發現阿摩司不但批判社會的不義,而且猛烈攻擊虛假的宗教,是它使人喪失良心,變成假冒為善者的掩護所。——《每日研經叢書》

 

【本書的目的】以色列人在當時背棄神與大衛所宣立的約;他們既叛逆又自誇、狂傲,以為他們有選民的權益,永不會遭受災禍。他們用嘴唇親近主,心卻遠離主。他們的生活可以用自私、貪焚、不道德、欺壓窮人等字形容,國中沒有公平。於是,神便召出阿摩司來,要警告以色列人災禍已迫在眉睫,清楚地預言了被擄的事;但在第九章中,郤同時也預言了將臨的拯救。──《新舊約輔讀》

 

【大旨】全書所論皆是選民受罰。一面說到選民如何三番四次地犯罪、悖逆、辜恩、崇邪、不義;一面還說到大有慈愛的神,即以憐憫為心,慈愛為懷的神,對於選民的罪已忍無可忍,不能不加以相當的懲罰。所說的刑罰,也不僅關於當時,更是指著將來,一直到主的日子,雅各家將有的大災難。——賈玉銘《聖經要義》

 

【要義】書之要義是表顯神的慈愛與威嚴。

         一、神是慈愛而威嚴

         二、神是威嚴而慈愛——神雖是威嚴的,不能不罰罪,但他也是慈愛的。且正在發怒罰罪時,仍然顯出慈愛來。

         三、神是慈愛中有威嚴,威嚴中有慈愛——神不是一味去愛,他的愛中也有威嚴。他所愛的若犯罪,也不能不罰。但刑罰中也有恩典,並不令人在受懲罰時失了盼望。

         四、神的慈愛即威嚴,威嚴即慈愛——神對選民之慈愛——父親的愛。對於選民之威嚴,也慈愛之威嚴——母親的愛,無非為選民的利益。——賈玉銘《聖經要義》

 

【背景】
一、南北國政治平靜,經濟富裕,埃及與亞述兩大強國都處於軍事衰敗的狀態中
二、北國在軍事上頗有成就
三、國土擴張、貿易發展,社會上貧富懸殊
四、耶和華之敬拜和迦南之地方宗教糾纏不清
五、對上帝的敬拜徒存敬虔的宗教儀式,內心只是敷衍,甚或熱心,但不知自己是信哪一個宗教。信仰到了不倫不類的地步。神職人員對這樣的信仰墮落亦不予以指責,為著本身的利益甚至不容許別人向這些信仰墮落的人指責。

── 蔡哲民《阿摩司書查經資料》

 
【作者】
一、阿摩司:意義是「上帝負擔」(The LORD Caries)或「上帝支持」(The LORD upholds
二、以前住在猶大南部沙漠的提哥亞(耶路撒冷以南十英里),是猶大國(南國)人
三、作者的職業是牧羊(一種名貴的羊)和種桑樹
四、傳信息之地集中在伯特利(北國以色列的宗教中心)
五、阿摩司工作的時間不長,大概是在西元前760755年之間

── 蔡哲民《阿摩司書查經資料》